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親愛的床上見
【6.2折】親愛的床上見

缺書! 電子書網站 <讀客文學> https://www.mmstory.com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青微
出版日期:
2012/06/21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118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11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11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11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118
銷量:38
離婚後再愛
NT$11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11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11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11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11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11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11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11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11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71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74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46
夜劫
NT$118
銷量:23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20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12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10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93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192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81

愛一個女人時,因為太怕失去,所以總愛耍著霸道;
想一個男人時,因為太怕思念,所以總是纏著不放。

對季舒顏來說,許知恒這男人代表著禁忌,
是她心口抹不去的祕密。他跟她是青梅竹馬,
別人眼中的兩小無猜,可季舒顏發誓,
她跟許知恒其實八字很不合。這男人整天對她惡聲惡氣不說,
逼她吃不愛吃的飯菜,放學時嫌她腿短走得慢,
最後還打跑了向她表白的男生。沒想到十八歲後,
這男人的惡行就更囂張了,不准她晚回家,不准她跟男生玩,
反正只要他不爽的,看不順眼的,她一律都不准!
誰知,老愛欺負她的許知恒,二十歲這年卻爬上她的床,
搶走她的初吻,還很不溫柔的奪走了她的初夜,
自那天起,小跟屁蟲的她開始有意無意的躲著許知恒。
只是,她躲得了一時,卻躲不過意外,特別是,
這男人壓根沒打算放過她。第二次被壓上床,整整一夜的折騰後,
