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前男友在撩她
【6.2折】前男友在撩她

人家都說女追男,跳上床就能追上了, 杜時妤追謝亦辭時,就是往他床上爬, 跟謝亦辭床單滾了一夜後,當上正牌女朋友。 只是,她對他的喜歡,多到沒想過分手, 一心想跟他結婚生子,結果才發現,他的未來根本沒有她的位置。 杜時妤提分手, 被分手的謝亦辭也不挽留,床上床下好聚好散。 三年後,杜時妤走了霉運, 來了一個頂頭上司叫謝亦辭, 一個被她分手的前男友,她想跟他二清,老死不相往來, 卻不小心被拐上床。睡過還要她負責? 笑話,她不過就睡了他一夜,負什麼責? 可以,那換他睡回來, 什麼?七次?這男人竟敢說她一夜睡了他七次? 好,七次就七次,她還怕他嗎?沒想到她才睡一次就怕了, 還委屈的哭著求饒, 她本以為跟這男人就是床伴, 誰知謝亦辭不但要睡她,還壞心的想睡一輩子!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金晶
出版日期:
2022/5/2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老公不色怎麼當
NT$118
銷量:13
色一點才是老公
NT$118
銷量:15
夫債難逃
NT$118
銷量:11
十年後的二次拒婚
NT$118
銷量:15
老公上任三把火
NT$118
銷量:20
紈褲敗給下堂妻
NT$118
銷量:9
不放過純情的她
NT$118
銷量:14
前男友在撩她
NT$118
銷量:32
抵死不婚的代價
NT$118
銷量:18
被騙走的初夜
NT$118
銷量:32
前夫丟不開
NT$118
銷量:29
睡後協議
NT$118
銷量:38
前妻怎麼哄回來
NT$118
銷量:31
睡了世子還想逃
NT$118
銷量:18
總裁,離婚協議書來了
NT$118
銷量:35
賣身婚債
NT$118
銷量:18
與前夫再婚的路上
NT$118
銷量:27
每天都被死對頭撩上床
NT$118
銷量:37
逼她同居後
NT$118
銷量:53
賣了初夜
NT$118
銷量:45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9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89
銷量:302
一百零一夜
NT$89
銷量:273
夜劫
NT$89
銷量:264
一夜換一婚
NT$89
銷量:258
半夜哄妻
NT$89
銷量:243
【經典推薦】十年一夜
NT$79
銷量:238
離婚有點難
NT$89
銷量:232
皇商家的嬌妾
NT$89
銷量:213
囚妻
NT$89
銷量:216

小姐難馴,他挑挑眉,壓上床辦了一勞永逸;
先生難纏,她跺跺腳,被吃乾抹淨在劫難逃!


人家都說女追男,跳上床就能追上了, 杜時妤追謝亦辭時,就是往他床上爬,
跟謝亦辭床單滾了一夜後,當上正牌女朋友。 只是,她對他的喜歡,多到沒想過分手,
一心想跟他結婚生子,結果才發現,他的未來根本沒有她的位置。 杜時妤提分手,
被分手的謝亦辭也不挽留,床上床下好聚好散。 三年後,杜時妤走了霉運,
來了一個頂頭上司叫謝亦辭, 一個被她分手的前男友,她想跟他二清,老死不相往來,
卻不小心被拐上床。睡過還要她負責? 笑話,她不過就睡了他一夜,負什麼責?
可以,那換他睡回來, 什麼?七次?這男人竟敢說她一夜睡了他七次?
好,七次就七次,她還怕他嗎?沒想到她才睡一次就怕了, 還委屈的哭著求饒,
她本以為跟這男人就是床伴, 誰知謝亦辭不但要睡她,還壞心的想睡一輩子!


