>全部分類>點點愛>文創小說>點愛古代 > 商品詳情 美人天下1風起天闌
【4.2折】美人天下1風起天闌

琳琅被賣進聞府那年,恰逢川州大旱,路有凍死骨, 聞不悔娶她為妻時,聞家家變,所謂的親朋好友,皆背信棄義。 相敬如賓七年、舉案齊眉七年,七年的時間, 改變的不僅僅是聞不悔,還有她。 本以為幸福唾手可得,卻禍亂四起…… 她隱藏已久的祕密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火中, 被一點一點的揭開,赤裸裸地呈現在世人面前。 她本可以成為這世間最尊貴的女子, 可聞不悔寬厚的肩膀,卻讓她明白什麼才是自己想要的, 她想要的,僅只是一個有他的家而已, 無須尊貴的身分,只要有聞不悔為她遮風擋雨,此生足矣!

會員價:
NT$944.2折 會 員 價 NT$94 市 場 價 NT$220
市 場 價:
NT$220
作者:
魅冬
出版日期:
2011/09/06
分級制:
普通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二兩娘子《上》
NT$86
銷量:37
二貨娘子《中》
NT$102
銷量:25
二貨娘子《下》
NT$102
銷量:25
二貨娘子《上》
NT$102
銷量:25
夫君謀《上》
NT$94
銷量:10
霉妻無敵《三》
NT$102
銷量:29
霉妻無敵《四》(完)
NT$102
銷量:28
獵戶家的小娘子《下》
NT$94
銷量:39
獵戶家的小娘子《上》
NT$94
銷量:39
江湖不像話《上》
NT$86
銷量:12
庶女悠然《二》
NT$94
銷量:11
乞女為妃《下》
NT$94
銷量:10
乞女為妃《上》
NT$94
銷量:10
妻力無窮《四》(完)
NT$118
銷量:40
龍飛鳳舞《上》
NT$94
銷量:18
龍飛鳳舞《下》
NT$94
銷量:19
霉妻無敵《一》
NT$102
銷量:29
女法醫辣手摧夫記《上》
NT$94
銷量:24
妻力無窮《一》
NT$118
銷量:38
妻力無窮《二》
NT$118
銷量:38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5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我不信佛,不信命,獨獨信這「緣分」二字,
這一生我與她本就有緣無分,遂我並不強求,
既然此生已無緣分,又何妨來世再問相思?

琳琅被賣進聞府那年,恰逢川州大旱,路有凍死骨,
聞不悔娶她為妻時,聞家家變,所謂的親朋好友,皆背信棄義。
相敬如賓七年、舉案齊眉七年,七年的時間,
改變的不僅僅是聞不悔,還有她。
本以為幸福唾手可得,卻禍亂四起……
她隱藏已久的祕密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火中,
被一點一點的揭開,赤裸裸地呈現在世人面前。
她本可以成為這世間最尊貴的女子,
可聞不悔寬厚的肩膀,卻讓她明白什麼才是自己想要的,
她想要的,僅只是一個有他的家而已,
無須尊貴的身分,只要有聞不悔為她遮風擋雨,此生足矣!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似乎是作了很長的一場夢,琳琅驚醒過來時,天色已經微亮。
  她已經很久不曾作這樣的夢了,人已醒,夢依然還在腦海中徘徊不去;她呆坐在床上,抓緊了柔滑的絲綢被單……對她而言,那確實是一場惡夢。
  「夫人,夫人,出什麼事了?」
  丫鬟從琳琅的尖叫聲中醒來,正在門外焦急地敲門。
  微微歎了口氣,琳琅伸手拭去額頭上的冷汗,才沙啞著喉嚨回答外面的丫鬟:「沒事,妳先下去吧。」
  門外漸漸安靜,丫鬟似乎走遠,琳琅看著空蕩蕩的枕畔,輕輕歎了口氣,整整七年,似乎也習慣了他的夜不歸宿,琳琅看著那扇緊閉著的房門,幽幽歎了口氣。
  呆坐在床上半晌,門外傳來了敲門聲,披上外衣開了門,門外是丫鬟素衣和管家趙伯,看到趙伯恭敬地彎著腰,欲語還休。
  琳琅微微一笑,道:「趙伯,可是爺今個兒又忘了帶銀子?」
  趙伯道:「爺說,他等夫人。」
  丫鬟素衣聽了趙伯的話偷偷地看琳琅,試圖從她臉上看出點什麼。
  「我知道了。」琳琅面色不變,轉身後又回頭向趙伯交代道:「你先去帳房取些銀票,在大廳等我便是。」
  趙伯領了命趕忙去帳房取銀票,他走後,素衣跟在琳琅身後進了房,服侍琳琅起身。

