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囚妻
【6.2折】囚妻

臉紅紅BR1050--倪淨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倪淨
出版日期:
2019/03/22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就怕上司變老公
NT118
銷量:16
王爺忙寵妻
NT118
銷量:4
逼婚不下床
NT118
銷量:14
夜夜催婚
NT118
銷量:16
睡妻條件
NT118
銷量:44
彪悍總裁來討婚
NT118
銷量:35
囚妻
NT118
銷量:55
總裁不想被放生
NT118
銷量:32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02
脅迫的欠債同居
NT118
銷量:97
天降惡夫
NT118
銷量:73
收拾小秘這麼難
NT118
銷量:92
愛上他的那一夜
NT118
銷量:40
從婚條件
NT118
銷量:66
賜婚記
NT118
銷量:22
總裁的小虎妻
NT118
銷量:7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33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297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196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82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79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65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0
夜劫
NT118
銷量:148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4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37

在她還不懂愛時,他有心占為己有,不給逃;
在他都愛上了時,她狠心轉身離去,不給愛。



邵晉雷是小公司裡的二少爺,官晶浪是跨國集團的大小姐,
他強勢不羈,她嬌氣任性。本是八竿子打不著的兩人卻交往了。
邵晉雷是霸道大男人,外頭的男人多看自己女人一眼,
他從來都是直接拳頭招呼過去。官晶浪一向十指不沾陽春水,
從來都被養在溫室的小花,卻沒人知道, 原來這朵小花有些傻氣,
不但傻,還老想把官家當嫁妝。 結果才知道,原來,她想嫁,
邵晉雷其實沒有想娶, 那就分手吧。誰知,半年後,因為貪杯,
不小心喝多的她, 竟然跟邵晉雷又滾上床。這一滾還滾出了人命,
她揚言不嫁,他卻撂話,她若不想跟他過,他有的是方法囚她一輩子。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身為官家的獨生女,整個家族龐大的事業,官晶浪壓根不懂,她只是個被父母寵壞,要風是雨的大小姐。
  官家單傳,官晶浪的父母生了她之後,就為了家族事業滿世界跑,根本沒有時間再為她添個弟妹。