當他霸道地說,他愛的女人一直是她時,她想這男人真的好壞……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從震耳欲聾的包廂跑出來,季舒顏靠在走廊的牆上乾嘔,酒喝得太急,她覺得自己整個胃都在翻湧。
  有服務生看到走過來想扶她到洗手間,季舒顏擺擺手,「我自己去。」
  生平最不喜歡被人看到自己的脆弱和狼狽,何況是一個陌生人,強烈的表示自己不需要幫助,她搖搖擺擺的往洗手間的方向走過去。
  還沒走遠,包廂裡又跑出來一個女子,臉上染了紅暈,狀態卻明顯比季舒顏好得多。
  「顏顏,等等我,我扶妳過去,這些傢伙真是熱情得過分了,明知妳酒量不好,還灌酒灌得這麼狠。」宋瑾萱快走幾步攬住了季舒顏的腰,皺著眉頭沒什麼好氣的說。
  「妳不也一樣。」略帶醉意的靠在好友身上,季舒顏傻笑,「開心嘛,當然要好好地喝一場。」
  「開心?」不滿的挑眉,宋瑾萱表示不認同,「開心就可以醉酒嘛,這是誰家的歪理。」
  「我家的。」抓著好友的手,季舒顏歎息,「小萱妳不懂,我在國外這些年,最想念的人就是妳們這些好朋友,好不容易我回國和大家重聚在一起,當然要玩得盡興。」
  聽季舒顏這樣說,宋瑾萱要笑不笑的斜睨她一眼,刻意放慢了聲音調侃道:「妳確定?口是心非的傢伙,說假話都臉不紅氣不喘,果然是鍛鍊出來了啊,還最想念的是我們勒,我猜,妳最想念的人應該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許知……」
  一隻手毫不猶豫堵住那張喋喋不休的嘴巴,季舒顏帶著醉意瞪她,「不許說他的名字,不許!」
  「偏要說。」
  「宋瑾萱,妳敢!」
  「我還真就敢了,許知恒,許知恒……」
  也不知是醉意還是惱火,季舒顏的臉色變得更紅,伸手想要捶打好友,噁心的感覺卻突然泛上喉頭,只得快速轉身,跌跌撞撞的跑到洗手間裡,吐了個天昏地暗。
  「顏顏……」見她吐得狼狽,宋瑾萱就要衝進去。
  剛走進洗手間就被季舒顏喝住:「別進來……嘔……太噁心,妳在外面等我。」
  聞言停住腳步,宋瑾萱無奈的搖著頭後退兩步,「好吧,我不進去,妳放心。」
  大學同吃同住四年,宋瑾萱自然知道季舒顏的怪癖,她最討厭別人看到她的狼狽,即便是最好的朋友也不行。
  在洗手間折騰了幾分鐘,季舒顏終於蒼白著臉走出來,這時候宋瑾萱正靠在不遠的牆上,手裡剛剛掛斷一個電話。
  「誰的電話,妳的地下情人?」
  「猜對了。」宋瑾萱的眼裡有些失落,若有若無的笑笑。
  季舒顏出國前就隱約知道宋瑾萱身邊出現一個神祕的男人,兩個人不知道因為什麼糾纏在一起,只是沒想到這些年還藕斷絲連。
  「你們還在聯繫啊。」她很吃驚,用打量的目光看著宋瑾萱。
  「是啊。」不鹹不淡的口氣,宋瑾萱顯然不願意多說什麼。
  季舒顏看在眼裡,自然不會勉強好友多說,「他打電話什麼事?」
  「問我們什麼時候散場。」
  「他要來這邊?」說這句話的時候季舒顏自己都不是很相信,從宋瑾萱大學一畢業就和那男人在一起,可這麼多年都沒公開露過面,現在若是突然現身她還真覺得不可思議。
  「不是,他在忙,我說我們待會要去別的地方,他讓司機順路來接。」不帶任何怨氣的複述,宋瑾萱苦笑一下扯開話題,「車子這會兒怕是已經到樓下,一輛銀色休旅車,妳先下去,我看這些傢伙還要折騰很久,乾脆說一聲我們先走一步,就說妳醉倒了。」
  「我也一起過去吧。」季舒顏想一起過去。
  「別去了,妳出國三年不回來,難得被他們抓住灌酒,肯定不會放人,我還是自己去吧。」宋瑾萱說著轉身往聚會的包廂走。
  季舒顏想了想,決定聽從好友的安排下樓找車,要真是回去包廂說不定要折騰到晚上,她脆弱的胃可禁不起摧殘。
  想到這,季舒顏坐上電梯出了大廈,搖搖晃晃往不遠處露天停車場走過去。
  此刻天色漸暮,正是下班的時候,看看每個經過自己身邊步履匆匆的行人,季舒顏的臉上不自覺露出淡淡的笑容,帶著一絲的悵然。
  離開這座城市整整三年,一千多個日日夜夜,如今鼓足了勇氣回到熟悉的地方,卻發現一切都變了樣,原本安靜的城市變得繁華喧囂,道路、建築密密麻麻,再也沒有以往的寬廣,就連呼吸的空氣都變得不一樣。
  奇怪的是,儘管如此,她卻絲毫不覺得陌生,彷彿一切還停留在昨日,自己挽著許知恒的手臂走在大街上,因為年輕,所以可以在熱鬧的大街上毫無顧忌,放肆的笑鬧,身邊是同樣朝氣蓬勃的笑臉。
  想到往事,想到和同學們的別後重逢,季舒顏臉上的笑容加深,一手遮著眼睛看向西邊殘留的夕陽,輕聲一笑。
  親愛的城市,你好,我回來了!

