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折】夜債

徐清清十九歲那年,因為不小心招惹了霍上城, 被迫成了他的床伴,為期一年。所以該做的他們都做了, 不該做的他們也都做了,可他沒愛過她,她也沒想高攀。 別人眼中的霍上城,除了花心還是花心,找上他的女人不少, 但被他找上門讓他養的女人,她算是第一個。 自此她跟他同居開始了床伴關係,只是一年未到, 他卻翻臉將她丟下,一聲不響走人了。 五年來,霍上城對徐清清不聞不問,壓根不管她死活, 再次相遇時,他才發現,徐清清不但未婚懷孕, 生的還是他霍上城的女兒,為此,他跟她的床伴關係又再次糾纏上了。 沒人知道,徐清清三個字,五年來霍上城不敢想起,也不願提起, 因為當年一走了之的他,就是怕愛上這個名字的主人才會逃了。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倪淨
出版日期:
2015/09/2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11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11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11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118
銷量:38
離婚後再愛
NT$11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11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11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11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11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11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11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11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11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71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74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46
夜劫
NT$118
銷量:23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20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12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10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93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192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81

欠他床債時,她怕了他的喜怒無常,只想他放手;
欠她情債時,他不怕她糾纏一輩子,只怕她放手。

徐清清十九歲那年,因為不小心招惹了霍上城,
被迫成了他的床伴,為期一年。所以該做的他們都做了,
不該做的他們也都做了,可他沒愛過她,她也沒想高攀。
別人眼中的霍上城,除了花心還是花心,找上他的女人不少,
但被他找上門讓他養的女人,她算是第一個。
自此她跟他同居開始了床伴關係,只是一年未到,
他卻翻臉將她丟下,一聲不響走人了。
五年來,霍上城對徐清清不聞不問,壓根不管她死活,
再次相遇時,他才發現,徐清清不但未婚懷孕,
生的還是他霍上城的女兒,為此,他跟她的床伴關係又再次糾纏上了。
沒人知道,徐清清三個字,五年來霍上城不敢想起,也不願提起,
因為當年一走了之的他,就是怕愛上這個名字的主人才會逃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才剛入夏,臺灣北部的氣候已經溼熱難耐,二十一歲的霍上城剛結束大三課程,趁著暑假,招來一票朋友在自家後院的游泳池裡游泳。
  霍家的別墅離市區不遠,這一帶別墅住的都是家境優沃的富人,而霍家在這一帶的富人中最為富裕。
