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誰的情關難守~狩情系列四之二
【4.6折】誰的情關難守~狩情系列四之二

外傳夏澤是個狠厲果決、冷靜霸道的男人,聽說他桃花不少, 但真能與他糾纏上的女人,卻只有五年前逃婚的未婚妻,沈兮。 為了名正言順擁有這女人,他用盡手段把這女人拐進自家公司, 他心想,逮到這女人後,他定要狠狠地將她壓在身下, 狠狠地佔有蹂躪,教她哪裡再也去不成。誰知, 千方百計將人給逮回來了,她不只跟他裝不熟, 還只想陪他玩地下情。這麼明擺著給別的男人機會的蠢事, 他夏澤沒打算陪她玩下去,既然都是他的女人了, 上了床屬於他,下了床自然也別想逃,更不用說, 她骨子裡的那潑辣勁,一次次地教他欲罷不能……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六日
出版日期:
2012/11/16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2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4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8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4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5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6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對不乖的女人,最快速的方法,將人帶回家管教;
對花心的男人,最直接的條件,把人帶回家調教。


外傳夏澤是個狠厲果決、冷靜霸道的男人,聽說他桃花不少,
但真能與他糾纏上的女人,卻只有五年前逃婚的未婚妻,沈兮。
為了名正言順擁有這女人,他用盡手段把這女人拐進自家公司,
他心想,逮到這女人後,他定要狠狠地將她壓在身下,
狠狠地佔有蹂躪,教她哪裡再也去不成。誰知,
千方百計將人給逮回來了,她不只跟他裝不熟,
還只想陪他玩地下情。這麼明擺著給別的男人機會的蠢事,
他夏澤沒打算陪她玩下去,既然都是他的女人了,
上了床屬於他,下了床自然也別想逃,更不用說,
她骨子裡的那潑辣勁,一次次地教他欲罷不能……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大年初八,沈兮正式恢復上班族的生活,從除夕那天晚上在世紀廣場遇上了夏澤後,這個春節她沒再與他見過面。
  那天晚上他說有事要談,在她看來,除了公事,她與他沒有任何可談的東西,而恰巧她對介入別人的感情沒興趣。
  夏澤那夜的盛怒,是因為她與靳塵的親密?這是沈兮唯一能找出的理由,但是這只能說明他對自己有佔有慾,一個身邊從不缺女人的耀眼男人,大概是也是習慣於理所當然地將每個女人都當成自己的所有物,前一刻還能認真地與她調情,下一刻卻已經轉身和別的女人調情。
  沈兮看得出來,他很喜歡孩子,無論是那天晚上的琦琦還是小漠,或是除夕夜的那個小女孩,他都不吝於展現他少得可憐的柔情,正因為看出他那天晚上隱忍的怒意,為免莫名其妙地淪為他怒火下的犧牲品,鑒於鑰匙在他手上,所以那天晚上她沒有回家,而是帶著小漠去了林見欣的住處。
  林見欣的住處與她的就只隔了一條大馬路而已,因為小漠經常在兩邊輪流住,因而都有彼此家中的鑰匙,她和小漠也有部分衣服放在她那裡,林見欣也有部分衣物放在她這邊,當初兩人本來是有意願一起租同一間房子的,但是林見欣寫作有些怪癖,稍微有一點聲響就會被打斷思路,整個人就會處於癲狂狀態,為免掃到颱風尾,沈兮還是選擇了自己租房子住。
  那時回國恰巧碰到畢業季,房子難找,在林見欣住的那邊租不到房子,沈兮這才選擇這邊,現在住習慣了也懶得再搬,況且林見欣那裡與她這裡走路都不用二十分鐘,搬個家也嫌麻煩。
  沈兮相信在年假裡,夏澤不會與她有任何工作上的交集,而依她對他那一點淺薄的理解去猜測他是個公私分明的人,不會挾怨報復,為了避免被打擾,她很乾脆地將他的號碼暫時地加入了黑名單。
  沒有林見欣在的家畢竟是清靜,靳塵雖常來,但這幾天總用著一種若有所思的眼神看著她,盯得她莫名其妙。
  沈兮在林見欣家也待得煩悶,大年初三時乾脆收拾行李,帶著小漠去了趟南部度假,大年初七才意猶未盡地趕了回來,初八上班卻因為是新年上班的第一天,公司也沒什麼事做,只是發一發紅包,然後慢慢地從新年的餘韻中進入工作狀態。
  初九,上班第二天,剛到辦公室的沈兮便被老闆靳宇給請進了辦公室,將一份春酒的競標書扔給了她。
  「這是華意春酒的競標書,華意每年過年後都會舉辦一場大型的春酒,它對於華意乃至整個藝文界的意義,就和華意尾牙一樣重要,只不過一個針對外部合作伙伴,一個針對內部員工而已。
  往年華意的春酒都交由自家企劃部負責,但年節前企劃部經理姚江華因私自收受回扣的事被踢出了公司,企劃部經理一職暫時出缺,公司裡也找不到合適的人負責這件事,所以決定把本次春酒的承辦權,交給專業活動企劃公司承辦,這就是競標書。
