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試婚一夜
【4.6折】試婚一夜

臉紅紅BR1107--喬湛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喬湛
出版日期:
2018/04/24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長夜難枕
NT88
銷量:117
床上的小秘
NT88
銷量:80
總裁是匹狼
NT88
銷量:60
如嬌是妻
NT88
銷量:78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155
捉妻重婚
NT88
銷量:71
試婚一夜
NT88
銷量:81
半同居關係
NT88
銷量:75
交易人妻
NT88
銷量:101
嬌寵難耐
NT88
銷量:47
養債秘書
NT88
銷量:84
奪愛狂夫
NT88
銷量:75
恕難從婚
NT88
銷量:61
甜嫩嫩的稚妻
NT88
銷量:99
一夜成妻
NT88
銷量:7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8
銷量:119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148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19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265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160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159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155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148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3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8
銷量:119
馴尪
NT88
銷量:114
冷夫不好睡
NT88
銷量:116

痴情的女人,愛情裡沒有背叛,只准天長地久;
獨愛的男人,他想愛的女人,一生就愛一個他。

藍心媛是個不長進的女兒,長到二十好多歲, 別說男朋友了,
連一次戀愛都沒談過, 怪不得她老娘三天兩頭就想押她回去相親。
不知是不是老天爺捉弄,跟男人無緣的她, 租屋處竟來了個不速之客。
聽說這帥哥是她房東, 又聽說,這房東最煩女人,見一個趕一個,
可惜,藍心媛夠傻,臉皮又厚,雷打不動。 高懿不得不承認,
這女人除了腦袋不好, 長得有胸有腰,長腿很吸睛,臉蛋也不是普通的美,
甚至煮了一手好菜,把他的胃收得服服帖帖, 哪還捨得對她大聲一句,
才會被她趁著醉酒, 直接在床上將他拿下,從此,惡房東成了天字號寵妻狂人。
不聽話時,逮回家丟上床,收拾一通,要多乖有多乖。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盛夏的季節,即便是下午了,太陽依然很大,藍心媛剛下計程車,正急著往住處趕,這時放在包包裡的手機卻響了起來。
  她拿出一看,又是藍母打來的電話。她是個自由創作者,平時的愛好就是到處走走玩玩,尋找一下寫作的靈感,然而這一路上,藍母不知給她打了多少通電話,內容無非就是讓她一個女孩子不要在外面漂泊了,趁早回家找個合適的對象結婚。
  因此,藍心媛深感無奈,偏偏對方又是她親愛的媽媽,所以她再無奈,也不得不接起手機。
  「媽……」
  「藍心媛,妳現在膽子是越來越大了,居然敢不接老媽的電話。」隔著手機,都能感受到藍母那雄厚的中氣。
  藍心媛無奈的掏掏耳朵,很有先見之明的將手機放離自己的一臂之遠,過一會兒,待對方的情緒不再高昂之後,她才將手機放回耳邊,佯裝無辜的解釋,「不是啦,媽,我在外面聽不到妳打來的電話。」
  「妳就繼續編吧,妳這個臭丫頭。」
  「媽,是真的啦,外面很吵,我聽不到妳打來的電話也很正常。」
  「我說妳,一個女孩子成天往外面跑的,妳到底還想不想嫁人。」
  又來了,自從她選擇了創作這一行業,藍母就不斷的重複著這句話。
  「媽,我的職業和我嫁不嫁人到底有什麽關係。」她實在不懂。
  「我說妳,妳就不能正經的找份工作嗎?」
  「媽,我現在的職業就是最好的工作,我不准妳看不起它。」
  「還不准人家看不起了,我怎麽就生了妳一個這麽沒用的女兒。」
  「又沒人要妳生……」藍心媛小聲嘀咕。
  「妳說什麼?」
  「沒什麼啦。」又不是不想活了,她怎麽敢讓藍母知道自己在說什麽,「媽,妳打電話給我到底有什麽事?」
  「我問妳什麽時候有空回家一趟?」
  「沒空。」藍心媛想也沒想就回絕。
  「就妳那點破事情還敢說沒空?」藍母不滿的低吼。
  「只要妳是想叫我回家相親,我就永遠都沒空。」對於那些只憑一個人的外表就決定終生的男人,她一點興趣也沒有。
  「妳……妳還敢說……」藍母氣得在那一邊直磨牙,「妳知不知道人家隔壁的阿芳,今年又生了個寶寶,還有王嬸的女兒,人家才十九歲就嫁出去了,為什麽我就那麽命苦,生了個嫁不出去的女兒……」
  「媽,誰說我嫁不出去。」藍心媛本不想回嘴,但她實在受不了藍母,那個隔壁的阿芳,十八歲就去酒店當陪酒妹,如今綁上了個金龜婿不愁吃穿,可惜人家有妻有兒;再說那個王嬸的女兒,國中剛畢業就跟著同班同學私奔,幾年過去了也不見回一次娘家,她真搞不懂,老媽要比較也找些正面的案例,這樣她肯定是不會心服口服的。
  然而藍心媛的話無疑是火上澆油,藍母的火氣更大了,「妳這個死丫頭還敢頂嘴,妳自己看看身邊有誰像妳這樣,年齡都這麽尷尬了還不嫁人,我真懷疑妳是不是我生的。」
  年齡尷尬?才二十八歲的年齡會很尷尬嗎?再說,她身邊三十好幾沒出嫁的隨手一抓一大把,那按照老媽的說法,人家個個不都得跳樓去了?
