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婚後的冷戰
【6.2折】婚後的冷戰

缺書! 電子書網站 <讀客文學> https://www.mmstory.com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梁海燕
出版日期:
2012/12/20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118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11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11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11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118
銷量:38
離婚後再愛
NT$11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11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11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11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11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11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11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11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11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71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74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46
夜劫
NT$118
銷量:23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20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12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10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93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192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81

男人結婚,不過是上床當嫖客,下床當大爺;
女人結婚,只是想上床有他陪,下床讓他哄。


身為豪門第二代,宋千爵這輩子做什麼事都很正經,
唯獨從沒正經談過感情。因為他知道,女人巴著他,
不光愛上他挺拔的外表,還更愛他有錢有勢的身分。
只是習慣跟女人逢場作戲的玩咖總裁,在第九次相親後,
竟然看上了萬靈芝這膽小又怕生的千金小姐,
還很霸道地想把她娶回家好好地「蹂躪」一番。
萬靈芝心想,宋千爵會同意聯姻,不過是看上她的家世,
可他就算再不想娶她,也不用夜夜在床上折騰她吧?
而且,她都努力對他亂亂飛的「桃花」視而不見了,
這男人卻小氣地跟她冷戰,只因為,
當外頭的女人都找上門時,她竟然還大方地把他往外推,
可她不懂,他不是不愛她嗎?為什麼還要她吃那些女人的醋?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空氣中彌漫著咖啡香醇而又略帶點苦澀的味道,悠揚而舒緩的音樂讓人們心情愉悅。
  在大廳盡頭相鄰的兩個座位上,各坐著一對年輕男女,不同於別人的輕鬆悠閒,他們給人的感覺是十分的緊張與拘謹。
  坐在較前面座位的那一對男女,雙方顯得比較拘束;而在他們後面座位的那一對,則相對地隨意了一點。
  「萬小姐,平時都有什麼興趣、愛好?」較前面座位上的男子開口笑著問對面的漂亮女子。
  被叫到的女子,雙手緊張地絞在一起,平放在膝蓋上,聲如細蚊地說:「沒什麼,平時就是在家看看書。」
  男子聽到這樣的答案,眉頭不著痕跡地蹙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復成笑容滿面的模樣。
  「看看書也不錯,但是現在的人應該多些興趣、愛好才可以,要不然將來我們一起出席一些社交場合,別人問起來,豈不是一問三不知,萬小姐,妳說對不對?」男子表面溫和有禮,可是言語中卻透著自我為中心的沙豬主義。
  萬靈芝心裡忐忑不安,生怕自己的回答不妥,而且令她苦惱的是,他怎麼一下子把話題跳到將來一起出席社交場合上來了?
  他們今天才第一次見面,不是嗎?萬靈芝單純的腦袋一下子轉不過彎來,雖然說她是來相親的,可是大哥他們說只是來見個面、吃頓飯就可以了,沒有說以後還會一起出席社交場合的呀?
  她最怕的就是出席那些人很多,然後每個人都穿得很正式的場合了……
  嗚,她不要啊!
  萬靈芝一想到這裡,不禁害怕得低聲抽泣。
  「萬……萬小姐?」男子被萬靈芝突如其來的淚水給愣住了,不知道現在是個怎樣的狀況,「妳……這是怎麼了?」她無緣無故地哭出來,看起來不太正常呀,男子在心裡直犯嘀咕。
  「我……不要參加什麼社交場合。」以前那些在宴會上被人嘲笑、愚弄的記憶,又浮現在萬靈芝腦中,讓她低聲哽咽地向男子表明清楚自己的決心。
  「啊?」男子嘴巴大張,完全忘記了維持紳士該有的儀態,「妳……妳的腦子有問題嗎?」男子指著萬靈芝怒聲喝斥,發現引來了不少人的側目後,他立即收住嗓門,低聲說道:「萬小姐,我想妳應該去醫院檢查一下了。」
  他可不想娶一個莫名其妙的女人回家,雖然她看起來宜家宜室,可是誰知道她的智力有沒有問題,這可是攸關下一代基因的問題,他不得不重新考慮了。
  「什麼?」為何問題又跳到醫院來了,「我……沒有生病呀?」萬靈芝忘記了哭泣,睜著一雙大眼望向他。
  「有誰會為了要去出席社交場合而哭的?而且,我們將來會不會一起出席都還說不定呢?」男子皺著眉說道,眼裡全是對她的不耐煩,「萬小姐,我想起有事,妳就慢慢用吧。」說完,不理會萬靈芝有沒有回應,丟下一張大鈔就起身,氣沖沖地走了。
  萬靈芝張嘴想要喚他,向他解釋,「可是……是你自己先提的呀。」望著男子離去的背影,她倍感委屈的喃喃道。
  這時,在背對著她的座位上坐著的一位年輕男子,在聽到他們的對話和萬靈芝的嘟囔後,嘴角往上一勾。
  世界上竟然還有這麼傻里傻氣的女人存在,真是有趣!
  「宋先生,您在笑什麼?」這時,年輕男子對面那位濃妝豔抹的女人不解地問道。
  「沒什麼!」宋千爵淡淡地說道,今天難得他心情好,沒有想盡辦法弄走這個女人,沒想到她這麼煩人,真是失策了,竟然浪費自己這麼多的時間。
  「王小姐,時間不早了,我還有個會要開,我們再聯絡吧。」說完,宋千爵就起身往門口走。
  「啊?」豔麗女子還沒反應過來,他就已經起身離開了。
  宋千爵在經過前面的座位時,刻意放慢了腳步,眼角微微一瞥,卻瞥見一顆黑壓壓的頭頂,什麼也沒看見,他不由得莞爾一笑,走了。
  萬靈芝低著頭,看著自己的手指,還沉浸在剛才的思緒裡,這次相親看樣子是失敗了,回去肯定又會被爺爺罵了。
  怎麼辦?萬靈芝苦惱不已,每次相親失敗回家後,爺爺總是繃著一張臉,而她的兩個哥哥則是笑著一張臉,真是不知該如何是好啊?
  她緩緩起身,苦著一張臉向門口慢慢走去,希望時間不要過得這麼快,能拖一點是一點。
  唉……

