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十年一夜
【4.6折】十年一夜

臉紅紅BR976--倪淨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倪淨
出版日期:
201711/24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長夜難枕
NT88
銷量:117
床上的小秘
NT88
銷量:80
總裁是匹狼
NT88
銷量:60
如嬌是妻
NT88
銷量:78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155
捉妻重婚
NT88
銷量:71
試婚一夜
NT88
銷量:81
半同居關係
NT88
銷量:75
交易人妻
NT88
銷量:101
嬌寵難耐
NT88
銷量:47
養債秘書
NT88
銷量:84
奪愛狂夫
NT88
銷量:75
恕難從婚
NT88
銷量:61
甜嫩嫩的稚妻
NT88
銷量:99
一夜成妻
NT88
銷量:7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8
銷量:119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148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19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265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160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155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148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3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8
銷量:119
馴尪
NT88
銷量:114
冷夫不好睡
NT88
銷量:116
好女等夫來
NT88
銷量:115

拉男人上了床,女人想的,不只有男歡女愛;
壓女人滾上床,男人要的,不過是肉體滿足。



曾經,誰不知道邊幽蘭追著楊克哉跑,
後來,誰不知道邊幽蘭見著楊克哉就躲,
傳言,邊幽蘭曾揚言非楊克哉不嫁,
後來,邊幽蘭撂話,嫁誰都好,就是不嫁楊克哉。
這個曾經不顧他意願,奪走他的初吻, 還逼著要他負責的女人,
竟敢在睡過後閃人, 看都不看他一眼,這樣的落差他不爽了,
所以他開始出現在她的場子,娶回家收拾。
邊幽蘭:我們哪時離婚?
楊克哉:我們哪時都不離婚。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臨近臺北市區的一所私立高中正值月考結束,公布成績這一日,從小獨霸了第一名的邊幽蘭,升高二後,第一次全學年月考拿了第二名。
  在這所高中,邊幽蘭三個字沒人不知道,不但家世好,長得漂亮,功課又好,而且運動還十分拿手,幾乎是樣樣全能,全校不少學生都十分崇拜她,就連她一個回眸一笑,都能讓人臉紅。
  邊家有錢,在臺灣,提到邊家這個家族,很少人不知道。本來只是北部的大地主,這些年來先是以房地產起家,之後又用多元化的方式投資了不少副業,很快累積了不少人脈跟龐大的財富,短短三十年就成為臺灣事業版圖驚人的家族,也稱得上是臺灣商業界數一數二的代表性家族。
  邊陣是天生的生意人,在生意上十分有遠見與創新能力,但家庭觀念保守的他堅持男主外、女主內,為此,老人家對孫子管教嚴厲,但對邊幽蘭這唯一的孫女,可是萬般寵愛地嬌養著。別說打罵了,誰不知道,只要她開口,沒有她要不到的,畢竟是全家族捧在手心寵著的。
  因為優渥家世,也因為出眾美貌,邊幽蘭從小到大,追求者就沒停過,可惜,她大小姐哪個都看不上,從來都是直接拒絕。
