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結果 > ""

所有類別

  商品篩選

商品分類:
作者:
商品價格:
關 鍵 字:
排序:
上架時間
價格
人氣
銷量
1/101 1 2 3 4 5 6 7 8
  • 已售出:14本 
    蘇喬安跟江海誠是同年同月同日生。 九歲生日那天,她見到被家人追打的江海誠, 還被他搶走了手裡的飯團,自此江海誠天天找她蹭飯。 十八歲生日,她把初夜給了江海誠,被他折騰了一夜, 她天真以為,江海誠喜歡她,結果不過是她自作多情。 六年後,江海誠玩世不恭問她,蘇喬安妳要不要跟我交往? 蘇喬安覺得自己不該上這男人的當,他就是個超級大騙子, 送她生日禮物時,來到她的樓下;生病時到她家門口, 出院後進她的屋子佔她的床,在她趕他滾遠一點時, 他獸性大發,直接壓她上床折騰,還沒臉皮的問她哪時給他名分。 蘇喬安抖著腿問:「江海誠,我們不交往不行嗎?」 江海誠壓著她說:「那我們就天天做,做到我們交往為止。」 他說天天……他還想天天!蘇喬安小心肝抖了抖, 被江海誠盯上後,她應該很能難逃這隻不知饜足的大色狼!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14本 
    身為落魄的富家女,江子琳成了蔣宇寒的貼身秘書, 可惜她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只會逛街買東西。 秘書這種高難度的工作,不是她用心不用心, 而是她根本做不來。蔣宇寒一肚子火大地想殺人, 公司竟給了他一個漂亮,身材火辣卻沒腦的草包秘書。 知道她是為了幫家裡還欠債,他索性也不為難她, 秘書做不好,陪睡也可以。江子琳是被捧在手心寵養到大, 她承認自己有些天真,但她以為自己不傻,跟蔣宇寒同居後, 才知道這男人壓根就當她是個睡過就能丟了的女人。 蔣宇寒不稀罕她,她識相的滾了,他怎麼還不甘休? 他說她家欠他債他還沒睡過癮,江子琳被氣笑了, 那他最好告訴她還要陪睡多久。畢竟她還要找下一個男人養, 結果,這壞心的男人竟給她搞出人命,還要她嫁他?不嫁!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8本 
    九歲那年,杜婉芙被賣當了童養媳, 十七歲那年,她成了寡婦。還好她手裡有些銀兩, 也懂得釀酒本事的她,被趕出婆家後,決定找個小鎮, 開個小酒館,從此自立門戶為生。本來嘛, 她與隔壁的俊俏鐵匠相安無事,只聽說他幼時家境富裕, 父母驟世時家產被奪,一路靠著吃百家飯才活了下來, 但人家現在有本事,又不愁銀兩,多的是想嫁他的小姑娘。 杜婉芙知道,她沒嫁妝又是寡婦,這輩子沒指望再嫁, 可她想有個孩子陪伴,索性給天借了膽, 大半夜跑去勾引鐵匠,將酒醉的他勾上床。奈何, 鐵匠年輕力壯,拿捏她一折騰就是一整夜不罷休, 教杜婉芙爬下床時雙腿直打顫。她知道高攀不上, 也沒要鐵匠負責,什麼叫他的床不好爬, 她敢爬上他床,那他只能娶她了。杜婉芙心想, 陸衡青肯定瘋了,小鎮上多的是清白姑娘不娶,竟想娶她!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12本 
