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總裁的撒野嬌氣包
【6.2折】總裁的撒野嬌氣包

眾人眼中的嬌嬌女陶梨,不但長相好,豪門大小姐, 可惜跟男朋友分手時,她是被甩的那一個。 氣不過的她冷哼,不過就是找男人嘛,相親還不容易嗎? 就這樣,誤打誤撞,她成了總裁夫人, 她的老公叫靳沉, 沉穩內斂,顏值一流,賺錢能力一流, 豪門家世更是一流, 雖然大她八歲, 不過能縱容她的愛撒嬌,大八歲沒事。 可誰能告訴她,婚後老公天天要,拖上床做起來沒完沒了, 每次都大半夜還不讓她睡,天天腰痠腿疼哪都不好, 這樣的老公該不該晾一晾他?不然,這男人上床前的話, 上了床,根本不算話,每次都想把她往死裡折騰。 結婚前,靳沉唯一的條件是不避孕,陶梨卻沒想過, 她這位總裁夫人不過就是個生子工具,靳沉不愛她, 沒有愛還上什麼床,懷什麼孕,她要離婚!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金晶
出版日期:
2020/11/24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宅女老婆不好追
NT$118
銷量:22
床債不許賴
NT$118
銷量:24
灌醉鐵匠睡成夫
NT$118
銷量:10
妻奴
NT$118
銷量:16
家有孕妻
NT$118
銷量:56
老婆,要復婚嗎
NT$118
銷量:48
酒兒姑娘不和離
NT$118
銷量:18
被浪蕩總裁逼婚
NT$118
銷量:53
鹹魚老婆要離婚
NT$118
銷量:49
敗家千金摳門夫
NT$118
銷量:16
奈何總裁不想生
NT$118
銷量:51
上了初夜的當
NT$118
銷量:48
可惜了初夜
NT$118
銷量:120
不擇手段占有妳
NT$118
銷量:67
拐夫三天三夜
NT$118
銷量:42
總裁的撒野嬌氣包
NT$118
銷量:73
床債婚還
NT$88
銷量:81
將軍,夫人帶小金庫跑了
NT$88
銷量:72
風流總裁夜夜愛
NT$88
銷量:63
奉子成婚才不要
NT$88
銷量:43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7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61
夜劫
NT$88
銷量:245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8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21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20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場作戲,男人撩撥女人勾引,玩玩罷了,
情有獨鍾,男人耍賴女人嬌氣,跟斗栽了!


眾人眼中的嬌嬌女陶梨,不但長相好,豪門大小姐,
可惜跟男朋友分手時,她是被甩的那一個。
氣不過的她冷哼,不過就是找男人嘛,相親還不容易嗎?
就這樣,誤打誤撞,她成了總裁夫人,
她的老公叫靳沉, 沉穩內斂,顏值一流,賺錢能力一流,
豪門家世更是一流, 雖然大她八歲,
不過能縱容她的愛撒嬌,大八歲沒事。
可誰能告訴她,婚後老公天天要,拖上床做起來沒完沒了,
每次都大半夜還不讓她睡,天天腰痠腿疼哪都不好,
這樣的老公該不該晾一晾他?不然,這男人上床前的話,
上了床,根本不算話,每次都想把她往死裡折騰。
結婚前,靳沉唯一的條件是不避孕,陶梨卻沒想過,
她這位總裁夫人不過就是個生子工具,靳沉不愛她,
沒有愛還上什麼床,懷什麼孕,她要離婚!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清晨的陽光灑進來,陶梨翻了一個身,床的另一邊已經空了,她坐了起來,將睡亂的頭髮隨意地撩了撩,掀開被子,身上只穿著一件白色蕾絲睡裙,裡面不著寸縷。
