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妻奴
【6.2折】妻奴

趙鎮,先皇最小皇子,自幼被偏愛,還是現今聖上最疼的么弟, 可誰能想到,這位人前呼風喚雨的九王爺, 被陷害失憶後給發賣當了陳荔的男寵。身為將軍愛女, 陳荔自小被疼到骨子裡,由她作天作地,性子養的極其驕縱肆意。 在邊關只有她陳荔橫著走的分,雖然將軍府銀兩捉襟見肘, 可陳荔為了買暖床的趙鎮,不惜砸了所有月錢。 幾個月後,想起一切的趙鎮逃了,他自知他的命是她救的, 他也不虧,要了她的清白,將她的名譽毀得乾乾淨淨。 他回京,她待邊關,誰也不招惹誰,可她卻來京城了, 而且是來嫁人的。趙鎮周圍的人,誰不知道他的性子, 最是心眼小,愛計較了。她想嫁人?可以,那就嫁他, 他跟她的床債,成親後,有的是一輩子來算, 她逼他暖床多少次,他還她的,只怕她折騰不起!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金晶
出版日期:
2021/02/2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冷面丞相要追妻
NT$118
銷量:3
哄妻如初
NT$118
銷量:5
復婚無良夜
NT$118
銷量:5
與拒婚夫的洞房夜
NT$118
銷量:4
嬌氣姑娘來逼婚
NT$118
銷量:4
等了初戀八年
NT$118
銷量:16
狩妻日記
NT$118
銷量:36
總裁床上是頭狼
NT$118
銷量:15
宅女老婆不好追
NT$118
銷量:28
床債不許賴
NT$118
銷量:32
灌醉鐵匠睡成夫
NT$118
銷量:16
妻奴
NT$118
銷量:30
家有孕妻
NT$118
銷量:62
老婆,要復婚嗎
NT$118
銷量:53
酒兒姑娘不和離
NT$118
銷量:20
被浪蕩總裁逼婚
NT$118
銷量:58
鹹魚老婆要離婚
NT$118
銷量:54
敗家千金摳門夫
NT$118
銷量:16
奈何總裁不想生
NT$118
銷量:63
上了初夜的當
NT$118
銷量:49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87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61
夜劫
NT$118
銷量:245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28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224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20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95
囚妻
NT$118
銷量:197

王爺霸道,日裡夜裡索要不停,只管折騰人;
王妃難馴,床上床下嬌蠻撒潑,只想辦了她!


