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恰恰小蠻妻
【6.2折】恰恰小蠻妻

秦義風覺得,自己的人生在有了秦詩韻後,豪門少爺成了老媽子, 生活更是一團亂。別人家的女孩都是乖巧可愛討人喜歡, 更別說上流社會的名媛,哪一個不是溫聲細語,甜美得像個小公主? 唯獨他家的秦詩韻,野得像個小太妹,天天找人打架掛彩不說, 還是個缺心眼的。明明他是捧在手心把她寵大的, 這丫頭卻敢頭也不回的走人,讓他好找。 雖然不想承認,可打從十年前,秦詩韻走進秦家, 他就喜歡上這個比洋娃娃還漂亮精緻的小丫頭。 外人眼中的他,個性瀟灑不羈、玩世不恭, 可其實他就只愛一個女人,而且還是個心眼小又護短的男人, 既然他都愛了,也不想不愛,那秦詩韻不愛也好, 愛他也好,反正這輩子,他都要定她了!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夜煒
出版日期:
2014/05/08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11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11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11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118
銷量:38
離婚後再愛
NT$11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11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11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11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11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11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11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11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11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71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74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46
夜劫
NT$118
銷量:23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20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12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10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93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192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81

彆扭的男人不愛談情,可一旦愛了就是非愛不可;
保守的女人不懂談愛,可一旦愛了就是一生一世。

秦義風覺得,自己的人生在有了秦詩韻後,豪門少爺成了老媽子,
生活更是一團亂。別人家的女孩都是乖巧可愛討人喜歡,
更別說上流社會的名媛,哪一個不是溫聲細語,甜美得像個小公主?
唯獨他家的秦詩韻,野得像個小太妹,天天找人打架掛彩不說,
還是個缺心眼的。明明他是捧在手心把她寵大的,
這丫頭卻敢頭也不回的走人,讓他好找。
雖然不想承認,可打從十年前,秦詩韻走進秦家,
他就喜歡上這個比洋娃娃還漂亮精緻的小丫頭。
外人眼中的他,個性瀟灑不羈、玩世不恭,
可其實他就只愛一個女人,而且還是個心眼小又護短的男人,
既然他都愛了,也不想不愛,那秦詩韻不愛也好,
愛他也好,反正這輩子,他都要定她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妳是誰,為什麼會在我家?」秦家別墅裡,秦義風皺了皺眉頭,看著花園中的小女孩問道。
  花圃旁,原本靜靜蹲著的小女孩聞聲回頭,如葡萄般黝黑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望著秦義風,秦義風微微一愣,俊朗的眉毛輕輕上揚,心中感嘆,好漂亮的孩子。
  陽光下,身穿白色公主裙的女孩像是墜落凡間的天使,讓人想將她捧到手心裡疼愛,秦義風忍不住上前了兩步,卻仍是跩跩地問:「小丫頭,我在跟妳說話,回答我。」
  「阿風。」一聲輕斥從身後傳來,秦義風回頭,見自己的媽媽韓依柔快步走到自己面前,一邊伸手拉著那個女孩,一邊不滿地說:「怎麼可以對妹妹這麼凶,一點當哥哥的樣子都沒有。」
  「妹妹?哥哥?」秦義風臉色一黑,臭著臉道:「媽,妳又在搞什麼鬼,我什麼時候多出了一個妹妹。」說著,他臉色不善地瞪了媽媽身旁的小女孩一眼。
  「從今天開始,她就是我們秦家的孩子,是你的妹妹。」韓依柔絲毫不理會兒子的臭臉,樂滋滋地炫耀道:「怎麼樣,她是我和你爸爸從育幼院接回來的,是不是長得很漂亮?她叫詩韻,以後就叫秦詩韻哦,怎麼樣,名字是不是很好聽?」
  秦義風無語地翻了個白眼,暗道自己的媽媽又開始自我陶醉、自說自話了。
  秦家一共有三個兒子,長子秦義絕、次子秦義倫和三子秦義風,外人都羨慕秦家家大業大,穩坐全亞洲電子業龍頭老大的位置不說,三個兒子還一個比一個聰明帥氣,但韓依柔卻對這三個兒子百般嫌棄,一直吵著要再生個女兒,體會一下女兒在身邊甜甜撒嬌的幸福感。
  可惜秦英和不捨得妻子受苦,堅決不肯讓韓依柔再受孕,於是韓依柔只能去收養一個,半年內她一直東奔西走,幾乎找遍了全部的育幼院,只為尋找和她投緣的女孩。
  她甚至幻想,被她收養的女孩能同自己的兒子來一場傾世絕戀,讓她近距離觀看一場驚心動魄的浪漫愛情故事,對此,秦家三兄弟分別表示了不同程度的反對。
  一轉眼半年過去,韓依柔始終都沒找到她喜歡的孩子,他們三兄弟都當她已經放棄了,沒想到今日還真被她領養回來了一個,不過這孩子確實長得不錯。
  秦義風又看了秦詩韻一眼,興致缺缺的欲轉身離開,韓依柔一把拉住他道:「別跑,你身為哥哥,必須要好好地保護妹妹,詩韻剛到家裡,很多事情都不熟悉,媽咪決定,從現在開始,就由你來照顧她。」
  「我?」秦義風不敢置信地瞪著韓依柔,「管家和保姆都在,為什麼要我來照顧她?」
  「因為你是哥哥,我說你來就得你來。」韓依柔瞇著眼睛威脅,「詩韻很膽小呢,在她還沒融入咱們家之前,她的衣食住行都必須由你來負責。」
  看著韓依柔堅決的眼神,秦義風默默地嘆了口氣,他親愛的媽媽啊,她以為他看不出來她在打什麼主意嗎?不就是想施行她心中的那個光源氏計劃,想看看他和這個丫頭能不能擦出什麼愛的火花,譜寫出像小說一樣的戀愛讚歌滿足她嗎?
  拜託,他都已經十五歲了,早就不是好騙的小孩子了,她怎麼不找大哥和二哥來配合她,就只會欺負他脾氣好、好說話。
  但嘆氣歸嘆氣,秦義風還是認命地接受了自己媽媽的安排,誰讓他是秦家最孝順的兒子,但是他可不願意就這麼任媽媽擺布,他發誓,他絕對不會喜歡上秦詩韻!

