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古代 > 商品詳情 獨寵下堂妻
【4.6折】獨寵下堂妻

半年前,涼州城兩大商戶,蘇家跟林家聯姻了, 更別說新娘子的十里紅妝,那可是轟動了整個涼州城。 誰知,半年才過,蘇家剛揚言要為蘇岩納妾, 林嬌嬌即自請下堂,蘇家少奶奶的頭銜,她不稀罕, 蘇岩可以納妾,她林嬌嬌也可以再嫁。當外傳,林嬌嬌沒嫁妝, 被迫遠嫁個大她十幾歲的男人當繼室,蘇岩這前夫, 抬了十里紅妝黃了這婚事;又外傳,林家生意虧空, 為了銀兩把林嬌嬌許給隔壁街天天進出花樓的敗家子, 蘇岩竟捧著自家生意送上門。這位高高在上的前夫竟撂話, 林嬌嬌這女人誰都不嫁,真要嫁,那就讓他再娶回家。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零葉
出版日期:
2017/06/1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榻上藏嬌
NT$88
銷量:189
相思難耐
NT$88
銷量:55
吝嗇爺的風流債
NT$88
銷量:49
狼君偏愛卿
NT$88
銷量:39
官人,請滾開
NT$88
銷量:23
相公,別羞我
NT$88
銷量:19
宰相很難追~拈花之六
NT$88
銷量:54
強欺嬌娘子
NT$88
銷量:20
洞房裡的妒娘
NT$88
銷量:41
好女不穿嫁時衣
NT$88
銷量:201
公主耍任性~拈花之二
NT$88
銷量:44
狂君難哄
NT$88
銷量:15
獨愛小逃妻
NT$88
銷量:23
夜寵
NT$88
銷量:42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62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69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40
夜劫
NT$88
銷量:232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15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0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07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89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187
囚妻
NT$88
銷量:178

初為夫妻,他的不愛,她先下手為強地嫁了;
一紙休書,她的不愛,他不管不顧逼她再婚。


半年前,涼州城兩大商戶,蘇家跟林家聯姻了,
更別說新娘子的十里紅妝,那可是轟動了整個涼州城。
誰知,半年才過,蘇家剛揚言要為蘇岩納妾,
林嬌嬌即自請下堂,蘇家少奶奶的頭銜,她不稀罕,
蘇岩可以納妾,她林嬌嬌也可以再嫁。當外傳,林嬌嬌沒嫁妝,
被迫遠嫁個大她十幾歲的男人當繼室,蘇岩這前夫,
抬了十里紅妝黃了這婚事;又外傳,林家生意虧空,
為了銀兩把林嬌嬌許給隔壁街天天進出花樓的敗家子,
蘇岩竟捧著自家生意送上門。這位高高在上的前夫竟撂話,
林嬌嬌這女人誰都不嫁,真要嫁,那就讓他再娶回家。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話說涼州城的地理位置不僅優越還很特殊,優越在它是連接邊境和內城的重要樞紐。而特殊在於它雖然地處西南邊陲,但是一年四季,溫度適宜,所以這裡盛產草藥和花卉,這裡的糧食一年可以種兩季,所以涼州城又被人們戲稱為糧城。
