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結果 > ""

所有類別

  商品篩選

商品分類:
作者:
商品價格:
關 鍵 字:
排序:
上架時間
價格
人氣
銷量
1/100 1 2 3 4 5 6 7 8
  • 已售出:18本 
    七年前,最開始的時候,徐初墨和阮音音,一個是校草, 一個是校花,一個在精英班獨領風騷,一個在學渣班混天度日。 年少的心動是一瞬間,阮音音的一句,徐初墨, 你看我們要不要談個戀愛?以為徐初墨肯定要拒絕, 結果他竟來了一句好啊。兩人不但交往了,初夜時, 徐初墨還把她折騰得疼哭了。分手時,徐初墨嫌她不知上進, 阮音音嫌他愛裝模作樣,最後一個出國,一個混進二流大學。 七年後,互看不對眼的人,不但滾上了床, 還被捉姦在床,阮音音不要他的負責,徐初墨卻趕不走。 身為男人,徐初墨很清楚,要他對女人動心並不容易, 當他動心了,要的是阮音音的一輩子,想分手,怕她惹不起!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17本 
    沈知捷這位面冷心狠的商場硬漢,結婚一年多, 沒帶過老婆出門,知道他已婚的人沒幾個, 身為鑽石級的單身漢,賺錢如流水的金主,女人哪不動心? 只是這位總裁大人有潔癖,不是什麼女人都碰, 只對他看上的孟繁星上了心。不但耍手段將人給要了, 睡了一次解不了心頭那把火,二話不說把人娶回家。 本想著睡膩了離婚時拿錢打發,沒想到卻搞出了人命。 看著自家老婆跟女兒,不懂情愛的大總裁不淡定了, 恨不得把全世界擺在他家一大一小的女人眼前哄她們開心。 可這沒心沒肺的女人,竟敢嚷著要離婚? 他冷笑撂話,想離婚,可以,我們床上談。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20本 
    七年前,嬌滴滴的千金大小姐陸星辰看上了學霸, 為了追學霸,砸錢不說,連初夜都給砸進去。 只是,強追學霸的她,在把學霸生擒了後, 竟翻臉拍拍手,冷淡的提出分手。 分手七年,賀臻知道有一天會跟陸星辰再見, 卻沒想過,重逢時,他是大總裁,她成了小助理。 天差地遠的身分教他壞心的將她晾在公司, 三天兩頭就欺負一下,很是小家子氣。 千金小姐成了落魄女,陸星辰不再跟錢過不去, 所以她很慫地對賀臻陪笑,自然也沒想高攀大總裁的他, 可這男人很過分,一次又一次的招惹她。 對,當年的窮小子有錢了,可他們的包養關係裡, 她都這麼低調再低調的不敢聲揚床伴關係, 這男人怎麼敢公然拖她進辦公室折騰,逼她說喜歡他? 陸星辰以為這日子沒法過了,才想逃,賀臻這小心眼的, 卻讓她腿軟的下不了床,還揚言她這輩子休想甩掉他!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15本 
    豪門的媳婦不好當,徐柔汐只覺得豪門妻才不好當, 她不過懷兒子離家出走一次,懷女兒吵著離婚一次, 傅冠這位日理萬機大總裁卻防她像防賊似的, 不是怕她攜款逃跑,就是怕她又招蜂引蝶,再把他給休了。 徐柔汐從沒想過傅冠會背著她跟女人有曖昧的一天, 她以為結婚五年,顧家的傅冠就是個霸道,小心眼的男人, 看上了絕不放手,放在心上就要獨占,更別說她還是他的命, 難怪人家都說有錢男人就會作怪,傅冠的渣不過是晚了點。 誰知,第二次提離婚,這男人卻拿上床當籌碼,想離婚, 陪他睡;想看孩子,陪他睡,天天變花樣把她往死裡折騰, 這急色的餓相,哪像是外頭有情婦的男人? 再說離婚搶不到孩子,她還離什麼婚,索性矯情揚言, 不離婚可以,她的私房錢她要自己管,上不上床她說了算!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18本 
    戚青陽不好女色,身邊連個陪床丫頭都沒有, 別管多美的姑娘都看不進眼裡,明明是家世顯赫的公子哥, 卻離開京城住到偏遠的幽州,身邊不沾一點脂粉香, 他原以為自己會孤獨終老,直到泰和樓小廚娘憑空出現, 先是緊緊抓住他的胃,又包袱款款要消失, 吵嚷著不再做廚娘,只想找個男人嫁了。 為了一直吃到花小廚做的菜,只能把她納妾進門, 左右不過是找個院子放著,費不了什麼功夫。 能嫁到戚青陽府裡,花小廚還算滿意, 這男人好看,有權,有錢,有本事,還溫柔地不像樣。 可惜,有一點不好,娶了她卻不肯幫忙生娃娃, 看男人為難的表情,花小廚乾脆地推倒男人, 後來,床上了,人睡了, 她想罷手,男人卻不幹了,食髓知味的戚青陽理由很充分, 哪能保證一次就有娃娃,不如多睡幾次。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37本 
