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賭婚《線上閱讀》
【10折】賭婚《線上閱讀》

賭婚《電子書》請至讀客文學閱讀 https://www.mmstory.com/book/7937

會員價:
NT$010折 會 員 價 NT$0 市 場 價 NT$0
市 場 價:
NT$0
作者:
金晶
出版日期:
2024/12/0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0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賭婚《線上閱讀》
NT$0
銷量:0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11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118
銷量:28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118
銷量:28
恰恰小蠻妻
NT$118
銷量:50
離婚後再愛
NT$11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11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11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11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11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11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11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118
銷量:44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321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90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296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92
夜劫
NT$118
銷量:281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51
【經典推薦】十年一夜
NT$100
銷量:250
皇商家的嬌妾
NT$118
銷量:233
可惜了初夜
NT$118
銷量:234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42

作品簡介:

明心怡認為自己在這場婚姻中贏定了,卻頻頻失手。
這個聯姻老公比她想的要老奸巨猾。
黎縉從一開始就在賭,贏了,他有老婆。
輸了,他也要死皮賴臉地當她老公。
《本書非實體書,若想閱讀全文請至讀客文學閱讀全書》
按我前往線上閱讀《賭婚》全文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明心怡進入辦公室,祕書徐舒端了一杯咖啡給她,接著說起了今天的行程。