  為此,在官晶浪的童年裡,圍繞她的只有父母為她請來的佣人跟管家,雖然父母也同住一個屋簷下,但他們太忙了,忙到沒空照顧她。
  也因為沒能陪女兒,官家父母唯一補償的方式就是捧上最好的一切成堆成堆送到女兒面前,更別說一旦女兒親自開口要求的東西,肯定雙手奉上哄女兒開心,把官晶浪寵成了要風是雨的大小姐,天不怕地不怕,在家稱王的小霸王。
  有錢人家的小孩上學,為的就是增加人脈跟社交圈,官家本來也打算安排官晶浪進入臺北最著名的貴族小學,培養日後的人脈關係。
  誰知,官晶浪死活不肯,不愛念書又喜歡賴床的她,不想去讀有錢人擠破頭的貴族小學,反而想讀位在官宅附近的私立小學。
  她天真的想著,念這所小學後,就不用天天一大早被叫起來,她可以高興怎麼賴床就怎麼賴床,反正私立小學很近,司機開車很快就可以到了。
  因為寵女兒,官晶浪一開口,官家父母自然是照單全收。
  誰知,讀了一半的小學一年級,來了一個轉學生,他叫邵晉雷,是個好看的小男生,而且他很聰明,剛轉學就考了第一名。
  畢竟是被官家寵著長大,官家的名聲響亮,漂亮的官晶浪在學校基本上是橫著走路,還被全校師生拱成小公主。
  可惜,漂亮的小公主不愛念書,仗著大小姐脾氣,用她耍賴的惡霸纏功,硬要同班的邵晉雷幫她寫功課,交作業。
  邵晉雷是邵家的二兒子,邵父靠炒地皮發家,累積了不少財富,一點一點將資金轉投資,利用錢生錢的道理,邵家光靠收租就能能過上衣食不愁的優渥生活。
  邵父誇二兒子帶財,一出生就為他賺進大把錢財,短短幾年就靠房產賺得滿盆滿缸。
  只是變成有錢人的邵父一心想走進上流社會,為此費勁苦心地幫兩個兒子鋪路,大兒子邵武堯被送進全臺灣名氣最響亮的貴族幼稚園,名列前矛的他一路直升國小,果真如邵父所想,不但多了上流社會的斯文儒雅,結交的朋友也全是非富即貴。
  兩個兒子相差三歲,邵父在邵晉雷五歲時,也讓他隨著大兒子的腳步,進入同一所幼稚園。
  可惜,二兒子比起大兒子難管教,邵母好說歹說,雖然順利把兒子送進幼稚園,卻時常接到老師抱怨二兒子的電話。
  一開始邵母還不以為意,小男生打打鬧鬧很正常,直到直升貴族小學,學生家長跟校方的抱怨更甚時,邵母才驚覺事態嚴重。
  為了怕跟這些有錢人家結怨,又聽說官家小公主就讀的是另一所私立小學,她索性跟邵父商量,讓二兒子跟官家小公主進同一所私立小學。
  那年,邵晉雷七歲,也從那時就知道,他的爸媽要他跟官晶浪成為朋友,還告誡他,官家小公主他惹不起。
  曾經邵晉雷不懂為什麼父母這麼巴結官家,直到他慢慢長大,到他進入高中時才明白,官晶浪三個字就是權勢財富的代名詞。
  可不同於其他人對官晶浪的巴結討好,邵晉雷雖然被要求討好官晶浪,但硬脾氣的他性子不好惹,雖然是師長眼中的資優生,私下卻是個動不動就拿拳頭打招呼的流氓老大,性格的反差極大。
  一個是有權有勢的大小姐,一個是雙面人格的資優生,卻看得出來,邵晉雷一路從國小到高中,都拿官晶浪沒辦法,畢竟他的拳頭再硬,也不可能打在任性又刁蠻的官晶浪身上,再說官晶浪的嬌氣,還不是普通人的等級。
  不過官晶浪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她媽,而她爸媽最常的處罰就是禁足。
  為了躲避禁足,升上高中時的官晶浪功課從來都是臨時抱佛腳,有些小聰明的她,考試前只要找邵晉雷惡補功課,很幸運的每次都能低空飛過。
  對於自己女兒的功課,官母也是心知肚明,自然也知道邵家的二兒子一直都在幫女兒,也主動找上提供邵家不少合作的企劃案,同時官母還幫邵母帶路打開上流社會的大門。