  ◎             ◎             ◎

  琳琅端坐在鏡前,素衣小心翼翼地為她梳理著秀髮,烏黑的秀髮抓在手裡很是柔軟,素衣在服侍琳琅之前曾給好些人梳過頭髮,沒有一人比得上琳琅。
  素衣是三年前,琳琅從街上買回來的,那時,素衣並不叫素衣。
  那時候因為東家的公子看上了素衣,欲娶素衣為妻,那家的老爺夫人便將素衣的賣身契還給素衣,讓她離開。
  素衣是喜歡那家公子的,可是她很清楚自己的身分,那家的老爺夫人還算厚道,不曾將她賣入妓院,亦不曾將她打罵一頓,賣到別家去當下人;趕走素衣的時候,那家的夫人對素衣說,若要怨只能怨她不是出生在大戶人家,她的孩子不能娶一個奴婢為妻。
  後來素衣來川州尋親未果,淪落街頭差點被人騙進妓院,琳琅路過,順手買下了她,於是才有了今日的素衣。
  素衣一直在想,為什麼琳琅可以如此處之淡然,老爺是她的夫君不是嗎,難道她一點都不在乎嗎?
  琳琅看著鏡子中素衣那張不甚清晰的臉,淡笑。
  「素衣,妳不專心了。」
  「夫人,素衣知錯了。」
  「妳何錯之有?」琳琅笑道:「妳還小,很多事妳並不懂。」
  素衣不再說話。

  ◎             ◎             ◎

  到門口時,趙伯早已經備好了轎子,轎夫抬著轎子平穩地行在路上,素衣和趙伯伴在轎子旁跟著走,直到轎子停在春風樓的門口。
  川州原本就是一個繁華的城,春風樓位於川州最繁華的那條街上,這兒是守規守矩的女子從不踏足的地方,卻是男人們最愛尋花問柳之地。
  轎子方停妥,門房小廝就迎了上來。
  「聞夫人,裡邊請。」話裡不無嘲諷之意。
  進了春風樓,鴇媽春娘就迎了上來,嬌聲笑道:「聞夫人,稀客稀客,來人呢,快給夫人上茶。」
  「春娘客氣了。」琳琅看了春娘一眼,對趙伯說道:「趙伯,將銀票給春娘。」
  「翠花,翠花死丫頭,還不快點死出來領聞夫人去錦繡閣?」春娘接了銀票,笑開了花,自然不會攔著琳琅,當然,她也不敢攔著琳琅。
  丫鬟翠花小跑著出來,恭恭敬敬地領著琳琅朝錦繡閣的方向走去。
  其實,去錦繡閣的路琳琅早已熟在心,路走多了,習慣了,不刻意去記卻也知道該往哪裡走。
  到錦繡房門口時,翠花敲門,裡頭傳出了柔和的女聲:「誰?」
  翠花說:「姑娘,是聞夫人來了。」
  片刻,錦繡的房門就開了。
  站在門口的錦繡披了外衣,看確實是琳琅,退開一些,道:「聞夫人安好。」
  「錦繡姑娘,打擾了。」琳琅神色自若地與她打了招呼,隨即進了屋子。
  翠花當然進不了錦繡的房間,她還想看看聞夫人對上老爺寵愛的錦繡姑娘會是什麼樣,可惜卻被錦繡打發走了,錦繡亦出了房間。
  這是習慣,也是規矩,他夜宿在這兒,次日一早他的夫人便會來服侍他起身,沒有任何人可以取代。

