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總裁的徐秘書又跑了
【6.2折】總裁的徐秘書又跑了

豪門的媳婦不好當,徐柔汐只覺得豪門妻才不好當, 她不過懷兒子離家出走一次,懷女兒吵著離婚一次, 傅冠這位日理萬機大總裁卻防她像防賊似的, 不是怕她攜款逃跑,就是怕她又招蜂引蝶,再把他給休了。 徐柔汐從沒想過傅冠會背著她跟女人有曖昧的一天, 她以為結婚五年,顧家的傅冠就是個霸道,小心眼的男人, 看上了絕不放手,放在心上就要獨占,更別說她還是他的命, 難怪人家都說有錢男人就會作怪,傅冠的渣不過是晚了點。 誰知,第二次提離婚,這男人卻拿上床當籌碼,想離婚, 陪他睡;想看孩子,陪他睡,天天變花樣把她往死裡折騰, 這急色的餓相,哪像是外頭有情婦的男人? 再說離婚搶不到孩子,她還離什麼婚,索性矯情揚言, 不離婚可以,她的私房錢她要自己管,上不上床她說了算!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金晶
出版日期:
2020/09/24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床債婚還
NT$118
銷量:8
奉子成婚才不要
NT$118
銷量:4
將軍,夫人帶小金庫跑了
NT$118
銷量:8
風流總裁夜夜愛
NT$118
銷量:8
想了七年的初夜
NT$118
銷量:30
總裁,夫人要跟你離婚
NT$118
銷量:32
總裁被甩不認帳
NT$118
銷量:32
總裁的徐秘書又跑了
NT$118
銷量:28
拐個夫君生娃娃
NT$118
銷量:20
睡了總裁難脫身
NT$118
銷量:41
床夫求包養
NT$118
銷量:46
總裁讓徐秘書又有了
NT$118
銷量:55
與老婆的生子契約
NT$118
銷量:61
初夜不值得
NT$118
銷量:56
夜夜強寵
NT$118
銷量:49
跋扈總裁想啃妻
NT$118
銷量:63
萬金娘子火辣辣
NT$118
銷量:22
下床怎能不認帳
NT$118
銷量:79
狀元家的二嫁妻
NT$118
銷量:68
總裁追妻沒下限
NT$118
銷量:67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71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76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46
夜劫
NT$118
銷量:23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20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12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10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198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93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83

