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今夜不眠
【6.2折】今夜不眠

喬震剛天生反骨,從不讓人插手他的私事, 他不介意跟女人玩手段,但玩膩了,他要走,女人哭也沒用。 他曾睡過一個叫林琴琴的女人,據說她看上的男人都要有錢, 可她卻說沒喜歡他,不玩欲擒故縱,說走就走,再也沒見過人。 後來他又碰上這個叫林琴琴的女人,她正跟男人相親, 她臉上的笑礙了他的眼,所以他大搖大擺砍了她的婚姻, 甚至把她打包回家養著。雖然他跟她只是床伴關係, 可好歹她也是他的女人,找她麻煩就是找他喬震剛麻煩。 只是,他這麼一個大金礦在她眼前,她卻沒出息的拿他當擺飾, 最後還逃了。他曾撂話,沒放手前,她要敢不識好歹, 跑去嫁別的男人,他肯定讓她當寡婦,畢竟這年頭, 要討個老婆,沒一點手段是搶不來的!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倪淨
出版日期:
2016/03/2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11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11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11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118
銷量:38
離婚後再愛
NT$11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11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11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11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11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11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11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11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11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71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74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46
夜劫
NT$118
銷量:23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20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12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10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194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93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81

男人追求愛情,可沒女人心疼,有了女人卻很頭痛;
女人渴望愛情,可沒男人心慌,有了男人卻很心煩。


喬震剛天生反骨,從不讓人插手他的私事,
他不介意跟女人玩手段,但玩膩了,他要走,女人哭也沒用。
他曾睡過一個叫林琴琴的女人,據說她看上的男人都要有錢,
可她卻說沒喜歡他,不玩欲擒故縱,說走就走,再也沒見過人。