  「老媽,我不跟妳說了,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忙。」話不投機半句多,藍心媛只想趕緊結束通話。
  「妳有什麽忙的……」藍母不依不饒。
  「老婆,別老這麽逼女兒,女兒不喜歡的事情……」藍父憨厚的聲音從手機那端傳過來。
  可是他的話還未說完,就被藍母強勢的截斷,「你以為我想逼她,她現在是二十八歲,可不是十八歲……」
  「好了,老爸,你幫我好好勸勸老媽,我有空回去看你們。」不想老媽再吼自己,藍心媛說完這句話就匆匆掛了電話。
  其實藍心媛真的不懂,自己五體健全,五官端正,雖談不上大家閨秀,但好歹也小家碧玉,她老媽有必要將她說得那麽不堪嗎,還有……還有什麽嫌她年紀大,她不覺得二十八歲有什麽好羞恥的,倘若一個男人考慮的只是年齡問題的話,那她也沒什麽興趣。
  況且在她心裡,真愛才是一切,她可是一直在等,等著一份真正的愛情降臨,而不是為了應付而結合,更不會為了結婚而結婚。
  但很顯然,藍母的思想跟自己是不同的,想到這,藍心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接著邁開腳步繼續往住處前進著。
  藍心媛租住的房子正處於市中心的某個社區,裡面的房子雖然都比較老舊了,但因為交通方便的原因,居然在這裡住的大多是一些上班族,平時都不會很吵,所以藍心媛很喜歡這裡的環境。
  大學剛畢業的時候,本來她是和好友韋天雅一起租住這裡的,可是後來韋天雅工作調動搬到公司附近,藍心媛卻因為習慣了一直沒有搬,再加上房東爺爺對她很好,見她一個女孩子還主動減少她的房租,所以她住了這麼多年都沒有動過搬家的念頭。
  藍心媛甚至常常在想,也許她會住到嫁人那一天再搬出去。
 
  ◎             ◎             ◎
 
  然而她怎麽也想不到,當她十幾分鐘後回到自己租住的五樓,打開門的時候,裡面竟然出現了與自己出門前全然不同的一番景象。
  雖然藍心媛不敢說自己有多勤快,但因為一個人獨居的原因,房子一般也是保持得很乾淨的,可此刻她所看到的,簡直跟狗窩沒差多少。
  客廳裡放置著幾個大小不一的行李箱,也不知是別人還是主人自己翻動過的後果,裡面的衣服被翻了出來,此時正零零散散的躺在客廳的各個位置,看起來就像家裡遭竊了一樣。
  藍心媛眯了眯眼,仔細聆聽著室內的動靜,這時聽到了浴室方向有傳來一些細微的聲響,於是,她隨手從一旁抄起掃把,打算進去打死那不知死活的小偷。
  正巧就在這時,高懿剛洗完澡從浴室出來,看見屋子裡突然多了個拿著掃把的女人,大聲喝道:「妳是什麽人?」
  乍一聽見聲音,藍心媛明顯的嚇了一跳,旋即當她看清眼前的男人此時渾身上下只穿了一條內褲時,立馬尖叫出聲,「啊!」
  又尖又細的尖叫聲吵得他心煩,高懿皺眉低喝一聲,「閉嘴!」
  被他這麽一喝,藍心媛果真乖乖停止了尖叫,旋即理智回籠,看著莫名其妙出現在家裡,還擅自動用她家浴室的男人,火大的質問道:「你是誰?怎麼進來我家的?」
  高懿盯著藍心媛的臉,態度傲慢又無禮,「蠢女人,我當然是開門進來的。」
  蠢女人,他居然叫她蠢女人?藍心媛一張小臉頓時氣得發青,「這是我家,你知不知道你現在是在私闖民宅?」
  私闖民宅?像是聽見了什麽好笑的事情,高懿雙手環胸,慢條斯理地反問:「妳確定這是妳的家?」
  不知為何,在他這樣的眼神下,藍心媛忽然沒有剛才那麽理直氣壯了,但為了不讓自己輸了氣勢,她挺了挺胸膛,大聲說道:「沒錯。」
  「呵!」高懿又是一笑,嘲弄的意味甚濃,下一秒,他朝她伸出手,「房契拿來看一下。」
  真是做賊的喊捉賊,明明是他跑到她的房子裡,居然還敢問她要房契。藍心媛瞪著他,覺得眼前發生的一切真是荒謬到極點了,「我為什麽要給你看。」
  「因為我很肯定,妳根本沒有那個東西。」
  「誰、誰說的。」就算她真的沒有,藍心媛也討厭這男人一副篤定的語氣,他憑什麽這麽篤定?
