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嘿,小姐看過來~嘿,小姐之二
【6.2折】嘿,小姐看過來~嘿,小姐之二

缺書! 電子書網站 <讀客文學> https://www.mmstory.com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田心貞
出版日期:
2009/01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118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11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11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11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118
銷量:38
離婚後再愛
NT$11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11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11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11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11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11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11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11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11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71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74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46
夜劫
NT$118
銷量:23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20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12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10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93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192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81

上司有點壞,一點小凸槌,冷得像塊冰,
秘書難侍候,一個不高興,大小姐甩頭走人。

褚炤煒,大財閥的二少爺,一向視女人為絕緣體,
可這樣的他,卻在第一眼見到公司裡那亮麗的武善芝後,
起了壞心眼。明明人家她是應徵課長助理,倒頭來,
卻成了不知名人士的「貼身助理」,那人叫褚炤煒,
聽說是空降部隊!而且褚炤煒根本是個豬頭,只會欺負她,
明明人家是中午十二點休息,她卻常常下午三點才吃午餐,
而且她的下班時間是下午六點,卻是要天天加班……。
氣得武善芝拿他筆電出氣,一火大就偷偷按「Power」鍵熄火,
這些她都能忍,不過是工作,可是當那豬頭摔她買的晚餐後,
小姐不幹了!為了表示自己的決心,武善芝懶床不上班,
氣得褚炤煒直接上門捉人,沒想到人是捉到了,也拉去公司了,
可他的心卻也跟著被拉動……。他承認,他是喜歡她,
更想捉她上床好好疼愛一番,可是他真的只是想而已,
但怎麼辦,他不只在她家將她壓上床「活吃」,還過了夜。
誰知,才幾天功夫,同一張床竟躺了另一個男人,
妒火攻心的他,二話不說,先捉姦狠揍再說!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中午用餐時間一到,辦公室裡的人紛紛收拾桌面,準備出去吃飯,武善芝也不例外,她打開辦公桌最下層的大抽屜,從背包裡拿出小零錢包。

看見大家走進電梯,武善芝也想要快一點趕上電梯,她站起來,一隻大掌卻擱上她的肩膀。

「等等,妳要去哪裡?」

武善芝回過頭,「中午休息時間到了,我要出去吃飯。」

「吃飯那種事情先等等,妳過來幫我處理一點事情。」

武善芝楞了,不過她還是跟隨高大背影走進主管專屬的辦公室。

「先把這疊資料整理給我,我馬上要用。」褚炤煒轉身,一疊PVC資料夾交到她手上。

有力的勁道讓武善芝頓一下,手上多了一疊厚重的文件,褚炤煒走到辦公桌後,偉岸的身形端坐在椅子上,大掌在顯得微小的滑鼠上點幾下。

武善芝看看手上的資料又看看專注在電腦液晶螢幕上的傢伙,她張口欲語,但是最後她抱著資料轉身。

「妳要去哪裡?」

武善芝回過頭,「我回去位子上整理資料。」

「那邊有一台手提電腦,妳用那一台手提電腦幫我處理。」

專注在電腦液晶螢幕上的褚炤煒仍是沒有抬眸,一台銀色的手提電腦擱在玻璃桌上,武善芝朝沙發走去。

她打開電腦,在電腦開機的同時翻翻資料,她看了又看,她也看了電腦桌面上的每一個圖示。

「那個……」她才看向辦公桌。

「三十分鐘之後我要那些資料近年來的數據。」


「近年來的數據……」武善芝視線回到一疊資料上,她一邊翻著一邊呢喃。

外面辦公室的燈光大部分已經熄掉,只剩下從百葉窗外透進的光線,經理辦公室裡燈光明亮,只有褚炤煒點拉滑鼠和武善芝翻閱紙張的聲音,約莫過了五分鐘。

「不好意思,請問一下,你要的近年來數據在資料裡面還是電腦裡面?」

褚炤煒別開電腦液晶螢幕上的視線,「妳還沒有開始著手我要的東西。」他語氣肯定,但是武善芝以為他在問她。

「不好意思,因為我還沒有找到你所謂近年來的數據在哪裡。」

「既然妳不清楚我交代的東西為什麼一開始不問?我一開始就告訴過妳,這資料我趕著要用。」

他還不是有時間說風涼話,武善芝站起來,「對不起,我今天是第一天上班,有很多地方我還不清楚。」

「這算什麼理由?」褚炤煒拍了桌子,「我今天也是第一天過來業務部門。」

褚炤煒的口氣一直不算嚴厲,但是他一向不慍不火的臉色反倒叫人心驚。

武善芝不可思議的看他,這傢伙竟然跟她拍桌子?

「把我的手提電腦跟資料拿過來。」餘光見她沒有動作,褚炤煒的視線再次從電腦液晶螢幕前挪開,「妳在發什麼呆?我叫妳把手提電腦跟資料通通拿過來沒聽見嗎?妳只剩下二十分鐘完成我交代的事情。」