    十七歲那年,徐靜池誤收蘇澤衍給的情書, 以為暗戀的蘇澤衍喜歡她,卻鬧了個大笑話。 很多年後再重逢,徐靜池不再喜歡這男人, 可這男人卻纏上她,還假好心的要教她追男人, 只是教著教著,竟然把她教上床,滾了一整夜。 徐靜池打死不承認她還喜歡蘇澤衍,她早不喜歡他了, 只不過是睡錯男人上錯了床罷了。誰知,蘇澤衍竟翻臉, 直接撂話,睡了他還想脫身?這輩子不可能, 下輩子也不用想!看著眼前這位霸氣全開的大男人, 怎麼看都像個無賴流氓,還三天兩頭就爬上她的床。 徐靜池不覺腰疼地想,她什麼男人看不上, 怎麼就看上了這隻大色痞呢?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40本 
    身為公司女總裁,貌美有錢,有權有勢, 溫想曾以為,自己對愛情的要求不高, 只會找個適合的男人湊和著走進平凡的婚姻。 可惜,當未婚夫出軌,她爽快退婚那一夜, 喝高的她竟跟男人滾上床,而且一滾就是一夜。 這男的看著長得俊美帥氣,床上卻是如此禽獸, 折騰起她來花招百出,這種想在床上征服她的男人, 她招惹不起。誰知她招秘書,來面試的男人竟是孟睿陽, 溫想看著這位孟氏的天之驕子,想起被他撞了一夜的小腰, 竟不自覺地腰痠腿軟。一夜情的床夫成了貼身秘書, 想同居?可以,想上床,可以,想娶她? 溫想揉著痠軟的小腰,冷冷回了一句,不嫁!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46本 
    傅冠眼中的徐秘書像個女戰士,嚴肅正經, 她發脾氣、發瘋,他都不怕,就怕她哭。 女人嫁豪門就怕被當生子工具, 他不但被徐秘書當成工具人,生兒子他的錯, 生不了女兒更是他的錯,老嫌他只會在床上折騰人。 傅冠不懂,他不花心,只擔心徐秘書不亂花他的錢, 外頭大把女人哈他這位腿長腰好又持久的總裁, 徐秘書竟敢懷了他的女兒後,大鬧離家出走。 更鬧心的是,兩隻被偷養著的豬仔撲滿落入眼底, 他火大地痛宰,徐秘書卻哭著說那是養給女兒的嫁妝, 看著一地銅板,他的小心肝顫了兩顫,太鬧心了。 總裁:「女兒結婚時,嫁妝老公給!」 徐秘書:「誰知道那時你還是不是我老公!」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57本 
    周晟延是林明若結婚兩年的丈夫,她沒喊過老公兩個字, 更不可能喊周晟延親愛的,他也不會是她的親愛的, 因為他們的結合是聯姻,只是將就,沒有親愛這兩個字。 周晟延這人,斯文卻不善言辭,林明若看上他的能力, 而他也高攀了身為財團第一千金的林明若。沒有愛情的婚姻, 周晟延床上的折騰沒少過,變著花樣,耍著手段。 一旦上了床,總能把林明若的高冷給卸了, 還喜歡見她一次一次累癱在他身下哭著求他放過她。 兩人下床時,周晟延很嘴笨,可這樣的男人, 有一天卻冷漠地對她說,他想他們應該離婚。 可口口聲聲說要找個溫柔女人的老公, 大半夜讓律師送上離婚協議書給她後,先是拐她進房, 床上再花招百出的折騰,搞出人命後,竟又打死不離!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52本 
    十七歲那年,黎樂白喜歡上學霸男神秦俊超, 追他的手段厲害,不懂得矜持。可惜秦俊超不喜歡她, 嫌她張揚任性,沒有女孩子該有的樣子,拒絕她的倒追。 可惜,黎樂白是個死心眼的,認定了就纏著不放, 直到那一晚跟秦俊超滾上了床。一夜被他折騰後, 她卻揚言也不稀罕秦俊超,這男人,她不追了! 七年後,每個人都問黎樂白,當年追秦俊超那麼熱烈, 怎麼說不追就不追了?黎樂白只回了一句年幼無知時, 惹來秦俊超的挑眉。這女人當年就是逗他玩,只是,他才想收拾她, 還沒扛上床,卻被告知,七年前,黎樂白生了個兒子, 父不詳;七年後,她又不小心懷上了。秦俊超急壞了, 他心想,自己跟黎樂白的情債,恐怕這輩子都算不完了。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43本 
