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每天都被死對頭撩上床
【6.2折】每天都被死對頭撩上床

不客氣的說,江栗語和邵景飛是死對頭,他們相識於十幾歲, 兩家關係不錯,可江栗語對邵景飛的感覺卻非常一言難盡。 邵景飛花名在外,女朋友換來換去,好皮相裡藏著幾分野性, 幹架算什麼?如果只是花心還罷了,每回邵景飛看她一眼, 她瞪回去,都能被想成眉來眼去,想成她在勾引, 自然對邵景飛越看越不順眼。在邵景飛口中, 江栗語就是個工作狂,長了一張誘惑男人的臉, 對感情不上心,心裡眼裡就是個財迷,外表看著柔弱, 內心卻是個鋼鐵玫瑰,無情且冷淡,彼此看不順眼,那就別往來。 誰知,兩個死對頭三天兩頭被逼去相親,竟拿結婚當交易, 本來只是有名無實的騙婚,這兩個死對頭竟夜夜撩上了床。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青微
出版日期:
2022/2/2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十年後的二次拒婚
NT$118
銷量:6
老公上任三把火
NT$118
銷量:6
紈褲敗給下堂妻
NT$118
銷量:4
不放過純情的她
NT$118
銷量:12
前男友在撩她
NT$118
銷量:20
抵死不婚的代價
NT$118
銷量:14
被騙走的初夜
NT$118
銷量:30
前夫丟不開
NT$118
銷量:23
睡後協議
NT$118
銷量:32
前妻怎麼哄回來
NT$118
銷量:25
睡了世子還想逃
NT$118
銷量:14
總裁,離婚協議書來了
NT$118
銷量:29
賣身婚債
NT$118
銷量:16
與前夫再婚的路上
NT$118
銷量:25
每天都被死對頭撩上床
NT$118
銷量:33
逼她同居後
NT$118
銷量:51
賣了初夜
NT$118
銷量:43
夫寵之妻令如山
NT$118
銷量:36
降妻為妾
NT$118
銷量:47
第一夜這麼難
NT$118
銷量:38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302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73
夜劫
NT$118
銷量:264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258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43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36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32
【經典收藏】皇商家的嬌妾
NT$100
銷量:213
囚妻
NT$118
銷量:216

女人要的很卑微,只要心裡有她就好;
男人想的很單純,只有占有她才安心。


不客氣的說,江栗語和邵景飛是死對頭,他們相識於十幾歲,
兩家關係不錯,可江栗語對邵景飛的感覺卻非常一言難盡。 邵景飛花名在外,
女朋友換來換去,好皮相裡藏著幾分野性, 幹架算什麼?如果只是花心還罷了,
每回邵景飛看她一眼, 她瞪回去,都能被想成眉來眼去,想成她在勾引,
自然對邵景飛越看越不順眼。在邵景飛口中, 江栗語就是個工作狂,
長了一張誘惑男人的臉, 對感情不上心,心裡眼裡就是個財迷,
外表看著柔弱, 內心卻是個鋼鐵玫瑰,無情且冷淡,彼此看不順眼,
那就別往來。 誰知,兩個死對頭三天兩頭被逼去相親,竟拿結婚當交易,
本來只是有名無實的騙婚,這兩個死對頭竟夜夜撩上了床。


