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紈褲敗給下堂妻
【6.2折】紈褲敗給下堂妻

眾人眼中的溫花楹生意手段高,精打細算, 有些嬌氣又愛逞強。前夫要她為妾另娶時, 不願與人共侍一夫的她,拿了和離書走人。 和離婦又如何?憑著本事,她開了家醬菜館, 還不小心治好首富家二少爺的失味症。 寧玉成,小鎮的紈絝富家子,吃喝嫖賭樣樣通, 本是沒有交集的二人,因為醬菜,他天天上門蹭飯, 一個不小心,竟蹭上了床,把溫花楹給啃吃入腹。 誰知,一夜折騰,溫花楹逃了,氣得寧紈絝去堵人, 畢竟,他堂堂寧家二公子,要什麼名門千金沒有? 偏偏看上了個和離婦,霸氣的當成心尖寵哄著, 鬧得寧家雞犬不寧,還是擋不過寧玉成的霸氣。 他想娶哪個女人,他說了算,他睡了溫花楹, 他不趕快娶她回家當眼珠子寵,他怎麼捨得?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朱輕
出版日期:
2022/6/24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老公不色怎麼當
NT$118
銷量:13
色一點才是老公
NT$118
銷量:15
夫債難逃
NT$118
銷量:11
十年後的二次拒婚
NT$118
銷量:15
老公上任三把火
NT$118
銷量:20
紈褲敗給下堂妻
NT$118
銷量:9
不放過純情的她
NT$118
銷量:14
前男友在撩她
NT$118
銷量:32
抵死不婚的代價
NT$118
銷量:18
被騙走的初夜
NT$118
銷量:32
前夫丟不開
NT$118
銷量:29
睡後協議
NT$118
銷量:38
前妻怎麼哄回來
NT$118
銷量:31
睡了世子還想逃
NT$118
銷量:18
總裁,離婚協議書來了
NT$118
銷量:35
賣身婚債
NT$118
銷量:18
與前夫再婚的路上
NT$118
銷量:27
每天都被死對頭撩上床
NT$118
銷量:37
逼她同居後
NT$118
銷量:53
賣了初夜
NT$118
銷量:45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9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89
銷量:302
一百零一夜
NT$89
銷量:273
夜劫
NT$89
銷量:264
一夜換一婚
NT$89
銷量:258
半夜哄妻
NT$89
銷量:243
【經典推薦】十年一夜
NT$79
銷量:238
離婚有點難
NT$89
銷量:232
皇商家的嬌妾
NT$89
銷量:213
囚妻
NT$89
銷量:216

紈褲公子,誰也看不上眼,心底只有她;
嬌羞巧婦,嫁誰也不嫁他,心卻淪陷了!


眾人眼中的溫花楹生意手段高,精打細算, 有些嬌氣又愛逞強。
前夫要她為妾另娶時, 不願與人共侍一夫的她,拿了和離書走人。
和離婦又如何?憑著本事,她開了家醬菜館, 還不小心治好首富家二少爺的失味症。
寧玉成,小鎮的紈絝富家子,吃喝嫖賭樣樣通, 本是沒有交集的二人,
因為醬菜,他天天上門蹭飯, 一個不小心,竟蹭上了床,把溫花楹給啃吃入腹。
誰知,一夜折騰,溫花楹逃了,氣得寧紈絝去堵人,
畢竟,他堂堂寧家二公子,要什麼名門千金沒有?
偏偏看上了個和離婦,霸氣的當成心尖寵哄著, 鬧得寧家雞犬不寧,
還是擋不過寧玉成的霸氣。 他想娶哪個女人,他說了算,
他睡了溫花楹, 他不趕快娶她回家當眼珠子寵,他怎麼捨得?


