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房事躲不過
【6.2折】房事躲不過

缺書! 電子書網站 <讀客文學> https://www.mmstory.com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石秀
出版日期:
2013/01/10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118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11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11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11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118
銷量:38
離婚後再愛
NT$11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11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11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11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11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11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11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11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11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71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74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46
夜劫
NT$118
銷量:23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20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12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10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93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192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81

女人的心不大,想愛的男人,心裡有她就夠了;
男人的心不小,想愛的女人,心裡只能裝著他!


夏譯,多金帥氣的總裁大人,想跟他上床的女人,
多得不可數,偏偏這位總裁大人,什麼女人不好挑,
竟然挑中了自家白目又粗神經的小秘書。
可孟可希這女人,不但情商低,還完全是個愛情白痴,
明明挑得他情慾高漲,只想拉她上床滾床單,
她卻還給他傻氣的說:「總裁,這樣不好吧?」
可惜,單純沒心眼的小秘書,哪裡是腹黑總裁的對手,
不但笨笨的被總裁大人勾了心,最後還被他給勾上了床,
壓在身下,狠狠地折騰一番。夏譯心想,這小秘書傻歸傻,
卻讓他想不愛都不行,可這笨女人都上了他的床,
卻還想跟他裝不熟!這一下氣得不輕的夏譯決定,
對付孟可希這沒情商的女人,最好方法就是,
把她拉回床上,讓她明白,她到底是誰的女人!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閃光燈交織成一片的記者會現場。
  一身白色裙裝,優雅迷人的孟可希站在西裝革履、臉上洋溢著一抹得意笑容的方浩身邊,面對著滿座的記者顯得有一絲緊張。
  按捺著心中緊張的感覺,為了夏譯……無論如何她都要努力,孟可希暗暗地鼓勵自己。
  大概這是她最後一次為他做點什麼了吧!但這一次跟以往不同,這一次,是為了彌補自己的過錯。
  孟可希的包包裡,此刻放著一封辭職信,記者會以後,她就要遞交辭呈給夏譯,然後……她會跟身邊這個男人成為眾人羨慕的一對,雖然這不是她想要的,可是只有方浩能夠幫助自己,而這是她唯一的回報。
  「最近有傳聞說方氏企業的繼承人,方浩先生您跟譯臣集團總裁,夏譯先生被爆出說是同性戀,我們想知道方先生對此事有什麼看法?」
  雖然知道正是方浩身邊的孟可希所爆的料,可是大家還是將矛頭直指當事人方浩,畢竟八卦的重心,還是傾向於兩個經常鬧緋聞,鬧得滿城風雨的男人。
  孟可希愧疚地望了一眼被媒體緊咬不放的方浩,放在桌上的手微微顫抖。
  方浩一隻手輕按在她手背上,可是仍然微笑望著各家媒體,當然,這樣的挽回形象的記者會,對自己而言已經是家常便飯,也正因為同樣緋聞不斷的夏譯,從來不會出席這類的記者會,所以他這一次才能趁機奪取美人心。