  華意目前選了五家公司參與比稿,我們公司因為去年尾牙晚會的事勝算還是挺大的,妳今天先拿競標書回去看看,這只是那邊給的初步資料,詳細的要求還需要與華意那邊親自談過才知道。我已經和華意那邊約好了時間,明天妳就過去那邊與他們的負責人見面詳細了解一下吧,辛苦了。」
  沈兮拿起那份競標書,隨便翻了翻,確實做得很簡單,許多需要細講的方面都只是一筆帶過,「與客戶洽談的事,不是一向都由業務部那邊負責嗎?從業務部那裡調兩名AE過去和那邊的人接洽,做好簡報交給我就行了,沒必要需要我親自跑一趟吧?」將那本小冊子合上,沈兮望著靳宇皺眉道。
  因為一心要把去年的華意尾牙晚會拿下來,因而從AE到企劃,再到執行的工作幾乎都由沈兮一手包辦,如今經過那一次的尾牙晚會承辦,宇塵的辦事效率及品質如何,華意那邊應該已經是心裡有數,沒必要讓她再像去年那樣事必躬親,各部門各司其職就已經很好。
  靳宇臉上掠過為難之色,「沈兮,這事本來確實理應由業務部負責,只是華意這次的春酒是個大項目,我還是希望公司能像去年拿下尾牙晚會一樣一舉拿下,妳是專案的總負責人,由妳親自出面與那邊負責人洽談,沒有了中間的人員轉述,妳對客戶的要求把握得會更精準,更有利於妳做出符合客戶意願的企劃案,而且這麼做,你們企劃部也可免去做白工的可能性。」
  「這個理由倒是不錯。」沈兮像是了然地點點頭,直視靳宇,「不過,靳總,依你的說法,我想業務部可以裁掉了,因為用不上嘛!他們的工作直接都交給企劃部負責就好了。」
  靳宇頭疼地扶額,「沈兮,妳說話要不要總是這麼犀利?這只是個特例而已,要是什麼都交給你們企劃部,不用兩天我相信你們整個部門會集體造反的。」
  沈兮聳聳肩,「沒辦法,我對於這種額外附加的工作有抗拒心理,尤其是別人特意安排的工作。」而後話鋒一轉,雙眸直直地望向他,「靳總,指定我負責與華意那邊負責人面談,真的只是你的個人意思?」
  靳宇一臉莫名,「不是我還有誰啊?」
  沈兮看他神色不像說謊,心裡卻還是半信半疑,「那邊的負責人是誰?」
  不是她自作多情,總覺得夏澤不會這麼輕易就放過她,他會不會藉此設個圈套讓她跳,誰也不好說,雖說他看起來不像卑鄙小人,但他長得也不像是花心風流的人,桃花還不是一朵朵地開,人不可貌相的古語不是用來唬弄小孩子的而已。
  「華意企劃部代理經理,袁志遠。」
  「確定?」沈兮猶不信。
  「沈兮,妳今天怎麼了?怎麼疑神疑鬼的?」靳宇看沈兮一步步地確認,忍不住疑惑地問道。
  「沒什麼,只是確認一下而已。」沈兮笑了笑,拿起那份競標書,「靳總,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先出去了。」
  「嗯,認真看一下,那邊約的時間是明天下午兩點,記得早點過去。」
  「沒問題!」

  ◎             ◎             ◎

  沈兮花了一天時間,將華意歷年來春酒的相關視頻看了一遍,順便去華意的官網找了許多相關專題的報導,力求詳盡地了解,之後又花了些時間將要提問的問題整理下來,一直忙到下班才算是告一段落。
  沈兮下班回到家時,意外地在門口看到了沈天心,看起來似乎在門口等了好一會,自從除夕那天來過之後,這幾天沈兮都有與沈天心保持電話聯繫,但因為她帶著小漠出去旅遊了,倒是有好幾天沒見面。
  沈天心主要是來看沈漠的,自從看過聰明懂事的小外孫之後,沈天心這幾天總惦記著小漠,總希望沈兮能抽個時間帶著小漠回何家一趟,這麼聰明懂事又漂亮的孩子,人見人愛,她相信小漠會是讓沈兮和何老爺子關係破冰的關鍵。
  也不知是不是被當年的事傷得太深,任憑她怎麼苦口婆心,沈兮對於帶小漠回去的事一直都是興趣缺缺,那天沈兮有說等何家退了和夏家的婚事再考慮,沈天心今天來就是將這個消息告訴她的。
  沈兮這幾年音訊全無,夏家一直這麼被蒙在鼓裡,卻沒主動提過退婚的事,這親事這麼拖下去,眼看夏澤那邊已年過三十卻至今未娶,何家老爺子擔心再拖下去將夏澤耽擱了,日後夏家怕是會怪罪下來,因而有意過兩天親自登門提退婚的事。
  沈兮對母親帶來的消息倒也不覺得意外,那天除夕便聽她提起過,想來在何家已經是公開的祕密,只要是何家老爺子公開放出來的消息,那便沒有了轉圜的餘地,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
  沈天心看沈兮對退婚的事也是意興闌珊,對於這個外表柔美卻性子倔強反叛的女兒,她也摸不準她的心思,因而也就藉這件事情提醒她帶著小漠回去。
  沈兮本沒這個打算,當年畢竟都把話說絕了,她現在卻帶著個孩子回去,似乎有種回去搖尾乞憐的感覺,但終究是敵不過母親的眼淚哀求,答應週末抽個空帶小漠回去一趟。
  沈天心這才放了心,看小漠也不在,在這裡坐了一會便回去了。
  林見欣已經從老家回來,小漠幼稚園還沒開學,沈兮又要去上班沒時間照顧小漠,也就先由林見欣幫忙照顧著小漠。
  沈兮本來想讓林見欣把小漠帶過來,或是直接帶母親過去,但看時間已晚,而沈天心又急著回去,也就先送她回去,改日再讓她看看小漠。

  ◎             ◎             ◎

  第二天沈兮花了一上午整理前期市場調查報告,中午吃過午飯後,便帶著整理妥當的資料去了華意。