沒有錯,他剛才真的拍了桌子,武善芝拉回膠著在他臉上的目光,她將一疊資料放上手提電腦,她連同手提電腦一起抱起來,她捧著一堆東西放到辦公桌上,站在他左方的位置。

「打開STATISTICS軟體。」

武善芝趕緊將一疊資料夾挪到一邊,她打開手提電腦液晶螢幕,「STATISTICS軟體在哪裡?」

褚炤煒又挪開電腦液晶螢幕上的視線,瞥向她的目光好像帶著呆滯,武善芝挺起胸脯,「電腦桌面上的小圖示都是圖案,我看不出哪一個是STATISTICS軟體。」

「工作列上有一個紅色的快捷鍵。」

武善芝用滑鼠點開一個紅色的圖示,「把資料裡的數據通通輸入進去是嗎?」

「嗯。」

「要輸入每天的數據?還是每個禮拜?每個月?」

「當然是輸入每個月的數據,我不是說了我要近年來的數據。」

冷冷的口氣讓武善芝在心裡咬牙,她都說了她是第一天來上班,如果她沒有記錯的話,她是課長的助理。

她想瞪他,但是又怕被他察覺,武善芝硬是佯裝若無事的看他一眼。

武善芝分別拿出資料夾裡的紙張,她一手指在左邊的紙張上,另一手擱在鍵盤上,她得在一堆密密麻麻的文字裡找到月銷量數字。

耀眼的陽光從左側窗戶灑進,百葉窗沒有拉下,炙人的陽光曬在武善芝的身上,她左手翻閱紙張,右手輸入數字。

她的視線專注在每一張A4大的紙張上,她沒有近視,但是印得密集又渺小的字體讓她看得吃力,月銷量數字如果是阿拉伯數字很好找,偏偏大多都是大寫國數字,她懷疑他只是趁方便隨便拿一疊有歷年資料的東西丟給她,這不是做過整理用的報表。

「妳只剩下十分鐘。」

武善芝的手指頭在鍵盤上快速的敲出準確數字,她雙眼拚了命的在紙張上來回穿梭,這一疊資料的年份從五十五年前開始。

褚炤煒看了她一眼,刺眼的陽光在纖細的側身上形成一圈透亮的光暈,她的側臉專注,一手輸入,一手忙著翻閱資料,微微開啟的紅唇唸唸有詞。

他將視線移回電腦液晶螢幕上,偌大的辦公室裡又只剩下他點拉滑鼠以及她翻過紙張的聲音。

過了一會兒,褚炤煒擱在辦公椅上的手突然有一下、沒一下的輕敲起來,聲音不大,但是在安靜的空間裡卻響得格外清楚,武善芝翻閱紙張的左手不由得加快速度。

「好了沒?」

「就快了,再給我一點時間。」

褚炤煒沒有再開口,他的手也沒有停止輕敲椅把的動作,但是輕敲椅把的頻率卻有增加的現象,他的目光不再盯著電腦液晶螢幕不放。

褚炤煒往後靠在椅背上,擱在滑鼠上的手指頭動了動,他打開另一個軟體裡的數據圖,他一邊看,一邊思考。

「好了。」

褚炤煒將手提電腦的液晶螢幕轉向過來,一堆數字出現在螢幕上,「妳確定這就是我要的東西?」

武善芝楞了一下,她驚覺她只是把五十五年來的數據全部輸入而已,她還沒有動用到軟體的功能。

「啊,我還沒有讓軟體統整分析。」

褚炤煒早已經開始點拉滑鼠,「我叫妳來幫我處理事情,如果每一項細節都還需要我一一吩咐指示的話,我還叫妳來幹嘛?我不會自己動手處理就好。」

不消一會兒,褚炤煒最後像是十分不耐的用力在鍵盤上敲下ENTER鍵,清脆又響亮的聲音讓ENTER鍵彷彿要彈跳出來。

武善芝睜大了雙眼,他是極度不耐煩嗎?她已經算是動作很快的將五十五年來的數據一一輸入進去,她的眼睛都要脫窗。

有本事他在密密麻麻的紙張裡找他要的數據,紙張上的字體小得跟螞蟻一樣,她都沒有要求要有一個放大鏡了。

誰這麼摳門把資料印得這麼小字體?想省錢也不是這樣。

「剛才我操作軟體的指示妳有沒有一個步驟、一個步驟記下來?」褚炤煒抬眼,站著的武善芝像是一副剛回神的樣子,「不會操作軟體又不看清楚學習,妳想怎樣?」

褚炤煒一邊看著手提電腦上的分析圖,一邊在桌上型電腦輸入。

武善芝傻眼,他把手提電腦轉向他,他要她要看什麼?

「妳不能我要妳做什麼,妳就問什麼,如果是這個樣子的話,公司要助理幹嘛?主管不會一切自理就好。」

「那個……」武善芝看一眼橫躺在辦公桌前方,透明三角柱壓克力名牌,「陳經理,我今天是第一天來上班,我還沒有熟悉所有工作內容,我今天早上只有連絡廠商,電腦裡的各項軟體我還沒有接觸到。」

褚炤煒瞥了她一眼,「不要再用第一天來上班當理由,我也是第一天過來業務部門,什麼叫做妳還沒有接觸到軟體?妳剛用的STATISTICS軟體不是軟體嗎?」

「陳經理,其實我對於各種軟體也不是完全陌生,只是……」

「我不姓陳,我不是經理。」

「我需要一點時間來摸索,剛剛因為你急著要資料,我一時心急,輸入所有數據就交給你,其實我……」

「妳去把鐵櫃裡的黃色資料夾全部拿出來,我要看看這幾年來合作廠商資金大多投資在哪一個區塊。」一再被打斷,武善芝睜著一雙大眼睛啞口無言。

「妳還在發什麼呆?我說把鐵櫃裡的黃色資料夾全部拿出來。」

他瞥過來一記冷冷的眼神讓武善芝在心裡氣得牙癢癢,高跟鞋喀拉喀拉的走向鐵櫃,他根本就沒在聽別人說話!

沒禮貌的傢伙,只會斜眼看人,不知道什麼叫做正視他人!

