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哄妻如初
【4.6折】哄妻如初

孫意艾這輩子做過最後悔的錯事就是酒後亂性, 最最後悔的錯事就是被捉姦在床,想打死不認帳都不行, 最最最後悔的錯事,就是她傻得跟明璟結婚了。 明明被逼婚時,他玩世不恭的說,婚後她愛怎麼玩就怎麼玩, 他不管她,她想離婚,他隨時可以簽字,放她自由。 結婚後,明璟這頭大色狼,夜夜折騰得她下不了床, 管得比海邊還寬,什麼叫他不管她,擺明了是坑她! 明璟這輩子做的最最最對的事,就是把孫意艾拐上床。 用手段哄她結婚,從此名正言順地把她壓上床收拾。 她不要小孩,沒關係,可她不想要他的小孩怎麼行呢? 一怒之下,床上收拾得更狠,教她哭得求饒,想爬下床都難。

會員價:
NT$894.6折 會 員 價 NT$89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金晶
出版日期:
2021/04/23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老公不色怎麼當
NT$118
銷量:13
色一點才是老公
NT$118
銷量:15
夫債難逃
NT$118
銷量:11
十年後的二次拒婚
NT$118
銷量:15
老公上任三把火
NT$118
銷量:20
紈褲敗給下堂妻
NT$118
銷量:9
不放過純情的她
NT$118
銷量:14
前男友在撩她
NT$118
銷量:32
抵死不婚的代價
NT$118
銷量:18
被騙走的初夜
NT$118
銷量:32
前夫丟不開
NT$118
銷量:29
睡後協議
NT$118
銷量:38
前妻怎麼哄回來
NT$118
銷量:31
睡了世子還想逃
NT$118
銷量:18
總裁,離婚協議書來了
NT$118
銷量:35
賣身婚債
NT$118
銷量:18
與前夫再婚的路上
NT$118
銷量:27
每天都被死對頭撩上床
NT$118
銷量:37
逼她同居後
NT$118
銷量:53
賣了初夜
NT$118
銷量:45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9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89
銷量:302
一百零一夜
NT$89
銷量:273
夜劫
NT$89
銷量:264
一夜換一婚
NT$89
銷量:258
半夜哄妻
NT$89
銷量:243
【經典推薦】十年一夜
NT$79
銷量:238
離婚有點難
NT$89
銷量:232
皇商家的嬌妾
NT$89
銷量:213
囚妻
NT$89
銷量:216

男人愛吃醋,只要她一撒嬌,眼就笑了;
女人的撒潑,只要他一哄寵,氣就消了。


孫意艾這輩子做過最後悔的錯事就是酒後亂性,
最最後悔的錯事就是被捉姦在床,想打死不認帳都不行,
最最最後悔的錯事,就是她傻得跟明璟結婚了。
明明被逼婚時,他玩世不恭的說,婚後她愛怎麼玩就怎麼玩,
他不管她,她想離婚,他隨時可以簽字,放她自由。
結婚後,明璟這頭大色狼,夜夜折騰得她下不了床,
管得比海邊還寬,什麼叫他不管她,擺明了是坑她!
明璟這輩子做的最最最對的事,就是把孫意艾拐上床。
用手段哄她結婚,從此名正言順地把她壓上床收拾。
她不要小孩,沒關係,可她不想要他的小孩怎麼行呢?
一怒之下,床上收拾得更狠,教她哭得求饒,想爬下床都難。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今天的天氣很好,陽光透過窗簾照了進來,灑在孫意艾的臉上,暖洋洋的。她將臉在枕頭上蹭了蹭,一點也不想起床。
  她的腦袋有些沉,昨晚喝了太多酒了,一動就牽動了全身,哪裡都痠疼,雙腿間更是難受不已。她用力地眨了眨眼睛,試圖驅逐這股疲憊,她就像是摻了水的海綿,渾身沉重。
  睜著略微水腫的眼,她迷糊地看著前方,她側躺在床上,視線前方是一面雪白的牆,奢侈的落地燈,歐式的櫃子……這房間的格局和格調很眼熟,像她家隔壁鄰居明家就喜歡這樣的風格。
  明家和孫家是鄰居,兩家來往密切,她閉著眼都能在明家走。
  似是想到了什麼,她眼眶微紅,她想起來了,昨天明家辦喜事。不過,她不是新娘。
  她很傷心,喝了不少酒,她喜歡明家大兒子明誠,很喜歡很喜歡。
  從小就喜歡明誠,可是明誠只把她當小妹妹。她想告訴他,她喜歡他,可來不及說他就有了喜歡的女生,現在他都結婚了。
  她慢吞吞地以手肘撐在床上,想起來,結果一頓,她緩慢地低頭,看到了腰上的手臂,古銅色的肌膚和她奶油膚色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男人?為什麼,床上會有一個男人?
