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總裁床上不講理
【6.2折】總裁床上不講理

愛情誠可貴,麵包價更高,對天天被催婚的陳依依而言, 愛情算什麼東西,哪有長期飯票來的香?別人眼中的的她, 夠美夠野,殊不知,為了追上施譯這個工作狂, 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她下廚了,從不做家務的她成了家政婦, 又是哄又是拐的,不到一年,終於把工作狂給騙上手。 在施譯眼中,沒結婚前,他老婆甜美可人; 結了婚後,他老婆對他愛理不理。 原來陳依依跟他結婚不過就是為了找長期飯票, 愛不愛不重要,他不過是她用盡心機追上的提款機老公, 追到了,結婚了,哪還需要討好。不甘心嗎? 他是,所以高傲的他丟了一句離婚時, 囂張的陳依依,哪裡甘心,他想離婚?拿錢打發她? 當她是拜金女?他以為離婚是他想離就離,門都沒有。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金晶
出版日期:
2021/08/24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逃不掉的婚債
NT$118
銷量:14
總裁又來拐婚
NT$118
銷量:16
寵妻不准生
NT$118
銷量:16
不上床的懲罰
NT$118
銷量:25
涼涼說寵她
NT$118
銷量:26
隱秘的初夜
NT$118
銷量:27
奉子離婚後
NT$118
銷量:33
逃下舊愛的床
NT$118
銷量:39
相公病秧秧
NT$118
銷量:18
馴夫日記
NT$118
銷量:40
寵妻不敢逃
NT$118
銷量:38
總裁床上不講理
NT$118
銷量:37
老婆,床在那邊
NT$118
銷量:45
偽婚日記
NT$118
銷量:40
祕婚
NT$118
銷量:85
追妻一夜花招百出
NT$118
銷量:55
哄妻上床那一招
NT$118
銷量:23
夫綱不容挑釁
NT$118
銷量:43
被前夫逼上床
NT$118
銷量:58
拐前妻戴上婚戒
NT$118
銷量:62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97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69
夜劫
NT$118
銷量:258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24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40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32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28
囚妻
NT$118
銷量:208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200

他的女人,不能碰,只要嘗過了,停不下來;
她的男人,不能惹,一旦越線了,就要肉償!


愛情誠可貴,麵包價更高,對天天被催婚的陳依依而言, 愛情算什麼東西,
哪有長期飯票來的香?別人眼中的的她, 夠美夠野,
殊不知,為了追上施譯這個工作狂, 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她下廚了,
從不做家務的她成了家政婦, 又是哄又是拐的,不到一年,終於把工作狂給騙上手。