他不是陳經理,那他在陳經理的辦公室裡做什麼?武善芝蹲在鐵櫃前,她把裡頭黃色資料夾一一拿出來,真希望今天早上不要再看到他的臭臉。


☆      ☆       ☆


整齊、寬敞又明亮的辦公室,每一個職員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認真工作,偶爾傳來幾聲交談,但大多都是工作上的討論。

武善芝抬起頭來看牆上的鐘,眼看就要中午,她的心情卻愈來愈緊張,視線穿透一面大玻璃,她看見坐在經理辦公室裡的那個傢伙,而真正該坐在經理辦公室裡的人卻被請到外頭,她還是不知道那個傢伙的真正職稱。

她明明是課長助理,但是她每天被那個傢伙叫進去做事,課長竟然也不以為意,還說他的事情他自己處理得來。

她問課長他是什麼來頭也問不出個所以然。

褚炤煒彷彿察覺到辦公室外的視線,他抬頭,武善芝想避開他的眼神,但是已經來不及。

「武善芝,妳進來。」

她就知道,武善芝在心裡哀嚎一聲,她認命的站起來,看向課長的目光帶著哀怨,課長若無其事的將視線移到別處。

她也看向暫時移位到外頭的業務部門經理,陳經理對她佯若無視,他逕自與課長交頭接耳。

武善芝踩著沉重的步伐走進經理辦公室,她的手摸上肚子,她可憐的胃已經好幾天沒吃上一頓正常的午餐。

「把桌上那堆資料整理給我,我一個小時之後要用。」

武善芝的腳還差一步踏進經理辦公室,但是辦公室裡的聲音已經響起。

「是。」武善芝走到黑色沙發前,她抱起玻璃桌上一疊資料,他每天派給她的工作愈來愈多,今天的份量已經抵到她的下巴。

「妳要去哪裡?」

武善芝停下腳步,「我回我的位子處理資料。」

「妳沒看見桌上有一台手提電腦嗎?」

武善芝瞥了玻璃桌上的手提電腦一眼,她就是不想跟他在同一個辦公室裡工作行不行?

「看見了。」

「動作快一點,那些資料整理一下,我一個小時之後全部都要。」

「好。」武善芝像是嘆氣般的口氣讓褚炤煒從文件上抬起頭,見她坐下沙發,雙手也立即工作起來,她除了第一天反應跟不上他的指示之外,不可否認,之後她一直做得不錯。

這兩個多禮拜來,她很快上手他所交代的每一件事情,對於一個剛從大學畢業的社會新鮮人來說,她的能力不錯。

前兩天他翻了她的履歷,她不是相關科系畢業,卻處理的很有條有理。

「那些東西整理好就過來,我教妳處理一些分析圖表的交叉比對,這樣妳以後可以幫我做一些市場調查分析。」

「是。」武善芝打開手提電腦,這個腦筋有問頭的工作狂,他的手上明明就有帶錶,卻不按照時間做事情,他大爺可以不按照公司休息的時間外出,她可不行。

明明就是一個半小時才能完成的工作,他卻只給她一個小時,一個小時之後,他又要坐在椅子上開始東敲敲、西敲敲,這麼閒是不會來幫她?

她幹嘛閒閒沒事跑出來工作?爸爸都說了會養她,她偏偏要跑出來活受罪,就算去自家飯店裡工作也好過這裡。

武善芝一邊動作迅速的處理資料,一邊在心裡碎碎唸,在他嚴苛的要求之下,她在短時間之內學會一心多用,不偷偷罵他,她的心裡很難受。

辦公室外的女同事只看見他走出辦公室的優雅模樣,沒看見他在辦公室裡頤指氣使的惡劣行徑,動不動就給她三十分鐘、二十分鐘,他交代的工作量往往需要雙倍的時間!

其他人只看見他英俊又內斂的神情,殊不知他看人的眼神令人咬牙,動不動就一副「她問的算是什麼問題」的樣子看她,她是都不能問他問題嗎?她要是不一開始就問個明白,到時候又要給他說耽誤時間。

他是一表人才、相貌堂堂,不過那又如何?哥哥、星斌、凱風、爾烈和爾儒也都是長得這個樣子,有什麼好稀奇?她從小看到大早就膩了。

武善芝一雙眼睛在電腦螢幕跟資料間來回,心裡對他的不滿愈來愈多,她明明就是課長的助理,可是做的事情都是他助理該做的事情,他的助理肯定被他嚇跑,空有一副好看的皮相是無法收攏人心。

過了許久,褚炤煒闔上文件。

「妳還有十分鐘。」褚炤煒往後躺靠在椅背上,擱在椅把上的大手輕敲起來。

武善芝抬頭看一下辦公室牆上的鐘,她咬了咬牙,是還有十分鐘,但是這傢伙竟然提早敲了起來,她擱在鍵盤上的手飛快的動作。


☆      ☆       ☆


「喂,妳等一下要不要一起去新開的那一家餐廳吃飯?」穿著淡紫色襯衫的楊美茜偎向一旁的同事,「那家餐廳在開幕期間都有優惠。」

  「好啊,妳說的是昨天我們路過的那間新餐廳吧?」

  楊美茜點了點頭,她把椅子轉向另一邊,她正想多找幾位同事一起去嚐試看看新餐廳口味的時候,武善芝靠了過來。

  「我也跟妳們一起去好嗎?」

  「妳要一起來我們當然歡迎,可是妳可以去嗎?」楊美茜的目光飄向經理辦公室。

  經理辦公室對外的玻璃今天不知道為什麼拉下百葉窗,所有女職員雖然可惜不能看見坐在經理辦公室裡的俊雅男人,但卻也鬆了一口氣。

  大夥兒也只有在百葉窗拉下來的時候稍有喘息,坐在經理辦公室裡人不會有意無意將視線飄向外面,但是他渾身散發出一股沉著的氣息,他更蘊含一股鋒芒內斂的氣魄。

  奪目的外表讓他在初來的那天的確引起部門女同事一陣驚呼,不過一夥人在一陣騷動之後沒人敢造次,她們對於坐在經理辦公室裡的男人只敢遠遠的欣賞,不敢動綺念。

  業務部門對於這位突然冒出來的上司感到好奇,但是經理絕口不提他究竟是誰,只見陳經理的專屬辦公室讓人佔據也沒見他面有難色。

  大夥兒都在謠傳他應該是公司董事會裡其中一人的公子,否則哪能叫經理坐到外面,經理就真的乖乖坐到外面還面帶笑容?