按我前往線上閱讀《紈褲敗給下堂妻》全文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溫花楹正在自家的醬菜鋪子裡忙個不停。如今正是春夏季節更迭時,早晚寒冷,午時炎熱乾燥,於是她配出了好幾味不同口味的醬菜。醃鹹薑溫補開胃,適時早飯時佐粥吃;酸甜蘿菔爽脆可口,適合飯後吃,清爽助克化;醃黃瓜鹹辣微酸,是極好的下飯菜……
  她吃力地將裝滿的醃菜的大罈搬到店鋪裡,又將寫了醃菜名稱的紅紙貼在罈身上。其間又來了幾位客人買醃菜,她便又秤重,算帳鎮,收錢,找零……一氣呵成。
  忙了一通方得空,溫花楹靠在櫃檯邊擦汗,喝水,順便整理臺面。
  鋪子門口有人經過,鬧鬧嚷嚷,走到門口中間,甚至停了下來聊天。溫花楹懶得搭理,認真將賣得的錢用繩串起來,她數了三遍,還差兩枚銅幣就可以湊滿一串了。
  「玉成兄,聽說憐香閣新來了一位以詩會舞的名伶美人,只要有人能吟詩,她就能當場跳出應景的舞……」
  「對對對,那女伶的腰,還有那個……嘖嘖嘖,真帶勁兒。」
  「當真?那我便要吟那一首……小憐玉體橫陳夜,夜時無人私語時呢,她該作何舞?」
  「玉成兄,不如我們現在就去憐香閣看看?」說著,眾人齊齊發出了不懷好意的淫蕩笑聲。
  溫花楹皺起眉頭朝外邊兒看去,是一群穿著綾羅綢緞的公子哥兒,此時正圍著一人嘻嘻哈哈嘰哩呱啦。
  人模狗樣兒的紈褲子,一群敗家子,她搖搖頭,鄙夷地撇了撇嘴。
  「玉成兄?」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當中一人的身上,看來那人便是這一群人之首了,不知道是怎樣的一個猥瑣不堪老色胚。
  溫花楹順著眾人目光仔細看向當中那人,只見他年紀甚輕,瞧著還不滿二十,穿著雨過天青色的素袍華袍,頭繫同色髮帶,攏著一頂嵌了羊脂白玉的小金冠,手裡還搖著一柄摺扇。此人生得面如冠玉,氣質儒雅,面對一眾紈褲子弟,他笑道:「女人跳舞有什麼好看,咱們不如去鬥蟈蟈兒。」聲音泠泠疏朗,琅琅清悠。
  溫花楹忍不住又看了他一眼,心想這紈褲倒有一把好嗓子,可惜了一具好皮囊。
  溫花楹搖頭,仔細將繩子繫好,關上抽屜,上鎖,做完這一切,她方真正安下心來。
  外邊兒還在鬧嚷。
  眾人不依,「昨兒不是才鬥過蟈蟈?」
  「那以詩會舞的女伶只在咱們鎮上待三日,今兒可就是最後一天了,玉成兄,咱們去看看熱鬧吧。」
  「是啊,什麼時候都能鬥蟈蟈,可那會扭腰扭屁股的女伶可不多見,玉成兄咱們快去看美人吧。」
  「玉成兄……」
  溫花楹實在聽不下去,怕髒了自己的耳朵,於是端了一盆洗過醬缸的髒水,走到門口,朝那群人腳邊潑了過去,「讓讓。」
  那群人被嚇了一跳,著急忙慌跳腳躲開,站得近的到底還是慢了一步,衣裳下擺褲子及鞋子上均濺了烏黑的髒水。
  「幹什麼呢!」那些紈褲惱了,齊齊轉頭,打算找麻煩。
  這是一家新開的鋪子,門口端著盆的女子面生得緊,一個新來的竟這般沒有眼色,眾人慍怒。
  「抱歉,沒看清,還以為是哪座山裡來的衣冠禽獸,滿口胡言亂語吵得人頭疼。」溫花楹語氣雖平淡溫和,眼中的鄙夷和怒氣卻是明明白白。
  此女膽子不小,怕是有些來頭,眾人一時被她鎮住,不由得打量起她來。
  只見她穿著樸素的灰色布衣,領口處露出淺紫色的中衣立領,腰間繫著一方繡著淺紫色小花的薑黃色汗巾子,看著只有二十歲左右的模樣,但腦後挽著個髮髻,簪著樣式簡潔的梨花銀釵,還墜著小巧可愛的的梨子流蘇。
  時下少有人佩戴梨子形狀的流蘇,因為梨字又通離字,擁有不太好的寓意,所以也點明了這女子的身份,她雖年輕,卻是個和離婦。