  華意那邊約的面談地點是華意中心大廈頂樓的會客室。
  沈兮與服務臺小姐打過招呼,經過服務臺小姐確認自己的身分後,指明了方向,她直接搭乘電梯來到頂樓的會客室,相較於其他樓層的熱鬧,頂樓要顯得冷清許多。
  這還是沈兮第二次來到華意中心大廈的頂樓,對這裡的布局還不是很熟悉,站在電梯口往走廊望了一眼,確認了方向之後才往會客室而去,會客室在秘書室裡面,與隔壁的總經理辦公室相連。
  沈兮與秘書室負責接待的秘書打過招呼後,便拿著文件轉身往會客室去,視線在接觸到會客室隔壁辦公室門上那「總經理辦公室」幾個字時,沈兮心跳微微一顫,心底莫名地有了一股想逃的衝動。
  但想一想門關著,兩個辦公室間還隔著一段小距離,夏澤就算是在裡面也未必聽到外面的動靜,退一步說,就算是聽到了,自己與他湊巧遇到了,也只是打個招呼的小事而已,心底那股顫意實在來得莫名。
  沈兮搖搖頭將心底的傻念頭甩去,屈起中指輕敲房門。
  「進來!」短促有力的聲音響起,隱約有些熟悉。
  沈兮擰著眉推門而進,會客室裡有一張寬大的棕色辦公桌,旋轉辦公椅上坐著一個人,因為是椅背對著門口的緣故,沈兮看不到辦公椅上坐的是誰,走近辦公桌,清了清嗓子,她率先打招呼,
  「袁經理,您好,我是宇塵的企劃總監沈兮,昨天和您約好今天過來詳細談談春酒的事,不知袁經理現在是否方便?」
  「我現在有點事,回頭再給你電話。」背對著她的男人低聲說著,像是在打電話。
  熟悉低沉的嗓音落入耳中,沈兮連驚愕的反應都還沒來得及做出,男人已旋著辦公椅慢慢回過身來,將手中的手機輕輕往桌上一拋,微側著頭地緩緩望向她,徐徐開口,「沈小姐,好久不見!」
  修長的手指微屈,有一下沒一下地輕叩著桌面,輕緩而節奏感十足,另一隻手已熟練地按下秘書內線電話,「陳特助,沒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許進來打擾。」

  ◎             ◎             ◎

  沈兮淡雅的臉上掠過一絲驚愕,但很快便被柔柔的淺笑遮去,「夏總,好久不見!」
  「沈小姐,這個春節玩得開心嗎?」長指依然有一下沒一下地叩擊著桌面,夏澤淺淺笑著,柔柔地問,那雙緊盯著她的眸子寒光閃閃。
  沈兮輕點頭,「嗯,還不錯!夏總呢?看起來似乎過得也挺不錯的。」
  「是挺不錯的,不過……」緩緩地點頭,低柔的嗓音隱隱帶著咬牙切齒的味道,「我在沈小姐家從去年等到了今年,這心情很是微妙。」
  夏澤刻意在「從去年等到今年」幾個字上咬重了幾分,他在她家從除夕夜等到了大年初一,看了一夜的財經雜誌、等了一夜的人,卻帶著他的兒子在別的男人家一夜未歸,甚至直接將他給加入了手機的黑名單。
  沈兮面露詫異,然後柔柔地笑著,眉眼染上笑意,很抱歉地道:「這樣啊……很抱歉哦!夏總你看我,家裡來了客人也不知道,夏總下次要過來先提前打聲招呼吧,要不然又讓夏總空等了,我會過意不去的。」語氣卻全無愧疚之意。
  夏澤睨了她一眼,慢悠悠地拿起桌上的手機,拇指靈巧地點了幾下,將螢幕面向她,沒一會兒,客服小姐甜美的嗓音便從手機外放喇叭中飄出,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
  沈兮沒想到他竟然會當場拿來測驗,臉上的笑容有些微僵,都上班兩天了,竟然忘記將黑名單關掉了。
  「沈小姐……」輕晃著掌中的手機,夏澤微微側著頭,眉梢輕輕一挑,唇角勾著淺淺的笑痕,嗓音輕柔而溫和,「這個怎麼解釋呢?難道,妳現在正在講電話?」
  沈兮為難地揉了揉眉,直接拿兒子當擋箭牌,「小漠平時喜歡拿我手機來玩,可能不小心按錯了哪個按鍵,我沒注意吧,抱歉!給您造成困擾了。」
  夏澤看著她面不改色地扯謊,唇角始終噙著淡淡的笑,那雙黑眸卻越發的深幽。
  「那這個呢?」長指從右側那疊文件下抽出一張簡約的米色信紙,用指尖捏著,夏澤緩緩起身,推開辦公椅,踏著穩健的步子,優雅如豹的一步一步向她走來。
  沈兮看著他噙著無害的淺笑一步步地走近,背脊莫名發寒,素來平穩的心跳因為他的一步步走近,而有些亂了序,第一次她有股拔腿而逃的衝動。
  「嗯?沈小姐,怎麼不說話了?」夏澤始終噙著優雅的笑,聲音也淺淺柔柔的。
  沈兮看著他走近,勉強扯出一個僵硬的笑容,「還不是因為夏總那天帶走了我家鑰匙,擔心夏總想要還回來又不知該放哪,才……」大年初二下午那天,她回家收拾行李準備去旅遊,順道在門口貼了這張信紙,夏總,回來了就順便把我家鑰匙放下吧,出去別忘帶上門,謝謝^_^
  「沈小姐倒是貼心!」低柔地說著,夏澤垂下頭,黑眸緊緊盯著她,長指緩緩勾起她的下巴,揚著手中捏著的那張米色信紙,唇角帶著淡淡的譏諷。
  夏澤在她家待了一天一夜,大年初二回家洗了個澡,換了套衣服,順道處理了一些公事,晚上再驅車回到她公寓時,門上就多了這張信紙,依舊娟秀漂亮的字體,卻看得他的心頭之火「蹭蹭」地往上冒,再次很不甘不願地給靳塵打了個電話,他給自己的答案竟是哦!她帶小漠去旅遊了。那時的想法是等逮到這個女人,他一定要狠狠地,狠狠地將她壓在身下、狠狠地佔有蹂躪,教她哪裡也去不成。
  沈兮心驚膽顫地看著他陡然間變得陰晴不定的俊臉,素來淡然無波的臉上掠過緊張之色,這個男人似乎氣得不輕!