  第一章

  如果時間充足,季舒顏估計還要繼續感慨一下時光流逝,不過她眼睛餘光突然看到路上一輛銀色休旅車減慢了速度往路邊靠,立刻就沒了悲秋傷春的氣氛。
  銀色休旅車,這不就是來接小萱的車?看來,好友那位神祕的情人應該還算有錢,隨便一輛車開出來都是保時捷。
  對於金錢,季舒顏沒什麼概念,季家家境還算優渥,尤其身為獨生子女的她從沒受過什麼挫折磨難,自然不能體會人生之艱辛。
  對於寶貝女兒的未來規劃,季爸爸從來都是開心就好的原則,沒想過讓她成名立萬,自然也不強求大富大貴,安安穩穩就很好。
  事實上,季舒顏本身也不是一個胸懷抱負的人,如果不是二十歲生日那天發生的事情改變了她的生活軌跡,她也不會有勇氣逃到國外求學。
  不過現在三年過後回頭再看,季舒顏倒不認為當初那個太過匆忙的決定是錯誤,畢竟在陌生的國度待了三年,她覺得自己堅強了不少。
  至於回國的決定,季舒顏也是經過了縝密的思考,她從來沒有留在國外的執念,自然也沒什麼好留戀的。倒是朋友們聽到這個消息後特別開心,吵嚷著回來之後請她吃飯,宋瑾萱更是熱情張羅著找了住處,離宋瑾萱的家並不遠。
  宋瑾萱說希望能做一輩子的好朋友,她也希望。
  腦袋裡亂七八糟想著這些有的沒的,季舒顏臉上露出得體的微笑,快步走到銀色休旅車旁,笑盈盈的敲敲窗,語調是難得的輕快:「您好,請問是來接宋瑾萱的車子嗎?」
  接連敲了幾下窗,奇怪的是,車窗沒有降下來。
  季舒顏略皺眉頭,繼續敲幾下,「司機先生,您是來接宋瑾萱的嗎?」隔著黑色的車窗,她看不清楚裡面的人,只是感覺到裡面的人也在觀察自己。
  片刻的等待之後,黑色玻璃窗徐徐落下,一張面相普通的男人的臉露出來,表情很是迷惑的看著外面站著的季舒顏,「小姐,妳敲窗做什麼?」
  沒想到司機會是個年紀輕輕的小夥子,季舒顏退後半步,免得自己嘴裡的酒氣熏到人家,「請問您是來接宋瑾萱的司機先生嗎?」
  「宋瑾萱是誰?」上下打量一眼,青年耐心的問。
  「您不認識宋瑾萱啊……」話說到一半,季舒顏看著青年依舊滿臉的迷茫,終於意識到自己認錯了車,鬧了笑話,臉上一熱,連忙道歉:「抱歉,我認錯車了,我朋友的車也是一輛銀色休旅車,真是對不起,不好意思。」
  看她尷尬的連聲道歉,開車的青年不在意的擺擺手,「沒事的。」
  帶著窘迫的笑容後退一步,季舒顏含笑表示歉意,目光不經意瞧見車子後座坐著的身影,呵,竟然看到一個在車上工作的男人,那人正專心致志翻看著手裡的文件,即便被打擾也沒有抬頭多看一眼。
  開著保時捷備有司機,坐在車上還認真的看文件,穿著打扮也精幹利索,顯然是個成功人士。
  在國外獨立生活磨練幾年,季舒顏現在也養成了仔細觀察人的習慣,尤其是那些氣質不凡的成功人士,何況專心工作的男人本就養眼,渾身散發出的強大氣場讓人無法無視這人的存在。
  季舒顏心裡讚賞一番,難免就多看了幾眼,就是這輕輕的一眼,卻讓她如遭雷擊,雀躍的心情一落千丈,心臟驟然加快了跳動的速度。
  那個人,是他嗎?
  不敢置信的瞠大雙眸想要看個仔細,誰料司機已經按下按鍵,她只能眼睜睜看著車窗升起,遮擋了視線。
  車裡坐著的男人,真的是他嗎?
