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一百零一夜
【6.2折】一百零一夜

臉紅紅BR1010--倪淨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倪淨
出版日期:
2018/05/22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27
床上的小秘
NT118
銷量:90
總裁是匹狼
NT118
銷量:66
如嬌是妻
NT118
銷量:78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165
捉妻重婚
NT118
銷量:75
半同居關係
NT118
銷量:79
交易人妻
NT118
銷量:109
嬌寵難耐
NT118
銷量:47
養債秘書
NT118
銷量:88
奪愛狂夫
NT118
銷量:81
試婚一夜
NT118
銷量:85
恕難從婚
NT118
銷量:65
甜嫩嫩的稚妻
NT118
銷量:105
一夜成妻
NT118
銷量:79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25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54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23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267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66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63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54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3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25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27
冷夫不好睡
NT118
銷量:118
馴尪
NT118
銷量:114

腹黑男的一輩子,女人不用多,想愛的一個就好;
小白女的這輩子,男人不能多,想給愛就他一個。


 

多年前的白小梨被腹黑男沈約給坑了, 不小心走錯房,爬錯床,
被腹黑男給啃了幾遍。 白小梨不想負責,更不想被負責,只得衣衫不整逃了,
不幸的,沒逃成功,她成了沈太太,天天陪上床。 多年後,
白小梨大醉一場時正好被沈約給逮著了, 這一年,他們只是前夫前妻關係,
本是老死不相往來, 沈約逮著機會,趁著月黑風高,拉著酒醉的前妻上床算帳。
這一夜,他把前帳後帳算了一遍又一遍, 傻愣的前妻被欺負得敢怒不敢言,
想逃又不敢。 最後只能認命地為這晚的爬錯床負起責任, 敢不跟前夫再婚,
那就換他爬床討債,一輩子相抵。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向震宇追了安娣二十多年,兩人從小打鬧到大,向震宇最後好不容易抱得美人歸,隔年還生了兒子,模樣完全是向震宇的翻版。
  又過了五年,一直想生個女兒的向震宇,終於又讓安娣懷孕,安娣也真順了他的心意幫他生了個像個漂亮小公主的女兒,又軟又嫩的女兒成了他的心頭肉,向震宇這大男人更是把母女兩人捧在心尖上寵著。
  兒子滿月時有滿月宴,女兒的滿月宴自然不能少,向震宇手裡抱著寶貝女兒,露著笑意的眼眸直勾勾地看著身邊的安娣,人前人後手臂隨時都摟在安娣的細腰上,明眼人誰看不出來誰愛誰更多一點。