  這些從外觀看去氣派十足的建築,是多年前霍家產業的公司建設,霍上城的父母愛上這裡的悠閒跟環境,留了一棟自己使用,所以霍上城國小還沒畢業,就隨著父母搬到這一帶居住。
  因為離市區不遠,再加上霍上城讀的是市區的貴族學校,並不用轉學,幾個玩得來的朋友在貴族學校多年,交情可見一斑,不過高中畢業後有人選擇出國,有人選擇在臺灣讀大學。
  霍上城高中畢業後,就是選擇在臺灣讀大學的富二代之一,不是他家人不安排他出國,而是他從小受的是精英式的教學,出國跟在臺灣讀書,其實對他並沒有太大的差別,再者霍母身子弱,霍父希望兒子能陪伴在霍母身邊。
  再說霍上城的頭腦比常人聰穎,大學讀的是建築工程,因為霍家交由霍父的產業就是靠營造業發家,不過幾十年光景就成了臺灣建築業的龍頭,同時還發展了多元產業,家族事業甚是龐大,所以霍父希望兒子能接手他一手打造的營造事業。
  大三暑假,他約了幾個國內外好友聚會,他一個人拿了簡單行李飛去國外跟好友在歐洲玩了近一個月,接著幾個人又一起飛回臺灣。
  霍上城身為獨子,平日愛熱鬧,只要父母回老宅陪爺爺,他習慣性地就會呼朋引伴找來了男男女女一大票人,而這些人裡大部分都是過去的同學跟朋友,有時也會邀請其他人,反正年輕人很快就會混熟。
  今天陸陸續續一票人來到霍家吃喝玩樂,一大票人在游泳池裡因為受不了正午烈陽,為了躲避午後熾熱的陽光,一票人決定進到屋裡,此時佣人早已經準備了點心。
  「上城,要不要叫幾份披薩跟一些速食?」邊仁跟霍上城交情最深,他打開罐裝啤酒灌了一大口,隨後坐在沙發扶手,看著正在打電玩的霍上城問。
  霍上城剛回房沖洗後換了休閒服後,此時正坐在七十二吋電視機前打得忘我,聽到邊仁的話,他瞥了一眼屋裡的人,又將目光轉回電視機大螢幕繼續玩遊戲,語帶漫不經心地說:「好啊。」
  邊仁見霍上城又繼續玩遊戲,索性往他耳邊靠去,手肘撐在他肩膀,「童家的女兒怎麼會來?我以為你早說了跟她不來電,不想跟她扯上什麼關係。」邊仁眼睛往坐在角落的三個女生看去,其中面向他們的女生就是邊仁口中說的童家女兒童音潔。
  童音潔今年大一,跟霍上城的堂妹霍心娜是閨密,因為霍心娜的關係,兩年前剛回到童家的童音潔跟霍上城有了幾面之緣,對當時剛上大學,桀傲不馴又帥氣的霍上城有了好感。據說當時的童音潔曾經告白,卻被霍上城當場拒絕,不過她似乎沒有打算放棄喜歡霍上城,因為她這兩年倒追霍上城的事已經是公開的祕密。
  邊仁跟童音潔也見過幾次,覺得她長得漂亮,頭腦又聰明,談吐舉止也不俗,算得上是有教養的富家女,不過因為太過優秀,多少有些冷傲,對於追求她的富家子,她看都不看一眼,只對霍上城一人上了心。
  因為童音潔並不是他們一起玩到大的玩伴,所以邊仁對她也不是很了解,只從父母口中知道,她出生時被抱錯,兩年前才回到親生父母身邊。童家除了童音潔外,還有一個高二的小兒子童鎮陽,但童鎮陽跟他們玩得並不算親近,所以今天並沒有來。
  「心娜找她來,我不好拒絕。」畢竟是自己堂妹找來的朋友,再說這兩年霍上城並沒有將童音潔的倒追放在心上,所以也不在意,他玩他的,她要做什麼跟他無關。
  「你對她沒興趣,她卻不時地盯著你看,剛才在游泳時她不是還讓你教她嗎,我看你全身上下沒少碰她一下。童音潔好歹算得上是個美女,再過個幾年肯定會更美,身材還這麼火辣,你真不打算考慮看看?」邊仁看女生的第一眼就是身材跟臉蛋,針對這二項,他給童音潔打了高分。
  霍上城給了邊仁一記冷哼,「喜歡我的女生多了去,難不成每個長得漂亮又身材火辣的我都要交往看看嗎。」霍上城至今交往過的女朋友只有一個,是他媽媽喜歡的女生,不過他因為受不了對方的大小姐脾氣,不管對方怎麼糾纏,交往半年他就直接跟她分了。
  「如果你願意,這個主意倒是不錯,不過再讓你碰上一個死纏爛打的女生,你肯定又要吃不完兜著走了。」邊仁打趣地揶揄著,想到霍上城那個交往半年的女朋友就頭皮發麻。
  霍上城沒理他,只是繼續手上的動作,「你少咒我了,那些追我的女生,哪個家裡長輩跟我爸媽沒有交情,一旦真有什麼,我爸媽還能放過我嗎。」霍上城從小到大,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的母親大人,只要她流幾滴眼淚,他幾乎馬上舉手投降,否則也不會跟那位前任女友交往半年。
  「也是,畢竟都是富家女,能跟霍家有交情的個個都有來頭,一旦不小心擦槍走火上了床,你肯定非娶人家不可。」
  邊仁在朋友圈裡算得上花心,交往的女生不多,但招惹的女生卻是不少,只要看上眼,他不介意大家滾上床,只是上了床就想要他負責,那就辦不到了。
  「你知道就好,少給我亂出歪主意,今天我是看心娜的面子,她是心娜的朋友,就這樣,我跟她半點關係也沒有。」童音潔倒追他,但還算安分,起碼沒有做出會讓他腦火的脫序行為,否則他肯定讓她再也不敢出現在他眼前。
  邊仁笑了笑後起身,打算讓佣人訂披薩跟其他速食,卻被霍上城叫住,「對了,安娣今天怎麼沒來?」出國前跟安娣約了吃飯,可直到現在還沒碰上面,本以為她今天會來,卻不見人影。
  「她說跟朋友有約。」
  「去找向震宇?」霍上城淡淡地問。