  「還請讓開些,莫要耽誤我作生意。」溫花楹極不耐煩,這群人怎麼還賴著不走了,
  和離婦罷了,凶什麼凶,不過……這些公子哥兒們面面相覷,然後又重新打量著這個布衣美人兒。
  她烏髮雪膚,螓首蟬鬢,一雙明澈的杏眼盈波微瀾,秀美的菱唇緊緊抿成一條線,顯得見正在生氣。
  美人兒就算是個和離婦,就算穿著布衣素裙,她卻沒有和離婦那種畏畏縮縮或者滿身怨氣的討人厭模樣,反而有種介於少女的嬌羞和少婦的成熟之間獨特的美。
  見她年歲不大,那些個公子哥兒看向她的目光輕佻了起來,他們輕拍著手裡的摺扇,圍上了溫花楹,「小娘子面生得很哪,是新近才來到我們雲瀾鎮的?」
  「小娘子這作的是什麼生意?說來與我聽聽,或許我能幫襯一二呢?」
  「小美人貴姓哪,青春幾何?是何方人士?」
  「小娘子妳這是……一個人開鋪子?」
  「要不要我來陪陪妳……」
  說到後來,眾人更加放浪形骸口無遮攔,有的人甚至還想對溫花楹動手動腳。溫花楹怒極,順手抄起了擺放在門邊的門栓,心想若是這些人敢對她無禮,那她就好好教訓他們一頓,
  這時,那位落在人後一直冷眼旁觀的玉成兄輕咳了一聲,朗聲說道:「諸位,要不要到百客來喝茶?上等的雲霧茶配上最新出的蓮子酥和火腿捲兒……我請客。」眾人一聽,頓時來了勁兒,
  百客來的上等雲霧茶二百錢一壺,一壺最多就只能沏上三四杯,蓮子酥和火腿捲兒也是價值不菲,有得吃喝為啥不去?
  於是眾人便捨棄了溫花楹,轉身擁向那人叫嚷了起來,「走走走,上百客來喝雲霧茶去。」霎時間,這些浪蕩子走了個乾淨。
  溫花楹鬆了口氣,剛放下手裡的門栓就聽到有人喊了聲「溫家娘子可在?」連忙應了一聲,「我在。」
  來人是寧府大夫人羅蕙嬌遣來的婆子,她遞給溫花楹一封請柬,笑道:「好教娘子得知,我家大夫人後天做生日,也不是整生日,所以就在府上辦幾道家常小菜,邀請這附近的人家去做客,請娘子務必前去賞個臉。」
  溫花楹說道:「請婆婆報與妳家大夫人知,我一定到。」
  婆子離開後,溫花楹陷入回憶,她與寧府大夫人羅蕙嬌乃是鄰居,打小兒起一塊兒長大。羅蕙嬌年長她四歲,又早早出嫁,兩人天各一方這才斷了聯繫。
  三年前,溫花楹也歡喜嫁給了前夫。
  前夫是個讀書人,雙耳不聞窗外事,家裡家外全靠溫花楹打點。這三年來,她勤儉持家,孝敬公婆,然而前夫考上了秀才後,公婆卻以她三年無出之由,想貶妻為妾,意欲為他們的秀才兒子另聘高門貴女。
  溫花楹敢愛敢恨,眼裡容不得沙子,如只是公婆這般刻薄,只要前夫待她好,她也能忍。不曾想前夫卻不敢面對她,躲到書院去。溫花楹追去質問他,他卻不敢反抗父母,只說一切聽由父母之命。
  溫花楹的心兒涼了,她毅然與前夫和離,然後帶著嫁妝背井離鄉來到雲瀾鎮,投靠昔日閨中好友羅蕙嬌。
  在羅蕙嬌的説明下,溫花楹在雲瀾鎮置辦了三四畝良田,請了佃戶幫忙種地,然後新開了這家賣醬菜的鋪子。如今手頭緊,她就沒請人,醬菜鋪子裡的事一切都要親力親為。
  她每日從早忙到晚,活得雖然累卻覺得心中踏實,且一切都在朝著好的方向去,想來,以後總會越來越好的。
  現在,溫花楹低頭看了看手裡的請柬,心想後天她要帶些什麼禮物去給羅蕙嬌呢?思來想去,溫花楹打定了主意,在她的嫁妝裡有一對雙面繡的團扇,一面是花團遮面美人,一面是白貓滾繡球,無比精緻。就送這對團扇給羅蕙嬌,然後再送上幾罐她親手做的醬菜,應該就差不多了。
 
  ◎             ◎             ◎
 
  到了羅蕙嬌生日的這天,溫花楹打扮一新,帶著她為好友準備的禮物去了寧府。