趙鎮,先皇最小皇子,自幼被偏愛,還是現今聖上最疼的么弟,
可誰能想到,這位人前呼風喚雨的九王爺, 被陷害失憶後給發賣當了陳荔的男寵。
身為將軍愛女, 陳荔自小被疼到骨子裡,由她作天作地,性子養的極其驕縱肆意。
在邊關只有她陳荔橫著走的分,雖然將軍府銀兩捉襟見肘, 可陳荔為了買暖床的趙鎮,
不惜砸了所有月錢。 幾個月後,想起一切的趙鎮逃了,他自知他的命是她救的,
他也不虧,要了她的清白,將她的名譽毀得乾乾淨淨。
他回京,她待邊關,誰也不招惹誰,可她卻來京城了, 而且是來嫁人的。
趙鎮周圍的人,誰不知道他的性子, 最是心眼小,愛計較了。
她想嫁人?可以,那就嫁他, 他跟她的床債,成親後,
有的是一輩子來算, 她逼他暖床多少次,他還她的,只怕她折騰不起!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京城,長公主府。
  「那一位粉衣姑娘是戶部尚書郎的嫡女,今年十六,擅琴,她的左邊黃衣姑娘是宰相的幼女,今年十五……」
  陳荔坐在位置上,聽著丫鬟水靈的話,點點頭,「確實都是一群美人兒。」
  「卻是不及姑娘妳。」水靈傲然地說。
  「那是我比她們大了一歲,我已經長開,她們一個個還是含苞待放的花蕊,等來年,她們也不會比我差。」陳荔撐著下顎,慵懶地說。
  她們主僕二人並未坐在正廳之中,而是躲在了不遠處的亭子裡,這裡沒什麼人經過,後面是一大片竹林,從她們這裡望出去,正好可以看到百花爭艷的姑娘們,而她們不會被人注意到。
  說是來長公主府賞荷的,但是陳荔卻知道,這是要給那一位九王爺選王妃。
  至於她,她就是來湊數的,她打了一個哈欠,「還是我們家的水靈記性好,這些姑娘都記得清清楚楚的。」
  「小姐,奴婢還不是為了妳,妳想想看,妳要是嫁到京城了,以老爺的身分,門第自然不會差,這些姑娘中,說不定有哪一位以後是與妳沾上那麼一點關係,妳與她們打好關係,最好不過了。」
  「唉,這些姑娘們個個嬌弱,我可不敢和她們走得太近,一不小心傷到她們就不好了。」
  水靈皺著眉,「老爺就不該讓小姐妳學武。」
  陳荔嬌媚地一笑,「我可不後悔。」
  水靈無奈,突然壓低了聲音,「小姐,妳說九王爺會選哪一位做王妃?」
  「嗯?」陳荔想到之前看到的那人,神色微惱,「不知道,他看上哪一位,關我什麼事!」
  陳荔坐直了身體,望著水靈,「對了,水靈,妳剛才可看清那個九王爺?」
  「奴婢沒敢瞧。」
  「唉,九王爺長得和那個人倒是像。」
  「小姐慎言。」
  「知道知道,我知道。」陳荔難過不已。
  「小姐可是想那人了?」
  「想倒是不想的,就是有點心疼。」陳荔低喃,「心疼我為了他,把用來買馬的銀子都花在了他身上,那些銀子可夠買一匹好馬了呢。」
  水靈偷笑了,「小姐!」
  她們自說話著,連習武的陳荔都沒有注意到,有一抹黑影停在竹林外,將她們的話一字一句地聽得清清楚楚。
 
  ◎             ◎             ◎
 
  天漸黑,賞花宴散了。
  黑衣暗衛來到九王爺府的主院,走進屋裡,對著在桌案前練字的人,一字不漏地將那兩位姑娘說的話說了一遍。
  暗衛沒有注意到,因為他的話,身穿暗紫錦衣的男子手微微一抖,一滴墨汁壞了整副字畫。
  「她說,心疼那買馬的銀子?」
  「是。」
  屋內氛圍一下子冷了下來,暗衛頭低得更低了,一聲不吭。
  一聲冷笑聲突兀地響起,「好,她當真是太好了!」
  趙鎮將手裡的狼毫筆一甩,冷著臉,深邃的五官上透著陰冷,「來京城找夫家,呵……」
  她,作夢。
 