  像是看穿了她內心的想法,高懿微勾了下唇,神情淡定的丟下一句,「因為房契在我手裡。」
  「什麼?」完全沒料到他會這麽說,藍心媛楞了下,旋即像是聽見了什麽好笑的事情,忽然哈哈大笑起來,「哈哈,真是笑死人了。」
  看著她莫名其妙的反應,高懿再次皺起眉,「妳笑什麼?」
  「我笑你傻啊。」她臉上的笑容可得意了,「好吧,實話告訴你吧,我是這裡的房客,確實沒有這裡的房契,但我可是有這裡的租屋合約。」
  「跟妳簽約的人叫高峰對不對?」
  聞言,藍心媛止住笑,有些戒備的望著他,「你怎麼知道?」
  不想再跟她廢話,高懿實話實說,「他是我爺爺。」
  「什麼?」完全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答案,藍心媛這次是真的驚訝了,因為眼前這個男人竟然說房東爺爺是他的爺爺可是房東爺爺不是說他那個不肖孫子已經很多年沒回來過了嗎?他現在怎麽會突然回來了呢?
  下一秒,藍心媛忽然反應過來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正色道:「你說你是房東爺爺的孫子,你有什麽證據。」
  「妳直接打電話給我爺爺不就知道了?」
  「你叫我打,我就要打嗎?」藍心媛雙手叉腰,不滿的瞪著他,「而且就算你是房東爺爺的孫子又怎樣,現在是我住在這裡,沒有經過我的同意,誰都不能進入這裡。」
  「妳要多少違約金?」
  「什麽?」話題轉變太快,藍心媛有些反應不及。
  「我問妳要多少違約金。」高懿臉上依然是那副高傲的神色,「我付給妳,妳馬上給我搬出這裡。」
  藍心媛從沒遇見過這麼傲慢無禮的人,不覺有些傻眼了,付給她違約金?他以為付給她違約金她就同意搬出去嗎,她從大學畢業就開始住在這裡,已經非常習慣這裡的環境,憑什麽他叫她搬,她就要搬出去?
  沉默數秒過後,她拒絕道:「我不要!」
  「妳說什麽?」他皺眉。
  「我說我不會搬出去,這裡本來就是我住的地方,要走也是你走才對。」就算他是房東的孫子又怎樣,她才不會因為他一句話就搬家。
  高懿是個高級建築設計師,有錢有頭腦,而且還很有脾氣,在他身邊哪個人不怕他,而眼前這個看起來小小一隻的女人非但不怕他,還敢這麽跟他講話,換作平時的話,他早就將她丟出去了。
  偏偏,他不久前才下飛機,現在還有些暈機,實在沒有力氣跟她吵下去,於是不再多說就轉身回房間去了。
  藍心媛以為高懿還會與自己爭辯下去,心想他如果還是堅持趕走她的話,她就打電話給房東爺爺,可沒想到他在聽了自己的話後,竟然一聲不吭的,正覺得詫異,就見他突然轉身往她住的那間房間走去,而且還不等她反應過來,他就迅速關上門。
  藍心媛反應過來,連忙跑過去敲門,沒多久,門就從裡面被人拉開來,然而她還沒來得及開門,就聽見高懿語氣凶狠地警告道:「蠢女人,如果不想被我丟出去的話,不准再敲門,也不准吵我,聽到沒有。」
  聽著他凶惡的警告,藍心媛有那麼一剎那真的被嚇到了,好一會兒都說不出話來,直到巨大的關門聲再度響起,她才回過神來,正想再次敲門,可一想到他剛才說的話,她最終還是縮回了手。
  算了,還是暫時不要招惹他了,這個男人看起來粗魯又傲慢,如果他真的將她丟出去,今晚她就得流落街頭了。想到這裡,她認命的拉著自己放在門口的行李箱,轉身朝客房走去,幸好這間套房有兩個房間,不然發生這種事,她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藍心媛簡單收拾了下房間,然後就拿衣服到浴室洗澡,幸好她是剛從外面旅行回來的,行李箱裡有她需要用的東西,不然那個臭男人鳩佔鵲巢,她今晚都不知怎麼度過了。