  第一章

  萬靈芝踩著那慢如烏龜般的步伐向萬家大宅的門口移動,心臟幾乎要跳到喉嚨來,一想到等下要面對屋內那麼多人的詢問,還有爺爺那雙像是鷹隼一樣銳利的眼睛,她的頭皮就一陣發麻。
  該怎麼辦呀?就在萬靈芝在門口徘徊掙扎的時候,裡面有人走了出來。
  「小姐回來了。」來不及阻止,傭人就已經扯開嗓門向屋內的人通報了。
  萬靈芝只好垮下雙肩,在心底深深地歎口氣,認命地走了進去。
  「靈芝,妳回來啦,怎麼樣啊?」萬母一見女兒進門就立即迎上去問道。
  以前女兒每次去相親的時候,她都會陪著去的,可這一次,萬爺爺下令不許任何人陪萬靈芝去,所以她在家裡不知有多著急,女兒向來膽小如鼠,一點小事都能讓她手足無措,而且性格又單純得像張白紙,這回女兒單獨一人去赴約,自己怎麼能不擔心呢?
  「是啊,那個姓李的怎麼樣,有沒有對妳不規矩?」萬家二哥,萬子業粗聲粗氣地問著頭幾乎低到地上的寶貝妹妹。
  「小妹,他沒有說什麼不禮貌的話吧?」萬家大哥,萬子昌也來到妹妹身邊輕聲問道。
  「寶貝,那傢伙欺負妳了?」看到女兒垂著頭,號稱「孝女」的萬父馬上露出凶狠的眼神,「不用怕,告訴爸爸,爸爸一定替妳教訓他。」
  「夠了,不要圍著她。」萬家主事者,萬爺爺終於開口說話,把孫女從一堆七嘴八舌的問題中解救了出來,「靈芝,過來。」
  萬家爺爺聲如洪鐘,坐在沙發上,冷靜地下著命令。
  萬靈芝不敢有違,立刻走到爺爺的面前,規規矩矩地站好,頭依然低著,像個做錯事的小孩在等著處罰一樣。
  「坐。」
  萬靈芝一個口令一個動作,乖乖地坐在自家爺爺的對面,根本不敢抬頭看他。
  「爸,靈芝剛回來,不如讓她休息一下再問吧。」萬母見女兒緊張的模樣,有些不忍,出聲幫忙。
  「就一個相親而已,有什麼好累的,況且這也不是她第一次相親了。」萬爺爺沒有好氣地說道,自己的命令絕不能被質疑,「說說這次的相親情況,李家公子還滿意嗎?」
  「我……」低著頭的萬靈芝支支吾吾地說道。
  「抬起頭來。」萬爺爺語氣不佳,利眸一瞪,「我說過多少次,說話的時候要直視對方的眼睛,還有不要講話吞吞吐吐。」
  「對不起,爺爺。」萬靈芝趕緊抬起頭,膽怯地望向萬爺爺,小心翼翼地說道:「我想……這次相親應該又搞砸了。」她越說越小聲,脖子還不斷地往後縮,幾乎要把自己藏起來一樣。
  「哈,小妹,做得好。」率性的萬家二哥大聲稱讚妹妹,他才不想自己嬌弱可人的寶貝妹妹這麼快就嫁人,搞砸了才好。
  聞言,萬爺爺凌厲的眼神向自己的孫子掃去,讓萬子業悻悻然地閉上了嘴。
  「怎麼回事?」萬爺爺轉過頭看著孫女,「為什麼又搞砸了?」