  聽完之後,她喝了一口咖啡,慢慢地說,「十一點黎氏來人?」
  「是。」
  「好,我知道了。」
  等徐舒出去之後,她開始看文件,但心思卻跳到了另一件事上。
  她是明家大小姐,爺爺並不重男輕女,從小就說她聰明有經商天賦,把她當做繼承人來培養,她也喜歡管理公司,但是誰都沒有想到,就在前幾天,她爸會帶了一個只比她小三歲的私生子登堂入室。
  她爸資質平庸,手裡管著一個小公司,勉強能有正事做,也不會出去亂來,所以儘管沒什麼能力,但是她的家庭還是美滿的,她媽也不嫌棄她爸,兩人相敬如賓。
  可誰知道,他能一下子做出這種驚天動地的事來,氣得爺爺高血壓上來,差點暈過去。
  關鍵時刻,她索性連她爸都不認了,請走了她爸和那個私生子,可誰知道他們打的主意可大了,要的是明氏,而不僅僅是名分。
  但明心怡外表嬌美,性格卻是與之相反的強硬,別說明氏了,名分也不會有。
  他們做夢去吧。
  可偏偏就是這個時候,那個私生子倒是搭上了一個豪門千金小姐,憑藉對方的勢力開始搶明氏的生意。
  來者不善,卻又偽善地表示都是一家人,如果他能進入明氏,會讓明氏更上一層樓。
  爺爺自然不會同意,明心怡也壓根不認他的身分,不過他確實有些本事,小打小鬧地帶走了明氏一些生意。
  她倒是沒把他放在眼裡,在真正的參天大樹前,小草不足為患,真正讓她煩心的是,她的婚事。
  她很早就知道,自己的婚姻不是自己說了算,肯定要聯姻的。
  爺爺的意思是黎家,她知道黎家很不錯,如果和黎家聯姻,雙方都能得到好處,但,她有喜歡的人。
  她並不想聯姻,在聽到從黎氏傳來拒絕聯姻的消息時,她鬆了一口氣,可沒過多久,爺爺卻說最近喝茶時認識了一個年輕人,很巧,也是黎家人。
  黎氏現在由黎聿掌控,而她爺爺後來看中的人恰好是黎聿的侄子黎縉。
  聽說黎縉是一個畫家,在黎家無所事事,純粹是遊手好閒,不務正業。
  更不要說,他曾經夜夜留宿夜店,一夜馭三女的傳聞了。
  這樣的人,不知道她爺爺怎麼會喜歡。
  爺爺開了口,她沒辦法拒絕,而且她也需要這份聯姻來鞏固自身的位置,可是她必須要和黎縉好好談一談,聯姻可以,但是必須是有名無實。
  一心二用地工作到十一點,徐舒告訴她,人來了。
  在她的印象中,黎縉應該是縱慾過度,神色萎靡的樣子。
  但是站在辦公室門口的黎縉,精神奕奕,狀態非常好,甚至,他的眼神清明,不帶一絲渾濁,和傳聞裡的人好似沒有關聯。
  「你好,黎先生。」
  黎縉頷首,走到她前面,在桌前的椅子上落座,「妳好,明小姐。」
  徐舒盡職地詢問他是否要喝什麼,他只要了一杯水,給他端來一杯水,她便出去了。
  沒有了旁人,明心怡也不想兜圈子,「黎先生對聯姻有什麼看法?」
  他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可以。」
  她點點頭,冷靜地說,「那麼我們可以談一談,不知道黎先生想要怎麼樣的婚姻生活?你的理想妻子應該是怎麼樣的?」
  他似思考了一下,「沒有太大的要求。」
  她微微蹙眉,不知道他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但很快,她話鋒一轉,「你想要一個事事管著你的妻子?」
  「隨便。」
  「你去哪裡,吃什麼,和什麼人見面都要管的妻子?」
  「聽起來好像讓人透不過氣。」他淡淡地說。
  「我想說的是,恰好相反,我並不是一個喜歡管人的人,雖然我管著公司,但不代表我回家了還要管丈夫。」她坦言。
  「嗯。」他盯著她。
  這次的見面是明心怡提出來的,她想要看看未來的丈夫是什麼樣的人,而現在,看不出來。
  「我需要的婚姻,是能給我事業上提供助力的人,他不用很有本事,但是他的背後家族不能差。」
  他聽得笑了,「說的不就是我嗎?」
  「目前而言,你很符合我的要求。」
  他似笑非笑地看著她,「明小姐,妳想要一段有名無實的婚姻?」
  「黎氏可以幫助我,我也可以幫助黎氏,兩家聯姻,互惠互利。」她直接說。
  「聽起來不錯。」
  「我知道黎先生愛玩,這不是很符合你的要求嗎?」
  黎縉對她說的這句話並不做回應,反而異常敏銳,「妳想要一段短暫的婚姻?」
  她對他刮目相看,本以為是一個花花公子,只知道享樂,沒想到他能通過她幾句話就揣摩出她的心思。
  見她不說話,他自顧自地說下去,「只要一段有名無實的婚姻,不可能不要孩子吧?可妳一句話也沒提,說明妳只是要一段隨時可以結束的婚姻關係。」
  她瞇了瞇眼,手指輕敲了一下桌面,落落大方地一笑,「是。」
  他點破了,她也不掩藏自己的心思,爺爺想她結婚,而她也需要尋找新的商機,和黎氏合作可能有新的發展機會,何況現在她爸鬧出一個私生子,她也需要給自己增加籌碼,有黎氏的支持,她能更加坐穩這個位置,畢竟董事會裡也有些人蠢蠢欲動。
  但她不想要一段真婚姻,假婚姻是最理想的。