  「應該不是吧,向震宇今年沒回臺灣,你忘了嗎,他們兩人早就鬧翻了。」
  「鬧翻了也好,改天找安娣出來,向震宇那種男生,早點分手對她比較好,下一個男人會更好。」
  「喂,你不要因為自己跟向震宇不對盤就這麼說,好歹他也算是我朋友,再說誰看不出來向震宇有多喜歡安娣。」
  霍上城跟向震宇不合已經是好幾年的事了,邊仁跟這兩人都是朋友,卻一直沒有機會讓他們打開心結。
  「你幫我打個電話給安娣,問她這幾天有沒有空,想找她出來吃飯,從國外回來到現在還沒跟她見面。」
  邊仁給了他一個沒問題的手勢,隨後轉身離開。
  霍上城才剛想繼續打他的線上遊戲,眼角的餘光卻瞥見角落的童音潔朝他這邊走來,他索性起身,在童音潔的詫異目光下,轉身上樓。

  ◎             ◎             ◎

  沒想到霍上城整個暑假都沒能跟安娣見面,卻在暑假快結束時,與安娣不期而遇,同時也碰上了他兩年沒見的徐清清。
  自從徐清清回到親生父母身邊,霍上城就沒再見過她,因為她不只搬家,還轉學了,以前她跟霍心娜玩得近,後來卻不見人影。
  而從前那些玩得來的朋友,也沒有人跟她聯絡,畢竟徐清清不再是童家的大小姐,她親生父母不過是一般的教職人員,家境一般,社會地位也一般,與童家的財勢自然不能比。有錢人最是現實,很自然就淘汰徐清清這一號人物。
  不過看來安娣似乎沒忘了徐清清,光看她們兩人邊走邊有說有笑的,感情應該還是不錯。
  今天霍母找霍心娜陪她逛百貨公司,沒想到霍心娜知道霍上城要當司機時,又順道找童音潔作伴,讓今天本就不太樂意出門的他臉色更顯難看。
  對男生而言,逛街這種事是個折磨,他一向能避就避,但霍母就他這麼一個獨生子,自從生他後就常臥病在床,而疼愛妻子的霍父對妻子是有求必應,得知妻子想要出門逛街,因為有走不開的會議,索性一通電話把昨晚玩到天亮才回家的兒子給挖起床,要他小心護送,並且要一路陪從當搬運工。
  霍上城雖然性格不馴,但總歸還算是個孝順的兒子,霍父的話他雖然常常當耳邊風,但跟霍母有關的事,他這個兒子多少能忍下心裡的不滿,順著爸爸的意思。因而在掛了電話後,睡了不到兩小時的他老大不願意地起床沖澡,將身上的酒味洗去後,換上黑色T恤跟牛仔褲,認命地充當起一日司機。
  女人逛街本來就拖拖拉拉,看什麼都要看個盡興。霍上城邊看手錶邊無聊地跟著走在後頭,手上還提著三個女人購物後大包小包的袋子。
  誰知正當他無聊地坐在某家品牌專櫃前的沙發等人時,卻看到安娣拉著徐清清朝他的方向走來。
  霍上城就這麼看著兩個綁著馬尾的女生走過來。安娣穿著隨性,刷白的牛仔短褲跟一件白色T恤,一雙修長的美腿盡入眼底;而安娣身邊的徐清清則是七分牛仔短褲跟粉紅色背心。
  兩人似乎沒有看見他,當她們正要從他眼前走過時,霍上城出聲了,「安娣。」他叫住安娣,同時也讓一旁的徐清清跟著停住腳步,隨著安娣的目光朝他的方向看去。
  安娣轉頭看到霍上城,臉上露出笑意,緩步走過來,伸手拉扯霍城過長又自然微卷的頭髮。霍上城由著她拉扯後,隨手將頭髮紮在腦後,整個人看上去多了一股桀傲不馴的味道,比模特兒還養眼的他很難讓人不多看一眼。
  「你怎麼在這裡?」
  霍上城煩躁地扒了扒略為凌亂又垂落的頭髮,朝身前地下大包小包與專櫃方向呶了呶下巴,「陪我媽來買東西,妳呢?」
  「我跟清清等一下要去看電影,現在逛街打發時間。」安娣用手比了比徐清清,「你還記得清清吧?」
  霍上城沒有健忘症,自然記得徐清清這一號人物,不過他跟她不算熟。
  徐清清清秀的臉上露出客氣有禮的微笑,一直以來她的個性都算安靜,對於不熟悉的人,她很難熱情得起來。眼前高大帥氣的霍上城她是認識,但他們幾乎沒有說過話,應該不能算是朋友。
  「好久不見了。」霍上城跟徐清清打了個招呼,「妳以前常跟心娜來我家,我記得妳,徐清清。」
  徐清清尷尬地咬了咬下唇,「你好。」
  「前幾天心娜跟幾個朋友來我家玩,妳怎麼沒一起來?」
  聞言,徐清清愣了一下,似乎沒料到他會這麼問,「我很久沒跟心娜聯絡了。」
  「吵架了?」
  「不是。」
  霍上城見她被自己問得小臉有些僵硬,臉上掛著的笑越發不自然,決定不再多問,剛想要轉移話題,卻被安娣打斷。
  「喂,霍上城,你問這麼多要做什麼,清清跟心娜好不好那是她們的事,你一個大男生能不能別這麼八卦。」
  霍上城聳了聳肩,他一點都不想八卦,只是隨口問問罷了,「當我沒說。」他又不是太閒,還管到女生們的私事。
  又跟安娣閒聊了幾句,剛好見到霍母從專櫃走了出來,身後跟了兩個熟悉的身影。
  霍上城很快地從沙發上站起來,走過去接過霍心娜手上的袋子,而此時霍母也見到安娣,她親切地朝安娣笑了笑。
  安娣拉著徐清清走到霍母身前,有禮貌地喊了一聲:「霍阿姨。」而越過霍母,安娣自然也看到了有說有笑卻沒打算跟她們打招呼的霍心娜跟童音潔,她們兩人走到一旁的專櫃,完全沒有想過來打招呼。
  徐清清也隨安娣喊了一聲霍阿姨。以前去霍家時,她見過霍母幾次,因為身子虛弱,霍母很少出現在公開的場合。四十多歲的霍母漂亮貴氣,年輕時一定是個大美人,而霍上城長得跟霍父像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看著霍父就能看出年長後的霍上城是什麼樣子。