  已經相親不下十次了,可是竟然沒有一次成功,萬爺爺不禁要懷疑自己的孫女是不是有什麼不為人知的毛病,否則怎麼每次相親都是這樣無疾而終呢?
  萬靈芝斷斷續續地把自己相親的過程娓娓道來,說完之後,小腦袋又不自覺地垂下來,一副等候判決的模樣。
  「爺爺,這件事也不能怪靈芝。」萬家大哥,萬子昌出聲為妹妹解釋,「靈芝本來就膽小,說話都是直接又不加修飾,更何況,李家那小子還出言不遜,不成也罷。」
  哼,敢說他妹妹腦子有問題。他倒要看看,誰的腦子才是真正有問題的那一個……萬子昌在心裡暗暗提醒自己,明天不要忘了替妹妹出口氣。
  「爸,那姓李的臭小子敢侮辱我的寶貝女兒,一定不能跟他們結成親家。」萬父也是一臉的氣憤,敢弄哭她的女兒,自己一定不會放過他。
  「是啊,爺爺,李家那混蛋有什麼了不起的。」萬子業一臉的不屑,拳頭握緊,在空中揮了揮,要是那傢伙在這裡,估計已經被自己揍扁了。
  「爸,暫時不要讓靈芝再去相親了吧?」萬母也加入勸說之列。
  「都給我閉嘴。」萬爺爺銳利的黑眸掃視他們一圈,眉頭緊皺,「我有說什麼了嗎?」
  這幫傢伙你一言、我一句的,好像他是萬惡的魔頭一樣,會把自己的孫女吃掉似的,他是對萬靈芝嚴厲了一點,但是對於這個唯一的孫女,他的愛護可不少於他們,只是沒有表露出來而已,真是的!
  「就是有你們這麼護著靈芝,她才越來越膽小,難道你們希望她一輩子都這樣,找不到人嫁,留在家裡當老姑婆?」萬爺爺瞪著他們,怒聲說道:「我告訴你們,靈芝一定要去相親!否則她會被你們給毀了,你們看看,她現在都這麼大的一個人了,還不敢一個人去逛街,整天只知道待在房間裡看書,再這樣下去,她會變得更加內向、膽小,你們希望她真的這樣過一輩子?」
  哼,孫女不相親怎麼找到好老公,留在家裡永遠都只能當一隻膽小的小老鼠,不離開他們這些家人的庇護,永遠學不會長大,為了孫女的將來和幸福,他一定要幫她挑選到合適的老公。
  「可是……」萬父還想說些什麼,可一接觸到萬爺爺的鷹眸就噤聲了。
  「沒什麼好可是的,靈芝的相親,我會繼續安排。」萬爺爺威嚴地宣布道:「總之,我一定會為她選一個好丈夫。」
  眾人一聽到萬爺爺說的話,臉色全都變青了,唉……都已經選了這麼久,還是沒有個結果,這樣下去什麼時候才會結束啊?
  早已被遺忘在一角的萬靈芝聽到萬爺爺的宣布之後,緊張得手心直冒汗,忍不住感到一陣陣的顫慄,她努力地讓自己嬌小的身軀縮在沙發的角落,多希望此時能把自己給變不見。
  怎麼辦,還要去相親,她可不可以不要再去啊?萬靈芝在心底不斷地呼喊,可卻沒有膽量說出來,只能垂著腦袋聽著他們繼續的爭論著……