在施譯眼中,沒結婚前,他老婆甜美可人; 結了婚後,他老婆對他愛理不理。
原來陳依依跟他結婚不過就是為了找長期飯票, 愛不愛不重要,
他不過是她用盡心機追上的提款機老公, 追到了,結婚了,哪還需要討好。
不甘心嗎? 他是,所以高傲的他丟了一句離婚時, 囂張的陳依依,哪裡甘心,
他想離婚?拿錢打發她? 當她是拜金女?他以為離婚是他想離就離,門都沒有。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一張大床上,陳依依臉頰緋紅,貝齒咬著,眼含春光,「嗯!」
  她上半身靠在柔軟的被子上,纖細的腰肢如春日新冒出來的柳枝,又細又嫩,搖曳生姿。
  修長白嫩的大腿往外大開,男人精壯的腰腹杵在中間,大開大合地撞擊著她最柔嫩的花蕊。
  清晰可聽的水聲,以及肉體相撞的聲音在房間裡響了許久。
  「依依……」施譯沙啞地開口,兩手捏著她豐滿的嬌乳,大掌不斷地收攏放開,一緊一鬆,帶著一股強勢的控制慾。
  她盡情地在他的身下綻放,身體被撞得蕩漾如海浪,她卻沒有放肆地呻吟,如一隻奶貓在他的懷裡嬌吟著,又羸弱又楚楚動人。
  唯有她抓著床單的手,以及踡縮著的腳趾,能看出她正承受著巨大的慾望情潮,一波波地往她的身上席捲。
  嬌弱得似弱不禁風的樣子惹得施譯想狠狠地撞壞她,又捨不得。
  他知道,她是多麼的保守和傳統,在床上,她從不會放蕩叫床,就和平日端莊溫柔的樣子一樣,她似大海般無聲無息地包容著他放縱的慾望。
  他要的太多了,他很清楚她快跟不上他的節奏了,可他還想要更多,他低頭吻住她的唇,安撫她,「再等等,依依,我保證,很快!」
  陳依依眼裡的羞惱一閃而過,施譯哪一回不說很快,可每一次都快不起來。
  在床事上,他很持久,不知道是天賦異稟,還是後天鍛煉健身的關係,反正以她小身板對上他,那真的是輸得一塌塗地。
  可偏偏,她又抵抗不了他帶來的歡愉,被反復抽插的花瓣貌似紅腫了,被他身下那根巨物摩擦過時,一個電流似的酥麻感刺激著她的花口,她忍不住地叫了出來,「施譯!」
  他聽得渾身血液流得更快了,他捨不得停下來,可看著身下渾身緊繃似難以承受的人,他不再堅持,放鬆自己,在那緊窒的花肉夾擊下,插了數十下,瞬間釋放了自己。
  陳依依如一塊奶油在他炙熱的體溫之下,慢慢地融化了,這個男人白天坐辦公室工作,晚上還要去應酬,體力還這般嚇人,她真心是吃不消了。
  等她略微清醒的時候,就看到他從她的身體裡退出來,他伸手摘下身下的保險套,這樣的動作要是別人來做會顯得下流,但由他做來卻賞心悅目。
  暫時饜足而軟下的巨根與她正面對上,巨根連著他腿根的那一片,上面濕漉漉的,是她的蜜汁,淫穢的畫面簡直沒眼看,她微微側過頭。
  施譯輕笑,低頭吻了吻她的額頭,「這麼害羞,又不是第一次看了。」
  他在戲謔她,她心想,在某些片子裡她可是看過不少男性生殖器官,才不是第一次,只不過沒見過他這麼粗長的,怪不得每一回和他做愛,前戲要是做的不多,她根本容納不了他,面上卻裝出一副嬌羞的樣子,嗲嗲地說:「你好討厭!」
  施譯,施氏總裁,傳說中的黃金單身漢,陳依依當初覬覦他很久,終於把他拿下了,一個月前他正式向她求婚,她答應之後,他們就同居了,但她始終記得,沒有結婚,沒有登記,他們還只是未婚夫妻。
  施譯喜歡溫柔端莊的女人,偶爾撒嬌可以,但是不能太野太媚,她始終記得。
  連到了床上,他也總是習慣用傳統的女下男上的姿勢,雖然他只用一個姿勢就讓她吃不消了,可是準確地來說,他有著超強的自律性和自控力,和傳統的審美觀點。
  這對性格獨立,又崇尚自由,喜歡怎麼來就怎麼來的陳依依來說,偽裝得太辛苦了。
  施譯很吃她這一套,親暱地刮了刮她的鼻子,「以後和我一起起來跑步,鍛煉體力。」