  她光著腳踩在柔軟的白色羊毛地毯上,慢慢地做了一個伸腰的動作,打著呵欠進了浴室。過了一會,她走出來,直接走進衣帽間換衣服。
  鏡子裡是一具完美的胴體,但可惜的是雪白無瑕的肌膚上有著青紫色的痕跡,鎖骨上更有著明顯被人啜吻出來的吻痕,咬得很深,一個晚上還不見消退。
  她挑了一套深藍色的內衣穿上,穿好之後,她轉頭挑了一件黑色的棉麻連身裙,外面套了一件短款牛仔上衣,拿了一個黑色的髮圈將頭髮紮了起來。
  她肌膚雪白,只擦了防曬霜和淡淡的粉色口紅,整個人看起來就很漂亮了,她滿意地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踩著歡快的步伐下樓。
  到了一樓,餐桌主位背對著她坐著一個男人,男人即使坐著也是腰背挺直,在科技發達的現在,他還喜歡看報紙,而不是看手機。她走過去,小手搭在他的椅背上,彎下腰,聞到一股沐浴後的清爽味道。
  哦,他不僅起得早,還做了運動,洗了澡。
  要不是知道他們昨晚做愛做到了十二點多,她真的懷疑,他就是那種早睡早起的老人,但明明他睡得也很晚,怎麼起得來呢。
  她湊近他耳廓,嬌嬌地喊了一聲,「老公,早安。」
  甜甜的,彷彿蜂蜜一般,他卻波瀾不興,鎮定自若地繼續看報紙,輕點了一下頭,「早安。」
  她摟住他的脖子,「你怎麼起來不喊我?」
  「星期六,妳起這麼早幹什麼?」他反問,何況她昨天睡得這麼晚,按照她平時的習慣,她一定會睡到中午才起來。
  「今天不是要回去吃飯嗎?」她無辜地眨著眼,「我想去做做頭髮,美容啊什麼的。」
  靳沉很上道,一聽她的話,就接過話茬,「等一會給妳卡,想買什麼就買。」
  哎呀,她就喜歡他這麼懂事的樣子,她笑瞇瞇地在他的臉頰上親了一口,終於不再軟弱無骨似地攀附著他,輕盈地坐在了他旁邊的位置上,傭人立刻將她的早餐送上來,又安靜地離開。
  靳沉喜歡吃中式早餐,陶梨喜歡吃西式早餐,她吃了一口煎蛋,慢慢地說:「老公。」
  「喊我名字。」他放下報紙,喝了一口咖啡。
  她嘿嘿地笑,「你不是喜歡我喊你老公嗎?」而且喊一次,他在床上特別的興奮。
  他淡定如菊地看著她,「什麼事?」
  「我忘記我擦了口紅,你這裡……」她在自己的臉上點了點,示意他位置,「沾上我的口紅了。」本來正正經經的人,被她的口紅一沾,有了幾分放蕩的味道,雖然同樣帥,但是她知道,他很注重他的形象。
  靳沉知道她調皮,他比她大八歲,她大學一畢業就嫁給了他,從小被家人寵著,性格活潑,有些小嬌氣,他很包容地拿了紙巾擦了擦臉,「沒事。」
  他的脾氣總是很好,但除了在床上,他就跟狼一樣,嫁給他三個月了,但他一直很沉穩,她從來沒看到他慌亂的樣子。
  看著他慢條斯理地吃著早餐的樣子,她每回都有一種她竟然結婚了的奇妙感覺。
  陶梨其實沒想過要這麼早結婚的,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得從五個月前說起。
  當時她還有一個交往了兩年的男朋友季哲,畢業沒多久,他找了一份工作開始賺錢養家了,他忽然發現他養不起她。
  陶梨家境優渥,又是家裡唯一的女生,被人從小疼到大,她要什麼就有什麼,她從來沒有煩惱過,不僅有錢,還長得漂亮,追她的男生不在少數,但她選擇了在別人眼中是個窮小子的季哲。
  為什麼?因為季哲很聽話,對她百依百順。
  她想要喝需要排隊才買得到的奶茶,季哲就給她去買,她想要翹課,他會陪著她翹課,她想做什麼,他都陪著她。
  但是,他突然提了分手,理由是他賺得還不夠她花。
  兩個人家世懸殊,在一起沒好結果。當時季哲一臉的愧疚和懊惱,彷彿分手都是因為他太沒用了。
  她天真地信了,也任性地表示這有什麼關係呢,錢,她最不缺了。
  但令她沒想到的是季哲下了狠心要跟她分手,還搬了家,她被嚇死了,以為他出什麼事了。最後還是她的好朋友告訴她,季哲交了新女朋友,他們分手沒幾天,他就有了新女朋友。
  她又不是個傻子,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季哲腳踏兩條船。最讓她覺得噁心的是,季哲還告訴他們共同的朋友,他們分手是因為她脾氣太壞了,沒事就愛發作。
  當初說她很有個性的人,反過來挑剔她脾氣不好了?