  孫意艾一開始以為自己只是喝醉了,可現在……
  她的心咚咚地亂跳,她想轉頭看看後面抱著她的男人是誰,可她硬是鼓不起勇氣。
  酒後亂性,要死了!
  不管,先逃了再說。她吞了吞口水,小心地扯開男人的手臂,往外挪,下一秒,她又頓住了,等一下,她雙腿間怎麼好像有點不對勁。
  她低下頭,正好看到自己雙腿間夾著一根粗長的肉色巨物,這是……
  炙熱的溫度侵蝕著她薄薄的臉頰,她僵硬地沒敢動,腦子迅速地清醒過來。她的腦海裡浮現幾個畫面,都是十八禁的兒童不宜場景。
  男人深沉的呻吟和粗喘猶然還在耳邊,而她嬌弱地在他的身下被他翻來覆去。
  她的身體不由地輕輕顫抖,事情超乎了她的想象。酒後亂性,跟男人上床,日照三竿,他們還在床上,最讓她羞惱的是,男人的巨根還塞在她的雙腿間,無聲地告訴她,昨天他們有一個多麼瘋狂的夜晚。
  以至於現在他都還在她的體內沒有退出,她臉頰一片滾燙。
  「醒了?」沙啞的嗓音響起,原本被她拉開的手臂又不客氣地摟住她的腰身,將她拉了回來,順帶將滑出了少許的巨根又重新塞了回去。
  「嗯!」她不可抑制地發出了一聲悶哼,花穴被塞得滿噹噹的。
  這道嗓音好熟悉,熟悉得她瞬間就認出了他是誰。
  怎麼會是他!
  然而還不待她細想,本來塞在她體內已軟化的巨根又一點一點地硬了起來,她不敢置信地睜大了眼睛。
  「一大早就來勾人,嗯?」他的嗓音裡明顯帶著笑意,像一隻吃飽喝足的慵懶的貓。
  誰、誰勾他!
  雪白的後勁在明璟的眼前晃來晃去,他低頭,溫熱的薄唇印在上面,舌尖輕舔著她柔軟細膩的肌膚,感覺到她在他的舌尖下顫抖。
  「明璟!」她驚呼一聲。
  他低低地笑了,很好,她還知道是他,「我在。」
  「你、你快放開我。」她嗓音緊繃,在他的舔弄下,後頸那塊柔軟的肌膚被他舔得濕漉漉的,令她產生一種即將要被他吞進肚子裡的恐慌。
  聞言,他好脾氣地往後動了動,隨即說:「妳夾著這麼緊,我怎麼拿出來?」
  她臉紅紅的,恨不得直接暈過去了,他說的話實在太令人難為情了,她咬著唇,「那怎麼辦?」
  「不知道。」他乾脆利落地說,說話的時候,大手摸上了她豐滿的胸脯,身體微微往前,順帶往她的體內頂了一下。
  她嬌哼一聲,小臉上盡是羞澀,「明璟!你剛才還軟的,能拿出來……」剛才都從她的體內滑出三分之一了。
  「晨勃,我也沒辦法。」
  「你拿出去。」她不想跟他討論了。
  「硬起來了。」
  「廢話!」她又不是沒感覺,當然知道了。
  「只能軟了再拿出來。」
  她咬著唇,問不出要怎麼樣才能軟,她雙手捂住臉,「明璟。」軟糯的嬌嗓裡帶了一點求饒的意味。
  他無聲地笑著,「還疼嗎?」
  她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問她,她不好意思地說:「還好。」
  「那就做吧。」
  「明璟!」
  「嗯,怎麼了?」
  「你怎麼這樣啊!」
  她和明誠、明璟從小就認識,明誠比她和明璟大兩歲,她和明璟從幼稚園開始到高中都是同學校,後來明璟去美國讀大學,她則是在臺灣上大學,她本來也打算要出國讀書的。
  明誠也在美國,她都準備好了,結果明誠提前完成了學業回來,如果她要出國的話,那就要三四年看不到明誠了,於是她就留在了臺灣讀書。
  可是四年過去了,明誠一直把她當妹妹。她喜歡明誠的這份心思誰都沒有告訴,想到昨晚她哭著對明璟說自己多喜歡明誠,她臉更燙了。
  她喜歡明誠,卻跟明璟上了床。真的是太亂了,她昨天為什麼要喝酒!