秘書老婆嬌滴滴,嫌他這嫌他那,就是不開口說愛;
總裁老公小心眼,這也管那也管,天天只想折騰她。


豪門的媳婦不好當,徐柔汐只覺得豪門妻才不好當,
她不過懷兒子離家出走一次,懷女兒吵著離婚一次,
傅冠這位日理萬機大總裁卻防她像防賊似的, 不是怕她攜款逃跑,
就是怕她又招蜂引蝶,再把他給休了。
徐柔汐從沒想過傅冠會背著她跟女人有曖昧的一天,
她以為結婚五年,顧家的傅冠就是個霸道,小心眼的男人,
看上了絕不放手,放在心上就要獨占,更別說她還是他的命,
難怪人家都說有錢男人就會作怪,傅冠的渣不過是晚了點。
誰知,第二次提離婚,這男人卻拿上床當籌碼,想離婚,
陪他睡;想看孩子,陪他睡,天天變花樣把她往死裡折騰,
這急色的餓相,哪像是外頭有情婦的男人?
再說離婚搶不到孩子,她還離什麼婚,索性矯情揚言,
不離婚可以,她的私房錢她要自己管,上不上床她說了算!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一大早,徐柔汐睡得迷迷糊糊,隱約間似乎聽到寶貝女兒在哭,緊接著枕邊人動了動,動作輕輕地下床了。
  她睜開眼看了一眼,忍不住睏意地又睡著了。
  二十分鐘後,她再次醒過來,坐在床上,呆呆地看著空了的床邊,她掀開被子下床。
  徐柔汐和傅冠的女兒叫傅盼,是一家人的寶貝。
  她沿著走廊到嬰兒房,林阿姨正好也端著蘋果泥走了過來,「太太醒了。」
  「嗯,傅冠在裡面?」
  林阿姨笑著點點頭,「剛才盼盼尿布濕了,哭了起來,我過去準備要換時,先生已經在替盼盼換了。」
  「嗯,他每天醒得早。」徐柔汐推開門,就看到傅冠坐在嬰兒床邊陪著一歲的傅盼,她走過去,「你走開。」說著,擠開傅冠,逗著女兒玩。
  「盼盼,是媽媽哦。」徐柔汐嬌美地笑著。
  傅冠輕哼了一聲,「懶媽媽。」
  徐柔汐今天這麼難爬起床,還不是因為昨晚某人太過分,摁著她做個不停,她現在腰都痠著呢,他還好意思嫌棄她懶,起不來,明明是他過分。
  她惡狠狠地瞪了傅冠一眼,林阿姨笑著說:「太太,我先給盼盼餵蘋果泥吧。」
  「我來。」徐柔汐看到可愛的傅盼,心裡就軟的不行,才懶得跟傅冠爭論,接過蘋果泥,餵著可愛的女兒,「盼盼乖,張嘴。」
  「麻麻!」傅盼笑得眼睛彎成了月亮。
  「盼盼真棒。」徐柔汐小口地餵著傅盼兒。
  林阿姨離開去做早餐了,昨天兒子傅辭去爺爺奶奶家睡覺,今天早上不在,徐柔汐可以多陪陪傅盼,身後忽然黏上了一具炙熱的身體,她頭也沒回,「幹嘛,今天我要餵傅盼,昨天是你,今天是我,公平。」
  「我沒有跟妳爭女兒。」傅冠聲音深沉地說。
  男人清晨的嗓音就像是迷霧小鎮,透著一股神秘和不對勁,她鎮定地餵著傅盼,「我才不會信你!你一個大男人這麼黏女兒不好,你走遠點。」
  「老婆,我明明是想黏著妳。」薄唇輕啟,含住她柔軟的耳肉,感覺到她身體輕顫了一下,他低笑,「老婆第一重要。」
  傅冠的甜言蜜語讓徐柔汐紅了臉,她以前也沒發現傅冠這麼愛說這種話,明明傅冠外表看起來就是很不好惹的人,結果他有時候哄人的時候,讓她都快相信了,哼,她才不會輕易相信。
  「你是不是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啊!」她差點沒有捏好湯匙,右邊的胸部被他的手給偷襲了,空蕩蕩的睡裙下,柔軟的肉糰子被他的大掌狠狠地捏了一下。
  「我有沒有做對不起妳的事,妳自己不知道嗎?看來是我昨晚對妳太好了。」他沙啞地在她的耳邊低語著。
  單純的傅盼兩眼閃閃地看著她的爸爸媽媽,張著嘴示意還要吃蘋果泥。
  徐柔汐咬著唇,忍著他邪惡的手掌在她的胸前不住地捏著,隔著薄薄的布料,乳尖被他的手指逗弄地挺翹了起來,她耳根子紅了,她的身體在生了兩個孩子之後恢復的很好,只是在那一方面就特別的敏感,幾乎是他一調情,她就有反應了。
  「傅冠,把你的手拿開。」她氣呼呼地說。
  「老婆,女兒要吃蘋果泥,妳別停下來,她快哭了。」他輕輕地提醒她。
  徐柔汐看看似眼睛含著水的女兒,有一種被女兒抓包她和傅冠在做壞事的羞窘,「盼盼乖,來,媽媽餵妳哦。」一邊將蘋果泥餵進像雛鳥般張著嘴的女兒嘴裡,一邊警告傅冠,「在女兒面前別這樣,你趕快放開我。」
  「她才一歲。」傅冠無語了,「而且我只是掐妳一下胸部。」
  徐柔汐臉紅到不行,什麼叫只是掐一下,管他掐幾下,他就是掐了她,他臉皮厚得讓她嘆為觀止。
  「嗯?」傅冠低頭,輕輕地將下顎抵在她的頭髮上,「有感覺了?」
  她捕捉到他聲音裡帶著的淺淺笑意,她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不是的,她沒有,她的身體和她的腦袋不是一家人,她的身體怎麼樣跟她腦袋怎麼想完全沒有關係!
  「老婆,妳怎麼這麼害羞。」說著,他輕彈了一下她的乳尖,聽到她發出細細的低低的倒抽聲。
  「傅冠!」
  「太太。」林阿姨忽然出現在門口,「妳要的培根三明治,培根用完了,我用鮭魚可以嗎?」
  林阿姨問完,才發現他們夫妻兩抱在一起,嬉笑地餵著女兒,窗外的陽光灑進來,將這副場景暈染得更加的溫馨了。
  「可以。」徐柔汐心跳都要停了,傅冠的手還抓著她的乳房,儘管是在林阿姨看不到的另一面,應該是在林阿姨視覺死角下,可她還是忍不住地怕被發現。
  「好。」林阿姨點頭回廚房了。
 