  ◎             ◎             ◎
 
  然,當天夜裡,趙鎮先作了夢,夢回那個黃沙遍野,身穿著艷紅色服飾的女子回眸對他一笑。
  她喊他,「二狗子!」
  他猛地從夢裡驚醒,額頭上青筋暴起,若是她在他眼前,恨不得一手掐死了她!
  從未見過像她這般不拘束的姑娘家,還敢對他……
  他伸手摸了摸額頭,摸到了一把汗,想到那些夜裡的春色,他猛地掀開衾被,跨下了床榻。
  外間的小廝綠洲聽到了響動,爬了起來,「九爺,你醒了?」
  「睡去,不用跟來。」趙鎮揮揮手。
  綠洲只好停下,看著他離開的背影,撓了撓頭,九爺的脾氣越來越差了,以前還沒有這般差的,似乎是從邊關回來之後就更加的喜怒無常了。
  趙鎮喜潔,院子裡的西廂房專門修了一個大浴池,可在裡面沐浴泡澡,平日裡有專門的婆子燒水,如今夜裡,他不驚醒任何人,獨自進了大浴池。
  池中的水是涼的,他連衣衫也未褪去,徑自走了進去,行走時,兩腿之間,硬物高高聳起。
  唰啦,他坐在了池子中,浸泡在涼水裡,入了秋,夜裡正涼,平常人這樣一泡怕是要受涼了,可他渾身燥熱,想到某人,心頭身下,火氣滿滿。
  趙鎮是先皇的最小的兒子,自幼被偏愛,對旁人而言,他是現今聖上最信任的親弟弟,亦是高不可攀的九王爺,可誰能想到,就在不久之前,他竟是做了某人的奴。
  整整三個月,那段日子,他一想起來就咬牙切齒,卻又忍不住地去想,甚至有時候作夢也會夢到那妖女。
  陳荔,此人幾乎都要成了他的心魔。
  想殺了她,卻在派出暗衛的時候,改了命令,說一不二的他竟僅僅讓人盯著她,而不是將她弄到王府的刑房裡,對她用盡刑具,將她折磨致死。
  畢竟,她所作所為,光是死都不夠。
  他用力地閉上眼,抿著薄唇,靠坐在池邊,夜風吹過,掠過水面,他渾身肌肉緊繃,白色的中衣濕透地黏在身上,左心房那一處隱約顯露出異樣,似是鮮紅的顏色,彷若血一般隱約從那濕透的衣衫上滲出來,在安靜的黑夜裡顯得旖旎妖艷……
 
  ◎             ◎             ◎
 
  陳荔之父陳盛鎮守邊關,是皇上親自封的常勝將軍,娶了禮部尚書之女。陳盛無父無母,在當年的天災中苟活下來。
  後來朝廷招兵,他便去了,沒有任何背景,也沒有任何牽掛,殺敵殺得分外凶橫,但魯莽之間又有點腦子,不至於是一個莽夫,被上頭的老將軍看中,帶在身邊教導,後來衡水一戰,他一戰出名,展露風頭。
  最後守住邊關,被加官進爵,又被賜婚,可謂走上了人生贏家之路。陳荔的娘親體弱多病,並不適應邊關的日子,嫁去邊關之後生了陳荔,後纏綿病床,在陳荔七歲的時候便去世了。
  陳盛未再娶,只陳荔一女,心疼女兒幼時沒了娘親,將她疼到了骨子裡,任由她作天作地,將她性子養的極其驕縱肆意,可以說,在邊關,只有她陳荔橫著走的分。
  可不久前,陳盛的岳父大人寫了一封信來,勸說陳盛,女大當嫁,邊關那裡並無合適的人選,不如回京城。陳盛確實沒有中意的小子,於是思來想去,就同意了。
  陳荔這才到了京城,眾人不知她的脾性,只覺得她長得嬌艷好看,便是她喜歡在腰上塞著鞭子,也沒讓人多想,直到尚書府大房不長眼的姨娘惹怒了陳荔,她直接拿鞭子將那姨娘抽的皮開肉綻的。
  陳荔的大舅方文剛回府就聽到了自己的愛妾被打的沒個人形,怒氣沖沖就要去教訓陳荔一頓。
  「她在哪裡!」方文大聲道。
  「在大爺你的院子裡。」
  方文一愣,「什麼?」隨即也不聽解釋,急急地回自己的院子,人才走到門口,就看到一個血淋淋的人躺在院子正中央,無人敢上前,只有一抹鮮嫩綠衣的人站在那裡。
  「小小一個妾室,不懂禮數,竟敢欺負到我舅母身上了,不就是占著自己一身細皮嫩肉會勾人嘛,姑娘我今天就抽了妳,看妳以後還敢不敢如此不遜!」
  「陳荔,妳在做什麼!」方文是個文人,看到那血淋淋的一幕,眼前發暈,是身邊的小廝及時地攙扶住了他。
  「大舅舅!」本冷著臉的陳荔對他一笑,「你可回來了。」
  「妳,妳把人抽成……」
  「是啊,是我啊,堂堂尚書府,竟有妾室狐媚行事,也不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要是真的讓外人瞧見了,少不得還有人說大舅舅你寵妾滅妻呢!」陳荔笑得甜美,「大舅舅不用謝我,這裡是我的外家,豈能容下這般囂張的人。」
  「狐媚行事?」
  「沒錯。」陳荔板著臉,「見到了正妻不行禮,還敢拿話酸人,呵,當著我這個表小姐的面,居然敢耍臉子給舅母看,當真是沒個規矩。」
  方文唇角顫了顫,這、這都是他寵的,這可是他的愛妾啊,可如今看著躺在地上只剩口氣的人兒,他竟然都不敢認了。
  「大舅舅,你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你不用慌,不過是一個狐媚子,賣身契都拽在你手上,打死了便打死了。」
  看著陳荔一臉的無所謂,方文抖著手,指著她,「妳、妳大逆不道!」
  「大逆不道什麼?不過就是一個奴才,打死就打死了。」陳荔打了一個哈欠,「大舅舅,你怎麼了?莫非是愛上這女子了?」
  「胡說八道什麼!」他氣的臉都紅了,「妳一個姑娘家,就是這般行事,妳……」
  「大舅舅。」陳荔冷了嗓子,神色淡淡的,「我說了,就是一個奴才罷了。」
  方文當然知道,只是一個奴才,可這也是他的愛妾,且被外甥女當面這般打臉,他怒火難消,可看著愛妾的慘樣,他竟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捧著心口,臉色發青。
 
