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結果 > "零葉"

所有類別

零葉  商品篩選

商品分類:
作者:
商品價格:
關 鍵 字:
排序:
上架時間
價格
人氣
銷量
  • 已售出:22本 
    聽說,塞北的男人就跟那狼似的,凶狠又野蠻, 鄭芒是塞北的王,傳聞他在沙場上戰無不勝。 又傳聞,他也是塞北最窮的王。可沒人知道, 這麼個寡言冷面的男人,卻有個掙錢掙得響叮噹的媳婦兒。 李重華沒想過,貴為大都督的夫君,這府中竟如此寒酸, 更沒想過,她家夫君骨血裡刻上的大男人性格如此霸道。 寧願花光家底,窮得掀不開鍋也不肯花她的銀兩, 李重華終於相信,傳聞塞北的鄭芒窮得出名是真的。 夫君窮得養不起塞北軍隊?沒事,娘子啥沒有銀兩最多, 笑看夫君挺拔腰身,健壯體魄,刀刻般的五官, 銀兩養家活口是嗎?那就先簽借據,日後讓他肉償得了。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60本 
    高戟的娘,是當今長公主,可惜生下他就去了, 他的爹是定遠侯爺, 傳言有剋妻命,娶了三門親。 身為世子,又是錦衣衛的指揮使, 舅舅還是皇帝,家世顯赫。 不過他這人,年少老成,不愛說話, 俊朗的外貌教那些京中閨女很是恨嫁, 卻又不敢招惹, 就怕得罪權勢傾天的世子爺。 當夏瑾女扮男裝找上門, 成了定遠侯府的大小姐,那嬌嫩的小樣兒, 高戟多看一眼, 恨不得多寵一分。誰知,把人寵上了天, 才發現一不小心把自己給賠了進去, 夏瑾這位天上掉下來的丫頭, 竟該死的如此合他的眼。 反正人都寵了,看著她還未定親, 不想她許配人家,索性耍起流氓, 把人拐進房,無法無天地嬌寵一番!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56本 
    蘇曉娥是一個很實際的女人,為了不被賣入青樓, 不用給人當妾,她選擇跟個挑柴郎訂了親, 誰知,來不及進門,她就成了望門寡。 第一次見到封向南時,蘇曉娥就看出來了, 這位將軍大人姿態清冷,看不慣她的拋頭露面, 可沒法子,她只懂做包子,不賣包子哪來的銀兩。 再說她一個望門寡,還長得千嬌百媚, 男人不是哄她當妾, 就是只想著占她便宜。 唯獨,這位將軍大人再次看不慣她桃花亂飛, 撂話揚言,她要是敢給人當妾,他就把她給辦了。 蘇曉娥裝乖:大人,我不做妾。 封向南揚眉:本大人也沒打算納妾。 蘇曉娥瞪眼:那大人的意思是? 封向南抱胸:娶妳進門給我暖床。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66本 
    沈琳自小父母雙亡,乞討的路上碰到一位大夫, 教她看病,鄉下的日子過得倒也安逸。 本來她這人不信神不怕鬼,直到卓航這惡煞出現, 一身是傷的闖進她的家,霸了她的床, 逼她給他療傷, 最後恩將仇報,把她從頭到腳啃了一夜, 教她從此把這男人給恨上了。 四年前, 京城裡來了個小有名氣的婦科大夫,聽說夫君戰死, 懷有遺腹子,名叫沈琳;四年後,侯爺府請她問診, 冤家路窄, 母子倆不但被侯爺惦記上了,還非她不娶。 京城裡多少名門淑女恨嫁,可惜侯爺誰都看不上眼, 卻突然要娶個帶個拖油瓶的沈琳,那寵只差沒翻天, 那哄就為搏她一笑,人前鐵錚錚的侯爺大人卓航, 何時對女人如此上心了;人後,那新房裡的紅帳翻飛, 床榻上的沈琳被他隨意擺弄,那委屈勁教他疼到心坎裡了。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60本 
    京城最權貴的王爺趙秉辰被賜婚了, 可將軍家還沒嫁女, 王爺家的門都快被踏平了。 畢竟撈不著正妃,側妃、淑人也很稀罕, 皇家的妾那可是祖墳冒青煙的好事。 趙秉辰本想約燕冉商談退婚一事, 這位將軍家的小姐,一身英氣男裝, 舉杯時的爽快,比他這位征戰沙場的王爺還豪邁, 哪是眾人口中手拿凌羅扇的小嬌娘, 惹得他忍不住想多看幾眼, 恨不得早日將小嬌娘娶回王府。 眾人都道,王爺性子薄涼寡情,怎知, 碰上將軍家的小嬌娘, 三天兩頭就忙著寵人, 想要他再納妾,只怕這輩子沒可能了。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38本 