  ◎             ◎             ◎

  錦繡的房間佈置得很淡雅,不若一般青樓女子的俗氣,琳琅並不討厭錦繡,甚至覺得這樣淡雅的一個女子淪落到青樓是平白糟蹋了。
  琳琅看著那扇門將素衣、錦繡與自己隔開,輕聲歎氣,放慢了腳步,盡量讓自己不發出細微的聲響。
  床上的聞不悔一向淺眠,琳琅一進屋,他就察覺到了,琳琅身上淡淡的檀香縈繞在聞不悔身邊,每次醒來看到琳琅,聞到她身上熟悉的檀香,他的心就會安定下來。
  琳琅一直都知道他是一個淺眠的人,很容易便會驚醒,原本是希望他能睡得好些,不想還是驚醒了他。
  「爺。」琳琅拿起一旁放著的衣裳靠近床上的人。
  「嗯。」聞不悔幾不可聞的一句話,算是回應了琳琅,任由琳琅服侍他起身。
  琳琅拉開帳幔,迎上了他的雙眼,看到他精壯赤裸的胸膛,琳琅微微斂起眼簾,手卻熟練地為他穿戴衣物,除了琳琅,聞不悔從不讓別人服侍他起身,不知何時養成的習慣,他亦不曾想過去改掉這個習慣;聞不悔低頭,看著熟練地為自己穿戴的琳琅,長長的睫毛像扇子,擋住了那一彎秋水,讓人看不出她的心裡在想些什麼。
  末了,聞不悔踏出了錦繡的房間,身後跟著琳琅,他看都不看站在一旁的錦繡,兀自離開,琳琅則緊跟在他身後,素衣見她離開也忙跟了上去。
  琳琅回頭看了錦繡一眼,不曾錯過錦繡眼裡一閃而過的悲傷。
  一路上琳琅一直都在想錦繡,不曾注意到前面的人什麼時候停下了腳步轉過身,她就那麼撞上了聞不悔的胸膛,她這才回過神來,忙退開幾步。
  聞不悔直勾勾地盯著琳琅的眼睛,逼著琳琅直視他;琳琅無奈之下率先移開了視線,尋了話題,道:「爺,趙伯已經讓得意樓的廚子備好了早飯。」
  這是他的習慣,若不在家裡,定是在得意樓用膳。
  聞不悔點頭,上了那足夠坐兩人的轎子,轎夫們抬了轎子一路往得意樓去了。
  轎內坐了兩人,雖說不上擁擠,畢竟是個小空間,聞不悔一直盯著琳琅的臉兒看,直到琳琅萬般不自在,半晌後,才忽聽到聞不悔喚道:「琳琅。」
  「嗯?」
  「妳嫁給我多少年了?」
  琳琅一愣,未曾想過他會問這個話題,隨即認真地思考起來。
  她嫁予他多少年了?
  似乎,有七年了吧?
  「似乎,有七年了吧?」琳琅還未回答,聞不悔卻有了答案。
  琳琅微微一笑,「是啊,七年了。」
  七年哪……人這一生,有多少個七年?
  聞不悔不再說話,琳琅偏頭看向他,入眼的是他俊美的臉,如七年前她初遇他那般,過了七年,這張俊美的臉上,少了當年的稚氣,多了如今的沉穩。
  琳琅的思緒忽然回到了七年前,她初遇他那時。
  那時的琳琅,是被賣進聞家的……

