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離婚有點難
【6.2折】離婚有點難

臉紅紅BR991--桔子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桔子
出版日期:
2018/01/2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27
床上的小秘
NT118
銷量:89
總裁是匹狼
NT118
銷量:66
如嬌是妻
NT118
銷量:78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164
捉妻重婚
NT118
銷量:74
試婚一夜
NT118
銷量:85
半同居關係
NT118
銷量:79
交易人妻
NT118
銷量:109
嬌寵難耐
NT118
銷量:47
養債秘書
NT118
銷量:88
奪愛狂夫
NT118
銷量:81
恕難從婚
NT118
銷量:65
甜嫩嫩的稚妻
NT118
銷量:105
一夜成妻
NT118
銷量:79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25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54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23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267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16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66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63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3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25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27
冷夫不好睡
NT118
銷量:118
馴尪
NT118
銷量:114

追女人要手段,只要敢灑錢,女人肯定乖乖的;
灑錢甩男人時,明明不手軟,男人卻死纏不走。


 

新婚第一天,顧盼煙被嫌棄了,別說新婚夜, 江宇瀾連跟她同床都不肯,
直接丟下她走了。 畢竟是商業聯姻,江宇瀾這位大少爺看她不順眼,
滿腦子只想著要怎樣才能跟她離婚。 顧盼煙從小寄人籬下,她沒想高攀江家,
江宇瀾不愛她沒關係,對於他這張合法的長期飯票, 她會好好服侍的。
她以為江宇瀾這麼冷情的男人, 對她不冷不熱,可每每在床上卻很能折騰她,
教她要多乖有多乖。她傻得以為床上滿足他, 這個婚姻起碼可以保住,結果還是只能離婚走人。
但她都簽字離婚了,江宇瀾為什麼還不放過她? 不但把她捉回家,
還跟她搞出人命,並直接撂話, 他睡她習慣了,她要是敢再鬧離家出走,
等那顆肉球出來後,他肯定讓她夜夜下不了床。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不要、我不要,我才不要嫁給那個江宇瀾!」
  裝潢奢華的客廳裡,顧笙霏扭著手,很不開心的叫道:「現在都什麼年代了我還要去聯姻,我們家是沒人了嗎?」
  顧盼煙默默坐在客廳的角落裡看著這場鬧劇,抿了抿脣,沒吭聲。她也沒有說話的立場,畢竟這是叔叔家的家事。
  「女兒啊,爸爸和媽媽也是沒辦法了……」顧母憔悴的抹淚,「妳爸爸的公司現在就快撐不下去了,要是再沒有資金投入就要破產了,你就當是幫幫爸爸、媽媽吧。況且那江家的公子一表人才,妳嫁過去,不會吃虧的。」