  霍母也溫柔點頭,朝徐清清笑了笑,又轉頭向安娣道:「安娣,怎麼很久沒來家裡了?」
  安娣俏皮地嘟嘴,「學校功課太忙了。」
  「有空多來家裡玩,霍阿姨再讓佣人做妳愛吃的甜點。」
  「霍阿姨真好。」安娣開心地上前摟住霍母,「那我過幾天就去。」
  霍母疼愛地拍拍安娣的頭,「要不要跟霍阿姨逛街?霍阿姨買漂亮的衣服給妳。」霍母一直想生個女兒,可惜生出霍上城這個兒子,心裡一直有遺憾,所以只要見到別人家的女兒就忍不住想買漂亮衣服送人。
  「我等一下要跟朋友看電影,下次再陪霍阿姨逛街。」安娣指了指徐清清。
  「媽,妳剛不是說要幫爸買領帶嗎,要不要現在去看?」霍上城見他媽熱情得想再多說什麼,馬上出面解救安娣。
  霍母這也想起,只好約安娣下次一同逛街。
  臨走前,霍上城手勢比著電話聯絡,安娣回他OK。
  待他們離開後,安娣轉頭對著徐清清說:「霍心娜竟然不跟妳打招呼,還故意把童音潔拉到旁邊去,她眼瞎了嗎,妳這麼大一個人站在她面前,虧妳們以前還那麼好……」
  「沒關係。」徐清清無所謂地說,畢竟她不再是童家大小姐,跟霍心娜幾乎沒有交集。曾經很好,但不代表會好一輩子,而霍心娜現在跟童音潔好,哪還有心思管到她。
  她現在可是什麼沒有,在她成為平凡的徐家女兒後,她就懂了自知之明這四個字,以前的朋友不找她,她也不會主動去找,就算路上看到了,對方沒打招呼,她也不會主動出聲。
  安娣翻了翻白眼,「算了,這種人不交也罷,起碼妳還有我,我們還是朋友不是嗎。」
  所有的朋友中,只有安娣在她成為徐清清後,依舊跟以前一樣對她。
  徐清清因為這話心中一暖,「嗯,我知道。」
  安娣見她笑了,抬手看了眼手錶,「天啊,時間過這麼快,電影都快開演了,我們快走吧。」

  ◎             ◎             ◎

  徐清清以為她跟霍上城頂多就是有上次的一面之緣,之後再也不會有交集,沒想到,她卻在打工的地方又跟他相遇了。
  她的功課不好,大學考試只考上私立又不算太好的學校,徐家父母對她的成績很不滿意,畢竟身為教職人員,以前的童音潔是他們的驕傲,而現在的徐清清卻讓他們覺得丟臉。
  因為看出了徐家父母對她的不滿意,徐清清主動提出會自付大學學費,所以從大一開始她就過著打工族的生活,除了上課外,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打工上。
  這家KTV是童鎮陽今年暑假幫她找的打工地方,因為是他同學的家人開的店,可以就近照顧。
  兩年前在她跟童家人分開後,只有童鎮陽還會經常找她這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姐姐,也常常電話關心她。她從沒接過童家父母的電話,這份失落感曾讓她落落寡歡好一段時間,她打電話回童家,童母也只是一句她在忙就掛了電話,久了她也沒再厚臉皮去打擾。
  因為徐清清不太會與客人應對,所以她的工作一般都是包廂清潔,很少讓她有機會跟客人面對面接觸,一半是怕她碰上難纏的客人,一半是童鎮陽的拜託,畢竟來KTV喝酒唱歌的客人,一旦發酒瘋還是喝醉酒,徐清清只要碰上一次問題就大了。
  只是,沒人想得到,這晚近凌晨兩點,徐清清走進某間杯盤狼藉的包廂打掃,才剛將桌子上的酒瓶收拾好,就被從廁所走出來的人給嚇了好大一跳。
  徐清清眼見一個年輕男子步履不穩走出來,不覺驚叫一聲,剛想往外跑出包廂,卻被那人給拉住手臂,她嚇得又叫了第二聲。對方似乎是嫌她吵,大掌朝她的嘴巴捂住,本來響著她驚叫的包廂頓時安靜無聲。
  徐清清心裡又驚又怕,用盡全身的力氣掙扎著,瀰漫在她鼻息間的是身後那人傳來的酒味,教她想起之前聽過店裡其他服務生說的可怕事件。
  「安靜一點。」約若有五秒,身後那人出聲了,「再叫小心我把妳丟出去!」
  徐清清雖然驚嚇,但她卻聽出來了身後那人熟悉的聲音,腦海裡瞬間閃過一道人影,霍上城。是他嗎?她不確定,單憑聲音,她不敢斷定真的是他。只是因為猜想可能是認識的人,她的掙扎由本來的扭動而後轉為靜止站立不動。
  似乎身後的人也能感覺出她的安靜,很快地被捂住的嘴巴自由了,接著是箝住她的手臂也鬆開了。
  徐清清快速地往前一步,轉過身與對方拉開一點距離。儘管包廂裡的燈光不夠明亮,但卻足夠讓她看清楚對方的臉部輪廓跟身型。
  「是妳。」早她一步,帶著醉意的霍上城先認出了她,應該是沒有很醉才是。
  只見他呼了一口氣,而後伸手揉了揉太陽穴,接著就朝一旁的沙發坐下,整個人像是無力地癱在沙發上,可能因為頭痛,眉頭都糾成一團。
  徐清清見高她一個頭的霍上城坐下,那股壓迫感頓時消失,懼怕的心情也因為眼前的人是霍上城而消去不少。
  雖然她跟他並不熟稔,也稱不上是朋友,但畢竟是認識的人,她出於關心開口問:「你還好嗎?」
  徐清清不懂,霍上城怎麼會一個人被獨留在包廂,看著桌上殘留的白色奶油,應該是有人過生日,可是為什麼生日過後,霍上城沒跟朋友一起走呢?