  說到涼州城,那不得不提蘇家。蘇家是涼州城內最大的種植和收購糧食、草藥的商家,更聽說和駐紮在這裡的西北軍上層有著不可說的關係。所以,蘇家說自己是這涼州城第二商家,沒人敢跳出來爭這第一。
  說到蘇家,那更不能不知道半年前轟動涼州城的一件事,那就是蘇家大少爺蘇岩和林家酒肆的大小姐林嬌嬌的婚事。這兩家算是聯姻,蘇家掌控著涼州城的糧食和草藥,林家就掌控著涼州城大部分的客棧和酒樓,這兩家聯姻可謂是強強聯手了。
  所以,蘇大少爺和林大小姐的婚禮豪華程度那是轟動了整個涼州城。據說成親那天,第一擔嫁妝才剛進了蘇家的院子,最後一擔才剛出林家的門。
  「這兩家這麼大的排場,也不怕衝撞了上面,我可聽說,皇帝的女兒成親也沒你們說的這麼大排場啊。」一個像是過客的中年人質疑道。
  「不知道就別瞎說,這蘇家和林家也就隔著幾條街的距離。他們那麼有錢,給女兒多點嫁妝也不為過,嫁妝一多,兩家隔得又近,可不就第一擔進蘇家院子,最後一擔剛出門嗎。」一個目睹了那天盛況的當地人趕緊解釋。
  中年人沒再說什麼。
  而被整個涼州城未婚女性羨慕、嫉妒了快半年的林家大小姐林嬌嬌此刻正在廚房裡煲雞湯。他們成親的第三天,蘇岩陪她回門後,第二天就跟她說他要出門去談一筆生意,隔了兩個月回來後,還沒等她跟他說幾句話,又出門了。林嬌嬌都快習慣了成親半年沒見過相公幾次的生活,可心裡難免傷心、難過。
  不過還好她是一個樂觀、開朗的人,她對此解釋為,蘇岩是比較內斂的人,相處久了他就知道她的好了,以後他們就會慢慢地親近起來。
  結果,蘇岩根本就沒給她「慢慢親近起來」的機會。隔三差五地出遠門,一去少則十來天,多則兩個月。一轉眼,半年時間就過去了,林嬌嬌扳著手指頭數了數,她見蘇岩的次數,一雙手都數得過來。哎,好難過。
  就在蘇岩再一次出門的時候,林嬌嬌好不容易「買通」了蘇岩身邊的小廝長久,蘇岩要是回來了,一定要提前通知她。
  昨天長久派人傳話,蘇岩將於今晚抵達涼州,所以林嬌嬌從上午開始,就開始親自挑選肉質鮮美,一年不到的雞來煲雞湯。
  林嬌嬌不但親自挑選,更是親自動手清洗、準備配料,然後又不假他人地親自動手。先是將洗乾淨的雞放入鍋內,然後大火煮,等水沸騰,味道出來後,又開始用小火慢慢熬。只忙到現在,雞湯已經香得讓人忍不住吞口水了。
  「茯苓,大少爺回來沒?」林嬌嬌的眼睛不離開小灶裡的火,問著一旁的茯苓。
  茯苓低聲道:「回來了,不過去了夫人的屋裡,到現在還沒出來。」
  林嬌嬌聽聞蘇岩回來了,眼睛都亮了,「沒事,他等下就會過來的。」林嬌嬌繼續看著自己全心全意去熬製的雞湯,想像著等下自己親手將這個熬了一天的雞湯端到蘇岩面前,蘇岩感動得稀里嘩啦的樣子,然後就會……
  「嘿嘿……」林嬌嬌雙手捂臉,哎呀,太害羞了。
  茯苓看到自家小姐的樣子,頗為擔心。小姐從小在林家被保護得很好,從來不愁吃穿,心地善良,對人性的了解也總是往好的一面想。以前在自己家這樣可以,現在嫁作人婦再這樣,會容易吃虧的。
  「小姐,妳做的雞湯也不能獨給少爺,也得給夫人那邊送一點。」茯苓教林嬌嬌,「夫人高興了,少爺自然對妳更好。」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茯苓、茯苓,妳真聰明。」說完,趕緊拿出碗盅,盛了大半的雞湯進去。準備拿碗的時候頓了下,「茯苓,去把我陪嫁的那一套琉璃碗拿來。」
  茯苓看著熱情高漲的小姐,不好打擊她,只得聽話地去拿了。
  等林嬌嬌帶著丫鬟們趕到蘇夫人那邊的時候,迎面撞上正準備出來的蘇岩,一盅雞湯不偏不倚地全灑在蘇岩身上了。
  「啊,小心。」林嬌嬌看到蘇岩的時候,想閃避已經來不及了,眼睜睜地看著她熬了一天的雞湯全灑了,「我的雞湯……」
  蘇岩沉默,難道妳的雞湯比我還寶貴?
