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前夫丟不開
【6.2折】前夫丟不開

別人的商業聯姻不談情不說愛, 江晴希的商業聯姻是熱情如火,誰教秦晏是她的天菜, 光他那禁慾的冷冽皮相,寬肩窄臀,教她哪能不心動。 誰知一個巴掌拍不響,面對秦晏焐不熱的心, 江晴希丟下離婚協議書,帶著女兒回娘家。 秦晏沒想過離婚,但被離了二年,得知前妻又去相親了, 不知是不是醋罈子被打翻,寡情的他竟不淡定了。 她想找男人,反正他還單身,復婚也不是不可以, 過去的他很怕她黏人,可為了復婚,她想怎麼黏都可以, 畢竟這女人是他的枕邊人,他曾經睡得很習慣。 這麼急著想找男人再婚,秦晏懶得多說,直接把人拖上床, 色誘江晴希不難。畢竟她貪他的美色,索性讓她睡個夠, 床上的脅迫跟拐騙,肯定能把這女人追回來再當老婆。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青微
出版日期:
2022/4/2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十年後的二次拒婚
NT$118
銷量:6
老公上任三把火
NT$118
銷量:6
紈褲敗給下堂妻
NT$118
銷量:4
不放過純情的她
NT$118
銷量:12
前男友在撩她
NT$118
銷量:20
抵死不婚的代價
NT$118
銷量:14
被騙走的初夜
NT$118
銷量:30
前夫丟不開
NT$118
銷量:23
睡後協議
NT$118
銷量:32
前妻怎麼哄回來
NT$118
銷量:25
睡了世子還想逃
NT$118
銷量:14
總裁,離婚協議書來了
NT$118
銷量:29
賣身婚債
NT$118
銷量:16
與前夫再婚的路上
NT$118
銷量:25
每天都被死對頭撩上床
NT$118
銷量:33
逼她同居後
NT$118
銷量:51
賣了初夜
NT$118
銷量:43
夫寵之妻令如山
NT$118
銷量:36
降妻為妾
NT$118
銷量:47
第一夜這麼難
NT$118
銷量:38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302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73
夜劫
NT$118
銷量:264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258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43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36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32
【經典收藏】皇商家的嬌妾
NT$100
銷量:213
囚妻
NT$118
銷量:216

他的眼底,滿載了柔情,讓她只想沉溺其中;
她的心裡,溢滿了愛意,沉淪其中有何不可?


別人的商業聯姻不談情不說愛, 江晴希的商業聯姻是熱情如火,
誰教秦晏是她的天菜, 光他那禁慾的冷冽皮相,寬肩窄臀,教她哪能不心動。
誰知一個巴掌拍不響,面對秦晏焐不熱的心, 江晴希丟下離婚協議書,
帶著女兒回娘家。 秦晏沒想過離婚,但被離了二年,得知前妻又去相親了,
不知是不是醋罈子被打翻,寡情的他竟不淡定了。 她想找男人,反正他還單身,
復婚也不是不可以, 過去的他很怕她黏人,可為了復婚,她想怎麼黏都可以,
畢竟這女人是他的枕邊人,他曾經睡得很習慣。 這麼急著想找男人再婚,
秦晏懶得多說,直接把人拖上床, 色誘江晴希不難。畢竟她貪他的美色,
索性讓她睡個夠, 床上的脅迫跟拐騙,肯定能把這女人追回來再當老婆。