  他甚至大放厥詞,就她這個性格,肯定不會有人想娶她,就是真的有人要娶她,那些男人不是禿頭就是啤酒肚。
  什麼鬼!
  渣男!
  季哲還常常跟別人說他新女朋友有多溫柔,她有多過分,讓他排隊買奶茶給她喝,大半夜的想吃什麼就喊他去買,他工作累死了沒人心疼還得伺候她這個小祖宗。談戀愛的時候有多甜言蜜語,一副為她累死累活都可以,結果一轉身就嫌棄她麻煩了?
  氣到爆炸了,她想要找他算帳,但實在太丟臉了,分手?不,是她甩了他。
  於是,她答應了父母給她安排的相親,一口氣相親了好幾個,最後找到了她現在的先生,靳沉。
 
  ◎             ◎             ◎
 
  其實,她真的是沒打算這麼早結婚的,畢竟她才剛畢業,人生才剛開始,一下子就結婚了,一下子就成了人家的太太,什麼都很快,但她一點也不後悔。
  靳沉大方,她想買什麼,他都掏錢,她想吃什麼好吃的,不用排隊,他一個電話就有專人送食物過來。
  這大概就是有錢人跟有錢人結婚的好處吧,誰也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對,不是嗎?
  她一點也不嬌氣,一點也不任性,是她前男友沒能力。
  靳沉是不少人眼中的好先生,脾氣好,工作狂是工作狂,可他給的薪酬也高,讓人覺得再辛苦也值得,她去他公司的時候,那些工作人員看他的眼神都是敬佩的,這個男人絕對很有手腕。
  但這樣的一個好先生,她卻知道他心裡一直有一個遺憾。
  他想做爸爸,想要一個孩子。
  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就開門見山地告訴她,他的家庭很不和睦,他很想有自己的小家庭和諧美滿。
  她當時揣著報復心思,沒心思花前月下,僱了私家偵探將靳沉調查了好幾遍,沒有不良嗜好,私生活也沒問題,長得好看,工作能力好,能養的起她,她大手大腳也無所謂,他們兩家又是門當戶對,真的是沒有拒絕的理由,他完全符合她當時想要的老公形象,英俊多金,豪門繼承人,足以將她那個噁心的前男友狠狠地踩在了地上。
  要小孩?沒問題,反正結婚了早晚要生,早點生了她還能趁著年輕早點恢復身材,對於生小孩這件事,她完全沒有問題,反正到時候忙不過來,她直接請保母就好了,家裡也有傭人幫忙,她想,生孩子養孩子應該沒太大問題。
  靳沉唯一的想法就是早點生孩子,她可以接受,所以他們以最快的速度結婚了。
  聽說季哲還在外面說她的壞話,結果被人一句話給堵得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人家陶梨嫁的老公又帥又有錢,不知道甩了你多少條街。
  她,爽了。
  沒錯,她現在可是人生勝利組。
  她心情愉悅地吃完了早餐,就看到靳沉也吃得差不多了,他放下筷子正要站起來,她問了一句,「今天還要上班?」
  「嗯。」他點點頭。
  靳沉平時週末也會上班,他確實是工作狂,但她也不覺得不對,畢竟家大業大,不好好工作,難道喝西北風嗎?換句話說,他這麼努力工作也是讓她享受好生活,她喜歡他認真工作的樣子。
  「那我好了去找你,我們一起去你家吃晚餐。」今天晚上他們要一起去靳家老宅和一大堆人吃晚餐,說好聽點叫溝通維護感情,說難聽點就是應付各路牛鬼蛇神,家族大了,事情就多。