  「他就是天人之子我也不要,我已經有男朋友了,我很愛我的男朋友,我才不要因為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放棄我的愛情?」
  「可是江家那邊已經說了條件,除非妳嫁過去,他們才願意出資。」顧母哀求,「他們說妳和江宇瀾的八字很合,妳會旺夫。」
  「八字?」顧笙霏的臉色突然有點奇怪,視線一轉,就落在了顧盼煙身上,「媽,是不是上次妳拿去的那個八字?」
  「是啊。」
  顧笙霏頓時笑了,指著顧盼煙,「那不是很好辦嗎,我當時很不爽,所以偷偷把那個八字換成了顧盼煙的。這麼說來,要嫁入豪門的該是顧盼煙才對。」
  一群人的視線頓時都落在了顧盼煙身上。
  顧盼煙有點不自在的動了一下,勉強扯了扯嘴角。
  「這不是正好嗎,顧盼煙妳現在的工作薪水也不是很高吧,我這是給妳一個嫁入豪門的機會。」顧笙霏昂著頭,趾高氣揚地看著顧盼煙。
  「江家那麼有錢,妳嫁過去,就不愁吃穿了。再說我們家白白養了妳那麼多年,妳該回報我們一點吧?」
  「我……」顧盼煙有點遲疑,「江家要的是妳,換成我真的好嗎?萬一江家生氣了怎麼辦?」
  「就是啊。」顧母也很遲疑。顧母覺得,江家那種豪門,她還真的不捨得讓顧盼煙嫁進去。
  「盼煙,我只問妳一句。」一直坐在一旁沉默著抽菸的顧父終於開口,「妳願意嗎?」
  顧盼煙沉默了。
  「妳要是幫我們家這一次,之前我們家養妳的恩情,妳就不必還了。」顧笙霏語速很快,「妳不會這麼忘恩負義吧,我們家養了妳這麼多年,現在遇到一點點困難要妳幫忙,妳都不願意?」
  顧盼煙的父母從小就出車禍去世了,是叔叔將她養大的,因為姓氏相同,外面的人都認為顧家有兩個女兒。江家那邊只說要顧家八字相合的那個女兒,倒也沒指名道姓非要顧笙霏。只要顧盼煙同意,嫁過去倒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只是顧盼煙心底也不是不委屈的。她的父母雖然去世,但是也給她留了大筆的財產,就是靠著這筆錢,她的叔叔才有機會成立公司,一路壯大,才有了今天的優渥生活。他們名義上是養大了她,但是這麼多年她在顧家的花費,花不上那筆遺產的十分之一。
  而顧母也從來沒打算將那筆剩下的遺產還給她。她大學畢業之後,顧母就以她已經成年為由,要她搬出去。
  現在顧家出了事,甚至還需要她用自己一輩子的婚姻幸福去換顧家的平安。
  顧盼煙閉了閉眼睛,「如果我嫁過去,我就不欠你們家恩情了?」
  「話也不能這麼說,畢竟養恩大於生恩,我們畢竟是妳的長輩。盼煙,妳這話也太冷漠了一些。」顧母皺眉,「我們養育妳這麼多年,現在這門婚事多好,妳嫁過去就是豪門貴婦了,這怎麼能說是還恩情呢?」
  「既然嫁過去就是貴婦,這麼好的事情怎麼會輪得到我?」顧盼煙笑笑,「這麼好的事情還是留給笙霏吧。」
  「顧盼煙妳是什麼意思啊!」顧笙霏不悅的瞪著顧盼煙,「妳可別忘了,妳一直是吃我們家的,用我們家的!」
  「是,但是那些都是用我父母親的遺產買的。」顧盼煙雖然平時性子柔柔弱弱的,但是也不是會任由人去欺負的,「看在你們養了我這麼多年,我也就不計較了。」
  「妳……」顧笙霏氣得站起來,揚手就想向顧盼煙打過去。
  「住手!」顧父沉聲開口,「笙霏,坐下!」
  顧笙霏不情不願的瞪了顧盼煙一眼,這才坐下。
  「盼煙,我可以答應妳,只要妳願意替笙霏嫁過去,養育妳的恩情,就算兩清了。」顧父也實在是沒辦法了。他也不可能壓著顧盼煙去結婚,可是也實在不想委屈了自己的女兒。江家是個豪門,江宇瀾更是一表人才,無可奈何自己的女兒就是不喜歡。
  但是他也絕不能看著自己的公司就這麼倒閉,畢竟這個世界上可再沒有第二個顧盼煙的遺產能被他奪取了。
  「如果妳不放心,我們可以簽一份合約。」顧父還是想安撫住顧盼煙,畢竟顧盼煙以後嫁過去就是江家少奶奶,萬一得了江宇瀾的寵愛,能讓顧盼煙在江宇瀾面前美言幾句,他們就能有數之不盡的便宜可以占了。
