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6.2折】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俗話說,好男不跟女鬥,可當陳東源碰上艾小濛, 流氓仔碰上俗辣兔,那真是冤家路窄,不打不相識。 初見面時,艾小濛一個過肩摔,不但摔掉陳東源的男人顏面, 還連同將他高傲的真心給征服了。為了活逮這隻俗辣兔, 流氓仔成了霸道老闆,想他長得人模人樣,事業得意, 多的是巴著他的女人,女人家說不要肯定就是要。 再說艾小濛他可是很早就看上的,賭著一口氣地放在心尖上捧著, 哪能讓她給溜走,逮到機會絕對是要把她拉上床辦了。 只是,人被他辦了後,他才想著怎麼拐她回家同居, 沒想到滾完床單,艾小濛竟嚇得落荒而逃。笑話,他陳東源是誰, 那可是比土匪還土匪的流氓仔,這俗辣女人最好躲好, 沒事不要到處亂逛,一旦被他給捉到,十之八九將她生吞活剝。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安靖
出版日期:
2015/08/2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11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11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11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118
銷量:38
離婚後再愛
NT$11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11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11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11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11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11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11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11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11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71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74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46
夜劫
NT$118
銷量:23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20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12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10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93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192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81

小青梅很俗辣,惹他過了頭時,撒嬌求饒樣樣來;
大流氓是惡霸,想她不能眠時,折騰時絕不手軟。

俗話說,好男不跟女鬥,可當陳東源碰上艾小濛,
流氓仔碰上俗辣兔,那真是冤家路窄,不打不相識。
初見面時,艾小濛一個過肩摔,不但摔掉陳東源的男人顏面,
還連同將他高傲的真心給征服了。為了活逮這隻俗辣兔,
流氓仔成了霸道老闆,想他長得人模人樣,事業得意,
多的是巴著他的女人,女人家說不要肯定就是要。
再說艾小濛他可是很早就看上的,賭著一口氣地放在心尖上捧著,
哪能讓她給溜走,逮到機會絕對是要把她拉上床辦了。
只是,人被他辦了後,他才想著怎麼拐她回家同居,
沒想到滾完床單,艾小濛竟嚇得落荒而逃。笑話,他陳東源是誰,
那可是比土匪還土匪的流氓仔,這俗辣女人最好躲好,
沒事不要到處亂逛,一旦被他給捉到,十之八九將她生吞活剝。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陳東源,你這天殺的混蛋!」飽含怒火的咆哮聲,響徹整個道場。
  道場上原本在對練的師兄弟妹們不約而同地停下手上的動作,一致朝那個被指名道姓罵著的高大男生看過去。
  只見被罵作混蛋的陳東源嘴角勾著一抹壞笑,難得極有耐性地糾正一名師弟的動作,絲毫不被那聲咆哮聲所影響。
  「陳東源,你給我滾出來!」咆哮聲越來越接近道場,眾人引頸期盼那壯胖的人走近。
  艾小濛不負眾望,踩著砰砰的腳步,氣勢磅礡地闖進道場,所經之處,人群一分為二,忙不迭地讓出一條康莊大道給她,讓她不用停頓地直接走到陳東源面前。
  「小肥兔,妳找我?」陳東源一臉訝異,好像他剛剛並沒有聽到艾小濛那聲教人震耳欲聾的怒吼。
  其他的師弟妹們個個瞪大眼睛,剛剛艾小濛那一聲吼聲足以媲美河東獅吼,陳東源怎麼可能聽不見,真的是睜著眼睛說瞎話。
  「不許你這樣叫我!」她憤怒地拒絕他用這樣親暱的愛稱來叫她,愛稱這種東西只有親近的人才可以喊,陳東源他遠遠還不夠資格,遠遠不夠!
  「為什麼左帆可以,我不可以?明明我是左帆的表哥啊。」陳東源一臉無辜,那黝黑的臉龐加上這樣無辜的表情,不知為何看起來讓人有一種想狠揍他一頓的衝動。
  而艾小濛就是有這種想要將此人狂揍一頓,揍得連他媽媽都認不出他來的暴怒衝動。
  「總之我說不可以就不可以。」艾小濛很確定自己已經跟陳東源這混蛋解釋過許多遍,但是這人總是當她說的話是耳邊風,吹過了就什麼都沒有了。艾小濛懶得再跟他瞎扯,因為她有更重要的帳要跟這混蛋算清楚。
  她箭步上前,一手提起陳東源的衣領,其實說提也不恰當,陳東源比她高上不只一個頭,充其量她只是扯著陳東源的衣領而已。但這樣一點都無損她磅礡的氣勢,她把圓臉湊近他,小聲以僅有兩人可以聽到的音量質問:「陳東源你這個混蛋,你居然跟小帆說我喜歡他,我不是說過這事你不用管,也輪不著你管嗎!」
  垂眸看著氣紅了一張圓圓胖臉的女生,陳東源氣定神閒地俯視她,用氣死人不償命的語氣說:「我不是看妳辛辛苦苦、楚楚可憐地暗戀他嗎,以妳這麻雀,喔不,是以妳這螞蟻量大小的膽子,到十輩子以後妳也不敢向左帆告白的。怎麼樣,我替妳說了,是不是很感激我?