  他不是重慾的人,只是碰上她,總有些吃不飽的感覺,當然他也沒有偷吃的想法,有她珠玉在側,別的女人他看不上,只是考慮到她害羞的性子,他沒敢太放浪,怕嚇壞她。
  一聽到跑步,陳依依的臉色都黑了,她直接把臉埋進了枕頭裡,「好累哦。」直接用撒嬌裝傻一招瞞天過海。
  他低低一笑,看穿不說穿,去浴室洗了澡。
  他一走,陳依依齜牙咧嘴地爬起來,一邊咒罵,「臭男人,爽完就走。」
  罵歸罵,她動作迅速地將混合淫靡液體的被單抽掉,從衣櫃裡拿出乾淨的床單鋪上,又拿了睡衣跑到隔壁的房間裡洗了澡,等她回來的時候,施譯也出來了。
  他躺在床上,朝她伸手,她乖乖地依偎進他的懷裡,小聲地說:「腰好痠哦。」
  聞言,他溫暖的大掌覆蓋在她的腰上,輕輕地揉著。
  這個時候,她覺得他有些用處了,嘴上繼續敷衍地稱讚他,「施譯,你好好哦。」
  他被取悅了,未婚妻又甜又可愛,他親了親她的髮絲,「對妳當然好了。」
  陳依依在心裡腹誹,對她好?好個頭哦!床單不會理,也不幫她清潔身體,做愛的時候就只會橫衝直撞,把她累得半死不活……
  她將臉埋在他的胸膛上,「嗯。」
  「睡吧。」他輕柔地將被子拉到她的肩膀上,免得她著涼。
  「晚安。」
  「嗯,晚安。」
 
  ◎             ◎             ◎
 
  第二天,施譯是在一陣飯香下醒過來的,他睜開眼,手往旁邊一摸,沒有摸到陳依依,想到什麼,他慢慢地坐起來,下了床,穿上拖鞋走出房間,就看到在廚房忙碌的人。
  「依依。」
  「起來了?你快去刷牙洗臉,吃早餐了。」陳依依笑容燦爛地說。
  施譯心口一暖,他出生豪門,從小有傭人伺候,可他內心一直渴望有一個家,一個溫柔可人的妻子,她會為他做飯為他洗衣,會在他出門的時候親他一口,而他會努力賺錢,賺來的錢都給她花,陪伴著她,專情於她。
  而不是像他父母那樣,兩人結婚生了他之後,彷彿完成了任務,從此各過各的生活,同床異夢。
  在商場以冷血鐵腕著稱的他,不需要一個工作能力很強的妻子,只想有一個溫柔大方的嬌妻陪伴。
  他心念一動,上前摟住她的腰,「謝謝妳老婆。」
  「還沒結婚,不要亂叫。」她嬌氣地說。
  「快了。」他聲音帶著喜悅。
  「那還要三個月。」她小聲地說,臉頰上浮著一抹紅暈。
  「要不是婚禮上有太多細節要確認,我真想立刻和妳結婚。」他聲音輕柔。婚禮是一個女人一輩子重要的事之一,他不想太急,反而讓她有遺憾。
  一抹狡黠的光在陳依依的眼裡波動,施譯不是一個愛說甜言蜜語的人,但是他偶爾也會說這類話,她知道,他說的都是真心話。
  「我也想立刻當你的施太太。」她說的也是真心話。
  成為他名正言順的施太太之後,她就徹底解放了!
  完全不知情的施譯聽她這麼說,心情更加的愉悅,「我先去洗漱。」
  「十二點的飛機,早點出發,免得路上塞車。」她低聲說。
  「嗯。」他鬆開她,往浴室走去。
  陳依依看了看手上的錶,現在是七點半,很好,距離她自由的時間,還有四個半小時。
  兩人一起吃了一頓溫馨的早餐,陳依依的廚藝很不錯,很符合施譯的胃口。吃完了早餐,施譯換了一身衣服,陳依依替他選了一條寶藍色的領帶,正好搭配他的西裝。
  施譯配合地彎腰,讓她替他打領帶,看著她長長的睫毛一眨一眨的,彷若彎鉤,勾走了他的心。
  「好啦,總裁好帥哦。」她發出少女的崇拜聲。
  他臉色不變,眼裡笑意很濃,低頭吻住她的粉唇,「再帥也是妳的。」
  她眼睛眨了眨,「出差不能亂來!」
  施譯要去美國出差,大約要去十天左右,她略微吃醋的口吻惹得他笑了,「昨天不是交了庫存了嗎?」
  她小手往他的胸膛上一拍,「哼!」臭男人這麼愛做床上運動,誰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被她清倉了!