  ◎             ◎             ◎
 
  「傅冠,你快點把手拿開,你要不要臉!」徐柔汐真的是快要氣死了。
  她低估了傅冠的劣根性,晚上在床上纏著她媚著嗓子呻吟的人,天一亮就要他滾遠一點,他偏不想順了她的意,大掌順勢往下摸去,撩開裙襬,沒有摸到內褲,他對著她咬耳朵,「老婆,妳好騷,內褲都沒穿,嗯?」
  跟他做完她都快累死了,她根本不記得要穿內褲,而且還是他幫她清理的,他會不知道她有沒有穿,他就是故意說這種話讓她臉紅,「傅冠,你……啊!」
  他的手指突然就往她的花瓣上輕掐了一下,她身子一顫,手一抖,少許的蘋果泥掛在傅盼的唇角,傅盼天真地朝她笑著,她連忙抽了一張紙巾擦著女兒的唇角,一邊扭著腰,試圖將他作惡的手給夾斷。
  「濕了。」他笑得很得意。
  「傅冠,你瘋了,我在餵女兒蘋果泥!」
  「我看到了,妳餵妳的,我做我的。」
  「你要做什麼啦!」
  「妳不知道?」他吻了吻她遍佈粉雲的臉頰,「妳說我想做什麼?」
  「你一大早發什麼情,你再這樣,我要生氣了!」她壓低了聲音。
  「妳想我發情?」他貼著她,小腹貼著她纖細的腰身蠕動著,「也不是不可以。」
  搞的好像她很想他發情一樣,她閉了閉眼,側過頭,「傅冠,你信不信,我請你吃女兒的蘋果泥?」
  看著她威脅十足地拿著那一碗蘋果泥,他斟酌了一番,「老婆,如果妳請我吃蘋果泥,女兒可能三秒內就會哭給妳看。」
  徐柔汐真的是服了他,「林阿姨做了很多,我再去盛一碗。」
  他搖搖頭,依依不捨地離開她,站直了身體,大掌紳士地拉了拉她的裙擺,「妳真的是越來越凶了。」
  「還不是你越來越不要臉!」徐柔汐恨恨地說。
  「太要臉,怎麼來的女兒,嗯?」他朝她眨眼,曖昧十足。
  看著今年就要過三十四歲生日的傅冠,她不得不說,這個男人真的是上帝的寵兒,得天獨厚的身家和外貌,至今還沒成為身材走形的猥瑣大叔,甚至因為成熟穩重,更加地多了一種勾引人的意味,她手指癢癢的,伸手往他的臉頰上戳了一下。
  這副假紳士的樣子都不知道矇蔽了外面多少女人!
  她當初不也覺得他是一個很正經的工作狂嗎?但現實告訴她,他就是一個色胚。
  「我先去洗漱,餵好了女兒就趕緊過來,不要只記得女兒不記得自己。」傅冠很無奈,他心疼她,她卻總覺得他要跟她搶女兒,傻傻的。
  她揮揮手,示意他快走。他笑了笑,轉身回房間,走出門口,回頭看了一眼,就看到老婆眼神溫柔專注地望著女兒,小心翼翼地餵著女兒吃蘋果泥,好像在她眼中再也融不入任何其他的事情了。
  他停駐在門口,沒有馬上立刻走,其實他也很愛女兒,只是有時候,他都有一點點的吃醋,她對女兒太好,太寵了,她對他都沒有這樣的眼神。
  她對他是怎麼樣的呢?
  他想了想,大概就是有時喊老公,親親暱暱,可可愛愛,沒事喊他傅冠,冷冷淡淡,愛理不理。
 