  「幫我叫計程車。」
  「要不要我打給安娣?」她印象中,霍上城跟安娣交情不錯,或許打給安娣讓她來一下會比讓霍上城獨自坐計程車好。
  可惜,她的好意被人潑了冷水,霍上城抬眼給了她冷眼,「不需要。」說完,霍上城拿出手機,朝她丟了過去。
  徐清清被突然丟過來的手機嚇了一跳,反射性地將手機接住。
  「打電話叫計程車。」
  沒見過這麼傲慢的人,明明是拜託別人,態度卻這麼強勢,好像她欠他似的。徐清清不覺間被他給惹得來氣,她好端端的工作,被他嚇了一跳不說,還平白被他命令,憑什麼她要幫他!本來的好心在這一刻消去。
  「我還是去請經理過來好了。」她明白霍上城是什麼人,他這種有錢人她得罪不起,一個不小心就可能讓她好不容易得到的打工就這麼沒了,為了安全起見,她打算去請經理過來。
  有了這個想法,徐清清手裡握著他的手機,丟下還癱坐在沙發上有些醉酒的霍上城,轉身跑出了包廂。
  誰知她叫來經理,霍上城卻醉得忘了手機是他丟給她的,對著經理一口咬定是她搶了他的手機。
  徐清清百口莫辯地瞪大眼,不敢置信霍上城竟是這種人,她以為他不屑跟她有交集,可他竟然這麼欺負她。
  那個凌晨,徐清清跟帶著醉意的霍上城進了警察局,她在警察局待到了破曉,她不敢打給徐家父母,而霍上城則是大搖大擺地坐在警察局招待室的沙發上睡著了,她則是縮在另一側的沙發,委屈地看著如惡棍、無賴般的霍上城。

  第二章

  早上八點,霍家有人來找霍上城,他是霍上城的大堂哥霍任起,比霍上城大上六歲,已接手霍家某些產業。他一身鐵灰色西裝,筆挺地走進警察局。
  當霍任起出現在招待室時,徐清清被他的皮鞋聲響給吵醒,她睜開眼睛,只見霍任起走近霍上城,雙手抱胸地看著閉眼睡得不醒人事的霍上城,他完全沒理會角落的徐清清,沉聲叫著:「霍上城。」
  本就沒多醉,再加上睡了幾個小時,霍上城皺了皺眉頭,在霍任起喊了第五次他的名字時終於睜開眼睛了。
  霍任起本想再叫不醒來,他準備要抬腳踹人了,不過見霍上城醒來,他抬手看了眼手錶,「再半小時我要進公司開會,司機在外面等著,你要跟我去公司再讓司機送你回家,還是要我幫你叫計程車?」
  「你怎麼現在才來?」霍上城伸了個懶腰,似乎不太滿意這個不太舒適的沙發。
  「你打來時,我正在忙。」
  霍上城呿了一聲,「忙著陪女人睡覺是嗎。」
  「知道就不要大半夜打電話給我,你未來大堂嫂淺眠,醒來後就很難入睡了。」
  「那不正好,你可以拉著她再折騰一番,憑你的體力肯定讓未來大堂嫂累得沾床就睡。」
  這話惹來霍任起的冷眼,「霍上城,你最好給我理由,為什麼你會出現在警察局?」
  霍家可是有頭有臉,霍上城大半夜進警察局,還跟一個女孩一起,這要是傳出去可是醜聞。
  霍上城經過一晚上的折騰,身上的黑色襯衫有些發皺,領口下方兩個釦子解開,隱約露出了裡頭結實的胸膛,本是束著的頭髮此時有些凌亂,卻多了股頹廢的男人味。
  霍家的男人都長得好看,霍上城不馴的五官讓他更增添了性感魅力,而因為遺傳,霍家的男人的頭髮都是自然卷,霍上城因為懶得上理髮院,所以一頭過長的頭髮平時都隨意束起,不像霍任起隨時都梳理得整齊,看來十分有精神。
  「她搶了我的手機。」這時霍上城轉頭看了角落一直不發一言的徐清清。因為一夜沒能好眠,此時的她一臉青白,穿著KTV的制服,綁著的馬尾有些散開,些許的髮絲垂落,顯得狼狽。
  「我沒有……」徐清清被誣賴而下意識否認。徐家是書香世家,若是被她當老師的父母得知她是因為搶劫被送進警察局,肯定又是個不小的風波。
  「不是還有人證嗎,妳還想耍賴。」
  「明明是你自己把手機丟給我,不是我跟你搶來的。」
  就為了一支破手機把女孩送進警察局,霍任起對他這個做事蠻不講理的堂弟只能翻白眼無言。光看那女孩的小身板,怎麼看都不可能從人高馬大的霍上城手中搶走手機。
  不過看女孩一臉委屈,眼帶淚水的樣子,應該是外頭那些警察一聽霍上城的身分後,不給女孩多說的分,直接定了她的罪。
  他不清楚女孩是怎麼得罪霍上城,不過他不想霍上城毀了無辜女孩,就算家裡有錢有勢也不能仗勢欺人。