後來他又碰上這個叫林琴琴的女人,她正跟男人相親,
她臉上的笑礙了他的眼,所以他大搖大擺砍了她的婚姻,
甚至把她打包回家養著。雖然他跟她只是床伴關係,
可好歹她也是他的女人,找她麻煩就是找他喬震剛麻煩。
只是,他這麼一個大金礦在她眼前,她卻沒出息的拿他當擺飾,
最後還逃了。他曾撂話,沒放手前,她要敢不識好歹,
跑去嫁別的男人,他肯定讓她當寡婦,畢竟這年頭,
要討個老婆,沒一點手段是搶不來的!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連著幾天,臺北一直下著雨,入冬後天氣不但轉涼,連帶著因為下雨,氣溫也跟著驟降。
  升上大四之後,林琴琴主修的課雖然少了,一星期只有兩天有課,但大四這一年她還選修了其他的專業科目,希望大學畢業後可以順利找到工作,而再幾個月後就要畢業的她已經開始留意工作機會了。
  早上,她跟家人一起用早餐,在林家吃早餐是規定,這是一天中全家人唯一聚在一起的時間,其餘時間各忙各的。
  身為家中長女,林琴琴還有一個妹妹跟一個弟弟,妹妹十八歲,就讀大學一年級,弟弟十七歲,就讀高中三年級。
  事實上,她並不是林家的小孩,而是在三歲那年由林家夫婦在孤兒院收養的養女。
  林父是商人,生意做得還可以,經濟算是富裕,只是林母一直不能生育,努力了幾年後決定放棄,才會去孤兒院領養。沒想到領養林琴琴回家後,林母竟意外懷孕,生了女兒後隔年又馬上添了一個兒子。
  這麼多年來,林家夫婦對她還算不錯,雖然比起對親生的一雙子女的疼愛少了一些,不過能讓她有個家,還能順利讀書,她就覺得自己不該貪心還想要求更多的疼愛。
  「琴琴,妳今天要去學校嗎?」林母剛跟林父步進餐廳,還沒坐定就看著安靜吃著早餐的林琴琴問。
  「嗯,我早上有課。」林琴琴一見養父母下樓,主動起身幫他們拿了碗筷盛好稀飯,在林家,早餐一向是中式菜色。
  林母看了一眼林父後,拿起筷子,接過林琴琴端過來的碗,笑著說:「那下午陪我去見個老朋友,一起喝下午茶。」
  「好,我中午下課就直接回家。」林琴琴將另一個碗端給林父後,自己重新又坐下來拿過碗筷慢慢地吃著。
  林姍姍這時卻開口了,「媽,妳為什麼只找姊去,我也想去。」林姍姍撒嬌地說。順利考上第一志願的大學後,沒有了高中升學的壓力,林姍姍開始懂得打扮自己,而她也遺傳了林母的姣好外表,年輕又漂亮的她從進入大學後,追求者就一直沒斷過。
  「妳今天不是要上課到下午嗎,這個週末媽再找妳去逛街。」
  「真的嗎,媽,那我想要買上次看到的那個包包,妳買給我好不好?」林姍姍跟林母討著上次母女倆逛街看中的名牌包包。
  「那個太貴了,妳問問妳爸看他要不要出錢。」林母笑著看了眼林父說。
  「爸……」
  「二姊,妳上個月不是才買了一個包包,現在又要買,會不會太敗家了。」林為鋒是林家的小兒子,聰明安靜的他一直都是名列前茅的資優生,只是他性情冷淡,不太跟家人互動。
  林家夫婦雖自豪兒子的優秀,卻煩惱他性格獨立又不貼心,除了平時的問候跟聚會,林為鋒大部份的時間都一個人待在房間,不然就是跟朋友外出。
  林為鋒雖然沉默寡言,卻常常看不順眼他二姊虛榮的個性,家裡又不是什麼豪門,卻什麼都要用名牌、什麼都要買最好的。
  「你幹嘛多嘴,我又還沒買。」林姍姍嘟嘴說著。
  「那就不要買,我們家沒那麼多錢一直給妳買名牌。」
  「我哪有一直買,你不要說得那麼誇張好不好。而且比起大姊上私立大學,我有拿獎學金,就算我買幾個名牌包也不為過啊。」林姍姍雖然是虛榮些,但她本性單純,說話也直接,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卻沒想過自己說出來的話常常讓林琴琴無地自容。
  林為鋒聽她這麼一說,俊臉露出一副她沒藥救的表情,餘光瞄了一眼安靜的大姊,只見大姊還是低頭吃著早餐。
  「說的也是,姍姍從小到大讀書都沒怎麼花錢,偶爾買些名牌包也不過分。」林母疼愛女兒地幫腔。
  不知林琴琴是怎麼回事,當初會領養她是看她比起其他孤兒院的孩子都漂亮,像個洋娃娃似的很惹人愛,可後來才發現這孩子腦袋不靈光,從上幼稚園開始就一直都是全班倒數的名次,大學也是好不容易才考上個三流學校,簡單說就是混個文憑罷了,為此林家夫婦是真的始料未及。