  ◎             ◎             ◎
 
  「盼盼,爸爸一點也不好知道嗎?老是欺負媽媽,妳剛才看到了對不對?我跟妳說,媽媽一點也不色,妳爸爸真的好色,妳以後找男人,一定要睜大眼睛找,男人啊,不能只看表面。」
  還沒離開的傅冠翻了一個白眼,腦袋往房間一探,「老婆,我要是不色,我們不會有兩個孩子,知道嗎?妳不要教女兒亂七八糟的東西!找男人,要內外兼修,像她爸爸我這樣的!」
  徐柔汐紅了臉,抱怨的話被他聽到了,她惱羞成怒,「盼盼,妳看妳爸爸!這麼老了,還在門口偷聽我們講話!」
  「我哪裡老了?」傅冠不服老地說。
  徐柔汐眼光往他的身下掃了一眼,「哪裡都老。」
  她媚眼如絲,舉手投足間皆是勾人的很,她還不自知,傅冠冷笑,「好,妳等著。」
  等到晚上,他要讓她知道,他老不老!
  徐柔汐打了一個冷顫,看著充滿報復心的男人,她扁著嘴對傅盼說:「女兒,千萬不要嫁給這種不懂得禮讓老婆的壞男人。」
  傅冠抿了抿唇,他在她眼裡是哪裡都老,甚至是某功能零件老化的男人,對了,他還不讓著她!
  見他不說話,她眉飛色舞地朝他挑挑眉,一邊哼著歌,一邊餵著傅盼。
  傅盼不知道人間險惡,不懂爸媽之間的你來我往,小嘴吃著蘋果泥,粉嫩的小臉上是可愛的笑容。
  「拔拔!」傅盼開心地朝他揮手。
  一瞬間,被老婆和女兒同時傷害到的傅冠,沉默地去洗漱了。
  「盼盼真棒。」
  「棒棒!」傅盼雙手拍著。
 
  ◎             ◎             ◎
 
  徐柔汐餵好了傅盼,抱起她慢慢地走幾步,手輕輕地拍著傅盼的背部,順利地讓傅盼打了一個嗝,排出了氣,傅冠走了過來,接過傅盼,「妳快點去刷牙洗臉,吃了早餐,我們去接小辭,今天答應他,陪他去植物園的。」
  「好。」徐柔汐點點頭,「盼盼真的不能出門嗎?」
  「今天外面風有點大,」傅冠說:「而且妳總不能去哪裡都帶著盼盼吧?妳讓小辭傷心了怎麼辦?」
  「呸,講得你好像不寵女兒一樣。」徐柔汐哼了哼。
  「快去,剛才爸媽打電話過來問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徐柔汐應了一聲,趕緊洗漱去了,傅辭也是她的心頭肉,她可捨不得讓寶貝兒子覺得被她冷落了。但實際上,傅辭對傅盼也很喜歡,每天出門前要看妹妹,回來要看妹妹,睡覺前也要看妹妹。
  昨天在傅父傅、母那裡吃了飯,她喝了一點小酒,傅冠提議傅辭在那兒留一晚,陪陪傅父、傅母,他帶她回家,對她這樣又那樣,根本是預謀!
  等她換好衣服吃了早餐,傅冠牽著她的手往外走,她依依不捨地對著傅盼揮揮手,「盼盼,爸爸、媽媽出去了,妳要在家裡乖。」
  「嘻嘻嘻。」傅盼笑著看他們。
 