  口頭上的感激就可以免了,等一下幫我做一下作業吧,那死老頭也不知道犯什麼病,居然給了我一整疊的作業,還說做不完明天就得留下來做完才能走。明天怎麼成,我明天放學後還約了人去打球呢。」
  「你一個高二的學生讓一個高一的幫你做作業,你好意思嗎你,臉皮也太厚了。」艾小濛的臉很紅,完全是被氣紅了。
  「反正妳都會嘛,明明都可以讀高二了,還留在高一佔位置,我都為妳感到羞愧死了。喔喔,我知道了,妳是為了陪左帆,想跟他一直一直都是同班同學,對吧?果然,如果不是我替妳講了,妳真的會十輩子都不敢向左帆告白。」他用很可憐、很憐憫的目光看向已經氣得直發抖的艾小濛。
  艾小濛倒抽一口氣,只覺心肝都被他氣疼了,「我十輩子都不敢向他告白又關你什麼事,你以為我會感激你嗎,不會,完全不會!我只覺得你多管閒事、多此一舉。而且你替我說了又有什麼屁用,小帆還不是以為我的喜歡是從小一起長大、青梅竹馬的那種喜歡。你這混蛋,誰要你擅作主張了。」
  「哎呀,這怎麼能怪我呢,左帆遲鈍又不是我造成的。要不我回頭到家後幫妳去跟阿姨抱怨一下,誰讓她把左帆生得這樣遲鈍。怎麼樣,我對妳好吧,什麼壞事、妳不敢做的事都替妳做了。」
  「陳東源!」氣不過又說不過,艾小濛直接開吼,舉起缽大的拳頭就想開扁了。
  「啊,我還在想妳還要等多久。來吧、來吧,本少爺在這等著呢。」拍拍自己頗為壯碩的胸膛,他還在煽風點火鼓勵她當頭蠻牛。
  艾小濛如他所願,架式一擺就想跟他來一個生死決鬥……
  「小艾師姐跟東源師兄好般配喔。」某個無知的小師弟突然語出驚人,艾小濛還差點整個人摔到地上去。
  「張志豪,你說什麼。」陳東源的臉色也稍稍變黑,「我跟這隻小肥兔?」
  張志豪猶不知大禍臨頭,連他身邊的人倏然如放射狀光線四散開來也沒有發現,逕自興高采烈地說:「你們兩個就像是歡喜冤家一樣,打打鬧鬧是愛的表現,就好像昨天我看的那一套漫畫一樣,男主總是愛逗女主生氣,氣得女主常常追著他打。」
  那套漫畫陳東源不但有聽過,還翻過兩頁。因為身旁那隻小肥兔在凶悍的外表下,其實最愛看這樣騙死人不償命的少女漫畫,所以他很肯定,她也知道張志豪說的是哪一套漫畫。
  果然,艾小濛已經不能用暴怒或者是怒髮衝冠來形容,從他這個角度看來,還好像真的能看到艾小濛頭頂冒煙了。陳東源暗暗地為張志豪祈禱,願他有個全屍。
  「你們說對不……呃,你們怎麼跑那麼遠去了?」張志豪還妄想得到群眾的支持,回頭卻發現原本在自己身邊的眾人已經退到三公尺之外了。
  艾小濛一步步地往張志豪走過去,咧開一抹笑,「張志豪是吧,你要聽清楚我接下來每一個字,記住,是每一個字。」
  彷如一頭大白鯊在自己眼面咧開一張血盆大口,張志豪心底一發涼,點頭點得跟啄木鳥一樣歡快。
  揪起他的後領,艾小濛深吸口氣,驀地大吼:「去你的歡喜冤家!我跟陳東源絕對是不可能的,這一點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到。什麼愛的表現,屁!你哪隻眼看到我是對他表現愛了,我明明就想把他大卸八塊,就像現在我想對你做的一樣。過來,跟我去練練,你這隻弱雞!」說完就把人拖走了。
  眾人聽著那一聲聲的慘叫,還有那讓他們夜晚惡夢連連的殘暴畫面,他們只能含著淚,在陳東源的指揮下繼續練拳,誰讓那張志豪不長眼睛呢。
  他們都覺得艾小濛跟陳東源會一直一直這麼纏鬥下去,不會有終止的一天。
  不過令他們大跌眼鏡的是,在不久後,陳東源竟然跟著父母離開了小鎮,許久都沒有再回來。

  第一章

  陳氏建築工程有限公司,主要從事樓宇承建、維修,也承接房屋裝潢與檢查。適逢今天是公司成立二十週年,老闆特意在五星級的飯店訂下包廂,奉上美酒美食,以慰勞所有的員工在過去的辛勞。
  幾個高大的男人在三巡過後,黝黑的臉都看到了紅暈,只見他們幾個腳步稍微浮動地來到一個更高大的男人面前,嘿嘿直笑地要敬他們的小老闆,陳東源。
  陳東源是老闆陳勝的獨生子,自大學畢業後就一直在陳氏工作。身為大老闆的獨子,陳東源的人生可以說是贏在起跑線上,不必像其他人一樣拚死拚活,就為了想在公司裡佔一席之位。
  然而陳東源跟那種靠父蔭的富二代不一樣,他一畢業到了陳氏,並不是坐在辦公室看看帳、做那些跟供應商聊聊天的閒職,而是跟著老師傅到工地裡當建築工人,而且還專挑工地裡最骯髒、最辛苦的事來做。
  他毫無架子,怎麼也不像是大老闆的兒子,也不拿自己的出身炫耀。那時他剛開始到工地上班,有些人不知道原來他是大老闆的兒子,還對他呼呼喝喝、恣意指使,而陳東源竟然不發一語地默默接受,說不感動,那絕對是在騙人。
  「東源哥,這一年來咱幾個兄弟多謝你了,我們先敬你一杯,你隨意喝喝就好。」其中一個男人說完,便跟另外幾個男人一起乾了滿滿一杯的酒,只是乾了這一杯酒,還不足夠表達他們對陳東源的感激。
  如果不是陳東源,他們幾個可能早就因為一個月前在工地發生的那場意外死了,怎麼還可能站在這裡跟陳東源喝酒,晚上回家還能抱老婆、孩子。
  陳東源跟著老師傅在工地上做了三年,熟悉了工地的運作後,漸漸地從工人做到工頭,然後再接掌工地的管理,成為了工地最大的監工。其後,他著手提升工地的安全措施與設備,加強工人們的安全知識,不惜花費大量的時間與金錢,目的就是為了確保工地的意外為零。