  向來都是第一名的邊幽蘭,這一回拿了第二名,搶走她第一名的是個轉學生,跟她是同班同學,名字叫楊克哉,聽說媽媽是日本人,之前家族事業重心在日本,他從出生起全家就住在日本,偶爾會回臺灣參加家族聚會。
  因為楊爺爺生病,楊父帶著妻兒回臺灣,同時也將事業重心移回臺灣,接手臺灣總公司負責人的職務。
  楊克哉雖長年在日本,但他的中文底子好,轉學來時,並沒有語言障礙,還寫得一手好字,運動也很在行,五官清俊的他很快就成了女學生們的注目焦點。
  而誰都沒想到,這位剛轉學回臺灣不到一個月的楊克哉,不但是個學霸,還就這麼將邊幽蘭的第一名無聲無息地奪走。
  這個消息一出來,整個校園都炸了。
  全校師生沒有人不八卦這件事,這所私立高中,裡頭的學生都是家境優渥,非富即貴,邊幽蘭更是最為嬌貴的,憑邊家的財勢跟政商人脈,全校很難有可以跟她家世相抗衡的學生。
  但這樣的情況在楊克哉轉學後被翻轉了。楊家在臺灣本來就有一定的根基,論財力跟人脈,與邊家相差不多,可是楊家在日本的勢力,那可是黑白兩道通吃,光是楊母家族的政商背景,就足夠讓楊家在日本商場橫行。
  楊克哉是獨子,楊家全力哉培,為了讓他融入臺灣社會,才會將他帶回臺灣,正式走進臺灣商場富二代的生活圈。
  比起邊家的張揚,楊家一貫低調,楊克哉轉學回臺灣這一個月來,與同學的互動並不多,誰知這麼一個安靜、沉默的轉學生,竟然如此有實力。
  更教人津津樂道的是,這二人不但是同班同學,座位還被安排在隔壁。身為班長,邊幽蘭身材修長,坐在全班最後面,而楊克哉轉學來的,全班上只剩邊幽蘭隔壁一個位子。
  邊幽蘭隔壁的座位是多少男生夢寐以求又神聖不可侵犯的,如今成了楊克哉分配到的座位,大家心裡頭或多或少有些酸意,卻沒有人敢當面說什麼。而女生對楊克哉那可是眼冒愛心,多少女生視他如白馬王子,卻又沒有誰敢跟他告白,因為楊克哉看著不好親近,又總是冷著一張臉。
  而轉學來的楊克哉性格少言,與人的互動不多,除了邊幽蘭,因為是班長,從楊克哉入學第一天起,邊幽蘭主動帶他認識校園,上課時與他共用書本,這回楊克哉拿下全校第一,眾人忍不住八卦邊幽蘭的反應。
  與楊克哉性格相反的邊幽蘭從來不是嬌嬌柔柔的女孩,驕傲的她一向不服輸,大家都猜測第一次成為第二名的邊幽蘭會不會對楊克哉發脾氣。
  「幽蘭,妳早上有看榜單了?」跟邊幽蘭交情不錯的林代代問她,兩人剛在更衣室裡換了體育服,此時正要前往體育館。
  正值夏天,兩人穿著白色短袖上衣,黑短褲的運動服,邊幽蘭身子高挑,細長的雙腿逆天,過肩的直髮綁了馬尾,露出白淨、漂亮的臉蛋,她聳肩看了眼比她矮了半個頭的林代代,「沒有。」
  「看不出來楊克哉的功課這麼好。」林代代回給邊幽蘭一個笑,「第一次考試就把妳給擠下第一名寶座了。」
  邊幽蘭聞言,偏頭看了眼天空,而後眉眼低垂,「起碼這說明了楊克哉不是只有外表能看,這裡還算聰明。」邊幽蘭指了指腦袋。
  林代代被她的舉動給惹笑了,「幽蘭,妳真不生氣?」
  「有什麼好生氣的?學校難得來了一個比我聰明的男生,長得顏值又高,我還可以近水樓臺,我為什麼要生氣?」
  「妳……」林代代因為邊幽蘭的話而愣住,一時會意不過來,「幽蘭,妳該不會是……」
  「是啊,我看著楊克哉覺得還滿順眼的,這麼多男生,就他沒把我放在眼裡,看我的眼神也冷冷淡淡的,小俐妳說,我追上他的機會高不高?」
  林代代因邊幽蘭直白又自信的話先是一怔,以為自己聽錯了,既之是再次被惹笑了,惹來邊幽蘭的一記白眼。
  「幽蘭,妳是說真的嗎?妳要追他?」今年十六歲的邊幽蘭,別說全校男生,就連附近他校的男生也愛慕她,向她告白的人更是不在話下,她大小姐一個都沒看上,沒想到,今天竟然主動開口說要追楊克哉。
  「我從不開玩笑,我是看他滿順眼的。」邊幽蘭說得認真,表情也不像是在說笑。
  「那妳打算怎麼追他?我看他一副冷冷淡淡的樣子,跟班上男生也不算熱絡,除了副班長沈約外,他好像跟其他男生都沒什麼往來。」
  「怎麼追我還沒想清楚,不過身為班長,總是有特權的不是嗎?」邊幽蘭說得得意,白淨、漂亮的臉蛋上勾著一抹笑。
  林代代翻了一個白眼,有點鄙視這種行為,「我還不知道妳當班長就是為了倒追男生。」
  「有何不可?」
  兩人說說笑笑的,沒多久就進了體育館。原來邊幽蘭對於成績並沒有那麼看重,考第一名跟考第二名對她而言並無差別,就算考最後一名,她也不在意。楊克哉考了第一名,這就表示他比她聰明,有個比她聰明又長得帥的男生出現,她有什麼好不高興的?