  「嗯。」他漫不經心地應了一句,大手技巧地揉捏著她胸前的渾圓,指尖輕掐著胸前的花蕊,惹得她重重地喘了一聲,這聲音誘得他身下更硬了,他輕輕地貼在她的背上,將她壓在身下,正要順著昨夜殘留在她體內的濕潤,再放肆一番的時候,他耳尖地聽到門把轉動的聲音。
  「阿璟!快起來,意艾不見了,昨天也沒回家!你趕緊起來幫忙找找。」明母打開門走進來,一臉的擔憂。
  明璟動作迅速地將孫意艾給抱在身下,一手快速地拉起被子,將女生裸露的身體包得緊緊的,但是被子被拉扯的同時,他們的腳反而露了出來。
  明母看著交纏在一起的腳,一雙腳是她兒子的,另一雙白皙嬌嫩的腳丫子顯然是屬於一個女生的。沒看到不該看的場景,可看著這交纏在一起的腳,也夠讓人想入非非,明母看的臉微微發紅,年輕人哦。
  「怎麼樣,阿璟有沒有辦法聯絡到意艾!」孫母也上了樓,一邊不死心地繼續打電話給她女兒。
  「咳,媽,孫阿姨,門先關上。」明璟低聲道。
  明母伸手正要關門的時候,孫母看到了落在門邊的衣服,一件淺紫色的禮服,這是昨夜孫意艾的禮服,她的目光慢慢地掃了一遍明璟的房間,男生女生的衣服凌亂地散在地板上,「等一下!」
  「怎麼了?」明母看她。
  孫母侷促地深吸一口氣,「明璟,意艾在你房間裡?」她也看到了交纏在一起的腳丫子。
  明璟看向身下僵硬得恨不得裝死的孫意艾,在無人看到的視線裡,勾了勾唇,聲音無辜地說:「沒有。」
  孫母又不是瞎子,大吼一聲,「孫意艾!」
  樓下在等消息的一行人也都上來了,七嘴八舌地問:「怎麼了?找到意艾了?」
  「意艾在哪裡?」
  「意艾呢?」
  「孫意艾,五分鐘,給我出來!」孫母生氣地關上了門。
  明母愣了愣,「裡面這個是意艾?」
  孫母尷尬不已,找女兒找到了人家兒子的床上,她輕點了一下頭。
 
  ◎             ◎             ◎
 
  房間裡,孫意艾真的恨不得自己昏過去,但沒有,更可惡的是,壓著她的男人忽然動了,昨晚的記憶有些模糊了,可此刻卻格外的清晰。
  不屬於她的那一抹灼熱撐開她的花穴,用力地往她的身體裡一插,她沒忍住地呻吟一聲,「啊!明璟,你還不放開我,你幹什麼?」
  他喉嚨發出一聲悶笑,「幹妳呀。」
  孫意艾沒想過他會這麼說,整個人都呆了,他怎麼能厚顏無恥到這種地步,什麼時候了,他居然還想著要跟她做!