  ◎             ◎             ◎
 
  傅盼不是一個黏人的小孩子,她只要有吃有睡就很開心,這麼好養的女兒反而讓徐柔汐擔心,走進電梯,她問傅冠,「你說,盼盼的狀況會不會好不了?」
  很多小孩子會認人,不讓別人抱,一抱就哭,可傅盼卻是一個不認人的孩子,徐柔汐一臉的憂愁。
  「不是知道我們是爸爸、媽媽嗎?」傅冠卻覺得女兒很聰明。
  「不是,我的意思是女兒怎麼不會只認定我呢?」
  「那妳怎麼上班?」他反問。
  徐柔汐一想,也對,如果是到了唯某人不可的認人,那真的很麻煩,畢竟她和傅冠都有工作,也不可能為了女兒就不要工作,但她心裡有點失落,為什麼女兒一點也不黏人呢。
  傅冠捏了捏她的臉頰,「我黏妳,乖。」
  「誰要你!」她一臉的嫌棄。
  「我是妳老公。」
  「又怎麼樣!」她看他。
  「兒子女兒以後都會有他們的另一半和家庭,但妳以後就只有我。」傅冠認真地說。
  「呵呵,靠你?我還是靠兒子女兒好,他們年輕,等他們長大,你就是一個老頭。」她朝他做了一個鬼臉。
  一天之內被她說了兩次老,他怒了,「我哪裡老?」
  「是是是,你不老,你年輕有為。」她敷衍他。
  傅冠深吸一口氣,讓自己不要生氣,不要跟她吵,畢竟她太容易挑起他的怒火了。
  更何況,她的嘴壞,他又不是一天兩天才知道,跟她吵架,只會讓他頭疼,這個人呢就是封住她的嘴,讓她說不了話最好了。
 
  ◎             ◎             ◎
 
  上了車,徐柔汐低頭繫好安全帶,一抬頭,一記火熱的吻強勢而來,她一時沒防備,被狠狠地壓在椅背上,呼吸之間都是傅冠身上淡淡的薄荷味,好聞的味道讓她腦袋一陣暈眩,她顫了顫長長的睫毛,有一瞬間靈魂似出竅了。
  他的吻技越來越好了,靈活的舌尖似帶著鉤子,鑽入她的嘴裡,一點一點地深入,彷彿要吃掉她的靈魂般凶悍。
  她被吻得有些喘不過氣,推了推他的胸膛,他更為壓迫地貼在她的身上,兩人之間幾乎沒有任何空間,她能感覺到他起伏的胸膛,混亂之中,分不清那急急跳動的心跳是她的還是他的。
  「嗯!」她仰著腦袋,想汲取更多的氧氣,但不行,只要她一動,他的力道就加深一分。
  他炙熱的舌席捲過她的口腔,她也染上了薄荷味,那股清爽的味道沾惹上他之後,就變成了惑人的媚香,弄得她渾身一股燥熱,吻得久了,舌尖漸漸發麻,他輕輕地鬆開,唇齒染上她的芬芳,蝕骨般的誘惑讓他情不自禁地輕咬著她的唇瓣。
  酥酥麻麻的,她眼神迷離,被吻得小臉生粉,惹得他又輕扯著她的唇肉,恨不得吞了她,「再說我老,我現在就活吞了妳!」
  老男人!她在心裡嘀咕著,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回事,年紀越長,卻越來越不穩重,喜歡跟她鬥,她說他老,他還不承認,都結婚五年了,他不老嗎?超過三十歲的男人,他還不老嗎?都三十四歲了,還跟小孩子一樣幼稚,小嘴委屈地說著:「要遲到了。」
  他這才鬆開她,坐回駕駛座上,開車去接傅辭。
 