  顧盼煙也著實怕了這輩子都要和顧家人牽扯不清,便點點頭,「好,那我們簽合約。」
  她還沒有遇上自己非嫁不可的那個人,所以,如果能夠用一個婚姻來換自己的自由,那也沒什麼划不來。
  如果那個江家少爺脾氣不是很壞,她脾氣也算不錯,他們或許能好好相處。她沒有家人,叔叔和嬸嬸也沒有把她當成自己的孩子,從小寄人籬下,要不是有著父母親留下的遺產,她早就被顧家給趕出去了。
  她也想要有一個家,所以她會好好的和自己的丈夫相處的。但是如果,江宇瀾不喜歡她,不願意和她共同經營家庭,那就算了,現在這個年代離婚也沒什麼。
  說服了自己,顧盼煙睜開眼,默默給自己打氣。加油!她一定可以面對這一切的。
  顧父生怕顧盼煙後悔,立刻就列印了合約,雙方簽字後,顧父就給江家那邊打了電話,表示願意接受和江家的聯姻。
  顧盼煙的婚姻,就這麼兒戲的定下了。
 
  ◎             ◎             ◎
 
  「宇瀾啊,過兩天你回家一趟吧。」
  電話裡,江奶奶笑瞇瞇的說道:「回來量身,請人訂做衣服。」
  「什麼訂做衣服?」江宇瀾剛剛結束公司會議,身上還帶著凜冽的氣場。他一手握著電話,一手將脫下的西裝外套隨意扔在一旁的沙發上,在辦公桌旁的坐椅坐下。
  「我給你定了一門極好的婚事。」江奶奶笑呵呵的道:「我找了大師算過了,大師說是天賜良緣呢,還會幫你帶來好運勢。」
  「奶奶。」江宇瀾有點無奈,「婚姻又不是兒戲,況且我都還沒和人家見過面,妳怎麼就知道很合適?萬一人家根本不喜歡我呢?」
  「我的孫子這麼好,她怎麼可能不喜歡。」江奶奶理直氣壯的說道:「再說,我也沒勉強人家啊。」
  「是哪家的千金?」江宇瀾說不過自家奶奶,只得歎息。
  「是顧家的千金。」
  「顧家?」
  「是啊,我聽說那孩子不錯,又善良、又乖巧、又漂亮,我這還有照片,你要看看嗎?」
  江宇瀾聽到是顧家的女兒時,有點出神。
  他,認識那個她,正確來說,那個人救過他。
  去年他剛回臺灣時,有一段時間不是很適應臺灣的生活,再加上工作壓力大,週末去公司加班的時候竟然意外暈倒。等他在醫院醒來的時候,陪在他身邊的就是顧家的女兒,顧笙霏。說不清當時是什麼感覺,因為自己父母早逝,爺爺對他的期望很大,自從回國後他的壓力一直很大,所以才間接導致自己暈倒。
  但是他在暈倒的時候一直有一縷意識,聽到一個溫柔的聲音一直在安撫他,奇異的讓他原本有些浮躁的心沉穩了下來。
  「你終於醒了。」他剛一睜眼,就看到顧笙霏眨著眼睛看著自己,「我還以為你生了什麼嚴重的病,還好你沒事。」
  「妳救了我?」
  「嗯?是啊。」顧笙霏先是一愣,隨即笑著點頭,「既然你醒了,那我就先走了,我還有事。」
  「妳叫什麼名字?」
  「我叫顧笙霏。」
  那個聲音似乎和自己暈倒時不太一樣,但是江宇瀾覺得自己當時本就腦子不清醒,便也沒有想太多。
  後來江宇瀾出院,某次應酬的時候聽到了客戶提起的顧家也講到了顧家女兒,才得知顧笙霏是顧家的千金。
  他稍微在腦子理過了一遍,就大約知道了顧家同意聯姻的原因。顧家最近的資金出現了問題,急需大筆投資,而江家最不缺的就是錢。
  只是江宇瀾還是對於這種用自己的女兒來聯姻,以換得公司平穩的行為有點不苟同。
  顧家的資本不差,經營狀況也並無多大問題,江宇瀾思索著,是不是應該拒絕這次聯姻,改為由他直接投資,用資金換股的方式,幫顧家渡過難關?也算是,還了當時顧笙霏幫他的恩情。
  可是很快,江宇瀾就發現自己是異想天開了。他的婚姻大事,這些年一直是江奶奶心頭的牽掛,現在也不知道江奶奶聽了哪個命理大師的話,就是認定了顧家的千金可以給江宇瀾帶來好運,會是江宇瀾的命定之人,從兩家定下聯姻的那一刻起,就馬不停蹄的開始了對婚禮的籌備。
  江宇瀾想在這個節骨眼上退縮,無疑是對江奶奶的嚴重打擊。
  所以現在是趕鴨子上架,不娶也得娶了。
  而且由於這段時間正好公司有一個大的投資方案,江宇瀾為了空出結婚的時間,每天都忙得腳不沾地。自然也沒有刻意去問過,顧家的千金,到底是哪個千金。
  畢竟,顧家不是只有一個千金嗎?