  「做筆錄了?」
  霍上城點頭。
  霍任起轉頭看徐清清,「妳家人呢?」
  徐清清搖頭。
  「她不肯讓警察通知她家人。」不管警察怎麼問,她就是不肯說,結果他好心跟警察說會讓她家人來帶她,警察才放過一臉哭喪的徐清清。
  霍任起看著徐清清問:「為什麼不叫妳家人來?」如果她家人來,她早就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了。
  「沒關係,她家人不來也好,我正好可以跟她私下處理。」霍上城本來就沒打算鬧大,他不過是因為又一次被他媽以眼淚相逼,希望他能跟童音潔交往,一時心情煩躁拿徐清清當出氣筒罷了。
  不過在看出徐清清怕徐家父母知道她進警察局後,他卻臨時改變主意,決定利用她的弱點來幫自己逃過他媽的眼淚攻勢。不管怎麼樣,他都不可能跟童音潔交往,他看到她就反感,這麼有心機的女人,脫光上他床他都看不上。
  霍任起這下子再看不出端倪,那他這個霍家第一接班人也不用當了。只是他不想干涉霍上城的私事,霍上城要跟女孩私下和解那就這樣辦,只要不把事鬧大,一切都好說。
  「我讓司機送你們離開。」霍任起說完,眼帶深意地瞥了徐清清一眼,心裡對她起了一絲憐憫之心,而後他用眼神警告霍上城要他別做得太過分後,收回目光轉身走了出去。
  見霍任起離去,霍上城也跟著起身,他轉頭看了縮在角落雙手抱膝的徐清清,「妳要跟我走還是等妳父母來警察局帶妳回家?」
  徐清清咬住下唇,不發一語。
  霍上城難得來了耐性,又出聲問了一次,見她還是不說話,他邁步往門口走去。
  徐清清見他要走人,連忙從沙發上起身,在他的手碰到把手時,她從後面揪住他的襯衫一角。
  身後突來的拉力讓霍上城停下腳步,而後他轉頭看徐清清,「要跟我走?」
  她沒出聲地點頭。

  ◎             ◎             ◎

  半小時後,司機將兩人送到霍上城的公寓,這間公寓比不上霍家的舒適,不過五十來坪的空間,兩房一廳的隔間,霍上城住得還算滿意。
  因為沒有換洗的衣服,徐清清只能將就地換上霍上城的寬大襯衫。
  她洗好澡,頭上包著毛巾走出浴室,霍上城也在另一間浴室洗好澡,頭髮還半溼,不過他不在意,已經換上乾淨的T恤跟休閒褲。
  見她出來,霍上城反射性地瞇眼多看了一眼她露出的細白雙腿,他的白色襯衫長及她的大腿,過長的袖子教她摺到手肘,吹得半乾的頭髮垂在肩下。已是十九歲的她帶著女孩的青澀跟柔弱,確實勾住了霍上城的視線。
  徐清清一臉戒備地看著霍上城,她不懂霍上城為什麼要帶她回公寓,可是因為怕徐家父母知道她進警察局,所以只能乖乖地跟他過來。
  「知道我為什麼叫妳來?」霍上城此時早就酒醒了,他轉身走進開放式的廚房,打開冰箱拿出冰水灌了一大口。
  徐清清沒有頭緒地搖頭,她跟霍上城連朋友都稱不上,她完全不懂他為什麼要這樣對她。
  「妳還記得心娜?」
  徐清清皺了眉頭,「知道。」曾經是她最好的朋友,後來卻跟她行同陌路,連招呼都不曾再有過。
  「心娜知道童音潔在倒追我,常常帶她來我家。本來我不打算理會童音潔,不過她心思細,懂得討好我家人,特別是很得我媽歡心,還不小心透露對我的感情,我媽一時心軟索性把我賣了,半哭半鬧地要我跟童音潔交往,可惜我對童音潔沒好感,不想為了我媽跟她交往。」
  徐清清聽得一頭霧水,她不懂霍上城為什麼跟她說這些,他跟童音潔要不要交往,那是他們兩人的私事,她不想知道。
  「為了甩開童音潔,我只好找妳了。」霍上城臉帶壞笑地說。
  「為什麼找我?我現在是徐清清,我不是童清清,我跟童家已經沒有任何關連了。」那些有錢人家的生活,那些曾認識當過朋友的富家小姐都是過去的事。
  「很簡單,我要妳跟我交往,搬來這裡跟我同居。」
  徐清清震驚地看著他,不相信他會說話這種話,「我不要。」
  她才不要跟他交往,她又不喜歡他,而且他也不喜歡她,這種交往根本是假的,他不過是想利用她當擋箭牌,阻止童音潔的倒追,讓他家人可以死心。