  ◎             ◎             ◎

  琳琅是在隆慶元年的冬天被賣進聞家的,彼時新帝剛剛繼位,改年號隆慶。
  在琳琅的記憶中,那年的冬天很冷很冷,那時的自己更是萬般狼狽,和她的狼狽相比,那年的聞不悔也不遑多讓。
  父母的意外過世,豺狼一樣的親戚們想盡辦法搜刮聞家的錢財,甚至連青梅竹馬的未婚妻也退還了訂親信物,迅速嫁了京城裡的富家子弟……號稱川州首富的聞家在一夜之間落敗,所有的人都只會落井下石,沒有人雪中送炭;聞不悔在那一年從高高在上的頂端跌到了谷底,摔得遍體鱗傷。
  初見時,琳琅眼中的聞不悔是一隻受傷的野獸,憤怒而不甘;她從他的眼裡看到了從前的自己,一樣的怨恨命運不公,一樣的憤世嫉俗,一樣的不幸。
  聞不悔初遇琳琅那年,琳琅的狼狽讓他憤怒的情緒稍稍地平復了一些,人都是這樣的,習慣從別人身上尋找安慰;對於聞不悔來說,沒有自己的家,被人當作奴隸四處買賣的琳琅,比他更可憐。
  那時候聞不悔買下琳琅可謂是鬼使神差,或者只是一時的衝動,總之琳琅從此成了聞家的人;琳琅被買下了,卻不是當丫鬟或當奴隸,而是披上大紅色精緻的嫁衣,坐上八人大轎,名正言順地被娶進聞家的。
  琳琅不明白聞不悔為什麼要娶她,即使聞家沒落了,要娶個家世清白的好人家的女兒還是可以的;她不明白,也從不問,不管那時聞不悔是不是一時衝動,反正結果是他娶了,而她嫁了。
  到如今,聞家再度成為川州首富,不管琳琅從前什麼身分,都不曾有人敢看不起她,她是聞家的夫人,名正言順且掌握了府中經濟大權的夫人;比如,聞不悔很寵愛春風樓的錦繡姑娘,錦繡卻進不了聞家的大門,自始至終,聞家的夫人都只有琳琅一個,連妾都不曾有過。
  許多人羨慕琳琅,恨不得當初被賣進聞家的人是自己;每次琳琅聽到上街買東西回來的素衣繪聲繪色地給自己說街坊上聽到的閒言碎語時,都一笑而過。
  她確實很慶幸那年的冬天遇到聞不悔。
  最初那一年,她思念家鄉,夜夜被夢魘糾纏,緊緊握著她的手的是聞不悔,冬夜裡將她緊緊抱在懷裡的人也是聞不悔,如果那年的冬天她不曾遇到聞不悔,或許,這個世上就不會有今日的琳琅。
  素衣曾說,夫人一定很愛老爺。
  琳琅笑了,卻歎氣。
  愛嗎?她也不知呢,喜歡,確是有的吧。
  至於聞不悔……也是喜歡她的吧?只是喜歡,無關愛。

  ◎             ◎             ◎

  琳琅從恍惚中回過神來,定神,仔細地看著聞不悔。
  聞不悔微略不解,也沒多說什麼,見琳琅額前有幾根青絲散落,貼在臉頰上,順手將它們撩到耳旁,驀然,他似乎又想起了什麼,問道:「過幾天,似乎是妳的生辰了?」
  琳琅一愣,點頭回應。
  琳琅是不過生辰的,每年的這天,琳琅總會躲起來,安安靜靜的,只有自己一個人,若不是從她的夢中囈語中零零散散地知道了她的一些事,聞不悔也不會知道哪天是琳琅的生辰。
  他從不主動去問琳琅的事,不是漠不關心,而是他知道自己就算問了,琳琅也未必會說。
  「今年,依舊不想過嗎?」聞不悔問。
  琳琅沉默。
  聞不悔又道:「在那天到來之前,若妳改變主意了,定要和我說。」
  琳琅低頭,片刻後抬頭朝聞不悔微微一笑,道:「今年,就按照爺的意思辦吧!」
  該忘的,她從不曾刻意去想起,都已經七年了,一切都已經過去,她似乎也不必再那麼堅持了。
  聞不悔似乎很高興,即使表現得不明顯,琳琅依舊察覺到了;似乎他細微的情緒變化和細微的動作,琳琅都能在第一時間察覺,第一時間明白他的想法。
  原來,七年的時間真的可以改變很多事!
  眼前的男人其實為她做了很多事,在不知不覺間,他已經成了她人生中的一部分,無可替代的一部分。
  琳琅在心底劃刻著聞不悔俊美的臉,彎起了嘴角,這個男人是她的家人呢。