  「除夕那天晚上妳是怎麼答應我的?晚上回去我們好好談談,結果呢?一連兩天連個人影都沒有,等到終於有了消息,竟然跑去旅遊了?沈兮,妳真行!哈!」夏澤看著她眼底的驚懼,依舊噙著溫柔的笑柔柔地說著,瀚如滄海的眸心,寒光點點。
  森森的寒意自沈兮背脊一陣接著一陣地竄起,她幾乎僵直了身子,看著他以極緩極慢的動作,如慢動作般將手中的信紙慢慢揉成一團,然後輕輕往後一拋,那一小團米色的小紙團在空中劃開一道優美的弧度,精準地落在了他身後的垃圾桶裡。
  而後夏澤抬起手,慢條斯理地拉鬆脖子上繫著的領帶,動作優雅而隨意,那雙黑眸自始至終望著她,那深幽的眸心隱隱跳動著獵人般的光芒,此時的她宛若他的獵物。
  「夏總,你這是要幹嘛?」不自覺地將手中的文件擋在了胸前,心臟像是跳到了嗓子來,「撲通撲通」地遽跳著,平穩的聲音隱約有了一絲顫意,沈兮想要逃,雙腿卻像是定住了一般,虛軟得彷彿脫離了意識的控制。
  「我要幹嘛,沈小姐會不知道?」說話間他的手已輕輕落在她肩上,很是隨意地捲著柔軟垂下的一小縷髮絲,另一手微抬起,一用力便將她緊緊擋在胸前的文件夾抽出,隨手一揚,文件夾在空中劃開一道抛物線後,穩穩地落在了他身後的沙發上。
  夏澤那雙如寒潭般的黑眸卻瞬也不瞬地盯著她,像是在享受她掙扎的過程,他站得極近,兩人氣息交融,近得能聞到彼此身上的氣息。
  沈兮後背密密麻麻地起了一層薄汗,溼溼黏黏地貼著衣服,心底彷彿有一個聲音叫囂著要逃,雙腳卻虛軟得挪不開,只能睜著驚惶的雙眸,無措地任由他慢慢地托著後腦勺,看著他緩緩俯下頭,額頭輕抵著她的額頭。
  「沈兮,這個春節我一直在想,等找到了妳,要怎麼把妳……」倏然覆下來的唇代替了他輕柔的呢喃,多日來壓抑的怒氣,在貼上那兩片柔軟的薄唇時徹底爆發開來。
  夏澤的吻粗暴而霸道,佔有慾十足,緊緊含著她的唇,像是要將她吞吃入腹般,重重地啃噬、吸吮,唇舌緊緊糾纏著,牢牢托著她後腦勺的手掌不斷收攏著,揉亂了一頭秀髮,另一手緊箍著她的腰搓揉著,將她整個狠狠地揉入懷中,與他的身體嚴實地牢牢貼在一起。
  沈兮的意識在最初的片刻空白後回神過來,又在他霸道的吻下被抽離,像是在深海中沉浮不定,在那點殘存的意識裡,她知道自己應該要推開他,立刻!馬上!但是她的身體竟然不排斥他的靠近,甚至是帶著渴望,一種深沉的渴望從體內升騰而起,隱約熟悉的氣息,遙遠而不算陌生的感覺,混沌的意識中,似有某些模糊的影像在飛掠穿梭著,卻被他霸道的吮吻和氣息攪亂。
  夏澤的吻漸漸不再滿足於唇舌間的糾纏,下身腫脹得發疼的某處叫囂著要解放,想要再一次深深地埋入她體內,狠狠地貫穿著她的緊窒,讓這個如風一般抓不住的女人,再次在他身下婉轉嬌吟,他抓著她的身子往她身後的辦公桌壓去,大手隨意一揮,文件被掃落在地,光潔如新的辦公桌被清空,他抬起她的腿,托著她的臀將她放在了辦公桌上。
  臀下冰涼的觸覺讓沈兮稍稍回神,卻在他再次用力的啃噬激吻中翩然飛去,像是帶著火的手掌急切地抓著她的衣襬,將她的上衣往上拉,露出一大片泛著誘人淡粉色的雪白肌膚,胸前被擠壓得幾乎變形的兩團雪白,刺激得他的呼吸越發的粗重起來,緊盯著她的那雙黑眸彷彿也帶了火,灼得她渾身上下越發難耐地滾燙起來。
  沈兮意識雖已飛離,但女性本能的羞怯,讓她不自覺地抬手想要遮住胸前的裸露,卻被拉開。
  夏澤微微俯下身,兩片溫熱的薄唇含住胸前的紅櫻,重重地吸吮、啃噬……如電擊般的快意在四肢百骸流竄,她忍不住低低地呻吟輕喘,扭動著身子想要逃開,如嬌如媚的嗓音,帶著動情的呢喃,讓他的黑眸越發深沉起來,大掌往下探入她的裙裝內,扯著那薄薄的布料便要用力扯下來。
  「大哥,你怎麼沒在你辦公室啊?啊……啊……」一室的旖旎被夏宇由陽光清朗漸變為尖銳的尖叫聲打破。
  夏澤動作極快地拉起身上的大衣將沈兮嚴嚴密密地裹在胸前,微微側轉頭,被情慾薰染得黑亮的瞳眸像是結了冰,兩片薄唇輕輕吐出一個字,「滾!」短促、有力,震懾力十足!