  「琴琴今年六月大學就要畢業了?」林父問著林琴琴。
  「對。」林琴琴僵笑地點頭,讀書很不拿手的她,這些年可是花了不少林家支付的學費,所以她打算大學畢業後馬上就去找工作。
  「姊,妳那個三流大學畢業後能找到工作嗎?」林姍姍很看不起大姊讀的大學,不懂那種學校出來的大姊怎麼可能找到公司上班。
  「我有請學姐、學長幫我留意,之後也會開始投履歷,應該還是可以找到的。」林琴琴對工作的要求並不高,穩定的工作跟薪水她就很滿足了。
  「那畢業後要不要來公司上班?」林父開口問,對這個大女兒他還是滿意的,提出了這個提議。
  林琴琴愣了一下,然後搖頭,「爸,沒關係,我先找看看,而且我怕去公司會讓你丟臉。」
  「那不然也可以結婚不是嗎,找不到工作,找個長期飯票也可以。」林母當初是校花,被林父追求後大學一畢業就馬上結婚,所以她認為女人不一定要有能力,反而是找個疼愛自己的老公,有個穩定的家庭更重要。
  「媽,我才剛滿二十二歲,結婚太早了。」林琴琴被林母的提議給嚇了一跳,連忙搖頭。
  「怎麼會早,我當初也是妳這個年紀嫁給妳爸,妳放心,媽會幫妳留意看看有沒有好的對象。」
  「媽,那妳就幫姊找個有錢男人嫁了。」
  「也對,我下午就問問我朋友,說不定真的有這樣的人選。」林母從沒出社會工作過,一直都被林父保護著,小女人的她活在自己的小世界裡,有丈夫、有兒女,還有陪自己吃喝玩樂的姐妹淘,生活很是愜意。
  林琴琴知道林母一旦下定決心要做什麼事,誰也拉不動她,只能無聲地嘆了口氣,希望不要真的找到一個讓林母滿意的人選,不然自己到時真的要被逼得嫁人了。

  ◎             ◎             ◎

  下午時,林琴琴換上毛呢短裙搭上一件鵝黃色長袖針織衫,還將過肩的頭髮束成馬尾,陪著林母來見朋友江太太,因為是約在飯店的自助式下午茶餐廳,林琴琴剛好沒吃午餐,沒有多去注意林母跟朋友聊了什麼,只是埋頭吃著餐盤裡的美食。
  五星級的下午茶味道自然沒話說,她安靜地吃了兩盤後,又起身去拿了小點心。而見她走遠,林母喊了正在吃著林琴琴拿回來的三明治的朋友。
  「我問妳,妳有沒有知道什麼好的相親對象?我想讓我女兒去相親。」林母喝了一口茶後說。
  「妳女兒?」江太太下巴朝正挾著小點心的林琴琴看了一眼。
  「對啊,琴琴長得好看,只是讀書不太好,今年就要大學畢業了,我怕她找不到好工作,不如就先相親結婚,找個長期飯票也不錯。」
  「她不是才二十出頭,妳捨得這麼早讓她嫁人?」
  「怎麼會捨不得,她嫁人後還有姍姍陪我。」林母笑說。
  「也是,畢竟不是自己親生的女兒,還是比不過姍姍的窩心。」江太太與林母認識多年,當初林母不能生育,江太太也陪她看了不少醫生,交情自是不在話下,江太太說這些話也不怕林母不快。
  「哎呀,這話放心裡就好,妳別說出來。」林母揮手要江太太別再說,怕林琴琴聽見。
  江太太也識趣,見林琴琴還在挑選小點心,她傾身朝林母靠去,小聲地問著:「我聽說妳老公的公司最近需要一大筆資金來投資是真的嗎?」
  林母聽到這事,嘆了口氣,「這能假嗎,妳都聽說了。我一直勸他做生意保守點,反正我們家又不缺錢,但他事業心重,哪裡能聽得進去,前陣子跟一個商場上的朋友打算再增加投資,要花一筆不小的資金。」林母一直都反對林父的野心,怕一個不小心把家產都賠進去了,可惜林父根本聽不進去,最近開始找銀行貸款。
  見林母講到這個就一臉愁眉苦臉,臉上哪還有什麼笑容,江太太的丈夫也是生意人,多少能明白林母的憂心。
  「那要不要趁這個機會認識幾個有錢人家的兒子,若是其中哪個人看中妳家琴琴,說不定肯大手筆借錢給妳老公投資。」
  林母聽得很吃驚,「有這麼好的事,妳是說跟有錢人相親是嗎?」
  「差不多的意思,妳也明白有錢人都比較挑,更別說要娶進門的女人肯定更是萬中選一,如果他們看中了琴琴,這不正合妳意嗎。」
  「說的也是,這真的是個好機會。」林母一掃剛才的愁容,臉上又重新露出了笑意,「那妳有什麼人選?」
  「我前陣子認識一位金控公司的有錢太太,妳老公想跟銀行打好關係,若是有她出面,銀行是她家的,肯定一切都好辦,不過我聽說她兒子要過一陣子才會回臺灣。」
  「妳是說對方兒子現在不住在臺灣?」