  ◎             ◎             ◎
 
  這時林嬤嬤走了出來,「大爺,夫人說,那柳氏不懂規矩,表小姐這是教她規矩,這傷回去養一養就好。」
  那柳氏怕都要廢了!養好傷又有什麼用,他氣得喘氣,讓小廝扶著,「我、我管不了妳,我讓妳外祖來!」
  說著就怒氣沖沖地走了,林嬤嬤吩咐人將柳氏弄走,又讓人清理院子,看向怡然自得的表小姐,目光從那沾血的鞭子上移開,語氣恭敬地說:「多謝表小姐。」
  「大舅媽就是性子太軟了,在將軍府上,可沒有這樣的妾。」陳荔說,她爹正值壯年,自然也有妾室,可妾永遠是妾,越不過主子,特別是她這位大小姐,而且她爹疼她是真的疼。但凡是府裡的妾,那都是吃過絕嗣藥的,她絕對不會有一個突然冒出來的弟弟或妹妹。
  她爹是一個大英雄,也是個在女色上很清醒的人,她娘死後,他爹就沒有要續絃的想法,她爹常常說,功高震主,他一個莽漢,能到現在的地步已經是很好了,莫要搞那些虛的,想要將兵權永遠拿在手裡,那兵權就會是他的催命符。
  沒有兒子更好,他起碼還能活得好好的,畢竟他不會有培養兒子子承父業的念頭了。
  就是她的親事,她爹也希望她不要攀高門,找一個真心對她好,肯過日子的人就好了。
  如果那人沒有不見,她可能都懷上孩子了,不用嫁人,在邊境當一個名聲不好的將軍之女,看在她這個不孝女的分上,皇上說不定還會同情她爹,而不是想著給她賜婚,通過她掌控她爹。
  唉,這些人,花花腸子的,各種謀算,當真是讓人討厭。
  就是她外家,也同樣是各種算計,這個院子裡的女人也可憐,她才會一氣之下,出手教訓這個妾室。
  說完話,陳荔就帶著水靈回自己的院子了。
 