  「明璟,我媽在外面!」
  「我知道。」他眉眼舒展開,雙手撐在她的耳邊,腰腹貼著她挺翹的臀部,下身一插一抽,起起伏伏。
  她將到嘴的呻吟吞進了肚子裡,忍耐著在體內作祟的某物,因為極度忍耐,雪白的肌膚泛起一層粉紅,「你媽也在外面。」
  「呵。」他輕笑,「不止,我爸媽,妳爸媽,還有我哥嫂,他們都在。」
  她忍不住了,整個人軟在他身下,趴在枕頭上,嬌哼著,花瓣被他昨夜過度使用了,早已紅腫,他每一次抽插,都牽連那柔軟嬌嫩的花瓣,花道有點乾澀,但身體裡有昨夜流下的液體,漸漸的,她的腿心處漫出了春水,酥酥麻麻的,她開始有點舒服了。
  但她理智尚存,「我媽說了五分鐘!」
  「瞧不起誰,嗯?」他低頭吮著她的耳尖,「我可不止五分鐘。」
  她又氣又羞,身體不爭氣地在他的大掌撫摸下有了感覺,她輕輕地嬌吟著。
  一開始,他的動作雖然深但尚且慢,可很快,他不滿足這樣的速度,越來越快,她只來得及抓著身下的床單,被他一次一次地插入,拔出……
  他無數次地深入,她嬌喘連連,殘存的理智被他兇猛有力的撞擊撞出了腦袋,突然,眼前一花,視線從深藍色的床單移到了白色的天花板上,瞬間,她對上了男人的臉。
  那是一張不同於明誠的臉,明誠斯文穩重,而明璟的五官更精緻,一雙桃花眼望著人時,無情似多情。
  他正懸在她的上方,喉結性感地滾動著,手臂順著她的腰身往下,停在了她的臀肉上,修剪得平整的指甲狠狠地掐著她臀肉,呼吸拂過她的臉頰,喉嚨發出性感的輕哼。
  她紅著臉,被眼前的男色迷亂了眼。
  明璟很性感,是骨子裡的性感,明明是一個男人,卻像是行走的春藥,讓人看一眼,腿就軟了,更何況此刻他在床上的樣子,簡直是要她的命。
  就算她喜歡的是明誠,也不妨礙她欣賞明璟的臉。
  這張臉,是無可挑剔的。
  「好看嗎?」他低聲問。
  她被撞得頭髮凌亂,修長的長腿曲起頂在床上,腳尖將床單蹭成了一團,她伸手捂住自己的眼,「明璟,求、求你!」
  酒後亂性,又被兩家人給當場抓包了,她實在要瘋了。
  「好。」他低聲道,眼神閃過一道光芒。
  騙子!
  五分鐘?
  一個小時候,在孫母第三次敲門的時候,「孫意艾?再給妳五分鐘,妳快出來,不要想著躲起來就不出來。」
  孫意艾張口咬住前面的胸膛,他悶哼一聲,灼液徹底地射了出來,將她的花道噴得滿滿都是,敏感的花道被刺激地劇烈收縮著,她眼神有一瞬間的失神。
  「寶貝,鬆開嘴,我們要下去了。」他的聲音裡透露著滿足。
  孫意艾回過神,她懊惱地瞪他,他笑著離開她的身體,她只感覺到身下有什麼流出來,她急急地併攏雙腿,起身就想找衣服穿。
  「不洗澡?」他問她。
  還洗什麼澡!讓她洗澡,他之前為什麼不讓她洗,她要是再不出去,她媽會拿著刀進來。
  咚咚,這一次是明母,門被打開一道縫隙,一隻手拿著袋子掛在門裡面的門把上,「意艾啊,這裡是衣服,妳換好衣服下來。」說完話,明母收回手就關上了門離開了。
  孫意艾感動明母的貼心,拉過被子包住自己,想快步走過去拿起袋子,可剛一動,她直接從床上摔了下來,兩條腿根本沒有力氣了。
  最後是明璟良心發現,抱著她進了浴室,將袋子放在一旁,「要我幫忙嗎?」
  「你出去。」
  這一次,明璟聽話了,他走了出去,他赤著身體走到床邊,看著凌亂淫糜的床,桃花眼裡浮起一抹饜足,舔了舔唇角,他從床頭櫃拿起菸,火星微閃,他靠在床頭,慵懶地吸了一口,聽著浴室裡安靜了幾分鐘,水聲漸漸地響起。
  大約五分鐘,孫意艾走了出來,她的動作難得地很快,餘光看到他赤裸著身體吸菸的樣子,嚇得轉過身。
  男人,事後菸原來是這樣的。
  她俏臉紅紅的,聽到他問她,「洗乾淨了?」