    趙鎮,先皇最小皇子,自幼被偏愛,還是現今聖上最疼的么弟, 可誰能想到,這位人前呼風喚雨的九王爺, 被陷害失憶後給發賣當了陳荔的男寵。身為將軍愛女, 陳荔自小被疼到骨子裡,由她作天作地,性子養的極其驕縱肆意。 在邊關只有她陳荔橫著走的分,雖然將軍府銀兩捉襟見肘, 可陳荔為了買暖床的趙鎮,不惜砸了所有月錢。 幾個月後,想起一切的趙鎮逃了,他自知他的命是她救的, 他也不虧,要了她的清白,將她的名譽毀得乾乾淨淨。 他回京,她待邊關,誰也不招惹誰,可她卻來京城了, 而且是來嫁人的。趙鎮周圍的人,誰不知道他的性子, 最是心眼小,愛計較了。她想嫁人?可以,那就嫁他, 他跟她的床債,成親後,有的是一輩子來算, 她逼他暖床多少次,他還她的,只怕她折騰不起!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50本 
    身為醫生,外表英挺的張亦烽,一直都是眾人注目焦點, 特別是一身白大袍,清雋高冷,不知擄走多少女人的芳心。 可惜,張亦烽對男女情愛沒熱情,要不是家人催婚, 他不會跟梁希婕交往。這女人看著傻氣嬌憨,性子又軟, 黏人又愛撒嬌,不是他的理想型可他偏偏跟這女人同居。 不貪女色的他,床上獨獨對梁希婕欲罷不能,床單滾了又滾, 一夜折騰,花樣百出,就想獨占。結婚?他沒想過, 這場相親局,他是被愛的人,自負的以為, 梁希婕這輩子認定他了。誰知,這女人看著軟嫩好欺負, 真發起脾氣來,竟敢玩離家出走。什麼?分手? 笑話,他沒出手是讓她乖乖回家,她當他想放手? 門都沒有,等他逮她回家,看他怎麼收拾她!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40本 
    結婚一年,明佳這位人人捧在手心,養著寵著的大小姐, 冷淡地跟聯姻的男人提出離婚。是她先一見鍾情的, 是她非鐘煜寧不嫁,也是她傻的以為他會愛上她, 結果,這不過是她的奢望。這個自稱是她老公的男人, 給她錢從不手軟,可唯獨他的心,她連邊都勾不著。 鐘煜寧不愛她,從來都不愛,既然愛不了, 她也不糾纏,離婚,一拍兩散。 離婚二個月,鐘煜寧再見明佳這位前妻時, 才發現這女人竟敢玩一夜情。 鐘煜寧以為,他跟她大不了就是床伴關係, 誰知,看到自己的前妻被男人多看一眼, 心頭那股醋勁,教他明白既然都要睡了, 不如再娶回家睡!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13本 
    般若娘是體弱多病又沒名分的外室, 她的爹是皇帝御賜天下第一釀酒師。 十二歲那年,親爹不待見的她,為了讓娘回府, 有個妾氏的名分,甘心為她爹賣命,混進沈家為奴, 就為了騙取沈冰堂的酒譜。 八年後,逃離沈冰堂的般若成了名鎮天下的釀酒師, 沈冰堂沒想過,有一天會再見到將他丟棄的般若。 曾經高傲清冷的沈冰堂從沒對女人上心,唯獨對般若眷寵, 這一回,他拿感情當餌,將她拐為沈夫人。 婚後,他揚言他不愛她,娶她不過是為了報復。 般若想過再逃,不愛就不愛,她不稀罕, 可這男人不愛她卻老爬她的床,床事沒完沒了, 百般折騰,撞得她細腰只差沒斷了。這不,還搞出人命。 般若乖巧地自請下堂,讓他有三妻四妾服侍。誰知, 沈冰堂竟黑臉地撂話,沈府有她就會翻天了,還娶啥?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46本 
    誰說白富美全是米蟲?關一玫不但能力一流, 還是男人眼中的清冷美人,只是追求她的男人不少, 她肯看的上眼的,沒有。因為一次失足, 不小心跟花心男褚衛南滾上床。本以為是一夜情, 卻被褚衛南給脅迫,不甘不願地跟他當起床伴。 誰知床單滾了幾次,花心男竟說喜歡她, 什麼叫他要追她,不是都被他啃得一乾二淨了? 關一玫本來是想嬌氣的告訴他,她才不給他追, 等他膩了她,他們就此一拍兩散,婚嫁隨意。 只是,她沒用的小心肝竟傻傻地給拐走了, 卻發現褚衛南不過是玩一玩罷了。什麼情啊愛啊, 他壓根沒上心,一切不過就只是為了玩弄她。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45本 