  「各位稍微安靜一點!」方浩一臉嚴肅的掃視周圍,然後點了點頭,「這次因為一個小小的誤會,導致大眾與媒體有所誤會,所以特意舉辦這個記者會來澄清一切,當然,這個誤會是因為夏先生的私人秘書造成的,所以今天她在這裡,就是要為大家解釋清楚!」
  「這個圈子難免會有誤會,可是譯臣集團夏總裁的感情世界一向是一個謎,這也是我們很關心的問題!加上一向甚少在公眾場合會面的夏總裁,竟然會出現在餐廳並被孟小姐痛加指責,這如果沒有能夠說服一切的理由,我們會堅持我們的所見所聞!」
  「對啊!孟小姐身為夏總裁的私人秘書,對夏總裁的生活與感情應該有所了解,所以絕對不只是一個誤會那麼簡單,孟小姐,如果這只是一個誤會,為什麼身為秘書的妳要製造這樣一個誤會?目的何在?」
  「我……」
  看著事情沒有平息的趨勢,反而像是被煽風點火般越演越烈,所有的鏡頭都對準了孟可希,她一時之間手足無措,不知道怎樣應對。
  方浩的手仍然緊緊地握在她手上,嘴角掛著一個不易被人察覺的弧度,可是卻沒有為她解圍,他冷眼旁觀著一切,就是等孟可希最無助的那一剎那,再把握那一瞬間奪取美人芳心。
  當然,方浩在舉辦這個記者會以前,已經跟孟可希談好了條件,等到記者會結束後,她就必須跟夏譯提出辭職,轉而到自己身邊工作,還要成為他的女友。
  跟夏譯維持表面好友關係,檯面下卻暗鬥了這麼多年,自己也該贏一次了,而他身邊的孟可希,是二十年來一向無所爭,卻總是贏他的夏譯,第一個在乎的人,可惜夏譯隱藏得太深,孟可希根本感受不到,所以這次方浩這次勝券在握。
  「孟小姐,請問夏總裁在日常生活中有什麼表現,導致妳有這樣的誤解?」
  「孟小姐,夏總裁為何不出席,與你們共同澄清這個事實,是否另有內幕?妳是不是受他指示才會出席這個記者會?」
  「請問一下孟小姐,妳跟夏總裁,還有身邊的方先生之間有怎樣的關係?是不是因為他們倆情變,妳才爆出真相,想要力挽狂瀾、亡羊補牢?」
  「如果孟小姐的解釋是真的,那當初為何又要無中生有?毀謗方先生與夏總裁?」
  媒體咄咄逼人的口吻,讓孟可希招架不住,腦子裡一片混亂的她,也不知道從何解釋起。
  她求助地看向方浩,可是方浩卻視而不見,只是一臉微笑地迎向記者,「你們應該一個一個來提問,這樣子,可希她也不知道怎樣回答你們!」
  孟可希咬咬嘴唇,她終於明白夏譯為什麼不願意開這個記者會,因為真如他所講,只會越描越黑……
  孟可希不知道,此刻現場外的走廊上站著一個頎長的身影,一雙冷冽的黑眸透過窗戶正盯著一籌莫展的她,繼而從方浩緊握著的她的手上掃過,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
  過往一幕幕在夏譯腦海中浮現……
  初次見面時,那個笑靨如花、一臉純真的她;做錯事的時候,那個一臉無辜、手足無措的她;生氣的時候,那個伶牙俐齒、絕不認輸的她;開新品發表會的時候,捧著花站在他身邊、小鳥依人的她;被他惹火了,拿起抱枕砸他那可愛的她;到此刻,不忍他被流言詆毀、挺身而出的她……
  夏譯明白孟可希的心意,也珍惜與她相處的時光,那些他與她同樣裝傻,不敢靠彼此太近,生怕嚇走對方或被對方拒絕的時光。
  可是此刻,看著孟可希正被一個企圖想要玩弄她的人推到火線上,卻渾然不覺,自己怎麼可能坐視不理?
  夏譯蹙眉看著那個顯得無助的她,想衝進去將她帶走,可是孟可希清脆的聲音在此時傳來……
  「我跟夏譯共事的時間不長,但在我眼裡,他是一個相當出色的人,他對待感情一向很低調,也很認真,並不像外面所傳那樣的冷血無情、會玩弄別人的感情。他……也不是我所誤會的是一個同性戀,他只是因為不想傷害他不喜歡的女孩的心,才會狠狠地拒絕她們的告白,才會堅定立場地不近女色,不料卻導致我之前有所誤解。對於我昨天晚上脫口而出的一句話,卻讓所有人都誤會了,這完全是我的過錯,請各位媒體記者高抬貴手,不要再中傷他,我更要在這裡鄭重地跟諸位道歉,對不起!」
  「那麼,昨天晚上夏總裁當著所有人宣告妳是他的女人,並承諾很快就會跟妳訂婚,又是怎麼回事?」那個記者終於將重量級的問題爆出來,引起現場一片轟動。
  孟可希一臉無辜地望著窮追不捨的記者,一時之間百口莫辯,夏譯怎麼可能會跟自己訂婚?她又該如何解釋?
  看著機會終於來了,方浩一條手臂摟過孟可希的腰,將她拉到自己身邊,準備替她解圍……
  就在那一剎那,如同出現一陣旋風般,一個黑色身影快速走到孟可希身邊,並將她重重地拉進自己懷裡……
  孟可希瞠目結舌望著面前的男人。
  「是夏譯!」一時之間閃光燈四起,在場的鏡頭一致聚焦在夏譯身上。
  「我承諾過的事情,我會做到,至於其他的事情,我就不多說了!請讓一讓!」夏譯擁著孟可希,視線掃過一旁的方浩,旋即將她從人群中拖了出去。
  「你……你幹嘛開這樣的玩笑?」孟可希望著面前的夏譯,想要掙脫他大掌的箝制,可是他卻只是霸道地握著她手腕,完全無視她的掙扎。
  「你說呀!你知不知道你這樣說,以後會有多少麻煩?」她蹙著眉頭不滿地看著夏譯,討厭他這樣衝動行事。
  腰間忽然一緊,夏譯的一隻手臂將孟可希擁入懷裡,另一隻大掌輕按在她腦後,然後重重地佔領了她的唇……
  他的吻霸道而熾烈、纏綿而溫柔,孟可希用力地掙扎了幾下,一顆芳心終於淪陷。
  尾隨而至的記者趕到,周圍再度閃起一片閃光燈,正好將這一幕都捕捉起來,像是將兩人一剎那的幸福留住了……
  孟可希知道睜開眼睛,除了看到他外,還有周圍瘋狂的注視,可是……她一顆心還是狂跳不已,夏譯愛她嗎?他真的會兌現那些承諾?自己是在作夢嗎?
  她不敢相信……她與夏譯才相處短短一個月的時間而已啊!