  ◎             ◎             ◎
 
  林嬤嬤回了屋裡,看著默默垂淚的大夫人,「大夫人,妳別哭了。」
  「是啊,娘,表姐不是替妳出氣了嗎?」
  大夫人搖搖頭,「我只是怕給她惹了禍,那柳氏一死,我這心裡也寬了些,多虧了她。」
  「大夫人,妳性子寬厚,才容那柳氏驕縱了這麼久,不然妳一個正室哪能壓不住她。表小姐說的對,將軍府裡都沒有這樣的事,妳得自己立起來,不然三姑娘以後可怎麼辦?妳也得想一想三姑娘。」
  「娘,是啊,我可不像表姐這般厲害,會耍鞭子呢,特別是我爹也不會包庇我,我聽說,那將軍姑父對表姐好的很。」
  「自然是好,否則她哪裡敢這麼大膽,」大夫人深吸一口氣,「我去老夫人那裡,妳就回院子了。」
  「對,娘,祖母一定向著妳。」
 
  ◎             ◎             ◎
 
  尚書府裡熱鬧非凡,最後這件事被方老爺子一句不過是妾給打發了,大夫人也保留了情面,至於方文如何,聽說很快又有了新妾室,是大夫人給方文納的妾,那妾原是大夫人身邊的人,溫婉聽話,很懂規矩。
  而陳荔潑辣不好管教的名聲漸漸地也傳了出去,本來眾多想與將軍府做親家的人,頓時打了退堂鼓。
  這哪裡是賢妻,根本是母老虎。
  哪一個男人能吃得消。
 
  ◎             ◎             ◎
 
  茶樓裡,說書先生正說得不亦樂乎,臉上的鬍子一抖一抖,顯示出他激動的心情,「那將軍小姐,可真的是狠人,柔柔弱弱的小妾說打就打,那鞭子抽的她渾身是血,哎喲,真是沒眼看啊……」
  水靈抽著唇角,小聲地說:「小姐,怎麼這件事都傳的滿京城知道了?」
  陳荔懶洋洋地說:「嗯,我讓人傳的。」
  水靈睜大了眼,「小姐,妳怎麼都沒跟奴婢說?」
  「和妳說?妳定然是勸阻我,我幹嘛浪費唇舌。」陳荔嬌嬌地說。
  水靈快氣瘋了,「小姐,妳這是不要名聲了?」
  「水靈,妳忘了我們進京是幹什麼?」
  「給小姐找夫婿啊。」
  「錯,是來打響我的名聲。」陳荔壞壞地一笑,「讓那些高門歇了想娶我的心思,我最後選一個普通人嫁。」
  水靈嘆氣,心中明白,如果不是小姐的身分,那些人可看不起小姐,背後都說小姐是來自蠻夷之地,他們胡說八道,小姐她除了武功,還寫的一手好字,吟詩作對雖然不擅長,卻不是一竅不通,長得美艷俏麗,性子卻是純善,才不是那些人眼中的狐媚子,當不得主母身分。
  小姐,在水靈心中是頂好的人,如今聽著人這般貶低她,只覺得氣,「小姐,要不我們回去吧?」
  「回去?這不是聽著挺有意思的嘛。」陳荔並不想回。
  水靈又忘記了,小姐也是一個愛湊熱鬧的人,儘管這熱鬧是她自己的,她也愛湊。
  「跟邊關比起來,這裡可真是各種熱鬧。」陳荔剝著花生,笑著說。
  「奴婢聽大夫人身邊的林嬤嬤說,最近沒什麼人上門給妳說親,大夫人心疼妳,想把遠方親戚說給妳,聽說是一個寒門書生。」水靈低聲說。
  「聽著倒是不錯,可讀書人有一身傲骨,可願意聽我的話?何況,我是要回邊關的。」陳荔喜歡京城的熱鬧奢華,可她更喜歡邊關的蕭條沉靜,不似京城的浮華,乍一看讓人心頭歡喜,可待久了就覺得俗不可耐了。
  水靈也嘆氣,這時聽到她家小姐說:「也不知道有沒有二狗子長得好看啊。」
  她垂下眼,「小姐,妳還想著那人?」
  「是啊,他可是我見過長得最好看的人了。」
  「可是小姐,他也是沒心沒肺的,當初如果不是妳把他給買回來,他命都沒了。」
  陳荔撐著下顎,想著那時的場景。
 
