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結果 > "金晶"

所有類別

金晶  商品篩選

商品分類:
作者:
商品價格:
關 鍵 字:
排序:
上架時間
價格
人氣
銷量
  • 已售出:6本 
    林家財大氣粗,商業上混得風生水起,可惜,林家一根獨苗, 只有林夕筠一個大小姐,長得很美,性格嬌氣,智商不差, 唯一缺點,看著是精明,可惜不是做生意的料。 自小被養在溫室的她,除了花錢就玩樂了, 可她家事業這麼龐大,找男人入贄?怕碰上白眼狼, 索性找個男人當合約夫妻,他進林氏幫她賺錢養家, 她在家吃喝玩樂,誰出軌誰賠錢。本以為這是準賺不賠的生意, 誰知,魏霆不但要她的錢,連她的人都想獨占, 什麼?連心都要啃下腹?這是什麼沒良心的貪心鬼? 想離婚,沒可能?那生孩子總可以吧?這也不行? 林夕筠這下怒了,她堂堂大小姐,還要被他這樣管這管那, 穿衣太露,讓她下不了床;貪玩不回家,讓她床上哭個死去活來。 她本以為這不過是場沒有感情的交易,才發現,魏霆藏得真深, 他竟然暗戀她,好不容易娶來當合法妻子,讓他放手,這輩子別想。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20本 
    人家都說女追男,跳上床就能追上了, 杜時妤追謝亦辭時,就是往他床上爬, 跟謝亦辭床單滾了一夜後,當上正牌女朋友。 只是,她對他的喜歡,多到沒想過分手, 一心想跟他結婚生子,結果才發現,他的未來根本沒有她的位置。 杜時妤提分手, 被分手的謝亦辭也不挽留,床上床下好聚好散。 三年後,杜時妤走了霉運, 來了一個頂頭上司叫謝亦辭, 一個被她分手的前男友,她想跟他二清,老死不相往來, 卻不小心被拐上床。睡過還要她負責? 笑話,她不過就睡了他一夜,負什麼責? 可以,那換他睡回來, 什麼?七次?這男人竟敢說她一夜睡了他七次? 好,七次就七次,她還怕他嗎?沒想到她才睡一次就怕了, 還委屈的哭著求饒, 她本以為跟這男人就是床伴, 誰知謝亦辭不但要睡她,還壞心的想睡一輩子!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29本 
    十多年來,沈思錦看著林久笙戀愛,訂婚, 甚至都要步入婚姻,他竟莫名地甩了未婚妻, 又淡淡的問她一句,要不要跟他結婚? 他想娶,她有什麼不敢嫁的,眼前的林久笙, 可是多少女人心中的理想老公。多金帥氣, 雖然性格冷淡了些,但有什麼關係, 反正她嫁他, 圖的又不是他的愛。婚後,低調的婚姻生活, 一個是總裁, 一個是助理,沒感情的兩人, 床上卻是火辣辣,林久笙看著斯文,壓她上床後, 竟生出了怎麼餵都餵不飽的獸性,沈思錦那小樣兒, 夜夜被他這麼折騰, 小腰兒差點被他撞斷, 誰知多少女人想要拿下的林久笙,沈思錦壓根不稀罕, 一旦她懷上了,這男人誰要給誰。可惜,她想離的想法, 氣炸了林久笙, 想離婚?等她能下得了床再說!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36本 
    三年前,京城第一美人,蔣遇宛,本是書香小姐, 被迫高攀了世子爺, 被半賣半嫁地抬進王爺府, 成親十日即成寡婦。 三年後,她是金枝記老闆娘, 水粉生意火紅,自立門戶後, 她沒想再嫁。 誰知,娘親想再賣她一次,破相將軍也求聖上賜婚, 蔣遇宛不懂,她一個嫁過人,生過子的婦人, 還要被搶婚。 再遇時霍城說了,這世道, 誰有權勢,誰當主宰,他是皇上眼前的紅人, 他想娶,她蔣遇宛不嫁也得嫁。他為她爭功名, 為她拒成駙馬, 為她連命都可以丟, 哪裡准她帶著兒子再嫁。蔣遇宛曾是高高在上的小姐, 他是她跟前的小護衛,而今他成了她的榻上夫君, 老將她折騰得下不了床,寵她上天又如何?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54本 