  雖然貴為陳氏的小老闆,但是陳東源推行的措施在剛開始時還是遭受了不少的反對,尤其是老一輩的師傅,他們個個都覺得自己做了十幾二十幾年都沒出什麼大意外,這一個只有區區幾年經驗的小伙子就算在學校裡讀過幾年的理論,但又怎麼比得上他們豐富的實際操作經驗。
  但很快懲罰便來了,一次的意外,讓他們失去了一個兄弟,如果不是陳東源及時發現,他們或許會損失更多的人。
  這次的教訓,還有陳東源在處理事情的手法,都讓一眾反對的人閉上了嘴巴。而事實上,當時陳東源其實也已經沒有什麼耐性再跟他們拖拖拉拉,他嚴厲地推行所有的安全程序,嚴格規定所有的工人必須遵守每一道的程序、每一條規則,如果沒有遵守或者不做好的就不動工,完全不管工程會不會因此而延誤,工人不得不配合遵守。
  而成果很快便出現了,他們工地上的意外傷亡數目持續維持在零,連擦傷、碰撞等等的小意外也鮮少發生。後來,所有老師傅都不得不承認,陳東源的做法是最正確的。
  從此之後,在工地上,沒有一個人敢對陳東源說一個不字,個個都以陳東源馬首是瞻。在公司裡,也沒有任何一個人敢挑戰陳東源的決定,包括陳東源的爸爸。只不過陳東源遲遲不想接管下整間公司,所以陳勝只能繼續待在他原來的位置上,不能提早退休。
  「怎麼可能只有你們喝,而我隨意喝喝就好的道理,要喝當然是大夥一起喝。」陳東源也跟著他們一飲而盡,只是臉上絲毫也沒看到半分的醉意,彷彿喝了近半瓶酒的人不是他一樣。
  「東源哥好酒量。」幾個男人對陳東源更加的敬佩。
  陳東源在事業上可謂春風得意,可是讓人困惑的是陳東源已經許久沒有對象了,前幾年的時候還有聽說他有女朋友,但好像總是不穩定,到近幾年更是半點消息也沒有。
  別說是老闆陳勝,他手下的這群員工也跟著擔憂,是不是因為太過專心於工作,所以陳東源才騰不出時間去交女朋友?
  為了讓小老闆事業、愛情兩得意,愛操心的員工們便開始旁敲側擊。
  「東源啊,你都快二十七了吧,當年我在你這個年紀,我兩個孩子都會跑、會說話了。」
  「那是你早婚。」這話陳東源已經聽多了,也早已經有了相應的對策。
  「什麼早婚不早婚,男人啊,就得有個家才踏實。我看你也是時候得找一個了,千萬不要像那些人說的什麼要當單身貴族,你想想,辛苦一天後回到家,有老婆、孩子暖床,這日子多好啊。」老師傅努力遊說。
  「師傅,現在不用有人暖床了,有暖氣機,空調也有自動恆溫系統,保證不會著涼。」兵來將擋,陳東源輕鬆地回絕。
  老師傅被他堵得慌,都不知道說什麼來反駁他好了。
  「好了、好了,東源哥你也別逗師傅了。」其他人見老師傅鎩羽而歸,連忙幫腔。
  「東源哥,你覺得會計王小姐怎麼樣?」不再跟他繞圈子,其中一個人直接開口問,聽得坐在陳東源鄰桌的王小姐雙頰通紅,拉長了耳朵偷聽,卻又拿起水杯輕抿一口假裝自己沒聽到他們的對話。
  陳東源勾起笑,睨了這群好事之徒一眼。會計王小姐喜歡他,他一直都知道,畢竟一直以來這個女人就不時送他一些手製的餅乾、蛋糕什麼的,偶爾還會做便當給他,他想裝不知道都不成。
  「王小姐?王小姐是個好女人。」只可惜,他對王小姐一點感覺也沒有,連想當個朋友的興趣也沒。為防止這群人還在一頭熱地起鬨,他馬上止住他們接下來的話,「這麼好的女人又怎麼會看得上我,所以你們別再說人家了,惹惱了人家,小心王小姐不發薪給你們。」他打趣地說。
  聽到他這番話,傻子都知道他對王小姐沒意思,而王小姐也在聽到這番話後黯然離場。提起這話頭的人內疚極了,連忙追上去補救。
  以陳東源為中心的圈子有片刻因為這事而沉寂下來,但是男人便是如此善忘,微醉的男人更是如此,所以不消一會,眾人又開始熱熱鬧鬧地鬧起來。
  男人互相敬酒,一杯接一杯,氣氛又再次炒起來。
  「東源哥,你到底是喜歡哪一類的女孩?你就告訴我們,我們好幫你看看有沒有適合的。」
  這話題真的止不了。
  陳東源輕嘆口氣,不得不使出終極大絕招,「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你們就別瞎操心,等時間到了,我就會把人領去見我爸,所以你們別再幫我爸探聽了。」
  原來小老闆早就知道了,工人們個個面面相覷,尷尬不已。不過他們很好奇,陳東源到底是喜歡什麼樣的人。
  見他們個個眼睛發亮,陳東源無奈地露出手腕內側一道不太容易看到的舊疤痕,「這是她當年給我留下來的,我喜歡的就是這一種。」
  那明明確確就是一個咬痕,看起來小小巧巧的,的確像是女人咬的。
  眾人恍然大悟,「原來東源哥你喜歡的是小辣椒型的女孩。」難怪看不上王小姐,王小姐太文靜了。
  小辣椒嗎?的確,當年就是個小辣椒,還嗆人得很。陳東源淺淺笑著,也不說話,想起了當年那個總是跟自己針鋒相對、誰都不讓誰的小肥兔。
  當年她又壯又胖的,脾氣還特差,但偏偏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那隻脾氣暴躁的小肥兔就這麼烙在他的腦海裡,都這麼多年了,女友也交過幾個,但始終都無法忘懷她。
  只不過想著現在的她應該跟他表弟在一起了,當年最後一次看到她,就是看到她在跟他的表弟表白。
  他低估了她,他以為以她的膽子她永遠都不會告白,但他錯了,她告白了,勇敢地、毫不畏懼地對宋左帆告白了。
  他沒有看到最後,但猜他們會跟所有少女漫畫一樣,青梅竹馬在告白以後,都會永遠幸福快樂地在一起。