按我前往線上閱讀《每天都被死對頭撩上床》全文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在服務生指引下走到餐廳貴賓位置,江栗語不經意看到一個人,她臉上的淡淡笑容有片刻消散,那裡坐著一男一女,男人是她認識,卻不想打招呼的人。
  江栗語不動聲色收回目光,任由服務生接過自己的大衣放好,她抬頭拂了拂碰亂的捲曲長髮。
  邵景飛正在相親,看到江栗語也眉頭一皺。
  兩人目光對視,又很快錯過,互相不理會。
  江栗語覺得倒楣,好好的約會偏偏遇到邵景飛,她討厭的人很少,可眼前這位榜上有名,還高居榜首。
  不客氣的說,江栗語和邵景飛是死對頭,他們相識於十幾歲,明明兩家長輩關係不錯,他們卻懶得有更多來往,不需要深入了解,已經感覺彼此氣場不合適,當然,早些年江栗語對邵景飛還說不上討厭,只是路人而已。
  可從大學同班開始,她對邵景飛的感覺就非常一言難盡。
  江栗語討厭邵景飛的理由很簡單,是他花名在外,她理解不了這個傢伙為什麼這麼受女人歡迎,從高中就是如此,仗著模樣長得好,收攬了班裡大半女生的真心,卻毫不珍惜,女朋友換來換去,沒有人能堅持半個月。
  可即便如此,還是有太多女生對他趨之若鶩,江栗語不理解,在她看來,邵景飛長相確實不錯,可他的個人風格太強烈,好皮相裡藏著幾分野性,學生時期還經常跟人幹架,這種看著不像好人的男生,卻偏偏是學校的風雲人物,女生誇他有男人味,打個球滿場的尖叫,十分迷戀。
  如果只是花心還罷了,礙不著自己,她也懶得理會,偏偏邵景飛的風流帶給她不少麻煩,只因為兩家相熟,聚會上碰面幾次,江栗語就被他的前女友們當做情敵,邵景飛看她一眼,她瞪回去,都能被想成眉來眼去,想成她想勾引。
  江栗語只想好好讀書,對這些不勝其煩,自然看邵景飛越來越不順眼。
  後來各自畢業工作,江栗語不想再看到這種人,可兩家公司有合作,她不得不與邵景飛打交道,同樣的,工作後的邵景飛也沒改本性,風流又多情,女朋友換了一個接一個,數都數不完,戀情都不長久。
  對這種私生活混亂的男人,江栗語實在是看不順眼。
  當然,邵景飛對她也是同樣感覺。
  在他口中,江栗語是工作狂,長了一張誘惑男人的臉,對感情不上心,心裡眼裡就是個財迷,對賺錢很有一套,也很懂得如何作生意,外表看著柔弱,內心卻是個鋼鐵玫瑰,無情且冷淡,跟她風情萬種的外表完全不搭。
  聽過他對自己的評價,江栗語嗤笑出聲。
  很好,既然彼此看不順眼,那就別往來。
  奉行這種原則,他們私下都沒什麼往來,除了工作見面,再沒別的牽扯。距離上次見他已經是一個多月前的合作,沒想到自己的約會會碰見他。
  儘管好心情被破壞了一點,江栗語也很快調整過去,再瞥他一眼,不再關注別人,帶著微笑坐下來,看著自己的男友周金安,「抱歉,我來晚了。」
  「我也剛來沒多久。」周金安微笑著,招手服務生可以上菜。
 