    不想被後娘拆了論斤賣,衛靈蕊逃出家門, 賣身為奴一年,做了大官人傅錦程的侍女,為了毀清白, 以後再不被逼著嫁人,她膽大爬上大官人的床成了通房丫頭。 沒曾想,大官人在床上的手段花樣,竟這般折騰人。 因為不願為妾,她逃出傅府,卻被大官人給追了回來, 從此被細金鍊給囚在大床邊,教他收拾得要多乖有多乖。 傅錦程這人向來清冷,不曾捨得對哪個女人給予寵愛, 獨獨對衛靈蕊卻霸道得不行,明明是她招惹他在先, 爬上了他的床,竟還想逃?不想當妾?那行, 找個媒人,算個日子,進門當傅夫人吧,他娶誰不是娶, 更別說是娶個自個兒心尖上的女人。 條件是,他不納妾,不養外室,他的娃娃們,她負責生!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57本 
    柏瑞懷疑,自己病了,他得了一種病,病名為戀愛病毒, 只要遇到黃思然,他的腦袋就會變笨、變傻。 不就是一個女人……他居然為了她害了相思病。 她太小看他了,不就是分手嗎?他,一點也不後悔。 分手就分手,誰怕誰。誰離了誰,還能活不下去嗎? 他,就只是不甘心而已,不甘心她說分手就分手的乾脆和瀟灑, 他冷笑一聲,誰回頭,誰就是豬頭! 不久後,柏瑞告訴朋友,他回頭了,他是一頭豬。 只是復合的路太坎坷,黃思然這女人油鹽不進, 交往時,她老愛往他身上窩,動不動就黏他, 分手後,她才說她不喜歡他,從來沒有喜歡過! 在他撂話不復合就結婚,她竟同意了,不但同意, 還說結婚就結婚,誰怕誰,誰不結誰就是豬頭!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59本 
    溫清城外表看著溫文爾雅,可骨子裡卻霸道得很, 他跟女人一向是各取所需,說他花心他不否認, 說他換女朋友跟穿衣服一樣,他也不反駁。 他不想被女人給綁住,談戀愛可以,想同居,門都沒有。 可惜,他的單身漢美好日子有一天卻被家人給毀了, 硬往他的公寓塞了個小可愛,外表看著膽小, 卻又清純爆錶,有腰有胸,美腿修長,皮膚白嫩, 天天在他眼前晃,教他視線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沒想到他忍著不吃窩邊草,白筱露卻想他當男朋友, 而且是合法上床又不需要結婚為前提的交往。 溫清城勾唇一笑,男人獸性大發,直接捉上床折騰了, 把人壓在大床,不給躲不給反抗,收拾了一回又一回…… 外傳,溫清城這種花心男人少招惹,一看就不是個好貨。 可上了床當起男朋友的他,在她想分手時,竟然翻臉。 傳言中的花心男氣急撂話,想要分手,等他死了再說!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47本 
    大學時,南湘河大膽地跟沈行之說:「學長,我想追你。」 那之後,南湘河像很多追女生的男生那樣,單方面地倒追, 見他雷打不動,她又說:「學長都不理我,應該不喜歡我, 那我就不追你了。」 他心想是他太過傲慢與冷淡了? 可就算這樣,她憑什麼不追了? 火大的他索性去逮人, 揚言,她敢放話要追他就不准半途而廢。 南湘河偷笑說:「學長,那你到底要不要做我男朋友?」 就這樣,不羈又高傲的沈行之被南湘河給坑了,還不忘警告 , 她以後敢不喜歡他,她就死定了。 同居後,她未婚生子, 把兒子甩給他後,頭也不回的走了。 有一天, 當六歲的兒子氣噗噗地對他撂話,長大要娶南湘河時, 沈行之冷眼掃了過去,跟兒子挑明,這是他的女人,找死嗎?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77本 
    李徐秘書想爬總裁的床,因為她每次戀愛,都被撬牆角。 既然她不適合戀愛,工作又忙,還很能賺錢, 沒時間陪男朋友, 也學不來撒嬌裝可愛, 結婚估計比談戀愛還要麻煩,所以, 她打算未婚生子, 搞出人命馬上甩了總裁,誰知卻成了總裁夫人。 她家總裁非常出色,身材挺拔,五官深邃, 一丁點緋聞都沒有, 完全是個潔身自好的工作狂。 可惜,她千算萬算, 卻忘了這男人是有錢有勢的富二代, 搞大她肚子後,不但不跟她離婚, 還不放她走。 甚至揚言她不喜歡他沒關係,誰讓她來招惹他的, 招惹了他,她休想全身而退。 徐秘書:「傅冠,你不是男人!」 傅總裁:「小心我做到妳下不了床。」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59本 