  不過邊幽蘭懶得跟人解釋這麼多,既然大家認定她在意,那就讓他們認定好了,反正她的想法很簡單,想辦法追上楊克哉,讓他成為她的男朋友。
 
  ◎             ◎             ◎
 
  身為班長,邊幽蘭有太多機會讓她自己接近楊克哉,例如值日生本來是她跟沈約一組,楊克哉來了之後,她直接將沈約發配出去,自己跟楊克哉一起當值日生。
  值日生的工作,大大小小瑣事一堆,以往沈約都是二話不說,一手包辦,全然不勞邊幽蘭這位大小姐動手。而現在她跟楊克哉一組後,楊克哉自然也沒開口讓她動手,他多少還有眼力,看得出邊幽蘭在這所學校的人氣跟地位。
  但邊幽蘭雖是不動手,卻很自發地跟著他,他去倒垃圾她跟著,他拿作業去辦公室她也跟著,他放學後留下來填寫值日生日記,她也沒走,而是陪他一起留下來。
  因為是梅雨季節,今天中午過後就開始下雨,直到放學後,兩人交上值日生日記,走到校門口前的走廊,此時的雨勢下得更大了。邊幽蘭瞪了眼陰灰色的天空,心想這雨似乎不會這麼快就停了。
  而距離兩人不到五十公尺的校門口,一輛熟悉的黑色轎車停在那裡,很快的,就見到楊家司機下車撐傘走過來,他手上還拿了一把傘。
  楊克哉接過雨傘撐開,轉頭瞥了一眼邊幽蘭,「妳家司機呢?」邊幽蘭一向由司機接送上下課的,此時卻不見邊家的專車。
  「我今天沒讓他來。」
  楊克哉沒多想,他剛要邁步走進大雨裡,書包卻被人給拉住,他偏頭看去,他書包的背帶被邊幽蘭白細的手指扯住。
  「還有事?」他偏頭看著被扯住的背帶。
  「你沒看到下雨了嗎?」邊幽蘭指了指外頭的大雨,「我沒有帶傘。」
  楊克哉先是怔了幾秒,而後一副愛莫能助的樣子拉開她的手指,跟她保持了一步遠的距離,才又給她建議,「那妳可以打電話請司機接妳回家。」
  「我忘了帶手機。」
  楊克哉皺了眉頭,從俊臉上猜不出他的想法,而後拿出手機,「那用我的。」
  「我不知道家裡的電話號碼。」
  「所以?」楊克哉抬眸與她的眉眼相對,只矮他半個頭的邊幽蘭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笑著,漂亮的臉蛋勾住楊克哉的視線。
  接著,楊克哉聽見她說:「你送我回家。」不算命令,卻是不給他拒絕的語氣。
  「不方便。」楊克哉想都沒想地馬上拒絕。
  「那就沒辦法了。」邊幽蘭也不惱,聽了他的話,她聳了聳肩,往旁退了一步,說了一聲再見後,清瘦、纖細的身子步入雨簾裡。
  邊幽蘭只走了兩步,就被身後的楊克哉給扯住身子,兩人站在傘下,頓時大眼瞪小眼,楊克哉有力的手指還拉住她的手臂,似乎也注意到她的目光,他隨即鬆開。
  「你還有事?」邊幽蘭問他。兩人在大雨裡,雨水打在傘上,發出吵雜的咚咚聲,兩人的鞋子都被敲打在地上的雨水給濺溼了。
  靜默了有一分鐘的時間,邊幽蘭的餘光瞥見楊克哉手上的雨傘大部分撐在她上方,而他自己大半邊的身子都淋在雨中,很快的,豆大的雨水就將他的半邊身子打溼了。
  明明是他帶了傘,淋雨的卻是他,楊克哉覺得自己像是中了邊幽蘭的陷阱,可他又不能真讓她淋雨,「上車。」
  因為雨太大,明明只有幾步遠的距離,待兩人上車後,還是被大雨淋得有些狼狽。特別是楊克哉,共撐雨傘的下場是,他大半邊的身子都溼了,白襯衫的校服溼得澈底。