  ◎             ◎             ◎

  位於市區的Pub內。
  「聽說你的第八次相親又失敗了?」半躺在柔軟沙發上的白衣男子幸災樂禍地說道。
  「是嗎?」坐在角落的另一名男子,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正在被談論的男主角,興趣盎然問道:「那具體的經過如何,你知道嗎?」
  「嘿,這當然就要問當事人才知道了嘛。」靠在沙發上的楊文理勾起一抹曖昧的笑容。
  「看來你們兩個最近很閒啊。」一直沒有說話的宋千爵終於在他們話音落下的時候,淡淡地開口了,眼角輕輕瞥向好友,「要不要我去跟伯父、伯母說一聲,你們也想嘗嘗吃一頓相親飯的味道?」
  「千萬別亂來!」角落的張謹立刻大聲阻止,「別想把我拉下水。」
  楊文理也是一臉的恐懼,「喂,是兄弟就別這樣害我。」
  天啊,要是讓他們的父母也插一腳進來,那以後的日子可就慘了,所以說什麼都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原本想趁機取笑一下好友,這下倒好,偷雞不著蝕把米!
  「怎麼會害你們呢?」宋千爵眉峰一挑,「你們左一句、右一句地問我相親的過程,不是感興趣想要嘗試一下嗎?」
  「切,誰跟你有興趣!」兩個大男人立刻一副嫌棄的表情,異口同聲地噓著。
  「喔?」宋千爵嘴角一勾,「那你們還想知道過程嗎?」
  「一點也不想。」楊文理急忙撇清關係,生怕被什麼髒東西纏上。
  「謝謝,我也沒有興趣了。」張謹沒有了先前的好奇心,只想讓宋千爵打消那可怕的提議。
  宋千爵見狀,滿意地笑了,端起酒杯細細品嚐裡面的美酒。
  「那就是沒有任何的疑問囉?」
  「你都這樣說了,我們還能有什麼疑問。」楊文理沒好氣地說道,這傢伙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哈……」宋千爵放聲大笑,看到好友們吃癟的樣子,真是太爽了,今晚約他們出來果然是對的,讓他鬱悶的心情總算有了點慰藉。
  「厚,原來你在耍我們。」看到宋千爵放肆大笑的模樣,楊文理馬上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你這傢伙竟然唬弄我們。」虧他都要被嚇死了,張謹用力地瞪宋千爵一眼,「很無聊耶!」
  「哼,我恰巧心情不怎麼好,身為朋友的你們不是應該盡點力嗎?」宋千爵可不覺得自己的所作所為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讓你嚇唬我們,就是我們應盡的力?」楊文理咬牙切齒地說道,真是誤交損友。
  「當然,而且誰說我嚇你們?如果你們願意的話,我可以把它變成真的。」宋千爵不客氣地說道。
  「謝謝你的好意,還是留著你自己慢慢享用吧。」楊文理興趣缺缺,好友那像是狐狸一般的心思可不是假的,還是不要跟他糾纏太多為好。
  宋千爵聳聳肩,笑著不再多說,反正自己的目的已經達成,他們最後的反應如何就不重要了。
  「你又搞砸了相親,你們家老爺子不會生氣?」這才是楊文理關心的,宋爺爺可是出了名的火爆脾氣,如果知道自己引以為傲的孫子第八次相親又失敗,還不吼得所有人震耳欲聾?
  「你真是他的知己,怪不得你跟他老人家這麼談得來,而且還談得特別的『深入』。」宋千爵扯出一抹虛假的笑容,還特別加重「深入」這兩個字。
  「嘿嘿。」楊文理乾笑兩聲,「比起你這個孫子,我這個外人算得了什麼。」糟了,好友該不會是發現他出賣情報給宋爺爺的事吧?瞧好友那雙幽黑的眼眸,注視自己的時候是那般的銳利,讓他險些招架不住。
  就在楊文理心虛,暗暗喊糟的時候,宋千爵終於收回了停在他身上的視線,淡笑道:「是啊,他老人家在得知我相親失敗後,都會立即又給我找到新的相親對象,對我真是好得沒話說了。」
  「這麼頻繁,你都不煩嗎?」張謹光是聽都煩了,更何況好友去參加了那麼多次的相親,以自己對宋千爵的了解,他不是一個會被人任意擺布的人,而且還是高達了八次之多,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無聊嘛,就當是陪老人家玩玩,解悶囉。」宋千爵輕鬆地回答道,一點也不以為意。
  楊文理和張謹見到他這般狂妄的模樣,氣得牙癢癢的,剛才明明就是想要嘲笑宋千爵,結果反倒是來是他們吃了悶虧,偏偏敢怒不敢言啊!
  唉,誰教他們這個好友是個記憶力特別好的人,尤其是記恨,深知好友是會記恨而又有像是狐狸一般心思的人,所以誰也不敢捉弄他,除非想被他以更可怕的手段報復回來。
  「你真的想陪宋爺爺這麼一直玩下去?」楊文理知道好友從頭到尾都是以玩樂的心態在對待這些相親,說是尊重宋爺爺的安排,其實全都是做做表面功夫而已。
  「下次是最後一次了,九是個不錯的數字,就讓這些飯局停留在這個數字上吧,不需要再多了。」宋千爵以輕描淡寫態度說道,唇邊還露出一絲不以為然的笑。
  「是不是真的?」楊文理一臉的質疑,「你們家老爺子一開口,你還不是得乖乖地又去相親?」
  「放心,不會有這樣的事發生的。」好友想要看好戲的心理,宋千爵又豈會不知,但他就是不喜歡讓別人如意。
  「你有把握這是最後一次?」張謹也不怎麼相信這是好友最後一次相親。
  「你認為我會做沒有把握的事嗎?」宋千爵眉峰微微往上一挑,神情十分地篤定。
  張謹與楊文理四目相對,然後都靜默不語,好友如此的肯定就說明他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不會再輕易任宋爺爺擺布了,真是期待後續的發展。
  宋千爵慢慢品味著杯中的美酒,眼神微斂,若有所思……