  結婚到生了孩子,向震宇從一個不輕易談感情的大男人轉變為大方認愛的居家好男人,他愛安娣,愛了很多年,只是他不懂得怎麼對安娣好,才會吵了這麼多年。
  現在如願娶她回家當老婆又有兒有女,他自然是想把她寵上天,俊臉上本來的桀傲不馴線條在談到自己的女人跟一雙兒女時,露出了滿滿柔和的愛意。
  這晚,向震宇將睡著的女兒交給管家帶回房間,兒子則是早早就被女佣帶回房間睡覺了,夫妻兩人跟在場來賓敬過酒時,向震宇略有不滿的看安娣一身美豔陽紅長禮服吸引不少男性目光,大男人情緒發作,索性不按牌理將人攬腰抱起,在眾目睽睽之下把人抱走,直奔樓上的房間,打算幫她換下這一身過於性感的禮服。
  看著被向震宇丟下的來賓,向家人無言,向震宇的父母多少看出兒子對安娣的占有慾,向震宇的弟弟向能宇也明白大哥眼裡容不下任何一個男人多看大嫂一眼,只能跟父母相視一笑,無奈地嘆了口氣。
  沈約見著自家安娣被這麼抱走,他身為兄長也只有無語。
  這次的滿月宴是在向宅舉辦,他這位親家只得無奈地留下來陪笑,見過急著洞房的,卻沒見過這麼急著親熱的夫妻。
  而有錢人為女兒慶生,婆家舉辦了,娘家自然也不能少,只是安家為小公主舉辦的是百日宴。
  為了這個百日宴,身為安娣的學妹的白小梨,這幾天陪安娣忙前又忙後,安娣女兒的百日宴她比當媽的安娣還著急。
  因為安家沒有長輩,安娣唯一的爺爺已經過世,所以這場百日宴大大小小的瑣事,安娣樂得清閒當個甩手掌櫃,將一切事宜全由沈約處理。
  而自從五年前安娣結婚,被公司安排成為沈約助理的白小梨,為了安娣,任勞任怨由沈約差遣,有幾次還因為工作太晚,直接在安宅住下,隔日吃過早餐後再由沈約這位高高在上的上司親自開車送她上班。
  五年前的她就是個沒骨氣的小職員,明明嘴上嚷著搭計程車上班,不想麻煩沈約送她上班,結果膽子只比螞蟻還大一點的她被沈約冷眼多瞥了一下,哪裡還敢多說一個不字,只能乖乖坐上副駕駛座。
  那時,一來二往,沈約似乎也習慣她住在安宅,常常出差回來大半夜不休息,打電話要她去安宅整理資料,然後讓她在安宅過夜,隔日再一起去上班。
  只是,別人不知道沈約的私心,白小梨卻很清楚,沈約說過,他想追她,早在她還是安娣的助理時,他就曾當她的面親口說過,他看上她,想要追她。
  那時的她剛大學畢業,只會傻兮兮的盯著沈約看,又驚又愣地不知如何回應,最後逃了。
  她才不相信沈約說的追求,他這人又冷酷又不好相處,老是擺著一張黑臉給她看,她才不想工作後還要面對這樣的男朋友,所以她打死不給沈約追。
  只是,不給追的結果是,安娣結婚後,她成為沈約的助理,不但天天在公司跟他面對面,被他差遣使喚,還要陪他出差獨處,加班太晚才直接將她帶回安宅過夜,這樣的事一再發生,而她卻還是堅持,不給沈約追,不當他的女朋友,死也不要對他動心。
  那麼冷血的男人,對女朋友肯定也不溫柔,一定管這管那,給他當女朋友太累了,就算長得俊又有錢,她也不要。
  誰知,五年的時間過去了,沈約沒有追她,她也沒有跟他交往,卻不小心跟沈約結了婚,又不小心跟沈約離婚了。
  結婚時,沒人知道這事,離婚時卻成了爆炸性的公開秘密,那時的她,還是沈約的助理,離婚後,她遞了辭呈,沈約沒准,卻把她下放到秘書課。
  本來,白小梨是想有骨氣的一走了之,最後卻還是留下來了,因為沈約很直白的威脅,要是她敢擅自離職,他絕對有辦法讓她一輩子找不到工作,讓她氣得不行,後悔當初離婚時,怎麼沒跟沈約狠狠敲一筆贍養費。
  沒了有錢的老公,前夫又比流氓還可惡,白小梨敢怒不敢言,只得乖乖的去秘書課報到。
  而身為沈約的前妻,秘書長哪敢多刁難,更不用說沈約還親自找秘書長談過,秘書長四十多歲了,在安氏工作了十多年,也算是個人精,很清楚白小梨雖是下堂妻,但她還是有沈約這個男人當後臺,只要在安氏,誰都別想多說她一句閒話。
  況且白小梨平時為人親切,秘書課裡的秘書們自然也不會刁難她,直接把這位被沈約離了婚的前妻當自家人,十分照顧。