  官母見過邵家兩個兒子,大兒子斯文,二兒子霸氣,雖然性格不同,卻是長輩眼中難得的優秀人材。
  也因為看出了邵家兩個兒子的能力,再想到自家女兒,要她扛起官家整個事業,確實是太苛求她了,若是能收攬邵家兩個兒子進自家公司,對女兒未來在管理公司上肯定是一大助力,因為官母有這層考量,對女兒跟邵晉雷的交好,她從沒反對。
  但多少也有些放縱,年輕人怎麼鬧騰,官母也沒有多大阻攔,一半是因為她與丈夫忙於事業,一半是心疼沒能幫女兒添個玩伴。
  只是寵歸寵,官晶浪是日後官家唯一的繼承人,對她的管教自然不會太放鬆,當發現自家女兒說要去同學家討論功課,結果是跟同學一起去追星參加見面會,再看女兒房間裡滿是明星的海報跟寫真集,官母氣得讓佣人全拿出去丟了,並且罰官晶浪禁足。
  本來好好的週末下午,官晶浪這時應該跟同學一起去逛街看電影,卻因為被禁足,只能窩在家裡哪裡也去不了。
  禁足當天,官晶浪剛下樓要吃午飯,順便跟佣人借了手機,因為怕她又搞出什麼名堂,手機被官母一併沒收。因為只記得邵晉雷的電話,除了打給他,她也沒有其他人可以求救了。
  坐在餐桌前,她撥了邵晉雷的手機號碼,響了幾聲後那頭傳來低沉又微喘的男音。
  聽到邵晉雷的聲音,開口問:「邵晉雷,你在哪裡?」
  「我跟朋友在網球場打球,妳怎麼不用自己的手機?」
  「我的手機被我媽收走了。」
  邵晉雷拿著電話皺了濃眉,「妳不是今天跟同學約好去偶像的見面會,好端端的為什麼會被沒收手機?」
  「當然是被我媽發現我要去參加偶像的見面會,她不同意。」
  「所以妳被禁足了?」邵晉雷一想到官晶浪的慘樣,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官母對官晶浪的管教不是一般的嚴厲,可是十八歲的官晶浪正值青春期,會有反叛的心態,越是不讓她做的事她越是想做,結果每次被發現時都被罰禁足,有錢人家的大小姐,雖然高傲,但是相對的也不自由,不能隨心做自己想做的,這一點讓官晶浪很不服氣。
  「還不是你害的,誰教你不幫我,如果說是要去找你,我媽一定不會懷疑。」
  「晶浪,我不可能幫妳對官阿姨說謊。」
  「我又不是去做什麼壞事。」
  「官阿姨知道妳騙她才會生氣。」
  「她生氣也不需要罰我禁足,我都跟同學約好了。」想到自己被唸了老半天,最後罰禁足,官晶浪就委屈到不行,如果她爸在家,肯定會幫她說情,可是他去歐洲出差。
  「所以妳被罰禁足,順便找我陪妳罰禁足?」官晶浪不會平白無故打電話給他,邵晉雷對她很了解,這位大小姐每次找他,八成都是壞事。
  「才不是,我是讓你帶我出去。」
  「出去?妳還敢再偷跑,妳不怕官阿姨發火?」
  「我不管,我一定要去,還有你要記得帶繩子來。」
  「我沒事帶繩子去做什麼?」邵晉雷沒好氣的反問。
  「當然是要爬牆,難不成我們兩個還光明正大從我家走出去,那肯定我們還沒走到我家大門,就被我媽追殺了。」
  聞言,邵晉雷咒罵一聲,發火的問:「官晶浪,妳一定要這樣玩我嗎?」她大小姐那一點力氣,還想學蜘蛛人爬牆,會不會太高估自己了。
  「邵晉雷,我不管,你就是現在要馬上立刻來帶我出去。」說完,官晶浪不給邵晉雷多說的機會,直接結束通話,再將手機還給一直站在身後欲言又止的佣人。
  「剛才我說的話,一個字都不可以跟我媽說。」官晶浪見乖乖佣人點頭,這才放心的開始用餐。
  昨天下午被禁足,她一生氣跑回房間,連晚餐都沒吃,早上又因為睡過頭,睡到過午才起床,三餐沒吃的她,早就餓得前胸貼後背,拿過佣人抹好醬的土司,配著牛奶開始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而這頭被她掛電話的邵晉雷則是拿著手機不發一語,網球場另一邊的朋友見他表情有異,走到場邊關心,「阿雷,怎麼了?」那人邊說邊遞水過去,邵晉雷接過,二話不說仰頭就喝掉半瓶的礦泉水。