  武善芝嘆了一口氣,「如果我今天中午有休息的話,我就和妳們一起出去用餐?」

  「當然好。」楊美茜突然挨近武善芝,「妳可真好,才剛進公司而已,每天中午都可以跟大帥哥兩個人單獨相處在辦公室裡。」

  她的話像是一根針刺進武善芝的心裡,「妳想的話,我把這天大的好機會讓給妳。」

  「呵呵,他每天叫的是武善芝又不是楊美茜。」楊美茜把椅子轉個方向,繼續邀別人。

  武善芝羨慕的看著幾位女同事低聲談笑,她也想要像其他女同事一樣,休息時間一到,大家相約一起出去用餐。

  辦公室裡的工作氣氛一向很認真,大夥兒除了站起來走動走動,到茶水間沖杯咖啡休息片刻之外,沒有人會在上班時間閒話家常,頂多就是說一說等等要去哪裡用餐或者是下班之後要去哪裡。

  除了公事上的交流之外,她很難在上班時間跟同事熟稔起來,偏偏她的工作大多又是由「他」指派,由那個坐在經理辦公室卻不是經理的人指派。

  「武善芝。」武善芝看一眼牆上的鐘,那個不是經理的傢伙愈來愈早把她叫進去辦公室,她以為他會早點放她出來,結果沒有,她只是在經理辦公室裡待得更久而已。

  「來了。」武善芝在經過楊美茜身邊的時候,「記得算我一份。」

  楊美茜有點懷疑的抬頭看她,「妳中午時間能跟我們一起出去吃飯當然沒問題,不過我們只等妳五分鐘,新餐廳開幕可是會大排長龍。」

  「等我十分鐘?」武善芝交疊兩根食指,楊美茜皺了眉頭,「好嘛,等我十分鐘啦,我也想要和妳們一起出去吃飯。」

  「武善芝。」

  「妳趕快進去,他比經理還大。」楊美茜推著武善芝,她根本就不覺得武善芝有時間可以跟她們中午一起出去用餐。

  武善芝跺了跺腳,她極為不甘願的瞪向百葉窗,她明明就是課長助理。

  「武善芝。」

  武善芝用力踩著高跟鞋前進,「來了、來了,我剛剛從洗手間大便回來!」

  「噗!」課長噴出嘴裡的茶。

  部門裡的男同事全都不可思議的望著那抹走進經理辦公室的窈窕身影,他們萬萬想不到長相甜美的新同事會說出這種話來。

  女同事們也都覺得很不可思議,武善芝怎麼會對大帥哥說出這種話?業務部門裡只有不坐在經理辦公室的陳經理還老神在在的跟客戶講電話。 

「妳剛剛說什麼?」褚炤煒低頭在文件上。

「我說我去洗手間。」

走進經理辦公室的武善芝在心裡氣得咬牙,這傢伙就會坐在裡面叫叫叫,不然就是敲敲敲,等一下都不行嗎?有本事給她一個任意門。

「然後?」

「什麼然後?」

「妳說妳去洗手間然後?」

「大便。」問得這麼仔細,變態,武善芝看向他的目光無法不帶著嫌惡。

褚炤煒抬頭看她一眼,「去洗手間就去洗手間,大便這種事情不用宣佈得人盡皆知。」

那還問她幹嘛?武善芝朝天花板翻著白眼。

「嗯?」褚炤煒低頭在文件上。

「知道了,大便這種事情以後不要講出來。」

「把手提電腦拿過來。」

「我在沙發這邊做事就好。」

褚炤煒抬眸,「我叫妳做事還是妳敎我做事?」

武善芝鼓著腮幫子拿手提電腦走過去,這傢伙不知道他坐在她的身邊,她做起事來會很緊張嗎?他最好別再敲敲敲!