  「我不會。」他輕哄。
  她眼珠子一轉,「好啦,時間差不多了,你得出發了。」
  「嗯,等我回來。」
  陳依依微笑地送他出門,關上門之後,她跑到窗戶邊,站在那裡盯著,不一會就看到他的車從地下車庫開出來,聽著引擎聲越來越遠。
  假惺惺的笑容面具從她的臉上脫落,她歡呼一聲,接著就往沙發上一躺,太累了,裝大家閨秀真的是累死她了。
  她拿起手機,開始喊朋友出來玩。
  「陳大小姐終於想起我了?不用陪妳的未婚夫了?」好友圓圓笑著問。
  「他去美國了,大概要十天,我可以出來玩了。」陳依依得意地大笑。
  和圓圓約好了時間,陳依依突然有了精神,去房間裡挑了一套性感的露香肩的連身裙,背著包,踩著一雙人字拖出門了。
  跟施譯在一起久了,她壓抑本性到快瘋了,幸好很快就能結婚了,不然她真的要瘋。
  當初為了追施譯,她特意找人問清了他的愛好,知道他喜歡良家婦女知書達理的女人,她就把她的超短窄裙都給壓箱底了,整日都是仙氣十足的連身裙或者是斯文的套裝,頭髮留長到腰部,就為了他喜歡一頭及腰長髮,每次洗完頭吹頭髮,她在心裡罵他三百六十回,除此之外,還煞費苦心地跑去學廚藝,就是為了征服他的胃,直達到他的心。
  她本來是一個愛玩又懶的女人,為了他,真的是費盡心思,還好把他給泡到手了,不然真的虧了。
  坐計程車到了和圓圓約好的咖啡廳,她點了一杯拿鐵,拿著手機玩了一會,圓圓就到了。
  「我可算見到大忙人了。」圓圓笑著說。
  「寶貝,我可想死妳了。」
  「閉嘴,我要是信妳這張嘴,我就是一個傻子!」圓圓瞪她。
  「哎呀,妳怎麼這麼說我。」
  圓圓翻了一個白眼,陳依依立刻說:「我請妳吃飯,別生氣。」
  「吃什麼?」
  「我想吃麻辣火鍋!」陳依依眼睛發光,施譯口味清淡,和他一起吃飯真的是讓她的嘴巴淡到要哭。
  圓圓捂嘴笑,「妳皮膚變好了,都不長痘。」
  「我現在就想吃辣的,痘痘,不管了!」陳依依可憐兮兮地說。
  「妳真的要跟施譯結婚?」圓圓撐著下巴,喝了一口咖啡,認真地問。
  「當然啊,喜糖都送了,婚紗過幾天就從法國運過來了,飯店也定好了。」陳依依說。
  「不是啊,我說妳這樣真的好嗎?他和妳完全不一樣啊,妳看妳自己,生活習慣都和他不一樣,吃飯都不能一起吃,妳喜歡重口味的,他喜歡清淡……」
  陳依依知道圓圓是真心為她好,想讓她再考慮考慮,「可圓圓,放眼周圍的男人,就只有他符合我的要求。」
  圓圓嘆氣,「我知道,妳要找一個不花心能養妳的老公,這樣的標準肯定有不少的啊,現在沒有,以後說不定就有了。」
  「但是,我爸媽等不了,在他們眼中,第一個要求是對方有錢,第二個要求還是有錢,第三個要求依舊是有錢有錢!」陳依依嘆氣,「他們很急啊,從我大學畢業之後,他們就很急,這幾年他們給我介紹了不少對象……」
  說到這個,陳依依真的是沒辦法,她大學畢業之後,她爸媽就想著要把她嫁掉,總是給她安排相親的對象,而且因為要求就是要有錢,所以他們給她介紹的男人,真的是有那種有錢但大肚子的老男人。
  他們一點也不挑剔,不管男人的人品和性格,只認錢。
  「妳應該和他們聊一聊,讓他們知道妳心裡的想法。」
  陳依依嘆氣,「妳知道的,我在家排行老二,上有大姐,下有小妹,他們女兒這麼多,哪裡還想跟我談心。」