  少女漫畫啊,真的害人不淺。陳東源苦笑地搖搖頭,也沒再多想,開懷地跟員工一起拚酒,直到最後所有人醉倒了,還剩他一個站得筆直。

  ◎             ◎             ◎

  最近陳東源完成了一個大工程,不知怎的他竟然覺得有點疲憊了,便跟爸爸陳勝請了幾天的假,打算到處走走散散心。
  可當他看著旅行社那些泰國、香港、韓國、日本等等國家的宣傳廣告,他發現自己並其實不想跑到其他國家去。一來二去的,他最後決定回小鎮一趟,去探望一下已經許久未見的宋爺爺。
  回到小鎮,才發現原來小鎮的外貌已經改變了許多,發展過後的小鎮,比起當年他離開時顯得更加現代化。土坯房被幾層高的小樓房取代,有些還配置著一個半大不小的溫室;道路也不是泥土路,已經舖上柏油,車子在上頭行走也不會過於顛簸。
  很多很多地方都有了改變,但這小鎮那純樸的人情味,過了這麼多年以後還是沒有改變。
  一早起床,吃了早餐又無所事事的他被阿姨趕了出門,讓他去鎮上串串門子,到處逛逛。實在不行的話,至少也要去宋爺爺開的道場走走、幫忙教一下學員。
  不得不遵旨的他只好先到小鎮上到處走走。雖然他並不是刻意為之,但每每經過的地方竟然是小時候他與艾小濛、宋左帆一起待過的地方居多。他不禁自嘲,他到底是有多想念過去跟他們兩個待在一起的日子。
  得不到答案,他只好輕嘆口氣,回到小鎮中央的廣場。剛好今天廣場中央有個小市集,讓鎮民將自己做的一些食物或者小手工品放到這裡,或是賣,或是交換。
  這小鎮不是什麼窮鄉僻壤,偶爾也會有陌生人到小鎮來玩。鎮內的人對於陌生人雖不至於戒備著,但總是忍不住多瞅幾眼,這瞅著瞅著,居然覺得這小伙子挺眼熟的。
  某個眼利的婆婆忽然叫了出聲,「啊!這不是阿源,老宋兒媳婦家的姨甥嗎。」
  這一聲驚呼聲引來無數連鎖反應,只見一個又一個見過他的長輩們一個接著一個驚呼出聲。
  「對啊、對啊,這就是阿源啊。」
  「阿源回來了啊。」
  陳東源一一叫人,那乖巧尊敬的模樣又教老人們慨嘆出聲。
  「這麼多年了,我們阿源都長大了。小時候還經常跟小混混打架,總是打得鼻青臉腫的,還鬧得學校那邊要他停學,氣得他爸抄著傢伙追著他打。後來啊,這孩子交給老宋調教,才慢慢變乖。現在更是不得了,一整個就是個大好青年的模樣。」
  「可不是嗎。以前我還在想,這孩子如果不是交給老宋教,也不知道會走到什麼歪路上去了。」
  聽老人們回想當年,陳東源耐著性子站著聽,只不過耐性慢慢下降,隱隱有了想開溜的意思。
  想當年的話題一開,老人們紛紛你一句、我一句地說個不停,好不容易等老人們回想完,陳東源想開溜時,他再次來不及閃,又被捉著追問起其他事來,「阿源啊,現在你跟你爸在公司裡做事吧,有女朋友了沒?我記得上回你爸回來,有說過你還沒有女朋友呢。」
  「什麼?」陳東源臉色一僵,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爸爸也跟三姑六婆一樣八卦了,居然回來鎮上跟人家說他沒有女朋友。
  「對啦、對啦,你不用不好意思,我們都知道你是乖孩子,很辛苦工作所以才一直沒交到女朋友。不過啊,阿源你也得好好想想結婚這件事了,書上不是都有說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嗎。如果你想的話,我們認識很多好女孩,你們出來見見面,彼此認識認識一下也好。」
  「我知道、我知道,聽說王家的小女兒很不錯,為人孝順又尊敬長輩。」
  「陳家的大女兒也不差,就是年紀大了一點,比阿源大兩歲。」
  「年紀大一點也沒什麼關係,合得來不就好了嗎。」
  老人們意見紛紜,而且還越說越興奮,話題甚至已經扯到禮金包多少、他兒子滿月時包多少才不失禮的事上。
  陳東源自覺應對不了,連忙藉故消失在他們面前。
  來到宋家道場,那已經斑駁的門牌幾經風霜,卻依然屹立不倒,一如那背對著自己的老人,這麼多年來,依然站在小輩的最前頭,為小輩們護航,讓他們成長。
  「爺爺。」陳東源恭敬地朝老人躬身行禮。
  陳東源的爸爸是個孤兒,所以自小陳東源就把宋爺爺當成自己的親爺爺一樣尊敬。
  「回來了啊。」宋爺爺頭髮跟眉毛雪白,臉上、手上都有著點點老斑,但看上去人還是無比精神,中氣也十足。
  「我回來了。」
  「嗯,你這小子,一走就這麼多年,你爸、你媽都回過來好幾遍了,就你這小子半次都沒有回來,你爸沒說,我還以為你死在外頭了。」老人冷哼一聲,言裡語外全都是對這不肖孫子的埋怨。
  「是我不對,我該早一點回來看你的,爺爺。」心甘情願地接受老人的怨念,陳東源也十分後悔自己沒有早一點回來見他。
  宋爺爺也在打量這個多年未見的孫子。雖說陳東源不是他的親孫子,但偏偏這孩子不管是在性情還是外貌上,都比親孫子更像他,如果不是人人都知道他性子,還真的以為當年他做過什麼壞事,而陳東源真的是他的親孫子。
  這孩子真的長大了不少,除了外表的成熟,連氣質也不一樣了,不再是當年那個年少氣盛、事事都想用拳頭來解決的少年了。
  「這次回來,想待多久?」
  「就待幾天,然後就要回去繼續工作了。現在我在我爸的公司裡當工地監工,混口飯吃。」
  「嗯,這個我有聽你爸說過,做得很不錯。」
  「嘿嘿,只是會做這些而已。」陳東源揉揉鼻頭,被誇得有點不好意思。
  「有對象了沒?」
  「啊?」陳東源語塞,怎麼連宋爺爺都問他這個問題,是老人家都愛操心這個嗎?