按我前往線上閱讀《前男友在撩她》全文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杜時妤接到電話的時候,外面正好下雨,她剛離開學校的圖書館,正打算坐捷運回家。
  站在屋簷下,她手裡拿著傘,一手拿著手機,「喂?」
  「杜時妤,妳在哪裡?」
  杜時妤低頭,再看了看號碼,確實是她男朋友謝亦辭的電話號碼,但聲音不是,「你是……」
  「我是成峰。」
  她想到了,成峰和謝亦辭是好朋友,他們關係很好,「成峰,你好,你怎麼拿著阿辭的電話……」
  「阿辭喝醉了,妳能不能過來接他?他嘴裡一直唸著妳。」
  她最近要交作業,忙於畫設計圖,一直待在圖書館查資料,有三四天沒有和謝亦辭見面了,只有晚上有時間和他打電話聊天。
  聽成峰這麼說,她不好意思了,臉頰微紅,其實她也有些想謝亦辭了。
  「嗯,好,我現在過去,麻煩你傳地址給我。」
  「好。」
  之後杜時就妤按照成峰給的地址坐計程車到了地方,是一家夜店。
  她交往七個月的男朋友,喜歡在夜店玩,這件事她很早就知道,但也不能以偏概全地認為,在夜店玩的男女就人品不好。起碼他沒有不好,和她交往的時候,沒有做對不起她的事情,沒有出軌,在夜店玩也有分寸,她知道,他只是和朋友們到夜店喝酒,也許沒有女朋友的時候,可能會泡妹妹,可有女朋友的時候,他也只是單純地欣賞美女。就和她看到帥哥,她也會欣賞一樣。
  司機先生一邊找零錢給她,一邊好心地提醒,「不早了,妳一個女生在外面要注意安全。」
  主要是杜時妤長得太乖巧了,讓人想不到她一個乖乖女怎麼會跑到夜店玩。
  她笑著說,接過了零錢,「好,謝謝你。」
  從計程車裡剛下來,她在夜店門口看到了謝亦辭,旁邊站著成峰,兩人正在抽菸,看到她過來,謝亦辭先熄了菸。
  「小妤。」他像是一隻流落街頭的大狗狗般,一看到她來,就壓了過去。
  在成峰看來,好友這太做作了,有女朋友了不起啊,秀恩愛?呵呵。
  杜時妤聞到一股酒菸混合的味道,這樣類似的味道大多數男人身上都會有,可他們身上的味道泛著苦味,可他不一樣,有一股清爽的味道,她問他,「喝酒了?」
  「嗯,頭疼。」
  成峰看不下去,不就喝了一杯嗎?以前眼睛都不眨,能喝幾瓶的人,現在裝出這麼柔弱的樣子,看得他的眼睛要瞎了,擺擺手,「交給妳了,我回去了。」
  看他們親親密密的樣子,他就不當電燈泡了。
  「麻煩你了。」杜時妤客氣地說。
  謝亦辭一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在外人眼中,好像半個身子都壓在她身上,其實他並沒有,只是貼著她。
  她伸手摟過他的腰,素手搭在他的腰上,隔著薄薄的短袖,她感受到他炙熱的體溫,「我送你回去。」
  他眼微瞇,低啞地笑著,側頭貼著她的額頭,「嗯。」
 