  第一章

  一個月前。
  清晨的陽光從一望無際的藍色天空傾瀉下來,灑在眼前一座高大的銀白色建築外牆上,身穿一套時尚的套裝,提著包包,踏著高跟鞋,顯得步伐有些不穩的孟可希,因眼前建築物的宏偉氣勢而倒抽一口涼氣。
  多少人拚個頭破血流,都沒辦法擠進去的譯臣集團,竟然讓她不費吹灰之力就得以躋身成為其中一員,滿懷自信的孟可希早早從家中搭計程車過來,就是為了在上班報到的第一天,能夠給所有人一個最美好的印象,可是眼前建築物在陽光底下閃著寒光的氣勢,還是讓她受到一絲震懾。
  深吸了一口清晨的新鮮空氣,孟可希大踏步邁上臺階,走進了臺北首屈一指的譯臣集團,相較於外觀上的寒冷,室內則顯得豪華與氣派,目光所及,金碧輝煌。
  孟可希微微一笑,一握拳頭,默默地在心裡替自己打氣一下,在這裡,她會得到更好的歷練機會,一向喜歡高難度挑戰的她,這下真的來到一個可以發揮自己所長的平臺了,而且這裡的薪水很不錯,這樣她就可以給媽媽更多家用,想到這裡,一抹微笑浮上她的唇角,眼神也更加有自信。
  在服務臺登記還有簡單的自我介紹以後,一名工作人員迅速帶著她上樓,隨著電梯不停地往上升,她被帶到了這座建築的三十樓。
  「到了,妳先去找秘書,讓她跟妳辦理工作交接吧!」那名工作人員像是很謹慎的樣子,連電梯口都沒有踏出一步,只是伸手從孟可希身後輕輕地推她一把,讓她走出電梯。
  孟可希看著面前簡約而氣派的接待大廳,正想回過頭問說秘書在哪裡辦公,可是電梯門已經緩緩關上。
  孟可希四周看了一下,整層辦公室安靜得出奇,只有自己腳上那三吋高跟鞋的鞋跟,傳來踏在地板上的清脆聲響,在這空寂的樓層迴盪。
  接待大廳旁,有一排翠綠的樹木,還有一個魚缸,可以看到各個品種的熱帶魚優哉游哉地在水裡游來遊去,她湊到魚缸旁看著可愛的魚兒,有點分神了。
  「妳終於來了!」一個聲音傳到自己耳畔,孟可希回過頭,看到一個化了妝,身材高挑的美貌女子站在自己面前,她不由得挑挑眉頭,心裡疑惑著她怎麼走起路來沒有半點聲響,還是自己太專注於水裡的魚,沒有留意她的腳步聲?
  那個女子看她一臉疑惑,便禮貌地說:「妳是新來的秘書,孟可希吧?」
  「嗯,我是。」孟可希回過神來點了點頭。
  「我是前任秘書,妳跟我來!我跟妳交接一下工作事項,等一下總裁會議結束,妳才可以開始工作。」女子快速轉身,將她帶到一張辦公桌前。
  「其實妳的工作挺簡單,主要就是安排好總裁的工作行程,提醒他準時開會、幫他接待客戶、幫他接下一些必要的應酬還有推掉一些不必要的應酬、替他整理好所有的檔案資料、記下他每次接觸的人跟討論的事,最最重要的是,妳每天早上來上班之前,都要在街口的咖啡店,幫他買一杯藍山咖啡,別家的不要,一定要街口那家,不然的話……」像是怕被聽到的樣子,女子將嘴巴湊到孟可希耳邊,「總裁發飆很恐怖的!」
  「謝謝妳善意的提醒,我會注意的。」孟可希微微一笑。
  「那好,如果沒有什麼問題,我等一下就會離開了。」前任秘書像是有些不甘,但又像是徹底鬆了口氣的樣子。
  這麼前途無量,薪水又高的工作,她卻只硬著頭皮,苦撐了十五天,說出來都很不好意思,說得好聽一點,就是她們的總裁大人實在是太難伺候;說得難聽一點,就是她無法勝任這份看似簡單,實質難度很高的工作。
  十五天,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她卻已經是在這個秘書位置上,工作不超過一星期的眾人之中,最出色的一個。
  她從來從來沒有碰到過這麼一個又帥、又多金,又優雅、又冷漠的男人,譯臣集團的總裁秘書,多好聽的職稱,可是沒有人知道那背後不為人知的心酸,就連資歷超級豐富的她,也實在是沒辦法堅持下去了,才會在抱著枕頭哭了一晚上以後,毅然決然遞上辭呈。
  她看人的眼光一向精準,新來的這個秘書,雖然身材、外貌都過關,可是反應還是遲鈍了些,有點粗線條的樣子,身為前輩,她只能衷心祝孟可希好運。
  在了解過相關事宜之後,孟可希終於被帶到一個會議室門外。
  「等一下會議開完,妳就要馬上進入工作狀態,到時總裁會交代任務給妳,如果沒什麼事,我就先走囉!」
  孟可希望了一眼身邊的前輩,再遲鈍的她都感覺到這個前輩恨不得溜之大吉,為了達成她的心願,她輕輕地點了點頭。
  一眨眼的功夫,前任秘書已經不見身影。

  ◎             ◎             ◎

  孟可希回過頭,隔著玻璃窗望向偌大的會議室,公司主管清一色的西裝,正襟危坐,輪流對著前方那個面容冷峻的男子報告著工作事項。
  那些神情嚴肅的高層個個心無旁騖的樣子,顯然沒有察覺到她這個偷窺者,而且會議室的隔音效果極佳,孟可希也聽不到裡面說話的內容,只是從每一個人唯唯諾諾的樣子看來,現場氣氛嚴肅得出奇,孟可希能體會得到裡面的氣氛有多凝重。
  第一印象很重要!她暗暗告誡自己。
  那個男子拿起面前的檔案夾悠悠地翻著看,坐在最遠位置的一個下屬低著頭,彙報著些什麼,頭越來越低……
  忽然地,男子將手中厚厚的檔案夾,往最遠位置那個下屬猛地砸過去,而那人閃避不及,被砸個正著而發出一聲慘叫,所有人都低頭沉默不語,連站在玻璃窗外的孟可希都在剎那間目瞪口呆……
  孟可希圓睜著一雙眼,正好在下一個瞬間與那面無表情的男子的深邃雙眼對視……一顆心猛然一晃,感覺自己整個靈魂像是要被那雙眸子取走一般,腦子裡「唰」的一聲,變得空白一片。
  會議室的門自動打開,裡面一個聲音傳來,「什麼人?進來!」
  第一印象很重要……孟可希咽了一下口水,挪了一下有些發軟的雙腿,走進了會議室,她低著頭,醞釀了一下情緒,終於用力地抬起頭,明眸皓齒、笑靨如花,「我是新來的秘書孟可希,希望各位多多指教!」說完,她深深地一鞠躬。
  她那如同一縷陽光注入無邊黑暗的一抹笑顏,讓所有人緊繃的神經鬆了鬆,而他們的總裁大人也在不經意地瞥了她一眼後,輕輕地說:「散會!」
  能夠在三千多名應試者之中脫穎而出,看來應該也有她的過人之處,美麗的女子夏譯見過不少,美麗而喜歡死纏爛打的女子也不在少數,可是面前這個美麗又不失可愛的女子,他倒是第一次看到。
  在他的公司,優秀、貌美而又堅持得住的,可以留下;反應敏捷但心靈脆弱的,多是待不過一星期;可是一個單純可愛的人……唯一的答案是她會死得很難看!