  第二章

  「啊?哦……嗯,那個……」猶處在巨大震撼下的夏宇,邊語無倫次地說著,邊僵著身子愣愣轉身,雙眼卻忍不住地不斷回頭往自家大哥胸前瞄,想要看清此刻正窩在他懷中的女人是誰,一個沒留意,頭重重地撞在了門板上,發出「咚」的一聲巨響。
  夏澤的臉沉了幾分。
  夏宇皺著臉尷尬地回頭,朝正忍著怒氣,望著自己的大哥以及看不清臉的女人「呵呵」地傻笑,覺得有必要解釋清楚,因而結巴著道:「那……那個……大……大哥啊,我真的不是故意闖進來的,陳特助也沒說,早知道你們在這辦……辦事,說什麼我也會等你們完……事再過來的。」
  夏澤的臉又沉了幾分,「還不滾出去?」
  都用「滾」了,看來這次真的不小心踩到老虎尾巴了!夏宇此刻後悔得腸胃都在打結,可以想見被撞破好事,慾求不滿的老哥回去會怎麼修理自己,早知道就不該不聽陳特助的勸阻,硬闖進來了。
  「那個……你們……你們繼……繼續,我在外面幫你們把……把風。」雙手舉在耳邊作投降狀,夏宇擠了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結結巴巴地說完,趕緊急急忙忙地開門出去,還不忘體貼地將門帶上。
  屋內原本火熱的氣氛,隨著夏宇的闖入慢慢靜平靜下來,夏宇人剛出去,沈兮便扭著身子想要從夏澤懷中出來。
  「先別動!」夏澤啞著嗓子阻止她的扭動,高漲的慾望雖因為夏宇的打斷而不得不壓下,但是此刻的軟香在懷,還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女人,她與他的每一個輕微摩擦都會讓自己再次失控。
  今日約她來,本來也沒打算在辦公室就要了她,他不是重慾的人,何況現在時間地點都不對,最重要的是她還在不斷地逃避中,他越是不顧她的意願強要了她,只會將她推得越遠。
  只是這幾天夏澤心底憋著的那把火燒得實在太旺,沈兮卻總是一副雲淡風輕置身事外的態度,那種抓不住的感覺,對於他而言是種很糟糕的體驗,沒道理他一個人兀自在那煎熬,她卻總是與己無關的淡然,他想狠狠地撕下她臉上那張總是泰然自若的面具,看看她是否真能任何時候都能這麼無動於衷,尤其是在沈兮進來後,看到約她的那個人是自己,而不是別人後,仍然是一副面不改色的淡定,更令他大為光火。
  恐嚇、強吻,都在夏澤的掌控之中,唯一脫離掌控的是自己對她的慾望,強烈到超出他的自制範圍,若不是夏宇的誤闖,下一刻他就會在這冰冷堅硬的辦公桌上狠狠地要了她,此刻體內未消的慾望,依然叫囂著要推倒懷裡這具柔軟馨香的身體,然後狠狠地佔有,讓她徹底成為他的……
  夏澤的喝斥讓沈兮停下了扭動,只是僵著身子任由他靜靜地摟著她,等著彼此體內的慾望慢慢地消退,意亂情迷時被撩起火焰的身體,只是渴求著最本能的解放,意識也只是遵從身體的慾望,如今意識回籠,卻要面對這尷尬的情況。
  沈兮想到了方才夏澤火熱的唇舌和手掌在她身上烙下的痕跡,以及自己在他懷中無意識地嬌吟淺喘,甚至是享受他的撫慰,沈兮臉上就火辣辣地燒著,不敢抬頭望向眼前這個呼吸依然濃重的男人。
  除夕前那夜夏澤與她雖然也是差了那臨門一腳,他的長指甚至擠入了自己最柔軟私密的地方,撩撥逗弄,但那日卻還沒覺得有此時尷尬,短短不到半個月時間,她與他卻已擦槍走火兩次,而她竟然已開始享受他帶給她的快感,這樣的認知讓沈兮心頭一驚……她想,她該與這個男人保持在適當的距離外,以策安全。
  「夏總……」
  「沈兮……」
  她正欲開口,夏澤也剛好開口。
  「嗯?」看她像是有話要說,夏澤垂眸望向她,目光在觸到沈兮白皙的脖子上未褪的緋紅時,眸色沉了沉,低沉的嗓音也不自覺地揉入了一絲沙啞,「妳先說。」
  「還是夏總先說吧。」夏澤此時的眼神讓她心跳有些亂了序,侷促地垂下眼瞼,避開他的凝視,順手將凌亂的衣服整理妥當,本該理直氣壯地喝斥他剛才對自己的冒犯,責難的話卻無法說出口。
  一個巴掌拍不響,若是她剛才不沉浸在夏澤帶給她的快感中,誓死抵抗的話,他也無法侵犯得了她,那一夜他忍著高漲的慾望去沖冷水澡,至少說明在床上,他還是尊重女性的。
  夏澤望向她,深吸一口氣,壓下心底的慾念,抬手替她整理了一下被揉亂的頭髮和衣服,微微退開一步,這才緩緩開口,「沈兮,到我公司來上班吧,公司目前缺個企劃部經理。」
  沈兮心底的尷尬因他的話而被驚愕取代,她倏地抬頭望向他,「為什麼?夏總,我想我的經驗還不足以勝任華意企劃部經理的位置。」