按我前往線上閱讀《前夫丟不開》全文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前路突然插入一輛車,傅小吉趕緊刹車。
  他反應雖快,也儘量保持平穩,可還是把兒童座椅上的秦淼淼晃醒了。
  小女孩有個奇怪的習慣,上車就睡,還睡得香甜,她被驚醒後也沒害怕,伸手揉揉眼睛頭髮,捂著小嘴打個哈欠,「小吉叔叔,到家了嗎?」
  秦淼淼睡意朦朧聲音嬌軟,屬於小女孩的奶音讓人憐愛,傅小吉二十出頭,還沒結婚,卻在給秦淼淼當司機的過程中生出很多長輩的寵愛,他看著眉眼精緻漂亮的小女孩,語氣很是溫柔,「還沒有,很快了。」
  「小吉叔叔辛苦了。」
  收到小傢伙的感謝,傅小吉憨厚笑著,他從來沒見過比秦淼淼還要可愛的女娃娃,完美繼承了父母的美貌就算了,還懂事,嘴巴又甜,讓人沒辦法不喜歡,每次聽到她的謝謝,傅小吉都忍不住遐想自己什麼時候能有這麼可愛的女兒。
  「不辛苦。」看著軟萌的小傢伙,傅小吉笑得虎牙都露出來,看車流平穩,趕緊收回心思,專心開車。
  秦淼淼完全不知道傅小吉想了什麼,她眨眨眼,靠在兒童座椅上看窗外景色,外面是各種各樣的車,有趣,也沒意思,她看了一會就厭了,還不如家裡好玩,有山有水,早晨還有鳥兒唱歌。
  秦淼淼現在的住處是一處半山腰的別墅,能在那處購置房產的無不是家境優越的人家,別墅裡住著江晴希一家人,而她是江晴希唯一的女兒。
  秦淼淼原本是不住在別墅的,小吉叔叔說,在她很小很小,甚至沒記憶的時候,她是住在爸爸秦晏的房子裡,可自從媽媽和爸爸離婚,她就跟著媽媽搬到了半山腰別墅。
  在別墅裡,秦淼淼非常快樂,那裡有疼愛自己的外公外婆,還有高大有力的舅舅,雖然他們都要工作,可媽媽的工作比較特殊,不需要出去,她們可以經常去山上玩,也可以去山下逛,無論去哪裡,都有的吃有得玩,非常快樂,別墅還時不時有媽媽的朋友拜訪,尤其是王曦阿姨,也會陪著她玩。
  她是家裡唯一的孩子,雖然姓秦,卻是江家所有人的寶貝,即便是不能一直住在一起的爺爺奶奶,也每天想念她和她通話,秦淼淼覺得自己好幸福。
  她從來不缺愛,哪怕是爸爸、媽媽離婚,也沒影響長成一個快樂的女孩。尤其是新年時候,她會成為江秦兩家最忙碌的人,平常每週只需要陪爸爸一次,可每每新年,秦淼淼就會成為被搶奪的寶貝,作為兩邊唯一的小輩,誰不希望在新年時刻家裡有個小可愛活躍氣氛呢。
  當初兒子和江晴希離婚,秦家父母就很難受,如果新年還不能看到唯一的孫女,他們過年都覺得無趣,所以每次新年秦淼淼都要來回折騰,陪著媽媽,再被傅小吉送到秦家,兩邊收禮物收到手軟。
  現在就是她在爺爺家裡玩了幾天,要被送回江晴希身邊。
  自從離婚,江晴希一直沒有再去秦家,她會在拜年時候打去電話,卻沒有陪著女兒上門,這其中沒有什麼嫌隙,只是不想添麻煩,電話拜年是禮數,她不會抗拒,可畢竟已經離婚,往來還是要少些。
  傅小吉也很仔細,可以放心。
  傅小吉是秦晏給女兒安排的司機,就連車子都是挑選安全性最高的,兩個人雖然離婚了,可他們商量好了共同擁有撫養權,只是考慮女兒需要媽媽更多,江晴希工作也比較特殊更方便陪伴,才更多住在別墅。
  可秦晏也沒忘記女兒,無論他工作多麼忙碌,每週的見面從來不曾錯過,就連傅小吉也不只是司機,當初選擇這個青年,他用了很多心思,不只是看中他過硬的車技,就連長相都選擇了一番。
  傅小吉身手好,卻長著一張娃娃臉,他性格熱情,還很討喜,面試的第一天還不知道薪水多少,就對秦淼淼熱情得不行,後來秦晏許以市價幾倍的薪水,傅小吉更加用心,日常幫著照顧秦淼淼,隨時和秦晏保持聯絡。
  對秦晏的安排,江晴希原本是拒絕的,她自己會開車,不需要司機,可秦晏堅持,傅小吉必須留在江晴希身邊做事,保證女兒的安全。
  秦晏雖然是自己的前夫,可對女兒的心的確沒的說,想到他竟然也會這麼關心一個人,江晴希沒好氣的答應了,後來習慣,也對傅小吉很滿意。
 