  「哦,」他往後一靠,懶散地靠在椅背上,身體大開,很是悠閒,「可是對我有什麼好處?」
  「當然有好處……」
  「妳說的關於兩家的合作案,我不感興趣,妳不管我,」他低聲笑了,「妳不會天真地以為妳能管得住我吧?」
  果然像他這樣的豪門出生的貴公子不容小覷,即使在別人眼中吊兒郎當,腦子還是轉得很快的。
  兩家的合作案,他不是直接得利者,而她所謂的不管他,男人真的不把女人當一回事,是絕對不會被管住的,她剛才那些話確實有些自負了。
  任由那些所謂的傳聞構建了黎縉的膚淺模樣,而只有真正相處之後,不禁大跌眼球,黎縉根本不是那樣的。
  太自信,以至於輕敵了。
  她臉上帶著笑,可眼裡的溫度卻涼涼的,雙手輕輕交疊,「你說的很對,那麼你有什麼想法?」
  從一開始,她帶著不耐,想速戰速決,以至於走錯了路,而現在,她慢下了速度,打算看看他有什麼想法。
  「妳想這段婚姻維持多久?」他從口袋裡拿出菸,眉眼一揚,注意到她眉間一閃而過的厭惡,手指動了動,沒有點燃菸,只懶洋洋地含在嘴裡。
  她想了想,「兩年。」
  「為什麼要和我維持一段假婚姻?」
  她沉默了一瞬,回答,「我不喜歡你。」
  菸顫了顫,他垂下眼,「妳有喜歡的人了。」
  「嗯。」
  「那為什麼不和他在一起?」
  他的話讓她失神了片刻,很快,她反擊,「這和你沒有關係吧?」
  「既然妳想和我結婚,」他沒再強調假結婚了,「肯定是和對方有緣無分咯。」
  刺耳的話落入耳裡,她交握的手緊了緊,面上裝出一副無所謂隨他講的樣子來。
  他繼續說,「假結婚,可以,但是我有條件。」
  她平靜地問,「什麼條件?」她當然知道他肯定有條件,不提條件顯得他是一個蠢蛋。
  「半年,我可以和妳當半年假夫妻。」他開口。
  她一愣,脫口而出,「你缺老婆?」
  說完,她才發現剛才自己的話有多傻,先不論黎家,光是黎縉本身的條件就很不俗,身材挺拔,五官英俊,優渥的生活令他渾身散發漫不經心的氣質,如慵懶的貴公子輕而易舉吸引不少女生的眼球。
  這樣的他,最起碼是不缺女人的,也不缺老婆。
  他的不按常理出牌打亂了她的節奏,她迅速收拾好自己的情緒,「那麼之後呢?」
  「之後就做一對恩愛夫妻。」他笑瞇瞇地說。
  她忍住不適感,他是不是有病,誰和他做恩愛夫妻。
  他真正的條件在後面,也就是說半年之後,他們做真夫妻,可是她不懂,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他平淡地說,「結婚離婚,很麻煩,換老婆也很麻煩。」
  她默默地深吸一口氣,這人真是奇葩。
  「妳想好了再聯絡我。」他說著站起來,準備要走了。
  她喊住他,「為什麼是半年?」
  他一手插在褲袋裡,狀似在思考,「嗯,可能是我最多只能禁慾半年。」
  任由明心怡想破頭,她也想不到會是這樣的理由,雖然他的話很冒犯人,但是他神情很認真,再想想他的花心,好像能忍半年確實很厲害。
  不對!差點被他帶歪了重點。
  「如果是假結婚的話,你不需要禁慾。」她說。
  他歎了一口氣,仿佛被她的話難倒了,好一會兒才說,「可要我對著妳什麼都不做,我心癢癢。」
  她倏地站起來,雙手握拳,嚴肅地喊他的名字,「黎縉!」
  「明小姐,妳是不知道妳長什麼樣子嗎?」他的手在臉上比了比。
  「呵,難道你要為了我這棵樹放棄整座森林?」她只覺得可笑。
  「玩也玩累了,是要收收心。」他認真地點點頭。
  她冷著臉,「呵,收心?也許一個月,兩個月,真夫妻可是幾十年,到死的那種,畢竟你嫌離婚麻煩嘛。」
  「是啊,那,」他眼睛亮晶晶地看著她,「妳說怎麼辦?」
  她不假思索地說,「當然要保障我的權利,例如離婚。」
  「可離婚也不能說離就離吧。」
  「如果做假夫妻的半年裡,你沒有出軌的話,我們不離婚,反之,兩年的假婚姻,之後我們離婚。」她斬釘截鐵地說,興許是他之前的話,令她怒火中燒,從來沒有人敢在她面前說那些不要臉的話。
  「那妳出軌了,怎麼辦?」他反問。
  「隨你處置。」
  黎縉聞言,很是滿意地笑了,「可以。」
  等明心怡微微冷靜,她才發現他們剛才做了什麼約定,但是很快她便篤定,即使犯錯,那也會是他,而不是她。
  既然確定下來了,明心怡立馬讓自己的律師準備好協議,在等待的時間裡,黎縉無聊地拿著手機玩遊戲。
  她則是繼續做自己的事,壓根沒有把黎縉放在眼裡,以至於她沒有注意到,黎縉通過她側邊的櫃子玻璃門觀察她的一舉一動。
  一個小時後,律師過來,他們簽訂了協議,這事除了他們三人,無人知道。
  送走律師,看向黎縉,她面無表情,「我對黎先生沒什麼要求,只一點,信守承諾。」
  「同樣的話送給妳。」黎縉對她眨了眨眼,笑著轉身離開。
  真的太輕佻了!
  她一點也不喜歡他這樣的舉動。
  第一次見面,明心怡對他沒有好印象,打定主意,假結婚後,要和他保持距離。
 