  許知恒,這個名字突然冒出來,讓季舒顏在二十度的氣溫下打了個寒顫。
  就在剛才她習慣性觀察後座男人的時候,那人突然抬起頭,對上她的眸,一瞬間,熟悉的臉龐讓她幾乎要驚呼出口。
  可是,那人很快的又低下頭,看都沒看她一眼,繼續研究手中的文件,留下季舒顏僵立在那裡,思緒混亂得如同解不開的迷團。
  難道真的是他,不然這世上怎麼會有如此相似的兩個人?可是,如果是他,許知恒怎麼會認不出自己?而且那人身形看起來比記憶中的許知恒結實,銳利的目光和記憶中戲謔的眼神也大不相同。
  不,應該不會是許知恒,他不會留在這座城市的。
  當初那麼多的大公司對他開出優渥的條件,他也親口說不會依賴家裡,要自己闖出一番事業,現在三年過去,她實在想不出這個人依舊留在這座城市的理由。
  許知恒,這個熟悉名字湧上心頭,鼓動著她的心,就像是那段忘不掉卻也不敢想起的過去,本應該屬於夢裡再不提起。此刻恍惚看到相似的面孔,季舒顏要深呼吸才能抑制自己再次走上前敲開車窗的衝動。
  按著胸口,季舒顏努力說服自己,她告訴自己一切不會這樣巧合,剛剛回國就遇到這個男人,但卻騙不了自己,剛才一瞬心跳加速的感覺確實存在過。
  每個人心裡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祕密,關於某些人或者某些事,都只屬於自己內心的最深處,歡喜或者悲傷,令人不想要在別人面前提起。
  對於季舒顏來說,許知恒就是那麼一個存在,他是她青梅竹馬,兩小無猜,一起長大的玩伴,季、許兩家家長更是做了一輩子的鄰居兼好朋友。
  在這樣的童年和感情下,許知恒和季舒顏在別人眼裡從來都是金童玉女,天造地設的一對,每每看著不遠處樹下抱在一起玩鬧的兩個孩子,家長們都會笑鬧著說以後結親算了。
  大人們的願望是美好的,但是,現實是很殘酷的。
  季舒顏發誓,她和許知恒絕對不像外界傳言的那麼和諧,真正的情況是,那個在大人面前講道理、懂禮貌的許知恒,每次獨處都會往死裡欺負她,扯亂她綁好的辮子,不帶她玩,整天惡聲惡氣的,還逼迫她吃本來就不愛吃的飯菜,一起上下學的時候嫌棄她走得慢,還無緣無故打了對自己獻殷勤的高中同學。
  老天,她真是從沒見過這樣惡劣的男孩子,如果說高中前的記憶不算什麼的話,那長大後對自己的管束就更劣跡昭著了,什麼不准晚回家、不准和別人出去玩,反正別人開始嘗試的事情她都不准就對了,尤其二十歲那一年……
  想到這,季舒顏煩躁的搖搖頭,不能想了,再想她會氣得瘋掉,如果不是他,自己怎麼會背井離鄉出國讀書。
  把許知恒的名字在心底念了幾遍,季舒顏整個人都有些咬牙切齒了,可即便如此,她還是控制不住內心的悸動。
  有股強烈的衝動想要證實自己看到的人是不是他,可眼看著車子就在身邊,卻始終不敢再去敲開車窗驗證,因為她還沒有做好面對的打算。
  如果車裡的人是他,三年後的重逢,她還沒做好再見許知恒的心理準備,實在想不出該說些什麼;如果不是……自己大概還是會失落吧。
  站在那裡,季舒顏的心裡進行著拉鋸戰……
  「喂,顏顏,站著發什麼呆?」
  猶疑間,宋瑾萱已經走出來,看她站在那裡發呆猛的拍上她肩膀,手指著另一方向的一輛車子,看季舒顏傻愣愣的回不過神的樣子,覺得特別好笑,「妳認錯車子了笨丫頭,車子在那邊呢。」
  腦袋終於回神,聽她打趣自己,季舒顏也乾笑兩聲,決定放棄理清此刻的混亂,算了,自己在胡思亂想些什麼呢,是不是他,又有什麼關係。
  經過這麼一場驚嚇,倒讓她的精神一下子抖擻起來,醉意盡數驅散。