    逃難時唐歌跟唐母孤兒寡母怕被人欺負, 落戶時索性給她報了男兒身。 於是五歲開始, 唐歌就以男裝示人,比男人還爺們, 不但好賭, 路邊女人見一個就輕薄一個, 打架鬧事更是從沒少過。 唐母病沒這一年, 她順手在河邊撿了個來路不明的男孩, 本來是想劫財,最後卻順手把人給劫回家養了下來, 盤算著給唐家傳後,還取了名叫唐棣。 誰知, 養了五年還沒給唐家傳後,卻被官府告知, 唐棣不但是位王爺, 親兄還是當今皇帝。 唐歌這人膽小怕事,本想跟唐棣一刀兩斷逃命, 唐棣卻要皇帝賜婚,把全身沒有一絲女人樣的她, 強娶回王府好生調教。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68本 
    寧春不到五歲被賣進宮,又跟著王爺進王府, 當起稚氣小婢女把自家王爺一路哄到大。 王府誰不知,王爺給了她權勢,當起當家大掌櫃, 還一向只許她近身。只是二十歲的老姑娘, 家裡一次次的催婚,王爺開口要給她名分, 讓她留在身邊陪他一輩子, 她卻拿了賣身契, 留下珍重二字一聲不響走了。 她雖是村裡來的窮丫頭,心裡對王爺情意不淺, 卻不想當王爺的通房或妾侍。 為了忘情王爺, 她同意與人訂親。誰知,訂親這日,王爺來了, 不但輕薄了她,在她閨房過了一夜,還直言要帶她回王府。 十五年的陪伴,他忘不了,也放不下, 這輩子如果娶不了她, 王爺的身分他也不要了。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81本 
    大魏皇帝讓個小太監在跟前伺候時,看那小身影, 以為是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子, 家裡人都沒了, 沒了活路,只能賣身進宮為奴。卻發現他的小太監, 端茶遞水三月有餘,竟然是個有胸有臀的女人。 以前沒多想過, 如今才覺得以前的自己眼瞎了, 竟然讓皇宮混進個來路不明的女太監, 更要不得的是, 這女太監一再惹他的眼,一看入眼,二看上心, 拐著法子百般挑戲逗弄。 這皇宮是他的,後宮的女人, 哪個不想爬上君床。她既然不知死活混進宮裡了, 豈有不上君床的道理,身為君王,床事是為了傳宗接代。 但看著陸昭華穿著太監服的清瘦樣, 他竟狼性大起, 直想將她扒光丟上龍床,看她還怎麼敢欺君!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74本 
    這世間,再也沒有哪個廚娘像莫冬晴這麼衰了, 先是不小心吞了別人下的春藥, 又被來路不明的男人給占了清白, 女人家的三從四德,被一碗春藥給打翻了, 害莫冬晴像個不三不四的女人, 扭著身子求男人疼愛。 自小被嫌是個吃貨,還被父母賣人, 好不容易進將軍府當廚娘, 天天吃得飽,睡得好,還有銀兩賞錢, 日子過得好不美哉。 若沒有那碗該死的春藥,莫冬晴都想在將軍府混吃等死, 一輩子不嫁人了。只是天不從人願,她的清白沒了, 而教她心驚的是, 她哪個男人不睡,竟然睡了自家將軍, 還好死不死的睡上了癮。 最後不但被趕出將軍府, 還捎上將軍家的小肉球,若是老天再給她一次機會, 打死她都不敢再爬將軍的床,因為將軍大人高高在上, 不是她這等下人高攀的起,男人的寵,不是愛。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45本 