  第一章

  秦義風覺得,自己的人生在有了秦詩韻後,簡直變成了一團糟。
  聖洛夫迪亞學院,最有名的私立貴族學院。
  傍晚,秦家的管家準時驅車來到學院門口,欲接即將放學的秦詩韻回家,卻意外地看到門外站著三個不該在此時出現的人影。
  秦義風一臉陰沉地看著面前的少女,眼底蘊含著山雨欲來的風暴。
  在他面前,秦詩韻滿臉不服氣地回瞪著他,那張精緻的小臉上布滿了灰塵,髒亂的衣服使她看起來完全不像個出身名門的淑女,倒像是個混跡街頭的小太妹,此刻她正緊緊地抓住另外一個少女的手,將那個一臉驚慌的少女擋在身後。
  「三少爺?小姐?」秦家管家有些詫異地走到秦義風面前,又看了看一身凌亂的秦詩韻。
  此時離學院下課的時間還有半個小時,秦詩韻本該在學院裡上課,而秦義風已經完成國內課業,後天即將出國留學,並開始嘗試接管公司在國外的業務,韓依柔為了送他,特地舉辦了一場宴會。
  他此刻也應該跟著秦家二老準備宴會的事宜,但是他卻出現在秦詩韻的學校門口,這是怎麼回事?
  「說,這次妳又幹了什麼事?」無視管家的靠近,秦義風瞇著眼睛,冷冷地看著秦詩韻。
  「哼。」秦詩韻把頭一扭,氣呼呼地噘起了小嘴,那桀驁不馴的表情看得秦義風又是一陣火大,張口開始數落道:「看看妳現在的樣子,哪裡像是秦家的大小姐!有哪個名媛會把自己糟蹋成這樣的?」
  女孩子就要乖巧可愛才討人喜歡,上流社會的名媛有哪一個不是溫聲細語,甜美得像個小公主一樣。
  當韓依柔把秦詩韻帶回家的時候,秦義風雖不太情願照顧她,但也沒有太過排斥,因為秦詩韻實在長得太過精緻,像是一個墜落凡間的天使,但當秦義風接手了照顧她的任務後,他無語的發現,這是個有著天使面孔的小惡魔。
  秦詩韻原本的家庭還算富有,雖比不上秦家的富可敵國,但好歹也算個千金小姐,年幼的時候也一直過著掌上明珠的生活,後來她爸爸生意失敗,債臺高築,她媽媽就將她暫時寄養在親戚家中,同她爸爸一起去為周轉資金的事情奔波。
  然而他們因為心力交瘁,竟在一次意外的車禍裡雙雙喪生,秦詩韻立刻從天堂跌入地獄,從千金小姐變為了可憐的孤兒。
  那些原本巴結著秦詩韻父母的親戚,此刻見風轉舵,沒有人願意照顧留下來的秦詩韻,於是就將她送到了育幼院中。
  或許是因為太小就經歷了人生起伏,在親戚的身上嘗夠了人情冷暖,後來在育幼院中也因為長相太過出色而受盡了欺負,秦詩韻剛被韓依柔接回家的時候,就像是得了自閉症的兒童,不言不語、不哭不笑,看起來就像一個沒有生命的陶瓷娃娃。
  秦義風為了讓她恢復正常,幾乎想盡了所有的辦法,最後也成功的打開了秦詩韻的心扉,讓她逐漸變得開朗活潑,只不過……她好像開朗活潑得有些過頭了。
  秦義風看著面前毫無千金大小姐樣子的秦詩韻,有些無力地長嘆了一口氣。
  看她這狼狽的樣子,又是和誰打架了吧,該死的,他的教育環節到底是哪裡出現了問題,怎麼會把她養成這副模樣?
  「義風。」見秦義風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而秦詩韻絲毫沒有低頭的打算,一直被秦詩韻護在身後的少女,忍不住怯憐憐地張口,「不要怪韻韻,她都是為了我……」
  「寧兒妳閉嘴,這事和妳沒關係。」秦詩韻聽到洛寧兒為自己說話,立刻凶巴巴地開口打斷她。
  「秦詩韻!」秦義風瞪了她一眼,壓抑住快要暴走的怒火,轉向她身後的洛寧兒問:「妳是詩韻的朋友?」
  「三哥你有什麼脾氣衝我來,不要欺負我的朋友。」秦詩韻氣急敗壞地擋在洛寧兒面前,像母雞保護小雞一樣護著洛寧兒。
  「妳給我閉嘴。」秦義風沒好氣地輕斥了一聲,臉色稍微和緩,放柔語氣對洛寧兒說:「這位小姐,可以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嗎?」
  洛寧兒怯生生地抬頭看了秦義風一眼,立刻雙頰飛紅,羞澀地低下了頭,秦義風暗自感嘆,這才是女孩子該有的模樣,哪像他家那隻小惡魔,凶巴巴的一點都不可愛。
  「是、是有人欺負我,韻韻是為了保護我才跟別人打架的。」洛寧兒的眼底瞬間溢出了水光,抽泣著,「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來找韻韻,韻韻就不會被人嘲笑有我這種身分低賤的朋友,就不會……」
  秦詩韻臉色一沉,轉頭瞪著洛寧兒道:「寧兒,不准這樣說自己!我才不准別人欺負妳,什麼身分低下,那些花痴女又比我們高貴到哪裡去了?什麼千金大小姐,我才不稀罕,哼。」
  「有人欺負妳、嘲笑妳?」秦義風的眉頭狠狠地擰了起來,語氣變得有些陰沉,「誰?」他秦家三少爺捧在手心裡,耗盡心血、費盡心思養大的妹妹,竟然有不長眼的東西敢來嘲笑欺負,哪個混蛋向天借了膽子!