  ◎             ◎             ◎
 
  前面紅燈亮起,傅小吉轉頭看秦淼淼,「淼淼別睡了,很快就到家。」
  秦淼淼睜大眼睛,努力克制睡意,她眼睛一轉,「可是好睏,小吉叔叔,你覺得上次吃過的糖果好吃嗎?」
  小傢伙實在是很聰明,明明想吃,卻古靈精怪地不說,只用那雙濕漉漉的大眼睛瞧著自己,傅小吉無數次被她俘獲,咧嘴笑著,他壓低了聲音,「秦先生說過不可以吃太多糖果,不過,這次可以給妳一顆。」
  秦淼淼配合地壓低聲音,「小吉叔叔我們小聲點,不會被爸爸知道的。」
  「好。」傅小吉笑得開懷,從隱藏的地方拿了一顆包裝精美的糖果遞給她,這是他偷偷準備的,就等著哄秦淼淼開心。
  看到那顆糖果,秦淼淼眼睛倏然亮了。
  就在她伸長了手要拿,再次表達感謝的時候,旁邊突然伸出一隻手攔截了她的糖果。
  看女兒從歡喜到失落,睜開眼眸的秦晏拿著糖果,挾在指尖擺弄著,漫不經心看向秦淼淼,「今天已經吃了很多甜食,還要吃糖果?」
  他態度無時無刻不透著正經,哪怕交流的對象是自己還不到三歲的女兒,也沒有溫和很多。秦晏穿著慣常的手工西裝,他習慣古樸的經典款式,不喜歡過分花哨,只有襯衫上的鑽石袖釦若隱若現,添了幾分精緻,男人修長的手指擺弄著那顆糖果,看著女兒,「怎麼不說話?」
  早猜到秦晏只是假寐,根本沒睡著,只是沒想到他會阻攔,傅小吉暗自咋舌,還有點心虛,趕緊乖乖開車,還不忘給秦淼淼祈禱。
  不同於傅小吉的緊張,秦淼淼完全不害怕,只是沮喪,她不開心的是沒吃到糖果,不怕爸爸。
  哪怕別人眼中的秦晏是嚴肅冷酷的,對上眼神都覺得緊張,大概是血脈的關係,秦淼淼完全沒感覺。
  所以小傢伙藏起了眼底對糖果的渴望,噘著小嘴抱怨,「爸爸你討厭,為什麼偷聽我們說話。」
  還用偷聽嗎,就算他不是假寐是真的睡著,也要被吵醒了。
  看出女兒的不甘,秦晏唇角微揚,他手腕一轉,徑直把糖果放在了秦淼淼拿不到的位置,「沒收了。」
  「爸爸……」
  「今天不可以吃了。」
  再次被拒絕,知道自己祈求也沒用,秦淼淼不再撒嬌,她雖然是小孩子,可不傻,她知道自己的撒嬌對誰是有用的,只要露出一點委屈,外公和爺爺什麼都能給她,可只有爸爸這裡是行不通的。
  想到這些,秦淼淼吝嗇地收回笑容,看著秦晏哼了一聲,「我不吃了。」
  秦晏嘴角微動,沒有哄她。
  吃不到糖果的小女孩有點委屈,為了表達自己的不滿,秦淼淼還撂下一句話,「我以後再也不要幫你講話了,什麼秘密都不告訴你。」
  秦晏是嚴肅的人,可面對女兒天真的抱怨,眼底忍不住露出愉悅,「哦,妳原本有什麼秘密想告訴我?」
  當然是一個很重要的秘密,她忍了好一會了。
  秦淼淼想說,可想到那顆糖果,又閉上小嘴,「不告訴你。」
  秦晏沒當真,不覺得女兒知道什麼了不得的事情,他已經聽過太多女兒讓他哭笑不得的小秘密,於是不怎麼認真的追問:「真的不說?」
  「我才不告訴你。」秦淼淼很有骨氣地扭頭看外面,可等了幾秒鐘沒聽到爸爸的追問,她頗為糾結地轉過頭來。
  秦淼淼看著又要閉目休息的秦晏,小嘴張張合合,更加委屈,她雖然不知道這種感覺叫憋悶,可很彆扭。
  傅小吉從來沒見過秦先生這麼惡劣的爸爸,怎麼忍心欺負這麼可愛的女兒,看秦淼淼想說又憋屈的樣子,他心疼地遞上臺階,「淼淼知道什麼秘密,小吉叔叔好想知道呀。」
  聽到傅小吉問,秦淼淼眼睛一亮,她被憋壞了。
  她很認真地看了秦晏幾秒,最終放棄看向傅小吉,小傢伙壓低聲音,「小吉叔叔,我只告訴你自己哦。」
  「好呀,小吉叔叔好想知道這個秘密。」
  聽著兩個人的一來一往,秦晏失笑,他當初選擇傅小吉就是覺得他耐心,還很有童心,又長了一張討喜的娃娃臉,挑選時候覺得女兒會喜歡這種孩子王,果然。
  沒注意到爸爸也在等待著自己的秘密,秦淼淼神神秘秘開口,「小吉叔叔,我媽媽今天去見男朋友了。」
 