  想到這,她又是無奈的嘆了口氣,換上睡衣後回到客房,確定門已經鎖好後,她才拿出手機,撥打房東爺爺的號碼,沒響多久,電話裡頭就響起了一道慈祥的聲音,道:「小藍啊,這麼晚了有什麽事嗎?」
  「不好意思打擾你了,高爺爺,是這樣的,我這裡發生了一些情況……」藍心媛將剛才發生的事情大致上說了一遍。
  高爺爺一聽,激動的低呼,「妳說阿懿回來了?」
  阿易?藍心媛挑了挑眉,實話實說,「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但他說他是你孫子。」
  「那他長什麽樣子?」
  「嗯……」藍心媛回憶了下,這才回道:「一百八十公分左右的身高,看起來很結實,長得還可以,就是很凶。」
  「真的是阿懿回來了。」聽了她的形容,高爺爺的語氣更為高興了,一個勁的在電話裡說道:「那個臭小子,回來了也不知道通知我一聲,不過我真是太高興了,妳都不知道,他有多少年沒回來過了,每次打電話過去沒講幾句就被掛斷了,天知道我有多想念他……」
  嘮嘮叨叨的說了好久,好不容易藍心媛歹到機會想插話,結果還沒開口就又被高爺爺搶白了,「小藍,妳幫我看好阿懿,不要讓他又偷偷的跑掉了,我明天就過去找他,知道嗎?」
  「不是,高爺爺……」她想說的話並不是這些啊,可完全不給她講話的機會,高爺爺就已經掛了電話。
  看著已經傳來嘟嘟音的手機,藍心媛無奈極了,自己明明是想打電話過去處理事情的,怎麼現在卻反過來被要求看住那個臭男人?是房東爺爺的手段太高明,還是她的腦子太不靈光了?
  她本想再打電話過去說明情況,可一想到剛才房東爺爺的情緒那麽激動,如果自己再打電話過去,他也是什麽都聽不進去的,想到這,藍心媛只好作罷,再加上身心疲憊的原因,她倒在床上沒多久就熟睡過去了。
 
  ◎             ◎             ◎
 
  第二天,藍心媛是被一陣激烈的爭執聲吵醒的,雖然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但從聲音可以判斷得出來,是房東爺爺和……昨天那個男人的聲音,而且從講話的語氣可以聽出,兩個人似乎在吵架。
  雖然明知這是人家的家事,自己一個外人不宜插手,可一想到那個男人那麼凶,擔心他會氣到一心思念著他的高爺爺,天生仗義的藍心媛再也顧不了那麼多,掀開被單就下床,然後開門走了出去。
  「阿懿,事情都過了那麼多年了,你還是不肯原諒爺爺嗎?」
  「在請求別人的原諒之前,你認為自己值得被原諒嗎?」相較於高爺爺的低聲下氣,高懿的語氣很冷硬。
  藍心媛出來時,聽見的正是高懿這麼不近人情的一句話,責備的話就這麼不受控制地脫口而出,道:「身為晚輩,這麼跟自己的長輩講話,你不覺得自己很沒禮貌嗎?」
  聽見聲音,高懿轉過頭去,看見藍心媛正一臉鄙夷的瞪著自己,劍眉倏地蹙起,「蠢女人,妳最好少管閒事。」
  「你以為我愛說你,實在是你太過分了好不好?」藍心媛一副瞧不起他的語氣,「我以為你只是對外人粗魯無禮罷了,沒想到你對自己的家人也這樣,看來你這個人真的沒什麽品德。」
  高懿一向驕傲自負慣了,再加上有能力,生來就自帶一種優越感,從小到大聽到的都是別人對他的讚美和奉承,曾幾何時有人敢責罵過他,可是現在這蠢女人居然敢罵他沒品德,可惡!
