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結果 > "倪淨"

所有類別

倪淨  商品篩選

商品分類:
作者:
商品價格:
關 鍵 字:
排序:
上架時間
價格
人氣
銷量
  • 已售出:18套 
    安娣五歲時,向震宇說,她容易犯花痴, 動不動就給別的男生勾引去,所以不能對她太好, 不然她會爬到他頭頂,跟別的男生私奔。 後來,向震宇反悔了,她成了討厭鬼,總叫她滾得遠遠的, 可是,這麼多年了,她都乖乖的不再纏他了, 向震宇卻沒打算放她走。他開始以折磨她為樂, 因為得不到,所以她的存在,讓他很痛苦。 安娣十八歲時,明明她跟向震宇一清二白,不過是衣衫不整, 怎麼成了關係曖昧了?還有,他不過就強了她一個吻, 怎麼她卻成了他的人?更過分的是,向震宇這惡男, 竟然闖進她的房,爬上她的床,啃了她的人,奪走她的心, 佔有她時說再也不欺負她,再也不兇她了。可最後, 她才發現,他從沒不喜歡她,一切不過是因為好玩罷了。 那她都說不再自作多情了,都說不要再喜歡他了, 向震宇怎麼可以說,他還沒打算放過她……
    NT$354NT$570元
  • 已售出:192本 
    衛心芯以為有錢就是老大,比男人還管用, 十八歲那年, 她被一個叫邵武堯的學長看上了, 高富帥的他什麼女人不追,就偏追著她跑。 可惜她死活不肯跟有錢的他交往, 一心只想往錢坑裡跳,活生生把人逼走。 結果,風水輪流轉,幾年後,為了保住工作, 衛心芯不得不圍著邵武堯陪笑, 最後還被他拉上床收拾了。 只是一夜情又如何,她沒想過高攀這男人, 但他說交往大不了分手,把傻傻的她給拐成女朋友。 結果每次被他騙上床後, 不是把她欺負得下不了床, 就是撞得她的小腰差點斷了。 一場冷戰,他上酒店找女人陪, 她氣噗噗地追了過去,卻聽這男人撂話, 他是有女朋友的, 他可是正經八百的交往,只差把人給拐回家當老婆!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184本 
    邵晉雷是小公司裡的二少爺,官晶浪是跨國集團的大小姐, 他強勢不羈,她嬌氣任性。本是八竿子打不著的兩人卻交往了。 邵晉雷是霸道大男人,外頭的男人多看自己女人一眼, 他從來都是直接拳頭招呼過去。官晶浪一向十指不沾陽春水, 從來都被養在溫室的小花,卻沒人知道, 原來這朵小花有些傻氣, 不但傻,還老想把官家當嫁妝。 結果才知道,原來,她想嫁, 邵晉雷其實沒有想娶, 那就分手吧。誰知,半年後,因為貪杯, 不小心喝多的她, 竟然跟邵晉雷又滾上床。這一滾還滾出了人命, 她揚言不嫁,他卻撂話,她若不想跟他過,他有的是方法囚她一輩子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234本 
    都說男人上了床,可以多不要臉,也可以更不要臉。 易允寬是個男人, 露骨又挑情的成人對話,他隨口就一篇, 這是男人的雄性本色。 更別說,他還正值血氣方剛, 對女人,他有無窮的精力跟想法。 只是他很挑, 只挑他想要的女人,而他挑中了白芸。 第一次捉回跑去相親的她,他撂話,她敢再去相一次親, 他就拉她上一次床。 畢竟男人想抱女人上床很正常, 但他哪個女人都不要,只想抱白芸這女人上床, 只是他易允寬沒有廉價到去陪睡。 再說真要找女人陪睡, 大可以找更乖更聽話的女人, 沒必要找個多做個一兩回 就嬌氣的叫著不要,一會兒腰痠, 一會兒腿疼, 重一點不行,快一點也不行的女人,他沒有這麼閒。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180本 