  ◎             ◎             ◎
 
  他們坐計程車回謝亦辭的家,到了他家樓下之後,她對他說:「我去給你買解酒藥。」
  「不用,上去吧。」他說。
  她看了看他,也不知道他有沒有喝多。他的酒量很好,不管喝多少都能面不改色,但是如果真的喝多了,他一回家就會睡,第二天起來會頭疼,她才擔心要不要先去買解酒藥給他吃,免得他第二天起來頭疼。
  「今天喝了多少?」她小聲地問。
  「不知道。」他隨口說。
  「肚子餓嗎?」她問。
  「不餓。」說著,他的下顎抵在她的髮上,輕輕地嗅了嗅她的髮,很香,淡淡的味道。
  她因他的靠近緋紅著小臉,本來就貼在他腰上的小手不由地緊了緊,連帶地,掌心和他的肌膚隔著衣物更加的緊密,看著電梯的數字一個一個地跳動著,心也跟著不由地跳著。
  他們交往七個月了,她有時候還是會因為他的親暱而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就和當初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一模一樣。
  謝亦辭是金融系的風雲人物,她學的是珠寶設計,他和她沒什麼交集,在沒認識他之前,她早就聽說過他的大名,出生豪門,模樣英俊,學業出色,又會讀書,又會玩,如鎂光燈般吸引旁人的目光。和他名氣一樣大的,還有他的花名。出了名的會玩的貴公子,夜店咖,交往過的女朋友從明星小模到女學生都有。
  聽人說過,對乖乖女而言,這種壞男生的吸引力很大。但不是的,準確來說,不是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是因為他,是另一個她。他對她的吸引,正是對方有著她自己所沒有的那一份自由和瀟灑不羈,才這麼抓她的心,她表面聽話懂事,但實際上她不是這樣的人,她是一個內心追求自由的人。
  用物以類聚來形容,更適合他們。當然,也沒有那麼深奧,簡單來說,她也會被他的臉,他的身體吸引,她是學畫畫的,她有一雙重色的眼睛。
  一開始,她就是被他的外貌吸引了,單單一個吸菸的姿勢就讓她覺得他很帥,然後漸漸關注他,知道他是誰,什麼人,他的八卦等等。
  她是一個很木訥的女生,就算長得清麗,可她對不喜歡的男生的搭訕從來是無動於衷,她以為,她的戀人是畫畫。
  後來才明白,以前不動心,是因為讓她動心的那個人沒有出現。
  她默默地關注他的一切,聽到他和女朋友分手了,她做出了生平最大膽的決定,向他告白,其實沒有抱有太大的希望,也沒想過他會答應,但,他答應了。
  之後想起來,她也覺得很神奇。
  電梯到了,門打開,他們親密地相擁著走出去,嬌小的她幾乎被他的身影完全罩住,她包裡有他家的備份鑰匙,她拿出來打開,剛拉開門,一抹濕潤含住她的耳朵,她呀的一聲,「阿辭!」
  嬌滴滴的,喊得謝亦辭呼吸又沉了些,「嗯。」
  他的唇含著她的耳垂,一路往前,吻過她香噴噴的臉頰,牙齒輕咬了一下粉嘟嘟的肉,留下色情又濕潤的痕跡,他往前傾,順著她的臉頰尋到她粉嫩的唇,張嘴吻住。
  「別……」話還沒說完,他的舌尖鑽入她的唇裡,將她沒說完的話全部吞了進去,她發出輕輕的嬌哼,小手貼在他的胸膛。
  他一手摟著她的腰,一手打開門,兩人抱在一起蹣跚地走了進去,身後的門啪的一下被關上,大手往下探,摸進她的裙子,感受到不一樣的厚度,他一愣,「今天不方便?」
  「嗯。」她被吻得臉紅紅的。
  他將臉埋在她的脖頸上,咬了咬的她的脖子,癢癢的,逗得她笑了出來,「你都喝醉了,不要想做壞事。」
  「我喝醉了?妳確定?」他笑著貼著她,下身頂在她的小腹上,「男人喝醉了,可是硬不起來的,知道嗎?」
  「小說裡不是都酒後亂性……」
  「那是一半酒精,一半意亂情迷,要是真的醉了,妳想我硬,我也沒辦法,寶貝。」
  「我才沒有想。」她紅著臉說,感覺到小腹上灼熱的硬物,小聲地抱怨,「下半身動物,接個吻就硬了?」
  「誰說我只是和妳接個吻就硬了?」他啄了一下她的唇,「妳摸我腰的時候,妳自己心裡沒數嗎?」
  她一頭霧水,臉頰緋紅,一雙水眸覆著一層春水,顯然不懂他的意思。
  他低笑,「妳在夜店外面勾引我,用妳的小手摟著我的腰,在我腰上摸來摸去……」
  「我才沒有!」她哪有他說的這麼色,只是順手扶他一下。
  他的手指撫上她的耳,捏了捏可愛的耳垂,「男人的腰,不要隨便碰。」
  她瞪他,才不聽他的胡說八道,推開他,「我給你煮點吃的,你快去洗澡。」
  「妳放心讓我一個人洗澡?」他挑眉。
  「你又沒醉。」
  他是喝了酒,但確實還沒到醉的地步,讓她來接他,純粹是打著壞主意,把她拐回家。但也不僅僅是為了上床,也是因為好幾天沒見到她了。每回他喝酒,她總是會貼心照顧他,他發現他對此上癮了。
  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謝亦辭聳聳肩,伸手往她的臀上拍了一下,「我記住了啊。」
  被拍的地方似火般燒了起來,她莫名其妙,「記住什麼?」
  「下次我喝醉了,妳給我洗澡。」他笑得不懷好意。
  她整張臉紅通通,再也不想和他聊這十八禁話題了,快步去廚房給他煮些吃的。
  謝亦辭心滿意足地看她被自己逗得說不出話的樣子,往浴室裡走去。
 