  雖然不是秦家親生的,但秦家二老對秦詩韻的疼愛不亞於親生女兒,秦家三位少爺看韓依柔喜歡,也都接受了這個妹妹的存在,尤其是負責照顧她的秦義風,縱使經常抱怨自己快被秦詩韻氣得吐血,但他其實是秦家最溺愛秦詩韻的一個。
  他後天便要出國,於是想親自來接她參加自己的宴會,但沒想到會看到秦詩韻一身狼狽地出現在自己面前,怒火高漲的他顧不得問清發生了什麼事,秦義風那一刻只想掐死這個狀況不斷的死丫頭。
  她這個樣子……他怎麼能放心離開她出國,她就不能讓他省點心嗎?
  「三哥,我不想上學。」見秦義風徹底變了臉,秦詩韻一臉鬱悶地開口。
  「妳該死的在說什麼鬼話。」這個年紀不上學,她要幹什麼。
  「我說我不想在這裡上學。」秦詩韻毫不畏懼地吼了回去,「這裡的人都看不起我,都當我是個冒牌的千金小姐,我為什麼要在這裡天天看她們的臉色?」
  秦義風沉默了,四周的空氣壓抑得有些嚇人,片刻後秦義風問洛寧兒,「這位小姐,請問怎麼稱呼?」
  「我、我叫洛寧兒。」洛寧兒偷偷看了秦義風一眼,害羞地回答。
  「管家,你送洛小姐回去,洛小姐,今天的事情我會查清楚,然後給妳一個滿意的答覆,讓妳受驚了,抱歉。」秦義風禮貌地對洛寧兒笑笑,然後轉向秦詩韻冷哼道:「妳,跟我走。」
  「韻韻……」洛寧兒猶豫地看了看秦詩韻,秦詩韻毫不在意地對她擺了擺手,「安啦,三哥不會吃了我的,讓管家送妳回去吧。」
  「呃……韻韻,那個我拜託妳的事情……」洛寧兒羞澀的低著頭,擰緊了自己的衣角。
  「哦,那件事啊……」秦詩韻的臉色有些古怪,但很快又恢復了正常,笑咪咪地說:「放心吧,包在我身上。」
  「秦詩韻!」身後傳來秦義風的咆哮聲。
  秦詩韻噘著嘴,揉了揉耳朵回道:「來了來了,寧兒我先走了,妳安心的跟管家回去吧。」說罷,秦詩韻飛速地轉身朝秦義風衝了過去。
  「欸,韻韻……」洛寧兒張口,但秦詩韻早就跑到了秦義風的面前。
  前方,夕陽在地上拉出了一道俊朗的剪影,洛寧兒呆呆的看著秦義風俊美的臉龐,小手抓緊了胸前的衣襟,默默地把這道身影深深地印在心底。
  她輕輕嘆了口氣,暗自祈禱,韻韻她可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她一定會將自己的情書交到秦義風的手上吧?不知道秦義風看了之後會有什麼反應,秦義風會不會像自己喜歡他一樣也喜歡上自己呢?
  「洛小姐,我們走吧。」秦家管家見洛寧兒一直在發呆,禮貌地上前請示道。
  洛寧兒何時受過這種待遇,頓時有些受寵若驚,她回頭看看,秦義風和秦詩韻已經走出了她的視線,她咬了咬下唇,有些急切地說:「伯伯,你等我一下,我有些話忘了對義風說。」說罷也不等管家回應,洛寧兒掉頭就朝秦義風追去。
  她還是不太放心,畢竟秦義風後天就要出國了,她就再也見不到他了,她一定要親眼看著韻韻將那封情書交給秦義風才可以。

  ◎             ◎             ◎

  聖洛夫迪亞學院的四周是林蔭小道,秦義風親自開車前來接秦詩韻回家,卻沒有將車停在學院門口,而是停在了學院後方。
  他本是想給秦詩韻一個驚喜,哪想得到卻是自己受到了驚嚇,這丫頭,真是越來越不將自己放在眼裡了。
  秦義風默不作聲地走在前方,秦詩韻跟在他身後,看著他高大俊朗的背影,有些心虛地說:「三哥,你的真生我氣啦?」
  秦義風腳步一頓,回頭看了她一眼,招了招手,「過來。」
  秦詩韻眨了眨眼睛,乖乖地走到他面前,秦義風取出一塊帕子,擦著她被灰塵染髒的小臉,低聲問:「學院裡經常有人欺負妳?」
  該死的!跟著她的保鏢都在幹什麼,看著他妹妹被人欺負、被人嘲諷,還放任他的妹妹跟人打架?那些保全公司是不想幹了嗎?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又在遷怒了。」秦詩韻由著他凶巴巴地擦拭著自己的臉蛋,皺了皺鼻子,「三哥,秦家因為我而開除的保鏢都快能組建一個保全公司了,這次的事情你就別再追究了。」
  那些花痴女說她的壞話,保鏢又聽不到,而她每次打架,保鏢也都有及時出手阻攔,否則她怎麼可能只是弄髒了衣服這麼簡單,偏偏三哥每次都要小題大作,害她每次都連累保鏢叔叔,她也不想這樣,可那些所謂的名門淑媛簡直是欺人太甚。
  「怎麼,妳這丫頭也會怕我追究責任?既然這樣,為什麼要跟人打架,我教過妳多少次了,妳是什麼身分,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哪裡輪得到妳親自動手。」
  「三哥,你若是不想我再跟學院裡的人起衝突,就說服爹地、媽咪讓我轉去公立學校好不好?」秦詩韻一臉認真地看著秦義風說:「保鏢不是萬能的,不可能一直跟著我、保護我,我在這裡很不開心,那些名媛從來沒把我當成秦家的孩子,在她們的眼裡我就是個冒牌的千金小姐,我……」
  「這些鬼話是誰說的!」秦義風一臉怒氣地打斷了秦詩韻的話。
  「你先別生氣,聽我把話說完嘛。」秦詩韻連忙拉著他的袖子,細聲細語地說:「我知道你跟爹地、媽咪是真的關心我、愛護我,把我當秦家的親生女兒一樣看待,但事實終歸是事實……