  而孟可希是爛泥還是金子,他還得靜觀其變。
  周圍的高層都如釋重負般地離席,只剩下面前的她……栗色波浪捲髮泛著點點光澤、細長的眉毛、長而捲翹的睫毛、晶亮的眼眸、秀氣而高挺的鼻子、櫻色飽滿的嘴唇,她的五官很標緻,也很立體,裸露在那套裝外的雪白肌膚,讓他感覺眼前不像是一個真實的人,而是一個特大號的芭比娃娃。
  「孟什麼?」他挑挑眉頭望著她略施淡妝的臉蛋,正好迎上她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不覺有些失神。
  「可希,可愛的可、希望的希。」她眨了一下眼睛,動了一下嘴唇。
  「嗯。」夏譯略微點點頭,眼睛掃過桌面上的裝咖啡的紙杯,「收拾一下,然後到我辦公室!」夏譯站起身,抄起桌面上的檔案夾,如一陣風般從她身邊擦過。
  他是傳聞中那雷厲風行的夏總裁?孟可希蹙蹙眉頭,走到他的座位前,拿起那個紙杯,眼睛環視四周,這麼寬敞的空間,竟然連一個垃圾桶都沒有?她不禁滿心疑惑,將紙杯扔進自己桌子底下的垃圾桶後,快步地往總裁辦公室走去。
  「將這份文件拿去影印三份,送到人事部。」孟可希一踏進辦公室,都還來不及感受總裁辦公室的氣派,夏譯便將一份厚厚的文件扔給她。
  捧起那疊厚重的文件,孟可希無奈轉身,大步往門外走去……
  「這些機密文件,妳全部處理掉,不准讓別的人看到裡面的內容,包括妳。」剛把第一份工作完成,緊接著就是第二份,孟可希點點頭,抱起文件就走,還不習慣踩著高跟鞋的她,腳下一扭,這些機密文件頓時如雪片般四下飛散,灑滿整個辦公室門口。
  孟可希驚呼一聲「不好」,忙蹲下身子去撿散落滿地的文件。
  夏譯按了一下太陽穴,一副沒空理她的表情,繼續埋頭於自己的工作。
  「總裁,義大利那邊的合作廠商已經到了,總機小姐正將他們帶往接待大廳。」是樓下服務臺打來的電話,夏譯把電話掛掉後,視線移到正因闖禍而手忙腳亂、收拾殘局的秘書身上。
  「妳平時做事都是這樣嗎?」看著慌成一團,正在撿文件的孟可希,夏譯一臉的不滿。
  拜託!你不幫忙就算了,竟然還在那裡冷嘲熱諷!孟可希真想揍人。
  夏譯摸了摸鼻子,「剛走了一個災星,又迎來一個剋星,看來人事部那些人真的是瞎了!」
  孟可希總算領教到這個總裁有多惡劣,說起話來絲毫不顧別人的尊嚴,可是她只能息事寧人、忍氣吞聲地把工作完成,畢竟這是自己上班的第一天而已。
  「好了,別撿了,我有很重要的客戶要來,快到電梯口去迎接,要再捅出什麼簍子來,我就給妳好看!」夏譯走到半蹲著將文件收成一堆的她面前,伸出腳將文件都挪往一邊。
  孟可希應了一聲,站起身來快步向電梯口方向走去。
  夏譯雙手插腰站在門口,再度用腳將文件都往旁邊挪了一下,整理一下服裝,無奈地望著顯得凌亂的辦公室,快步走向前。
  隨著電梯門緩緩打開,幾個西裝筆挺的男人走了出來。
  孟可希說著流利的義大利語,禮數周到地將他們帶到接待大廳,將他們交給早已候在大廳的夏譯,然後鬆了口氣。
  「倒茶來。」夏譯小聲地囑咐她,然後與義大利客戶交談起來。
  當大家談得正開心,夏譯一雙眼看到孟可希竟然雙手捧著托盤,搖搖晃晃地踩著高跟鞋走了過來,而托盤上的茶壺、茶杯看來搖搖欲墜……
  在夏譯的眼神示意下,她微笑著將茶遞給每一位客戶,然後轉身快步離開這不宜久留之地。
  「哎呀!」剛離開他們的視線,從一盆枝葉茂盛的綠色植物旁走過,孟可希便摔了一跤,正好落在所有人聽到驚叫後,投過來的疑惑視線之外。
  「幸好……」孟可希拍拍胸口為自己感到慶幸,然後就看到一雙擦得晶亮的黑色皮鞋,落在自己面前的地板上。
  她的視線沿著那雙修長的腿慢慢往上,映入眼簾的是一雙冷漠的眼,「妳是不是不闖禍不行?故意給我惹麻煩?」
  「不是,我是不小心,才……」孟可希急得忙擺手。
  那個高大的身影在她面前半蹲下,並捏住了她的下巴,「警告妳,如果妳在我的重要客戶面前,再有意無意地出糗,我會讓妳比死還要難看!聽清楚了沒?」
  「痛死了!」一掌拍開他的大手,孟可希揉揉下巴,這下她可知道自己是惹到了一個超級霸道又蠻橫的總裁。
  夏譯氣急敗壞,他的話她顯然都沒聽進去,還那麼用力地拍了一下他的手背,那麼粗魯的女人,他終於見識到了!