  「妳也知道有錢人的小孩肯定都送國外,以後才好接手家族事業。我跟那位有錢人的太太雖然不熟,不過上次見面時,有透露這次她兒子回來後,她打算趁兒子回臺灣時以相親為由,找個女生陪他幾個月,就當是多認識朋友。」畢竟來路不明的女人他們那些有錢人可是很感冒的。
  陪幾個月,林母聞言馬上皺眉,「怎麼聽起來像是玩玩而不是要認真相親交往的意思。」有錢人家的心思林母多少也了解,林琴琴雖然不是她的親女兒,但也是她一點一點拉拔長大的,她並沒有想要為了錢把帶大的女兒賣了。
  「妳不要這樣想,這就是我說的機會,如果那位有錢人的兒子交往時真喜歡琴琴了,妳說能不認真嗎。再說人家也算優秀,在國外讀研究所,下個月回臺灣,長得也算是一表人材。
  妳放心,這些有錢人哪個不怕醜聞,最在意的就是臉皮了,哪裡會為了外頭的女人鬧事,畢竟這種不光彩的事一旦被鬧大了,對他們家族也沒有好處不是嗎。而且我跟妳是什麼交情,琴琴怎麼也是我看著長大的,我怎麼會害她。」江太太保證說。
  「真的人品還可以?」
  「當然是真的。我跟妳說,對方太太跟我說她兒子目前沒有女朋友,如果介紹的女生適合,當然就讓年輕人自由發展,他們長輩不會妨礙。」
  「這樣啊……」林母被說得半信半疑,有點猶豫不決,畢竟她沒見過面,怎麼也不能安心。
  「再說妳剛也說了,琴琴這女孩除了長得漂亮,其他才能都沒有,不如趁年輕找個合適的人交往,順利的話就結婚,不是也算幫她完成人生大事嗎。如果相親後,對方滿意琴琴,妳就順便利用這個機會跟對方提想要資金週轉,反正又不是平白拿的,錢肯定還是會還,只是這樣更好開口不是嗎。」
  林琴琴這時已經端著食物往她們這邊走來,林母用眼色暗示江太太別說了。
  「媽,我幫妳挾了妳最愛吃的點心,妳吃看看。」林琴琴很貼心地將盤子裡林母愛吃的小點心都放好。
  江太太看著林琴琴,雖然不算聰明伶俐,人也顯得安靜,不過卻是個善良溫順的女孩,看著又有眼緣,說不定真能有一天嫁進豪門當少奶奶。
  這天下午,林母跟江太太吃吃喝喝地又閒聊了好一會,最後結帳走出飯店時,江太太不忘又提醒了林母一下。
  林母面有難色地不好馬上決定,示意江太太再用電話聯絡。

  ◎             ◎             ◎

  為了研究所的論文報告,喬震剛跟教授討論後最終決定回臺灣到家族事業實習。因為作了這個決定,他很快打電話跟家人聯絡,並且要家人幫他整理在市區的公寓,他打算搬回臺灣時暫住那裡,一方面方便上下班,一方面他沒想住家裡天天聽喬母嘮叼。
  當所有事都打理好後,喬震剛終於在喬母的期盼下回臺灣了,他從高中被喬父送出國後就沒怎麼回臺灣了,這一次要暫住半年已經是這些年來最破天荒的一次。
  喬母因為兒子要回臺灣,連著幾天不再出去找牌友打牌,連最愛的逛街也不去了,也不管喬震剛說要搬去住市區公寓的事,而是天天親手整理他在家裡的房間。而喬震剛回國那天她忙著跟管家煮一桌喬震剛最愛的飯菜,便讓司機先去機場接人。
  誰知道,喬震剛人是回家了,喬母都還沒來得及喊他吃飯,他行李才剛放下,也沒跟喬母多聊幾句,馬上出門去找幾個知道他回臺灣的朋友,讓喬母氣得不輕,對著從公司下班的喬父嘮叨了一整晚還沒氣消。
  這晚喬震剛跟朋友聊得盡興,被朋友送回喬家時已經是凌晨大半夜了,喬家父母等累了就先去睡了,壓根不曉得他是幾點進門。而喬震剛微醉地帶著滿身酒氣,累得上樓進房間後沾床倒頭就睡。
  等喬震剛再睜開眼睛時已經是隔天中午近十二點了。聞著自己一身酒氣,喬震剛在床上吁了口氣,迅速地坐起身下床,直接走進浴室沖洗,十分鐘後他穿著一身居家休閒服走出浴室。
  昨晚被朋友輪番灌酒,根本沒吃什麼東西,此時肚子早餓了,走出房間下樓找東西填飽肚子,正好管家也在這時煮好午餐。
  今天是週末,喬父早上跟朋友約了打高爾夫球,剛回家趕上午餐,而喬母則是下午跟幾個朋友約了打牌,今天跟管家在庭院忙了一早上,梳洗後換了一身乾淨衣服,也剛坐在餐桌前準備吃午餐。
  見兒子下樓,喬母喊他,「你昨晚到底跟朋友喝酒喝到幾點,我跟你爸等你等到十二點還不見你進門,我早上讓司機幫你辦了手機放在客廳。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說你,昨晚才下飛機連跟我們兩個老人家吃頓飯都沒有,馬上急急忙忙跑出去找朋友,你說你這孩子到底有多不喜歡待在家裡。」