  ◎             ◎             ◎
 
  他們到了傅家,傅父跟老友們出去打高爾夫球了,傅母陪著傅辭一起等著他們,「以後有空經常過來玩,住家裡也可以,反正家裡房間多,東西都有,方便。」
  「知道了,媽。」傅冠點點頭。
  傅母看向徐柔汐,「柔汐是不是瘦了?」
  「沒有,媽,我沒瘦,還胖了一點點。」
  「看起來好像瘦了。」傅母皺眉,「正好家裡有不少補品,適合妳吃,妳等一等。」說著喊傭人去拿。
  「媽,不用。」徐柔汐有點不好意思。
  「補一補也好,是有點瘦。」傅冠插了一句。
  「是吧,我就說瘦了,柔汐,女生不是瘦就好看,妳骨架纖細,長點肉肉也可愛,不會醜的。」傅母以為她是愛美。
  徐柔汐笑了,「我知道了,謝謝媽。」傅母是好意,她也沒拒絕了。
  她似乎是嫁了一個假豪門,傅總裁很有錢,但是家裡很簡單,公公嚴肅,但是私下很和藹,婆婆看起來就是一位貴氣十足的女士,從頭髮絲到腳都很講究,可婆婆不會把自己那一套講究用在她身上,沒怎麼管她,更沒有什麼豪門規矩。
  秘書室的女秘書們常常腦補出一場她和婆婆的惡戰,但實際上,她們一直沒有磨擦,生孩子也沒逼過她,不管是生兒子還是生女兒,他們表現出的態度都是開心的,沒有重男輕女,是她見過最講道理的公婆了。
  照理說,公婆多少會護著他們自己的孩子,但是,他們對傅冠不會過多的掌控,傅冠也不會很依賴他們,這可能是因為傅家的家庭教育有關吧。
  就像傅冠一開始就教育傅辭不能太依賴父母,小小的年紀就自己住一間臥室,像一個大人一樣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而不是像那些被寵壞的孩子,穿個衣服都要父母幫忙。
  有時候,徐柔汐感嘆自己運氣好,能遇到這麼善解人意的公婆,也因為他們教得好,傅冠成長的很優秀。傅冠也從來不會覺得她該在家裡當全職太太,反而隨她。
  別人以為她可以隨心所欲地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做自己想做的事,是因為她嫁入了傅家,就有錢有靠山,生了孩子,孩子丟給別人管,她當然就不用操心。
  其實都不是,是因為傅冠沒有勉強過她。
  嫁給傅冠,她還是徐柔汐,並沒有因為嫁給了傅冠,她就成了傅冠的附屬品。
  傭人很快把東西拿了過來,傅冠接過來放進車子,徐柔汐牽起傅辭,跟傅母告別上了車,傅冠看了一眼一起坐在後面的傅辭和徐柔汐,咳了一聲,「柔汐,坐前面。」
  「不要,我陪兒子坐。」
  傅辭緊挨著徐柔汐,「爸爸,我想跟媽媽坐在一起。」
  「聽到了沒有?」徐柔汐摟著兒子,笑得得意。
  「小辭,爸爸不是教過你嗎?不能這麼黏著媽媽,你是一個男生。」傅冠將目標一轉,對向了自己的兒子。
  「可是,我一個晚上沒見媽媽,我很想她。」傅辭一臉的為難,他也想做一個獨立的男孩子,但是他也想媽媽。
  傅冠被噎了一下,看著兒子可憐兮兮的臉蛋,心也沒辦法硬下去了。
  「好啦,傅司機,快開車。」徐柔汐催促他。
  「媽媽,爸爸是司機?」
  「對,爸爸今天是司機,帶我們出去玩。」
  「那爸爸你今天當司機哦。」傅辭以為是什麼遊戲。
  傅冠面無表情,「太太和小少爺今天去哪裡?」
  「植物園。」她偷笑,看了他一眼。
  傅冠搖搖頭,說他幼稚?她沒有比他成熟多少吧,讓他當司機,虧她想的出來,但他也沒有多說,反正妻兒開心就好,陪他們玩一玩也好。
  「媽媽,妹妹今天早上怎麼樣?有沒有很乖?」想念妹妹的傅辭臉上多了一抹身為哥哥的自豪感,誰家的妹妹有他妹妹可愛呢,軟萌香噴噴的。
  徐柔汐笑著說:「很好,吃了一碗蘋果泥,林阿姨在家裡照顧她。」
  「好想妹妹快點長大哦。」傅辭奶聲奶氣地說。
  「為什麼?」
  「這樣我們一家人就可以一起出來玩了。」
  「哈哈。」徐柔汐被逗笑了,「很快的,等妹妹長大一點,我們就一起玩,小辭也要做一個好哥哥。」
  「嗯。」傅辭用力點頭,「我會幫媽媽照顧妹妹的。」
  「小辭真棒。」徐柔汐心花怒放地在他的臉上親了一口。
  傅冠看著他們相親相愛的不由地握緊了方向盤,有點,就一點,他就一點點的吃醋。
  他也想被老婆親一口。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