  一旁的茯苓扯了扯林嬌嬌的袖子。林嬌嬌這才抬頭,看到蘇岩那張黑臉的時候,下意識地縮了縮脖子,再看他前襟那一片油滋滋的湯漬,林嬌嬌大驚失色,「相公,你沒事吧,要不要緊?」一邊說一邊用手帕去擦,手帕很快就髒了,林嬌嬌直接用自己的衣服去擦。
  蘇岩沉默,誰能告訴他這麼笨的女人是怎麼平安長大的?蘇岩感覺腦仁疼,本來就髒他一件衣服,現在好嘛,兩人的都髒了。
  蘇岩看著她在自己胸前擦來擦去卻一點用都沒有,忽然覺得有些煩躁。他眉頭微蹙,一把抓住她的手,低喝一聲:「夠了!」見她那似乎被嚇到的表情,心裡很是不耐煩,別開頭,語帶不喜地問:「妳來這裡幹什麼?」
  林嬌嬌的手被他抓著,又聽他這麼說,心裡委屈極了,但又不想被他看出來,「人家擔心你,聽說你來母親這邊了,給你送雞湯。」林嬌嬌小聲地解釋著。
  蘇岩一把鬆開她的手,「不用了,我在母親那用過了。」說完,轉身往前走。
  林嬌嬌看著大步流星般離開的人,委屈得眼眶都紅了。她知道他今天要回來,辛辛苦苦熬了這麼久,結果就得到這樣一句話。
  「小姐……」茯苓在一旁小聲地喊著她。
  林嬌嬌看了茯苓一眼,沒精打采地道:「收拾下回去吧。」
  茯苓指揮著丫鬟們收拾完後,主僕兩人回到她們居住的夏園。此時,蘇岩已經換了一身衣服,坐在書房裡看公文了。
  林嬌嬌站在門口,像是忘記剛才的委屈,又痴痴地看著蘇岩的側顏。
  蘇岩無疑是好看的,一頭濃密的長髮高高地挽起,露出銅色的肌膚。斜飛入鬢的眉毛讓他看起來很男人,高挺的鼻梁和薄唇又讓人覺得他有點高冷,難以接近。那雙修長的手,此刻一手拿著帳本,一手握著毛筆,不時地在一旁寫著什麼,認真的樣子讓林嬌嬌看得心頭激盪不已。她林嬌嬌的相公,就是這麼好看。
  蘇岩察覺到什麼,握著毛筆的手一頓,斜眼看過去,看到門口那個人,驀地心情就煩躁起來。連眼前的帳目也不想看了。他放下帳本,轉頭,「何事?」語氣冷淡得不帶一點感情。
  林嬌嬌呆了一下,才反應過來蘇岩在跟她說話,「啊,那個……」林嬌嬌一時不知道說什麼,這種偷看被抓到的感覺,「哦,對了,雞湯,雞湯還有一半,我去給你端來吧。」說完也不等蘇岩同意,轉身一路小跑,很快就沒了蹤跡。
  蘇岩單手扶額,林家是怎麼將這個女人教養得如此跳脫的?
  一旁的小廝長久看到主子的臉色不太好,藉著上前倒茶的工夫小聲道:「少夫人這是少女心性呢。」
  蘇岩看了長久一眼,「拿她什麼好處了?竟為她說話。」
  「少爺明鑒。」長久笑嘻嘻地道:「收了少夫人身邊的大丫鬟茯苓姐姐的一個荷包,少夫人想給你驚喜,所以讓小的提前告訴她一聲。」長久沒有隱瞞,實話實說。
  「眼皮子這麼淺,蘇府裡還缺你一個荷包了?」蘇岩笑罵了一句,倒也沒再說什麼。
  不一會,林嬌嬌就端著雞湯噠噠噠地小跑著進來了,蘇岩看得直皺眉,生怕她再將給這些也灑了。
  還好林嬌嬌安全地將雞湯送到蘇岩的手裡,「熱的,我熬了一下午,你快嚐嚐。」一邊說,一邊盛出來遞到他面前。
  蘇岩看著那清清爽爽的雞湯,一股濃香味撲鼻而來,再看林嬌嬌那雙期待的大眼,終究沒拂了她的好意,接過湯勺,喝了一口。
  「怎麼樣、怎麼樣?」林嬌嬌一臉求表揚地看著蘇岩。
  蘇岩抬頭瞥了她一眼,又低頭喝了一口,「一般。」說完,放下碗,「妳出去吧。」