  正是因為抱著這種想法,所以在真的到了婚禮這天,江宇瀾看到新娘子的時候,他震驚了。
  不是說好是顧笙霏嗎?為什麼換了一個他壓根就不認識的人。
  婚禮現場周圍全部都是賓客,明顯也不是質問的好時機,江宇瀾只能將滿肚子的疑問和不悅咽下,一直到婚禮完成,賓客走盡,洞房花燭的時候。
  「妳是誰?」江宇瀾站在臥室門口,看著顧盼煙將頭上沉重的裝飾品接下來。
  她臉上的妝還沒卸完,只是依稀能看出她本來的面目,皮膚白皙,眼睛大而靈動,是個美人,只是和顧笙霏那種耀眼的美是完全不同的類型。
  「我是顧盼煙。」顧盼煙有點緊張,但是心底又覺得有點奇怪。
  結婚這麼大的事情,顧家肯定是不可能李代桃僵的。叔叔也說過,給江家的八字本來就是她的,所以也不存在什麼欺騙的行為。再說叔叔一家將她從小養大,名義上她就是顧家的千金。不少外人也都認定了顧家是有兩個女兒的。
  而且她的照片也是早就給了江家,結婚之前她還見過江家的江奶奶一面,那位老人家一見面就親暱的握著她的手,滿嘴孫媳婦的喊她,所以雖然沒有江宇瀾見過面,但是顧盼煙一直以為,江宇瀾應該是看過自己的照片的。
  可是現在是什麼情況,江宇瀾居然問她,她是誰?
  「顧家的千金,不是顧笙霏嗎?」江宇瀾沉聲問道。
  「那是我妹妹。」顧盼煙一聽這話就知道江宇瀾是誤會了,她連忙想開口解釋,但是江宇瀾見顧盼煙一臉心虛的模樣,立刻就認定顧盼煙一定是有所欺瞞,故意頂替顧笙霏的位置,嫁進江家。
  「妳嫁進我家,是妳自願的?」
  「是啊。」
  顧盼煙不明所以的點頭,不知道江宇瀾的意思。
  「妳這麼做,妳妹妹作何感想?」江宇瀾蹙眉,瞪著她。
  「她很高興啊……」顧盼煙疑惑地道。
  「妳確定她是真的高興?」江宇瀾高傲的睨著顧盼煙,「我從不知道顧家還有第二個千金,妳應該不是顧笙霏的親姊姊吧?」
  「她的父親是我的叔叔……」
  「所以,妳為了嫁進江家,頂替了顧笙霏的位置?」
  顧盼煙這才明白,江宇瀾是誤會自己了。
  只是她和顧家那些事,也算不上什麼好事,所以她也不太想隨隨便便就跟人說她的委屈。雖然江宇瀾現在是她名義上的丈夫,但是現在看來,江宇瀾明顯對她有偏見,她就算解釋,江宇瀾也不會心疼她,說不定還會認為她是忘恩負義的人,顧家養了她這麼多年,她不僅沒有感恩,還以江家的聯姻為要脅,要劃清界限。
  顧盼煙的沉默在江宇瀾看來就是默認。
  江宇瀾之前一直認為嫁進來的該是顧笙霏,現在突然換了個人,意外和驚訝肯定是有的,不悅也是有的。他不喜歡欠人恩情,本想著這麼一個聯姻就算是報了當初的恩情,如果沒有那個聲音,也許他還會一直浮躁下去。
  可是現在鬧一齣新娘換人的戲碼,想要還清顧笙霏的恩情,怕是不可能的。
  江宇瀾心情不好,臉色便有點陰沉。
  顧盼煙之前不瞭解江宇瀾,不知道他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的。見江宇瀾擺著這麼難看的臉色,顧盼煙直覺就以為江宇瀾大概是很厭惡自己的。