  這一點,陶家和靳家是不同的。靳家有很多是非,而且人口多,亂的很,陶家就簡單多了,陶梨有一個哥哥和嫂子,兩人對她都很好,她一個女人也不用繼承事業,她爸媽也早就給了她公司的股份,以後拿公司的紅利就能過得很好了。
  她沒嫁給靳沉之前就知道靳家內部複雜,但無所謂,她也不是什麼小綿羊。她只是平時不喜歡動腦子,也不喜歡跟人勾心鬥角,但不表示她不會,她是不屑。
  靳沉是靳家名正言順的繼承人,是已經去世的靳母唯一的孩子,靳父也沒有再娶,但沒再娶不代表靳父是一個潔身自好的人,靳沉的哥哥姐姐可不少,他們都是私生子女,靳沉這個婚生子反而是年紀最小的一個,想一想,陶梨還真的是對這個公公不喜歡。
  這就相當於還沒結婚之前,靳父就有女人並且還生了好幾個孩子了。
  一對比靳父,她覺得靳沉簡直是出淤泥而不染,一定是她已經過世的婆婆教得好。
  靳沉點點頭,「嗯。」同時將一張無限額的卡遞給她,「不用替我省錢。」
  神仙好老公!她兩眼發光拿過來,站起來,殷勤地拿起椅背上的西裝外套給他披,他配合地穿上,「再吃點,妳吃太少了。」
  「我都飽了。」她嬌嗔地說。
  「太瘦了。」他摟了一下她的腰,聲音輕飄飄的,「我都不敢太用力。」
  他還想多用力!
  她瞪他一眼,「你娶頭豬吧。」說完,她推開他,繼續坐下,喝了一口黑咖啡。
  他對她笑笑,摸了摸她的額頭,「胖點好看。」
  「哪裡好看?」她翻了一個白眼,現在可不流行胖,要是胖,拍照上鏡都比別人醜。
  「我喜歡。」
  她都不知道他喜歡胖一點的女人。
  「等明天我們一起去做一個身體檢查。」他說。
  「不是結婚前做過嗎?」她不喜歡地皺眉。
  「妳說過,生孩子這件事妳會配合我的。」他盯著她。
  她心裡嘆氣,好吧,這話是她說過的,他們決定結婚的時候就一起做了身體檢查,他也不瞞著她,直接將想法跟她說了一遍,就是怕他們兩人身體有問題,不能生小孩。
  至今過去三個月,他又提出要做檢查,她心裡明白他的意思,低聲道:「你也不要心急,哪有這麼快。」
  見她並沒有對生小孩這事有抵觸,他神色微鬆,「嗯,我知道,我不該給妳壓力。」
  「總會有的嘛。」他們的身體檢查報告都沒有問題,遲早會有的,他真的是太操心了。
  他頷首,拿了東西就出門了,她喝完了黑咖啡,休息了一會,看看時間不早了,該出發去做美容了。
 
  ◎             ◎             ◎
 
  靳沉到了公司,鄭秘書報告了公事之後,開始報告私事,內容全部圍繞著靳家人。
  「靳力的老婆懷孕三個月,流掉了,是被小三給氣掉的,一氣之下,他老婆又推了小三一把,小三意外流產,似乎之前並不知道懷孕。」鄭秘書說著這些事,都忍不住為這些狗血搖搖頭,這些靳家人真的是太不可靠了。
  如果以後是這些人進入公司,那麼不用想,都知道公司撐不了多久,他們這些做事的人也大概很快要失業了,幸好現在引領著他們的是總裁。
  但想到靳老先生寫的遺囑,鄭秘書又頭痛不已,實在不知道靳老先生打算要做什麼。
  靳老先生年紀越大就越愛折騰,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突然說要抱孫子,大概是年輕的時候他做了太多壞事,騙了不少女人的感情,遭了報應,居然沒有孫子,孫女也只有兩個,要知道他可是有不少私生子、私生女的,卻只有兩個孫女,這怎麼也不合理。