  我明白的,我也不會跟她們計較,她們怎麼看待我跟我無關,我現在覺得很幸福,可是我在這裡沒有朋友。」
  秦詩韻有些鬱悶地低下頭,有些沮喪地說:「我走不進她們的圈子,她們也不屑來跟我說話,寧兒是我以前在育幼院時最好的朋友,她時常會抽空來看我,卻每次都被那些人嘲諷,如果是我自己的話,我能忍就忍了,但我不能讓她們欺負寧兒。」
  看著秦詩韻那堅強中又透著一絲柔弱的小臉,秦義風心軟了,他嘆了口氣,皺了皺眉頭,牽著她的小手邊走邊說:「公立學校環境不好,讓爸媽請家教在家裡學習吧。」
  「我才不要!」秦詩韻立刻皺起了眉頭抗議,「每天待在家裡我會瘋掉的,那還不如來這裡被那些花痴女欺負。」
  「又在說什麼傻話。」秦義風無奈地瞪了她一眼,「這件事我會處理,我保證以後不會讓妳再碰到類似的事情,我後天就要出國了,妳在家裡給我乖一點,不要再惹事知道嗎?我走後大哥會照顧妳,要是再有什麼委屈就找大哥解決。」
  「你就不能等二哥回來以後再出國嗎?」秦詩韻有些畏懼地抱怨,「我害怕跟大哥講話啦。」
  秦義絕那張活閻王臉,就連媽咪都退避三舍,要是讓大哥來管教她,恐怕他會先整死欺負她的人,然後再來脫去她一層皮。
  「所以妳就每次都來折磨我?」秦義風臉色終於和緩,露出了一絲寵愛的笑容,「壞丫頭,妳也欺負我比較好說話嗎?」
  「明明你自己也害怕大哥,竟然還好意思說我。」秦詩韻抱著秦義風的手臂撒嬌,「媽咪讓你照顧我,結果我還沒長大,你就丟下我不管了,欺負人的明明是你好不好。」
  秦義風失笑地敲了敲她的腦袋,「我不過是出國兩年,很快就回來了,怎麼了,捨不得我離開?」
  秦詩韻立刻搖頭否認道:「才不會捨不得你呢,你不在就再也沒人唸我了,我巴不得你趕快出國呢。」
  她雖然這樣說著,卻是更加用力地抱緊了秦義風的手臂,生怕下一刻他就會消失不見一樣。
  「韻韻,我很快就會回來的。」秦義風停下腳步,低頭看著這個讓自己操心了好幾年的小丫頭,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只不過是分開兩年而已。」
  事實上,他也捨不得離開她啊,從秦詩韻來到秦家開始,她的衣食住行都是由自己親手安排的。
  他看著她從精緻的女孩變成了現在姣好的少女,看著她如花蕾般在自己的細心呵護下,一點點美麗綻放,那種親密無間的感覺早就融入了血骨,一想到要分開兩年不見,秦義風的心底立刻覺得空落落的。
  「喔……」秦詩韻低著頭,秦義風只能看到她一頭烏黑的秀髮,他皺了皺眉頭,抬手勾起了她的下巴,卻發現那雙晶瑩的大眼睛裡已經蓄滿了淚水。
  「韻韻。」秦義風頓時心疼得不行,連忙擦拭著她的眼淚,「別這樣,三哥又不是不回來了。」
  秦詩韻靠進秦義風的懷中,將小腦袋藏在他寬闊溫暖的懷裡,吸著鼻子說:「我知道,可是一想到你要離開我那麼久,我……不太習慣。」
  初到秦家,她排斥一切,她本以為秦家三位高高在上的少爺會鄙視自己的出身,看不起自己、羞辱自己,但她沒想到,秦家竟然是真心接納自己,把自己當做秦家的親生女兒一般疼愛。
  養父、養母對她細心教導,給了她無微不至的關懷和已經缺失的父愛、母愛;大哥面冷心熱,平時雖不見得對她噓寒問暖,但每年她過生日時,他再忙也會趕回家裡陪她一起度過。
  二哥心思細膩、溫文爾雅,將她的生活安排得井然有序,但同她感情最深厚的,一直都是面前被她稱做三哥的秦義風。
  秦義風一直陪在她的身邊,雖抱怨照顧她麻煩,但對她的疼愛不比任何人少,他看似對她最凶,但每次到最後妥協的都是他,最放不下她的還是他。
  曾經有一段時間,她每晚都要靠在他懷裡被他哄著才可以入睡,她來到秦家已經整整五年,從她十歲一直生活到十五歲,而秦義風也從十五歲變成了二十歲,唯一不變的,就是他們一直形影不離,他一直都在她的面前、她的身邊、在她的心裡……
  如今竟要和他分開兩年,秦詩韻心裡充滿了不捨,卻也不能任性地說出不讓他走的話。
  秦義風這次出國雖然是留學,但更多的是要學習怎麼接管秦氏集團,這是他身為秦家少爺的義務,她的三哥可不是紈褲弟子呢。
  「韻韻,妳要是捨不得我,讓爸媽也給妳辦手續,跟我一起走好了。」秦義風見她一臉鬱鬱寡歡,思索了片刻說:「妳自己在家我也不放心,國外的發展空間也更好一點。」
  「不要。」秦詩韻想也不想地拒絕。
  「嗯?丫頭,妳不想跟我一起出國?」秦義風的臉色立刻又難看起來。
  臭丫頭,剛才還依依不捨難過的掉淚,這會竟然想也不想地拒絕他,一點都不考慮他做哥哥的良苦用心,真是白白疼愛了她五年。
  「你是要到國外學習的,我跟你去幹嘛?難道要你幫我收拾爛攤子收拾到國外啊,再說了,我放不下寧兒。」秦詩韻噘著嘴回答,「寧兒她比我可憐,我那麼幸運,被爹地和媽咪帶回家,但寧兒到現在都孤苦無依、沒人疼愛,我是她唯一的朋友,要是我跟你走了,以後誰來管她?萬一她又被人欺負了怎麼辦?」
  「所以我這個哥哥還沒有妳的朋友重要?」秦義風臉色臭臭地瞪了她一眼,兩人邊走邊聊,很快就走到了車前,秦義風打開車門,將秦詩韻塞了進去。