第二章


武善芝走進家門,背包往沙發腳邊一擱,她整個人軟趴趴的撲上客廳沙發。

「芝芝,我以為妳中午就會回來。」齊芯語闔上雜誌,武善芝的頭趴在她的大腿邊。

「因為那個不是經理的人不放人。」趴在沙發上的武善芝有氣無力,她撇過頭看一下客廳牆上的時鐘,她這個禮拜日又泡湯。

「妳會不會餓?我去弄一點東西給妳吃。」

武善芝一隻手往前伸,她壓住齊芯語想要起身的身勢,「嫂嫂,不用了,我等等一起吃晚餐就好。」

「妳今天中午有吃飯嗎?」只見武善芝點了點頭。

「嫂嫂,爸爸跟媽媽呢?」

「爸媽跟叔叔他們出去,他們說今天不回來吃晚飯。」

「難得我這麼早回來,他們竟然不在家……」武善芝在嘴裡嘀咕著,「哥呢?他還在樓上?」

「小堯他今天提早去店裡,店裡的生意愈來愈好,他想多找幾位調酒師進來,他現在應該在面試新進的調酒師吧。」

「那今天晚上只有我跟嫂嫂兩個人。」

「嗯。」齊芯語摸摸武善芝柔順的頭髮,她和武致堯打小相處在一塊兒,武善芝如同她的親妹妹。

「嫂嫂,妳趕快把肚子裡面的寶寶生出來,我們家人好少,我回到家都好寂寞,爸媽又一天到晚跑出去。」武善芝趴著趴著都有點愛睏。

齊芯語笑著,「芝芝晚上想要吃什麼?嫂嫂弄給妳吃。」自從武善芝去上班之後,她鮮少和家人一起用餐,她幾乎每天加班到晚上九點、十點。

「牛肉麵好了。」

「芝芝,妳要是真那麼累的話就別去上班了,我跟小堯都會給妳零用錢。」

「我早不想去上班,可是我又不甘心。」齊芯語才在納悶,武善芝爬了起來,她跪坐在沙發上,「嫂嫂,妳知道嗎?那個傢伙真的很自大欸,他動不動就用眼皮看我。」

「什麼是用眼皮看人?」

「就是瞧不起我啊,我才問他一個問題而已,他竟然擺出一副不屑回答的樣子,我的動作要是稍微慢一點,也不是我的動作慢,是他太強人所難,他根本是壓榨我的時間,老是要我在一半的時間之內完成他要的東西,我又不是生產線。」

「生產線?」

「他以為我是機器,他說的話是設定。」

齊芯語還是一臉不解,「妳們公司不是工廠吧?」

「哎呀,嫂嫂,總之那傢伙是一個很嚴苛的人啦,他說的時間就是設定在機器上的時間,我要在時間內完成,搞不好我太早完成他還以為我這個機器故障。」武善芝皺了皺鼻子,她倒是還沒有機會提早完成他交代的事情,因為他都把時間捏得緊緊。

「我看時間差不多,我去做飯。」齊芯語從沙發上起來,武善芝也跟著走到廚房裡,她方才還一副懶洋洋的樣子。

「嫂嫂,妳知道那個傢伙今天很過分嗎?今天是假日,我才比平常晚五分鐘進公司而已,他竟然說我的生活紀律不好。」武善芝睜大了雙眼。

齊芯語從冰箱冷凍庫裡拿出牛肉,她今天早上應該先拿出來退冰,她打開冰箱冷藏室,看看還有什麼蔬菜?

「他說公司的加班費是其他公司的兩倍,他一副好像我是來混水摸魚騙錢的樣子,嫂嫂,妳說那個傢伙過不過分?」

「胡蘿蔔、洋蔥、高麗菜,洋蔥跟牛肉麵合嗎?用奶油炒肉絲會不會比較好?」

「嫂嫂,我跟妳說他真的很不可愛,我是剛進公司沒多久,可是我做事很認真,不只有課長,連陳經理都誇獎我,可是那個傢伙卻從來沒有稱讚過我。」

「芝芝,洋蔥用奶油來炒黑胡椒肉絲,妳說好不好?」齊芯語一手拿著洋蔥,一手拿著奶油塊。

「好。」武善芝想都沒想的點頭,「嫂嫂,我跟妳說,我發現那個傢伙他不只是自大,他還沒禮貌得很,我有時候去茶水間倒水都會順便幫他倒茶,可是他從來沒有跟我說過一聲謝謝,他是小朋友嗎?難道還要我敎他說謝謝,他才會說謝謝?嫂嫂,妳不覺得他這樣真的很糟糕嗎?」

武善芝跟在齊芯語的屁股後面吱吱喳喳說個不停,她比手畫腳,最後還生氣的雙手插腰,她愈說愈氣憤。齊芯語一點都看不出來她剛剛還趴在沙發上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

直到齊芯語把晚餐料理好,全部端上桌,武善芝在餐桌上還是在抱怨那個傢伙。

「芝芝,妳常常說的那個傢伙到底叫什麼名字?」

武善芝一雙大眼瞠得圓圓,「嫂嫂,我沒跟妳說過那個傢伙的名字嗎?他叫褚炤煒啊。」

「褚炤煒……」齊芯語一時想不起來她在哪裡聽過這個名字。

「我們辦公室裡的女同事都被他的外表給騙了,大家都看到他一副溫文儒雅的樣子,可是他用眼皮看人的樣子真的會讓人想抓狂。」武善芝拿著筷子的手已經忍不住握拳。

「芝芝,褚炤煒好像是你們公司的少東。」

「我管他少東還是少奶奶,他下次要是再用鼻孔看我,我就把原子筆戳進他的鼻孔,讓他血流不止。」武善芝惡狠狠的吸著麵條。

齊芯語微歪著頭,他們公司的少東是褚炤煒嗎?她不確定,不過她好像聽過這名字,齊芯語不是很在意的吃麵。


☆      ☆       ☆


武善芝提心吊膽的看著辦公室牆上的鐘,她的事情已經做好,她的背包也已經收拾好,現在只差五分鐘就五點整,五點鐘一到,她只要衝到門邊打卡就行。

只剩下五分鐘了,那個傢伙千萬不要在這短短的時間裡又找上她,武善芝虔誠的祈禱著,她只要平安度過這短短的五分鐘,她就不用加班到街上都關門、關店又熄燈。

當武善芝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她希望牆上時鐘,分針已經往前移動四格。

「武善芝。」

從經理辦公室裡傳出來的聲音讓武善芝像是受到打擊一樣,她垮著肩膀站起來,在經過課長身邊的時候,她用一種極為幽怨的眼神看著課長。

她當初明明應徵課長助理,但是她幾乎天天都比課長跟經理都要晚下班!