  「討厭,不准笑,認錯車子很奇怪嗎?」掩飾了所有的情緒,季舒顏含笑,捶打宋瑾萱手臂一下,「喂,我突然不想回家,我們去別的地方吃東西吧,剛才只顧著喝酒,什麼都沒吃。」
  「好啊,原本就打算帶妳去一個老地方。」爽快的答應下來,宋瑾萱牽起好友的手,「走了,我們別在大街上打打鬧鬧,這樣子好傻,我早就計畫好了我們今天的行程,待會給妳一個驚喜,上車再說。」
  「好。」提到車子,季舒顏忍不住又回頭看那輛車一眼,然後兩人嘻嘻哈哈,打打鬧鬧的著上了宋瑾萱的車子。
  她們誰也沒有看到,那輛車子的車窗在兩人走後慢慢降了來,露出一張面無表情男人的臉。
  「許總,我們走吧,曾總說客人難纏暫時走不開,讓您自己去和顧先生談。」
  被稱呼許總的男人一直緊緊盯著走遠了的兩個女孩,緊蹙的眉顯示了他的心情並不好。
  「許總……許總……」司機的詢問沒有得到回應,扭頭看向自家老闆。
  「什麼事,哦,你再打電話問問?」感覺到注視的目光,許知恒回神,不搭調的回話卻還是曝露了他的心不在焉。
  話沒說完,目光又轉到車外越走越遠的兩個人身上,喃喃說道:「她回來了,竟然回來了!」
  敏感察覺到車內突然出現的詭異氣氛,開車的青年順著身後男人的目光看過去,「許總,您認識這個女孩?她剛才還認錯我們的車子。」他的口氣裡帶著不確定,因為自己上司的表現實在是奇怪,他從來沒見過這個男人注意過路邊的女孩子,還用這樣深不可測的目光。
  好似沒聽到這疑問,許知恒絲毫不為所動,深邃的眼眸眨也不眨盯著不遠處看,怔住了,任由手指間的文件滑落兩頁。
  待看到牽著手的兩個女孩坐上的車消失在視線裡,他才感覺到自己的失態,掩唇咳嗽一聲,把掉落的文件撿起來,若無其事的吩咐:「一個朋友,對了,跟上前面的車子,我要看她們去了哪裡。」
  「許總,您和顧總有約……」
  「跟上去就行。」閉目仰靠,他的態度明確表示了自己不願多說什麼。
  識相的沒有多說什麼,司機發動車子,跟上了前面的銀色休旅車。
  車子穿梭在路上,尾隨著宋瑾萱的車,因為行走得不是很平穩,開車的青年不甚安心的看一眼自己老闆,生怕他會有意見,不過顯然這次是他多想了,那個男人一直在閉目養神,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事實上,許知恒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又想要做什麼,只是本能的決定跟隨過去看她去哪裡,就像是已經養成了關心季舒顏所有事情的習慣。
  有時候,某個你以為不知何時再見的人突然出現,以一種想像不到的突兀方式重逢,那時候一句驚喜或者訝異都不足以形容自己的心情,因為太震撼了,所以喜悅和不安的感覺在他心裡都顯得遲鈍了很多。
  此時此刻,許知恒就是這樣想法,他的思緒混沌而又清晰,混沌的是他追上去要做什麼,清晰地是,季舒顏,她回來了。
  「許總,誰回來了呀?」
  「顏顏……嗯,你剛才說什麼?」陡然聽到司機問自己,許知恒驚詫的睜開眼。
  「許總,您剛才說了一句她回來了,我還以為……」
  還以為老闆是要和自己聊天,原來只是人家的自言自語,司機有點不好意思,接下來的話並沒有說下去,許知恒卻也猜出了緣由,並無惱怒,淡淡一笑,看一眼窗外。
  剛才他在不知不覺說出那句話,也難怪司機會好奇。
  「沒什麼。」不習慣用老闆的身分彈壓下屬,許知恒細長的眼眸中透出不願多談的信號,敷衍過去,俊朗的臉上平靜的讓人看不出絲毫情緒。
  不動聲色的看著窗外,他腦海中的記憶卻急劇後退,回到了三年前的時候……