  「羞羞臉,這麼大的人了還跟人家的朋友吃醋。」秦詩韻一臉嬌憨地皺了皺鼻子,見秦義風一語不發,沉著臉替她繫上了安全帶,秦詩韻突然湊上前在他的臉頰邊吻了一下,隨即扭頭平視著前方哼了一聲:「我才不告訴你我最喜歡三哥了呢。」
  秦義風動作一頓,感覺被她吻過的地方熱熱的發燙,心情一瞬間飛揚起來,臉上的神情也柔和得彷彿能滴出水來。
  他坐到駕駛座上,笑咪咪地回答,「是、是,三哥知道了,三哥也不告訴韻韻,三哥最喜歡韻韻。」
  「啊,對了!」秦詩韻臉色突然一變,差點從座位上跳起來。
  她這種危險的舉動讓秦義風眉頭一皺,立刻斥道:「乖乖坐好,注意安全,怎麼坐車的時候也像個猴子一樣,平時管家接妳的時候,妳也是這樣嗎?」
  「才不是咧,我只是差點忘記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秦詩韻拿出一封皺巴巴的信,「這是寧兒讓我轉交給你的,吩咐我一定要看著你把這封信看完,哼,花心大蘿蔔,竟然連寧兒都會寫情書給你,真不知道大家都迷戀你哪裡。」
  秦詩韻的語氣酸酸的,就像是自己有什麼東西被覬覦了一樣,她噘著嘴不開心地說:「寧兒聽說你要出國了,以後見不到你了,所以就鼓起勇氣要向你告白。
  結果被那些大小姐們看到了,就嘲笑寧兒不自量力、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寧兒明明比她們美多了,三哥,你到底要不要答應寧兒的告白?」
  說完秦詩韻凶巴巴地將那一封情書塞向秦義風,然而此時秦義風剛剛發動車子,並打開了車窗,窗外一陣風颳過,秦詩韻又因為動作幅度略大,手指一顫,那封皺巴巴的情書就順著車窗飛了出去。
  「啊,寧兒的情書!」秦詩韻著急得想要跳起來,卻被身上的安全帶阻攔。
  秦義風連忙騰出一隻手按住她,「小心,掉了就掉了,妳乖乖的別鬧。」
  「三哥你這個壞蛋,那是寧兒給你的情書欸。」秦詩韻氣呼呼地瞪著秦義風,「你怎麼可以這樣糟蹋女孩子的心意?」
  「是嗎?沒興趣。」秦義風一臉淡然地瞥了秦詩韻一眼,然後加快了車速朝秦家駛去,對身後飛出去的情書看都沒看一眼。
  這個笨丫頭,在他的生命中有了她以後,他怎麼可能還會接受別人。
  雖然秦義風不想承認,但他又不得不承認,隨著這麼多年感情的累積,媽咪的小算盤恐怕真的要得逞,他已經離不開這個笨丫頭了。
  妹妹?曾經他也以為他對她只是單純的兄妹之情,可隨著她越長越大,出落得越發精緻動人,他便無法再忽視心底對她那種越來越特殊的情愫。
  縱使她總是讓他頭痛,讓他暴跳如雷,讓他想要吐血,但這樣的秦詩韻比起那些矯揉造作的大小姐,多了數不清的鮮明色彩,雖然抱怨她一點都不淑女、不溫柔,但秦義風其實愛死了她的特別。
  除了這個丫頭,他誰都不要,只不過她現在還太小,對感情的事情又缺根筋,等他出國回來,那時候她年齡正好,他便可以對她說明一切,而她也會在分開的這段時間,發現對自己的不同吧。
  瞧,她現在不是已經捨不得自己了,秦義風一直堅信,秦詩韻心底也是有自己的,她對自己的感情也不是純粹的兄妹之情,在她的心底,自己和大哥、二哥的地位不一樣,可惜她自己都沒有發現。
  兩年,只要兩年,等他從國外回來,那時候秦詩韻就長大了,而他也就不必再隱忍了。
  秦義風開著車帶著秦詩韻絕塵而去,窗外,那封皺巴巴的情書隨風飄落,飄飄蕩蕩落在地上,一個氣喘吁吁追趕過來的身影慢慢地走近。
  洛寧兒臉色慘白,看著慢慢消失不見的車尾,身子緩緩蹲下,將那封被棄若敝屣的情書緊緊的握在手中。
  終於眼淚止不住地落下,洛寧兒顫抖的嘴唇低泣道:「秦詩韻,我把妳當我最好的朋友,可是妳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第二章

  兩天後,機場。
  秦詩韻躲在車裡,遙遙望著機場大門,死都不肯下車去送秦義風,明明知道他一定要走,也知道他兩年後就會回來,可她還是接受不了親自看著他離開。
  哎,本以為自己很堅強,已經沒有什麼事情可以讓她流淚難過,如今只不過是和秦義風短暫的分離,就讓她像丟了魂一樣暗暗傷心,這幾年來,三哥真的是太寵愛她,而她也真的是太依賴三哥了。
  「韻韻。」車門突然被拉開,韓依柔上來坐到她身邊輕輕一笑,「真的不去送送阿風?」
  「不去。」秦詩韻噘著嘴低下了頭,「又不是再也見不到三哥了,搞得這麼隆重幹什麼,我不想三哥在這個時候還要對我唸一大堆。」
  「好吧,我的乖女兒說不去就不去。」韓依柔也不勸她,摸了摸她的腦袋,溫柔地說:「學校裡的事情我聽說了,讓妳受委屈是媽咪不好,反正妳二哥也快回來了,他說要外出旅遊轉一轉,妳若不開心的話,跟著妳二哥去玩一玩,學校那邊先不要去了。」
  「不用這麼麻煩啦,媽咪,我其實也沒受什麼委屈,媽咪和爹地不用大費周章的為我出氣,我以後會盡量和同學們好好相處,不給你們製造麻煩。」秦詩韻乖巧地靠在媽咪的懷中,一臉不在意地笑了笑。