  ◎             ◎             ◎

  夏草一下班就匆匆趕到萬家,萬靈芝在電話那頭那沮喪的語氣,讓她有些擔心,雖然好友相親失敗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好友向來膽小又敏感,所以自己還是不大放心。
  「咚咚」地敲了兩聲,夏草就輕輕打開門走了進去。
  「芝芝?」
  「小草,妳來了?」正坐在床上沉思的萬靈芝聽到門口傳來熟悉的聲音,便抬頭往夏草望去。
  夏草往萬靈芝走去,坐在她身邊,關切地問道:「妳還好嗎?」
  「小草,我相親又失敗了。」萬靈芝苦著一張臉,神情哀怨地看向好友。
  「到底是怎麼回事?」夏草握住萬靈芝的手,急忙問道。
  「就是……」萬靈芝娓娓道出那天發生的事,「事情就是這樣了。」
  「原來如此,那也不是妳的錯,都是那個男人太無禮了。」厚,那個姓李的臭男人真是太可惡了,竟然敢這樣嫌棄她這個那麼好的好友。
  「唉,肯定都是我的錯,要不然怎麼相親了這麼多次,都沒有結果呢?」萬靈芝沮喪道,她本來就沒有什麼自信了,經過這多次的打擊就更加沒剩多少了。
  「芝芝,這說明他們都不是妳的真命天子。」夏草認真地看著她,「相信我,妳的真命天子正在某個地方等著妳。」
  「啊?」萬靈芝的腦子一時轉不過來,不明白好友怎麼突然這麼講。
  「要是一直遇不到呢?」
  「肯定會遇到的。」夏草用力地點頭,「妳要對自己有信心。」
  「可是,我就是擔心啊。」萬靈芝覺得好友只是在安慰自己,「我……這樣的人,不會有人喜歡的。」說完,萬靈芝頭不由得低了下來,不安地玩著自己的手指。
  「妳胡說什麼,什麼叫這樣的人?」夏草聲音不禁提高幾分,「芝芝,妳是萬家的千金小姐,而且還是萬家人的寶貝,妳善良,人又溫柔,有愛心,還煮得一手好菜、懂得做許多令人流口水的甜點,妳簡直好到沒話說,我要是男人巴不得馬上娶妳回家。」
  「可是,我膽小,不敢去人多的地方,又不擅長跟人交流,妳看,我長這麼大也就只有妳這個朋友。」萬靈芝知道好友所說的那些優點,在外人眼裡都是難登大雅之堂的。
  「芝芝,妳就是妳,不用理會別人怎麼看,妳這樣已經很好了。」知道她的自卑感又跑出來作祟,夏草握住她的雙肩,讓她看著自己,「妳是很好的,身為萬家人,妳應該驕傲,別人都不敢小看妳的。」
  「那都是看在爺爺和爸爸的面子上。」萬靈芝知道自己能這樣無憂無慮地生活,都是因為自己命好,生在萬家,否則自己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
  「那又怎麼樣,妳是萬家人,這些都是妳應得的,別人說的話,那都是因為嫉妒妳,知道嗎?」夏草覺得好友就應該生在這樣的家庭,過著像公主一樣的生活,讓人呵護。
  「可是……」萬靈芝還想爭辯,就被夏草打斷了。
  「沒有可是,這些已經是事實,改變不了了,除非妳重新投胎。」
  「可是,有時候,我真的很討厭自己這樣,什麼都做不好,我已經什麼忙都不能幫到家裡了,現在連相親都沒有一次能成功,我真的很沒用。」萬靈芝覺得自己對這個家一點貢獻都沒有。
  「傻瓜,妳不知道叔叔、阿姨他們多希望妳嫁不出去,永遠留在家裡陪他們,尤其妳的哥哥們,更是把那些跟妳相親的男人當成仇敵來看。」萬家的人裡面大概只有萬爺爺是真的想要把萬靈芝嫁出去,其他人可都是希望她永遠嫁不出去。
  說到這,萬靈芝就感到很無奈,家裡人對自己的保護慾已經到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了,自己本身的性格就懦弱,再加上他們的保護,現在的她只能說自己是一個十足的廢人,從來沒有獨立生活過一天。
  「好了,不要多想了,我帶妳出去散散心,怎麼樣?」不想好友再自怨自艾下去,夏草拉起她的手往房間外走。
  「小草,我們要去哪?」被夏草牽著手走的萬靈芝輕聲問道。
  「到了妳就知道了。」剛才已經知會過萬家人的夏草,打開車門讓她坐進去,然後迅速坐進駕駛座,發動車子,揚長而去。