  「哦。」林嬌嬌失望地哦了一聲,站在那半天都沒挪步子。
  「還有事?」
  「沒了。」林嬌嬌慢吞吞地挪著步子,快到門口的時候,想了想又問:「那你晚上忙到什麼時候?」自從成親那晚他們在一起過,蘇岩後來都沒碰她。她也不是埋怨他不跟她那啥,實在是房間太大,她一個人睡,總覺得很不安。
  蘇岩眉頭一皺,看著她那表情,淡淡地道:「晚上我就歇在書房了,不必等我。」說完,低頭看帳目,再也沒看林嬌嬌。
  林嬌嬌見蘇岩這般表情,心裡難過得要死。他要嘛就不回來,要嘛一回來就歇在書房……
  「小姐……」一旁的茯苓見她又犯倔,只得輕輕地拉了拉她的袖子,「我們先回去,從長計議。」要是再被少爺說,總歸是不好的。
  林嬌嬌點點頭,主僕兩人心情低落地走了。
  見人終於走了,蘇岩放下帳目,整個人往椅背上靠去,嘆口氣,一手放在腿上,一手捏了捏眉心,表情很是疲憊。
  「少爺,這雞湯你要是不喝,就賞給小的吧。」長久厚著臉皮道。
  蘇岩瞥他一眼,「沒聽少夫人說是熬了一天的嗎?本少爺餓了。」說完,重新端起那碗雞湯,幾口就喝了乾淨,見長久那一副饞得不行的表情,「瞧你那出息。」蘇岩又舀了一碗,然後整盅都賞給了長久。
  「謝少爺賞。」長久也不客氣,拿起一旁的碗就喝了起來。他從小在蘇岩身邊長大,所以知道少爺的脾性,「少奶奶這雞湯真好喝。」
  「雞湯都堵不住你的嘴?」
  「嘿嘿。」長久閉嘴了,老實地喝雞湯。

  ◎             ◎             ◎

  回到房間的林嬌嬌苦惱著問茯苓,是不是因為她那晚表現得不好,所以蘇岩才不碰她的?
  茯苓的臉驀地紅了,小姐跟她說這個,還真是……想到這裡,她無力地看著自家小姐,轉身祛退了所有丫鬟後,關上門走到林嬌嬌身邊,「小姐,這些話可不要隨便說。」這些府裡的丫鬟、奴僕們,逢高踩低慣了,小姐再這般口無遮攔,被那些下人們聽去可怎麼是好?
  林嬌嬌嘆口氣,整個人都趴在桌子上無精打采,「茯苓,嫂嫂說,男人對那方面的事情很是在意的。我們才新婚,他就這樣,我、我是不是很差勁啊?」想到兩人新婚那天,她直挺挺地躺在那等著他靠近。雖然兩人也那啥了,可她感覺得到,他不開心。而他不開心,她也不開心。
  茯苓收起羞澀,安慰林嬌嬌,「也許是少爺太累了,過幾天就好了。」
  林嬌嬌對茯苓的這話表示有點懷疑。
  果然,連續三天,蘇岩都以各種藉口沒有回房休息。這下,林嬌嬌是真的欲哭無淚了。
  茯苓也很著急,小姐要是不受寵,在這個蘇家是很難站穩腳跟的,那以後她們的日子可就難過了。
  啪的一聲,林嬌嬌猛地一拍桌子,一改之前的頹廢狀。她想起話本子上寫的,男人都喜歡魅一點、主動點的女人。這些她林嬌嬌不會,她從小接受的教育都是怎麼做好一個大小姐、少夫人、當家主母。雖然她學得不夠好。
  狐媚、主動,去哪裡學?對了。林嬌嬌雙眼冒光地看著茯苓,「我想到一個好法子了。」還沒等茯苓從驚嚇中回神,林嬌嬌就開始說了:「我決定去芙蓉閣,看那些人是怎麼伺候男人的……」
  話還沒說完,林嬌嬌就被茯苓捂住了嘴巴,「我的好小姐,那個地方是妳能去的嗎?」
  林嬌嬌掙脫茯苓的手掌,「怎麼不能去了,只要能讓蘇岩跟我……就是再骯髒的地方我也要去。」
  茯苓看著魔怔了一般的林嬌嬌,心急如焚。小姐這個性子再不改,可怎麼辦?