  ◎             ◎             ◎

  轎子到了得意樓的門口停了下來,轎夫壓轎,發出了輕微的聲響,轎夫拉開了轎簾子,此時得意樓的掌櫃家,可愛的一對龍鳳雙生孫子笑笑鬧鬧地跌撞到轎邊,妹妹摔倒在地,哭得稀里嘩啦,小小的,圓潤的孩子哭得煞是惹人疼。
  掌櫃的隨後就跑了出來牽起地上的孩子,小心翼翼地道歉:「老爺、夫人,小孩子不懂事衝撞了老爺和夫人,還請老爺、夫人見諒。」
  琳琅見聞不悔並無鬱色,便笑道:「無事,掌櫃的好生哄哄,小丫頭哭得正傷心呢。」
  掌櫃的連聲道是,領了孩子離開。
  聞不悔正打算出轎,琳琅忽然拉住了他的衣袖。
  他不解地看向琳琅,琳琅迎上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說得清楚,連轎夫也聽得真切。
  琳琅說:「爺,我們要個孩子吧。」
  此話一出,呆愣住的不只是聞不悔,還有外頭聽得真切的轎夫、素衣和管家,聞不悔最為驚訝……在場的人都未曾想過琳琅會說這樣的話。
  聞不悔望著琳琅的眼兒,看出她眸中帶著的那一絲絲期盼,忽然覺得,若有個孩子也未嘗不是件好事。
  這幾年,他們都不曾刻意地想生個孩子,也不曾刻意地避孕,可現今琳琅有了這個念頭,那麼聞家多個繼承人便是鐵板上定釘子的事兒了,一個像他和琳琅的孩子,似乎是個不錯的主意。
  琳琅見他久久不語,心漸漸涼了下來,本以為這事兒到這就算完了,忽又聽聞不悔開了口:「不如,要兩個吧,女兒像妳,兒子像我,剛好有個伴。」聞不悔步出轎門,伸手牽著琳琅出了轎子。
  琳琅沒站穩,差點被轎門絆倒。
  管家趙伯欣慰地擦著老淚,感慨聞家這會兒總算是有了希望。
  素衣則以帕掩嘴偷笑。

  ◎             ◎             ◎

  或許是真的想要個孩子,連日來,聞不悔留宿在家的時間多了起來;很多時候要一個孩子也需要看緣分,七年來琳琅的肚皮沒有任何消息,一半是她刻意的結果,另一半則是應了那句話……緣分未到。
  比起琳琅,素衣和管家趙伯似乎更焦急。
  與聞家有生意來往的簡家老爺的一直不孕的夫人,生了個兒子擺酒席,簡家早早就派人送來了喜帖。
  琳琅原本以為這次也和以往一樣,只要派人送去賀禮,再藉口聞不悔忙,而自己身體不適便可;不想聞不悔見了請帖之後,若有所思,到了晌午就派人來通知琳琅準備去赴宴。
  琳琅本來就極少去猜他的心思,他說去,便吩咐素衣去查看了原本就準備好的禮物,順便好好地打扮了一番。
  這些應酬宴,不去則矣,去了自然不能丟了聞家的臉面。
  簡家聽聞他們會出席,倍感榮焉,等聞家的馬車在簡家門口停下時,簡老爺已經帶著一干妻妾在門口迎接,給足了聞不悔面子。
  晚宴一如想像中那般無趣,聞不悔不放過機會,和一行生意上的同僚應酬起來,而琳琅則無趣地被夾在一群貴夫人之間聽她們奉承巴結和互相攀比,其中不乏看不起琳琅的出身又不得已要巴結琳琅者,酸溜的話語聽在琳琅耳中甚是好笑。
  所有人中唯一能夠留住琳琅目光的,是簡夫人手中抱著的那個小嬰兒,剛出生的嬰兒說不上可愛或者漂亮,連眼睛都未睜開。
  一群夫人見琳琅一直盯著那孩子看,有聰明者立刻轉移了話題,將話題帶到了孩子身上,聞家的夫人羞怯地說道:「看琳琅妹妹很是喜愛孩子,不如抱抱我兒,他很乖呢。」
  琳琅雖然對於她套近乎的叫法不是很滿意,卻無異議地抱過了她手中的嬰兒,那是一個很乖巧的孩子,被人抱在懷裡不哭也不鬧,她很是喜歡。
  在場也有幾位夫人極其想要孩子,索性向簡夫人討起了「祕方」。
  「各位姊姊妹妹,稍等一小會兒。」簡夫人神祕非常,派了丫鬟去房內取東西。
  片刻後,丫鬟在眾人殷切的翹首引領下,端著一座白玉觀音像來到簡夫人身邊,簡夫人笑道:「這是在寶應寺求回來的送子觀音,很靈驗,我能懷上都是靠了它。」
  琳琅的視線落在雕工精緻的白玉觀音上,嘴角微微勾起嘲諷的笑,為何世人都如此信奉神佛?
  與琳琅相隔不遠的聞不悔得了空閒看向琳琅這方,見琳琅將手中的孩子送入簡夫人懷中,似乎有些乏了,索性與簡老爺告別。
  他走向琳琅,琳琅見他過來,有些驚訝,還未開口,就聽聞不悔說道:「夫人,我們該回家了。」
  聞言琳琅心下一喜,聞不悔上前一步,牽著琳琅出了那群貴夫人們的圈子,引得那些個夫人們又羨慕又妒忌。
  回去的路上,素衣坐在駕車的馬夫身旁,興沖沖地與車內的琳琅說起在簡家聽到的一些閒話,也說到了簡夫人的那個送子觀音,小丫頭過於開心,忘了向來讓她畏懼的老爺也在車內,興沖沖地提議道:「夫人,要不我們也去寶應寺求一個吧?聽說真的很靈驗,寶應寺一向香火旺盛,沒準夫人去求了那送子觀音後,我們就會有小主子了呢。」
  琳琅微笑,心想素衣從出了簡家到現在一路上都說個不停,是否會口渴?
  比起琳琅的漫不經心,聞不悔卻將素衣的話給聽了進去。
  車外的素衣說著說著,忽然想起車內除了夫人之外,還有老爺在,驀地閉上了小嘴,還不忘撫了撫胸口壓驚。
  她不說話,頓時顯得安靜了下來,入耳只有馬蹄聲「篤篤」不停。