    唐宓宓被逼聯姻,她如果不同意就要被趕出家門, 可惜,身為富家女,她沒什麼大本事,就只會花錢, 唯一選擇是嫁給年澤。愛情和麵包只能選一個, 她不能太貪心,就怕貪心要被雷劈。唐宓宓欲哭無淚, 可面上卻囂張地跟家人撂話,她才不想嫁給年澤! 不幸地,沒錢的她還是嫁了,而且非常迅速的出嫁了, 沒錢她還怎麼玩樂,反正結婚可以再離婚, 先訛年澤這男人一筆贍養費再逃也不遲。長得帥又如何, 有錢又怎樣,一堆女人倒追她也不在意, 她絕對不會喜歡這個看著就一肚子壞水的男人。 離婚,早晚的事,誰知,站在床邊的年澤冷哼, 年太太,妳現在是我的合法妻子,花我的錢, 住我的房,睡我的床,妳不想看到我, 妳也要看到我,不僅要看我,等上了床妳千萬不要哭著求饒!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14本 
    陶家財大氣粗,曾以為有陶家女子入宮為妃為后, 可陶家世代傳承經商,對官場名利毫無眷戀。 陶家女子個個被寵的要風是雨,有哪個會那麼蠢, 想要入宮伺候皇帝?若真有,那也不會是陶月嬌! 陶月嬌人如其名,嬌滴滴的敗家千金,花錢如流水, 最愛拿銀兩砸人,哪個不是被她砸得服服帖帖。 偏偏她的銀兩砸不了蘇鳴秋,她千里迢迢趕來討債, 沒想到債沒討回,反被蘇鳴秋這男人給哄騙了。 不但將初夜傻傻地送上門,還天真的以為蘇鳴秋會娶她, 結果,她不過是個暖床的罷了。她傻得認定了他, 一心想把他拐回家當良人,可蘇鳴秋這男人摳門到不行, 把她啃了之後,不過一句,他沒想娶她。不娶? 可以,天底下男人多得是,她陶月嬌還怕嫁不出去?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45本 
    縱橫商場的靳沉從沒想過,自家兒子出生後, 他竟失寵了。他從沒想過,他的嬌氣老婆這麼愛當媽, 下床對他忽冷忽熱就算了,上床還對他的撩撥直接忽視。 靳沉以為他要瘋了,好好的一個大男人竟慘到跟兒子爭寵, 他就不該沒事生個兒子出來惹事。沒想到陶梨這女人更狠, 還打算再生一個女兒!笑話,再生女兒,他連床邊都沾不上了, 上床可以,懷孕免談,一個只會跟他搶老婆的兒子已經很夠了!  陶梨這女人有點刁蠻,而且還很嬌氣,婚後被靳沉寵得有些上天, 為了要個女兒,天天對老公霸王硬上弓。強要不成, 索性擺弄各種勾引挑逗姿勢,非要靳沉這男人撲她上床不可。 可惜,靳沉也不是吃素的,老婆想要硬來,那她最好受得了折騰!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43本 
    關弘毅是生意人,在他的世界裡,只要有錢, 什麼都能交易。更不用說他顏值高,身材好, 有風度,有財勢,沒有女人不青睞他。 外界都傳他是個遊戲人間的富二代, 可他這人不近女色,與女人不過是逢場作戲。 直到初見何小盈時,當這女人把他的眼神勾住時, 他忍不住多看了兩眼。再見這女人時,他半推半就, 強硬地把她啃了,啃過後,很是欲罷不能地起了包養念頭。 只是,何小盈看著柔弱嬌憨,卻沒想高攀有錢人, 更看不上用錢砸她的關弘毅。第一次被關弘毅睡了, 她認了,哪曉得,關弘毅這男人從此纏上了她, 手段耍盡,又色又蠻橫,還撂話要養她一輩子!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110本 