  高懿咬著牙,一副恨不得將她生吞活剝的模樣,看起來凶神惡煞極了。
  高爺爺向來清楚自己這個孫子的脾氣,為免兩個人真的吵起來,趕緊出面當和事佬,「小藍,不好意思吵醒妳了,高爺爺還有事情跟阿懿商量,妳可以先回一下房間嗎?」
  「可是……」藍心媛很不放心。
  知道她在擔心自己,高爺爺心頭一暖,安撫道:「沒事的,快進去吧。」
  「哦。」既然人家都這麼說了,藍心媛也不好繼續待下去,轉身往房間的方向走去,經過高懿身邊的時候,她故意朝他扮了個鬼臉。
  將她的表情盡收眼底,高懿在心底鄙夷地吐了一句,幼稚!
  藍心媛回到房間後,沒聽見外面再傳來什麼爭執聲,這才放心的躺回床上,打算繼續補眠,昨晚因為剛回到家,精神很疲憊,要不是被高家祖孫兩的爭執聲吵醒,這會她還在睡覺呢。
  然而,她才剛睡下沒多久,一陣激烈的敲門聲就將她吵醒了。
  藍心媛在床上賴了半分鐘,這才不情不願的起床,打開門,就見高懿臭著一張臉站在外面。
  「你有什麼事?」她邊打著呵欠邊問。
  高懿瞟了眼不修邊幅的藍心媛,語氣不甚和善地問道:「妳到底搬不搬出去?」
  沒想到他打斷自己的清夢就是想將自己趕走,藍心媛打呵欠的動作一頓,臉色也不怎麼好的回道:「我說了我不會搬出去。」
  「好,既然妳不願意搬出去,我不會再逼妳。」高懿忽然這麼說。
  完全沒料到他會改變主意,藍心媛吃驚的瞠大眼,「真的?」雖然她很討厭他那副傲慢無禮的樣子,也沒想過要跟一個男人同居,但在她找到新房子之前,她不想被他趕出去。
  「不過前提是妳要簽了這份協議。」像是變魔術一般,高懿的手裡忽然多了一張紙張。
  藍心媛接過一看,發覺上面密密麻麻寫著很多字,不解地問:「這是什麼東西?」
  「妳不識字?」又是那種不屑到讓人咬牙切齒的語氣。
  藍心媛磨磨牙,硬生生忍下自己的火氣,「我是問你這是什麼意思?」
  「這是我剛剛擬定出來的協議書,如果妳還想繼續在這裡住下去的話,一切都得按我的規矩來。」
  聽了他的話,藍心媛低下頭去,認真閱覽手中的協議書,可是越看到後面,她的眉頭就皺得越緊了,不准帶異性回家,不准在家裡開派對,要保持公共區域的衛生……關於這些藍心媛是沒有異議的,畢竟她一個人的時候就可以做得很好,只是……
  「什麼叫不能帶有異味的食物回家?」藍心媛朝他揚了揚手中的協議。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他難得好心的解釋,「我討厭所有有異味的東西。」
  「就因為你討厭,所以我就不能吃?」這還有人權嗎?
  「只限家裡而已,在外面我不管妳。」他一副大發慈悲的模樣。
  「你……」
  看著她咬牙切齒卻又拿自己無可奈何的模樣,高懿只覺得心情大好,指著協議上的某一處,道:「我已經簽過名了,如果妳沒有異議的話麻煩在這裡簽個字。」
  藍心媛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這才知道他的名字原來叫高懿。
  見她遲遲沒有動作,高懿挑眉問一句,「妳還有疑問?」
  她沒有疑問,但是有很大的意見,這裡明明是她一直租住的地方,可才去旅行一趟回來居然就變成寄人籬下,這種只會在小說裡面出現的事情居然發生在自己身上,真是太荒謬了。
  偏偏,這男人又太不好惹,如果她不同意他定下的這些規矩,她就只能搬出去,搬出去她是沒意見,反正她也不想和這麽粗魯又野蠻的男人一起生活,更何況,她是個女孩子,和一個男人住在一起怎麽說都不好。
  可是,這一時半會的,她要搬到哪裡去呢?住飯店嘛,就她那點微薄的收入根本支撐不了幾天,要她向家人求助,她又做不出那樣的事來,因為她老媽早就看不慣她一個女孩子在外面打拼,巴不得她快點回家找個人嫁了。
  如果她現在打包包袱回家,大概下場就是每天被拉著去相親了,想到那個後果,藍心媛就不由的打了個冷顫,最後還是決定先簽下協議書,到時再一邊找房子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