  ◎             ◎             ◎

  有人說,男人的一生可能會有三個女人很重要,溫婉的母親,摯愛的妻子,寵愛的女兒,這三個女人相繼陪伴在男人一生的各個階段,給予他人生不同階段的大部分需要,幼時的保護,長大後的愛情,成為父親後的滿足。
  而對於許知恒來說,他的人生裡比別人多出另一個重要的女子,那就是季舒顏。
  季舒顏之於許知恒,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說起來沒什麼奇怪的,可事實上又沒有這麼簡單,因為有太多的波折,才更顯得這段感情的特別。
  在他曾經的生活裡,每一秒鐘都有那個嬌俏的身影參與,可三年前,她徹底從自己的生活中消失,離開的瀟灑俐落,毫無轉圜餘地,幾乎讓他有種這個人從未存在過的錯覺。
  可就在前一刻,隔著窗與那張熟悉的臉對視,他居然還能真切想起季舒顏以前的模樣,清瘦的臉龐,甜美的笑容。
  事實上,這三年她容貌看上去並沒有變化,只是那雙眼眸中流露出的,不再是小心翼翼而是疏離,周身散發的生人勿近的氣息,這些變化讓他驚詫不已,有些不安,又覺得很欣慰。
  「停車!」把情緒從過去的記憶中收回來,看到前面的休旅車停下來,許知恒眉頭終於舒展開,「你把車子開走吧,我自己回去,至於今天和顧總的見面……」他停頓一下,垂下眼眸考慮片刻,最終還是淡淡一笑,「就對顧總說我突然有事不能到,曾總會過去,他們商討就好。」
  「可是曾總剛才說正在陪客人走不開……」
  「你回去剛才的地方接他,我會打電話讓他過去。」
  「好的。」看他這麼肯定,司機雖然還有些猶豫,卻也不敢多說什麼。
  今天的許知恒有點怪異,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別說是推掉會議,就是做出什麼更驚悚的事情也不奇怪,他只是一個司機,不能打破沙鍋問到底。
  看著許知恒穩穩地下了車後,車子迅速的離開。
  目光一直注視著宋瑾萱、季舒顏走過去的地方,許知恒皺起眉,突然覺得好笑,自己這是怎麼了,平白無故出現在這裡做什麼,又能怎麼做,在此刻大腦竟一片空白,不過既然來了,他就不打算回去。
  拿出手機,給公司股東兼好友曾遠發了封簡訊,上面只有三句話。
  顏顏回來了,我不能過去,你去會會顧承喬。
  沒有過多的解釋,因為他知道對方能理解,許知恒手指無意識的摩挲幾下,這是他思考事情時候經常做的動作。
  季舒顏回國,是探望家人還是就這麼留下來,如果要打聽清楚這消息,那最清楚的辦法就是問季爸爸和季媽媽,身為比鄰而居的多年好友,他的家人一定知道這個消息。
  這想法在腦海裡越來越清楚,許知恒沒有再多想,徑直撥通了母親的電話號碼,腦袋裡急速運轉,想著怎麼把話題引到季家人身上。
  電話響了兩聲,許知恒的心突然有點顫,工作這幾年,所有人給他的評價都是深不可測,可他此時的所作所為,明顯沉不住氣,不過現在也沒辦法考慮這麼多,只是想立刻得到關於季舒顏的消息。
  很快,電話接通了,許媽媽的聲音傳過來,帶著一點埋怨:「小子,你怎麼有時間打電話過來,我還以為你已經忘了有這個家。」
  習慣了母親對自己見縫插針的埋怨,許知恒臉上的笑容無奈又溫柔,「我什麼時候給您這種錯覺,只是工作太忙才不能一直陪在您身邊……」他心不在焉的回應著,心思早就跑到季家人身上,只是一時想不到詢問的契機,也只能隨機應變。