  陳家是有錢人家,可和施家相比,那就是小巫見大巫了,陳父陳母總想著讓女兒們嫁入真正的豪門。陳依依今年二十五歲,她的大姐要管理家裡的公司,以後要招贅,陳父陳母要求嚴厲,怕找到白眼狼,所以大了陳依依三歲的大姐反而不急,精挑細選,至於小了陳依依四歲的小妹還在讀大學,那就更不會被催。
  於是嫁入豪門,成了陳依依的任務。
  和兩個姐妹一比,陳依依反而不像是親生女兒,不過她心很大,反而因為不被重視過的很舒坦,不像她大姐,大學的時候就要開始學習管理公司,也不像家裡從小就受寵的小妹被勒令要多才多藝。
  陳依依,就如一棵沒人精心打理的野玫瑰,恣意地成長,隨心所欲。
  她喜歡這樣的方式,不用被人拘束,但是她也做不到真的不管父母,繼續我行我素,要是再不自己找一個適合的老公,她爸媽會把一個星期一場相親安排成天天相親。
  她做不到不認父母,脫離關係,畢竟他們也沒有短她吃喝,養她不精細,卻也是她想要多少零用錢,他們都會給她,大學畢業之前從來沒有約束她太多。
  她也不是不婚主義者,結婚是遲早的事,她也就坦然地接受了相親,但是,相親相多了,真的會產生審美疲勞,以及看到那些男人都有一種想戳瞎自己眼睛的衝動,實在是太不符合她的審美觀了。
  除了外貌之外,還有他們的性格,要嘛自戀,要嘛還沒斷奶,要嘛一身暴發戶的氣質偏偏自信到不行,她爸媽給她安排的人,真的是太不挑剔了,除了有錢,沒有別的優點了。
 
  ◎             ◎             ◎
 
  知道施譯,是在一個聚會上,施譯一看就是那種不愁女朋友的人,陳依依那時候只敢拿他洗洗她遭殃的眼,畢竟他的外形真的很合她的心意。一八五公分的身高,穿衣顯瘦脫衣有肉,頭髮也不像某些耍帥的男性弄花樣,他反而是留了一個很清爽的髮型,沒有一絲花裡花俏。
  大約是五官好看的人,什麼髮型都好看,他的五官深邃,聽說是他祖上有英國血統,劍眉星眸,但他不愛笑,有些嚴肅。
  陳依依也不敢上前攀談,畢竟施家是底蘊豐厚的豪門,不是什麼小貓小狗都能纏上去的,她乖乖地過過眼癮就好。她抱著這樣的心態,反而和旁邊的女人們打成了一團,從她們的嘴裡,知道了施譯的種種事跡。
  例如他十歲就去加拿大名校讀書,拿了碩士學位之後回來整頓家族事業,經營的有聲有色,還有他交往過兩個女友,可惜都沒有結果,一個是不想當豪門太太,太束縛,一個是覺得施譯太忙,不能常常相陪……
  見鬼!豪門太太不好嗎?束縛肯定有的,畢竟是豪門,但錢多到拿到手軟啊,還有他忙,不是因為忙著賺錢給太太花嗎?這有什麼好嫌棄的!
  有一個工作狂老公賺錢,自己只要負責花錢,這麼幸福的事情,他的前女友們居然還在雞蛋裡挑骨頭?
  她們不行,她來啊!
  她當時內心裡激動不已,恨不得毛遂自薦。
  接著又從那些女人們的嘴裡知道了施譯喜歡哪一類女性,他喜歡溫溫柔柔,獨立但又理解他的女性,她的心涼了一半,獨立和理解,她沒問題,但是溫柔?
  認識她的人,都知道,她這輩子都和溫柔沒關係。
  當場,她想追他的心思都沒了,直到她又相親碰上了一個大叔級別的油膩男人,她想了想,不就是溫柔嗎?
  她可以!
  她花心思,從不少人的嘴裡知道了他的喜好,他喜歡打籃球,她就在籃球場和他來一場偶遇,他偶有夜跑,她搬到他家附近,假裝從便利店出來和他錯身而過,他喜歡女人穿裙子,穿高跟鞋,斯斯文文的,她全部都可以!