  而邊幽蘭也沒好到哪裡去,雖然雨傘都撐在她的上方,但雨水過大,讓她的白襯衫也溼了近一半,雖然布料沒黏在她身上,不過輕薄的布料下,她的內衣若隱若現。
  司機手忙腳亂地讓兩人上車,因為淋雨,司機貼心的將空調轉為暖氣,當車子駛上馬路,坐在後座的楊克哉問到了邊幽蘭家裡的地址,並且要司機先送她回去。
  「楊克哉,你的衣服溼了。」邊幽蘭看他不甚在意,問了她家的地址後,就不再出聲。
  「嗯。」
  楊克哉隨意地嗯了一聲,邊幽蘭將不知哪裡拿出來的毛巾塞在他手裡,「趕快擦一擦。」
  盯著手裡的粉紅色毛巾,楊克哉的俊臉黑了一半,壓根不想用它,「不用了。」他隨手想把毛巾還她,邊幽蘭卻不肯。
  「這毛巾是乾淨的。」邊幽蘭說完,也拿出手帕,把手臂跟雙腿上的雨水給擦掉。
  楊克哉還想說不用,視線卻不小心落在她的胸前,粉紫色內衣的蕾絲花樣勾去他的目光。因為這一幕,楊克哉狠狽得喉頭滾動了幾下,到嘴邊的話沒說出口,緊了緊下頷後轉過頭,胡亂用手裡的毛巾擦去身上的雨水。
  倏地,鼻間有一股陌生的淡淡香味傳來,他把毛巾拿近嗅了嗅,隨即表情僵化,邊在心裡暗暗咒罵,像是拿了什麼燙手山芋似的將毛巾拿得老遠。
  他的舉動讓邊幽蘭不解。
  楊克哉轉頭,想要將手上的毛巾還給她,卻見她把馬尾解開,頭髮披散在肩上,淡淡髮香隨之傳來。楊克哉握緊毛巾,「我擦好了,謝謝。」他將毛巾放在椅座中央的扶手上,表情不自然地將臉轉向窗外,努力想忽略在這狹小空間裡從她身上傳來的淡淡香氣。
  在日本,女生從小就被教育如何打扮,也早熟於兩性關係,不少男女孩在小學時就情荳初開,也不想被同伴恥笑沒有交往對象,特別是女生。
  所以,楊克哉從邊幽蘭的一些小心思跟舉動上,不難發現她對自己的好感,也就因為這樣的好感,讓他選擇跟她保持距離。現階段的他並不想花心思在男女交往上,十六歲的他,目前最重要做的事是完成學業,為繼承家業而努力,而不是跟時下年輕男女一樣,無憂地揮霍青春。
  「楊克哉,你是不是不喜歡我?」邊幽蘭見他不看自己,她索性把毛巾拿走,收起中央扶手,移動臀部往楊克哉的方向挪。
  「我們是同學。」
  「可是我不要跟你當同學,我喜歡你。」邊幽蘭傾身,偏過頭看楊克哉,漂亮的臉蛋上露出一抹嬌笑。
  「坐好。」
  「楊克哉,你要不要跟我交往?」
  楊克哉以為自己聽錯了,僵著身子看向邊幽蘭,「妳在開玩笑?」
  「沒有,我很認真想跟你交往。」
  「如果我拒絕呢?」楊克哉覺得頭疼了,眼前的邊幽蘭表情太認真,漂亮的臉蛋上帶著笑,黑白分明的雙眼倒映出他的影子,隨著她的眼睛一眨一眨,猶如扇形的睫毛也跟著一搧一搧。
  「為什麼要拒絕?我長得不漂亮?」邊幽蘭傾身,拉近兩人的距離,近到楊克哉再次嗅到髮香。
  「妳很漂亮。」楊克哉看過漂亮的女生不少,邊幽蘭的素顏,豔麗中帶著清新,難得一見的天生麗質,任何人都忍不住想多看一眼。他承認自己在看到她第一眼時,也被她的外表吸引住,但僅止於此,沒有更多。
  「那我不聰明?」男生喜歡女生,不外乎聰明或是漂亮,楊克哉不看外表,那他肯定喜歡聰明的女生。
  「能夠獨霸第一名這麼多年的女生,不會不聰明。」楊克哉的語氣是就事論事,聽不出什麼情緒。
  「那為什麼不可以跟我交往?」邊幽蘭的臉又朝他移近,近得他能清楚看到她粉紅色的唇瓣一張一合的。