  「你跟別人說話的時候,都喜歡捏著別人的下巴嗎?怎麼不乾脆扭耳朵算了?」孟可希皺著眉頭,杏目圓睜,一臉不滿地瞪著他。
  夏譯的腦袋一下轉不過來,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答她這個問題。
  「沒禮貌!」咬咬粉唇,孟可希吐出極具批判意味的一句話,言簡意賅,「你有什麼要求就說,但是一些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情,我沒辦法不讓它發生,而我可以控制的會盡量控制,你動手動腳的,很沒家教!」孟可希繼續喋喋不休。
  「控制好妳的音量!」他喑啞的聲音拂過她的臉,這是什麼女人!才來上班第一天,竟然目中無人地批判起自己來!他可是她的老闆,從來還沒有下屬敢當著他的面如此肆無忌憚,夏譯氣壞了。
  夏譯雙手握住孟可希的雙肩,透過薄薄的襯衫布料,他的大掌似乎一用力就可以將她捏碎。
  聘請她是讓她來做事,不是讓她來壞事、來批評他的!夏譯陰暗著一張臉,慢慢地湊到她耳邊,「如果妳還想活著從譯臣集團的大門走出去,妳就給我老實點!把我的辦公室收拾乾淨,再滾回妳的位置上把妳的工作處理好,少在我眼前晃來晃去的,不然……」
  「你會殺人?」孟可希一臉疑惑地望著他。
  一碰上她那雙純真得一塌糊塗的水眸,夏譯就徹底沒轍,只好冷著一張臉沒好氣地說:「是!我會殺人,還會吃人,連渣都不剩。」
  「國家是有法律的,你以為你可以得逞嗎?」她還是一臉笨樣。
  「那麼妳就試試看。」夏譯邪魅地笑著輕輕鬆開她,為她整理一下衣領,那動作卻是那麼的曖昧,可是那只是短暫瞬間,他旋即站起身來,黑著臉轉身離去。
  人事部那群廢物,竟然讓一個白痴面試過關!都是幹什麼吃的!夏譯爬梳過他那頭帥氣的頭髮,回到接待大廳繼續與客戶洽談業務。

  ◎             ◎             ◎

  時間一點點地流逝……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午飯時間。
  在二十五樓的產品展示大廳,夏譯正讓幾位義大利客戶看公司設計的展示品,這些先進設備其實本該由孟可希帶他們來參觀並解說,可是因為她是第一天上班,夏譯實在是放心不下,所以平時本該在辦公室處理公務的他,此刻正代替他的秘書做這些再無聊不過的事情。
  看著幾位客戶都極滿意這些產品,夏譯決定讓孟可希安排他們的飯局,如果他沒有記錯,午休之後他還有一個推不掉的開幕典禮要參加,一想到在典禮上即將要碰到的王美君,他就特別地頭大,從口袋掏出了手機,撥了秘書桌上的電話。
  竟然不接?夏譯蹙眉,按捺著他不怎麼好的脾氣,再次撥打那個號碼……
  還是不接?那死女人跑哪裡去了?
  而此時此刻,孟可希正站在碎紙機前,將文件一份份地放進去……
  肚子不爭氣地抗議了一下,她的眼皮跳了跳,覺得有種不祥的預感……如同涼水灌入脊背,她腦子清醒了一大半,機械化的動作也加快,將最後一份文件放進碎紙機,她大功告成地拍一拍雙手,轉身離開,果然不出她所料……
  黑著一張臉的總裁大人正站在她的辦公桌前,一隻手的手指一下又一下地輕敲著她的辦公桌面,如同敲擊在孟可希心上。
  「小姐,妳知道我的時間有多寶貴嗎?」夏譯一副咄咄逼人的口吻。
  「有什麼事嗎?」孟可希故意裝傻。
  「我給妳打了十通電話,妳一通都沒接,我回來才發現妳根本不在自己的座位上,還問我有什麼事?妳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現在的職責與身分?」夏譯臭著一張臉,質問的口吻已經變成責備的口吻。
  「你打我的電話幹嘛?」她好奇地望著他,他不是不希望自己出現在他眼前嗎?