  ◎             ◎             ◎

  半個小時後,車子在一個霓虹燈招牌下停了下來。
  「到了。」夏草把車停好後,就下車幫萬靈芝打開車門,「下車吧。」
  「小草,這裡是?」下了車的萬靈芝,詫異地望著眼前那個耀眼的招牌,嘴巴不由得張得大大的。
  「放鬆身心的地方,讓妳暫時忘記煩惱,走。」牽著萬靈芝的手,夏草拉著她往裡面走去。
  「不要,小草,我不要進去。」萬靈芝用力往後拉住好友,拚命地搖頭,「要是爺爺和爸爸知道了,我就,我就……」著急的萬靈芝一時說不清話,只能用小鹿一般無辜的眼睛看著夏草,腦袋不停地在搖晃,恨不得可以立即離開一樣。
  「放心,這是一家素質很高的酒吧,有我在,不會有事的。」夏草知道她在擔心什麼,「我只是讓妳放鬆一下心情,不要再為相親的事傷神而已,放心!不會讓妳做壞事的。」說完,夏草還曖昧地朝她眨了眨眼睛,「當然,如果妳想的話,又另當別論了。」
  「小草,妳……妳胡說什麼。」萬靈芝的臉頰頓時泛起紅暈,不敢相信夏草這般大膽的暗示自己。
  「呵呵,我哪有胡說?妳呀,就是太膽小,要是遇到喜歡的人肯定也是不敢去表白的那種類型,芝芝,以後要是真的遇上喜歡的男人,妳一定要大膽去追求,不要再什麼都聽家人的、什麼都讓他們作主。」夏草認真地說道,不管好友有沒有聽進去,她都要說。
  「我……」萬靈芝沒想到好友突然直接地說出來,有些手足無措。
  「不逗妳了。」夏草笑了一下,把她帶到較為隱蔽的角落位置,順便點了兩杯喝的,「放輕鬆,既然來了,就當成來見識一下好了。」
  萬靈芝迫於無奈地坐下來,「那……不能太晚回去,要不然我會挨罵的。」
  「知道了,萬小姐。」夏草白了她一眼,「不要緊張,OK?」
  「我知道了。」萬靈芝囁嚅道,然後乖乖坐好,手腳放得像個淑女一般,十分地拘謹。
  夏草看到她這副樣子,不由得莞爾一笑,誰會相信,一個二十五歲的女人不僅連酒吧都沒來過,就連外出遊玩或逛街的次數都屈指可數,真是世間罕有啊!
  萬靈芝像劉姥姥逛大觀園一樣,眼角禁不住偷偷地瞄向不遠處的吧檯,心裡充滿好奇,從小到大自己受的都是嚴謹的教育,不曾像現在的年輕人一樣來過這些地方。
  「想看就大膽地看嘛。」夏草瞥見她偷瞄的視線,笑著對她說道。
  「我……才沒有。」萬靈芝支支吾吾地辯解道。
  服務生送來兩杯雞尾酒,夏草拿起其中一杯遞給萬靈芝。
  「來,嚐嚐看,很好喝的。」
  萬靈芝盯著杯中那像彩虹一樣漂亮的酒,眼裡不由得散發出微微光芒。
  「好漂亮啊。」她用新奇的眼光看向夏草,「這真的是酒嗎,怎麼會這麼漂亮呢?」
  「這是雞尾酒,不單單有酒,妳看,這些顏色鮮豔的,是由果汁、汽水等調製而成的,酒精濃度很低,很適合妳喝的。」夏草簡單地向她介紹,「妳喝喝看,妳會喜歡的。」
  萬靈芝看了好友一眼,得到她的鼓勵後,舉起杯大膽地抿了一口。
  「唔,好好喝,甜甜的,一點也不像酒。」萬靈芝眉眼都笑彎了,第一次嘗試,感覺好興奮。
  「我說的對吧。」夏草看她笑瞇了眼,洋洋得意道。
  「嗯。」萬靈芝用力地點頭,「好喝。」
  夏草很高興萬靈芝喜歡喝,怎麼說這也是她敢嘗試新東西的第一步嘛!
  就這樣,兩個小女人在酒吧的角落裡,肆無忌憚地喝著酒,而萬靈芝也是異常地興奮,這是自己長這麼大以來最失控的一晚,還做了從來沒做過的事,她的心既激動又害怕,真是刺激!
  與此同時,在距離她們兩桌遠的位置,坐著一個獨自飲酒,穿著一身黑色休閒服的英俊男人,吸引著酒吧裡許多女人的目光,不時有人故意走過他的面前,希望以此引起他的注意。
  誰知,他目不斜視,看都不看,就只是一個人喝著酒,可是,他的視線在無意掃到萬靈芝時,就不一樣了,一抹幽光閃過他的眼底,原本定住的眼神突然變得有了生氣,彷彿是看到什麼有趣的東西。
  真巧,竟然在這裡遇上那個膽小如鼠的乖乖女,奇怪了,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呢?這個疑問浮現在宋千爵的腦海裡,讓他饒有興趣地盯著萬靈芝。
  呵,想不到原來乖乖女也有反叛的一面啊!這個女人還真是有趣,要是跟他相親的女人是這樣有趣的話,他或許就不會感到這樣地無聊了。
  唉……無趣的人生……