  沈約的感情一向是個謎,就連他身邊的好友們,也不知情他為什麼要跟白小梨離婚,沈約追白小梨還曾透過好友們暗中的撮合,結婚沒發喜帖宴客就算了,離婚時,連個內情也沒交代,就連安娣也問不出個結果。
  白小梨更是閉口不談沈約這個男人,離婚後成為秘書課的秘書,平時沒需要,根本沒機會見到身為總經理的沈約一面,再說他身邊已有個工作能力一流的秘書,陪著他進進出出,她這位曾經的前妻,早被甩得老遠。
  離婚後,兩人各自都沒有傳出新的感情,若是可以,白小梨一點都不想跟沈約再有任何牽扯,要不是為了安娣,她打死都不會再踏進安宅一步。
  為了安娣女兒的百日宴,安娣天天忙女兒,壓根沒空,而明明是外人的她卻比沈約還忙,忙得腳不沾地。
  最後終於換來安娣的良心,放棄了再撮和她跟沈約的念頭,打算在這場百日宴裡介紹幾位青年才俊給她認識,家裡有沒有錢不重要,長相肯定一等一的英俊迷人,人品更是有安娣的見證,不會有問題。
  為了早日擺脫失婚的八卦,白小梨早在幾個月前就開始四處相親,只是相完後卻一點下文都沒有,不是對方嫌她離過婚,就是她覺得對方不算有誠意。
  所以衝著安娣這番好意,白小梨這次忙得一點怨言都沒有,天天都期待著百日宴早點到,讓她早點擺脫失婚女的八卦,交個男朋友談一場甜甜蜜蜜的戀愛,起碼能不再跟沈約有牽扯,他有秘書相陪,她也要找個俊男帥哥約會。
  而百日宴要處理的瑣事不少,身為安氏的負責人,沈約要上班又要應酬,還要抽空處理百日宴的事宜,確實有點抽不開身。
  所以明明兩人沒有在同一個部門,但只要沈約或是他那位秘書的一通電話,她就要丟下手上的工作,像顆小陀螺似的四處張羅,心裡對沈約更是各種的不爽。
  可惜,五年過去了,白小梨的膽子並沒有因為結婚離婚而增大,依舊是個沒什麼膽量的小窩囊,沈約隨便一記冷光她心裡再多的話哪敢多說一句,再被沈約冷言一問,她更是直接倒退數十步,有多遠離多遠。
  明明這個男人是她過去的枕邊人,還曾經是最寵她的男人,可是,她就是怕他,更別說現在兩人是男女婚嫁各不相干,井水不犯河水,他還是她高高在上的總經理大人,她哪敢跟他拍桌子大聲嚷嚷,為了保住飯碗,她只得選擇乖乖聽話。
 
  ◎             ◎             ◎
 
  百日宴這晚,賓客如雲的安宅,白小梨這位假女主人忙進忙出,笑得臉都要僵了,好不容易宴會正式開始,她終於有喘口氣的機會,誰知道,沈約這人壓榨她就算了,竟還非得拉著不情願的她去擋酒。
  身為百日宴的主人,沈約帶著向震宇跟安娣與賓客們寒喧,免不了要喝酒,有女萬事足的向震宇懷裡抱著寶貝女兒,任何人來敬酒,全是一口乾的氣勢,諒他酒量再好,也擋不住一波又一波的賓客敬酒。
  還見不到一半的賓客就被灌得半醉,安娣見狀心急得不行,從向震宇懷裡抱過女兒時還忍不住在他腰側捏了一把,之後再以眼神示意沈約幫忙擋酒。
  向震宇雖喝開了,但只要跟安娣有關的,他再醉都有自制力,再看安娣手裡還有他的寶貝女兒,接到安娣射過來的警告眼神,還有安娣在她腰側捏了一把,向震宇一杯乾的豪氣早沒了。
  沈約自然是看明白安娣的示意眼神,不過他這人除了私下跟朋友會小斟幾杯,平時在外人前除非必要,幾乎是滴酒不沾,所以在安娣給他的眼色時,他轉頭在白小梨耳邊說了幾句話,只見他手裡的香檳有一口沒一口的喝著,而他身邊的白小梨則開始一杯又一杯地喝著後勁極強的紅酒。
  安娣瞪著沈約,沒想過沈約竟然這麼可恥,讓離婚的前妻擋酒,可惜沈約全當沒看到,由著白小梨傻兮兮地擋酒。
  相較於安娣的不滿,沈約這男人司馬昭之心,向震宇哪有看不明白的道理,摟著自己的妻子再看著傻氣的白小梨,只能無奈地嘆氣,沈約哪裡是不能喝酒,不過是想要讓白小梨喝個半醉,讓她今晚沒機會去認識其他男人,這種男人愛玩的小手段,在白小梨穿著一身性感的白色貼身禮服出現時,向震宇沒漏看沈約眼裡閃過的驚豔及一抹耐人尋味的慍意。
  身為男人,自己的所有物被別人多看一眼,肯定都會心生不悅,更何況還是自己的女人,那更是直接打包帶回家。