  ◎             ◎             ◎

  夜裡,琳琅睡得迷迷糊糊時,忽然聽聞不悔說道:「琳琅,不如我們也去一趟寶應寺吧?」
  琳琅勉強睜開眼,熄了燈之後屋內一片黑暗,看不清聞不悔臉上的表情,她忽然想到什麼,回道:「好。」隨即又起了睏意,安然睡去。
  低頭看了懷中的人兒一眼,聞不悔的心頭平和異常,懷中的人是他的妻子,一個溫潤淡雅的女子,在她的身上,他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所以他一直在努力給她最好的。
  入秋的天氣已經轉涼,琳琅習慣性地往聞不悔的懷裡蹭了蹭,聞不悔順手將她攬得更緊。
  錦繡曾經幽怨地問他為何不娶她進門,可是嫌棄她的出身?對此他一笑置之;比起錦繡,琳琅的出身也算不得多光彩,可是他並不愛錦繡,自然不會娶她進門。
  有一次錦繡失態,質問他說既然他愛琳琅,又何必去招惹她?
  其實算不得愛,他是喜歡琳琅的。
  更重要的是,之於他而言,琳琅是他的親人,唯一的親人,故而他的妻子永遠只有琳琅一人。
  他忽然越發地期待起他和琳琅的孩子……未來,他們的孩子也是他為數不多的親人之一!