    任嘉瑩被男友甩了後,一心想找個身強體壯, 床技過人的男人一夜風流,睡過後一拍兩散,互不相欠。 當她把自總裁狠狠睡過後,竟腿軟得差點下不了床, 恨恨的想,總裁這床技真不行,床品更不是人, 她招惹不起啊。情場一匹狼的許致恆從不吃窩邊草, 誰知,總裁辦公室的小助理看著清純, 竟膽大地在他酒醉後爬上他的床,惹得他下半身失火, 慾火大燒地把她裡裡外外啃了一遍,才發現, 這一夜竟是小助理的初夜,該死! 她以為拿初夜就能逼他就範,想當許太太?作夢! 許致恆招惹的女人不少,卻沒被女人嫌棄過, 這不怕死的女人,睡過他不認帳就算了,還不給追!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46本 
    人家都說,想要捉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捉住他的胃, 可謝易謙為了追挑食的范璇,先是用男色勾引,誘她上鉤, 再拿美食當餌,哄她開門,讓大野狼的他進家門。 幾年前,他曾追求過范璇,可惜,她不讓他追, 幾年後,他又追她,她揚言,她堅決不談姐弟戀。 如果沒有再見面,謝易謙或許可以放下, 畢竟他帥氣多金,多的是倒追他的女生,他若想要, 想怎麼帶女人滾床單,就怎麼帶,可偏偏栽在范璇這朵小花上。 每見她一次,心口像是養了頭小鹿似的到處亂竄, 下半身蠢蠢「慾」動,恨不得把她壓在身下,狠狠地折騰一番, 結果,床單滾了,人也被他睡了,流氓無賴他自然也耍了, 誰知范璇卻只想玩一夜情,壓根不想對他負責。 這下子,謝易謙可不樂意了,她的男人,他當定了!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51本 
    愛情誠可貴,麵包價更高,對天天被催婚的陳依依而言, 愛情算什麼東西,哪有長期飯票來的香?別人眼中的的她, 夠美夠野,殊不知,為了追上施譯這個工作狂, 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她下廚了,從不做家務的她成了家政婦, 又是哄又是拐的,不到一年,終於把工作狂給騙上手。 在施譯眼中,沒結婚前,他老婆甜美可人; 結了婚後,他老婆對他愛理不理。 原來陳依依跟他結婚不過就是為了找長期飯票, 愛不愛不重要,他不過是她用盡心機追上的提款機老公, 追到了,結婚了,哪還需要討好。不甘心嗎? 他是,所以高傲的他丟了一句離婚時, 囂張的陳依依,哪裡甘心,他想離婚?拿錢打發她? 當她是拜金女?他以為離婚是他想離就離,門都沒有。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53本 
    娘死爹不寵的駱允喃,自小被丟在庄子, 回京半路遇上山賊,為了能死裡逃生, 這輩子做過最惡毒的事就是殺人放火。 段欽貴為世子,這輩子做過最善良的事, 就是在山賊手中救了個小啞巴, 沒料到小啞巴竟捅了他一刀,逃之夭夭, 他發誓,讓他找到她,他絕對讓她生不如死。 再相見,小啞巴一臉無辜地談婚論嫁,還想著嫁人, 他冷嗤,她要嫁他就娶她回家,關起門來, 床上床下肯定折磨得她欲死不能。 這日,嬌柔的世子妃聽聞世子去青樓找樂子, 本就心裡磨著殺人刀,囂張地帶人上青樓尋夫, 決定先從他身下那幾兩肉開始割起。 段欽被氣得不輕,眼看他的小娘子三天兩頭鬧和離, 夫君不發威她當他是病貓,王爺府的夫綱,必振!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83本 