  茯苓到底沒勸住林嬌嬌,林嬌嬌在對蘇岩的事情上,異常的執著。
  第二天,林嬌嬌找到婆婆說回去娘家看看,今晚大概不回來。蘇夫人點頭,讓她記得帶上禮物。林嬌嬌乖巧地應答了。
  一出門,林嬌嬌主僕兩人火速地來到林家的客棧,掌櫃的一看是大小姐,立刻開了一間上房給她。兩人進了房間,拿出事先準備好的男裝就開始打扮起來。折騰半天,裹胸,假鬍子也貼上後,天色也黑了。於是,兩人又偷偷摸摸地下了樓,問清楚芙蓉閣在什麼地方後,直奔芙蓉閣而去。
  等她們到了,天色已經完全黑下來了。林嬌嬌看著門口那些露著酥胸、扭著肥臀的妓女們,再看那些肥頭大耳、目光不正的嫖客們,心裡開始害怕起來,想打退堂鼓了。
  茯苓看出林嬌嬌的退縮,「小……少爺,我們還是回去吧。要是少爺發現了,咱們可就吃不了兜著走了。」
  茯苓的話讓一旁一個女人聽到了,那女人見林嬌嬌看起來很小,但是長得俊,那一身穿著也是有錢人家的,還以為是哪家小少爺跑出來開葷的,當下扭著臀就靠了過來,「喲,這位小爺,奴家這裡可是有上等的美女。來嘛,保證你滿意。」一邊說,一邊對林嬌嬌拋媚眼。
  林嬌嬌惡寒,感覺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那女子不依不撓,見林嬌嬌看起來很稚嫩,直接上手,拉著林嬌嬌的胳膊就往裡走,一邊走一邊喊:「姑娘們,來客人了,快出來。」
  「來啦。」
  隨著那女子的喊聲,林嬌嬌感覺四面八方都有女人冒出來。有的對她拋媚眼,有的直接將手裡的帕子拋過來,更甚有那放蕩的,直接將那呼之欲出的酥胸對著她抖了抖。
  林嬌嬌嚇得面無血色,要不是茯苓在一旁護著,她估計要嚇哭了。
  「都給我鬆開。」茯苓慓悍地將林嬌嬌從女子的手裡救了出來。她瞪著眼睛,粗著嗓子道:「我家小少爺今天就是來看看的,將你們樓裡最漂亮的給我們找來。」說完,從懷裡抽出一張銀票。
  那女人正是芙蓉閣的老鴇,當下伸手搶過銀票,「好咧,春花、秋月,還不出來。」
  話剛落,立刻就有兩個打扮妖嬈的女子走了出來,一邊一個地拉著林嬌嬌的胳膊,將她往樓上帶。
  「欸欸欸……」被擠到一旁的茯苓連忙跟上。小姐要是有個好歹,她也不用活了。
  幾人來到屋子裡,林嬌嬌終於得到片刻的喘息。兩個女子立刻媚眼如絲地看著她,秋月更是膽子大的,直接就上手去摸林嬌嬌。
  「大膽!」茯苓眼疾手快,一把拍掉秋月的魔爪,開門見山地道:「我家小公子是來看妳們那什麼的。」說到這裡,茯苓臉紅得快滴血,林嬌嬌更是直接低頭。頓了頓,茯苓接著道:「等下我們會去隔壁,妳們該幹什麼幹什麼,不用管我們。」說完又拿出一錠銀子,「這是封口費,明白嗎?」
  那兩個女子一愣,相互對視一眼。明白了,敢情這是哪家小公子想開葷又怕不行,所以來長長見識啊。
  「明白,兩位公子裡面請,裡面有專門的隔間。」再多的話秋月就不說了,只拿著銀子眉開眼笑。