  楊克哉深吸一口氣,握緊拳頭想偏過頭,不想回答這個問題。誰知,他剛要轉頭看向窗外,邊幽蘭的動作更快,在他沒防備的情況下,不過一瞬間的工夫,那本是勾住他視線的粉紅色唇瓣落下了。在他張口喊她時,被她給吻住了。
 
  ◎             ◎             ◎
 
  從那日的吻後,邊幽蘭本來以為,楊克哉會躲她,但他沒有,他表現得像那天的吻從來沒發生過一樣。
  邊幽蘭本想,如果他躲她,她就繼續纏他,如果他不理她,她就纏得更凶。但楊克哉卻是不冷不熱地跟她打招呼,臉上的表情萬年不變,好像那天被她親了一下的事沒發生似的。他的態度跟平常沒兩樣,不但看她的眼神自然,與她眼神對望時,連一絲絲的尷尬都沒有。
  這個發現讓邊幽蘭心情不好,而且是非常不好。那可是她的初吻,她那麼大方地把初吻送給他,他竟然不領情。
  邊幽蘭沒追過男生,都是男生追她,一直都被捧在手心上的她,面對楊克哉的冷淡,她有些不舒坦。因此,她臉上的笑少了,跟楊克哉的互動也少了。她還沒想出來下一步要怎麼做,是要繼續追呢,還是放生?
  因為想得太認真而發呆,邊幽蘭忘了自己正在上體育課,等她聽到叫聲,剛回頭看過去時,就見一顆籃球直直地朝她的方向飛過來,她反射性地想躲開,卻跟想幫她擋球的楊克哉撞在一起,楊克哉高大、精瘦的身體壓在她身上,邊幽蘭差點被他壓得喘不過氣。
  「幽蘭!」聽見女生那邊傳出的尖叫聲,沈約回頭看了一眼,隨即變臉地快步朝邊幽蘭跑過來,「幽蘭,妳有沒有怎麼了?哪裡撞到了?」沈約著急地蹲下身子,怕她真被撞傷了。
  此時撞到邊幽蘭的楊克哉已經起身,見她一動都不動地躺著,表情也跟著凝重地站在一旁。
  「我沒事。」邊幽蘭搖搖頭,她躺在地板上說:「阿約,你拉我一把,我自己起不來。」雖說沒事,但被楊克哉這麼一撞,她覺得全身骨頭好像移位了。
  沈約趕緊伸手拉她起來。
  見她起身後,眾人剛要鬆了口氣,沈約卻又急著問:「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因為起身後,邊幽蘭沒有馬上站直身子,反倒是繼續彎著腰,整個姿勢都不太自然。
  「我去保健室一趟。」沒頭沒腦的,邊幽蘭蹦出了這句話,同時又瞥了一眼沈約身邊的楊克哉,「剛才是你撞我的,你陪我去。」
  沈約愣了一下,一時沒反應過來。因為沒有明顯外傷,怕她是扭傷了,他不放心地問:「要不要我揹妳?」
  「不用。」邊幽蘭搖頭,剛走了一步,又停頓下來,抬頭望楊克哉,「你抱我去保健室好了。」
  邊幽蘭才說完,就聽見此起彼落的抽氣聲響起,她大小姐卻沒理會眾人,直勾勾地盯著楊克哉,等他上前抱她。
  比起沈約開口說要揹她,楊克哉用公主抱的姿勢將邊幽蘭抱出體育館,引來不少人的側目。不過幾分鐘時間,兩人曖昧的行為已經傳遍整個校園,一個是學霸轉學生,一個是氣場強大的大小姐,兩人的八卦自此傳開。
  而在全校師生私語兩人的八卦時,楊克哉一路抱著邊幽蘭,滿身大汗地往保健室走去。
  邊幽蘭見他繃著臉不發一語,以為他抱得吃力,她拍了拍他的肩膀,「楊克哉,你放我下來好了,我看你好像快抱不動了。」從體育館到保健室少說有幾百公尺,邊幽蘭本來是想捉弄他,為自己的初吻報仇,並沒有真想讓他一路抱她到保健室。
  「妳不要動來動去。」
  「那你先放我下來,我怕你等一下手沒力,我會跌到地上。」