    身為王爺,宋亦君對送上門的女子, 從來沒正眼瞧上一眼。他對女子有潔癖, 彷彿沾惹了,就像是被她們嫖了一般不爽快, 所以十八歲還未碰過女子。朱好,是他的第一個女人, 他娶她是為皇兄能順利登基,一旦無用就打算丟棄, 甩給她一紙休書就算了事。可休離前她是他的妻, 這又是她一心求來的婚事,新婚夜自然要占了她清白。 朱好自知,她是高嫁了,人家都說母憑子貴, 卻要被貶為側妃,嫡子成了庶嫡子。這委屈, 朱好不肯受,她甘願自求下堂,王妃這頭銜她不要了, 王爺這男人,誰要誰嫁,她也不稀罕了。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63本 
    一年前,孫愛與席祁商業聯姻了, 一年後,孫愛把席祁甩了,一拍兩散離婚了。 離婚後,席祁這位前夫卻又百般討好, 送這送那,只差沒將自己打包送到她面前。 她以前這男人對她的身子還饞著,一心想復婚, 才發現,席祁這臭前夫哪是想跟她復婚? 壓根是幫別人追前妻罷了,這個王八蛋, 竟敢不要她了!席祁沒想過跟孫愛離婚, 她一直是他心裡的白月光,漂亮又聰明, 雖然脾氣不好,性格傲嬌,偏偏就入了他的眼。 只是沒料到這女人離婚後還真跟他形同陌路, 席祁本想安分當前夫,自此與她井水不犯河水。 可一杯倒的他,喝醉堪比下流無賴,把人拖上床後, 色心大起的他,花招百出把人往死裡折騰, 怎麼盡興怎麼來。可孫愛被他欺負得下不了床時, 卻不爽地說上床沒關係,想復婚?門都沒有!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103本 
    孫意艾這輩子做過最後悔的錯事就是酒後亂性, 最最後悔的錯事就是被捉姦在床,想打死不認帳都不行, 最最最後悔的錯事,就是她傻得跟明璟結婚了。 明明被逼婚時,他玩世不恭的說,婚後她愛怎麼玩就怎麼玩, 他不管她,她想離婚,他隨時可以簽字,放她自由。 結婚後,明璟這頭大色狼,夜夜折騰得她下不了床, 管得比海邊還寬,什麼叫他不管她,擺明了是坑她! 明璟這輩子做的最最最對的事,就是把孫意艾拐上床。 用手段哄她結婚,從此名正言順地把她壓上床收拾。 她不要小孩,沒關係,可她不想要他的小孩怎麼行呢? 一怒之下,床上收拾得更狠,教她哭得求饒,想爬下床都難。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104本 
    八年前,念高中的葉念跟陸良早戀了, 她的初吻他親走了,她的初夜,他搶走了, 嬌氣的她,教他捧在手心疼著,結果他們分手時, 葉念告訴他,她跟他一輩子老死不相往來。 八年後,陸良接下家業,是英俊低調的總裁, 讓不少女人暗戀,總想招惹一下冷酷的他。 當兩人再見,葉念對他避之危恐不及, 她沒想跟前男友復合,也沒可能跟陸良當朋友, 畢竟上過床的男人,分手了就是沒關係的路人。 只是,她躲得凶,陸良追得更狠,先是斷她財路, 再斬她桃花,還把她囚在住處,夜夜捉上床收拾。 她不想復合,他不想放手,一個不小心搞出人命, 葉念恨得想咬死陸良。他卻哄著她說, 他很專一,也很死心眼,他哪個女人都不要, 唯一想娶想要的女人,八年前弄丟過一次。這一回 他決定先下手為強,直接搞出人命再逼婚。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76本 