「善芝。」課長笑瞇瞇的往經理辦公室方向努了努,「上司對妳的表現很滿意,他上次還跟陳經理談到妳,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的話,妳很有可能會直接升遷到上司的身邊做事,這可是連我也求不來的好機會。」

武善芝丟給課長一記嫌棄到不行的眼神,她踏著忿忿的腳步前進,她有多久沒跟湘竹、齊潔出門逛街吃飯?這不是經理卻坐在經理辦公室裡的傢伙真的很過份,上周末竟然一連要求她加班兩天,誰稀罕雙倍的加班費?她又不缺錢。

通常,她人還沒走進經理辦公室,他交代事情的聲音就已經響起,武善芝看著坐在辦公桌後的他,只見褚炤煒慢條斯理的抬起頭,他連開口都懶,他用下巴努了一下玻璃桌方向。

武善芝被叫進經理辦公室的時候,她通常是坐在沙發上,在玻璃桌上做事。

透明的玻璃桌上疊放一層高高的資料夾,武善芝喀拉喀拉走到沙發邊,她一屁股坐下,老大不爽的打開電腦。

這頑固的手提電腦不知道在哪裡出產,不管她怎麼有意無意殘弄它,它都不曾故障,她常常POWER鍵給它用力一按,就讓它關機。

武善芝打開疊得跟她坐著一樣高的資料夾,她大概看一下內容就知道褚炤煒要她做什麼事情,她用滑鼠點開相關軟體。

褚炤煒看著桌上的文件,這幾個月來,他一直在公司各部門遊走,他得熟悉各部門營運的狀況。

爺爺希望他和大哥一樣,在正式入主自家企業之前,先通盤了解各基層單位的工作,唯有如此才能服眾,也才能具備足以帶領企業的能力。

他現在所做的事情大哥之前都做過,只不過他比大哥多了兩年在其他公司做事的經驗,大哥希望他藉此能有一些不同以往的見解。

之前他在外工作兩年的時間,有人說大哥想要藉此機會除掉他,好掌握褚家企業的所有權力;也有人說他是因為想要跟大哥分家的原因,先到外頭尋求日後的合作對象。

雖然外界對於他跟大哥的手足之情一向未有太多的著墨,但其實他跟大哥的感情比外界想像得還要好上太多。

因為大哥是長孫,爺爺的確一向重視大哥甚過於他,褚家企業的接班人從大哥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經決定。

對於他跟大哥來說,總裁跟副總裁的頭銜並沒有太大的差異,大哥遇上問題或是難以抉擇的時候都會找他商量,他也一樣。

他不曾忌妒大哥,他的野心其實不若外界想像。

褚炤煒看著坐在手提電腦前做事的武善芝,其實在他剛進自家公司的時候,大哥就找過助理給他,大哥找的人選一向優秀,做事的效率也讓他滿意,只是他不怎麼喜歡有人待在他的身邊。

他來到這個部門有兩個月的時間,這麼說他叫她做事也有兩個月的時間。

「武善芝。」

「嗯?」

「武善芝。」

「有什麼事情嗎?」

「武善芝。」

武善芝咬牙,她把視線從手提電腦上移開,雙眼與他相對,「褚先生,請問你到底有什麼事?」他不知道她想趕快把事情做完好回家嗎?

武善芝看了一眼門外,外頭的人果然早走光,辦公室的燈也都熄了。

「我肚子餓,妳出去外面買點吃的,順便替我帶一份晚餐回來。」

「你不是都叫外送嗎?」

「每天吃那幾樣東西,妳吃不膩?」

「換一家叫外送不就好了?」

「要換哪一家?換來換去不就是那幾家餐廳,妳去買。」

武善芝真的想扁他,「你要吃什麼?」

「不是叫過的那幾家餐廳就好,錢拿去。」

武善芝從他手上抽過兩張大鈔,「隨便我買?」

「快去快回,我肚子餓了。」

武善芝朝他吐著舌頭,褚炤煒抬頭只抓住她一閃而過的頑皮眼神,她馬上移開視線,褚炤煒挑了挑眉。

「妳對我有什麼意見嗎?」

多得很!「你不是要我去張羅晚餐嗎?我現在就去。」

褚炤煒看著她窈窕的身影從門口消失,他瞇起眼,這個小妮子在他背後的小動作愈來愈多。


☆      ☆       ☆


   「噹!」的一聲,武善芝愉悅的從電梯裡走出來,她左右手各提著塑膠袋,撲鼻的香味從電梯裡一路蔓延到辦公室。

武善芝興奮又得意的將兩大包鹽酥雞擱上他的辦公桌。

「妳買這什麼東西?」褚炤煒皺著眉頭。

「鹽酥雞。」

「我不是叫妳去買晚餐嗎?」

「這就是啊。」武善芝討賞似的笑瞇瞇,吃點跟平常不一樣的東西很新鮮吧。

「我不吃,妳再給我去買別的晚餐回來。」

「為什麼?我走很遠才買到鹽酥雞,你以為鹽酥雞隨便路邊都有可以買嗎?」

「這種東西能當晚餐嗎?」肚子餓讓褚炤煒的口氣不是很好。

「為什麼鹽酥雞不能當晚餐?很多人都愛吃這東西。」

「把我的鑰匙拿去,車子停在地下二樓A2的位置,妳再去給我買別的東西回來。」

「你要吃就吃,不吃拉倒。」武善芝走回沙發上坐下,她打開手提電腦。

「我說我不吃這東西當晚餐,妳聽見沒有?」

「我聽見,那你就當宵夜吧。」武善芝用力按下開機鍵,她要趕快把這些東西做完趕快回家,她再也不想看見他這個豬頭。

「武、善、芝。」

只見她埋首在電腦跟資料夾之間,褚炤煒根本拿她一點辦法也沒有,桌上兩大包鹽酥雞傳出的香味一點也不吸引他。

他找著方才看到一半的文件,褚炤煒不耐的抽出被壓在下面的文件,孰料他抽出文件的角度太大,拿起文件的同時,上面的鹽酥雞也跟著飛出去。

熱騰騰的一大包塑膠袋「啪!」的一聲掉在地上,油紙袋裡的鹽酥雞滾、滾、滾,滾到武善芝的腳邊。

武善芝不敢相信的抬起頭來,他有必要這樣嗎?