  「不行。」韓依柔聞言眉毛一豎,「我的女兒怎麼能任人欺負,這筆帳我可要好好跟她們算一算,我的韻韻是秦家的寶貝,是媽咪、爹地的小公主,怎麼可以就這麼算了。」
  「媽咪……」秦詩韻抱緊了媽咪的手臂,低聲說道:「謝謝妳。」謝謝她將她帶回了秦家,謝謝她這麼疼愛她,給了她一個屬於她的家,給了她本已經失去的一切,如果她能一直這麼幸福下去就好了。
  「小傻瓜,妳是媽咪的女兒啊,不用跟媽咪說謝謝。」韓依柔笑得一臉柔和,「媽咪、爹地和哥哥們會永遠保護妳的。」
  說話間,秦英和帶著秘書走了過來。
  「阿風走了?」韓依柔看著上車的秦英和,隨口問道。
  「嗯。」秦英和應了一聲,也拍了拍身邊秦詩韻的腦袋,「知道我的寶貝女兒不開心了,今天爹地不工作,專門陪我的小公主出去玩一整天,說吧,想到哪裡去玩?」
  說著對前方副駕駛位置上的秘書示意了一下,秘書立刻取出秦英和的行程表,開始調整安排他今日的行程。
  「真的?」秦詩韻眼睛一亮,「我們去遊樂場好不好?」
  以前她最期待的事情就是跟爸媽一起去遊樂場,但小時候,她親生的爹地、媽咪都忙於工作,根本沒有時間帶她出去玩,後來家裡出事,她又被秦家收養,她也不敢要求爹地和媽咪帶她出去玩,因為他們看起來比她的親爹地、媽咪還要忙。
  沒想到今日這個願望竟然可以實現,只是可惜這個時候三個哥哥都不在,如果可以全家團圓一起去就好了……
  看出了秦詩韻眼底的遺憾,韓依柔了然地勾著嘴角道:「韻韻,最多再等兩年,等妳的哥哥們都回來了,我們全家一起帶妳去遊樂場。」
  鬼丫頭,以為她看不出她的心思嗎?將秦詩韻從育幼院帶出來的時候,韓依柔就已經記清楚了秦詩韻所有的喜好,包括她的傷心、她的心願、她的遺憾,秦家有的是方法來滿足她的乖女兒,去個遊樂場算什麼。
  「好啊好啊。」秦詩韻立刻展眉一笑,「那今天我要跟爹地、媽咪一起玩一整天。」哦,她真的是太幸福了。
  和樂融融間,秘書的電話突然響起。
  「喂。」秘書禮貌地接起電話。
  秦英和皺了皺眉頭,「我已經交代過,今天若沒有什麼大事一概不要來找我,這是誰的電話?」
  韓依柔也不解地朝秘書望去,雖說秦英和仍然是秦氏集團的董事長,但公司裡的諸多事情早已經交給他們的長子秦義絕來決定,秦英和大多時間只需要和股東一起聯絡聯絡感情、打打高爾夫球,或者一起出國度個假消遣一下,以此來促進彼此間的關係。
  他們大多知道今天秦家三少要出國,而秦英和也親自來機場送兒子,自然不會不識趣地來打擾他們。
  此刻一直窩在韓依柔懷中的秦詩韻皺了皺眉頭,心底突然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預感。
  她突然好害怕,就像是有什麼嚴重的事情要發生了,但是她卻無力阻止,怎麼辦,要是三哥在就好了……
  「董事長。」片刻後秘書掛掉電話,一臉恭敬地說:「秦家那邊的保全來電,說是有一個自稱是大小姐阿姨的人來找大小姐。」
  「阿姨?」秦詩韻愣了一下,一臉迷茫地看了看媽咪和爹地。
  「嗯?」韓依柔皺了皺眉頭,「韻韻的確是有一個阿姨,只不過這個阿姨已經失蹤很久了啊。」
  「怎麼回事?」秦英和收斂了笑容問道。
  秦詩韻早已經入籍秦家,手續已經全部辦好,而她所有的親戚也早早地放棄了她的監護權,從來都沒有打擾過她的生活,這個時候突然出現一個阿姨,秦英和敏銳地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不用管她,打發她離開。」韓依柔說著,下意識地抱緊了秦詩韻,這可是她的女兒,沒有任何人能夠搶走。
  秦英和看了秦詩韻一眼,嘆氣道:「回去看看吧,萬一真的是韻韻的阿姨,那就是韻韻的親人,韻韻應該也想見一見她吧。」
  「我……嗯。」秦詩韻聞言咬了咬下唇,然後輕輕地點了點頭。
  在她模糊的印象中,好像真的有一個阿姨,那是她親媽咪的妹妹,曾經也非常地寵愛她,但這個阿姨已經莫名離開了好久,也失去聯繫好久,為何會在這個時候出現了?

  ◎             ◎             ◎

  帶著滿肚子的疑問,秦英和和韓依柔帶著秦詩韻回到了秦家別墅。
  「韻韻。」隔了很遠,秦詩韻就看到秦家別墅的大門前,此刻正站著一個衣著簡單的女人,當她看到載著秦詩韻的車子駛近,立刻滿臉欣喜地衝了過來。
  車子停止,秦詩韻有些緊張地打量著眼前這個激動的女子,她完全記不得自己的阿姨長什麼樣子了,只知道那阿姨跟她的媽咪長得非常相似,每次看到自己,她的表情也會變得特別溫柔。
  現在這個女人朝她衝過來,然後一把將她抱住,秦詩韻的腦袋有一瞬間的恍惚,這人和媽咪長得好像,她真的是自己的阿姨嗎?
  「阿姨?」秦詩韻有些不確定地喚道。
  「韻韻,對不起,是我不好,都過去這麼久了,我才聽說姊姊、姊夫出事了,那些人太過分,竟然把妳放在育幼院那種地方,現在阿姨回來了,妳再也不會受委屈了,韻韻,阿姨來帶妳回家。」
  回家?秦詩韻徹底地愣住了,這個自稱是她阿姨的女人,是要將她從秦家接走?她在這裡已經生活了五年,早已經把這裡當成了家,她還有哪裡可以回去?