  想想也是,一直期待的新娘子換了人,換作是她,她心情也會不好的。
  顧盼煙不是那種因為別人不喜歡自己而在那獨自憂鬱的性子,江宇瀾不喜歡她也沒關係,畢竟兩個人才第一次見面,他們以後還有多時間相處,他一定會改變對她的印象的。
  「那個,很不好意思,讓你的新娘換了人。」顧盼煙看著江宇瀾,很真誠的道歉,「對不起。」
  「對不起有什麼用!」江宇瀾心情差,語氣也沒有太好。
  顧盼煙被他的低怒的語氣嚇得縮了一下肩膀,眼睛張得圓圓地瞪著他。
  看起來還有點像小兔子一般的可愛感覺。
  但是江宇瀾沒有心思想那麼多,只是有點煩躁的扒扒頭髮,「好了,妳先梳洗上床休息吧。」
  「那你呢?」今天是新婚之夜,他不在這裡睡嗎?
  「我去睡書房。」江宇瀾皺眉,「我要冷靜一下。」好好想想,到底該怎麼回報顧笙霏的恩情。
  顧盼煙不知道江宇瀾到底在想什麼,只能被動的點點頭,喔了一聲。
  新婚第一天就被丈夫嫌棄了,她真可憐了。
 
  ◎             ◎             ◎
 
  江宇瀾離開臥室後,顧盼煙將自己洗漱完畢,躺在床上,寬闊的大床總覺得有點空蕩蕩的。她無奈地歎了一口氣。從小就受盡了不公平的委屈,她已經學會了怎麼調整好自己低落的情緒。
  顧盼煙拍拍自己的臉頰,鼓勵自己。沒關係,這才剛第一天呢。她還是會努力好好做一個妻子,對江宇瀾好,盡力維護自己的婚姻。
  畢竟,這是她的新家呢。她已經好久都沒有親人了,嗯,未來一定會好的!
  相比於顧盼煙的樂觀,書房裡的江宇瀾就有點不太好了。
  他習慣了將所有的事情都掌握在手中的感覺,每次做事之前也會為了預防萬一,準備好計畫A跟計畫B。
  但是婚姻……沒有計劃。
  他總有一種預感。顧盼煙是他生活裡面的第一個脫軌,之後還有數不清的意外在等著他。這段婚姻,真的要繼續下去嗎?
  才剛剛結婚第一天,江宇瀾覺得自己就對這段婚姻失去了信心,原本計畫好的報恩也沒了。
  顧盼煙為了享受榮華才嫁進江家,肯定不會這麼輕易離婚。奶奶又因為這個女人八字好,肯定是毫無條件地站在顧盼煙那邊的,他簡直是孤立無援。
  腦海中不期然又閃過顧盼煙睜大了眼睛看著他的模樣。
  當時,她臉上還帶著未卸乾淨的殘妝,脣瓣嫣紅,眼睛也是水汪汪的,站在那裡凝望他的時候,一臉無辜……
  不行、不行!不能被這個女人的外表欺騙了!江宇瀾搖頭,讓自己清醒一點。
  煩躁地掀開被子躺進去,書房的床有點硬,弄得他全身都不舒服。
  算了,明天還是回臥室去睡覺好了。他有點認床,換了地方容易睡不著。
  再說了,這個家都是他的,憑什麼是要他給她讓房間?臥室的床,他也有一半的使用資格。那麼大的床,就算是翻個身、打個滾都不會碰到那個女人的。
  江宇瀾已經完全忘記了今天是自己的新婚之夜,他是個新郎,該是好好享受魚水之歡的時候。但他滿腦子只想著要怎麼樣才能和顧盼煙離婚。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