  怎麼可能洗乾淨,她怕他們在樓下等得急了,匆匆洗澡就出來了,身上那些曖昧的印記,她看都不敢看,對於他的問話,她也就隨意地點點頭。
  明璟熄滅了菸,走到她後面,「洗不乾淨,會不舒服的。」
  她沒想通他話裡的意思,他又說:「下樓之後,我們面對的是什麼,知道嗎?」
  還能是什麼?被她媽罵一頓吧,整夜地找她,結果她在跟明璟廝混,她低下頭,心裡發虛。
  「以我們兩家的關係,巴不得我們兩個在一起……」
  「不可能,我們就是一夜情而已!」她急忙打斷他的話,因為不敢看他的裸體,以至於她沒有看到在她這話脫口而出時,他眼裡一閃而過的陰冷。
  「一夜情?」
  「對啊,不然呢!」她反問,她只後悔,一夜情的對象是明璟,是她喜歡的人的弟弟,這理不清的關係,她腦袋好亂。
  屬於他的一股強勢氣息包圍了她,她聽到他問:「妳說,我們沒下去的一個小時裡,他們知不知道我們在做什麼?」
  她羞澀地低下了頭,白嫩的耳朵染上了粉色。
  「妳猜他們會怎麼說?」他問。
  她嘀嘀咕咕,「還能怎麼說,就、就什麼事也沒有啊。」
  「呵。」他輕笑一聲,帶著一絲嘲弄。
  「本來就是啊!」她的聲音越來越輕。
  他挑挑眉,對於她自欺欺人的樣子,他狠心地戳破,「他們會要我們結婚。」
  「結婚!」她睜大眼,猛地抬頭看他,一副驚恐萬分的樣子,想也沒想地說:「我不要!」
  「捉姦在床了,妳還想否認什麼?」他問。
  「昨天我們只是不小心滾了床單。」
  「他們並不這麼認為。」他不懷好意地低聲說:「他們也許會問,昨天妳為什麼會和我滾床單,妳說妳喝醉了,但妳為什麼喝醉了?」
  她如遭電擊,整個人站在那裡,渾渾噩噩,是啊,要怎麼說,因為喜歡的明誠結婚,她傷心過頭喝多了,最後和明璟滾了床單,這樣的話她要是敢說出來,她爸媽會打死她。
  何況明誠結婚了,他很喜歡他太太,她要是真的這麼說了,也太不要臉了。
  就算她不能和明誠在一起,就算他一直不明白她的心意,她也不希望他們之間會落到見面尷尬的地步,他就是一直把她當做妹妹也好。
  明璟丟下這句話就進了浴室,她站在那裡,亂想了好一會,很快他走了出來,照舊是一身赤裸,好像在她面前這樣很正常一樣,她紅著臉在心裡偷罵他是暴露狂,轉過了身。
  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之後,他穿好了衣服。
  「孫意艾。」
  「幹嘛!」
  「結婚以後,我不會管妳。」
  「啊?」
  「只要妳表面上做好明太太就好,妳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我不會管妳。」
  他講的好像她結婚和沒結婚一樣,有這麼好的事情嗎?她看向他,他穿著一套深灰色的運動服,姿態閒適。
  「結婚之後,妳要是遇到了喜歡的人,我們可以離婚。」
  「啊!」她呆呆地望著他。
  「應付過長輩之後,妳愛怎麼樣就怎麼樣。」
  「明璟。」
  「嗯。」
  「昨天,是我主動的嗎?」她沙啞地問。
  明璟沉默了三秒,慢慢地應了一句,「嗯。」
  果然是她霸王硬上弓啊。
  「你為什麼不拒絕我啊!」她不信他推不開她,畢竟他是男人,力氣比她大。
  他輕嗤一聲,「孫意艾,我是男人。」
  是,男人和女人的生理構造不同,男人心裡不管喜歡不喜歡,對女生的主動卻不會拒絕的。
  想到這裡,她心裡更難受了。孫意艾能想到下樓之後,他們要面對的是什麼樣的風暴,她不敢下樓,可是聽了他的話之後,她心生一股她好像連累他的感覺。
  和他結婚,他不管她,以後想離婚也能離,那他呢?