  ◎             ◎             ◎
 
  周金安把準備好的花送給她,江栗語眼底沒有驚喜,卻讓自己顯得喜悅,「謝謝。」
  大概是看出她對這一套不來電,周金安神色也淡了幾分。
  等待上菜期間兩個人沒幾句話,眼神對上,更多的是微笑,直到菜一樣樣端上來,周金安突然說了一句,「抱歉,我忘了妳不喜歡這道菜。」
  江栗語微笑,「沒關係。」
  她的反應永遠這麼優雅,周金安笑著,剛想說下次會注意,可想到這場約會的目的,又沉默起來。
  男人神色閃爍,想說什麼,又咽下去。
  江栗語捕捉到他的異常,並不多說,兩個人慢條斯理品嚐精緻的餐點,偶爾就飯菜說兩句話。
  他們禮貌的交流著,都很優雅又溫柔,上菜的服務生卻忍不住多看兩人一眼。不怪服務生好奇,實在是眼前的兩位是非常奇怪的客人,他們從未見過這樣生疏禮貌的戀愛中的男女。
  當然,不是說禮貌不好,只是不該發生在已經約會了兩個月的情侶之間。
  對持有餐廳貴賓卡的客戶,服務生每一位都認識,她們形象姣好,接受了上崗培訓,專門服務VIP區的預約客戶,務必要保證在客戶到來的時候給予最好的服務。
  在所有的貴賓客戶中,江栗語和周金安是比較奇怪的兩位,從這兩位在餐廳相親開始,兩人的約會似乎就有了固定模式,每個週末,兩人會在十二點準時到達,共進午餐後再各自分開。
  他們言談中會以對方的男女友自詡,可眼神很少交流,哪怕提起什麼話題,都絕對和談戀愛無關,這實在是很奇怪的舉動,不怪服務生會留意。
  對此,江栗語並沒有察覺,她垂眸吃東西,並不覺得這種約會有哪裡不對。
  至於為什麼在固定的餐廳,固定的時間見面,當然是省去選擇見面地點的時間浪費,她可以用那些心思去做很多事,能夠翻看幾份文件。
  對她來說,兩個人的相親和約會只是為了找到更合適的結婚對象,從她見到周金安的第一面,她就覺得對方不錯,溫柔、有禮,潔身自好的好名聲,加上周家公子的身分,和她非常合適。
  江栗語以為這場約會會很順利,除了邵景飛的出現有一點不悅,一切都很平靜,可意外發生在約會快要結束的時候。
  菜色已經品嚐過,只剩下甜點,周金安抬眸看對面的江栗語,他眼神有點遲疑,目光少見地長時間放在女人身上,他想是猶豫什麼,片刻還是開口,「栗語,我們分手吧。」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周金安還有點歉意,可等到話一出口,迎上江栗語略帶驚訝的目光,他眼神堅定下來。
  周金安不想做開口說分手的那個人,畢竟當初是自己率先追求江栗語,他自詡比江栗語大五歲,更知道自己要什麼,所以兩個人相親結束的時候,他就毫不遲疑表達了自己對江栗語的欣賞。
  周金安曾以為江栗語是他遇到最合適的結婚對象,她的漂亮不用多說,見到江栗語回眸的每個男人眼底都有驚豔,這樣一個嫵媚又矜貴的女孩,她的一顰一笑,良好的教養和家世,是很多男人的夢中情人。
  更不論她的優秀不只是臉蛋,能力同樣出眾,從江栗語畢業後進入家族企業開始,她就展露了讓人驚嘆的才華和能力,一步步坐到副總的位置,哪怕家族裡有兄弟數人,卻沒人能遮掩她的風采,讓江老爺子忍不住把更多的權柄交給她。