  宋爺爺人多精啊,見陳東源不說話就猜到他在想什麼了。不過自己也有點不好意思,畢竟自己從來都不願意左右孩子們的事太多,總覺得他們應該走他們認為對的路。但是陳東源這孩子不一樣,從小就讓人特別操心,所以宋爺爺也習慣為他操多點心。
  見他還是不說話,宋爺爺率先走向巨大的榕樹下,那裡一早就放著茶具,水也燒滾了。一看,陳東源便知道宋爺爺老早就在等著他上門來了。
  陳東源走到小茶几旁,便開始熟練地沏起茶來。
  宋爺爺愛品茗,為著這個原因,陳東源自小便有了一身泡茶的好絕活。
  他開始以熱水沖淋茶壺,壺嘴、壺蓋也沒有放過,然後瀝乾,動作行雲流水,可見即使離開了小鎮多年,他也沒有荒廢了這項技術。放茶葉、熱水壺下傾提起三次,這又叫鳳凰三點頭,也是當年宋爺爺教他沏茶時必須做的,用意便是主人對賓客的點頭致意,是對品客們的一種尊敬。
  泡好的茶倒進茶客稱之為茶海的大瓷杯裡,然後再從茶海將茶倒進品茗茶杯裡,陳東源雙手將茶奉上給宋爺爺,再做出請喝茶的動作。
  宋爺爺接過品茗茶,輕嗅一口,讓茶香瀰漫鼻間,然後再輕抿一口,仔細地品嚐茶味在口中再三回味。
  好半晌後,宋爺爺滿意地放下茶杯,「那個時候的你,要你學一下沏茶就好像要了你的命似的。」
  陳東源尷尬地笑了笑,「爺爺你是知道的,我沒有耐性,你讓我學沏茶,說真的,跟要了我的命真的沒什麼分別。」
  「嗯,也是,那時候你真的是一個坐不定又令人頭痛的孩子,再加上小艾以及小帆這兩個調皮的孩子,我總是覺得我的道場有一天會因為你們三個而倒閉。」宋爺爺回想當年的事。
  陳東源也想起那個時候,他、艾小濛跟宋左帆稱得上是道場的三大魔王,學員們一見到他們,個個都乖得不得了。
  尤其是艾小濛,明明脾氣壞得很,但卻長得一副圓滾滾,很好欺負的樣子,標準的欺世盜名。有不少新進來的學員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慘烈地敗在她的手下,還被胖揍一頓。
  想起當時的情形,他也忍不住輕笑出聲,「不過現在爺爺的道場不也好好的,沒有倒閉不是嗎。」
  「那是,真的是萬幸。」宋爺爺大笑出聲。
  笑聲過後,陳東源拿起品茗茶杯,也輕抿了口清茶。茶香四溢,但莫名的茶在舌尖,卻有種苦苦澀澀的味道。
  他從來不主動向爸爸、阿姨或者是其他人詢問宋左帆跟艾小濛的事,但在這一瞬間,為了不知名的衝動,陳東源開口問:「左帆跟小艾在一起了吧,他們兩個是不是快要結婚了?」
  「小艾跟小帆?」聽到他的問題,宋爺爺頓了頓,看了看他,而後低笑出聲,「你從哪裡聽到他們在一起,還要結婚了?他們兩個根本沒有在一起過,又怎麼可能會結婚。」
  「他們沒在一起過,這怎麼可能。」陳東源聽到之後難以置信極了。
  「你這孩子說什麼呢,他們只是一起長大而已,又沒有人說一起長大就得在一起。雖然你阿姨是挺想他們兩個在一起的,但不知怎麼,這兩個孩子就是走不到一起。你走了以後,小帆就交了女朋友。」
  他們沒有在一起,艾小濛跟宋左帆,他們從來都沒有一起過!