    自皇榜貼出大開恩科後,京城大大小小的酒肆客棧就瘋了, 甭管有錢沒錢,全都開始翻新門面,為此婁吉祥坐不住了。 身為吉祥客棧老闆娘,為了招攬生意,親自下海攬客, 卻被溫懷安誤會是青樓女子。人家可是舉人老爺, 是天子門生, 她哪敢吭聲。誰知溫懷安哪家客棧不住, 偏偏自己送上門, 那氣不打一處來的婁吉祥也沒客氣, 自是狠狠地坑了他一把。 婁吉祥是個財迷, 但她一心只想當守錢奴,沒想為溫懷安賣身啊。 可溫懷安這人,看著相貌堂堂,卻是滿肚子花花腸子。 見她不從, 竟撂下狠話,待他摘得一甲探花, 進士及第,她,婁吉祥就得以身相許。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91本 
    十歲入宮,二十歲出宮,趙媛媛本是一個雜役宮女, 十年間,她服侍過皇后,也見過天子真顏, 這樣的老姑娘, 出了宮手裡肯定要有點錢, 不然怎麼嫁人?趙媛媛是有自知之明的, 成親這事由不得她挑來挑去,不如就找個老實的, 哪個女人一輩子不是這樣過的,直到她撞見對門的鐵匠。 聽說他是軍裡退下來的,世子爺的得意大將, 辭官後開起鐵匠鋪, 三天兩頭翻牆進她院子, 比逛大街還老神在在。他說,他姓單名煜, 今年二十有五,家住京城,未曾有婚配, 他稀罕她,可否擇個良辰吉日上門提親? 成親後,他哪個女人都不瞧一眼,只稀罕他的媳婦兒。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69本 
    趙家是城裡大戶人家,趙彥辰更是趙家這一輩唯一的獨苗, 更是天子親賜探花郎,城裡多少閨女拋出橄欖枝, 等著被探花郎青睞。 可趙家想找的姑娘條件簡單, 為了壓住探花郎的桃花劫, 非要找個大三歲的姑娘說親, 可誰家有這麼大姑娘還沒嫁人? 牛桃花的娘生前是媒婆, 她也成了媒婆,誰知親事沒談成,她反倒把自己給賣了。 堂堂一個探花郎,娶一個大三歲的老姑娘,確實是委屈了, 可牛桃花壓根也沒想嫁他,她一心只想當京城第一媒婆, 哪知,那位不情不願的探花郎卻放話了,嫌她沒胸沒腰, 大字不識幾個,想要嫁他,門都沒有。 人家都說買貨才會嫌貨, 這位探花郎把她嫌得一文不值, 他不娶又如何,她牛桃花還就非嫁他不可。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83本 
    第一次初見,他是大將軍,她當著眾人面,大喊她喜歡他, 那慓悍性子哪像京城姑娘?這帳他記下了。 第二次再見,他來買書,她是店內伙計,硬是坑了他五百兩銀子,這帳再加一筆。 第三次撞見,他砸了一百兩銀子贖她, 帶回府裡養著,那一晚, 小心眼的他翻了一夜的舊帳, 把她折騰得累癱在床上,委屈地又哭又求地喊著不要。 顧雲是堂堂大將軍,有權有錢,羅瑛自知高攀不上, 小妾不好當,她決定逃命去了, 剛剛逃了半路, 顧雲就來逮人,直接丟回床上,把她往死裡折騰。 羅瑛以為,男人都喜新厭舊,等他床上膩了,她再逃, 可惜,人是逃了, 卻還帶個球,又被大將軍給巧遇, 看著大將軍眼裡殺氣騰騰, 羅瑛小心肝一顫, 趕緊賣乖陪笑,爬床侍寢,不知她這小腰頂不頂得住……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70本 
    皇位爭奪,一番洗牌後,新皇封同胞弟弟沐風為寧王, 自此,那個打小就聰明、廉潔的五皇子沐風不見了, 取而代之的是混盡京城大小妓院、茶肆的寧王沐風。 據說,寧王沐風不但風流倜儻,更是豪爽大方, 他看中的人可以眼睛都不眨,一擲千金就為了買她一笑, 據說寧王從不跟那些王公貴族家的小姐牽扯不清, 只好那野味, 這不看上了靠畫謀生的村姑,只不過這村姑曾經是侍郎家閨女, 因為上了心,直接把人扣下陪他暖床。本以為,這女人得了他的寵愛, 肯定會賴在王府不走,她卻說等他放了她後,她就回老家去找她的親人。 不知好歹的女人,當了他的女人,她還想走去哪裡, 他將她掠到王府, 她的錯用身子抵償了,可惜他沒打算放她走。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41本 