  抱著自己的女人已經淚流滿面,秦詩韻看著她的眼淚覺得有些心酸,然而更多的卻是不知所措。
  韓依柔皺了皺眉頭,上前淡然道:「這位女士,妳太激動了,我們還是進去談吧。」
  「秦夫人。」那女人彷彿這個時候才發現韓依柔的存在,她放開秦詩韻,激動的衝到韓依柔面前,「謝謝妳幫我照顧韻韻這麼久,請妳把她還給我好不好?她是我唯一的親人了,我已經沒有了最親的姊姊,我只剩下韻韻了,妳把她還給我吧。」
  「妳別這樣。」韓依柔臉色一變,沉聲說:「進去再說。」
  「哦,不、不,不用了,我已經麻煩了你們這麼多,你們把韻韻還給我吧。」女子對韓依柔苦苦哀求道:「我知道你們對韻韻好,捨不得韻韻,但我是韻韻的親人,韻韻也會想跟著我、和我重逢的,對嗎?」
  那女人希冀的目光望著秦詩韻,眼底充滿了悽楚和祈求,秦詩韻將慌亂的目光投向媽咪,哽著嗓子道:「我……」她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帶她進去吧。」秦英和看著眼前鬧哄哄的一幕,對跟在他身後的保鏢示意了一下,立刻有幾人上前強行將那女人從韓依柔面前拉開,那女人還不死心,秦英和一個冷然的眼神掃過去,「有什麼事情進去慢慢說吧,妳嚇到我的女兒了。」
  那聲音不怒自威,於是哭聲頓時停止,秦英和上前牽著秦詩韻直接朝別墅內走去,那女人愣了片刻,咬了咬嘴唇,立刻也不發一言地跟了進去。
  大門、花園、迴廊,然後是秦家主樓,一路上,那女子東看看、西瞧瞧,眼底充滿了對秦家別墅的驚嘆,她想上前拉住秦詩韻,卻礙於秦英和而不敢,於是她便縮手縮腳地跟在秦英和與韓依柔的後方走進了別墅。
  「妳說妳是韻韻的阿姨,有什麼證據嗎?」客廳裡,秦英和淡然地問道。
  「韻韻不會忘記我的。」那女人斬釘截鐵地回答,「如果你們實在不相信,我們可以去驗DNA。」
  「管家,叫宋醫生來。」秦英和也不含糊,立刻吩咐道,再看那女人的表情,竟是一點心虛慌張的樣子都沒有。
  難道真的是韻韻的阿姨?秦英和和韓依柔默默地看了對方一眼。
  「這樣吧,驗DNA需要一段時間,我們也需要查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位小姐就先在這裡住下來,一切都等結果出來再談吧。」秦英和沉默了片刻後說道,然後不容那女人拒絕,直接吩咐管家將秦詩韻帶回了臥房。

  ◎             ◎             ◎

  秦詩韻最近很不開心,經過了DNA檢驗,證實了她和找上門來的那個叫花染的女人,的確有血緣關係,兩個人的檢測結果顯示她們是三代以內的旁系親屬。
  於是花染就祈求韓依柔,要將秦詩韻帶走,秦詩韻對此根本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她來到秦家已經五年,早已將這裡當做自己的家,她從來沒想過會有離開秦家的一天,更沒想到有一天會突然出現一個阿姨,用那麼悲傷的眼神望著自己,說要將自己帶回本屬於她的地方。
  秦家不是真正屬於她的地方嗎?她到底不是秦家的人,是不是跟自己的阿姨離開比較好?
  秦英和與韓依柔經過正規手續收養了秦詩韻,花染沒有能力也沒有立場將秦詩韻帶走,所以她只能拚命的懇求。
  韓依柔縱使百般不願,但花染畢竟是秦詩韻的親人,所以韓依柔和秦英和商量之後便決定,讓秦詩韻自己來作選擇。
  她今年才十五歲,就要她自己來決定這麼重要的事情嗎?真是煩惱,要是三哥這時候在她的身邊就好了……
  秦義風此時已經出國整整一週,秦詩韻待在秦家別墅的後花園裡,呆呆地望著湛藍的天空,默默地思念著一直陪伴在她身邊,每次都能為她排憂解難的秦義風。
  「小姐,您的電話。」就在秦詩韻發呆的時候,女傭捧著手機走了過來,恭敬地對秦詩韻道。
  秦詩韻心不在焉地接過來,喂了一聲,然後就聽到對面傳來熟悉又急切的嗓音,「韻韻,妳在哪?」
  「三哥?」秦詩韻愣了一下,立刻驚喜地叫道,卻聽秦義風急切又有些暴躁的重複道:「妳現在在哪?」
  「我?我在家裡啊。」秦詩韻乖乖地回答。
  秦義風又道:「妳待在家裡哪裡都不准去,不准跟那個什麼阿姨離開,聽到沒有!」
  「三哥……」
  「記住,在我回去之前哪裡都不准去,我已經訂了明日的機票,很快就回家,一切都等我回去之後再說。」
  「你要回來?」秦詩韻驚訝地問道。
  秦義風斬釘截鐵地回答,「一切都交給我處理,三哥不會讓妳離開秦家的,知道了嗎?」
  「喔。」秦詩韻難得聽話的沒有和他頂嘴,在掛斷電話之後開心地笑了起來,一直以來的鬱悶也逐漸消退,如果是三哥回來的話,自然可以幫她處理好一切,三哥不讓她離開呢……
  「小姐,外面有個自稱是您朋友的女孩子找您。」就在秦詩韻暗暗傻笑的時候,女傭又過來請示道。
  「咦,今天怎麼這麼多人找我?」秦詩韻疑惑地撓了撓頭,「她說是我朋友嗎?」隨後她眼睛一亮,追問:「她是不是叫洛寧兒?長得很溫柔、很漂亮。」
  「是的,小姐。」女傭笑咪咪地回答。
  「我知道了,我去找她。」說著,秦詩韻開心地朝門口跑去。
  從她被秦家收養後,她經常跟洛寧兒說可以來秦家找她玩,爹地和媽咪人很好,不會排斥她,要是有什麼困難也肯定會幫助她,但洛寧兒雖然每次都嘴上答應,卻從來沒有來秦家找過她。
  秦詩韻其實明白,對於她們這種孤兒,對於豪門都有一種打從心底的畏懼和排斥,以及說不出口的深深的自卑。