  沈約此時的舉動,不過是做著所有男人會做的事。
  離婚後的沈約表面上沒有什麼動作,但私底下偶爾幾句話跟字裡行間別有意的意思,都教人看出來他想再追回白小梨,而這樣的心意這幾年一直都沒有改變,因為都是朋友所以能看出他的意圖。
  不然憑白小梨的姿色,在公司裡哪會一個追求者都沒有,還不是因為沈約這個大門神擋著,不過今晚這情形看來,白小梨這丫頭想要全身而退,似乎有點難了。
  就這樣,滿場賓客寒喧完後,陪笑、陪酒的白小梨也差不多醉了。
  「阿約,小梨醉了。」沈約讓白小梨出來擋酒,雖然安娣比誰都清楚白小梨的酒量,心知她酒量好,卻沒想到白小梨還是被灌醉了。
  而站在白小梨身邊的沈約,正一手摟在她腰身將她的身子托住,哪裡看不出白小梨醉了,她醉了正合他意。
  稍早前光是她幾次想搶走他手中的香檳,他就看出她的不對勁,見她還猛地要跟人乾杯豪飲,索性親暱地將她的人拉回身邊,摟住她細細的腰身,不讓她再亂動。
  看著兩人之間的互動,在場的賓客,哪個人不清楚沈約跟白小梨的前夫前妻關係,再見兩人此時親密的舉動,全都心領神會有默契地笑著,大家的表情跟眼神都有著各種說不出的曖昧跟了然。
  沈約這人,一向不愛被人當八卦話題,別說花邊新聞,這麼多年了,他身邊連個親近的女伴都沒有,除了白小梨這女人,他的感情乾淨的讓人錯以為有特殊性向喜好。
  雖然是離婚了,不過今日一見,白小梨嬌小身形穿著貼身的米白色及膝小禮服,身材曼妙,曲線玲瓏,精緻的妝容將她白嫩的五官襯得更美,因為醉酒,一雙大眼水汪汪很是勾人,粉色唇瓣微啟,平口的小禮服露出圓潤細肩及性感鎖骨跟優美頸項。
  站在沈約身邊,白小梨不是那種乍看會令人驚豔的美女,她的美多了一點鄰家女孩的嬌憨,細白的皮膚像是能掐出水來,一頭烏黑滑順的直髮又帶著女人風情,這樣嬌小的她,穿上高跟鞋後,只及沈約下巴的她更顯得小鳥依人。
  誰說男人都愛身材高挑的女人,白小梨的嬌小勻稱身材,反而更吸引男人的目光及一種莫名的保護慾。
  是男人都喜歡征服女人,是男人也同時想展現男人本色,對女人有了霸道的保護慾,只是大部份面容姣好的女人,不是高姿態就是擺架子,不好親近更不好討好,反觀白小梨,甜美的笑容漾起時,漂亮的雙眼也跟著笑得彎彎的,怎麼看怎麼舒服,怎麼可能會不多看兩眼呢。
  更何況此時喝醉的她,小臉緋紅,眼神迷離,全身倚在沈約身上,更顯嬌媚迷人,在場的男人帶著打量的有色眼光都捨不得移開了。
  沈約哪裡看不出此時圍著他們的男人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白小梨醉得有點傻憨,壓根不知自己成了別人的注目焦點,依舊對那些男人們傻笑,還笑得一臉快要膩死人的甜,一股隱隱的怒火在沈約胸口蔓延開來。
  「阿約,我帶小梨去樓上客房。」安娣想將手裡的女兒交給向震宇,打算走過去扶白小梨,卻被沈約出聲阻止。
  「妳陪震宇留下來招呼客人,我帶她去樓上客房。」沈約說得淡定,沒再看其他人一眼,霸氣地攬腰將白小梨一個公主抱,不管在場所有人眼中發出驚呼聲及目光,長腿邁步走上樓後消失在轉角。
  安娣心想白小梨都醉了,怕沈約一個大男人不能照顧好她,更怕沈約的狼性,就算他們曾經是夫妻,但那都過去了,離婚後,兩人已開始各不相干的生活,她並不覺得沈約在公開場合對白小梨表現出這樣的親暱,任何人看了,哪能看不出沈約對白小梨的占有慾。
  而她本來還打算在今晚將白小梨介紹給其他男人,她還專程物色了幾個菁英,條件上等,外型俊美,絕對是白小梨的天菜,可是被沈約這麼張揚的抱人上樓,現場哪還有人敢打白小梨的主意。
  安娣再傻,也看得出來,沈約是有意這麼做,也似乎明白,向震宇說過的,沈約與白小梨之間沒有她想像的單純,白小梨想要跟沈約井水不犯河水,下輩子才有機會,那時她不懂,看了這一幕後,她似乎開竅了。
  原來沈約這人對感情的心思藏得這麼深。
  賓客們見沈約走後,紛紛把目標轉到向震宇身上,畢竟他可是向氏集團的負責人,難得有機會可以碰上了,誰都不想錯過這個難得的機會。