  ◎             ◎             ◎
 
  等他洗好澡出來,就看到她將一頭烏黑如墨的長髮扎起來,身上穿著圍裙,站在廚房裡,認真地給他煮粥。
  杜時妤做的是青菜蛋花粥,在粥滾起來時,倒入蛋液,用勺子輕輕地將蛋液攪拌成蛋花,微涼的身體從身後貼了上來,她轉頭一看,「你怎麼不穿衣服?」
  他洗了一個冷水澡,下身穿著一條寬鬆的黑色睡褲就出來了,「熱啊。」
  她不知道他為什麼熱,屋子裡有冷氣,怎麼會熱呢,「你趕緊把衣服穿起來,別凍到了。」
  「不冷。」他兩手貼在她的小腹前,下顎抵在她的頭頂,呼出的氣息灼熱地拂過她光潔的額頭。
  「好吧,粥快好了。」
  「小妤,粥裡不放肉嗎?」他是肉食主義者。
  「你今天喝酒了,還是吃清淡點。」她說。
  「不要。」
  他正繼續要說什麼,她側著腦袋看了他一眼,「乖啦。」
  就這麼平平淡淡的眼神,也不是勾引人的意味,又讓他剛才那個冷水澡白洗了,他懊惱地低頭咬了她的耳朵一口。
  「你幹嘛?」
  「哼。」
  她偷偷瞪了他一眼,沒把他這一句哼放在心上,沾了酒,這個人就特別的稚氣,她才不跟他計較。
  等粥好了,她盛了一碗給他,他接過來,「妳吃過了嗎?」
  「沒有,我今天一直在查資料,畫設計圖,中午只吃了一個麵包。」她說著也給自己盛了一碗粥。
  他伸手掐了一下她的臉頰,「以後不准這樣。」
  「知道了。」
  兩人坐在沙發上吃,吃完之後,杜時妤快速地洗乾淨,看了看時間,已經十點半了,她擦乾手,走出廚房,謝亦辭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我回去了。」
  他朝她伸手,她走過去,偎進他的懷裡,他輕輕說:「今晚留下。」
  「不了。」她搖搖頭。
  「為什麼?」他反問。
  「今天不行。」
  他被她這副嬌羞的樣子逗笑了,故意嚇她,「下面不行,上面……」
  「謝亦辭!」她小臉整張紅了,深怕他真的這麼想,小手捂著嘴,「我不要!」口什麼的,太羞恥了。
  他哈哈大笑,「笨蛋。」
  「你才是笨蛋。」
  「太晚了,今天留下睡,不做。」雖然他很想,但他也不可能是一隻隨時發情的禽獸。
  她很吃驚,他低頭親了親她的小嘴,「想抱著妳睡覺。」
  他的話令她的心甜滋滋的,和他交往之後,他們還真的沒有蓋棉被純聊天的時候。
  「妳這幾天冷落我了,知道嗎?」他的鼻尖蹭了蹭她的。
  她心頭癢癢的,「我在忙嘛。」
  「那是不是該陪我睡覺?」
  「嗯。」她笑了。
  想到什麼,仗著今天他動不了她,她膽大地往他的胸膛上拍了一下,「還不去床上等我。」
  他壞壞地挑高了眉,環著她腰的大掌撓了一下她的腰,惡劣地說:「也不是沒有辦法,做愛有很多方式……」
  「啊,我去洗澡了!」惹不起惹不起,嚇得她趕緊跑了。
 