  喬震剛喊了爸媽後坐下,管家幫他拿過碗筷,他餓得馬上動筷,對喬母的碎唸全一聲不吭地當耳邊風。
  「震剛,媽在跟你說話,你有沒有聽到。」喬母見他不應聲,加上昨晚的不滿,此時有些生氣了。
  「我等一下約了朋友出去,手機我會帶著,有事再找我。」喬震剛只丟了這麼一句話後,又悶不吭聲繼續埋頭吃飯。
  「你該不會又要出去喝酒了?昨晚喝了一晚還不夠嗎。」
  「媽,我已經二十六歲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算喝酒我也會有節制,還有今天讓司機順便把我的行李送去市區的公寓。」
  喬震剛這次回家並沒有打算在家裡久住,多年前喬父就在市區買了公寓送他,這次回來實習,他打算住在公寓,省了交通時間也省去聽喬母碎唸。
  「你真不住家裡?你難得回家一趟……」喬母對於他的決定很有意見。
  只是她話還沒說完,就被喬震剛給打斷了,「爸,我後天會去公司實習。我吃飽了。」喬震剛快速地吃完飯,將碗筷放下,「晚上我不回來,不用等我了。」
  喬母見兒子起身往樓上走去,她在喬震剛身後喊著,最後轉身朝喬父抱怨,「你怎麼不說說他。」
  「兒子這麼大了,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們哪裡還管得動,他自己能管好自己就好了。過幾年他玩夠了,自然就會收心,也會將心思用在工作上,妳不用想太多了。」自己兒子那又硬又臭的脾氣,軟硬不吃,高中被自己送去英國讀書,幾年難得回來一次,每次都要自己跟老婆抽空去英國看他,這次要不是為了論文報告,他也不會乖乖回臺灣。
  而喬父的原則是,只要兒子能做好該做的事,其他的生活瑣事,就算兒子在外頭花心得女人一個接一個,他也不過問。喬父是男人,也曾年輕過,知道還不想安定下來的男人會逢場作戲很自然,更何況兒子現在還沒有固定交往的女朋友,婚前男歡女愛沒什麼。
  跟喬父不同的是喬母個性保守、傳統,這幾年兒子在英國讀書,雖然功課比其他人優秀,但相對的他在女人方面的風流史也很精彩,教她這個做媽的天天操翻了心,就怕哪天有女人帶孩子上門認親。
  喬家怎麼說也算是有頭有臉的生意人,哪禁得起外頭的野女人上門吵鬧,可兒子那傲慢不羈的性格她又管不住,真的是讓她煩到白頭髮直冒。
  「你都不怕哪天外頭的野女人帶孩子找上門來認親嗎,我跟你說,我就只生了震剛這麼一個孩子,以後他娶進門的老婆我肯定要喜歡,不喜歡我是不會同意婚事的。而且我也絕不會接受外面那些不知來頭的女人進門,他要在外頭玩玩可以,但真要帶進家門,就算外頭的女人生孩子了,我也不會接受。」喬母話說得很硬,就是不想這事發生。
  「他在英國這麼多年,如果真有女人要找上門早就找上門了,不會等到這時候,不過這件事我會再找個機會跟他談。」喬父也同意喬母的話,畢竟喬家就喬震剛這一個獨子,不管怎麼樣,嫁進門的女人肯定也要門當戶對,身為喬家下一任的女主人,不但要帶得出場也要大方得體。

  第二章

  上次喝下午茶後,經過了一個星期,本來林母是打算回絕江太太的提議,她這幾天想了又想,還是覺得不恰當,怕害了林琴琴一生,就算對方是有錢人,卻還是不想高攀,不如幫她安排個家世相當的對象相親還比較有機會。
  有了這個念頭,林母約了江太太幾天後吃飯,沒想到林父的公司卻出了大問題。
  本來資金就吃緊的公司,因為林父沒預警地將一半的備用金挪去準備要進行的投資案,人算不如天算,一場意外讓林父的業務出現虧空,一時間資金調度出現問題,讓林父一時想不出方法處理。
  最好的方法是從要進行的投資案縮手,拿回那筆備用金讓公司度過難關,應該還是可以撐過去,但林父野心太大,不肯就這麼放手。
  公司的虧空林母也是從別人口中聽說的,急得她趕去找林父。林母甚少進公司,她突然造訪,林父多少也猜出是為了什麼事,他剛開完會議,正要去銀行談貸款的事宜。
  「老公,投資案不要了,先把公司的債務先解決,以後有的是機會。」林母不想安穩的家跟公司出了意外,想要勸林父。
  林父拉著林母坐到辦公室的沙發上,安慰她,「不用擔心,只是一點小意外,公司不會有事,投資的事我也會順利進行。」
  「但若是銀行不肯借錢呢?」林母還是不放心。