  華意是家綜合性大型跨國大企業,依她的資質,在企劃部擔任個小小的企劃尚有可能,企劃部經理?別說她做不來,就是接下了這個位置,相信公司內部對她這位空降的年輕經理也必定是充滿敵意的。
  沈兮相信,屆時關於她怎麼爬上總經理的床,換來這個職位的流言蜚語會在整個華意中心大廈漫天飛……而她暫時沒有成為全民公敵的打算。
  「沈兮,我想要將妳挖角過來,並不是因為我對於你的興趣,當然我不否認我有與妳一起共事的念頭,但是如果只是想要與妳共事,我想公司可以給妳提供很多職位,而不是攸關公司前途的企劃部。」將自己身上因方才的激情被揉亂的衣著整理好,情慾退去,輪廓鮮明的俊臉上已恢復平日的冷峻淡漠,一身裁剪得體的西裝將夏澤嚴謹的商務精英氣質勾勒得耀眼奪目。
  夏澤望著她,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我看過妳之前替飛宇做的兩屆春夏時裝週展的企劃案,以及相關的視頻,還有去年在B市舉行的國際旅遊選美小姐大賽企劃方案,也綜合評估過這幾場活動結束後,媒體和業界人士對此的評語,再加上妳去年親自替華意企劃的尾牙晚會。妳的職場經驗雖然不豐富,但是我相信妳絕對有這個能力勝任華意企劃部經理一職,當然如果妳擔心會因為空降而無法讓底下的員工信服,妳也可以先在企劃部企劃崗位上工作一段時間,等做出了成績,我再把妳提升上去當經理。」
  沈兮不得不承認,撇去其他不說,單從未來職業發展方向而言,夏澤的這個提議聽起來很誘人,但是就這麼離開宇塵而改加入華意,沈兮又覺對不起靳宇和靳塵,而且日後若是真的加入了華意,就要與夏澤朝夕相處,沈兮光想到那個可能性便不自覺地萌生了退意,偏偏他提供的這份工作對她的吸引力不小。
  「我知道妳在宇塵待了兩年多,對那裡有感情,我也不需要妳馬上給我答案,妳可以先回去好好考慮幾天,考慮清楚了再給我答案。」看著她臉上的為難掙扎,夏澤淡淡道,並不急於現在就要她的答案。
  「現在,我們談談關於這次春酒的事。」夏澤說著轉身,彎腰撿起剛才被他扔在地上的資料,朝她揚了揚手。
  「先談談妳對華意春酒的看法吧,有什麼疑惑歡迎隨時提問,本次酒會暫時交由我負責。」說話間已回到了他的辦公椅上坐下,完全公事公辦的態度,與方才激情中那個狂野性感的男人完全判若兩人。
  沈兮有點訝異於夏澤的自制力,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將私人情緒抽空,從高漲的情慾中恢復過來,完全不受影響地投入到工作中去,很難不讓人心生欽佩,突然有些明白華意為何能在短短幾年內迅速崛起了。
  「沈兮?」看沈兮像是在盯著自己發呆,夏澤微微蹙眉,輕喚道。
  沈兮回過神來,斂了斂心神,將心思放到工作上來,她從旁拉過一張椅子,在辦公桌前坐下,拿過夏澤撿起的那份文件夾,抽出文件,根據自己這兩天的了解,簡單地談了一下對華意春酒的一些看法,然後就著昨天和今天整理出來的資料,把相關的疑惑一一提了出來,而夏澤也很盡責地將一一替她解惑,並不時給出一些自己個人的看法供沈兮參考。
  一整個下午,兩人都在為春酒籌辦的事而洽談著,氣氛是難得的融洽,彷彿回到了年前籌備尾牙晚會的那段時間,而稍早前那場擦槍走火失控的激情彷彿沒存在過一般。

  ◎             ◎             ◎

  夏宇因為剛度假回來,手頭上還沒什麼工作要忙,自從冒冒失失地闖進去,打攪了自家大哥的好事後,一直提心吊膽、忐忑難安,雖堅信錯不在己,但想來想去為了避免晚上死得太難看,覺得還是老老實實地給自家大哥道個歉、認個錯才是上策。
  因而從會客室出來後,夏宇便坐在陳特助旁邊的辦公桌旁,想著等自家大哥「辦完事」,趁著他慾望得到了抒解後,通體舒暢、心情暢快時再乖乖道歉,以求坦白從寬,順道看看讓自家大哥失控,不分時間地點,連門都沒鎖就猴急地想在辦公桌上要了的女人是誰。
  今天意外撞見的這一幕對夏宇而言,實在算得上是世界第八大奇蹟了,不近女色、自制力驚人,向來都冷漠疏離的大哥竟然會在辦公室上演成人動作片,這消息對於他而言實在太過勁爆,不回去好好宣傳宣傳,都對不起自己那雙眼睛,只是宣傳之前,得先知道這動作片的女主角是誰啊。
  會不會是季晴?對於他的疑惑,夏澤助理陳特助卻是連理都沒理他。
  沒辦法,夏宇只能以道歉的名義在這裡等著看未來嫂子,反正今天也沒事,只是自家大哥的「辦事」能力是不是也強悍了些?