  宋爺爺的一言一句,聽在陳東源心中竟然是欣喜若狂,幾乎想馬上跑到那個記憶中軟軟胖胖的小肥兔面前,把她抱進懷裡。
  然而,宋爺爺下一句,就把他整個打沉了,「然後呢,在準備升大學的時候,小艾沒跟大家說一聲就選了臺北的大學,去讀書以後也留在那裡工作,現在都很少回來了。」
  陳東源瞪大眼,她去了臺北,她在臺北!明明就跟他身處在同一個地方,可是他卻完全不知道;明明就有機會可以早一點知道她跟宋左帆並沒有在一起,從頭到尾都沒有在一起過,可是他完全不知道。
  懊惱的情緒環繞住他。
  宋爺爺靜靜地品著茶,有些事,他雖然操心,但卻不會管太多。兒孫自有兒孫福,老人管太多,可能會適得其反。
  過了不知多久,一陣孩童的嬉笑聲傳來,喚回了陳東源。
  他瞪著氣定神閒品著茶的宋爺爺,驀地覺得自己好像正被宋爺爺看笑話,而且直覺告訴他,宋爺爺其實已經知道了他這窘狀,卻沒有想過要幫幫他。
  「爺爺,我不會放棄的。」他以前所未有的認真告知這個他最尊重的老人。
  他已經浪費太多太多的時間了,他不想再讓自己接下來的時間裡依舊與艾小濛停留在連朋友都稱不上的關係上,他想要她喜歡他、想要她愛上他、想要她是他的,只屬於他一個人的。
  他會竭盡全力、竭盡所有,讓她喜歡上他,她會是他的。

  第二章

  剛好宋左帆也在這時回家,為歡迎歸來的陳東源,他的親阿姨,宋左帆的親媽,也就是宋媽媽使出渾身解數,做出一桌超水準的佳餚來歡迎他們。
  誰知道今天不知怎的,個個都不約而同有心事起來,害得她費盡心機做出來的美食佳餚都沒有人欣賞,就連一向捧場的兒子也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
  「來,兒子,多吃一點。」宋媽媽不甘被冷落,一邊挾了一筷子蕃茄炒雞蛋到兒子碗裡,一邊問:「臺北那邊的租屋都已經弄好了嗎?還有什麼需要媽幫忙的,你儘管說出來就好,媽一定會幫你搞定的。」
  宋左帆搖了搖頭,「不用了,所有的事我都已經辦妥了,租屋的訂金也已經付了,我人過去就可以住了。而且就算有什麼事,不是還有我萬能的同居人嗎,憑著多年的感情,她是絕對不會讓妳兒子去睡在街頭的,妳放心好了。」
  「也對,幸好有她跟你一起住。」宋媽媽一面慶幸。
  「媽,我是多讓妳擔心啊。」看到媽媽面上的表情,宋左帆鬱悶地說:「我都獨自待在臺南這麼久了,現在只不過是換個地方,從臺南搬到臺北,又沒什麼太大的分別,妳是在擔心什麼。」
  宋媽媽揮揮手,「你們這些孩子當然不會懂我們這些當媽的,無論在什麼時候都時時刻刻惦記著你們,怕你們餓著、冷著。就算你們將來成家立業了、生孩子了,我們當媽的還是一如既往地擔心這個、擔心那個的。」
  眼見宋媽媽開始碎碎唸起來,宋左帆為免她越說越停不下來,所以聰明地閉起嘴巴,選擇乖乖地聽話。
  不過陳東源卻抬起頭來,打斷了宋媽媽長篇大論的叨唸,「左帆你要到臺北工作?」
  「對啊,東源哥,也就是這幾天公司才決定派我到臺北開拓業務。」逮著宋媽媽被陳東源打斷而停下來的空隙,宋左帆急忙忙地道:「接下來我會經常上你家串門子,你可別嫌我煩啊。」
  「隨時歡迎。」對於這個沒什麼心機的表弟,陳東源也滿樂意跟他相處的,尤其知道他根本就沒有和艾小濛在一起之後,這表弟看起來更加順眼了,「你住的地方已經找好了嗎?如果沒有,可以先到我家住,我那裡還有一間空房間。」
  「我已經找到住的地方了。東源哥,我就說出外靠朋友這句話說得真對極了,一聽到我要去臺北,小艾就說她那裡還有空房間,她可以替我跟房東說一聲,用便宜一點的租金把空房間租給我。」
  「小艾?」陳東源挑了挑眉,以為自己是聽錯了,「我認識的那個艾小濛?」
  宋左帆點點頭,「當然是艾小濛啊,除了她,還有誰從小跟我一起長大,感情好得像親兄弟一樣。東源哥,你可不要跟我說你不記得她,那時候你最愛逗小艾生氣了,明明知道她不喜歡,你還老是故意叫她小肥兔,氣得她真像隻兔子一樣蹦蹦跳的。」
  「我當然記得她。」他怎麼可能會不記得艾小濛,「我是說,你準備搬到小艾那裡跟她一起住?還有其他人跟你們一起住嗎,還是只有你們兩個人?」
  他莫名的焦急讓宋左帆以及其他宋家的人都為之側目。就算一直都沒有耐性,但陳東源也鮮少像現在這樣,用這麼焦急、近乎質問的語氣去質問自己的親人。
  宋左帆被質問得有點懵,陳東源問他什麼,他就回答什麼,「只有我跟小艾兩人住。小艾說原本還有兩個大學生一起分租屋子的,但是她們前兩天就搬走了。」
  孤男寡女獨處一室,那太危險了,很容易會發生意外,陳東源怎麼可能讓他們兩個單獨住在一起!
  「你什麼時候搬過去?我跟你一起搬過去住。」顧不得其他人詭異的目光,他說。
  「為什麼?東源哥,你在臺北不是已經有房子了嗎,你搬過去,那你原本的房子怎麼辦?」宋左帆覺得他這個決定怪怪的,但是卻說不出到底怪在哪裡。
  陳東源被堵得啞口無言,好半晌後,他悶聲地吐出一個連他也覺得難以信服的原因,「我家這幾天就要開始裝潢了,可是我還沒有找到地方暫住。小艾那裡應該還有空房間吧,那正好,我跟你一起搬過去好了。」
  如果裝潢的話,真的得找個地方暫住。但問題是,都快要動工裝潢了,到現在卻還沒有找到地方住,這理由是不是太牽強了點?而且他爸媽也在臺北,為什麼不能暫時搬去跟爸媽一起住,非得跟他們擠在一起不可?