  對自己這個孫女,江老爺子愛若珍寶,從她開始相親開始就放出話來,哪怕她結婚,江氏永遠有她的位置,全力支持。
  周金安一直覺得自己想要的結婚對象就是這樣冷靜優雅又成功的女子,可接連幾次約會下來,他卻冒出分手的念頭,他是很溫和的性子,冒出這念頭的時候還有點哭笑不得,覺得自己不知足。
  可後來一段時間卻始終拋不掉這個想法,會等到今天才開口也是因為理智作祟。如果是考慮江栗語的優秀,還是兩家聯姻的好處,周金安都不該提分手,可他實在無法想像自己和江栗語結婚。
  原因無它,周金安想像不到自己和一個完美的冷美人的婚姻,明明當初覺得聯姻是最簡單又方便的婚姻方式,可和江栗語約會兩個月後,周金安想法改變了。
  如果和江栗語結婚,兩家事業會更上一層樓,他的家族地位也水漲船高,和江栗語結婚後,他們的婚後生活會非常完美,沒有爭吵,沒有吃醋,沒有對彼此的干擾,兩個人可以在盛大的婚禮上相擁親吻,扮演好親密的夫妻關係,甚至將來的孩子都會一樣優秀。
  娶了江栗語,自己的人生會開啟簡單模式,會很省心,原本這些是周金安想要的,可和江栗語相處兩個月,想著那些畫面,非但沒感覺舒心,卻覺得無奈,江栗語從來不要求,也對戀愛這件事不感興趣。
  可自己,卻在見到她的第一眼就有些動心……想到將來無論自己多麼深愛江栗語,她都永遠冷靜自制,周金安不得不及時止損,他甚至懷疑前面和江栗語相親的男人也都同他一樣,每個和江栗語相親的男人,見到她的第一眼很難不心動,可堅持下來卻很難。
  他不是沒想過改變江栗語,可無論他提出什麼,對方都會溫柔傾聽,面露抱歉地附和他的提議,周金安知道自己改不了她,只能認輸,語氣滿含歉意,「栗語,抱歉,提出了分手的要求。」
  周金安真是個溫柔有禮的男人,分手的話都能說得這麼溫柔動聽。
  江栗語愣了兩秒,很快反應,「沒關係。」她沒有追問原因,臉上笑容透著三分疑惑兩分愕然,剩下的都是遺憾。
  她很詫異對方說出的話,卻又坦然接受,江栗語笑容很快恢復,還透著幾分調皮地望著對面的男人,「交往和分手都是很正常的事情,金安你不用抱歉,哪怕不能做戀人,我們還是朋友對嗎?」
  「當然,我們會是很好的朋友。」
  「這就好。」看周金安還帶著歉疚,她笑了一下,「別這樣看我,我理解。」
  「耽誤妳兩個月時間,我很歉疚。」周金安想做出補償。
  「不用這麼想,和你共進晚餐很愉快。」
  看她甚至不問原因,周金安鬆了一口氣,江栗語理解就行,他還不想因為一場相親得罪江家,「妳開車了嗎,我送妳回去。」
  「不用,我的車在外面。」江栗語溫柔笑著,「我還要等一個朋友,和他約了這裡見面。」
  周金安禮貌起身,「那好,我們下次再約。」
  江栗語含笑頷首,哪怕兩個人都很理智,這種場面也讓人彆扭,周金安沒有多說,笑了一下抬腳離開。
  聽著男人離開的腳步聲,江栗語漫不經心舀動甜點,臉上笑容並未褪去,淡淡笑著。
  直到她手機鈴聲響起,接起來電的時候,江栗語臉色終於有了變化,她收斂笑容,明明是嫵媚的臉蛋,卻透出幾分肅殺,氣場完全變了,「什麼事?」
  對面人說了什麼,江栗語抬頭看手錶,她淡淡說道:「會議不用取消,二十分鐘後準時開始,我馬上回去。」
  語畢,她拿包起身離開,毫不留戀。
 