  林嬌嬌和茯苓面紅耳赤地進了那隔間。
  果然,不到一盞茶的工夫,屋外面就傳來男人說話的聲音。林嬌嬌和茯苓對視一眼,立刻低頭,兩人的臉紅得都快滴血。
  就在她們倆尷尬的時候,外面已經傳來啪啪聲,期間還有男人的喘氣聲、女人的嬌喘聲,只聽得林嬌嬌好奇得要死,一邊疑惑為什麼他們那天沒有這樣的聲音呢。於是,林嬌嬌暗暗運氣,偷偷起身,從一旁的小孔裡往外看去。
  就見外面那一對男女早已經赤身裸體,兩人面對面,女子的腳掛在男人的肩頭,被撞得一聳一聳,女人還不時地發出讓人臉紅的叫聲。
  乖乖,原來還能這樣。林嬌嬌感覺自己學到了不少。
  那女子忽然往林嬌嬌那邊看去,嚇得林嬌嬌連忙後退,差點撞翻一旁的的凳子。
  「啊……死鬼,你弄疼人家了。」那女子一邊喊疼一邊嬌笑。
  林嬌嬌有一種被人看穿了的感覺,再也不敢去偷看了,和茯苓兩人煎熬般地等了半個時辰,屋裡終於沒動靜了,兩人這才狼狽地跑了出來。
  回到客棧後,林嬌嬌趕緊讓人送來熱水,然後將自己前前後後搓了好幾遍,那股脂粉味太難聞了,「茯苓,將這兩套衣服都丟了吧。」她再也不想看到了。
  茯苓聽話地點了點頭。
  這一晚,主僕二人都沒睡好。第二天,頂著一雙熊貓眼回到蘇府,兩人無精打采的,讓蘇岩看到,覺得很是奇怪。
  蘇岩只覺得很是稀奇,一向精神頭十足的人,怎的看起來這般累了?不過他也就心裡疑惑,也沒問什麼。

  第二章

  又過了兩天,林嬌嬌才恢復元氣,只嚷嚷著再也不去了。
  這一晚,林嬌嬌正準備歇下的時候,門忽然被打開。她抬頭,見蘇岩一身涼氣地走了進來,很是詫異。
  蘇岩見她這般驚訝地看著自己,面上一緊,避開她的視線,「書房的被子太薄了。」
  林嬌嬌傻傻地哦了一聲,然後才反應過來,蘇岩今晚這是要睡在這裡?這個認知讓林嬌嬌瞬間就緊張起來,「那、那個……你洗過了嗎?」話一出口,林嬌嬌就想拍死自己,她捂著臉,不敢看蘇岩的表情。
  蘇岩也沒想到她會這麼問,當下俊臉一紅,扭頭見她捂著眼睛,一副沒臉見人的樣子,心裡不由得想,自己這是冷落她,所以她有意見了?
  蘇岩也不做聲,直走到桌旁喝了半天的茶,然後才慢吞吞地往床上走去。
  林嬌嬌聽到身邊細小的聲音,像一根羽毛,在她心裡來回地撓,難過死她了。
  「往裡邊去點。」蘇岩忽然發聲。
  「啊?哦。」林嬌嬌習慣了一個人睡,所以總是睡在中間。現在蘇岩提出來,她才呆呆地往裡面移動了一點。
  室內忽然安靜了下來,只聽得到兩人的呼吸聲。有什麼東西在發酵著,讓林嬌嬌既期待,又緊張,緊張得手心都出汗了。她偷偷地看著蘇岩,蘇岩閉著眼睛,彷彿睡著了。
  林嬌嬌的心裡又忍不住失落起來,「哎……」她幾不可聞地嘆了口氣,看來今晚又沒戲了。
  「嘆什麼氣?」
  林嬌嬌的大腦一片空白,他不是睡著了嗎?
  蘇岩沒聽到回答,睜開眼,就看到林嬌嬌睜著一雙大眼,驚慌失措地看著他。蘇岩一怔,「我有這麼嚇人嗎?」至於這副表情嗎?