    趙鎮,先皇最小皇子,自幼被偏愛,還是現今聖上最疼的么弟, 可誰能想到,這位人前呼風喚雨的九王爺, 被陷害失憶後給發賣當了陳荔的男寵。身為將軍愛女, 陳荔自小被疼到骨子裡,由她作天作地,性子養的極其驕縱肆意。 在邊關只有她陳荔橫著走的分,雖然將軍府銀兩捉襟見肘, 可陳荔為了買暖床的趙鎮,不惜砸了所有月錢。 幾個月後,想起一切的趙鎮逃了,他自知他的命是她救的, 他也不虧,要了她的清白,將她的名譽毀得乾乾淨淨。 他回京,她待邊關,誰也不招惹誰,可她卻來京城了, 而且是來嫁人的。趙鎮周圍的人,誰不知道他的性子, 最是心眼小,愛計較了。她想嫁人?可以,那就嫁他, 他跟她的床債,成親後,有的是一輩子來算, 她逼他暖床多少次,他還她的,只怕她折騰不起!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75本 
    唐宓宓被逼聯姻,她如果不同意就要被趕出家門, 可惜,身為富家女,她沒什麼大本事,就只會花錢, 唯一選擇是嫁給年澤。愛情和麵包只能選一個, 她不能太貪心,就怕貪心要被雷劈。唐宓宓欲哭無淚, 可面上卻囂張地跟家人撂話,她才不想嫁給年澤! 不幸地,沒錢的她還是嫁了,而且非常迅速的出嫁了, 沒錢她還怎麼玩樂,反正結婚可以再離婚, 先訛年澤這男人一筆贍養費再逃也不遲。長得帥又如何, 有錢又怎樣,一堆女人倒追她也不在意, 她絕對不會喜歡這個看著就一肚子壞水的男人。 離婚,早晚的事,誰知,站在床邊的年澤冷哼, 年太太,妳現在是我的合法妻子,花我的錢, 住我的房,睡我的床,妳不想看到我, 妳也要看到我,不僅要看我,等上了床妳千萬不要哭著求饒!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82本 
    縱橫商場的靳沉從沒想過,自家兒子出生後, 他竟失寵了。他從沒想過,他的嬌氣老婆這麼愛當媽, 下床對他忽冷忽熱就算了,上床還對他的撩撥直接忽視。 靳沉以為他要瘋了,好好的一個大男人竟慘到跟兒子爭寵, 他就不該沒事生個兒子出來惹事。沒想到陶梨這女人更狠, 還打算再生一個女兒!笑話,再生女兒,他連床邊都沾不上了, 上床可以,懷孕免談,一個只會跟他搶老婆的兒子已經很夠了!  陶梨這女人有點刁蠻,而且還很嬌氣,婚後被靳沉寵得有些上天, 為了要個女兒,天天對老公霸王硬上弓。強要不成, 索性擺弄各種勾引挑逗姿勢,非要靳沉這男人撲她上床不可。 可惜,靳沉也不是吃素的,老婆想要硬來,那她最好受得了折騰!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103本 
    眾人眼中的嬌嬌女陶梨,不但長相好,豪門大小姐, 可惜跟男朋友分手時,她是被甩的那一個。 氣不過的她冷哼,不過就是找男人嘛,相親還不容易嗎? 就這樣,誤打誤撞,她成了總裁夫人, 她的老公叫靳沉, 沉穩內斂,顏值一流,賺錢能力一流, 豪門家世更是一流, 雖然大她八歲, 不過能縱容她的愛撒嬌,大八歲沒事。 可誰能告訴她,婚後老公天天要,拖上床做起來沒完沒了, 每次都大半夜還不讓她睡,天天腰痠腿疼哪都不好, 這樣的老公該不該晾一晾他?不然,這男人上床前的話, 上了床,根本不算話,每次都想把她往死裡折騰。 結婚前,靳沉唯一的條件是不避孕,陶梨卻沒想過, 她這位總裁夫人不過就是個生子工具,靳沉不愛她, 沒有愛還上什麼床,懷什麼孕,她要離婚!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97本 