  雲瀾鎮地處江南,百姓富裕,而寧府則是雲瀾鎮首富,今天前來赴宴的都是羅蕙嬌在鎮上的手帕之交,而羅蕙嬌又把溫花楹介紹給她的女伴們。女眷們打了葉子牌,玩了一會兒投壺又吃了酒席,玩得很盡興。
  就是有位夫人拉著溫花楹吃酒,正好另外一位夫人過來勸酒,結果一個不小心,袖子拖倒桌上的菜肴盤子,連著溫花楹在內,三個人的衣裳都髒了。那位夫人連忙向溫花楹和另外一位夫人道歉,羅蕙嬌連忙安排侍女領著她們去客房收拾。
  侍女打了溫水過來,請溫花楹和另外兩位夫人除下外衣,侍女需要用帕子蘸水泅濕汙髒處,再用豬鬃毛小刷仔細地將汙髒處刷洗乾淨,最後在銅製熨斗裡加了燃燒的木炭,將三件外衣熨乾,熨得筆挺……
  這事兒不難做,就是費時間。在等待的時候,溫花楹就與兩位夫人聊天。托羅蕙嬌的福,這兩位夫人並沒有嫌棄溫花楹是個和離婦,聽說溫花楹開了家醬菜鋪,她們就聊起了醬菜,最後兩位夫人說好了一回家就派人上溫花楹鋪子裡買點兒醬菜回去嚐嚐。
  正聊得開心,也不知從哪兒傳來許多男子的哄笑聲,溫花楹與這兩位夫人一下子就安靜下來,便聽到那些男子興奮地大笑道:「不是吧,玉成兄,你連這個都不知道?」
  「你們寧家可是大戶人家,你怎麼連個暖床丫頭也沒?」
  「玉成兄,你該不會……還是個雛兒吧?真沒試過女人的滋味?」
  「哎呀,真沒想到啊玉成兄,這點你可不如我……」
  跟著,一道疏朗清泠的聲音無奈的響起,「你們快不要說這個了,且也小聲些,今日我長嫂做生日,府裡來了許多女客,衝撞了她們就不好了。」
  溫花楹覺得有些稀罕,她已經好幾次聽到和這個玉成兄有關的事了,這玉成到底是誰?這念頭剛一浮上心頭,她立刻就明白了。從那一幫子紈褲的話語中得知,玉成是寧府的主人。但是羅蕙嬌的丈夫名叫寧玉軒,所以這人應該是羅蕙嬌的小叔寧玉成。
  侍女已經發覺不妥,連忙將熨斗放在一旁,向溫花楹等人告了罪,匆匆跑到隔壁院子和寧玉成的書僮說了些什麼,又匆匆跑了回來,繼續為溫花楹等人熨衣裳……
  再後來,隔壁院子就一直安安靜靜的,那些男子再也沒有大聲說過話了。
  溫花楹面色不愉不再開口,默默心道以蕙嬌品行為人,怎地竟攤上如此不堪的小叔子?
  和溫花楹一起兩個夫人覺得有些尷尬,就對溫花楹說道:「寧府的二公子品性純良,是個好人。」另一位夫人也說,「寧二公子很善良的,確實是個好人。」
  溫花楹很不以為然,她心想,這寧玉成要真是個好人,會跟那些混帳東西成天待在一塊兒?這兩位夫人恐怕也是因為在人家府上,才不得不替寧玉成說情的,溫花楹笑了笑,不置與否。
  侍女將三人的衣裳收拾好,三人重新穿上,這才去了花廳處。這時筵席已經結束,其他的女客已經走了個七七八八,溫花楹見羅蕙嬌面上泛著紅暈,知道她吃酒吃多了,就把她拉到一旁,將自己兩次聽到寧玉成和一幫不學無術之人鬼混的事兒說了。
  「妳夫家的公婆已逝,想來他也是視妳長嫂如母,快些好好管教,別讓那些人帶壞了他。」
  羅蕙嬌皺眉點頭,又向溫花楹解釋,「其實我家小叔為人很好,就是、就是……」想著寧玉成不愛讀書愛畫美人圖的毛病,她又沒辦法解釋給好友聽,最後只得胡亂說了句,「……反正他人挺好的。」
  溫花楹嘆氣,囑咐了好友幾句讓她待會兒好好休息就告辭了。
 
  ◎             ◎             ◎
 
  溫花楹與眾夫人們告辭後,寧玉成先是遣了人過來問問女客們是不是都離了席,然後才過來拜見長嫂,「祝長嫂生辰吉樂。」然後奉上了他準備的禮物。
  羅蕙嬌笑著讓侍女收下,然後又打量他一番,關切地問道:「最近還是吃不下飯菜?我瞧著你又瘦了。」