  ◎            ◎               ◎
 
  三個月後,明心怡站在浴室裡刷牙,今晚的婚禮剛結束,她便迫不及待地換下身上的禮服,再不想和黎縉在婚禮上到處秀恩愛。
  儘管他並未做出格的事,但是摟著她腰的手太緊了,彼此心知肚明是假婚禮,他卻太放肆了。
  還有他的那一群狐朋狗友起哄要他們接吻,儘管只是唇貼唇,他們也貼了好幾次。
  她不願稱之為吻,而是貼唇。
  刷牙的時候,她刷了好幾次,特別是嘴唇的表面,漱口後拿著毛巾擦了擦嘴,她往浴室外走。
  他們的婚房距離她公司不遠,開車要十五分鐘。
  剛坐在床邊,便聽到敲門聲,她一愣,這才想到,這裡不止住著她一個人。
  她站起來,看了看自己的睡衣,是一件紅色的新娘睡裙,胸口呈V字,真絲的布料尤為貼身,令她前凸後翹。
  婚禮事宜都交給了專門的人管理,她今天還是第一次進入新房,衣櫃裡是有不少衣服,但可能是為了增添夫妻情趣,衣服並不是她慣穿的簡單風格,而是性感類型的。
  想了想,她跑到浴室裡又披了一件浴袍才走去開門,「有什麼事嗎?」
  門外的黎縉穿著同色的睡衣,指了指廚房,「我煮了麵,一起吃。」
  她正要說已經刷過牙不吃東西,結果肚子發出一聲巨響,臉色微變,握著門把的手緊了緊,他沒有嘲笑她,只催促她快來,轉身先去廚房了。
  太丟臉了。
  錯過了最佳拒絕時間,她索性跟著到了廚房,如果他做的不好吃,她正好藉口說不合口味。
  然而剛走進廚房,一股濃郁的香氣讓她的肚子又發出了咕嚕聲。
  俏臉一紅,她掩飾性地用手摸了摸肚子,旨在安撫。
  「我煮了牛肉麵,妳吃辣的嗎?」他側過頭問她,「要的話,可以給妳加一勺辣椒油。」
  她很沒有骨氣地說,「吃的。」
  今天一天都在忙婚禮,她並未吃飽,現在飢腸轆轆,反正也被他聽到了,乾脆地接受了他的善意。
  他煮的牛肉麵很香,牛肉青菜和雞蛋,擺盤非常的漂亮,加上紅紅的辣椒油,看著便讓人食指大動。
  今天的黎縉不怎麼愛說話,低頭大口大口地吃著麵。
  本來就是陌生人,她也不說話,低著頭吃麵,一吃便停不下來了,誰能想到一個花花公子能有一手好廚藝,太好吃了。
  等她吃完,連湯底都喝光,不知道黎縉在旁邊盯著看了多久。
  「還要嗎?」
  「不需要了。」雖然好吃,但是她也很自控,吃東西都吃八分飽,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唇,她提起了正事,「接下來我都不會住在這邊。」
  他垂下眼,點點頭,「嗯。」
  她沒有什麼話說,站起來收拾了桌子,他正好也要端她前面的碗,兩人的手一不小心觸在一起。
  他的手很燙,像是燃著火一般,她差點沒拿穩碗,正要說什麼,他先開口了。
  「手怎麼這麼涼?」
  照理說,熱乎乎的牛肉麵下肚,她的手該熱烘烘的。
  她被他似質問的語氣弄得一愣,緩緩地說,「我的手溫度偏低。」
  他強勢地收走了她手裡的碗,「妳去休息吧,我來收拾。」
  她看了他一會兒,「謝謝,你煮的牛肉麵很好吃。」
  語氣是客氣又疏遠,說完,她轉身回房了。
  廚房裡的高大身影怔了一會兒,忽然喪氣地垂下肩,慢慢地開始收拾。
  回到房間的明心怡又刷了一次牙,剛吃完東西不能馬上睡,索性又處理了公司的事,等一個小時後,她才打算睡覺。
  不過臨睡前,她想到什麼,走到門邊,鎖上了門。
  黎縉是一個陌生男人,她和他待在一個屋子裡,還是要小心點。
  要不是為了讓爺爺不起疑心,她今晚不可能住新房的。也不知道黎縉是怎麼哄得爺爺這麼喜歡他,搖了搖頭,她沒再多想,躺下睡覺了。
 