  「臭小子還不承認……啊,就是這件,這件妳穿著最好看。」許媽媽笑呵呵的說著,突然轉頭一聲高分貝的讚美,擺明了身邊還有別人。
  男人不能理解女人對於漂亮衣服的執念,身為兒子的他也很難理解,許知恒下意識把手機拿離耳朵,頗為無奈的說道:「您又在外面購物嗎?」
  「當然,難得你季阿姨主動邀請我。」許媽媽回答得理所當然,「乖顏顏上次說我們沒事要多出來走動,不要悶在家裡,你季阿姨當然奉若聖旨。」
  聞言眉梢一挑,許知恒沉默片刻才輕聲問道:「顏顏……回來了?」
  「是啊,回國找工作,不想待在國外了。」
  「為什麼我不知道這事情。」
  「顏顏沒告訴你嗎?我以為你知道,再說她都不告訴你,肯定是不想讓你知道,你們是不是又吵架了?」
  許媽媽理所當然的口氣卻聽起來很無辜,許知恒被這樣的幾句話弄得濃眉緊鎖,「誰說我們吵架……算了,她現在住在家裡?」
  「沒有,她在你那邊,說是忙著找工作。」
  「原來這樣。」難看的表情因為自己聽到的消息而緩和了幾分,許知恒沒什麼心情繼續說下去,「好了,不打擾您逛街,我先掛了。」
  「兒子,你還沒說你打電話是來幹什麼呢?」許媽媽一頭霧水。
  「沒什麼,就是告訴您,我很想您。」
  「好吧,掰,你先去忙吧。」
  聽著母親歡快的聲音在另一端掛斷,直到傳來嘟嘟聲,許知恒這才掛斷手機,伸手從衣服的口袋裡掏出一根菸。
  呵,他和季舒顏關係不好,這話聽起來真是可笑。
  三年前那丫頭倉促的離開這座城市到國外求學,說要好好學習振興季家,所有人都沒有懷疑她的理由,只有許知恒在心裡苦笑,說什麼大話,不就是想要躲開自己罷了。
  他曾以為季舒顏再也不會出現,沒想到重逢的這一天會來得如此突然,讓他措手不及。
  沒有半點表情,許知恒靠著車子點燃香菸,漫不經心吸上一口,煙霧繚繞之間,那張俊朗的臉龐含著若隱若現的怒氣,微微瞇著的眼眸凝視著她們走過的地方,眸光幽暗好似蘊藏了無數的狂風暴雨。
  她回國了,卻不來見自己,這是一個讓許知恒感覺很糟糕的消息,走得匆忙,回來得悄無聲息,她果然夠決絕,不過,自己可不會繼續縱容她的任性。
  眼眸微瞇,嘴角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危險的味道散發出來。

  第二章

  一手扯著好友,一手拎著包包,宋瑾萱眉開眼笑的看著她說道:「顏顏,看看我們走到了哪裡,還記得上面是什麼地方嗎?」
  「當然!」季舒顏回她一個笑容,也是一臉興趣盎然,「希望上面還是和以前的樣子,讓我回味一下舊日時光。」
  她們此刻正站在一幢大樓前,兩人都沒注意到有一道熾熱的目光正凝視著她們,只是嘻嘻哈哈的玩鬧著。
  大樓頂層是一間旋轉咖啡廳,裡面咖啡不錯,還有很多可口的小點心。
  事實上,這並不能成為吸引兩個人頻頻光顧的原因,要說起來,真正的理由只有一個,咖啡廳名字起得很合心意,叫舊日時光。
  咖啡廳佔據了大廈頂層,是季舒顏、宋瑾萱以前最喜歡來的地方,兩個人經常一坐就是一整天,吃的東西不多,大多時間都是賴在軟綿的沙發中談笑,自在得很。
  此刻三年時間彈指過去,再來到這地方心中的情緒難免有所起起伏伏,季舒顏抬頭看一眼大廈,高得讓人心裡一顫。
  走進舊日時光裡,裡面人不多,都安安靜靜的,即便是交談也都刻意壓低了聲音。
  選一個靠窗的好位置,點了咖啡和點心,兩人懶洋洋的窩在沙發上,居高臨下把熟悉的城市盡收眼底,一邊等著咖啡,一邊聊天,實在是美妙的享受。
  「顏顏,國外生活怎麼樣,有沒有什麼優質帥哥追求?」
  「當然……沒有。」季舒顏無奈的吐吐舌頭,「法國男人太浪漫,消受不起。」