  林嬌嬌搖頭。
  「呆子。」看她傻呆呆的樣子,蘇岩的心情忽然好了一點,轉身吹滅了內室的蠟燭,然後側身,將手搭在她的腰間,「不早了,睡吧。」
  「嗯。」林嬌嬌小聲地嗯了一聲。
  察覺蘇岩的手放在她的腰間,讓她整個人都不自覺地繃緊了。感覺到她的緊張,蘇岩心裡一悶,然後將手拿開,翻個身躺直了。
  林嬌嬌又覺得很失落。哎,林嬌嬌啊林嬌嬌,妳是不是想找打啊?林嬌嬌自己在心裡跟自己對話。
  過了片刻,林嬌嬌有點睡意了,強打起精神也沒聽到蘇岩的動靜,於是小心地動了動身體,想找個舒服的姿勢入睡,結果翻來覆去都覺得不舒服。
  「睡不著?」蘇岩忽然又說話了。
  「沒、沒。」林嬌嬌瞬間被嚇清醒了,說話都不自覺地結巴。
  蘇岩聽到她那聲音陡然拔高,估計被他嚇到了,腦子裡閃過她驚慌失措的樣子來,有點想笑,「睡不著就來做點別的吧。」蘇大少爺終於發話了。他側過身子,將身旁的林嬌嬌一把摟住,再一個翻滾,林嬌嬌瞬間就壓在他身上了。
  藉著外室微弱的燭光,蘇岩能看見她吃驚地瞪著眼睛,果然,跟他腦海裡想像的一模一樣。
  林嬌嬌趴在蘇岩的身上一動也不敢動,她心裡竊喜的同時又怕自己壓著蘇岩,於是悄悄地用胳膊支撐著自己,但是沒一會就支持不住,兩隻胳膊抖得厲害。
  「呵呵。」
  蘇岩忽然悶笑起來,笑得林嬌嬌不知所措,這般美好得如同作夢的氣氛讓她開心得想哭,可她不想讓蘇岩誤會。正想說什麼,嘴唇忽然一熱,蘇岩的薄唇貼了上來,林嬌嬌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閉眼。」
  林嬌嬌聽話地閉上眼睛,嘴角勾起,臉上都是受寵若驚的表情。只是雙手本來就沒力氣了,現在又被吻得大腦缺氧,沒堅持幾下,整個人就趴在蘇岩身上了。
  「投懷送抱,嗯?」蘇岩的語調上揚,帶著輕快。
  「哪、哪有。」林嬌嬌羞得索性埋頭不語。不知為何,這樣的蘇岩讓她更加心動。她的頭貼在他的胸口上,聽著他的心跳聲,她只想就這般與他一起慢慢老去。
  看著眼前嬌羞的人,蘇岩有片刻迷茫。他在幹嘛?他忽然反應過來,他剛才是在跟她打情罵俏。
  蘇岩臉色一沉。當初聯姻的時候他就對自己說,不管娶的是誰,他都會和她相敬如賓,現在他居然升起了跟她打情罵俏的念頭……
  這一想法讓蘇岩沸騰的熱血有了片刻的冷靜。但是,佳人在懷,她身體散發出來的體香充斥著他的鼻尖,幾根頭髮在他下巴上一掃而過,讓他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加快了,血液又重新沸騰起來,都往下半身集中奔騰而去。蘇岩非常討厭這種不能控制的感覺,他皺眉沉思,一直放在一旁的手不由得握著又鬆開,鬆開又握著。
  他不是一個重慾的人,成親前,有時候生意需要也會去那些地方,他去了也只不過是看著他們玩。他一臉清心寡慾的樣子經常被朋友嘲笑,還說等他以後成親後看他還怎麼淡定,他對此報以冷笑。在他的人生中,讓蘇家的商隊走出涼州城才是目標,其他都得靠邊站。
  所以,家裡長輩給他定下林家的大小姐林嬌嬌,對此,他以家族利益為出發點,無法反駁。但私心卻覺得,這種利益交換的婚姻不配得到他的真情。表面上過得去,虛與委蛇罷了。
  成親那晚,他像是完成任務一般衝破那道障礙,林嬌嬌疼得流出眼淚,卻沒有哭喊。蘇岩覺得,當初她既然沒有反對這樁婚事,那麼承受這點痛也是應該的。既然享受了蘇林兩家的榮耀,那麼也要承受相應的痛楚。
  草草完事後,他並沒有覺得有多上癮,非要說的話,也就是比自己弄要舒服點。冷眼看著睡著還掛著眼淚的人,他覺得同床異夢將會是他下半生的寫照。
  於是,成親沒幾天他就出去談生意,回來又整理帳目,根本沒時間,也沒心思想這些。現在看到林嬌嬌,那種不同於之前的冷眼,這種身體需要,心理又排斥的感覺讓他很不喜歡。
  林嬌嬌半天都沒聽到蘇岩的說話聲,有點窘迫,更有種尷尬在室內瀰漫。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