  「不會的,我會跟銀行談好還款計劃。」林父拍了拍林母的肩膀,知道一輩子沒吃過苦的她承受不了這突來的債務壓力。
  「可是……」
  「不用可是了,我等一下就去銀行。妳先回家,今晚我會回家陪妳跟孩子們吃飯。」
  林母還想再多說什麼,卻因為林父的話而止住了,看著丈夫為了事業付出的心力跟執著,一個念頭就這麼跳出她腦海,心裡一直說這樣不對,但她又不忍心見丈夫為了錢奔波。
  於是本來跟江太太的碰面是幾天後的事,但林母提前了,她走出林父公司後,就打了電話約江太太碰面。
  一小時後,兩人在林父公司附近的咖啡店見面,江太太有些吃驚林母這麼急著找她,還以為出了什麼事,連打扮都沒怎麼打扮就匆忙出門。
  林母幫江太太跟自己點了紅茶跟點心。服務生離開後,江太太拍了拍林母的手背,「怎麼了,一臉面有難色,發生什麼事了?」
  「上次妳跟我提關於相親的事……」
  江太太有些吃驚林母再提起這事,上次談過後,她直覺林母其實是打算拒絕這個提議,沒想到今天卻說起了。林母也看出江太太的詫異,不過她沒多作解釋,只是等著江太太的話。
  「相是相了幾個了,但對方兒子還沒找到看順眼的女生。」
  「那可以安排讓琴琴跟對方兒子相親見面?」
  江太太聞言,表情一愣,「妳確定?」對方的兒子她上次也見了一面,是個長得帥氣挺拔的年輕小伙子,但不確定是不是個不專情又花心的花花公子,她本來還想勸林母打消這念頭,不想讓林琴琴這種單純的人沾上關係,不然最後傷透了心就不好了。
  可今天是林母主動提起,江太太本是到嘴的話又吞了回去,隨即念頭又一轉,感情這種事是看緣分,各花入各眼,那小伙子相了幾個條件上等的有錢人家千金小姐,最後都看不上眼,說不定他會喜歡林琴琴這種秀氣的小家碧玉型女孩,畢竟感情的事很難說,不試看看哪裡會知道,有了這個想法,江太太自然又樂意安排了。
  「妳不是說了,或許有機會讓對方喜歡上她,這樣的機會不是人人都有。」
  「也是,琴琴長得出色才有這個機會,換成其他長相一般的女孩,想要也要不到這個機會。」江太太附和地說。
  「那就這樣說定了,妳看哪時要安排他們相親見個面。」
  「可是琴琴同意嗎?」
  「我會跟她說的。」
  江太太點頭,末了才謹慎地開口,「妳突然改變心意,是不是為了妳老公的公司?」林父公司的事江太太也有耳聞,只是還沒跟林母確認也不好多說,現在看林母執意要林琴琴相親,可見也是鐵了心了。
  林母被問得一臉無奈,喝了口紅茶後又長長嘆了口氣,「不然能怎麼辦。」
  「那不正好,對方家族是金控公司,如果真的滿意琴琴,妳就讓琴琴順口問看看,貸款的問題肯定能很快就解決了。」
  「如果能那樣就太好了。」林母沒想到會這麼湊巧,臉上一掃剛才的陰霾,喜出望外地說。
  「不過妳也要跟琴琴說一下,討對方的歡心很重要。如果她真能飛上枝頭當鳳凰,成了金控公司的少奶奶,那這杯喜酒我可是喝定了。」江太太打趣地說。她對林琴琴的外表跟性格很有信心,只要她嘴甜一點、懂得撒嬌,相信對方一定會喜歡上的。

  ◎             ◎             ◎

  回臺灣還不到一星期,第一個週末夜晚,喬震剛跟沈約約了見面,兩人去了夜店。可惜他回來後對臺灣夜店裡吵鬧的音樂沒多大喜好,喝了幾杯酒,也不管時不時有辣妹主動過來搭訕,買單就走人。
  沈約其實也沒多愛夜店這種場合,是以為好友剛回國想要好好放鬆,再說好友換女人的速度之快,他可是望塵莫及,而釣女人最好的地方就是夜店,隨時都有又辣又能玩的女人投懷送抱。
  他們兩人雖然只隨意地穿了牛仔褲跟T恤,可挺拔精瘦的身材跟俊帥的五官讓女人果真是一個接一個來搭訕,而這些女人中不乏美女,只不過那身材火辣、打扮清涼的濃妝美女都不是他跟喬震剛的菜。
  從夜店離開,沈約開車,喬震剛坐在副駕駛座上,明知酒駕的危險,不過一晚上他們就喝了一杯啤氣,算是很節制。
  「要不要去我家喝一杯?」
  喬震剛瞥了沈約一眼,看了眼手錶。這時沈約的手機響了,他接過電話後,只講了幾句話就把手機給一旁的喬震剛。原來打電話來的人是穆得罕,這人是夜貓子,做的是夜店的生意,不知從哪裡知道喬震剛回來,馬上就找來了。
  喬震剛說了幾句後把手機還給沈約,兩人不約而同地相視了一眼,「去不去?」穆得罕開口找人,沈約是不好推說不去,但也不能強拉喬震剛去。
  「能不去嗎?」喬震剛嘴角扯了抹笑反問。