  第二章

  宋家大宅
  「少爺,您回來了,老太爺在書房等你。」宋千爵從酒吧回來,剛進門還沒得坐下,就被前來傳話的傭人破壞了今晚所有的興致。
  「大哥,你回來了。」宋家兩位千金挽著黃秀芬從樓上走下來,面帶一絲笑意說道:「爺爺等你很久了喔。」
  宋家兩位千金以幸災樂禍的表情盯著宋千爵,希望能從中看到一點懊惱或害怕的神情。
  可惜,她們都要失望了,宋千爵從來都不認為自己有娛樂別人的義務,只是神情淡定地朝她們點點頭。
  「這麼晚了,芬姨還沒休息。」沒有特別的情緒起伏,只是像討論天氣一樣的平淡。
  「爺爺把你爸叫到書房中,到現在還沒出來,剛剛還吩咐要是回來,就讓你進書房一趟。」宋千爵的繼母,黃秀芬表現得大方得體,展現出女主人的風範,可惜微微上挑的眼角洩露她對這個繼子的不滿。
  「我知道了。」宋千爵沒再多說,轉身往書房方向走去。
  「大哥,要珍重喔。」兩位宋家小姐在他的身後揮了揮手,嘴角還笑彎了。
  呵呵,這次他絕對會被爺爺和爸爸罵到臭頭,兩個心腸惡毒的女孩在偷偷詛咒。
  「媽,妳說大哥這次會不會被爺爺剝奪繼承權?」宋家大小姐,宋玫瑰偷偷問身旁的媽媽。
  「姊,妳有沒有腦袋,大哥是宋家唯一的孫子,爺爺怎麼可能會剝奪他的繼承權?」宋百合受不了姊姊問出這樣白痴的問題,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宋百合,妳說誰沒有腦袋?」宋玫瑰怒氣沖沖地朝妹妹吼道,她最討厭宋百合總是以一副自以為很聰明的樣子,在那裡裝模作樣地發表意見。
  「誰出聲反駁就是說誰囉。」宋百合涼涼地說道,一點也不怕姊姊的怒吼。
  「妳……」宋玫瑰扭曲的美麗臉蛋,幾乎像是要把人給生吞活剝。
  「都給我閉嘴。」黃秀芬低聲喝斥兩個女兒,「再吵下去,宋千爵沒有被剝奪繼承權,妳們兩個就先被爺爺趕出去了。」真是不爭氣的東西!
  宋家兩位千金立即噤聲,膽怯地望向黃秀芬,不敢再放肆了。
  「現在都給我回各自的房間去,不要再給我惹麻煩,否則這個月的零用錢一毛都不給妳們。」黃秀芬嚴厲地說道,不出狠招對付她們兩個,她們是不會乖乖聽話的。
  「媽!」兩人一聽到如此嚴厲的手段,立即不依地大聲反對。
  「再不回房,連下個月的錢都沒有了。」黃秀芬冷著一張對兩個女兒說道。
  「哼,回去就回去。」宋玫瑰心不甘情不願說道:「媽,妳真的很偏心,對芳妍表姊就從來沒有這麼大聲和嚴厲過,真懷疑我們是不是妳的女兒。」
  「就是說呀,如果今天是芳妍表姊,妳一定讓她留下來與大哥培養感情。」宋百合也是一臉不高興。
  「那是當然,她能嫁給宋千爵,妳們能嗎?妳們兩個除了會刷卡,還能幫我什麼?」黃秀芬沒好氣地瞪向兩個女兒,她如此盡心盡力還不是為了她們兩個,真是一點都不懂事,「好了,回房去,立刻!」
  宋家兩位小姐悻悻然轉身上樓,臨走時還不忘了互相瞪了對方一眼,在心底無聲地指責對方。
  黃秀芬望著兩個女兒上樓的背影,若有所思,想當年她只是宋千爵父親身邊的秘書,如果不是當時的總裁夫人,也就是宋千爵的母親體弱多病,她也不那般容易地就爬上宋元的床。
  她至今都記得第一次見到宋千爵的母親秋含霜的情形,她從來沒見過有哪個女人能長得如此之美,彷彿是誤入凡間的仙女,紅顏薄命大概也是形容她,秋含霜原本就體弱,在生下宋千爵之後,身體就更差了,正因為這樣,才讓自己有機可乘,登上了宋元祕密情人的寶座,在宋千爵七歲那年,秋含霜最終還是敵不過命運,香消玉殞。
  從此,黃秀芬以為自己的機會來了,可以嫁入豪門,永享富貴,誰知道她在連生了兩個女兒之後,肚子就再也沒有任何動靜。
  沒有兒子,就等於現在所享受的這一切都是虛幻的,隨時都有可能被人剝奪,宋家的一切早晚都是宋千爵的,宋家將來哪裡還有自己的容身之地。
  不行,絕對不行!於是,在幾年前她就開始暗暗在親戚中尋找一個可以幫助自己的人選,最後,她選定了自己大哥的二女兒,黃芳妍。
  她大哥重男輕女,偏偏又生了三個女兒,而黃芳妍是她大哥的第二個女兒,也是最不受重視的一個,她觀察了這個姪女很久了,各方面資訊都透露,黃芳妍跟自己一樣是個不甘過貧窮日子,而且是個有野心的女人。
  黃秀芬要的就是跟自己有共同目標的人,於是她就向自己大哥提出要撫養黃芳妍,她大哥二話不說,立即讓她把人帶走,省得再多浪費一個人的開銷。
  這幾年來,黃秀芬悄悄地撫養著這個姪女,提供一切不差於自己女兒的衣食住行,甚至還送她出國,請人教導她如何成為一個上流社會的名媛所應具備的行為舉止。
  如今,該是黃芳妍出場的時候了,黃秀芬在心裡暗暗盤算著,怎麼安排姪女與宋千爵的「第一次」碰面。