  ◎             ◎             ◎
 
  當時,陳荔和丫鬟水靈逛著集市,就看到有人在販賣奴僕,這在邊關很常見,不像京城有專門的人牙生意,還把奴僕打扮得乾乾淨淨的,往主人家一帶,讓主人家挑選。
  在邊關,自然也有類似的人牙生意,不過更多的都是這樣把人像雞鴨牛羊似地關在籠子裡,讓人挑選,這些人多是黑戶或者是被賣了的窮苦人,沒人知道他們的來歷,主要是價錢便宜。
  將軍府上不缺奴僕,陳荔正在為自己的婚姻大事傷腦筋,水靈見她煩惱,便勸著她出門走一走,她不願,水靈便說去集市看看,說不定有好玩意,例如她心心念念想買的馬,最後她被說動了,就去了集市。
  無意間走過一個籠子,就看到一個人,那人一身黑衣,瞧不出血來,可一走近就能聞到那刺鼻的血腥味。
  不少人在他面前打圈著,衝著他那張乾淨的臉,他們都想買,可看他那傷勢,買回來能好?
  陳荔湊熱鬧地看了一眼,一時間也呆住了,那人長得太好看了,是她長這麼大以來,見過最好看的男子,儘管他蒼白著臉躺在籠子裡,卻讓人不敢小瞧。
  「來啊來啊,走過路過不要錯過,這奴僕長得可是邊關最好看的了,治好了傷,你讓他給你幹活,還是暖床,都行!」漢子大聲地說著。
  此話一出,周圍的人都笑了,這人也是頂聰明的,給治傷要花銀子,就這麼摳摳地給擦了臉,得,臉是真的好看,也是能賣的出手。
  「多少錢?」
  「二十兩!」漢子說。
  「這麼貴。」有人不滿了。
  「就他這張臉,妳說值不值?」
  「值是值,就怕救不起來!」
  「是啊,這血味,怕是傷的不輕吧。」
  「太貴了,如果幾文錢還能買個玩玩。」
  「切!就這副模樣,能玩?哈哈。」
  邊關的人,民風大膽,孤寡女人養個男人什麼的,也是再正常不過了。
  陳荔站在那裡挪不開腳了,水靈問:「小姐,怎麼了?」
  「水靈,我要買他。」
  「啊?」
  「讓他當我的奴,當我的男人,給我生兒子!」這樣,她就可以不嫁人了,還能有子傍身。
  「小、小姐!不可,萬萬不可。」
  「他長得好看,我也長得好看,那我們的孩子定然不會醜。」陳荔笑得如頭頂上的烈日,燦爛炙熱。
  水靈急得直跺腳,恨不得將小姐給拉走,可論武力,她比不過小姐,焦頭爛額,突然想到,「小姐,咱們沒銀子!」對,小姐愛花錢,花錢沒個數,每月的銀子都花的乾乾淨淨。
  誰知,陳荔揚起一抹得意的笑容,「怎麼會呢,我們不是還有買馬的銀子嘛。」
  水靈恨不得回到半個時辰前,死死攔住小姐,不勸小姐出門了,「小姐,那買馬的銀子,妳可是存了好久好久的。」
  邊關沒什麼油水,陳盛也不是一個會苛刻百姓的人,做不出搜刮民脂民膏之事,除了朝廷發的俸祿,以及已逝的妻子在京城的嫁妝,兩個莊子每年的出息之外,將軍府並不富裕,陳荔也沒多少銀子,這二十兩銀子是她準備買一匹好馬給自己做生辰禮物的。
  現在,她打算,不要馬了,她要他,這個半死不活的男人。
  她小手一揮,給了銀子,讓人送到將軍府,水靈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這、這還沒出閣的閨女買男人?完了完了,小姐的名聲毀了,不對,小姐本來名聲就驕縱,現在只怕是成了淫娃蕩婦了,她死定了,將軍一定會削了她的!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