    前男友成了債主,要求很簡單,他什麼都不缺, 最多的就是錢,只要她當他的床伴抵債, 順便應付家裡逼婚,陪他演一場戲。 以前交往,任眉菲就被顧深風管得死死的,他想要床伴契約, 可以,但她不陪睡。哪知分手前顧琛風不屑對女人玩手段, 可這回的他,不但手段用盡,還威脅利誘的逼她聽話。 最後還半哄半強地將人帶上床,一夜折騰, 顯些沒讓她腳軟的下不了床。他想了她二年, 她要跟他劃清界線,他直接逼她同居, 他這人很乾淨,不是什麼女人都好, 他要的女人從來就只有一個,占盡他全部心思, 誰說他有空再去找別的女人!她想跟他蓋棉被純聊天, 可惜,他體力旺盛天天只想壓她床戰。不想復合? 那就結婚,只要能把她拐回家,拿一輩子跟她耗,他不虧!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61本 
    十年前,十八歲身為全校出了名的學霸林慕深, 不小心對校花動了心。可惜,校花情商不高, 不但不好追,還是嬌氣的富家女。高傲的他, 不想成為眾多追求者之一,錯過了對她的追求。 十年後,高冷的林慕深成了盛歡的天菜, 為了倒追他,盛歡不但色誘還使出各種手段, 只差把自己打包送到林慕深床上。可惜這個男人, 對她的抱懷送抱壓根不動心,她以為不管怎麼挑逗, 這男人跟焐不熱的石頭一樣,一個不小心,引火燒身, 被這男人反撲上床,不但被從頭到尾啃了幾遍下不了床, 在她快要被他折騰壞了,求饒的哭著要他放過她時, 這精蟲上身的男人竟然還沒饜足…… 才知道,林慕深腹黑得很,根本就是情場老手, 被啃得癱軟無招架之力的盛歡,心想以後床戰她說停就停, 他敢不同意?分房!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38本 
    身為庶女,逃難時,李玉桃被嫡母拿銀兩打發走人, 窮困潦倒的她,初見霍千行時,對這男人起了春心, 年輕氣盛的他,或許是她可以依靠的男人, 更別說他還是個有軍階的小將軍, 可惜霍千行看不上她,一句姑娘請自重把她打發了。 第二次再見面,李玉桃不死心的把霍千行逼到床角, 凶巴巴的問他要不要娶她,哪知霍千行坐懷不亂, 狠了心不娶她。不娶,可以,他看不上她的庶女身分, 那她跟小將軍借種總可以吧。只是不諳男女情事的她, 以為把男人拐上床打算霸王硬上弓,誰知, 霍千行壓根不是吃素的,直接將她啃得連渣都不剩。 想嫁人的是她,借種跑了的也是她,霍千行剛開口求親, 就發現,這女人哪裡是想嫁了?就是想睡完不認帳, 既然她敢招惹他,拐他上床這筆床債,看她怎麼還!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69本 
    眾人眼中的嬌嬌女陶梨,不但長相好,豪門大小姐, 可惜跟男朋友分手時,她是被甩的那一個。 氣不過的她冷哼,不過就是找男人嘛,相親還不容易嗎? 就這樣,誤打誤撞,她成了總裁夫人, 她的老公叫靳沉, 沉穩內斂,顏值一流,賺錢能力一流, 豪門家世更是一流, 雖然大她八歲, 不過能縱容她的愛撒嬌,大八歲沒事。 可誰能告訴她,婚後老公天天要,拖上床做起來沒完沒了, 每次都大半夜還不讓她睡,天天腰痠腿疼哪都不好, 這樣的老公該不該晾一晾他?不然,這男人上床前的話, 上了床,根本不算話,每次都想把她往死裡折騰。 結婚前,靳沉唯一的條件是不避孕,陶梨卻沒想過, 她這位總裁夫人不過就是個生子工具,靳沉不愛她, 沒有愛還上什麼床,懷什麼孕,她要離婚!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76本 