  寧玉成搖頭,「老毛病了。」他一向體格孱弱,幼時生了一場大病,病雖養好了卻失去了味覺,吃什麼都沒滋沒味的,便患上了厭食症,兄嫂想盡辦法也治不好。
  羅蕙嬌突然想起一事,說道:「對了我那好友送我幾罐醬菜……她特別會搗鼓這些個。前兒你哥哥去外省辦事兒,在外頭吃多了酒,又接連坐了幾天馬車,一回來上吐下瀉的,什麼也吃不下,倒是就著她送來的醬菜,吃下兩大碗白粥,後來才慢慢養好了的。今兒她也送了新的醬菜來,你拿一罐去試試。」
  寧玉成並不抱希望,但也不想拂了長嫂的好意,就答應了。
  他拎著長嫂給的一罐醬菜往自己的院子走,然後一邊走,一邊低頭看,這確實是一罐與眾不同的醬菜。它造型簡潔古樸,一看就是特別定製的。罐身上繫著根細細的麻繩,還結成漂亮的如意結,
  如意結的兩端還串著兩顆好看的木珠。
  寧玉成見府裡的小丫頭們玩過這種木珠,其實是山裡的一種野生果莢,採摘回來以後,果實是圓潤的,軟的,可以用削尖的竹籤將這些果實串起來,放在陽光下曬乾。果實乾透之後會成又硬又圓,表面光潔又漂亮紋理的珠子。
  說白了,這樣的東西不難得,但要花心思弄得這樣好看,那就是真的很有心。
  寧玉成莫名就對這罐醬菜生出些許好感,心想這醬菜娘子對罐子都這麼講究,想必在醬菜上就更用心了?他喚來書僮,讓速去取些白粥來。
  很快,書僮就端了白粥過來。寧玉成讓書僮從陶罐裡挾了些醬菜放在小碟子裡,盯著醬菜看了一會兒。
  醬菜與醃菜還不一樣,醃菜是用鹽漬的,放進罎子裡可存放很長一段時間的。而醬菜相對新鮮,是經過簡單烹飪後用各種香料佐料醃上一兩天即可食用的。也不能存放太久,兩三天內必須要吃完,否則就壞了。
  而這一罐醃菜看起來黑乎乎的,寧玉成仔細辨認,認出是切成厚圓片的胡瓜。看著其貌不揚的樣子,可長嫂卻對這讚不絕口。真的很好吃嗎?寧玉成持懷疑態度。想著反正他也吃不出味道,於是也就不抱希望,端起粥碗先慢悠悠地吃了一口粥。
  他能吃出白粥的口感,綿軟爛糯,但也僅此而已。他根本就吃不出米粥的甘甜,至於醬菜嘛……他猶豫了一會兒,挾了一筷子送入口中。
  寧玉成愣住。
  奇怪又陌生的鹹鮮濃香味道在口腔裡瀰漫開來,還帶著微微的酸和辣,他不自覺咬上一口……那脆蘿蔔在牙齒間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每咬一口,都有味道濃冽的醬汁於齒間爆漿,這味道酸脆辣爽,竟是他多年不曾有過的味覺感受,
  一時間,寧玉成呆住了。
  他自幼體弱多病,幾乎是泡在藥罐子裡長大的。十三四歲那年,他感染一場風寒,纏綿病榻許久,最後病好了,卻因為被灌下太多又苦又腥的藥汁而失去味覺,至今已經有五年。
  這些年來,哪怕他沒有味覺,吃不出滋味,但也只能為了生存而吃。旁人每每稱讚這好吃,那好吃,對他來說全都味同嚼蠟。
  寧玉成不自禁地又嚼了幾下醬菜,這才依依不捨地吞咽下去。這是他在這五年來,頭一回能品出飯菜滋味。再喝上一口燉得正軟的白粥……那甘醇淡香的米粥中和了醬菜的鹹,實在讓人感到心滿意足,
  寧玉成慢吞吞地吃完了面前的一整碗粥和一小碟醬菜,覺得心滿意足。讓書僮收拾碗筷,他心情激動,抱著那罐子醬菜走到一旁去,小心翼翼地放在多寶閣上。
  然後他左看看,右看看,忍不住揭開陶蓋,拈出一塊醬胡瓜吃了,細細品味著個中滋味。又因為空口吃,略顯得有些鹹,他便又輕啜了一口清茶。
  天,他居然也嚐出了清茶的香幽與微苦,
  這到底是什麼神仙醬菜,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