  還費了不少時間去學做菜,學習了他愛吃的清單口味菜式,總之,他愛什麼,她就學,致力變成他愛的模樣。
  果不其然,他被她吸引了目光,漸漸地和她開始說話,隨著相處加深,他約她一起吃飯,一起出去玩,在他看來是水到渠成的過程,卻是她挖空了心思的結果。
  終於,她追到了他。
  也成功地成了他的未婚妻,再過三個月,她就是施太太了。
  圓圓無奈,「其實妳未婚夫也挺好的,妳可以嘗試真性情和他相處看看,說不定也能產生火花。」
  「圓圓,我的真性情,妳確定他會喜歡?」
  圓圓想了想,正要開口被打斷了。
  陳依依聳聳肩,「別人我不敢肯定,可是施譯肯定不喜歡,他歷來就沒交往過我這款女性。」
  圓圓撐著下巴,好友的性格其實不差,很仗義,就是不太喜歡玩女人撒嬌的那一套,她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直言直語。
  大多數男性喜歡那種小鳥依人,會撒嬌會裝可愛的女人,可陳依依真的不是這樣的女人。
  還好施譯也不喜歡這樣的女人,他喜歡大方溫柔的女人,平時會體貼他,但是不要太黏人。
  「好吧。」圓圓無能為力,在心裡希望好友的婚姻能一帆風順。
  「快點,喝完咖啡,我們去吃麻辣火鍋!」想到麻辣火鍋,她舔了舔唇,真的快要饞死了。
  「好啦,我知道了。」
 
  ◎             ◎             ◎
 
  和圓圓吃了一頓麻辣火鍋,陳依依是紅著一張小嘴出來的,她喜歡吃辣,但其實不是很會吃辣,常常被辣的嘴巴紅腫,又捨不得那一口辣,她喝了一口奶茶,呼出一口氣,「好爽啊,晚上我們去夜市吧!」
  看著彷彿從囚籠裡跑出來的好友,圓圓取笑她,「妳是不是想妳未婚夫出差想了很久了?」
  「是啊!」陳依依也不裝,咬著珍珠,含糊不清地說:「真想他再忙點,努力賺錢!」她就可以常常跑出來玩了。
  圓圓一頭霧水,據她所知,施譯已經忙到要飛起來了,還要再忙點……這是打算讓人直接住公司,上演一場他與工作的虐戀情深嗎?
  本想著晚上吃遍夜市的雄心壯志,在一個電話下,消失得無影無蹤,陳依依抱歉地說:「我爸媽喊我回去吃飯,不能和妳一起吃晚餐了。」
  「沒事,下次約。」
  和圓圓告別之後,陳依依坐捷運回家了,剛到家,就聽到她爸媽在那裡吵架。
  「怎麼了?」
  「依依,妳回來了。」陳母一看到她,立刻不管丈夫了,走到她旁邊,「怎麼沒有和施譯一起回來吃飯?」
  「施譯今天去美國出差了。」
  聞言,陳母點點頭,「嗯。」
  陳父看向她,「妳怎麼不跟過去?」
  「爸,他是去談公事。」陳依依說。
  陳父恨鐵不成鋼,「妳是不是傻的!他要是一個人在外面招惹了別的女人怎麼辦?」
  陳母立刻點頭,「妳爸說的有道理,妳爸去哪裡我都跟著的。」
  「那你們剛才在吵什麼?」陳依依疑惑地問。
  噗嗤一聲,陳小妹笑著說:「二姐,爸要跟幾個好朋友去花蓮玩,媽要跟著,爸說都是男人,她一個女人去幹什麼,然後就吵架了。」
  「嗯,媽也懷疑爸爸跟這一群男人出去做壞事嗎?」陳依依朝陳母說,說完又看向陳父,「爸,你就不怕在外面招惹了什麼女人?」
  陳父臉都黑了,陳母叉腰道:「對啊,依依說的沒錯,你是不是想偷偷地搞什麼!」
  「都說最懂男人的,永遠都是男人。」陳依依在一旁煽風點火。
  陳父面子都掛不住了,「不是,去的都是男人,妳一個女的……」
  「為什麼都是男人啊!」陳母質問道。
  「這樣方便做壞事呀。」陳依依挑撥離間,成功挑起了二人的戰火,兩人顧忌兩個女兒,紛紛回房間繼續吵。
  陳小妹笑嘻嘻地說:「二姐,妳好壞啊。」
  陳依依抖了抖身體,「我真怕他們逼著我跟施譯出差!」那她真的要怕死了。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她當然要先下手為強,轉移他們的注意力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