  ◎             ◎             ◎

  原本是說好一同去寶應寺的,到了準備出發那天,聞不悔卻走不開了,琳琅也知道他要撐著這個家很不容易,所以很多事都不煩他;對她來說,去一趟寶應寺有無他在身邊都無妨,因為她並不信神佛。
  到了出發的時間,琳琅帶著素衣還有一些下人上了馬車朝寶應寺而去。
  寶應寺在川州不遠處的寶應山腳下,故而得名寶應寺,從聞府到寶應寺有一段路程,所以一大清早琳琅他們便出發了。
  走的時候素衣捧著聞不悔在琳琅出門前送上的披風上了馬車,邊收起邊說道:「夫人,爺待妳真好。」忽然又想到了什麼,又說道:「要是沒有錦繡姑娘就好了。」
  如果沒有錦繡,這會是一對讓人羨慕的夫妻。
  琳琅睨了素衣一眼,笑道:「素衣,妳覺得錦繡姑娘美嗎?」
  素衣點頭。
  琳琅又問:「比起我,是否是錦繡姑娘更美?」
  素衣遲疑了一下,再次點頭,琳琅的容貌確實不及錦繡。
  琳琅再次笑道:「素衣,愛美之心人皆有之,連我覺得錦繡姑娘埋沒在春風樓裡可惜了……但是你們老爺不會娶她,甚至不會納他為妾,妳可知這是為何?」
  「素衣不知。」
  「那是因為她算不上家人。」琳琅換看馬車四周,問道:「素衣,我讓妳帶的東西可帶了?」
  素衣對琳琅的話似懂非懂,聽她轉了話題,忙回道:「帶了。」
  她邊回話邊翻出個包裹遞給琳琅,包裹裡面是幾本雜書,素衣特地找來給琳琅打發時間的。
  「『世書』?」琳琅打開包裹時,看到第一本書的封面赫然寫著「世書」,再看後面幾本,與「世書」一樣皆是史書。
  素衣聞言看向琳琅手裡的書,隨即咋呼起來,罵道:「定是聞易那臭小子拿錯了,我給夫人找的雜書怕是讓他送到老爺書房去了。」
  簡易在聞家書房工作的下人,平時負責更新整理書房的書籍、打掃書房之類的。
  琳琅笑道:「無妨,反正都是打發一下時日。」
  馬車飛馳在路上,車內的琳琅安靜地看書;素衣這幾年跟在琳琅身邊,也識了不少的字,素來和她要好的簡易也是識字的,但是素衣最喜歡琳琅看書時專心的模樣,那模樣讓素衣想起從前見過的大家閨秀。
  素衣盯著琳琅的模樣,猜想著琳琅定是哪個富貴人家中的大家小姐,因為家道中落才會淪落到川州的。
  馬車行到寶應寺門口時,琳琅正好放下了書中的「世書」。
  一行人正準備進寶應寺時,素衣眼尖,看到了不遠處縮在角落裡的一個孩子,破爛的衣服,凌亂的頭髮和髒兮兮的臉蛋兒看不出什麼模樣,他的面前放著一個殘破的碗,碗裡連一個銅錢都沒有。
  同情心有些氾濫的素衣央求琳琅,道:「夫人,那孩子看起來好可憐,我們幫幫他吧?」
  琳琅聞言看向那孩子,那孩子見琳琅他們一直在看自己,微微低下了頭;琳琅想,那麼瘦弱的一個孩子蹲在地上乞討,怕是餓壞了,她從懷裡掏出一錠銀子給素衣,吩咐道:「妳帶那孩子去吃頓飯吧。」
  素衣接過銀子朝那孩子走去,琳琅則帶著其他人準備進寶應寺,才走了幾步,素衣喘著氣跑回來,說道:「夫人,那孩子不肯去。」
  琳琅驚訝,看向素衣,卻發現方才縮在角落裡的那個孩子不知何時跟了過來,琳琅仔細打量那孩子,看不出什麼不一樣的,倒是那雙清澈的眼睛贏得了琳琅的好感,琳琅來到那孩子面前,蹲下身,將銀子遞給那孩子,「這不是施捨,亦不是同情或者憐憫,權當是我借給你的,可好?」
  孩子看著琳琅,試圖從她的眼神中看出點什麼,許久之後,他接過了琳琅手中的銀子,甚至不曾說聲謝謝,挺直了背,朝原先的位置走去。
  「什麼嘛,我剛才好心要帶他去吃飯,他居然理都不理我。」素衣有幾分埋怨那孩子不知好歹。
  琳琅卻笑道:「素衣,妳不覺得這孩子很有骨氣嗎?」
  素衣撇嘴,不再說什麼,一行人就這麼進了寶應寺的大門;角落裡的那個孩子一直盯著琳琅看,直到琳琅的身影消失在他的視線中。
  他低頭,攤手,看著手中的銀子不發一語。
  不知道縮在角落多久,寺院裡出來一個僧人,其中一個開口道:「今天聞夫人來寶應寺禮佛,故而主持應了夫人的請求,特地準備了大量的齋飯,如若大家不介意,可進寶應寺用膳。」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