褚炤煒不是故意,但她睜大的雙眼就是讓他有些莫名心虛起來,褚炤煒儘管感到心虛,但他的臉上仍是沒有表情。

褚炤煒看了她一眼,「妳把地上的東西收一收。」

  武善芝無法置信他就這樣又低頭下去看文件,「褚炤煒,你該對我說的話不是這樣吧?」

褚炤煒只見她氣沖沖的站到他辦公桌前,「妳把桌上那些資料處理好就交給我。」他也不打算再叫她出去買晚餐。

「跟我說對不起。」

「我為什麼要跟妳說對不起?」

「因為你把我買回來的東西丟在地上!」

「我叫妳把地上的東西清一清,然後趕快做事。」

「褚炤煒,你簡直不可理喻、過分至極!」武善芝氣得胸口起伏。

褚炤煒斂下臉色,「武善芝,不要忘記妳的身分。」

「我是什麼身分?不管我是什麼身分你都不應該把我買的東西丟在地上!」


「武善芝,我叫妳趕快做事。」

武善芝雙手往辦公桌上一拍!「你這個爛人,我偏不做,我看你能拿我怎樣?地上你自己清!」

「妳!」褚炤煒眼睜睜看著她頭也不甩的走出辦公室。

褚炤煒頗為意外,他不是不知道她一直對他頗有微詞,但是他沒有想到她會表現出如此不負責任的行為。

她做事情一向很認真不是嗎?

褚炤煒看著辦公室門口發怔,過沒多久,氣勢衝得像隻小母獅的武善芝又出現在門口,她踩著高跟鞋走到他面前,小手往辦公桌上又是一「啪!」

「錢還你,哼!」

武善芝哼得非常用力,她甩著一頭俏麗的中長髮轉身,褚炤煒還想說些什麼,但是她已經離開門口。

飄逸的秀髮將髮梢的香味傳到他的鼻尖,即使她的身影已經從門口消失,但是他的鼻尖彷彿還殘留她髮梢的花香。

他該憤怒,他該立即大聲斥責,他該馬上炒她魷魚,但是他沒有這麼做,就算他是故意將食物丟到地上又如何?

但褚炤煒的內心竟然還是升起一股不該有的愧疚。


☆      ☆       ☆


「星斌,謝謝你陪我去吃東西。」

「哈哈,竟然有人敢把我們芝芝給惹毛,我替妳去修理他好不好?」齊星斌揉了揉武善芝的頭。

「笨星斌,我比你大欸。」武善芝揮開他的手,這傢伙每次都把她當成小妹妹。

「可是妳的身高跟妹妹沒兩樣啊。」

「笨蛋,那是因為你長得太高。」

齊星斌捏捏她的臉頰,「好啦,芝芝開心一點嘛,妳要是對那個褚什麼的傢伙真的這麼不爽的話,我幫妳去扁他,我把他扁到妳爽為止。」

「他叫褚炤煒。」武善芝不甘願的嘟著嘴,講到那個豬頭,她就有氣,她睨向齊星斌,「喂,你想找人練拳頭還說是要幫我?你說的可真是好聽。」

齊星斌笑開一張英俊的臉,「一舉兩得不是很好?」

「哼,我心領了。」

「芝芝,妳要是真不開心就別再去上班,湘竹不也沒在工作嗎?妳找她看要去哪玩都好,幹嘛跑出去受人家的氣?我姐跟妳們都是公主欸。」

想他姐姐齊芯語、芝芝、湘竹、薰風和齊潔可都是他們這六個家庭的寶貝,他們對這五個女生講話一向輕聲細語,從小對她們愛護有加,怎麼可以被別人欺負?

「對啊,我也覺得自己很奇怪,我幹嘛自己找氣受?我早該辭職了。」武善芝負氣的雙手環胸。

「好,就這麼說定了,芝芝明天就去公司遞辭呈。」

「啊?」

「嗯,這樣好像有點麻煩。」齊星斌摸了摸下巴,「妳乾脆電話拿起來,說一聲老娘不幹了,然後再帥氣的掛上電話筒。」

「你就只會替我出餿主意,不理你了。」武善芝嘀咕著解開身上安全帶,她走下車,「你趕快回去啦。」

齊星斌笑看向副駕駛座窗戶,「妳真的不要我去扁那個褚什麼的傢伙出出氣?」

「他叫褚炤煒,你要我說多少次才會記得?笨星斌。」

「啊,芝芝,等等啦。」

「你又幹嘛?」才剛轉身的武善芝又轉過來。

「妳跟我姐說,叫她要回家的時候記得帶鑰匙,我爸媽出去玩幾天,之前他們應該有跟她說,不過妳還是提醒她一下,妳知道懷孕的人腦子好像都不太靈光。」

武善芝瞇起眼,「你不在家嗎?」

「嘿嘿,妳要記得提醒我姐啦,我先走。」齊星斌發動引擎倒車。

「星斌,你不要一天到晚亂亂跑!」回應她的是呼嘯而去的引擎聲,武善芝瞪了車尾巴一眼。

武善芝轉身走進巷子,「齊星斌,你給我記著,我要跟昊叔還有霏姨說你都趁他們不在家的時候又成天跑出去鬼混……」

褚炤煒背倚靠武家牆壁而站,他剛按門鈴,她的家人說她還沒有回家,他應該走了,但他還是留下來。

他不知道他是想要等到武善芝回來抑或如何?她的車子停在公司地下停車場,他不知道她怎麼回來?按照她離去的時間,她也早該到家,她離開公司之後一個人晃到哪裡去?