  夏宇垂著暈暈沉沉的腦子,沒幾分鐘便往緊閉的會客室大門望一眼,無奈那道門卻沒有絲毫動靜,從兩點多到五點多,自家大哥和未來嫂子也一直沒有出來。
  「陳特助,妳說我大哥是不是因為憋了這麼多年,所以這持久力特別驚人啊?我那未來嫂子受得了嗎?」一手無精打采地托著下巴,夏宇轉頭望向正忙著整理報表的陳特助,有氣無力地感慨,三個小時啊!上班時間有必要就這麼在辦公室裡大戰三個小時嗎?晚上不有的是時間嗎?
  「二少爺,你可以去敲門問問。」陳特助頭也不回,靈巧的手指在鍵盤上熟練地飛舞。
  「問?怎麼問?」對陳特助的回答表示不滿,夏宇不自覺地拔高了聲音,「難道問,大哥您憋了多少年了,為什麼這麼久?還是,大哥您床上功夫怎麼這麼了得?或者問,大哥您這一下午都這麼忙著,嫂子身體受得住嗎?」
  「喀……」輕微的開門聲響起,夏宇兀自說得氣憤沒留意到,陳特助卻注意到了,看著一前一後走出來的沈兮和夏澤,陳特助好心地發出兩聲輕咳以示提醒,「咳咳……」
  夏宇沒能理解陳特助的用心良苦,交叉蹺在辦公桌上的兩條腿換了個姿勢,身子往辦公椅裡縮了縮,尋了個舒適的姿勢,一臉好奇地望著陳特助,繼續道:「欸,陳姐妳說,我大哥是不是太不懂得憐香惜玉了?這麼多個小時,又是在又冷又硬的辦公桌上,我大哥發起情來簡直是,嘖嘖……」
  「發起情來怎麼樣?」輕柔低緩的嗓音在耳邊輕輕響起,語速遲緩而溫柔。
  夏宇大手往後一揮,「禽獸不如!」
  「噗!」陳特助一個沒忍住,笑了出來,眼角瞥見正面無表情地站在夏宇身後的夏澤,勉強忍著抽痛的肚子,裝出平日那副嚴謹認真的模樣,恭恭敬敬地喚了聲,「夏總!」臉因為憋笑而有些扭曲。
  夏總?夏……夏總?
  夏宇的手僵在了半空中,嘴巴半張著合不上來,俊臉上青白交錯,額上冷汗涔涔,已密密麻麻地布上了一層薄汗,「大……大哥……」哭喪著臉、僵著笑慢慢轉身。
  夏宇自動自發地將交疊在桌上的腳收了下來,眼睛不敢瞄向自家大哥,「嘿……嘿嘿……好……好巧!」今天出門前怎麼就忘了看黃曆!夏宇恨不得一巴掌將自個那張嘴撕碎。
  「是挺巧的。」雙手交叉環胸,夏澤居高臨下地斜睨向他,低柔的嗓音聽得夏宇背脊的寒毛一根一根地往上豎。
  「那……那個……你們完……完事……哦,不,你們出來了?」夏宇皺著臉不自覺地往椅子裡縮了縮,極其小心地,用眼角偷偷瞥了眼站在夏澤身邊的女人,一張嘴再次張成了「O」型,「沈……沈……沈小姐?怎麼會是妳?我還以為是……」
  「咳……咳咳,二少爺。」眼看著夏宇那個呆子又要再次失言,陳特助輕咳著提醒。
  夏宇回過神來,趕緊住了嘴,嘿嘿地乾笑著。
  沈兮憋著笑,望向夏宇,「二少爺,您以為是誰呢?」然後笑咪咪地望向夏澤,「夏總,您這裡客人似乎挺多的呵。」也幸虧夏宇闖進來了,要不然差點就被他在那張辦公桌上給……天知道,那裡有多少個女人躺在上面過。
  夏澤微微蹙眉,望向她,「別聽那呆子胡說八道。」
  沈兮聳聳肩,無所謂地笑了笑,轉而望向夏宇,朝他揚了揚手中的文件,為自己澄清清白,「二少爺,今天恐怕要讓您失望了,我們只是單純地談生意而已,希望貴公司本次的春酒,我們還有機會繼續合作。」
  沈兮說完朝陳特助笑了笑算是打過招呼,轉而望向夏澤,「謝謝夏總今天抽空解答我的疑問,過兩天我把企劃案做出來了再給您發一份,另外,為免某些對我不利的流言蜚語傳出去,還望夏總能澄清一下。」
  「我先走了,回頭見!」沈兮朝夏澤露出一個客套的笑容,而後朝夏宇和陳特助輕輕點了點頭,人已走了出去。
  「皮給我繃緊點,晚上回去再收拾你!」冷冷地朝夏宇扔下這句話,夏澤已追了出去。
  「沈兮!」夏澤在她身後喊道。
  沈兮站在電梯口,彷彿沒聽到他的叫喚,電梯門恰好在這時開啟,沈兮走了進去,然後按下一樓的按鈕。