  誰能讓靳老先生先抱到孫子,這靳家的產業百分之八十都給那個人。
  在這一條遺囑出來之前,他們總裁可是名正言順的繼承人,現在卻來了這麼一手,到底要幹什麼?鄭秘書因為在總裁身邊待得久,能接觸到這一類的消息,但實際上,這消息外部都沒什麼人知道。
  靳沉也沒有跟陶梨說過,但他直言不諱要一個小孩,而且要盡快。
  他不是善心的人,外表看著人畜無害,可真的人畜無害,他也不可能坐穩這個位置了。他和父親關係不好,平時也不管父親怎麼樣,父親要談戀愛,要生兒子,他都不管,可這一回,他的利益受損了。
  他勞心勞力地讓公司蒸蒸日上,最後要便宜別人?這簡直是笑話,絕無可能的事情。
  所以,他要盡快結婚,盡快生小孩,但是,他也是有自己的原則,對方要和他門當戶對,關鍵時候不要拖後腿,最好能助力他,長相學歷都不能太差,這麼一來,範圍就縮小了,而陶梨,一開始並不在他的名單上。
  原因很簡單,那時候她有男朋友。
  但沒想到,她分手了,於是她單身了。
  跟陶梨見了一面,他不得不承認她長得很漂亮,是一個吸引人的尤物,這一點在後來的床上,他深刻認識到了她的小妖精。
  但相對的,她被家人保護得好,也比較天真,沒有太多的野心,只想快快樂樂地當一個富太太,這一點很符合他的要求,他不用一個女強人跟他旗鼓相當,他要的是一個不惹麻煩的老婆,而陶梨除了愛花錢,愛撒嬌,偶爾喜歡給他出些小難題之外,大體上,她並不麻煩。
  她,在他能控制的範圍之內。
  聽了鄭秘書說的事,靳沉冷冷地扯了扯唇,「靳力希望落空了。」血緣關係上,靳力是靳沉的大哥,但因為靳力是私生子,他一概不稱其大哥,都是直呼名字。
  鄭秘書臉色難看地說:「最近又搭上了一個小明星,打的火熱。」
  「讓他老婆和情人都該知道這件事,矇在鼓裡可不行。」靳沉說。
  「是。」鄭秘書點點頭。
  「其他人那裡繼續看著,出去吧。」他說。
  鄭秘書領命離開了,出去帶上了門,辦公室裡一片安靜。靳沉手指輕輕地在桌上輕敲了一下,沉靜地看著面前的文件,思緒卻跑偏了。
  娶陶梨是計劃中的事情,只是他意想不到的是,他會對她的身體這麼著迷。
  明明生小孩是任務,是迫於眉稍的任務,可有時候他公私不分,在情慾中沉淪,甚至連小孩這件事,他都沒有那麼在意了。
  陶梨,真是一個妖精,吸陽氣的那種妖精。
 
  ◎             ◎             ◎
 
  五點鐘,靳沉接到了陶梨的電話,「靳沉,你公事處理好了嗎?」
  「差不多了,怎麼了?」
  「我還要二十分鐘才好,我就不過去你那裡了,一來一去的太麻煩了,你公司去老宅方向順路,你出來接我。」她嬌嬌地說。
  他平靜地看完文件最後一個字,拿著筆在上下方簽了個名,「嗯,我去接妳。」絲毫不提明明是她先說來他公司一起出發的事情。
  她又嗲嗲地說:「我想吃你公司附近的那家店的甜甜圈,草莓口味的,你知道的,你家規矩多,要六點半才能吃,我會餓的。」
  他眉頭都沒有皺一下,拿起最後一份文件,應了一聲,「我知道了。」
  「老公,你真好,那我掛了,等你哦。」她撒嬌地說。
  他應了一聲,掛了電話,按下內線,「鄭秘書,讓人去買太太喜歡吃的那一家甜甜圈,要草莓味的。」
  「是。」
  靳沉大概了一下時間,「買好了站在路邊,我大概十分鐘就下去。」
  「沒問題。」