  洛寧兒本來就膽小害羞,自然不願意到秦家來,所以就連她暗戀秦義風,也從來都沒告訴過秦詩韻,直到聽說他要出國後才拜託秦詩韻轉交情書。
  啊,對了,寧兒今天來這裡,該不會是問三哥對於她的情書有什麼反應呢?她怎麼能告訴寧兒,三哥還沒來得及看,那封情書就被風吹跑了,而三哥也表示根本就不會喜歡寧兒啊……真是苦惱。
  秦詩韻撓了撓頭,腳步緩緩放慢,臉上露出了一絲心虛,完蛋了,她突然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洛寧兒了。

  ◎             ◎             ◎

  「韻韻。」秦家別墅大門外,洛寧兒一臉驚嘆和羨慕地看著面前的別墅,以及別墅周圍美輪美奐的造景布局,在看到秦詩韻出來時,急切地小跑過去,「我好幾天沒見到妳了,昨天突然有一個女人找上我,說她是妳的阿姨,想讓我幫她說服妳跟她回家,這是怎麼回事?」
  秦詩韻愣了一下,完全沒想到自己阿姨連洛寧兒那裡都麻煩到了,心下不由得有些沉悶,她低著頭不開心地說:「我們進來說吧,我慢慢跟妳講。」說著便牽著洛寧兒的手,朝別墅裡走去。
  「這裡好漂亮,不愧是秦家。」進入別墅,洛寧兒不停地東張西望,然後眼神有些複雜地看著秦詩韻,嗓音乾澀地說:「韻韻,妳真幸運。」
  同樣都是生活在育幼院中,為什麼秦詩韻就有這種好運,能夠被秦夫人看中收養呢?不但住進了這麼漂亮的房子,過著公主般的生活,還有三個那麼高大帥氣的哥哥,更幸運的是,秦家一家都對她那樣的好,完全將她當做自己真正的家人來看待。
  上次秦義風和秦詩韻之間的互動她都看在眼裡,那種雖然氣急敗壞但又發自內心的寵溺,任誰都可得出來秦義風對秦詩韻的態度不同,所以秦詩韻真的是太幸運了……如果、如果當初秦夫人看上的是自己,那現在的一切是不是就屬於她了?
  想到這裡,洛寧兒的心底突然一驚,她怎麼可以這樣想,韻韻可是她最好的朋友呢……是啊,最好的朋友,把她辛辛苦苦寫了好幾天的情書輕易丟掉的好朋友!
  「咦,寧兒妳怎麼了?臉色不大好呢。」帶著洛寧兒回到之前她待的後花園裡,秦詩韻吩咐女傭重新沏壺花茶送過來,然後關心地問。
  「啊?我沒事。」洛寧兒連連搖頭,「妳快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秦詩韻小嘴一噘,回答,「我也不知道,到現在還有一種像作夢的感覺,我的親媽媽還有一個妹妹,在我很小的時候見過幾次,具體長什麼樣子我都不記得了,後來聽說阿姨就失蹤了,我也再沒有見過她。
  上週我送三哥出國後,阿姨突然就回來了,然後就說對不起我,現在才聽說了親生爹地、媽咪的事情,還說要將我帶回去,以後會好好的替親生爹地、媽咪照顧我。」
  「啊?有這種事。」洛寧兒一臉驚訝地感嘆,「太巧了。」
  「可不是嗎?太巧了……」秦詩韻也在心底默默地感嘆。
  她剛把三哥送走,她的阿姨就冒了出來,還說要將她帶走,她有時候都忍不住埋怨老天爺,是不是專門跳出來搗亂她的人生的。
  在她剛進入育幼院的時候,她多麼渴望能有一個親人出現把她帶走,但那時候沒有一個人對她伸出手,而現在她終於對秦家有了歸屬感,她的阿姨卻出現在她面前,說要跟她一起生活。
  她有些不情願,但又覺得無法拒絕,阿姨那種寵愛、後悔又祈求的神情,她每次看到都覺得心酸。
  媽咪曾經對她提過,要讓阿姨留下來,既能和她一起生活也不用再受苦,反正秦家也不怕多一個人吃飯,但阿姨卻斬釘截鐵地拒絕了媽咪的提議,她說她對這些所謂的豪門有恐懼心理,堅決要帶著自己離開,所以秦詩韻現在左右為難,根本就不知道該作何選擇。
  洛寧兒看著非常苦惱的秦詩韻,緩緩地開口,「韻韻,其實我覺得妳應該選擇妳的阿姨。」
  在花染找到洛寧兒的時候,就已經把她的來意跟洛寧兒說得非常清楚,她需要洛寧兒說服秦詩韻,讓她可以帶秦詩韻離開秦家。
  洛寧兒本來猶豫不決,可是來到秦家之後,看到秦詩韻在秦家的待遇,又想到那天秦詩韻本來答應了自己,卻又將自己的情書扔掉的事情,洛寧兒不由自主地說道:「妳不覺得妳的阿姨很可憐嗎?」
  「我不想傷害阿姨的,所以我很為難。」秦詩韻嘆了口氣,「爹地、媽咪都那麼疼愛我,我也捨不得離開他們,而且三哥說他明天就要回來了……」
  三哥說會幫她處理好一切,是不是她等到明天,一切煩惱就會沒有了?
  「義風明天要回來?」洛寧兒的臉上掠過了一抹驚喜,然後眼神微微一變,問:「韻韻,那個……我那天讓妳幫我轉交的情書,義風怎麼說?」
  「這個……呃……」秦詩韻愣了一下,然後心虛地別開視線,回答:「三哥……三哥他說他要出國很久,讓我轉告妳,他、他不想耽誤妳,寧兒,我再介紹其他的男孩子給妳認識好不好?三哥其實脾氣很壞的,一點都不知道怎麼疼人,所以妳不要喜歡他啦。」
  秦詩韻有些慌亂地回答,精緻的臉蛋因為撒謊而微微發紅,眼睛四下亂轉,根本不敢正視洛寧兒。
  「是這樣嗎?」洛寧兒的眼底閃過了一絲失望。
  韻韻為什麼要騙她呢,明明就是她把自己的情書扔掉了,自己以前是那麼相信她……
  「韻韻,回到妳阿姨身邊吧。」洛寧兒淡淡地說:「妳知道妳阿姨找到我的時候,跟我說了什麼嗎?」
  「什麼?」秦詩韻單純地望著洛寧兒問。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