  宋左帆真的百思不得其解,但陳東源已經說到這個分上了,他便放棄再去研究陳東源的用意。他掏出手機,說:「那好吧,我先告訴小艾,讓她跟房東說一聲,省得房間被其他人租走了。」
  「等一下,先別告訴小艾我打算跟著你搬過去住。」在他撥出電話前,陳東源說。
  「東源哥,你又不是不認識小艾,為什麼不告訴她,你又不是什麼不能見光的人。」最後一句宋左帆只敢在口裡咕噥,小時候他又不是沒有吃過陳東源的拳頭,當然有所避諱。
  面對這句疑問,陳東源好一會兒後才回答道:「因為,我想給她一個驚喜。」
  宋左帆的下巴因為這出人意料的答覆差點合不攏。驚喜?怕是驚嚇比較多吧。
  回憶艾小濛跟陳東源過去的相處片段,宋左帆願意賭上自己所有的財產,兩人一定不可能和平共處的。
  但宋左帆真的沒有那個勇氣去挑戰陳東源的拳頭,更何況,他本身也是偷偷打著壞主意,當下他更加不敢說什麼了。

  ◎             ◎             ◎

  在小鎮待了三天左右,陳東源因為假期已經結束了,不得不回臺北去,而同行的,還有宋左帆。
  當高鐵抵達臺北時,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
  提著自己的行李,陳東源伸手招來一輛計程車,正想回頭叫宋左帆時,卻發現宋左帆居然跟一個他從未見過的陌生女人緊緊抱在一起,那痴纏的程度還真的會讓人誤會兩人曾經歷盡千辛萬苦,現在好不容易重逢了。
  陳東源瞇起眼,又想起這一路上宋左帆欲言又止的表情,他想,他知道為什麼宋左帆三不五時就擺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了。雖然隱約能夠猜到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但是陳東源還是決定先聽聽宋左帆的解釋。
  他一向耐心不足,但這一次他卻莫名有耐性,去等眼前這對交頸的鴛鴦想起他的存在。
  足足過了半個小時後,這對鴛鴦才稍稍分開。
  宋左帆瞄到自家表哥靠在牆邊,雙手盤在胸前,表情高深莫測地盯著自己,冷汗瞬間如同瀑布般飛瀉而下。
  「左帆,你很熱嗎,為什麼流了這麼多的汗?」懷裡的女朋友關切地問。
  宋左帆沒有回答女友的問題,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能,因為陳東源的視線實在是令人太難招架了。被陳東源用那幽幽的眼神望著,宋左帆覺得自己好像被什麼危險的猛獸盯住似的,渾身寒毛都不禁豎直起來。可該來的還是會來,不是他想逃就可以逃得了的。
  為此,宋左帆把心一橫,牽著女朋友的手來到陳東源面前,「東源哥,她是妮歌,是我的女朋友。」
  陳東源朝妮歌點點頭,「看得出來。」抱得那麼緊,只差沒來個火辣辣的熱吻來宣示主權,傻子也看得出兩人關係不簡單。
  「東源哥……」宋左帆苦著一張臉,對於他的微諷不敢吭半句,「其實有一件事我早就想告訴你了,可就是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陳東源聳了聳肩,示意他開始。只是等了一會,宋左帆卻還是沒有開口。
  「如果你覺得三言兩語無法將你要說的講明白,那麼你可以等我們去到小艾家才繼續,畢竟我們接下來都要住在那裡。」陳東源分外和善地說。
  聽到他的話,宋左帆還來不及反應,妮歌先說話了,「什麼小艾家?左帆,你不是說調來臺北之後我們要住在一起的嗎。」她難以置信地問。
  見她生氣了,宋左帆立即抱住妮歌,好聲好氣地安撫著,「寶貝,我當然是跟妳一起住啊,我怎麼可能讓妳自己一個人獨守空閨呢。」
  「可是你表哥不是說你們現在要去小艾家,還要住到她家去嗎。」她不是聾子,剛剛陳東源的話她聽得一清二楚。
  「沒有,我從沒想過要住到小艾家。」
  「可是……」
  「寶貝,妳相信我,現在妳給我五分……不,三分鐘就好了,我先跟東源哥談談,談完我們就一起回去,好不好?」宋左帆在妮歌唇上重重地親了一口,得到她的頷首後便拖著陳東源走到一邊的角落。
  確定妮歌不會聽到他們的對話後,宋左帆這才開始坦白,「東源哥,其實在回老家前,我已經在臺北這裡租好房子,打算跟妮歌一起住。」
  「既然都已經決定跟她一起住了,為什麼不告訴阿姨,還要騙她說你是要搬去跟小艾住?」
  「我不敢告訴我媽。東源哥,你也知道我媽那性子的,如果被她知道我跟妮歌同居,她一定會馬上逼我們結婚、生孩子的。可是我還不想結婚,想在事業上再拚一拚、衝一衝。晚一點結婚這事,妮歌也同意的。」
  陳東源也知道宋媽媽是多麼希望兒子早點結婚、早點生個孫子讓她過過祖母的癮。
  「我媽知道我跟小艾絕不可能湊成一對,所以對於我會跟小艾住在一起這事,她完全沒有異議。」在宋媽媽心裡,大概早就把艾小濛當成自己的女兒了,所以一點都不指望兒子會將艾小濛娶過門,「拜託你了東源哥,千萬別讓我媽知道我騙了她,不然我就死定了。」
  「小艾知道你不會搬去她那裡嗎?」
  「小艾她是知道的,還說會幫我,不會讓我媽發現的。」就是因為有了共犯,所以他才會這麼大膽瞞著精明的媽媽,「東源哥,你就幫幫我,別告訴我媽。我保證,以後你要幫忙,我一定不會推託的。」
  陳東源故作考慮,而宋左帆眼見三分鐘快要過了,內心焦急不已。
  就在宋左帆差點就要忍不住尖叫出聲前,陳東源終於答應了,「好吧,這事我不會告訴阿姨。」
  「謝謝東源哥!」巨大的危機解除,宋左帆高興得直想歡呼出聲,不過他最想的,還是抱起女朋友一起來轉圈圈。想到便行動,宋左帆當下就想撇下陳東源,奔回女朋友身邊。
  陳東源捉住了他,並將大掌伸到他面前,「你把小艾家的鑰匙給我吧。」
  急著回女朋友身邊,宋左帆想也不想地掏出鑰匙交給陳東源,並順便將自己的青梅竹馬一併出賣給他了。
  得到了鑰匙,陳東源也不再理會宋左帆他們,直接坐上計程車揚長而去。
  宋左帆後知後覺地想起,陳東源跟艾小濛一向都相處得不好,他也以為陳東源不太喜歡艾小濛,不然當年就不會經常惹怒艾小濛,還故意說她胖。怎麼現在明知道他不住艾小濛那裡,陳東源還是往那裡跑?不怕兩人一見面就打架,像小時候一樣嗎?