  霍上城似乎早就猜出她會這麼說,其實昨晚他去KTV喝酒不過是因為被他煩到透了,那些朋友他一個都不熟,但他卻喝得比誰都歡快,一心想喝醉後把該死的童音潔拋到腦後,結果卻在酒醉後碰上無辜的徐清清。
  他承認他是想利用她,但那是她自己傻到讓他有機會可以利用她,所以他不心虛,也不覺得內疚,畢竟有多少女生想成為他的女朋友,他找上她,她應該開心才是。
  徐清清見他瞪著自己的眼神猶如捷豹見到獵物般的犀利,讓她頭皮發麻,只想趕快離開這個地方。
  「對不起,我不能答應你,你如果不想跟童音潔交往,你該跟你父母說清楚。」徐清清說完就掉頭,打算換回自己的衣服。
  可她才走出幾步,就被霍上城的話給驚得移不開身子,「那我就直接跟妳父母說,妳昨晚因為搶劫進了警察局,妳覺得他們會怎麼想?我記得徐家是教職人員,很在意面子問題。」
  徐清清雙腳像是有釘子釘住似的沉重跨不出一步,難以置信地回過身瞪著霍上城,「你以為你這樣做,我就會怕你嗎。」
  昨晚的事,若是被徐家父母知道,肯定會很生氣,可是生氣跟被利用,她怎麼也不會選擇被人平白利用。
  「妳可以不怕,但我想徐家父母對於兩年前才認祖歸宗的女兒應該沒有多少感情,否則也不會三不五時就找童音潔,為了討她開心,動不動就買東西送她。畢竟養了十多年,感情很深了,就算不是親生的,卻還是他們認定的女兒,起碼聰明漂亮的童音潔比妳還適合當他們的女兒。」
  徐清清覺得霍上城很過分,一針見血地點出她這兩年來心裡的痛楚,徐家父母捨不得一手帶大的童音潔,三天兩頭就對童音潔噓寒問暖,而從小照顧她到大的童家父母卻不曾聯絡過她,就連她打電話去童家,他們的態度也很冷淡,畢竟他們找回了親生女兒。
  若是將她跟童音潔擺在天平兩邊讓徐家父母選,她表面上會騙自己徐家父母是疼她的,可心裡很清楚,他們選的依舊是童音潔。
  明明她比別人多了一對父母,可是兩邊的父母都不愛她,甚至對她是冷淡的。因為跟徐家父母不親,所以有了距離感,雖然同住一個屋簷下,但彼此之間的交集卻少得可憐。
  「他們才不會這樣想,你不要胡說了。」
  「有沒有妳心裡比我清楚,這個暑假,童音潔天天到我家,妳們兩家的事我聽得不算少,兩邊父母對妳好不好,我也聽說了。」
  「你……」徐清清紅了眼眶,顫抖著嘴唇卻說不出話來反駁。
  「徐家父母都這麼不喜歡妳了,若是知道妳搶劫進警察局,肯定更不想認妳這個女兒,妳不怕被趕出家門?」
  「我……」她很想大聲地說她才不怕,可卻說不出口,因為她心裡是害怕的,被拋棄的痛苦她不想再經歷一次,雖然徐家父母對她不疼愛,但起碼給了她一個家,讓她有地方可以回去,若是他們生氣趕她出家門,那她就再也沒有地方可以回,再也沒有家人了。
  「要不要妳自己想一想,我不勉強妳,我累了,要先去補個眠。」
  看著霍上城從她身邊走過去,徐清清也想馬上換衣服走人,可是她不敢。
  「要多久?這個假交往要多久?」徐清清快步走進去霍上城的房間,看著躺在床上的他,她搖著他問。
  只要有期限,只要一個期限,一個她可以忍耐的期限,那她就點頭。
  霍上城因為這突來的搖動,帶著睏意才剛入睡的他很是不爽地將人直接拉上床,一個俐落的翻身將打擾他睡眠的徐清清給壓在床上。
  「霍上城,你幹什麼,快點放開我!」
  這人剛才明明身上還穿著T恤,怎麼上床睡覺卻會脫了上衣,此時只有下半身的長褲,上半身是光裸的,露出結實精壯的胸膛。徐清清對著他的胸口又拍又打,想要他馬上放開她。
  「是妳自己送上來的,不是嗎。」因為睡意,霍上城的嗓音帶著低沉沙啞,不難聽但卻讓徐清清全身寒毛直豎。
  這個男人是危險人物,她不可以跟他靠這麼近,起碼在談好條件前,她不可以。
  「你放手!」因為徐清清只穿著他的襯衫,扭動時襯衫下襬往上滑到她腰際,露出小巧粉色底褲,同時還讓霍上城瞥見她清瘦的細白雙腿,不算性感,卻有股青澀的女人味。
  霍上城不是沒碰過女人,雖然沒有邊仁這麼放蕩,但是此時看到這幅迷人的春色,身為男人,又是個血氣方剛的年輕男人,要他不衝動那根本不可能。