  ◎             ◎             ◎
 
  秦淼淼語出驚人。
  「什麼?」傅小吉車子差點衝出去。
  這一次,秦晏都睜開了眼。
  秦淼淼接收到兩個人的目光,很是得意,可小孩子天真活潑,壓根沒感受到那句話說出後,車裡凝滯的氣氛。
  秦晏臉色有些古怪,卻沒有開口。
  傅小吉身為男人,聽到這件事很同情自己的雇主,哪怕是前妻,恐怕也沒有哪個男人聽到這個消息會開心,何況,在傅小吉看來,秦晏對江晴希和女兒根本沒放下,不然工作忙得吃飯都不準時,為什麼每週陪女兒他一次都沒落下。
  不只是同情,也有點心虛,雖然秦晏給的薪水是司機,可誰都明白自己還有別的職責,秦晏工作忙沒時間照顧前妻和女兒,把他送過來,可他作為司機半點異樣沒察覺,如果還一問三不知,更加失職。
  所以傅小吉愧疚下,都不敢多看秦晏幾眼,他急迫地想表明態度,怕秦晏不爽,想從小女孩口中多套一下話。
  趁著車流緩慢,傅小吉更加謹慎,笑著看秦淼淼,「淼淼,妳剛才說媽媽見男朋友了,妳知道什麼是男朋友嗎?」
  秦淼淼小大人一樣認真,「當然知道。」鄰居小哥哥吵著鬧著要做她男朋友,媽媽每次聽到都笑得停不下來。
  「妳真的知道?」
  「我知道的。」
  「小孩子不可以亂講哦,我每天給妳媽媽開車,怎麼沒聽她有男朋友呀。」
  「今天才有的。」秦淼淼想證明自己的清白,嘀咕說道:「是媽媽和我電話聊天,王曦阿姨講了我聽到的,她們在外面吃飯呀。」
  完蛋,看來是真的,傅小吉更加同情秦晏。
  秦淼淼感覺到了被懷疑,很認真看向秦晏,「爸爸,你不信我嗎?」
  她沒得到回應,不甘心,「你們為什麼不信,爸爸,媽媽有男朋友你不高興嗎?」
  秦晏沒有開口,傅小吉卻倒吸一口冷氣。
  小孩子的天真有時候也讓人頭疼,太過童言無忌,簡直就是扎心。傅小吉看著面無表情的秦晏,很是無奈,哪怕秦先生事業有成,長相優越,俊朗又能幹,是別人眼中的成功人士,比起別的放浪形骸的富二代,就連秉性都過分潔身自好,可哪怕他這麼成功,也逃不過這種世俗的尷尬。
  秦晏終於開口,「沒有。」
  他眉頭微皺,又問了一句,「淼淼很高興?」
  聽爸爸這麼問,秦淼淼臉上少見的露出一絲煩惱。
  她不知道自己該不該高興,因為別人的爸爸媽媽都會住在一起,陪著家裡的小孩,可自己的爸媽不是這樣,媽媽毫不避諱對她解釋了離婚是什麼。
  離婚是爸爸媽媽在一起不開心,選擇分開,如果是這樣,自己應該是難過的,可爸爸媽媽的表現太坦然,承認了分開,卻也說了會一樣愛她。加上爸爸工作忙本來就不常在家,她已經習慣,又不曾缺愛,所以對兩個人的離婚反應不激烈。
  至於男朋友……
  秦淼淼一派天真地看著秦晏,「爸爸,淼淼有男朋友,媽媽不可以有男朋友嗎?」
  聽到女兒純真的問題,冷靜如秦晏表情也裂開了。
  他一言難盡看著女兒,真不知道她奇妙的腦回路遺傳了誰,江晴希雖然也經常奇思妙想,可人還是理智的,他們的女兒似乎過分天真活潑,像個沒煩惱的小天使,每天傻樂,能把人哄得心花怒放,也能一臉無辜惹得人哭笑不得。
  傅小吉忍不住想笑,他從來沒見秦晏這麼頭疼過,雇主無論什麼時候都是理智的,不像是俗人有喜怒哀樂,只有面對秦淼淼和江晴希,才會偶爾露出無可奈何。
  聽到他的親生女兒這麼說,秦先生恐怕都不知道該關心哪個,是前妻交了男友還是女兒有男友。
  恐怕都不算什麼好消息。
 