  「廢話少說!我要妳預訂酒店讓我的客戶吃飯!」夏譯很生氣的樣子。
  「那好,我現在訂就好了!」一把將夏譯推往一邊,孟可希拿起了話筒,眼睛看著桌上那張表格的酒店預訂電話。
  「應該訂一家義大利餐的酒店……還是中式的酒店好呢?」孟可希對這個總裁的答案可不抱什麼希望,「對了!就這家!」
  一隻大掌重重地按在電話上,夏譯一字一頓的冷酷聲音傳來,「我、已、經、訂、好、了!」
  「那我接下來要做什麼?」將他推向一邊,夏譯還來不及生氣,她已經開口了,「總裁,我第一天來上班,很多事情都不懂,你要多點耐心才是!」
  「等一下我要參加一個很重要的開幕典禮,半個小時以後妳幫我打電話給司機來接我過去,如果再出什麼狀況,唯妳是問!」夏譯說完,快步地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孟可希雙手一攤,望著這個最喜歡威脅人的總裁漸遠的身影,從抽屜裡拿出自己的便當盒來。
  好好吃飯才有力氣幹活啊!孟可希將便當盒打開,看到媽媽為自己準備的豐盛午餐,咖哩牛肉麵,她的最愛!滿懷興奮,她抓起筷子品嚐午餐,也幫辦公室裡的總裁轉接了幾個來電,等孟可希細嚼慢嚥地吃飽喝足後,剛好過半個小時。
  「該給司機打電話了。」她拿起話筒,然後按照面前那張表格上所寫的號碼通知司機,接著走到夏譯的辦公室提醒他準備出門。
  正忙得焦頭爛額的夏譯,將視線從公文中移開,合上檔案夾,拿起西裝外套穿上準備離開。
  「總裁,你的領帶沒打好。」孟可希認真提醒。
  夏譯低頭看了一下,孟可希快步走到他面前,「我幫你整理好!」
  「不用。」夏譯拍開她快要碰到自己的手,旋即轉過身,自己對著玻璃窗那個模糊的倒影簡單地整理了一下。
  孟可希撇撇嘴,不滿地別過臉去。
  「走吧!」夏譯快步往門外走去,孟可希也快步跟上,隨著電梯門即將關上,她一閃身鑽了進去。
  怎麼會有那麼可惡的人?孟可希在心裡犯嘀咕,等一下又不會死!
  可是他不凶的時候,又真的是一個絕色美男啊!孟可希偷偷地轉過臉打量著夏譯,一八五公分的身高,讓他頎長的身材極之出眾,看著他的側臉,橫飛的劍眉、挺直的鼻梁、性感的薄唇,如同一筆一畫勾勒出的輪廓與線條,真的只能用精緻來形容,但是冷酷如他,說他是惡魔真的一點都不過分。
  此刻夏譯一隻手優雅地放進口袋裡,眼睛認真地看著變動的樓層數字,他的優雅和舉手投足間流露的貴族氣質,讓她不知不覺忘記了之前對他的不滿,取而代之的是一絲仰慕,即使他有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漠,仍然有讓人無法抗拒的魅力。
  正當孟可希心神恍惚,抬頭望著身邊的男子進入白日夢狀態時,一聲輕咳打破寧靜的氛圍。
  「嗯!」孟可希猛然回過神,故作冷靜地望著前方,心頭如受驚的小鹿亂撞,臉上也一陣陣的發熱,好糗!剛才的樣子一定很花痴吧!怎麼會讓夏譯發現了?當她在沉靜好久後,再次偷瞄他一眼,發現他早已一臉從容地專注於前方。
  「叮」的一聲,電梯門打開,夏譯大步地往一樓大廳走去。
  孟可希昂首挺胸,緊跟著他的腳步。
  周圍的人默默地向他們的總裁點頭致意,夏譯卻全當成沒看見的樣子,繼續往前走。
  「你們好,你們好!」跟在他後面的孟可希可沒那麼沒禮貌,將別人對總裁大人的問候一一地回禮,把他的事當自己的事一樣認真地對待著。
  夏譯對身後小秘書的積極很是不屑,就算她努力地表現出能夠獨當一面的樣子,可是一個上午的失誤已經讓他的印象大打折扣,而且她竟然敢說自己沒禮貌!看來她沒有意外地會成為下一個被他嚇跑的人,夏譯暗暗地想著,停下腳步伸手打開了車門,身後卻被猛烈地撞了一下,緊接著一個女聲低呼了一下。
  夏譯不滿地回過身,看到他那個非常「有禮貌」的小秘書,一頭撞在自己的背上,正在皺著眉頭、揉著額頭,伸出手輕輕地撢了一下背後的衣服,夏譯默不作聲地坐進車子裡。
  什麼態度?竟然那麼看不起人!一屁股坐到他身邊,孟可希皺皺眉頭,對身邊這號怪人實在是不敢恭維。
  「我小睡一下,到了妳再叫醒我。」夏譯靠在椅背上,調了一個比較舒服的位置,閉上雙眼休息。

  第二章

  不知道為什麼,孟可希總感覺有那麼一點怪異,是沿途的景色?還是在公司裡面顯得有點另類的自己?