他不知道他在她家門口站多久?是巷子口的動靜讓他抬起頭,他以為她是一個人,但是他看見她坐在另一個男人的車子裡,心中突來一股異樣的感覺在發酵。

他看不清楚車子裡的模樣,但是他知道她跟車子裡的男人有說有笑,她甚至一副嬌嗔的樣子,她跟那個男人很熟?

「鹽酥雞為什麼就不能當晚餐?熱呼呼還特別好吃呢,虧我買完的時候還走的特別快趕回公司要給他……」武善芝一邊走一邊嘀咕,她不知道為什麼最後又抱怨起那個傢伙。


第三章


武善芝從巷子口走到家門,短短幾步路,但是她已經把褚炤煒從她第一天進公司到今天為止的惡劣行徑又罵過一遍。

褚炤煒看見她從巷子口走過來,他不知道她低著頭在嘟囔什麼,但是細碎的咒罵一點一滴傳入他耳力極好的耳朵裡,隨著武善芝的靠近,褚炤煒的臉色也愈來愈難看。

「你在這裡做什麼?」武善芝驚訝著,不過她隨即擺出一張撲克牌臉。

褚炤煒一臉陰鬱,他在她離開辦公室沒多久之後也跟著離開,他不想承認在辦公室裡坐不住的原因是因為點擔心她。

他只是想跟她說清楚,他不是故意要將她買的鹽酥雞打翻,他只是想拿出被壓在底下的資料,該死的,就算他不解釋又如何?

他大可不用跑這一趟,辦公室的桌上亂成一團,他想也沒多想的跑出來,到了地下室才知道她根本沒有把車子開走。

武善芝在心裡哼了一聲,她不想承認他的臉色看起來有點嚇人,她才不會被他嚇到,她繞過他的面前,當她正要推開大門的時候。

「武善芝。」

「幹嘛?」

「剛才在辦公室裡的時候,我不是故意打翻鹽酥雞。」

「哼。」武善芝頭也不回的推開大門。

褚炤煒一急,抓住她的手臂,「喂,妳這個女人!」

「我怎樣?」武善芝側過頭睨著他,她用眼皮看他。

「我跟妳說了我不是故意。」

「我聽見。」

「那妳還這種態度?」

武善芝繼續用眼皮睨他,被人用眼皮看待的滋味很不是滋味吧,她是長得沒有他高,不然被人從上而下用眼皮看的滋味更令人不是滋味。

武善芝墊起腳尖,更加賣力斜睨他。

褚炤煒皺起眉頭,這女人的腦筋有什麼問題?

「我什麼態度?」

「以下犯上、不倫不類的態度。」

「哼,誰理你。」武善芝扯回手,「那你剛才就是來道歉的態度嗎?」

褚炤煒眉頭皺得死緊,「誰說我是來道歉?」

「不然你來我家幹嘛?」

「我來跟妳說我剛才不是故意。」

武善芝瞇起眼,這張俊逸的臉要是不那麼討打的話,還真是滿吸引人的,呸呸呸,她想到哪裡去?

武善芝轉身,當她想要進門的時候,手臂又讓人給從後抓住。

「武善芝,我說了我不是故意的,妳耳聾啊?」

「你才耳聾勒,我剛才就說了我聽見!」武善芝揮開他的手,「聽見、聽見、聽見!滿意了沒?」

「妳!」

「我怎樣?我要回家啦,你再拉住我的話,我就叫我大哥出來揍你!」武善芝掄起拳頭,她漂亮的一雙大眼睛從他的頭頂藐視到腳底,褚炤煒簡直氣死。

「芝芝,是妳在外面嗎?」屋裡傳出聲音。

「對、媽,我回來了。」

「回來還不趕快進來妳在外面吵什麼?」

「我把這隻瘋狗趕走就進去。」褚炤煒睜大眼睛,他扯了她的手一下,抓住她手臂的力道加重,武善芝不甘示弱的再掄起拳頭。

「妳別吵到鄰居。」

「好,我知道,我一會兒就進去。」

「我都已經跟妳說了我不是故意,妳還用這種態度對我。」褚炤煒咬著牙壓低聲音。

「我已經跟你說了我聽見,不然你是想怎樣?難道我還要跟你說不客氣嗎?」

「妳這個女人簡直不可理喻。」

「你這個男人才不知羞恥,明知道做錯事情還死不道歉,你不要臉。」

「我不要臉?」褚炤煒簡直快氣瘋,「武善芝,我說了我不是故意,不、是、故、意。」

「是男人就乾脆一點跟我說對不起。」武善芝用鼻孔看他,她要把他的死樣子全部還回去。

「我都說了不是故意幹嘛還跟妳道歉?」褚炤煒幾乎要失去耐性。

「如果你不是心虛的話,你幹嘛跑來我家?」

「誰說我是因為心虛才過來,我只是來讓妳我不是故意打翻,我是要抽出下面的文件。」

武善芝用高跟鞋尖往他的小腿脛用力踢去,褚炤煒臉色一變,悶哼了一聲,握住她手臂的手勁兒也鬆了。

武善芝輕輕鬆鬆推開他,「哼,白斬雞一隻。」

「武善芝,妳!」

武善芝還拍了拍手臂上被他抓過的地方,她那副嫌惡的樣子讓他簡直為之氣結!

武善芝睨了他一眼,「褚炤煒,我警告你,我們家姓武的可都不是好欺負。」只見她趾高氣揚的轉過身去,「狗改不了吃屎,牛牽到北京還是牛,豬頭三就是豬頭三。」

「武善芝,妳!」

碰的一聲,闔上的大門只距離褚炤煒的鼻尖一毫釐,他瞠大了雙眼,他不敢相信她就這樣進屋。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