  之後沒好氣的將手機放回包包,再拿出毛巾擦拭身上跟臉上的汗水。
  朋友見他脫掉汗溼的球衣,再套上白色T恤,多少也看出他要走人的意思,「不打了?」
  「我有點事,下回我們再約。」說完,邵晉雷將網球拍收好,拍了拍好友的肩膀後,揹起包快步走出球場。
 
  ◎             ◎             ◎
 
  當邵晉雷出現在官宅時,那位被官晶浪警告過的佣人噤聲指了指樓上,他會意後快步上樓。
  邵晉雷房門都沒敲,才剛站定身子,房門就被人打開。
  「阿雷,快進來。」官晶浪連多看他一眼都沒有,直接將人拉進房間。
  邵晉雷剛打完球,雖然換了衣服但還是擋不住身上的汗味,在他被拉進房間後,官晶浪一臉嫌棄地甩開他的手,還不忘往後退。
  「邵晉雷,你怎麼全身都是汗臭味?」那語氣裡滿是嫌棄。
  因為拉開了距離,邵晉雷這才有機會好好看一眼官晶涼,當他的目光從她漂亮白淨的臉蛋往下看時,目光一頓,定睛又多看了一眼。
  官晶浪發育的很好,體態勻稱,一百六十五公分的身高,骨架纖細,皮膚白淨無瑕,頭髮齊肩勾在耳後,平時被官母要求,衣著端莊合宜,可此時的她,卻跟時下追流行的少女無異,短得露出一雙雪白大腿的牛仔短裙,一字領的露肩上衣,稚氣的瓜子臉化了淡妝,塗了唇膏晶亮的嘴唇,一張一合間教他移不開視線,更別說邵晉雷還聞到了房間裡傳來淡淡的香氣,隨著官晶浪走動時一陣一陣飄散過來。
  「我這樣穿好不好看?」官晶浪在連身鏡前左照右照,似乎很滿意自己的清涼打扮。
  「妳打算穿這樣讓我帶妳出門?」站在她身後,邵晉雷冷著臉問。
  「對啊,這是我上次跟朋友逛街時買的,我媽不知道。」她說得十分得意,還不忘在他身前轉了一圈。
  「去換下來。」邵晉雷盯著她一雙纖細長腿,眼皮沒動一下,連廢話都不說,直接要她換掉。
  官晶浪臉上的笑意慢慢淡去,納悶的轉頭看他,「為什麼,我覺得這樣很好看,我朋友也都這樣穿。」
  「妳朋友怎麼穿我不管,但妳不准這樣穿。」那口吻充滿霸道,一點都不給她反駁的餘地。
  「邵晉雷,你會不會太小家子氣了?不過就是露腿露肩,我覺得這樣很好看。」
  「不換下來那就不用出去了。」邵晉雷說完,高大精瘦的身影轉身就想往房門走去,打算開門離開。
  「你別走!」官晶浪急得轉身拉他,卻不小心被自己的腳給絆倒,整個人往前撲去,正好撞到聽到她的尖叫聲轉過身來的邵晉雷。
  下一秒,重心不穩的邵晉雷被官晶浪給撞倒在地,雖然有地毯但撞到地面時,邵晉雷還是發出了悶哼聲,更別說他身上還壓著官晶浪。
  官晶浪整個人趴倒在邵晉雷身上,雙手抵在他胸前,驚魂未定的她,扭著身子想要起身,手腳並用地在邵晉雷身上又摸又推的,口中還不住地喊疼。
  「好痛,邵晉雷,你好端端幹嘛跌倒?」明明是她撲倒他,卻把錯怪在他身上。
  官晶浪雙手撐在他胸膛,上半身與他對視,因為短裙教他很清楚感受到她細嫩的皮膚在他腿上磨蹭。
  而官晶浪則是一點都沒有警覺,扭動身子後就這麼坐在他結實的腹部,「你看,我的手都瘀青了。」或許是太細皮嫩肉了,不過是這麼一撞,白嫩的手臂竟然真的多了一處瘀青。
  倒在地上的邵晉雷不是第一次跟她這麼靠近,但此時的姿勢過於曖昧,聞著她身上的香氣,一手定住她的細腰,讓她別再繼續扭動,另一手則是垂在身側握緊拳頭,連做幾個深呼吸平緩體內的躁動。
  「妳先不要動。」