    天之驕子的校草盯上高嶺校花,一場不經意的打賭, 楊美誼成了寒競澤的獵物。這位眾人眼中的寒競澤, 帥氣霸道,很狂很橫,唯一原則是他從不玩女人。 偏偏初見楊美誼時,這女人眼中的無視教他多看了一眼, 傳說這女人很難追,他倒要看看,她有多難追! 男人狩獵女人時,哪個都是不擇手段,寒競澤也不例外, 不但把楊美誼給睡了,還讓她隨傳隨到供他玩弄。 本來,這不過就是場沒有情愛的征服,誰知, 親過,摸過,睡過,放手五年,再見面他的心卻被勾住了。 只是,這不識好歹的女人,見他不是躲就是藏, 那勾人的身子教他欲罷不能,她不想從了他? 不礙事,五年後他的手段更多,肯定讓她乖乖爬上床陪睡, 睡多久?寒競澤心想,這一次,他決定睡出人命來。
    NT$88NT$190元
  • 已售出:70本 
    霍騰的寵妾跑了,還不忘把攢飽的小金庫給帶上! 知觀是霍將軍心尖上的小心肝,打不得罵不得, 寵得十分嬌氣。當年被爹娘賣了,四歲進將軍府, 本想贖身後尋個平常人家做正頭娘子, 可惜輸在不會投胎,十六歲那年教將軍給瞧上了, 直接成了將軍的暖床小妾。京城誰不知霍騰八字剋妻, 名門千金沒人敢嫁。誰知這位床上愛折騰她的將軍, 竟說要娶妻了?當小妾月錢二十兩比不過被正妻打罵, 所以她逃了。只是她逃時以死了相公的寡婦自稱, 開起棺材鋪,吃好住好。誰知,小日子還沒快活幾天, 將軍一臉怒容找上門,冷冷地說,他是要娶妻, 娶個叫知觀的小妾。聞言知觀愁哭了,怎麼辦? 她這輩子只想吃好睡好,攢著小金庫相依為命的。
    NT$88NT$190元
  • 已售出:59本 
    男人是視覺動物,這話放在唐洛冽身上更不為過, 有錢的男人什麼不缺錢最多,拿錢砸女人,砸一個中一個, 哪個女人不是乖乖爬上床取悅?唐洛冽是花心男, 見一個愛一個,獵花名單拿出來都可以編成冊。 可情場一匹狼的他,看不起愛錢的女人, 更看不上床上生澀的小女人。而安心這女人不但是財迷, 還是個沒跟男人上過床的小處女,唐洛冽囂張地撂了話, 這種女人,玩玩可以,認真就算了。 誰知,這一玩,栽跟斗的是他, 小心肝被虐得不要不要的也是他,安心這女人愛錢, 沒事,他大少爺有的是錢可以砸;可這女人沒心沒肺, 只要錢不要他的人,談情說愛沒空! 就連人命都搞出來了,安心這狠心的女人還揚言, 她要錢,要肉球,唐洛冽這男人,哪邊閒滾哪邊去!
    NT$88NT$190元
  • 已售出:42本 
    別人穿越金銀美男相伴,陳玉穿越時,不但被打得半死, 原身還是個未婚生子的千金小姐,頓時她撿了便宜兒子, 連同原身的金山銀山也一併撿了。唯一可惜的是, 她不知兒子的親爹姓啥名啥,不然就將兒子丟還親爹, 她拿著白花花的銀子落跑。陳玉早作好打算, 既是千金小姐,肯定要吃好睡好,嫁不嫁人她不上心。 可當半路殺出個長相極品,高門大戶的賀明飛時, 別人眼中臉癱的男人,她卻覺得這好皮相太對她的口味了, 若是能睡上一夜,也不算白來古代了。誰知一場醉酒, 她給天借膽地爬上面癱男的床,被壓在身下折騰了大半夜, 下了床,她腰痠腿軟嚷著絕不糾纏,賀明飛卻沒想放過她。 什麼叫睡了他兩次,而且還六年前就睡過了? 陳玉一臉呆傻還沒來不及問這男人究竟是打算怎麼樣? 賀明飛冷眼一瞪,兒子他的,兒子的娘,自然打包帶走!
    NT$88NT$190元
1/101 1 2 3 4 5 6 7 8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