  女人天生柔嫩的肌膚加上淡淡的體香,誘惑著他因為倦累而低落的自制力,讓他很想伸手把她的衣服給撕了,狠狠地將她折騰得死去活來。
  可惜身下柔軟身軀的女人此時很不聽話,不但全身扭來扭去,還很不怕死地對他拍打。
  霍上城被她打煩了,雖然力道不大,也不痛不癢的。他將她的手給定在頭頂,全身重量狠狠地往她身上壓去,聽到她的低呼,而後動彈不得地被他壓在身下,只剩下一張驚慌的小臉對著他。
  「霍上城,你要幹什麼?」
  「一年,我大學畢業後要出國,妳只要在這一年跟我交往,不讓其他女人煩我,也不要讓我家人有機會再煩我跟哪個女人交往,昨晚發生的事,我會當沒發生過。」
  一年是嗎,一年後她二十歲,大學還有兩年,只要他走了,她就會有平靜的生活,等大學畢業,她可以順利找個工作養活自己,跟徐家父母的關係也不會改變,起碼不會惡化。
  徐清清覺得委屈,明明她什麼錯都沒有,但她卻要一再承受一些不相關的痛苦。這個男人不是好人,他要利用她,但她卻連說不的機會都沒有。
  「好,我答應你。」徐清清聽到一個像是她的聲音說了這幾個字,她覺得這個交易不公平,但可以換來之後的平靜,似乎也不算太壞。
  她的回答,得到的是霍上城的吻,那是個不算溫柔的吻,帶著霸氣跟侵略的成分,在她微痛的唇上廝磨,而後她感覺他的舌頭鑽進她的嘴裡,不溫柔的吻被加深了,吻得她鼻息不穩、氣喘吁吁,而霍上城的呼吸也跟著加重。
  身上的襯衫不知何時被扯下來,單薄的內衣抵不住他的大掌,很快就被脫下,她全身僵硬地感覺到他的手扯下她的內褲,炙熱的大掌在她雙腿遊移。
  她該反抗的,畢竟這是她的第一次,她不想這樣被奪走,可她沒有,當他的手放開她的雙手後,她自由的雙手只是垂落在床上。雙腿被拉開,由著他置身在她雙腿間時,她覺得鼻頭微酸,眼眶也發熱,她知道自己要哭了,趕緊閉上眼睛,不想讓霍上城看到她哭。
  似乎看出她的緊張跟害怕,撫著她僵硬的身子,霍上城不知何時已經除去身上的長褲,兩人此時是袒誠相對,因為慾望,他全身熱得像是能燙人,讓徐清清覺得身上有小火苗在竄燒,燒得她理智一點一點地消除。
  當一陣鈍痛從私處傳來,徐清清抖著雙腿曲起,雙手緊緊地捉住床單,不讓自己發出痛苦的呻吟,卻還是止不住那痛呼逸出。只是她的痛呼很快就被霍上城封住,他發燙的唇吻著她的唇,不讓她叫出聲。
  而後她感覺身下的痛更劇了,在她受不住地扭著身子想掙扎時,霍上城的動作更顯粗暴,狠狠地將她給箝在身下跟床間,不讓她有任何機會可以逃出。
  「徐清清,這是妳同意的不是嗎,那就不准逃。」
  這是在她還有意識時,聽到霍上城說出的最後一句話,而後她被他過猛的力道給頂得快喘不過氣,大腦似乎沒辦法思考,只是不斷地哭著、不斷地呻吟,像是要把心裡那份委屈給發洩完。
  明明是大白天,可霍上城房間的窗簾厚實,外頭的陽光很難照射進來,徐清清透過絲絲的燈光,隱約看到在她上方的霍上城,還有他糾結有力的肌肉。直到那讓她快要疼得受不了的頂弄平息時,她已經累得全身連動一根手指的力氣也沒有,而下半身的痠疼也讓她不想動。
  「結束了嗎?」她用著微弱的聲音問,此時她只想要起身,想要逃離這個教她喘不過氣的男人。
  誰知道卻被他給摟住,一個用力翻身,她趴在他身上,而後她看到霍上城從床頭拿了東西撕開,而後交到她手上,「幫我套上。」
  她這才明白,那是保險套,只是她生平第一次拿保險套,根本不知要怎麼用。
  霍上城看到她的為難跟一臉要哭的表情,好心地拉著她無力的手探進被子裡,而後教她怎麼幫他套上保險套,整個過程不長,因為有他的幫忙,很快就套上了。
  結果她才知道,霍上城根本沒打算結束,他還很有精神地打算再要一次。
  當他再次頂開她雙腿,很順利地頂入她體內時,徐清清哭著求他了。
  她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也忘了霍上城到底要了多久,她只知道當她再睜開眼時,好像再次天黑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