  那他不是很可憐嗎?
  畢竟結了婚,他就是不是黃金單身漢了,即使她不怎麼關注他,她也常常從她媽的嘴裡聽到,明璟一從美國回來,就自己弄了一個金融公司,她不是很懂,但是她媽說他賺錢很厲害。
  她媽常常掛在嘴裡的一句話就是,長得英俊事業方面也很出色的明璟,被很多名媛千金欣賞。不靠明家,明璟是靠著自己做出了一番事業,再加上他的外貌,多的是女生追他。
  他,不缺女生喜歡。
  她更加氣餒了,「明璟,要是跟我結婚,以後又離婚的話,你就是二手貨了。」
  「說的好像妳不是一樣。」他又在笑。
  她沒好氣地瞪他,從小到大都是這樣,他就是喜歡欺負她。
  她當然知道,離婚後,她也是二手貨,但是她就是想告訴他,讓他知道後果很嚴重,可他卻一臉的吊兒郎當,絲毫不放在心上。
  她心裡嘆氣,她忘記了明璟的性格和明誠不一樣,明誠做什麼都會很體貼很細心,可是明璟不是的,他做什麼都是隨心而至。
  「孫意艾,離婚之後,女生普遍要比男生吃虧,妳要擔心也是擔心妳自己。」他悠閒地將手插在褲袋裡,神色涼薄。
  「哦。」她低低地應了一聲,她完全不計較結婚離婚什麼的,反正她戀愛也沒談過,暗戀了明誠這麼多年,少女情懷全部胎死腹中,她都覺得自己不會再愛上誰了。
  「妳這是替我委屈了?」他空著的一手摸了摸她的頭髮。
  「你虧啊。」
  「不虧,娶了妳,我媽也不會催婚了,何況她這麼喜歡妳。」
  她剛要說話,他又補充了一句,「而且妳的身體我還蠻喜歡的。」
  話到了嘴邊硬生生地被她吞了回去,神經病!她剛才幹嘛覺得他可憐,他委屈,他根本就是一個精蟲上身的臭男人!
  「放心吧,結婚之後,我們和現在一樣。」
  她想了想,結婚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他朝她攤開手掌,掌心朝著她,「走吧,他們在樓下等的久了。」
  他們等的久還不是因為他獸性大發!她怒視著他,手還是乖乖地放在了他的手掌上。
  他收緊大掌,包裹著她白嫩小手,牽著她往樓下走,她跟在他身邊,唇角蠕動了幾下,想要他鬆開些手,他的力道好大,抓得她的手有點疼。
  「等一下,妳什麼都不用說。」
  她的心思被他的話轉移了,「嗯。」
  「交給我。」
  三個字,奇異地讓她緊張的心放鬆下來,她偷偷地看了他一眼,人,還是那個人,可不知道為什麼,他好像成熟了些。
  她輕輕地點頭,「好。」
  但下一刻,她就收回了她剛才的想法,成熟他什麼鬼!
  「爸媽,孫叔叔孫阿姨,我和意艾打算結婚。」
  不是解釋,就這麼正正經經地宣佈了,孫意艾呆若木雞。
  最後是幾個男人去書房討論了,孫意艾則是被明母拉著,明母一臉的開心,「哎呀,我早就覬覦意艾當我兒媳婦很久啦。」
  孫母樂不可支,完全沒有剛才的凶樣,「明璟多出色,他和意艾在一起,我真的是放心。」
  孫意艾作夢一樣坐在沙發上,聽著她們的對話,好像賺大發的人是她。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