  ◎             ◎             ◎
 
  「真會演戲。」親眼見到江栗語的分手現場,邵景飛忍不住多聽幾句,看兩個人接連離開他扯動嘴角,似笑非笑。
  他敢保證,被周金安說分手,江栗語心裡壓根沒有半點失望,居然還裝得那麼遺憾,她在意才有鬼,這女人明明是工作狂,卻最會用那張嫵媚的臉騙人,如果不是他太熟悉對方,也會被騙到。
  看他目光隨著別的女人離開,相親對象臉色不痛快,卻極力忍耐著,「邵先生,你剛才說了什麼?」
  自己的相親對象時不時關注別的女人,卻不肯多和自己溝通,誰看了會痛快?
  邵景飛收回目光,望向和自己相親的女孩,輕笑一聲,「沒事,張小姐,我們繼續聊。」
  相親對象笑容僵了,「我姓王。」
  邵景飛沒有半分尷尬,笑起來,「好的,王小姐。」
  相親原本就是件尷尬的事情,看邵景飛的表現,王小姐也想不到再問什麼,關於邵家,她來相親前已經調查清清楚楚,就連他上一段感情什麼時候結束都清楚,她一時不知道說什麼,乾脆順應自己的好奇心,直接說道:「邵先生,剛才的女人你認識嗎?」
  王小姐想溫和些,可想到兩個人的眉眼對看,加上男人的不用心,語氣就有些生硬,帶著懷疑的意思。
  看王小姐不善的眼神,邵景飛沒多熱情,「怎麼這麼問?」
  「邵先生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認識。」想到江栗語,邵景飛扯動嘴角。
  雖然得到答案,但王小姐不信,她剛才就看到邵景飛和江栗語眼神交匯的瞬間,兩個人眼神很奇怪,如果認識,偏偏沒有打招呼,這很奇怪不是嗎?
  她越想越懷疑,「只是認識嗎?」
  邵景飛不解自己的相親對象為什麼這麼關注江栗語,反問:「難道我的表現看起來和她熟?」
  王小姐噎了一下,倒也不是,說不上熟悉,但有點古怪,說不出的微妙。偏偏這種微妙是最讓人說不了的,何況自己天生占有慾強,不喜歡自己的男人和別的女人有太多往來。
  偏偏眼前的邵景飛感情史過分豐富。
  如果不是對他的長相實在滿意,王小姐不會過來,從家人提起這場相親開始,甚至沒見過男人的時候,王小姐已經蠢蠢欲動,沒辦法,有過幾面之緣的男人太是她的菜。
  他高大挺拔的站在那裡,就讓人移不開目光,邵景飛長相不是時下受歡迎的奶油公子哥風格,他的眉眼和氣質透著粗狂和霸道,可眼底的笑容又溢出溫柔,說是雅痞都有些不夠。
  想到那份擺在自己桌上的詳細資料,邵景飛無論是工作能力還是身體條件都極其優越,實在是少見合她口味的對象。
  這麼男人味的男人,女人很容易迷戀,可王小姐唯一不滿意的一點,就是邵景飛的多情。
  一個人多情不算什麼缺點,她也交過兩個男友,可邵景飛的溫柔太過分,交往的人多,卻不長久,最無語的是,明明他每段感情都不持久,歷任女友不但不討厭這個前男友,還滿是好評。
  這麼看來,他還算不錯的男人,算不上渣男,可……王小姐還是有點介意邵景飛的風流多情。
  想到兩個人目光的交匯,王小姐忍不住懷疑邵景飛和剛才離開的女人有什麼關係,難道是前女友。
  越想越覺得可疑,多疑的王小姐甚至已經在心裡下了定論。
  「她和你真的沒關係嗎?」想到這,王小姐臉色不悅,她知道邵景飛前女友多,可沒想過相親都能遇到一位,如果真的多到這種地步,自己以後必須管好男人。就在王小姐想辦法拷問男人的時候,邵景飛也在考慮該怎麼結束這場相親。
  他目光掠過王小姐,透出幾分不耐。
  如同王小姐相親前已經了解他的一切,關於這位王小姐的傳聞,邵景飛也聽到不少,別的不重要,他當初聽入耳中最有趣的一點就是王小姐喜歡吃醋,尤其在好友羅競口中,這位王小姐是個非常難纏的醋罈子,她的吃醋不分對象。
  相親前羅競就建議他取消,怕他被纏上,邵景飛不以為意,他前女友中愛吃醋的不少,羅競越是這麼說,他反倒好奇到什麼地步,讓羅競這麼敬謝不敏,何況這場相親是邵母安排,他如果失約,少不了又是幾天的碎碎唸。
  邵景飛原本是帶著好奇來的,可此刻看到王小姐質問的目光,他臉色冷淡下來,「既然妳好奇,說說也無妨,算是熟人。」
  王小姐眼神驟緊,她看出男人的不悅,忍了又忍,「只是熟人,她是你的前任嗎?」
  「不是。」
  男人的態度王小姐不滿意,她最終還是忍不住,「我聽過邵先生感情史豐富,也尊重理解你的私生活,但我希望以後不要和別的女人眉來眼去。」
  邵景飛挑眉,「眉來眼去?」
  他什麼時候和江栗語眉來眼去了,兩個人分明是相看兩相厭,更讓他不爽的是,他和王小姐今天第一次相親,對方卻開始行使女友的權利。
  王小姐勢要得到保證,「如果你答應,我們可以交往,你能不能做到?」
  邵景飛總算知道羅競為什麼說王小姐喜歡吃醋,她的確很誇張,比起王小姐此刻的嚴肅拷問,往常前女友們的吃醋都是小場面,撒嬌吃醋的模樣都顯得可愛起來。
  這場相親已經沒必要繼續下去,可怎麼拒絕需要技巧。
  邵景飛正在思考,旁邊服務生的對話引起了他的注意。
  服務生正在收拾旁邊的位置,看到江栗語落下的外套,下意識看向四周,尋找江栗語的身影。
  沒找到江栗語,服務生招呼另一個過來,「江小姐的衣服落在這裡了,怎麼辦?」
  「沒事,主管有客人的聯絡方式,聯絡江小姐取走就行。」
  「也好。」
  服務生剛想把江栗語衣服好好收起來,邵景飛突然開口,「交給我吧。」
 