  沿途的景色應該讓她感到放鬆,可是她卻無心欣賞,因為她正糾結在自己是異類這件事上……從孟可希一早踏進公司大門,到她此刻坐在她的總裁身邊,她好像一直在尋覓一樣東西……一種會讓她覺得自己受歡迎的東西……對!笑容!儘管她一個早上都在強調第一印象,並不停地對著別人擺出笑容可掬的樣子,可是,周圍幾乎沒有一個人回以她同樣的微笑!
  見到身邊這個總裁大人,從主管到普通清潔阿姨,都是一副畢恭畢敬的樣子,可是卻不曾見過任何人投以一個真心笑容……視線所及,幾乎都是皮笑肉不笑的一張臉。
  真是可怕!
  車子穩穩地停在一處郊外的農莊,各種果香襲來,孟可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原來是一處果園!她喃喃自語。
  「總裁,到了。」她輕聲叫醒還在休息的夏譯。
  夏譯坐起身子,望向車窗外,那冷峻的眉頭一蹙,「該死!這是哪裡?」
  「異果農莊啊!」孟可希不明所以的聲音傳來。
  「總裁,我記得異果農莊上次您來過,您說這裡蚊蟲特別多,再也不要過來了!」司機的聲音低了下去,「我就納悶您怎麼又說要來了!」
  「不是應該去雅座酒店的嗎?」夏譯一雙疑惑的眼睛盯著司機。
  「可是秘書小姐說是異果農莊啊!」司機雙手一攤一臉無辜。
  頓時一雙眼神如利箭直射孟可希臉上。
  「我……我可能翻錯行程了……對不起,對不起!」孟可希一臉無辜。
  「一句對不起,能夠挽回中間的損失嗎?妳知不知道,妳只要犯一個哪怕妳自認為是微不足道的錯誤,對整個公司的經濟,還有聲譽造成的影響都很嚴重,妳賠得起嗎?」夏譯陰冷的聲音如利劍直插她內心。
  「可是我……」她想要為自己辯駁,才發現是那麼地無力,頓時淚水奪眶而出。
  面前的夏譯渾身散發著危險氣息,讓她害怕,一直那麼勇敢、那麼堅強的孟可希,第一次身陷無助的境地,只能低聲哭泣起來。
  看著孟可希無措的樣子,夏譯忽然歎息一聲,心裡暗暗地想,這樣也就可以冠冕堂皇地甩掉與那個女人碰面的機會了,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那怎麼辦?現在回去也是趕不及了,總裁。」司機回頭請求指示。
  「那就到處逛逛吧!」夏譯望向車窗外,秋高氣爽,剛好也是一年中準備收成的季節,雖然自己很不幸地收到了一個淨會犯錯的員工。
  讓司機開車載著他們在農莊轉了一圈,最後在下班時間將她送回到家門口,他的車子便揚長而去。
  孟可希站在門口輕輕一聲歎息,轉身走進屋裡。

  ◎             ◎             ◎

  「好險!差點就遲到了!」
  一大早,孟可希就如一陣風般地跑出電梯,並且一屁股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夏譯的身影隨即出現在她面前。
  「早安,總裁!」孟可希輕輕喘著氣,對夏譯綻放一個如陽光般燦爛的笑容,來掩飾內心的不安。
  「早會馬上就要開始了,我的咖啡!」他走近並向她伸出手來,如往常一樣。
  腦袋裡轟的一響,孟可希總算想起那麼一件大事來!第二次發生的嚴重失誤,如炸彈在她腦子裡炸開一樣。
  「妳不要跟我說妳忘記了!」夏譯瞪著孟可希咬牙切齒。
  「今……今天早上的時候……塞車……差點遲到,所以我忘記買了。」孟可希把頭低了下去。
  早會的時候要喝一杯咖啡,聽著下屬彙報工作情況,然後會議結束,他會到辦公室處理一天的行程,這些都是這個秘書應該安排好的,而本來是井然有序的工作與生活節奏,現在幾乎要被孟可希完全攪亂了!