    霍騰的寵妾跑了,還不忘把攢飽的小金庫給帶上! 知觀是霍將軍心尖上的小心肝,打不得罵不得, 寵得十分嬌氣。當年被爹娘賣了,四歲進將軍府, 本想贖身後尋個平常人家做正頭娘子, 可惜輸在不會投胎,十六歲那年教將軍給瞧上了, 直接成了將軍的暖床小妾。京城誰不知霍騰八字剋妻, 名門千金沒人敢嫁。誰知這位床上愛折騰她的將軍, 竟說要娶妻了?當小妾月錢二十兩比不過被正妻打罵, 所以她逃了。只是她逃時以死了相公的寡婦自稱, 開起棺材鋪,吃好住好。誰知,小日子還沒快活幾天, 將軍一臉怒容找上門,冷冷地說,他是要娶妻, 娶個叫知觀的小妾。聞言知觀愁哭了,怎麼辦? 她這輩子只想吃好睡好,攢著小金庫相依為命的。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119本 
    豪門的媳婦不好當,徐柔汐只覺得豪門妻才不好當, 她不過懷兒子離家出走一次,懷女兒吵著離婚一次, 傅冠這位日理萬機大總裁卻防她像防賊似的, 不是怕她攜款逃跑,就是怕她又招蜂引蝶,再把他給休了。 徐柔汐從沒想過傅冠會背著她跟女人有曖昧的一天, 她以為結婚五年,顧家的傅冠就是個霸道,小心眼的男人, 看上了絕不放手,放在心上就要獨占,更別說她還是他的命, 難怪人家都說有錢男人就會作怪,傅冠的渣不過是晚了點。 誰知,第二次提離婚,這男人卻拿上床當籌碼,想離婚, 陪他睡;想看孩子,陪他睡,天天變花樣把她往死裡折騰, 這急色的餓相,哪像是外頭有情婦的男人? 再說離婚搶不到孩子,她還離什麼婚,索性矯情揚言, 不離婚可以,她的私房錢她要自己管,上不上床她說了算!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133本 
    傅冠眼中的徐秘書像個女戰士,嚴肅正經, 她發脾氣、發瘋,他都不怕,就怕她哭。 女人嫁豪門就怕被當生子工具, 他不但被徐秘書當成工具人,生兒子他的錯, 生不了女兒更是他的錯,老嫌他只會在床上折騰人。 傅冠不懂,他不花心,只擔心徐秘書不亂花他的錢, 外頭大把女人哈他這位腿長腰好又持久的總裁, 徐秘書竟敢懷了他的女兒後,大鬧離家出走。 更鬧心的是,兩隻被偷養著的豬仔撲滿落入眼底, 他火大地痛宰,徐秘書卻哭著說那是養給女兒的嫁妝, 看著一地銅板,他的小心肝顫了兩顫,太鬧心了。 總裁:「女兒結婚時,嫁妝老公給!」 徐秘書:「誰知道那時你還是不是我老公!」
    NT$118NT$190元
  • 已售出:121本 
    柏瑞懷疑,自己病了,他得了一種病,病名為戀愛病毒, 只要遇到黃思然,他的腦袋就會變笨、變傻。 不就是一個女人……他居然為了她害了相思病。 她太小看他了,不就是分手嗎?他,一點也不後悔。 分手就分手,誰怕誰。誰離了誰,還能活不下去嗎? 他,就只是不甘心而已,不甘心她說分手就分手的乾脆和瀟灑, 他冷笑一聲,誰回頭,誰就是豬頭! 不久後,柏瑞告訴朋友,他回頭了,他是一頭豬。 只是復合的路太坎坷,黃思然這女人油鹽不進, 交往時,她老愛往他身上窩,動不動就黏他, 分手後,她才說她不喜歡他,從來沒有喜歡過! 在他撂話不復合就結婚,她竟同意了,不但同意, 還說結婚就結婚,誰怕誰,誰不結誰就是豬頭!
    NT$118NT$190元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