  ◎             ◎             ◎
 
  「邵先生,您是江小姐的朋友嗎?」
  「是。」邵景飛餘光掃了王小姐一眼,無視她說道:「衣服交給我就行,我帶給江栗語。」
  聽他喊出江栗語名字,服務生沒有猶豫,這裡的每個客人她都得罪不起,下意識遞過去,「好的。」她不會質疑邵景飛,卻打算過會主動聯絡江栗語,提前把這件事說清楚,這樣哪怕江小姐不高興,也不是店裡的責任。
  接過江栗語的大衣隨意放在旁邊,邵景飛看向瞪著他的王小姐,「我們繼續聊,王小姐還想知道什麼,我知無不盡。」
  王小姐已經不想聊了。
  服務生沒想到旁邊的客人會搭話,她更沒想到邵景飛會突然這麼做,明明前一刻他說是一般熟悉,現在就要把對方落下的衣服帶走,就連名字都那麼熟稔,脫口而出,說兩個人沒別的關係,她都不信。
  醋意大漲,王小姐眼神滿是怒氣,「你和她到底什麼關係?」
  「我不能。」
  王小姐沒懂邵景飛意思,男人突然來了一句我不能。
  邵景飛很冷靜地看著王小姐,「妳剛才不是問我能不能不和別的女人眉來眼去,我不能,王小姐,我們還沒開始戀愛關係,只是相親而已。」
  男人語氣平靜,聲音帶著幾分笑。
  邵景飛不羈的模樣此刻看起來很礙眼,幾乎是承認關係不軌,王小姐失望,站起身,「難怪你剛才總看她,邵先生,你很沒有禮貌,不懂得尊重女人,難怪相親這麼多都不成功。」
  語畢,她轉身離開。
  看著倏然離開的王小姐,邵景飛失笑,他名聲什麼時候這麼臭了。
 
  ◎             ◎             ◎
 
  邵景飛搞不懂為什麼別人說他浪蕩,他只是懶得拒絕美人,既然人家喜歡自己,他配合感情遊戲,省得美人心碎,有錯嗎?
  既然相親結束,他也懶得多待,臨走還不忘帶走江栗語的衣服,儘管剛才這樣做就是想找個理由結束相親,想讓愛吃醋的王小姐討厭自己,可想到她激動的模樣,邵景飛哭笑不得。
  大概是王小姐反應太激烈,現在他想起江栗語都覺得懂事可人,被分手也那麼冷靜,不會和王小姐一樣大發雷霆。
  邵景飛走出餐廳,等服務生把車開過來的時候,順便撥通一個號碼。
  對面很快有回應,「您好,這是江成集團,您是哪位?」看江栗語私人號碼響起,來電卻沒有名字,來江栗語辦公室送文件的員工很快接起,能知道副總這個號碼的不是親密的朋友就是重要客戶,不能馬虎。
  聽到女生甜美的聲音,邵景飛眉梢一挑,「邵景飛,江栗語呢?」
  「邵……邵總,您好,我們副總在開會,有事情可以告訴我,我幫您轉達。」接到邵景飛電話,想到他英俊的模樣,員工眼露驚喜,她更加認真,沒辦法,江邵兩家公司合作頻繁,是很重要的客戶,邵景飛還是江栗語爺爺眼前的紅人。
  邵景飛漫不經心說道:「她的衣服落在我這裡了,讓她忙完聯絡我。」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