  而安娣最煩的就是這些生意商場上的寒暄客套,低聲在向震宇耳邊說要上樓看白小梨,向震宇卻給了她一個不准丟下他的眼神,摟著她腰身的大掌不放,甚至還加重力道將她摟得更緊。
  安娣伸手扳了幾次,想要扳開他霸道的手掌,只是向震宇壓根不鬆手,氣得安娣直接伸手在他腰部又捏了幾下,他也依舊不肯放手,最後安娣只能作罷,心裡自我安慰,沈約應該不會真的把白小梨給吃了,他應該不是想要跟前妻一夜情,而是讓白小梨這個前妻再次成為他的女人。
 
  ◎             ◎             ◎
 
  沈約並沒有將白小梨帶去客房,而是直接將她帶往兩人曾經的主臥室,在白小梨離開後,原本屬於白小梨的所有私人用品,沈約直接讓佣人打包收走,就連房間都大肆重新裝潢,把曾經屬於白小梨的存在感都丟了。
  今晚,再一次將人帶回房間,一樣的房間,一樣的人,唯獨不同的是房間裡早已找不到任何屬於白小梨的甜美氣息。
  沈約看著床上醉得不清醒的白小梨,正打算離開讓佣人煮解酒茶端上來,他是有二心,但他想要的不是醉得不醒人事的白小梨,而是清楚知道跟她上床的男人是誰。
  誰知,躺在床上的白小梨一點都不安分,「給我酒,我要喝酒……」嘴巴先是喃喃自語後坐起身,睜著迷茫的眼睛看著陌生的房間。
  「這是哪裡?」白小梨好奇地打量房間四周,雙手胡亂地撥開垂落的長髮,末了還將目光落在沈約身上,「沈總,你怎麼在這裡?」白小梨一直都這麼稱呼他,這個習慣一直改不掉。
  「妳喝醉了,我帶妳回房間。」沈約一向不愛跟醉鬼打交道,可眼前這位是他的前妻,又是他打算再度追回的女人,他只能耐著性子說話。
  「我才沒有醉,我可是千杯不醉的,你少騙我了。」白小梨翻了一個白眼,覺得沈約在說笑。她長這麼大還沒喝醉過,壓根不知喝醉酒是什麼樣子,再說她只是頭有點暈,可是她的腦袋還很清醒。
  「不管妳有沒有醉,現在安靜躺回床上。」
  「為什麼?為什麼我要安靜躺在床上?我難得可以穿這麼漂亮的禮服,我才不要躺在床上,我要喝酒,還要去釣個帥哥回家當老公。」
  在嫁給沈約前,白小梨的家境很一般,從來沒想過嫁給有錢人當妻子,更沒想過會從貴婦成棄婦,不過有了沈約的慘痛經驗之後,她人生最大的志向是找個好看又帥又身材高大的男人當老公,有錢沒錢都不是重點,今日難得有這個機會邂逅帥哥,她怎麼可能錯過。
  沈約被她的話給嗆得一時無言,沉默幾秒後,他帶著慍意開口,「今晚的賓客裡,沒有妳心目中的帥哥,那些男人全都是有家室有老婆的,妳可以死心了。」
  「你騙我,安娣說那些富二代有一半都是單身未婚,還說要介紹幾個菁英帥哥給我認識。」白小梨邊說邊想下床,不知是不是太急了,一時重心不穩,剛站起身,因為酒醉沒站穩,尖叫一聲未止,整個人已經一個踉蹌往前撲了過去。
  眼明手快的沈約,腿長手長地一個箭步,把快跌倒撞到木地板上的白小梨抱住,卻因為重心不穩,兩人一同往後倒。
  白小梨狠狠地跌坐在沈約身上時,傳來沈約悶哼一聲,跌坐在木地板上的他,承受了白小梨的重量,還好她長得嬌小,沒多少重量,撞擊力相對還好。
  只是白小梨被這麼一跌,跌得頭昏眼花,手忙腳亂地撥開長髮,掙扎幾次還是沒能站起來,只能繼續趴坐在沈約的腰上。
  「白小梨,不准動。」沈約低聲命令,被她在身上扭來扭去的,俊臉難看至極,連聲音都聽出來很是不悅。
  「我……我……」白小梨試著開口,卻忍不住掩嘴輕嘔了一聲。
  沈約凝眉見她的異樣,索性想動手拉開她時,白小梨又嘔了一聲,這一回,不再是乾嘔。
  「沈約……我好像快吐了……」長髮猶如黑色布簾散開,看不到她的臉部表情,但光聽聲音就知道不妙了。
  「白小梨,不准吐在我身上!」沈約伸手想將人拉到一旁,沒想到這一用力拉扯,本來就有些反胃的白小梨在一聲乾嘔後,整個人無力地往前趴,下一秒就聽聞沈約的咒罵聲響起。
  「白小梨,妳竟敢吐在我身上!」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