  ◎             ◎             ◎
 
  傅小吉很想幫秦晏多打探一點消息,可秦淼淼也只聽到這麼多,說不出來別的,直到把她送進別墅,再也沒問出什麼。
  別墅裡江晴希不在,有阿姨照顧秦淼淼,傅小吉還得開車送秦晏。
  回去的路上他蠢蠢欲動,一直想說些什麼安慰一下秦先生,可男人冷靜自持,並沒有露出任何端倪。
  看秦晏沒有交流的慾望,傅小吉也只能打消念頭。
  車子平穩行駛在路上,秦晏翻看著手機,剛才有記者傳來上次的採訪文稿,審看無誤後對方才敢傳出去,可吸引秦晏的不是採訪,雜誌社不敢亂添別的內容,他隨手轉發給了秘書,讓他盯著。
  真正讓秦晏出神的是女記者發來的一段話,曖昧,熱情,全部是對他離婚後私生活的關心。看著奇怪的內容,他不由得想起那天見到的女記者,她形象不錯,可並沒有給秦晏留下太多印象,他甚至沒記住對方的臉,只記得對方撩動頭髮給他的暗示,主動索要自己的私人號碼。
  秦晏當時沒拒絕,可現在看著女記者傳來的幾則簡訊,他毫不猶豫封鎖了對方。
  他知道女記者的目的,但毫無興趣,如果不是公司和雜誌社有過幾次合作宣傳,甚至不會給她留下自己私人號碼,希望這次她能明白,不要繼續做無用功。
  遮罩了對方,秦晏把採訪後續交給秘書處理,放下了手機。
  男人神色冷淡望著窗外,一言不發。
  對女人倒追自己這件事,他早已習慣,他的家族是營造業,學建築的秦晏是家族的核心人物,作為建築師,一次次幫家族爭取了幾項大建設。
  在別人眼中,無論是家世還是秦晏個人都很強大,這樣的男人,自然很多女人看上,就算他不主動,女人也會倒追。
  可秦晏對女色並不沉迷,他不喜歡亂情,對男歡女愛也不過分熱衷,所以離婚兩年多,秦晏從未想過再婚,沒有過這個念頭。
  思考這件事,都是浪費時間。
  秦晏一直這麼覺得,可想到剛才女兒說的話,他難得思考起這件事。
  在有過一次失敗的婚姻後,自己還要嘗試嗎,還有,江晴希要再婚嗎?
  秦晏當然知道江晴希不會永遠單身,當初兩人離婚就是她受不了自己的無趣。
  在別人眼中,許多人覺得江晴希是無憂無慮的樂天派,對什麼都不介懷,大概只有身邊人才清楚,江晴希是外軟內硬,看著漫不經心好掌握,其實倔得很,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都是不服輸的性子。
  這種性格的江晴希,本身就光耀吸引人,怎麼可能永遠一個人,秦晏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快,還有點莫名的不悅……說不出是因為江晴稀有了男朋友,還是她讓女兒發現了這件事。
  秦晏想說服自己是後者,可女兒的態度讓他沒辦法這麼想,淼淼並不怎麼介意,反倒是他心裡不痛快。
  意識到這件事,秦晏臉色涼了幾分,他承認自己對江晴希還有占有慾,這與愛情無關,只因她是自己費心了解的唯一女人,又有了淼淼,有了這層牽絆,他對江晴希就不可能完全不在意。
  哪怕已經離婚兩年多……
  想到江晴希現在不在別墅,可能去見了那位男朋友,秦晏臉色更沉,「停車。」
  傅小吉一直在觀察秦晏的反應,聞聲立刻停車,「秦先生,怎麼了?」
  「車子留下,你先回去。」
  傅小吉遲疑著,沒多問,「好。」
  下了車在路邊等著計程車,傅小吉看秦晏駕車離開,忍不住嘆口氣,秦先生這是去見誰,這麼急迫,江晴希嗎?
  他一直期盼自己的兩位雇主重婚,可這件事還有希望嗎?
 