  楊克哉給了她一記白眼,「不會有那種事發生。」說完,又將她拋了幾下,讓自己可以抱得更穩。
  「不然你用揹的好了,我不介意。」
  楊克哉不出聲,繼續盯著前方,邁著腳步往前。
  「我是說真的,你可以揹我,我又沒受傷。我是故意捉弄你的,你不要這麼認真。」
  楊克哉聞言,腳步頓時停下,低頭看著臉上露出盈盈笑意的邊幽蘭,眼神不善地瞪她。
  「你可以放我下來了。」邊幽蘭又說。
  楊克哉深吸了一口氣,才剛要鬆手,邊幽蘭卻又在他耳邊小聲說:「不過我的內衣釦子掉了,你幫我扣上。」
  這聲音不大,卻轟得楊克哉全身僵直。他難以置信地瞪著懷裡的人,本是要鬆開的手又再次收緊,俊臉上的表情變了幾變,眉頭皺得都要打結,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剛才你撞我時,不小心撞開了。總不能要我在大庭廣眾下扣上吧?」邊幽蘭覺得自己雖是捉弄他,但事出有因,「再說,如果我讓阿約揹我,他不就會發現我內衣釦子掉了嗎?」
  「妳可以安靜了。」楊克哉認命地再次抱她往前走。這回他的腳步加快,活像是身後有什麼怪物在追趕他。
  「你走慢一點,等一下把我摔下去。」邊幽蘭擔心地說,雙手抱住他的脖子,嘴上說怕被摔下去,臉上的笑意卻沒有停下來,「楊克哉,你的耳朵都紅了,是不是沒體力了?」邊幽蘭邊說,還邊伸手摸了一把他的耳垂。
  「邊幽蘭,把手拿開。」
  「你都流汗了,我幫你擦一擦汗。」邊幽蘭好心地用手幫他把額頭上的汗水抹去,「楊克哉,你很熱嗎,怎麼流這麼多汗?」雖然是夏天,陽光還蠻大的,不過今天風大,吹著舒服,不致於啊。
  楊克哉不回應,由著她說,只是腳下的步伐邁得更快了。
  邊幽蘭又道:「你的手痠不痠?等一下會不會沒力氣幫我扣內衣釦子?」
  楊克哉依舊不回應,眼睛直視前方,完全無視她的問話。
  邊幽蘭本來就是故意整他,可是見他沒反應,覺得不好玩,有點無趣,「楊克哉,你要不要跟我交往?」
  楊克哉不理她,根本當她的話是耳邊風。
  「你說你要不要跟我交往,你不說我就親你。」邊幽蘭故意這麼說,這話卻惹來楊克哉的一瞪。
  「你幹嘛瞪我?那天不是都親過了,還是你打算不認帳?我跟你說,那可是我的初吻,不准你不認帳。」
  「妳到底想要怎麼樣?」楊克哉本來只想安靜地讀完高中直升大學,家人也是這麼想的。可所有人千想萬想都沒想到他會碰上邊幽蘭這個女生,本是平靜無波的學生生涯,因為她的一再戲弄而被攪得一塌糊塗。
  「不怎麼樣。我只是想跟你說,大丈夫敢做敢當,你都跟我接吻了,你不能不負責任。」邊幽蘭厚著臉皮說:「你必須跟我交往。」
  見楊克哉不回應,邊幽蘭來氣了,一不做、二不休,不給楊克哉機會,扭了扭身子,在楊克哉要出聲叫她別動時,她很快地又偷到了第二個吻。
  「邊幽蘭!」一個短暫的吻,唇邊卻留下她淡淡的甜味,楊克哉低吼她的名字。
  「要不要跟我交往?」邊幽蘭不知道別的女生怎麼追男生的,但她沒耐性跟楊克哉玩你追我跑的遊戲,她不信自己追不到他。
  「妳相不相信我把妳丟下去?」
  邊幽蘭這下不怕了,反倒又緊緊地勾住他的脖子,趁他不注意,抬頭咬住他的脖子一側,用力地吮了幾下。從現在開始,這男人是她的了,他脖子上的吻痕就是證據。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