    趙遠兒跟向能宇自小兩小無猜,一個是乖乖女, 一個是情場浪子, 她不懂情愛,他卻玩世不恭, 這樣的兩個人在旁人眼中八竿子打不著。 卻沒人知曉,趙遠兒從來都是向能宇的軟肋, 向能宇美女看多了, 趙遠兒清瘦,胸也不算大, 身材嬌小,腿自然也短了,但他每次看都忍不住多看一眼。 可惜,向能宇雖處處留情,卻不曾喜歡上趙遠兒, 他很清楚這女人沾惹不得, 甚至還揚言絕不吃窩邊草。 誰知,下半身失火,第一次栽在女人手上,卻被甩了。 趙遠兒這女人說,她跟他不過是一夜情,沒有誰該負責, 只是睡久了,總會睡出問題, 當鬧出人命時, 向家大哥撂言,找出是哪個不要命的男人敢欺負趙遠兒, 找到後弄死他。什麼?怕孩子沒爹?向家大哥哼道, 那就讓向能宇當個現成爹,不也挺好的。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246本 
    多年前的白小梨被腹黑男沈約給坑了, 不小心走錯房,爬錯床, 被腹黑男給啃了幾遍。 白小梨不想負責,更不想被負責,只得衣衫不整逃了, 不幸的,沒逃成功,她成了沈太太,天天陪上床。 多年後, 白小梨大醉一場時正好被沈約給逮著了, 這一年,他們只是前夫前妻關係, 本是老死不相往來, 沈約逮著機會,趁著月黑風高,拉著酒醉的前妻上床算帳。 這一夜,他把前帳後帳算了一遍又一遍, 傻愣的前妻被欺負得敢怒不敢言, 想逃又不敢。 最後只能認命地為這晚的爬錯床負起責任, 敢不跟前夫再婚, 那就換他爬床討債,一輩子相抵。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210本 
    曾經,誰不知道邊幽蘭追著楊克哉跑, 後來,誰不知道邊幽蘭見著楊克哉就躲, 傳言,邊幽蘭曾揚言非楊克哉不嫁, 後來,邊幽蘭撂話,嫁誰都好,就是不嫁楊克哉。 這個曾經不顧他意願,奪走他的初吻, 還逼著要他負責的女人, 竟敢在睡過後閃人, 看都不看他一眼,這樣的落差他不爽了, 所以他開始出現在她的場子,娶回家收拾。 邊幽蘭:我們哪時離婚? 楊克哉:我們哪時都不離婚。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220本 
    有一種女人,早已不在眼前,可八卦傳聞依然遍地是她, 這種女人說的就是舒琳。她集萬千寵愛,被當溫室公主養著, 家族裡上上下下九個兄弟,拿她當寶貝般捧在手心, 長得漂亮不說, 家裡還不是普通有錢。可惜她有點天然呆, 成績是倒數,運動不拿手, 如此弱不禁風的女人倒追起男人來, 竟是毫不手軟, 不但懂得先下手為強,還沒皮沒臉地說追就追。 眾人眼中的陸定騰冷冽得教生人物近,女人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舒琳卻說,她誰都看不上,就要陸定騰當老公, 他這種男人不會拈花惹草, 只要從良了,肯定是個頂天立地的好老公, 纖手一招, 就這麼將陸定騰這位氣場強大的男人給拐回家了。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274本 
    高小歡喜歡住在隔壁的楊震,可他嫌她笨,笑她是花痴時, 她還傻氣地跟前跟後,因為她這人很死心眼,喜歡上就不懂放手, 她以為,只要她對楊震好,會不會有一天他可能喜歡上她, 所以她奴性堅強,任他使喚,結果,楊震一聲不響走出她的生活, 那一年她對楊震的暗戀結束了。五年不見楊震, 他一出現竟是她公司的大老闆, 當他開口說要她, 熱情地滾上她的床時,她又犯傻喜歡他, 由著他予取予求, 床單滾了一次又一次後,楊震卻說,他對她沒有喜歡, 純粹就是床伴關係。高小歡覺得楊震心高氣傲,專門欺負她傻, 既然他不喜歡她,她也可以放手,不過就是初戀嘛,她不稀罕了。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371本 