  ◎            ◎               ◎
 
  明心怡早上起來的時候,黎縉已經在廚房做早餐了,她穿好衣服正打算走。
  「早飯做好了。」黎縉喊了一聲。
  她正想說不用了,卻看到爺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她驚喜地說,「爺爺!你來了怎麼沒和我說?」
  見到明爺爺,她臉上少了幾分疏離和冷清,像一個小女生似地坐在爺爺身邊撒嬌。
  「不是來找妳的,」明爺爺笑嘻嘻地說,「是和黎縉約好一起去買花。」
  「啊,爺爺不是找我。」她有些委屈。
  「還不是為了妳,結婚了也不度蜜月,」明爺爺壓低聲音,「我是來替妳陪黎縉玩。」
  聞言,明心怡笑了,「是是是,都是為了我。」
  「等公司不忙了,妳和黎縉一起出去玩玩。」明爺爺開口。
  「嗯。」她只應下,沒說什麼,反問,「爺爺吃過早飯了嗎?」
  「在家裡吃了……」
  「爺爺可以再吃一些。」黎縉接過話茬。
  「你們年輕人喜歡吃的東西我不愛。」明爺爺直接拒絕,那些西式早餐有什麼好吃的。
  「是蝦仁餃子。」黎縉解釋。
  「嗯,這還不錯。」明爺爺點頭,「那給我煮一碗,別太多啊,老了,吃多了容易積食。」
  明心怡偷偷地瞪黎縉,這是她爺爺,不是他爺爺,叫這麼親熱幹什麼!太討人厭了,還背著她出門和爺爺玩,昨天他可沒提過。
  本來打算今天不回來的,現在有些猶豫,要是不回來,她爺爺又突然上門怎麼辦!
  看爺爺對黎縉的態度,顯然是很滿意的。如果爺爺動不動就上門的話,這事就不好辦了。
  雖然是聯姻,可她知道爺爺希望她過得幸福,所以她才能忍著黎縉在婚禮上的摟抱和親吻。
  一切都是為了演戲給爺爺看,昨晚吃了他的牛肉麵已經覺得很尷尬了,一醒來就想逃,結果被堵住了。
  她看了一眼廚房,「爺爺,我給你端。」
  「去吧。」明爺爺笑嘻嘻地點頭。
  黎縉感覺到一個人影,轉過頭,見是她,正要說話,她打斷他。
  「你們什麼時候買好花回來?」
  他立馬知道她的心思了,「不清楚。」
  「怎麼會不清楚……」她不信地追問。
  「可能還會去喝茶。」他說。
  聞言,她只好說,「那今晚我會回來。」
  他淡然地瞥了她一眼,心不在焉地說,「說好半年的無性婚姻,我可以做到,妳不用擔心我三更半夜去妳房間偷襲妳。」
  她不是怕他,純粹是不想和陌生人待在一個屋簷下,「不是無性婚姻,是假婚姻。」
  他們之間所有都是假的,不是沒有性生活這麼簡單。
  「聲音再響點,爺爺要聽到了。」他深沉地看了她一眼。
  她無語,被他拿捏了把柄,還能如何是好。
  「總之,你不要露餡了。」她冷冷地說了這麼一句,端起其中一碗餃子往外走,語氣一變,「爺爺,吃餃子咯。」
  「好。」
  黎縉覺得有些好笑,這兩副臉孔的樣子又是囂張又是可愛。
  她要他好好演,可他又不是演員,不僅不會演戲,還極有可能隨她入戲,一旦不小心入了戲,還出不了戲。
  她的身邊他既然佔了位置,更不可能讓給別人。
  他揚起大大的笑容,「爺爺,要不要放辣椒油?」
  「不放,我得養生,要吃清淡些。」明爺爺說。
  那一聲爺爺喊得很清脆,聽得明心怡堵心,真是討人厭的傢伙。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60元) 
基本運費: NT$1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