  ◎             ◎             ◎
 
  等杜時妤從浴室出來,謝亦辭已經躺在床上了,他手裡拿著一本書在看。
  很多人都覺得謝亦辭是一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人,所謂的好成績可能都是靠作弊出來的,或者是請了人專門補習出來的。但實際上,謝亦辭除了前女朋友多了些,也沒有別人想的花心,起碼她知道,他和他前女分手的原因,是前女友劈腿了。
  他只是沒有空窗期,給人營造了一種他身邊的女人源源不斷的錯覺。
  他很自律,一個星期一定會跑步三四次,每天都會讀書,平時課業很繁忙的話,也不會跑出去玩,除非是沒事或者壓力大了,會跑去夜店喝喝酒。
  她坐在床邊,「最近是不是很忙?」
  「嗯。」他點頭,「手裡有一個企劃案,有點棘手。」
  謝亦辭大三的時候便開始進入謝氏,而現在他們又臨近畢業,事情確實很多,他將書放在一旁,坐起來,被子往下滑落,露出他腹部的曲線,柔和的燈光灑在他身上,彷彿是鍍了一層撩人的色澤。
  現在這個光影和氣氛,實在太好了。她被這副男色迷得眼睛都要轉不開了,直到聽到他低啞的笑聲,她回過神來,眼睛一閃一閃的,如燦爛發光的星星,「阿辭。」
  「嗯。」
  「你讓我畫一張,好不好?」
  她大學裡學的是珠寶設計,她從小學畫畫的,實際上,她看過不少裸體,男女生理結構她都非常清楚,也接觸過不少身材很好的裸模,毫不誇張地說,她根本不會被人類的肉體迷成這樣,除了謝亦辭。
  他的身材本來就得天獨厚,穿衣顯瘦,脫衣有肉,什麼事都和他做過了,可有時候還是會心跳加速。
  「小色鬼!」
  「可不可以?」她紅著臉問。
  他笑得意味深長,「我不作虧本生意。」
  「嗯?」
  「妳能給我什麼?」
  「我是你女朋友誒。」她不敢置信地看他。
  「我也是妳男朋友。」
  「那你還要……」
  「可我從來沒有提出過過分的要求,例如拍床照。」他沒有拍床照的愛好,這是一種極度危險的玩法,當然,他也從來沒有給誰做過裸模。
  杜時妤早就眼饞他許久,但是平時她如果流露出這樣的想法,他會直接拒絕,今天好像有點不太一樣。
  望著他幽幽的眼神,她意識到,他今天沒喝醉,但也多少被酒精麻醉了神經,她垂下眼,長長的羽睫一顫一顫的,「你想要什麼?」
  這實在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她捨不得放過。想畫他,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以前的他,在她的畫紙上是有衣服的,今天她突發奇想,好想她畫紙上的他赤裸裸的。她已經很久沒有正經地畫一個人了,特別想畫他,除了他,其他人,她壓根也不想畫。這大概就是人的貪婪,以前沒談戀愛,她偷偷地畫畫他,現在談戀愛了,她又想畫他的裸體。
  以前他有女朋友的時候,她覺得暗戀也很好,可等他分手了,她又毛遂自薦地表白。
  她真的對他,越來越貪了。
  「這要看妳想畫到什麼程度了。」他聲音透露著一絲危險。
  可杜時妤現在已經開始亢奮了,並未注意到,她紅著小臉,「都、都可以畫嗎?」
  他但笑不語,將身下的被子掀開,修長的腿露了出來,薄薄的內褲包裹著一團隆起,溫聲反問:「女朋友想畫到什麼程度?」
  「我……」她覺得自己的臉都要燒起來了,「想全部脫掉,可以嗎?」
  「可以呀。」他漫不經心地說:「僅僅是畫,我要妳的小嘴,裸上半身,我要和妳玩cosplay,全裸,我指定一個做愛的地點……」
  「謝亦辭!」她惱羞成怒,他根本耍人。
  在她戀戀不捨的目光下,他優雅地用被子掩回春色,「妳接受不了,我也沒辦法。」
  她氣鼓鼓的,他還不如和以前一樣直接拒絕她,他說的那幾點,她瘋了才答應。
  見他眼裡露出星星點點的笑意,她還有什麼不知道的,他根本是在欺負她,她重重地撲上去,對著他的鎖骨咬了一口,頭頂上方響起一聲悶哼。
  緊接著,一隻大掌就掐著她的臀肉,色情地揉了一把,「妳小心點,我要是獸性大發……」
  「晚安!」她怕了,趕緊往旁邊一翻,將被子往臉上一蓋,一副已然入睡的樣子。
  謝亦辭俯首,對著她的唇吻了吻,「晚安,寶貝。」
  臨睡前,他還不忘挑逗她一番,她緊閉著眼,沒應他。他笑著伸手將她摟到懷裡,臉埋在她的頸子上,深吸了一口氣,閉上眼,因工作和學業而頭疼的腦袋也不由地鬆了些。杜時妤,不愧是他的人形抱枕,又香又軟。
 