  「為什麼不要動,我要起來。」官晶浪一點都不理會他的警告,扭著細腰想要起身,奈何腰被邵晉雷有力的手臂定住,試了幾次後依舊彈動不得。
  「官晶浪,妳是怕我不敢動妳是嗎?」邵晉雷咬牙吐出這幾個字。
  官晶浪再不諳情事,似乎也看出邵晉雷的異樣,一時玩心大起,壞心的想要撩一下火,「那你敢嗎?」她邊說邊傾身與他貼近,漂亮的臉蛋含笑與他吐著熱氣的英挺臉龐只有幾公分的距離。
  邵晉雷是血氣方剛的少年,一點都受不了女人的挑逗,特別是這個女人還是他的女朋友,交往半年,卻連個大人的法式熱吻都沒有,頂多就是啄吻一下,不是他不想要,而是他不能要。
  官晶浪不同於其他女人,交往是她提出來的,為的是他與學姐約會時,被她撞見,隔天氣乎乎的衝進他房間,驕傲的問他要不要跟她交往。
  當時他剛洗好澡,下半身只穿一件休閒褲,上半身赤膊,滿臉錯愕的瞪她,以為自己是在看外星人。
  因為官家的權勢,官晶浪又是獨生女,一般男生見她漂亮,說不心動是假話,但真的敢付諸行動追求的,卻是少之又少,幾乎是零。
  畢竟高攀一個富家大小姐,不是一般人有勇氣,再說這位大小姐還是被養得嬌氣刁蠻,很難招架得住她的要風是雨性子。
  可他卻沒拒絕,不是他沒開口,而是官晶浪根本沒給他拒絕的機會,摟住他的脖子,仰頭就是一個啄吻,對打架從來不手軟,拳頭很硬的他撂話,他吻了她,以後就是他的男朋友了。
 
  ◎             ◎             ◎
 
  邵晉雷那時怔了,一時忘了反應。
  邵晉雷不是純情男,剛滿十八歲的他,也清楚男女之間的那點事,對他投懷送抱的女人不少,他並不是每個都拒絕,看上眼了也曾上過床。
  只是那些女人跟官晶浪不同,那些女人可以玩,但他玩不起官晶浪,他曾以為官晶浪不會是他的菜,但她提出交往時,他卻沒有爽快拒絕,因為官晶浪代表的是官家,而他身為邵家兒子,他得罪不起官晶浪。
  「官晶浪,妳如果不想玩火那就趕快停下來。」邵晉雷有些窩火,十八歲的他跟女人之間,從來是看對眼了就玩玩,哪會像此時,明明被撩得下半身著火了,還要假裝冷靜。
  「如果我不要,你想把我怎麼樣?」官晶浪不傻,自然看出邵晉雷的壓抑,但她更清楚,邵晉雷肯定不敢動她,所以她才會這麼肆無忌憚地挑釁他。
  邵晉雷見官晶浪笑眼帶著挑情意味,一副認定他不敢對她怎麼樣的放肆,男人這種生物最經不起被人激,更別說在征服女人這一點上,男人肯定都想要當主宰者。
  不過一瞬間,官晶浪本是摟住邵晉雷脖子,就一眨眼的功夫,當她反應過來時,人已經被壓在邵晉雷身下。
  男人強壯高大的身軀壓得她有些喘不過氣,忍不住張口喊:「邵晉雷,你起來!」官晶浪生氣的拍打他的肩膀跟胸膛。
  「為什麼要放開,妳不是想玩火嗎?」邵晉雷被她惹得慾火上身,連同理智都被拋開,一向冷靜自持的他竟有些惱火的質問她。
  「我才沒有!」
  「沒有嗎?」邵晉雷再壓低身子,與她的身子貼合得沒有一絲空隙,男生有力的身軀跟女生柔軟的曲線糾纏,兩人的臉只有幾公分的距離,呼吸間都是彼此的氣息。
  官晶浪沒跟男生有過如此近的接觸,就算平時跟邵晉雷有過肢體接觸,也不過是一瞬間的碰觸,從沒有越過彼此心中那條線,所以這是第一次她發現男生跟女生在體力跟體型上的明顯差異。
  當鼻息間全是邵晉雷的氣息,屬於男生獨特的陌生味道教她有些心顫,還有熱得發燙的強壯身軀也教她不知所措,哪裡還有剛才的從容,緊張不安的神色在臉上顯露。
  或許是發現自己嚇壞她了,邵晉雷在努力調整情緒及壓下體力奔騰的熱火後,一個翻身倒向地板。
  就在他癱成一個大字型,想要平息下半身的慾火,沒想到得到自由的官晶浪竟卻不怕死的繼續玩火。