  ◎             ◎             ◎

  「爺爺,您找我?」宋千爵來到書房,輕輕敲了兩下便打開門走了進去。
  「坐吧。」宋爺爺微微一抬眼,瞥向孫子輕輕說道。
  宋千爵沒有說話,乖順地選了一個距離較遠的位置坐下,好整以暇地等著。
  「好好的相親怎麼又搞砸了?」宋父忍不住率先發難,疾嚴厲色地質問兒子,「王小姐是百裡挑一的名門閨秀,你是怎麼回事啊?」
  宋千爵沒有替自己辯解一句,靜默地等待宋父把怒火發完。
  「夠了。」半晌後,宋爺爺發話了,讓兒子停止對孫子的炮轟,轉頭望向宋千爵,「你對這件事有什麼要說的?」
  「沒有,任憑爺爺處置。」宋千爵神態自若,雙手一攤,一點也沒受到剛才的影響。
  宋爺爺在心底暗自歎氣,對於這個孫子,他真是無可奈何,表面上,他處處順著你的意思去辦,可實際上,自己到最後總是妥協受到牽制的一方。
  「那好,過一段時間,我會再安排你去跟我一位老朋友的孫女見面,這次你無論如何都不許再搞砸了。」宋爺爺鄭重其事地說道:「如果你能跟他的孫女順利結婚,那半年之後,我會正式把整個宋氏金控交給你。」
  這是個極大的誘惑,至少對宋千爵來說,這絕對是具有誘惑的,無所謂,反正既然都要結婚,跟誰都可以,更何況他原本就打算在下一個相親對象時,就結束這些無聊的飯局。
  「好,我會做到的。」宋千爵起身,認真地凝視宋爺爺,「希望爺爺您也做好交出大權的準備。」
  「放肆,這是你對爺爺該說的話嗎?」宋父在一旁大聲怒罵道。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