  夏譯惡狠狠地掃了一眼她的臉,轉身大步往會議室走去。
  這下是大禍臨頭了!孟可希看看手錶,想著以最快的速度去買咖啡,試圖將功贖罪。
  趁沒有人注意,她偷偷地溜過會議室,快速向電梯跑去,然後以最快的速度衝到街口買了一杯熱呼呼的藍山咖啡,雙手捧著快步往回走。
  「總裁,你的咖啡來了……」孟可希一頭撞進會議室,當時一位業績達不到標準的經理,正被夏譯當著眾人的面罵個狗血淋頭。
  出現得真不是時候……在座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心中同一時間閃過同一念頭,都為眼前這個不識實務的小秘書捏了一把冷汗。
  頓時,孟可希捧著一杯咖啡,進退兩難,冷汗直冒。
  空氣如同凝結了一般,孟可希感覺連呼吸都有點困難,心一橫,她三步並作兩步走到火氣還沒消的夏譯身邊,將咖啡放到他面前的桌面上陪著笑臉,「總裁,請慢用。」
  孟可希轉過身,像逃跑一般地走出了會議室。
  會議在她踏出門後就宣布散會,孟可希看到那個經理離開的匆忙樣子,還有其他公司主管經過她時,那詫異的表情。
  回座位後,孟可希拿起筆,認真地安排著總裁的工作行程,視線落在第二天晚上的一個晚宴上。
  在首屈一指的豪華酒店裡舉辦的晚宴一定相當盛大,一定有很多上流社會的有錢人參加吧!雖然也曾幻想過白馬王子,可是一向務實的孟可希還是搖了搖頭,自己犯的錯還不夠多嗎?夏譯再慷慨,也不可能會帶上自己,她輕笑,反正她也不喜歡那種隆重的場面,如果有時間,不如回家喝媽媽親手熬的湯,既滋補又養顏。
  而另一頭的會議室,人群早已經散去,只有夏譯一人,望著那杯仍然有些溫度的咖啡出神,再這樣下去,真不是辦法……
  從來沒有誰敢中途打斷他的會議,那是夏譯工作的一部分,如果持續這樣下去,他在公司的威嚴何在?可是她只是一個新人,如果因為一兩次犯錯就貿然辭退她,一定會被認為他太不近人情;如果不辭退她,說不定她還做出更驚天動地的事,然後鬧得一發不可收拾。
  一想到這個剋星會帶來的麻煩,夏譯就一個頭兩個大,但是一切迫在眉睫,所以最後他作了個決定,希望讓孟可希知難而退、自動辭職,既不傷感情,又不失分寸,實在是明智之舉。
  這樣一想,他便起身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準備好時時刻刻要找她麻煩,其實,根本不費吹灰之力,也可以讓她知難而退,因為她犯錯的機率實在太大了。
  視線望過去,就是孟可希的辦公桌,她正在用午餐,很享受地大塊朵頤著,不知為何卻很礙眼,難道她就不能做一點正常人的事情?明明該到休息室或者樓下的員工餐廳用餐,她偏不去,一定要在自己的辦公座位上用餐。
  越看越是不爽,夏譯站起身來,走到即將用餐完的她身邊。
  「這份文件讓妳影印三份,妳怎麼只影印了兩份?」夏譯將一份文件砸到孟可希桌上,嚇了她一跳,飯都還沒來得及吞下去。
  效果看起來很好,就是要讓她的心臟承受不了,然後自動走人。
  「明明我影印三份了呀!」孟可希把便當盒收好後,拿著文件細看了一次,疑惑地說。
  「現在不是找藉口的時候!」夏譯望了她一眼,妳印了三份沒錯,但是我偷扔了一份。
  「不信的話,我去幫你找出來!」孟可希好強的性格,讓她不願輕易妥協,為了努力不再犯錯,她已經非常、非常地謹慎,為的就是努力在他心中扳回一點分數。
  「OK,我給妳三分鐘的時間,如果找不到,別怪我對妳不客氣!」夏譯雙手環胸,反正他把那份文件扔進垃圾桶了,垃圾剛剛又被清理了,再怎麼說她也不會到垃圾場裡面翻吧。
  果然,孟可希把夏譯的書桌、文件櫃,還有抽屜都翻了一遍,最後,她眉頭一挑,「我知道在哪裡了!」說完,便往辦公室門外跑去。
  十分鐘以後,帶有一身垃圾臭味的孟可希出現在辦公室裡。
  「找到了,給你!」孟可希一臉笑容地將一份不算骯髒的文件遞給夏譯。
  「不必了!馬上給我拿走!」夏譯冷冷地抬起頭,生怕那份沾滿細菌的文件弄髒自己的辦公桌。
  「你不是想要嗎?」孟可希一臉無辜地望著他。
  「叫妳出去!順便帶上這份該死的文件!」夏譯感覺自己的耐性快要被孟可希磨光了,如果她再執意堅持下去,繼昨天之後,她可能又會被自己罵哭!
  「喔!不要就算了!」孟可希失望地轉身之際,看到她的總裁大人用手在面前搧了搧,以排除異味。
  關於這個女人如何能夠成為他的秘書,夏譯早已經問過人事部那幾位一致通過錄用她、瞎了眼的主管。
  「總裁您不是需要一位主動一點,不要不知變通的秘書嗎?」
  「她很主動、很積極耶!」
  「您不是說外貌要出眾、身材要很棒嗎?」
  「她很不錯啊!聽說在學校的時候還是參加舞蹈相關社團的。」
  「她幾乎是全能!成績優異不說,她真的是什麼都懂,我們還有讓她現場示範,她完全符合總裁您的要求,是秘書的最佳人選啊!」
  幾個人小心翼翼,對她卻一致的讚不絕口,讓夏譯相當懷疑孟可希的背景,看來他真的要找機會讓她自動走人!
  正當夏譯醞釀著對策將孟可希轟走之際,一陣俗氣的花香味幾乎快讓他嘔吐出來。
  只見他那無敵的秘書正拿著空氣清新劑,將偌大的總裁辦公室變得煙霧繚繞,好像人間仙境。
  夏譯捂嘴咳了幾下,一下子拉開落地窗,讓清新的空氣過濾掉室內的噁心氣味,「別噴了!妳不知道我最討厭這種氣味嗎?為什麼不用無味的?還有,現在是我的休息時間,閒人勿擾!」夏譯對著窗口呼吸著新鮮空氣,真想要把他的秘書給掐死。
  看來面前這個總裁的潔癖程度,真的在她理解範圍之外,孟可希聳聳肩,走出了辦公室。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