  ◎             ◎             ◎
 
  對傅小吉的擔憂,江晴希完全不了解,她剛送走相親對象,現在只顧著應付好閨蜜,沒心思想別的。
  「晴希,妳實話告訴我,對我朋友這麼冷淡是不是因為秦晏?」
  「和他有什麼關係。」
  「如果沒關係,妳為什麼這麼冷淡?」
  「因為我們不來電。」想到剛才離開的男人,江晴希半點心動都沒有,拒絕的坦然。
  「只是不來電嗎,我看妳是想和秦晏重婚。」
  江晴希咖啡差點噴出來,她一臉無語,「怎麼可能,我拒絕妳朋友真的和秦晏毫無關係,我們都離婚很久了。」
  「離婚時間是比較久,可你們都沒有開始新的戀愛,難保不會舊情復燃。」王曦總覺得這兩個人還有故事,不提別的,只是看秦淼淼的存在,就不可能完全斷開關係。
  「復燃,那也要有舊情吧。」江晴希既無語,又覺得好笑,「我如果對他有別的心思,怎麼會來見妳朋友。」
  「這是我強烈要求的,而且妳剛才表現得完全沒感覺。」
  江晴希無辜地眨眼,「的確沒感覺呀。」
  「感覺是可以培養的,才見一次,怎麼知道不來電。」王曦對自己的朋友還是滿意的,他之前雖然玩世不恭,但上次聚會見了江晴希,一見鍾情,大有非她不可的架勢,逼著自己介紹。
  「肯定是因為秦晏,比起妳前夫,趙益確實差了一點,可他真的很喜歡妳。妳家是醫生世家,他又是名校畢業前途無量的醫生,多相配,妳不要去和秦晏比好不好。」
  「我說了,和秦晏沒關係。」早知道王曦的固執,江晴稀有點頭疼,不知道用什麼辦法說服閨蜜,以後不需要給自己找男人,她雖然離了婚,可一個人帶著秦淼淼也很快活,身邊多的是幫忙的人,壓根不需要男人。
  「如果真沒關係,妳和他試試好不好?」
  江晴希毫不猶豫,「不要,麻煩。」
  「喂,我要被妳氣死了。」王曦長長嘆氣,「真不知道妳和秦晏當初怎麼回事,那麼快就結了婚,難道是那傢伙有什麼過人之處?」
  王曦說著,她笑容漸漸壞起來……為了不讓閨蜜想歪,江晴希趕緊打斷王曦的胡思亂想,「他什麼優點都沒有,是我眼瞎。」
  為什麼和秦晏結婚,其中的緣故不只是引起好友的猜測,多的是人胡思亂想,也有許多傳聞,比如一見鍾情或者暗中生情,中間盡數是曲折情路,甚至還有人說一夜情。
  對這些猜測,江晴希感覺到很無語,她都懶得解釋,自己和秦晏結婚的理由到底是什麼。
  非常簡單,四個字就能形容,見色起意。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