  那股屬於官晶浪獨有的香氣,再一次環繞鼻息,當邵晉雷睜開閉上的雙眼時,瞇眼看著官晶浪竟雙手撐在他頭的兩側,下巴輕抬,一副傲嬌的姿態,他剛想開口。
  只見她漂亮的臉蛋逼近,在他反應過來前,他的唇被她吻上,柔軟的觸感教他一時心猿意馬,雙拳握緊,下一秒馬上轉開頭去。
  「官晶浪!」這女人是不怕死了,敢在火上添油,存心要他失控。
  「這是我的初吻。」官晶浪又往前傾身,笑得好不得意,漂亮的臉蛋近在眼前,晶亮的眼睛裡反射出他的倒影,「你要對我負責。」
  「官晶浪,不要再鬧了。」
  「我才沒有鬧,你親了我,你要對我負責。」官晶浪傾身與他對視。
  邵晉雷重重的吁了一口氣,雙手落在身側,雙眼轉而盯著天花板,「那我要對妳負什麼責任?」明明是他被她強吻了,怎麼反過來說是他親她了,可是心裡的話他沒有開口,只怕他說了,官晶浪也全當耳邊風。
  一聽他的問話,官晶浪笑得眼睛都彎了,漂亮的臉蛋教人移不開眼,她說:「從今天開始,你要當我的男朋友。」
  男朋友三個字讓邵晉雷全身僵住,以為自己聽錯了,忍不住翻個白眼,「妳不要開玩笑了。」
  「邵晉雷,你是不是不想負責?還是你心裡喜歡的是那個學姐?」
  「哪個學姐?」
  「你昨天約會的那個!」
  邵晉雷深吸一口氣,想要平緩體內被挑起的蠢蠢欲動,「她是對我有好感,但我對她沒感覺。」應該說,他跟女生是可以玩,但沒打算跟任何女人交往。
  「那我們交往吧,你吻了我,你要負責。」官晶浪又笑了,眼裡的得意跟嬌氣,看得邵晉雷一時忘了反駁,待他回過神時,一切都來不及了。
  就因為那句要他負責,半年來,邵晉雷已經背著官家人幫官晶浪解決不少麻煩,還常為了她瞞著官家父母,身為男朋友,邵晉雷一直自比是上了賊船了。
  不但連外頭的女生都不能碰,也不能碰自己的女朋友,多碰一下,他怕引來的後果不是他能想像的。
  兩人的交往,一直都沒有對外公開,一半是官晶浪怕公開了被她媽給打死,一半是邵晉雷覺得不能公開。
  這半年來,兩年的關係在外人眼中實屬曖昧,但更多的朋友以為,兩人小是青梅竹馬,交情非比尋常,就算看到兩人之間互動比平常人還多了一股親暱也沒有太多著墨。
  官晶浪的挑釁意味不輕,邵晉雷連連幾個深呼吸,想要壓下被挑起的熱火,可惜,他的無聲拒絕卻沒有被她聽進耳裡,不但傾身,小臉還故意與他貼近,嬌笑的在他的薄唇上啄了一口。
  「你為什麼不吻我?」官晶浪啄了一口後,得意的與他目光對視。
  「妳不准再玩火了。」邵晉雷將手摟在她的細腰上,想要制止她扭動不安分的腰身,怕自己一個把持不住,翻身將她啃得一乾二淨。
  「那你親我一下。」她在他耳邊撒嬌地說。
  「剛才已經親過了。」邵晉雷吁了一口氣,看著她稚氣的漂亮臉蛋說。
  「不是我親你,是你親我。」官晶浪不懂得如何挑逗男人,但她的生澀卻引來更大的作用,纖細的手從他上衣下襬鑽進去,摸上他精瘦的腰身,因為運動量大,又有定期健身,邵晉雷身上沒有一絲贄肉,結實肌肉觸感教她忍不住輕捏了一下。
  因為捏了這一下,邵晉雷摟在她腰上的大手倏地收緊,力道大得弄疼官晶浪,惹來她的驚呼。
  在她還來不及開口,上半身被摟住,而後她還沒停下來的驚呼聲被堵住。急切又激烈的吻將她的唇瓣封住,這個吻一點都不溫柔,還帶著一絲的粗暴,但邵晉雷似乎不在意,他只想狠狠地吻她。
  官晶浪是想要他吻她,但她卻被這帶著侵略的吻給嚇壞了,一時間不懂深吻的她知該如何反應,而後柔軟的唇瓣被啃得發疼,她這才伸手想要推邵晉雷。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