    相親結婚後,林潔其實怕牧子霄,這男人看著溫和, 但只有她知道他手段高,為人內斂深沉,心思藏得深。 她從來都看不懂他,結婚後對她也冷淡,只是在床上偶爾放縱, 一旦她反應慢,床上對她就很狠,求他也不停, 就算他要得真過分了,她也只是委屈地哭著,不敢說不要。 林潔沒作過白日夢,也從沒幻想過愛情, 本來她跟牧子霄的婚姻裡,就沒有誰愛誰不愛, 愛他的女人很多,想要取悅他的女人也不少, 可在明知得不到愛,還能傻傻地愛下去,這樣傻氣的女人, 剛好被他娶了一個回家。只是,這場沒有愛的婚姻裡, 最先在離婚協議書簽字的人,卻是她。!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247本 
    八歲那年,任歡天真地說,她要嫁陸子均當新娘子, 自此以後,她像個小傻子追著陸子均。他罵,不哭; 他凶,不怕,結果,他娶她,不過是為了給長輩交代, 她卻傻得以為,他的欺負是喜歡,直到他說,還是離婚吧。 陸子均罵過她很多次,她都沒有哭過,沒想到第一次見她哭, 她不但說,陸子均我不要喜歡你了,還天天催他簽字離婚。 陸子均曾以為,她這輩子都趕不走, 沒想到,他第一次趕她,她竟哭著走了。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159本 
    缺書! 電子書網站: https://www.mmstory.com <讀客文學>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183本 
    喬震剛天生反骨,從不讓人插手他的私事, 他不介意跟女人玩手段,但玩膩了,他要走,女人哭也沒用。 他曾睡過一個叫林琴琴的女人,據說她看上的男人都要有錢, 可她卻說沒喜歡他,不玩欲擒故縱,說走就走,再也沒見過人。 後來他又碰上這個叫林琴琴的女人,她正跟男人相親, 她臉上的笑礙了他的眼,所以他大搖大擺砍了她的婚姻, 甚至把她打包回家養著。雖然他跟她只是床伴關係, 可好歹她也是他的女人,找她麻煩就是找他喬震剛麻煩。 只是,他這麼一個大金礦在她眼前,她卻沒出息的拿他當擺飾, 最後還逃了。他曾撂話,沒放手前,她要敢不識好歹, 跑去嫁別的男人,他肯定讓她當寡婦,畢竟這年頭, 要討個老婆,沒一點手段是搶不來的!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208本 
    在江紫平的想法裡,莫尚雲身上帶了一股危險氣息, 所以當他說要追她時,她不給追的轉身躲開了。 可莫尚雲是男人,有一股與生俱來的劣根性, 他習慣了隨心所欲、要風是雨的強勢,他想要她, 就算是不擇手段,那又如何?她想跟他老死不相往來, 他偏不順她的意,他這人,一旦耍起狠來肯定是不留餘地, 既然他能逼她上床,那他就能讓她乖乖跟他結婚。 再說他的性格一向蠻橫,也從來不能吃虧,特別是對江紫平, 他永遠要占上風。就算這個婚,她嫁得不情願, 而他娶她也不是為了愛,卻沒有人知道, 為了得到江紫平,他耍了多少心機跟手段。 這世上除了他,誰都不准欺負江紫平,一句閒話都不准多說, 他就是這麼霸道。而他這個難駕馭又傲慢的男人, 只要身邊的女人是江紫平,哄她寵她似乎也甘心了。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179本 
    徐清清十九歲那年,因為不小心招惹了霍上城, 被迫成了他的床伴,為期一年。所以該做的他們都做了, 不該做的他們也都做了,可他沒愛過她,她也沒想高攀。 別人眼中的霍上城,除了花心還是花心,找上他的女人不少, 但被他找上門讓他養的女人,她算是第一個。 自此她跟他同居開始了床伴關係,只是一年未到, 他卻翻臉將她丟下,一聲不響走人了。 五年來,霍上城對徐清清不聞不問,壓根不管她死活, 再次相遇時,他才發現,徐清清不但未婚懷孕, 生的還是他霍上城的女兒,為此,他跟她的床伴關係又再次糾纏上了。 沒人知道,徐清清三個字,五年來霍上城不敢想起,也不願提起, 因為當年一走了之的他,就是怕愛上這個名字的主人才會逃了。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96本 