    林家是涼州城的大商戶,林放又是唯一的獨苗子, 自小被爹娘隨意放養,結果養得放蕩不羈、桀敖不馴, 成了涼洲城出名的紈褲子弟。認識林放的人都曉得, 這人從不招惹姑娘,他家曾放話,他招一個娶一個, 招兩個就娶一雙,反正林家養得起。誰知, 林放哪家姑娘不招惹,竟惹上官家小姐謝無暇。 放眼涼州城,想嫁林放的姑娘都排到城門外了, 官家小姐怎麼了?他林放也不是一般人, 就算謝無暇性子潑辣又是財迷又怎麼了, 他還非要把人給娶進門,誰知, 新婚夜卻教媳婦兒給調戲了。這哪還得了, 為了立夫綱,林放索性把媳婦兒壓上床調教去了。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61本 
    半年前,涼州城兩大商戶,蘇家跟林家聯姻了, 更別說新娘子的十里紅妝,那可是轟動了整個涼州城。 誰知,半年才過,蘇家剛揚言要為蘇岩納妾, 林嬌嬌即自請下堂,蘇家少奶奶的頭銜,她不稀罕, 蘇岩可以納妾,她林嬌嬌也可以再嫁。當外傳,林嬌嬌沒嫁妝, 被迫遠嫁個大她十幾歲的男人當繼室,蘇岩這前夫, 抬了十里紅妝黃了這婚事;又外傳,林家生意虧空, 為了銀兩把林嬌嬌許給隔壁街天天進出花樓的敗家子, 蘇岩竟捧著自家生意送上門。這位高高在上的前夫竟撂話, 林嬌嬌這女人誰都不嫁,真要嫁,那就讓他再娶回家。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64本 
    賀朝陽是個縣令,家住東城,尚未婚配, 考上頭名狀元後卻只想當個七品縣令。 據說他的任命文書是當今聖上親筆寫的, 而老百姓眼中的縣令大人,為人剛正,行事磊落, 可惜碰上李初陽時,縣令大人猶如登徒子一般, 不但使了欲擒故縱的手段,鬧得縣城人盡皆知, 才放話交換庚帖,正式提親,卻又說男婚女嫁,互不相干。 這縣太爺怎麼了?縣太爺就可以出爾反爾? 整個縣城找不到比賀縣令官大的,難道還找不到比他有錢的? 三年前,賀朝陽是縣令,她李初陽一個商家女,高攀不起; 三年後,他眼巴巴盯著女兒,李初陽躲不了, 氣罵,賀朝陽不該做縣令,他應該去做土匪。 誰知,賀土匪哼笑,行,他脫了官袍做土匪劫她。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34本 
    凌雲山有個山賊寨,有天山賊姑娘挪了幾兩銀子, 下山偷偷聽戲去了,害得窮得掀不開鍋的山賊們, 熬過了寒冬沒凍死人,差點在春天給餓死人了。 為此,身為山寨女當家,莫小七帶人下山打劫, 可她眼色不好,偏偏選中個不太好惹的君風揚, 見他大爺俊俏樣,一時色心大起,想要劫財又想劫色, 最後乾脆把人擄上山當床夫。 這山賊窩可是祖傳三代了,再不濟好歹也曾風光過, 莫小七卻給天皇老子借膽,哪個男人不好劫色, 竟劫到世子爺的床上去了。可睡了就睡了唄, 大不了她以後不睡了,可是她才耍賴想打死不認帳, 擺足官威的世子爺可是記仇著很,這筆床債竟要她床上還。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82本 
    蕭何本以為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新娘,婚後才知自己是天底下最傻的新娘。 成親當日,才知道段辰會再另娶其他女子,她這位側王妃頭銜好聽, 卻也只是個妾而已,什麼青梅竹馬,什麼非卿不娶, 原來這就是男人所謂的三妻四妾。可惜,她這女人,心眼很小, 不能跟人共侍一夫,段辰這男人,她要不起。 而段辰貴為親王,多的是把閨女往他王府裡送的達官貴人, 奈何,他這人死心眼,打從四年前蕭何離家出走, 他不但不近女色,也不曾再多看別的女人一眼,再美,也入不了他的眼。 誰知,四年後,當他再見蕭何,聽著男娃喊她娘時, 他先是霸道地將自己送上門,而後寵愛地將人逮回王府續養。
    NT$118NT$190元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