  好友間最喜歡交流的就是男人,季舒顏也不想多做隱瞞,攤手一笑,「而且妳知道我很笨的,學習、找工作都來不及了……沒有那麼多的心思。」
  「是不喜歡還是心有所屬?」擠眉弄眼,宋瑾萱戲謔說道:「那他呢,忘記沒有?」
  「誰?」
  看季舒顏一臉無辜的裝傻到底,宋瑾萱詭笑著看她,「還裝傻,守身如玉還不是為了那個人,雖然妳一直不承認喜歡人家,不過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哦。」
  「沒有的事,我都忘記了。」季舒顏被她誇張搞笑的表情惹得低頭一笑,眼睛轉向窗外,面無表情,讓人看不出她是在看景色,還是在想些什麼。
  事實上,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魂遊天外在想著什麼,只是順著好友的話,腦海中突然冒出許知恒少年時候的身影。
  高大俊朗,帶著點高高在上的驕傲,總是站在自己身邊,用一種不可一世的口氣說,季舒顏,妳是人還是豬啊,這麼簡單的題目都不會做……
  面對學長對自己的追求,他氣急敗壞的一拳打過去把人打走,然後扭頭怒罵自己,靠,妳是真蠢還是單純啊,那淫賊可沒懷什麼好心思,低頭彎腰的擺明要吻妳,妳還對著他笑,混蛋……
  一連串的怒罵接連出口,然後就氣急敗壞托著她的臉頰,細長乾淨的手指在自己唇上來回摩挲,好似要擦去什麼痕跡,臉上表情由一開始的鐵青慢慢變紅,最終還是猛地撒手轉身離開,嘴裡惡聲惡氣的咒罵著,我一定是瘋了,瘋了,都他媽瘋了。
  一手撫上唇,季舒顏恍惚間,似乎還能感覺到溫熱指尖流連在自己唇上的溫度,臉頰不自覺的發熱。
  她想,自己肯定也瘋了。
  說好不去想他,卻偏偏不由自主的想到那個男人,一個動作一個話題,都會無奈的想到他,也許,是因為剛才看到的那個相似的身影吧,她這樣安慰自己。
  察覺到季舒顏突如其來的沉默,宋瑾萱也識趣的不去打擾,百無聊賴的攪拌著手裡的咖啡,饒有趣味的打量著周遭男男女女,看完了周圍的人,有些無聊的收回目光,冷不丁瞧見門口走來的一個有些熟悉身影,吃驚的睜大了有些近視的眼睛。
  儘管看得不是很清楚,可宋瑾萱能夠肯定那是一個優雅的男人,每一步都帶著一股張力,散發出高高在上的氣勢,緩步走過來,越走越近,然後,一下子把她嚇住了。
  「許……許……」在許知恒緩慢靠近的步伐中渾身僵硬,宋瑾萱轉身拉住季舒顏的衣角,一臉尷尬的看著季舒顏,「喂,喂,別發呆了,他來了。」
  關於許知恒和季舒顏的糾葛,宋瑾萱這些年還是看得比較清楚的,所以此刻看到許知恒走過來,難免心裡有些忐忑。
  「怎麼了?」聽好友一句話說得磕磕絆絆的,季舒顏覺得好笑,若無其事的回身,順著她的目光看向身後,一小時之內第二次看到那張熟悉的臉龐之後,她的表情徹底僵住,渾身的血液幾乎在瞬間凝固住,一個偽裝的笑臉都露不出來。
  熟悉的俊朗臉龐,高大挺拔的身姿,一身剪裁得體的黑色西裝,還有眼眸中的笑意……這一切都顯得那麼熟悉,卻又覺得陌生。如果現在她還欺騙自己錯認了他,那就是徹徹底底的自欺欺人了。
  站起身,身體不自覺的顫動一下,季舒顏僵硬的看著眼前的男人,低低的喚道:「許知恒。」
  相比季舒顏一臉的僵硬表情,許知恒的表現稱得上完美,眸光凝視眼前的女孩,唇角輕揚,微微地笑著,臉上表情是恰到好處的溫和,又帶著虛偽的客套,「顏顏,別來無恙。」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