  沈約聳肩,「那就走吧。」
  穆得罕的夜店離這裡不遠,沈約跟幾個朋友常去,那裡不但有他們的私人停車位,還有專用包廂。
  本來兩人以為穆得罕是臨時找他們,沒想到把車子交給泊車小弟後,才走進絢麗的夜店,服務生馬上過來招呼。被帶到包廂後,發現早就準備好下酒菜跟酒了,沈約看了眼桌上的酒,嘖嘖了幾聲,都是難得一見的好酒,有錢也不一定買得到。
  「你們老闆人呢?」沈約走進包廂坐下後問。
  「剛才有個熟客鬧事,老闆過去處理。」
  夜店這種地方三教九流的人多的是,他們跟穆得罕當朋友也不是一兩天的事,對這種事也習以為常了,反正穆得罕有的是辦法擺平。
  服務生走後,兩人也不等穆得罕就直接拿了桌上其中一瓶好酒開喝了,兩人剛要開第二瓶時,包廂的門被打開了,兩人對走進來的人笑了,「都處理好了?」
  穿著一身黑衣黑褲的穆得罕走進包廂,長髮束在腦海,俊美的五官,臉上滿是笑容地點頭,「沒事,都是熟客,沒什麼問題。」
  穆得罕走過來坐在喬震剛身邊,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末了還用拳頭搥了幾下他的胸膛,看這位多年不見的好友與腦海中那位青澀少年有了不同,多了一股沉穩跟內斂,體格也不再是單薄的高瘦,外表看來雖是精瘦,但結實有力,應該平時有在鍛鍊。
  「你這小子這麼多年沒回來,這次是什麼風把你吹回來了?」高中時像兄弟般的交情,這幾年喬震剛算是徹底消失,好不容易回來,自然是要找他喝兩杯了。
  「回來實習,順便熟悉公司的營運。」喬震剛是獨子,未來肯定是要接手家族事業,讀市場經濟學的他,這一次回來實習是接手的第一步。
  「哪時要回來?」穆得罕倒了一杯酒,跟喬震剛碰了酒杯後一口乾了。
  「還沒確定。」喬震剛也是一口乾了杯子裡的烈酒。
  沈約沒打算加入他們一口乾的行列,只是意思意思地抿了一口,這麼好的酒肯定是要細細品嚐才能享受它的溫醇美味。
  「我聽說你在國外女人一個接一個,這次回來有沒有打算交個女朋友?」穆得罕跟沈約交換了個眼神,「別說我不夠朋友,要不要我幫你介紹幾個不錯的辣妹?家裡有錢又能玩。」
  穆得罕的夜店在臺北的夜店中算是高水平的,有的人會介紹朋友來這裡玩,最近有幾個家世不錯又長得漂亮的年輕女孩,穆得罕覺得會合喬震剛的胃口。
  「你覺得那些家世好的女孩碰了還能脫身嗎。」這裡不比國外,作風也不算開放,一旦真有女生死纏爛打,他只怕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就算他愛玩,但有些女生他還是知道不能碰,一旦沾惹上了就跟麻煩劃上等號,只會自找麻煩,那些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戲碼他沒有少看。
  沈約也有同感,麻煩的女生還是少碰為妙,「我看震剛要找那些女孩不如找一夜情。」
  喬震剛聞言,賞了沈約一記白眼,「我有那麼飢不擇食嗎。」他又不是發情的種馬,隨時都可以找女人上床。
  「那可難說了,我記得上次紀一笹去英國找你時,你們兩人不是夜夜在夜店玩得很嗨,把那些白妞迷得不行。」
  「那都幾年前的事了,我已經過了那種年少輕狂的年紀了。」二十出頭的他確實是荒唐過,不過現在他沒那個心思了,女人堆裡玩久了多少也會膩。
  「既然膩了,那有沒有打算交個女朋友定下來?」穆得罕在夜店工作,男歡女愛這種事他看多了,天底下沒有哪個浪子是注定要花心一輩子,夜路走多了總是會栽了,最後不都收心當起居家好男人,他身邊這樣的例子不少,喬震剛或許也是其中一個。
  「目前沒有,再過兩年,等我媽催了再說。」
  「我看真催了就要你結婚生子了。」沈約揶揄地說。
  喬震剛搖了搖頭,結婚離他還太遠,他想都沒想過,連個女人的影子都沒有,他跟誰結婚去。
  「你真不想認識?今晚有幾個不錯的女生也來了,我剛還跟她們打了招呼。」穆得罕不死心地又問,想讓好友盡興而歸,就連房間他都準備好了。
  喬震剛不耐煩地抬腳往好友的肚子踹過去,穆得罕倒是手腳俐落地躲過了,「你是沒找女人發洩,火氣大是嗎。」穆得罕故意挑眉說著反話,「我跟你說,憋久了對身體不好,還是要我幫你找個女人消消火?」說完,穆得罕再一次躲過喬震剛的拳頭,按了服務鈴。