  宋左帆覺得,自己的表哥好像變得有些奇怪了。

  ◎             ◎             ◎

  屋內一片寂靜,半點聲響也沒有,宣示著屋內的人已經睡著了,並沒有發現他已經登堂入室了。
  陳東源一間間房間地尋找著,其中兩間是空房間,只有基本的傢俱。然後,他走到一扇緊閉的門前,大掌一扭,門就被推開了。
  從他的位置看進去,可以看到床上睡著一個女人,艾小濛。
  他輕巧走到床沿坐下,低頭仔細地打量著她熟睡時的小臉。她瘦了很多,幾乎跟記憶中的那個小胖妞是兩個人似的,但五官倒是沒有太大的變化,只是曾經圓圓的小臉變成了現在的鵝蛋臉,兩頰側還有著可愛的嬰兒肥,看上去教人直想伸手捏一捏。
  而他的確伸出了手擱到她的臉上,但力道卻非常的輕,輕得像是愛撫著最心愛的寶貝,重一點便會碎掉。
  帶著粗繭的手摸在臉上始終有點不舒服,熟睡中的艾小濛被他指間的繭磨得直發癢,伸出小手想將他的手拍開。
  「敢打我。」他握住她的手,不讓她朝自己臉上招呼,「真是連睡覺都不安分的女人。」他輕嘆地說,但握住她的大掌卻極為輕柔。
  艾小濛不知自己現在的處境,逕自睡得酣甜。
  對於她毫無危險意識的反應,陳東源低笑出聲,「還是跟以前一樣,雷打都吵不醒,真好。」是真的很好,因為即使他放肆地躺到她的身邊,將她摟進懷裡,她還是沒有醒,還是睡得很沉很熟。
  溫香暖玉在懷,陳東源嘆息出聲。
  雖然她瘦了很多,但基本應該有肉的地方還是有點肉,所以她抱起來香香的、軟軟的,簡直令他愛不釋手。
  還有那兩片粉嫩的唇,看起來甜美極了。沒有忍住衝動,他俯下臉,含住兩片柔嫩的唇瓣,極緩慢地吸吮著,然後加深、加重。
  就算睡得再死,但在呼吸困難的情況下,艾小濛也不得不暫時從睡夢中清醒過來,瞧瞧到底是發生什麼事。
  惺忪地睜著眼,艾小濛看到湊得極近的男人。這男人看上去還有幾分的眼熟,好像那個討人厭的陳東源,不過這男人比陳東源高大多、壯碩多,也黑多了,男人味十分,嗯……是她喜歡的類型。
  傻傻地笑開,艾小濛一時間以為自己還在作夢,倒是陳東源被她這傻乎乎的模樣逗笑了,張嘴咬了口她的臉頰,藉以告訴她,他不是她夢裡的人物。
  刺痛果然讓她馬上就清醒了,她震驚地瞪著他,一聲尖叫聲哽在喉間。
  「終於醒了,妳這隻愛睡覺的小肥兔。」唔,現在的變成了窈窕兔了,似乎不能用小肥兔來叫她了。
  其實他原本並不想吵醒她的,但是只有他一個人吻得起勁,而她半點反應也沒有,這讓他覺得十分的不平衡,為了公平起見,他決定十分惡劣地將她自夢中吻醒。
  艾小濛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她活到這個年紀,就只有一個人用過小肥兔這個稱呼來叫過她,這樣說起來,這個人不就是他嗎,「陳東源!」
  他咧嘴一笑,「原來妳還記得我啊。」
  「我怎麼可能會忘記你這個混蛋!」一見到他,以前被他欺負的片段便蜂擁而至,教她的怒火直燒,真想狠狠地狂揍他一頓來解氣。
  「很高興妳還記得我。」他也只不過是說說而已,並不擔心她會忘了他,因為他以前對她做過的事,都深刻得足以讓她牢記一輩子。
  這個厚顏無恥的人,無賴!艾小濛瞪圓了一雙眼,狠狠地瞪著這個跟自己靠得極近的男人,然後後知後覺地想起這男人剛剛對她做了什麼……他吻了她!
  雖然她睡得迷迷糊糊的,也不敢相信陳東源會吻她,但是唇上的觸感很清晰,騙不了人,他的確是吻了她。
  想起那四唇相接的感覺,她的臉猛然漲紅,而身體則是反射性地做出最直接的反應……她一腳把陳東源從自己的床上踹了下去。
  陳東源沒想到她居然會動腳,所以一時反應不及,就真的被她踹到地上去。他自地上坐起,嘖嘖地道:「真暴力,這麼多年來一點改進也沒有。」
  聽聽這是什麼話,明明是他在佔她的便宜,卻一點反省都沒有,還大道理地教訓起她來了,這是一個正常男人會說的話嗎!
  艾小濛被氣得怒火中燒,抬起腳又是一踹,直把陳東源當成蟑螂一樣地踩,「暴力是嗎,我就暴力給你看!」
  這性子一點都沒有變,被踹個正著的陳東源苦笑著,一邊閃躲一邊求饒,「好了、好了,別踹了,我道歉。」
  「道歉有什麼用。」她不停,繼續踹。
  「真是不講道理的傢伙。」差點被踹中命根子,陳東源倒抽口氣,雙手一握,便輕輕鬆鬆地將她制服在床上。
  「陳東源,放開我!」被壓制得毫無反抗能力的她只能動嘴皮子。
  誰知他極享受這個把她壓在身下的姿勢,不打算這麼快就放開她,「噓,都已經這麼晚了,別再叫了,小心吵醒鄰居。」他伸手點點她的唇。
  艾小濛覺得自己的血壓飆升得很厲害,她居然氣得頭都有點暈了,「陳東源,你到底為什麼會出現在我家?」
  「左帆沒告訴妳嗎,我想他應該是忘了,不過不要緊,我親自告訴妳好了。」他好整以暇地一邊逗著她,一邊說:「從今天起,我會搬過來跟妳一起住喔。」
  「什麼?」她聽錯了嗎,艾小濛瞪著眼前的男人,整個懵住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