  夏澤看著電梯門緩緩關上,快步上前,兩手從兩道緩緩闔上的電梯門門縫裡插入,扣著那門用力往旁邊一掰,電梯門往兩邊開啟,夏澤閃身進了電梯,將關門按鈕按下,然後望向淡然地站在一邊的沈兮,微微蹙眉,語氣中有了一絲刺探之意,
  「沈兮,妳在介意夏宇的話。」不是疑問,是肯定的語氣。
  沈兮微微側頭望向他,唇角勾笑,「沒有啊,我給了夏總這個錯覺了嗎?抱歉哦。」
  夏澤微瞇著眸,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突然就笑了。
  沈兮被他突然露出的笑弄得莫名其妙,諷刺地道:「夏總,有什麼好笑的嗎?」
  「沈兮,我可以理解為妳這是在吃醋嗎?」他盯著她,長指輕輕摩挲著下巴,沉吟著開口。
  沈兮臉色變了變,電梯門恰好這時已抵達一樓,電梯門開啟,她淺笑著扔下一句,「夏總想多了。」人已跨出了電梯。
  夏澤跟著走了出來,在她身後道:「沈兮,也快下班了。」
  「然後呢?」沈兮雙手抱著文件,側頭望向他,對於他這天外飛來的話表示不解。
  「回家啊。」夏澤理所當然地道:「今晚我去妳那裡吧。」
  「你想幹嘛?」沈兮警覺地望著他,這話聽起來實在曖昧。
  夏澤好笑地望她一眼,「妳以為我能幹嘛?繼續把妳拐上床嗎?妳不願意的話,妳以為我真能把妳怎麼樣?」
  沈兮臉紅了紅,「誰知道你想幹嘛?」
  「和小漠幾天沒見面了,挺想念他的,今天正好沒什麼事,順便過去看看他。」夏澤望著她道。
  沈兮微微瞇起眼,狐疑地望向他,「夏總似乎對我兒子特別感興趣。」
  夏澤睨她一眼,「相信我,我對他媽媽一樣感興趣。」
  沈兮臉頰又不爭氣地熱了起來,她有些不自在地避開他的視線,拒絕道:「夏總,今天恐怕不方便!我兒子不在家。」
  第一次登門入室,沈兮就差點沉溺在他的吻下,今天又差點迷失在他帶給她的激情裡,她對他身體的誘惑顯然沒有太多的免疫力,兩次都險些失控,再來一次的話,難保自己不會就這麼任由他吞吃入腹了,所以保持距離是必須的。
  「哦?他去哪了?」夏澤顯然不信。
  沈兮臉不紅氣不喘地扯謊,「前幾天帶他和一個朋友一起去了趟南部,他和我朋友還在那邊,我因為要上班先趕回來了。」
  「沈小姐倒是放心把兒子留在外地。」聲音隱隱帶著諷意。
  沈兮聳聳肩,「沒辦法啊,我要上班,小漠幼稚園沒開學,總得有人幫忙看著他,我朋友恰好不用上班,和小漠又混得熟,那就讓她多帶小漠幾天囉。」
  「沒關係,小漠既然不在,我們也可以順便過過二人世界,培養培養感情。」夏澤不以為意地道,像是打定了主意今晚要去她那邊了。
  沈兮正要回應,抬頭間卻看到前邊不遠,正往這邊走來的美豔大方的女子,正是那日她在華意尾牙晚會遇到的女孩,若她記得沒錯,她是夏澤的女朋友吧?似乎是叫季晴?她皺眉想了想,皮笑肉不笑地望向夏澤,「抱歉!夏總,我想你去和你女朋友享受二人世界,培養感情更合適。」
  夏澤莫名地望她一眼。
  「夏澤!你怎麼在這?我還以為你還在辦公室呢。」季晴遠遠瞧見夏澤,已揚聲開口,然後看到了站在夏澤身側的沈兮,眼底有疑惑掠過,「沈小姐?」
  沈兮淺笑著打招呼,「季小姐,您好!」然後不自覺地望向夏澤,看著夏澤慢慢皺起眉,然後轉過身,態度冷淡客套。
  「妳怎麼來了?」
  這語氣……是吵架了?所以找自己當備胎?沈兮看著二人暗自揣摩著,望著他的眼眸不自覺地揉入了些冷意,唇角卻始終噙著淺淺的笑意。
  「夏總,季小姐,我還有點事,你們慢慢聊,我先走一步了。」沈兮實在不想杵在這裡給兩人當電燈泡,她笑著道,然後朝二人微微頷首,不等夏澤開口,人已轉身往外走去。
  一隻手從身側突然探了過來,夏澤扣住了她的手腕,「等等!」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