    趙誠譯的花心,在富人圈裡,那可是眾所皆知, 第一眼見到羅夢寧這職場小白兔,他卻上了心。 第二次再相遇,好心為她擋酒,送她回家, 還大方地想為她撒錢,來個床伴交易時, 這女人卻給了他一記白眼,末了還甩車門走人! 從來沒有女人敢給他冷臉,第一次開口包養, 這女人卻給他軟釘子,他承認自己玩女人, 從來看上眼就想征服,對得罪他的女人耍手段時從不手軟! 才剛想好手段欺負她,羅夢寧卻自己送上門, 還乖巧的由他擺布。 誰知,這女人他睡過後不但上癮,還不肯放人, 霸氣地想包養一輩子,要她這輩子注定只有他一個男人。 羅夢寧:「哪時可以結束這場包養關係?」 趙誠譯:「等妳當趙太太時。」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22本 
    聽說,塞北的男人就跟那狼似的,凶狠又野蠻, 鄭芒是塞北的王,傳聞他在沙場上戰無不勝。 又傳聞,他也是塞北最窮的王。可沒人知道, 這麼個寡言冷面的男人,卻有個掙錢掙得響叮噹的媳婦兒。 李重華沒想過,貴為大都督的夫君,這府中竟如此寒酸, 更沒想過,她家夫君骨血裡刻上的大男人性格如此霸道。 寧願花光家底,窮得掀不開鍋也不肯花她的銀兩, 李重華終於相信,傳聞塞北的鄭芒窮得出名是真的。 夫君窮得養不起塞北軍隊?沒事,娘子啥沒有銀兩最多, 笑看夫君挺拔腰身,健壯體魄,刀刻般的五官, 銀兩養家活口是嗎?那就先簽借據,日後讓他肉償得了。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55本 
    傳言男友劈腿,朱若若借了戰袍一路衝到夜店, 為了渣男大吵大鬧惹人笑話,她沒這麼傻。 她膽子不是很大,但她有個壞毛病,那就是死鴨子嘴硬, 明明是處女,明明不懂一夜情,明明嚇得全身發顫, 卻仰著小巧漂亮的臉,對勾上的帥哥下戰書。 男人嘛,女人送上門,哪可能拒絕,再說她可是有腰有胸的美人。 朱家姐姐以為,妹妹就是個傻白甜,老怕她被渣男給欺負了, 知道妹妹陪宋爭鳴玩了一夜情,又被他拐去當床伴時, 她氣得直想痛宰宋爭鳴,卻聽聞情場一匹狼的宋爭鳴栽了。 本以為妹妹被宋爭鳴玩了,結果被告知,玩人的是朱若若, 先是秘書包夜總裁,發現被總裁喜歡後,竟對總裁始亂終棄!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53本 
    意外失憶的寧慕安醒來後,不但多了一位萌噠噠的寶貝兒子, 還憑空生出一位帥出天際的總裁老公。 人家都說, 夫妻是床頭吵床尾和,她跟唐洛凜失憶前肯定在冷戰, 不然怎麼會分居?再說她跟老公是多久沒上床了, 這男人怎麼可以每次上床就把她折騰得腿軟下不了床。 唐洛凜這位長年不近女色,近三十歲不曾交過女朋友, 怎麼都沒想到,當年一見鍾情,想追沒追上的寧慕安, 連手都沒牽過,竟揚言兒子是他的種。 當一夜床單滾過了,處女老婆被他弄疼哭得他心慌, 這筆帳該找誰算?他該吃了不認帳,或是生米都煮成熟飯? 寧慕安他確實喜歡,不如假戲成真,夜夜壓她上床折騰。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41本 
    很多年前,林明逸追過阮月池,可惜沒追上, 很多年後, 阮月池被逼著相親,來的人竟是林明逸。 明明不想商業聯姻,但迫於無奈,只好找林明逸假結婚, 只是,她想買夫,林明逸卻趁人之危,想要跟他結婚可以, 但他不做有名無實老公,畢竟他有正常需求。 阮月池的小心肝一顫,忍不住悄悄以貌取人地猜測, 林明逸看上去身強體壯,床事需求量如果很大怎麼辦? 她不諳性事,一旦被他壓上床,只怕連滾下床的力氣都沒了。 可她不嫁他,也要被逼嫁別人,反正是假結婚,就當被狗啃了。 誰知道,林明逸啃上了癮,人被他給要了就算了, 竟連她捂緊的心都想啃上一口,甚至撂下話, 阮月池, 我喜歡妳,很喜歡的那種喜歡,反正婚都結了, 床也上了,這婚,他不想離了,不如來生個孩子吧
    NT$118NT$190元
1/100 1 2 3 4 5 6 7 8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