  十分鐘之後,靳沉處理完公事,站起來,拿起外套穿上,直接坐電梯到了地下停車場,開車離開了公司,一個綠燈,轉彎,他停了下來,林助理正站在路邊,手裡拿著吩咐要買的甜甜圈,恭敬開口,「總裁。」
  靳沉放下車窗,接了過來,「謝謝。」
  林助理榮辱不驚,他們的總裁很禮貌的,一點也不像小說電視裡那種不可一世的霸道總裁,他們的總裁只在公事上霸道,其他的可是很有分寸的,「不客氣。」
  他頷首,關上車窗,繼續驅車往陶梨在的地方去,快到的時候,他拿起手機打了電話給她,「還有五分鐘。」
  「老公,我想上洗手間誒。」
  「沒事,等妳。」
  「啵!」她給了他一個飛吻。
  靳沉習慣了陶梨的各種事,不算是大事,甚至也連小事也算不上,她就是各種折騰,一會這個,一會那個,但她也有她的優點,她從來不遲到,對於習慣精控時間的靳沉而言,這一點就掩蓋了她所有的缺點。
  他將車子停下來,坐在車裡,一手滑開手機看新聞。
  不久,咚咚!他抬頭就看到陶梨站在外面笑,繞過車頭,坐在了她的副駕駛上,他將她的甜甜圈遞過去,她接過來沒有立刻吃,反而看向他,「我好看嗎?」
  他配合地看了她一眼,比起早上在家裡的狀態,她現在頭髮做過了,臉上畫著淡淡近乎素顏的精緻妝容,指甲做了一款接近肌膚的粉色,乍一看,好像很普通,但細看,每一個細節都很精緻。
  作為他靳沉的太太,她沒有戴那種誇張的首飾,只戴了一條心形吊墜的項鏈,那種百貨裡可以買但卻是當季限量版的T家最新款項鏈。而她的手上就戴了鑽戒,身上穿的和早上也不一樣,裡面是絲綢製的黑色連身裙,沒有任何點綴,外面穿著一件純白色的羊毛開襟衫,腳上一雙棕色短靴,看起來簡單,也不會讓她太成熟。
  「好看。」他讚賞地說,她很清楚她自己的優勢,太年輕,壓不住那些花色老舊或者是異域風格的衣服,但她如果穿得太年輕太隨意,就沒有豪門太太的風範,這樣剛剛好。
  得到他的讚美,她喜上眉稍,掰了一小塊甜甜圈,往他的嘴裡一塞,「有眼光。」
  靳沉並不是很喜歡吃甜的,皺著臉吃了下去,眼看她還要遞一塊過來,立刻說:「不用,我不愛吃。」
  「哦。」她乖乖地自己吃著甜甜圈,和他不同,她喜歡吃甜的。
  奇怪的是,他們有些習慣真的完全不一樣,例如飲食習慣不同,可他們從來不會為了這種小事吵架抱怨,反正各吃各的就好。
  越是和靳沉接觸,她越是喜歡靳沉對待她的方式,他是有話就說的人,雖然不會甜言蜜語,可會告訴她,不是把心思藏起來讓別人猜。
  她吃完了甜甜圈,補了口紅,看向開車的他,他開車的樣子很專注,也很帥氣。
  到了老宅,他停好車,帶著她一起走進去,就發現有不少人已經到了,一位中老年人坐在正位,看到他們來,給了一個笑容,「你們來了。」
  這就是娶陶梨的好處之一,如果一個家世一般的老婆,可不會得到靳父的另眼相看。
  「爸。」陶梨喊了一聲。
  「爸,路上有點塞車,來的遲了。」靳沉說。
  陶梨腦子轉的很快,接過話茬,「我們五點就出發了,可太塞了。」他們來的時間剛剛好,可這樣說顯得他們重視家宴。
  她的尾音帶著一絲委屈,靳沉分心地看了她一眼。
  剛剛還在靳父面前挑撥離間的幾個人,咳了咳,紛紛轉移了話題,靳父含笑地說:「沒關係,遲到一會有什麼關係。」
  陶梨趁人沒注意的時候,朝靳沉眨了眨眼,彷彿在邀功,看吧看吧,她能幹吧。
  靳沉眼裡閃過一抹笑,輕點了一下她的手背,最棒最棒,她最棒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