  喬震剛懶得理他,沒搭話地由著他,沈約則是拿著酒杯坐在一旁看好戲,就想看看喬震剛是不是真從良了,這人在女人堆裡曾經有多浪蕩,他們這些朋友可是有目共睹的,如果穆得罕真介紹個合喬震剛胃口的年輕女孩過來,就看喬震剛能不能真不多看一眼。
  很快地服務生敲門進來,只是穆得罕剛要開口,服務生卻先出聲了,「老闆,貴賓室有位客人說是你的老朋友,想過來跟你還有你的朋友打聲招呼。」
  「老朋友,是店裡的熟客?」穆得罕拿了酒杯喝了一口問。
  「不是,他說是剛從國外回來,很久不見了。」
  穆得罕的老朋友不少,但會進夜店找他跟好友的老朋友就不算多了。
  「他還說跟老闆說他姓秦,你就知道他是誰了。」站在門邊的服務生又補了一句。
  話才說完,包廂沙發上的三個人同時轉眼看向服務生,穆得罕先開口,「你確定他說他姓秦?」
  「是的。」
  沈約扯了嘴角心想,這下子真熱鬧了,冤家路窄。

  ◎             ◎             ◎

  秦洛跟喬震剛兩人之間的梁子在幾年前結得算深,秦洛挖了喬震剛的牆角,睡了喬震剛的女人。本來喬震剛也沒有多愛那女人,只是情場一向得意的他,女人被朋友給睡了,確實讓他顏面盡失。自此只要有他們兩人同時出現的場合,氣氛多少不平和,大家心裡明白,卻從不說破。
  今晚秦洛主動找上門,穆得罕還來不及說不,秦洛人已經出現在包廂了。
  秦洛跟他們曾經也算是玩得近的朋友,不過高中後大家各分東西,被家人送出國後就少有聯絡,偶爾回臺灣才會見面。
  而兩個曾經差點大打出手的人,很湊巧的都被家人送到英國,一個在倫敦南邊,一個在倫敦北邊,從未有過交集,也和平地度過了這麼些年。可惜,這個平和的假象似乎在今晚要被打破了。
  站在門邊,秦洛雙手抱胸朝包廂裡看去,自然也看到了默不作聲喝酒的喬震剛。
  「阿洛,你哪時回來的?」穆得罕身為夜店老闆,來者是客,再說當初那件事其實早過了,都這麼多年了,也該淡了。
  秦洛走過去在沈約身邊坐下,沈約將酒杯倒滿後遞給他,「回來快一個月了。」
  「我聽說你最近跟相親的女孩約會得很勤,是不是打算定下來了?」沈約跟他舉杯,兩人各喝了一口。
  「沒有,只是無聊找個女人打發時間罷了。」秦洛還想玩,根本沒想跟女人固定交往,相親不過是個藉口。
  「那她今晚沒陪你來?」
  「怎麼沒有,她在貴賓室的包廂跟我朋友玩。」秦洛對林琴琴確實有好感,不過她太安靜了,約會了幾次對他都不冷不熱的,今晚他故意找她來夜店玩,打算將她灌酒後直接帶去開房間。
  可能是玩過的女人多了,碰上林琴琴這種不懂得討好又生澀的女生,他竟被挑起了興致,難得把其他女人晾著,一連著陪她好幾天。
  不過林琴琴情商不高,對他似有若無的曖昧暗示一點反應都沒有,讓他有些敗興也有些煩悶,剛好聽服務生提到穆得罕跟老朋友聚會,打聽了下知道是喬震剛也來了,若是以往他一般都是識趣地避不見面,不過今晚他酒喝得悶,故意來串個場子。
  穆得罕笑了笑,「看來確實是玩玩,不然哪捨得把人丟給朋友,自己來這裡喝酒。」
  秦洛聳肩不打算說什麼,而本是不吭聲的喬震剛卻在這時插嘴,「我勸你還是快回去包廂,免得那女的不小心跟你朋友睡了。」
  多年前就是在夜店裡秦洛睡了喬震剛的女伴,而此時說著這話的喬震剛一副局外人漫不經心的態度,說的話卻字字帶刺,旁邊的兩人一聽都知道這根本就是故意想惹火人,一副要挑釁的氣勢。
  秦洛哼了一聲,涼涼道:「原來這麼多年了,你還對那件事這麼在意,我以為你不過是跟那女人玩玩。」
  「他的包廂是哪一間?」喬震剛沒回秦洛的話,而是直接轉頭問穆得罕。
  「你要幹嘛?」穆得罕覺得此時的喬震剛像是要找碴,而夜店最怕的就是客人找碴,不小心都是要見血的,而兩邊都是朋友,他不想要有那種火爆的情形出現。
  「過去跟那女的打個招呼,看她要不要換個人玩玩,說不定她會發現我比某人還對她的胃口。」喬震剛臉上帶笑,可那眼裡可是一點都看不出笑意,而他剛還直接灌了幾杯烈酒,只怕現在已經有些微酣才會說出這麼不負責又挑釁的話來。
  穆得罕不想喬震剛惹事,一心想當和事佬的他急忙拉住要起身的喬震剛,想要喬震剛別亂來,可喬震剛卻甩開他的手。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