  ◎             ◎             ◎
 
  杜時妤終於趕在這個月底,交出了一份教授滿意的設計圖。湊巧謝亦辭晚上也沒事,他們說好一起吃飯,她買了菜到他家的時候,經過他家樓下的花店,買了滿天星和薰衣草。
  謝亦辭還沒回來,她先把花瓶裡的花換掉,這花是前次她過來給他買的。儘管他一個大男人不懂情趣,可她還是覺得,鮮花能讓人愉悅。
  換好了花,她去廚房處理食材,處理好後,已經五點。謝亦辭說是六點左右能回來,她便開始整理他的屋子,又去把曬好的衣服收進來,她按照衣服的顏色,由淺到深掛好。
  她走出房間就聽到開門聲,她歪著腦袋,看到謝亦辭走進來,驚訝地說:「今天這麼早?」
  「妳不是說做好吃的犒勞我嗎?」他在玄關處換了鞋子。
  「我一個大美女,還比不上吃的吸引你嗎?」她笑著和他開玩笑。
  他走過去,盯著她的笑靨半晌,低下頭湊到她的耳邊,「我硬了。」
  說不過他,她轉身跑了,動作如一隻小兔子般敏捷。
  他看她落荒而逃的背影,俊臉上揚起一抹笑,扯開領帶,先去浴室洗澡。
  洗完澡,他走出來,腰間只圍了一條浴巾,打開衣櫃,看到排列得整整齊齊的衣服,笑意更深了。他覺得,他有時候真的是離不開杜時妤。
  他有很多怪癖,在一般人眼中,這叫雞蛋裡挑骨頭。
  他衣櫃的衣服需要按照他的要求整理,他以前請的居家服務人員總是弄錯,後來他乾脆自己整理,等他和杜時妤在一起之後,這事被她接過去,她從來沒有弄錯過。
  他不吃葡萄,脫下來的鞋子必須要擺放整齊,絕對不能在床上吃喝,借用他的書不能有折痕,坐他的車子不能吃一些奇怪味道的食物……這些,她都知道,他並未主動告知她這些,但她都注意到了,甚至都順著他的習慣。
  找了一套休閒服穿上,他走出去,已經聞到了一股香味,她在做菜了。
  他有自知之明,但他不會改,也不會讓別人順著他,所以他和女人交往,從來不會帶女人到家裡來。
  杜時妤是第一個到他家的女人,那是一個意外,他那天感冒發燒,她在電話那頭聽出他的異樣,直接到了他家樓下,他燒的腦子有些糊塗了,也不知道當時怎麼想的,打開了門讓她進來。當時,他家裡沒有女性拖鞋。就算他有女性血親,母親和妹妹,但她們知道他的怪癖,巴不得不來他這裡,免得還要被他煩。最後,她光著腳走進來照顧他。
  而現在,他看著她腳上可愛的兔子拖鞋,這雙拖鞋是他給她買的,在發現她融入他的世界那麼的順其自然的時候。
  「小妤。」
  「怎麼了?」
  「我餓了。」
  「還要再等等。」她說。
  「可是餓的等不了了。」他貼進她,低頭,薄唇含住她白嫩如珍珠的耳垂,舌尖輕舔著,留下一片濕濡。
  雪白的肌膚暈開了一層層的緋紅,她又羞又惱地說:「你這樣都等不住嗎?大概還要二十分鐘,總要等飯煮熟呀。」這個人好討厭啊,總是這樣挑逗她。
  沙啞的嗓音在她的耳邊迴響,「確實忍不住……」想一口吞了她。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