    蘇小昭說,商文森是她的天敵,她惹不起,躲總可以吧? 誰知,商文森這人一向要風是雨,蘇小昭他志在必得。 當蘇小昭很不稀罕他的追求時,他很不入流的耍了心機, 把傻乎乎的她給騙到手。商文森本來只想跟她玩一場, 打從八年前她罵他是披著羊皮的大色狼後, 他無時無刻都想著要怎麼跟蘇小昭算這筆帳,可天天想、 天天念,最後竟然習慣了。本來想蘇小昭欠他太多, 卻不知不覺把她放在心裡,看著她哭著說要離婚, 商文森澀著聲對哭泣的蘇小昭問,他愛的那個女生, 有時任性、有時刁蠻、有時善良、有時傻氣, 讓他老想把她捧在手心當公主寵著。他這麼愛那個女生, 有沒有可能,那個女生也會愛上他,陪他過一輩子?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94本 
    那年她十五歲,他十八歲,她是個樣樣不通的富家小姐, 他是個樣樣拿第一的資優生。她是男生供著的大小姐, 他是女生倒追的大少爺,本來是八竿子打不著的兩人, 因為他不小心偷看了她的上半身,自此兩人結下了梁子。 不諳情事的蘇小昭忿忿地想,商文森笑她胸部小, 她打死都不跟這人打交道;卻不知,十八歲的少男早已情動, 等了八年,不管她要不要,他霸道地追定她了!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86本 
    對於感情,向震宇很死心眼,一旦認定了, 怎樣都不放手。為了娶安娣,他耍了不高明的手段, 結果她氣他使詐,索性提離婚。可他不但不離, 還霸道地說,扛也要將她扛回家。更可惡的是, 她都要跟他離婚了,他還夜闖她的房,上她的床, 把她折騰得直不起腰。反正她是他娶回來的老婆, 能跟她上床的男人只有他,不管是床的左邊右邊還是中間, 這輩子睡她旁邊的人只有他! 況且他為了跟她結婚花了多大心思, 怎麼可能會那麼輕易就放她走,至少也要等他回本。 可當安娣哭著捶著他的胸問:「那怎樣才算回本?」 向震宇卻認真看著她說:「可能要一輩子吧, 等妳拿一輩子來還時,勉強算回本了。」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169本 
    紀一笙向來不是個好相處的人,有錢人家的少爺, 哪個沒有一點公子哥的脾氣,更別說他還要風是風、 要雨是雨,誰敢不禮讓他三分?女人對他來說, 不過是床伴,可有可無,直到他被逼著娶丁貝雲, 因為是一場沒有愛的婚姻,所以他待她不好。 反正是娶回家壓上床的,哪個女人不都一樣? 只是結婚可以,反正會離婚,他不可能讓她懷孕。 誰知道一直都不哭不鬧、安安分分的丁貝雲, 竟然敢開口提離婚,甚至還大膽地帶顆球走人! 十年前,他不稀罕她的愛,十年後他才知道, 這個他不想往心裡放的女人,早在佔有她初夜時, 已經讓他想放也放不開手了。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100本 
    臉邊仁,性格霸道、不喜歡寵女人,也忘了自己交過多少女朋友, 更懶得去數,反正送上門的女人大有人在, 哭走了一個又會來一個,就算他不專情又如何, 女人不是一個個巴上來嗎?怎知,他這個情場一向得意的浪子, 唯獨對江雨梨沒轍。四年前他想當她的男人, 想娶她回家當老婆,一輩子為她操心,誰知, 她情商低得不懂得他的追求。四年後,她回來了, 依舊是沒心沒肺的在他身邊打轉,不但轉得他眼花, 纏得他不淡定,最後還偷偷爬上他的床, 她說,她想跟他睡。邊仁一向不是吃素的料,更不用說, 江雨梨這個主宰他下半身的女人,既然都送上門了, 他這個精力充沛,性慾旺盛的男人,肯定會讓她明白, 跟一個男人說一起睡是什麼意思。看著江雨梨慌亂的掙扎, 他翻身壓上,低聲在她耳邊說:「江雨梨,是妳自己來招惹我的, 現在才想逃,晚了。」
    NT$118NT$190元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