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夜遇《上》
【4.4折】夜遇《上》

臉紅紅BR770--倪淨

會員價:
NT854.4折 會 員 價 NT85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倪淨
出版日期:
2015/02/0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高冷總裁很野蠻
NT85
銷量:88
不擇手段娶前妻
NT85
銷量:92
與上司的一夜情
NT85
銷量:49
床伴逼我嫁
NT85
銷量:87
野狼老公妖嬌妻
NT85
銷量:60
半月嬌妻
NT85
銷量:47
嬌妻哄入懷
NT85
銷量:91
秘書為何要分手
NT85
銷量:104
叼回逃妻
NT85
銷量:94
夜劫
NT85
銷量:158
七年夜妻
NT85
銷量:68
友妻
NT85
銷量:76
同居不同床
NT85
銷量:74
床伴之夜
NT85
銷量:67
把秘書拐回家
NT85
銷量:37
一夜成債
NT85
銷量:65
總裁有寵妻癖
NT85
銷量:93
從夫之夜
NT85
銷量:88
老婆大過天
NT85
銷量:48
長夜難枕
NT85
銷量:150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85
銷量:233
婚後千千夜
NT85
銷量:299
一百零一夜
NT85
銷量:200
十年一夜
NT85
銷量:182
半夜哄妻
NT85
銷量:181
離婚有點難
NT85
銷量:167
夜劫
NT85
銷量:158
王妃不管事
NT85
銷量:149
長夜難枕
NT85
銷量:150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5
銷量:137

當她說不給他愛時,他雖笑著說好,卻沒想放手;
當他說不愛不行時,她雖氣得不行,卻沒躲得開。


如果有人問蘇小昭她最討厭誰,她的答案是高高在上的商文森,
那年她十五歲,他十八歲,她是個樣樣不通的富家小姐,
他是個樣樣拿第一的資優生。她是男生供著的大小姐,
他是女生倒追的大少爺,本來是八竿子打不著的兩人,
因為他不小心偷看了她的上半身,自此兩人結下了梁子。
不諳情事的蘇小昭忿忿地想,商文森笑她胸部小,
她打死都不跟這人打交道;卻不知,十八歲的少男早已情動,
等了八年,不管她要不要,他霸道地追定她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前言

  十五年前,蘇小昭的出生是個意外,她的爸爸蘇奇臨身為臺灣傳統產業的富二代,那年剛滿二十二歲的他,不但高富帥還很叛逆。
  升上大四那年,因為一次獵豔派對,花名在外的蘇奇臨一眼看上了同校不同系的學妹田寧寧。
  追女人對蘇奇臨而言根本就是小菜一碟,打從他懂得異性開始,凡是他看上眼的女人還沒有追不上的。
  不過身為玩咖,交往過的女人幾乎跟他一樣都愛玩,反正年輕嘛,男歡女愛,你情我願,又沒有太多的感情約束,要怎麼玩就怎麼玩,只要盡興就好。
  而他這人雖然愛玩,但在兩性之間還是有一定的遊戲原則,交往的女生肯定清一色也跟他一樣是玩咖,對於那種小家碧玉或是鄰家純情女,他很有自知之明地連碰都不敢碰一下,就怕一個不小心被纏上了,表面上說是他嫌煩,可實際上是他還沒想定下來。
  可人家說一物剋一物,這倒真的不能鐵齒,當玩咖蘇奇臨碰上乖乖女田寧寧,他熱她冷,他追她躲,因為一場朋友的生日派對,被灌酒的兩人弄假成真上了床,事後田寧寧很大氣瀟灑地不但不要他的負責,還希望他能當一切都沒有發生過,她也會忘了上床的事。
  本來碰上這種被捉弄而上床的事,只要兩人心照不宣,不去計較太多應該也就沒事了,所以負不負責並不重要,況且蘇奇臨本來也沒有想跟哪個女人定下來。
  可是當田寧寧語帶冷淡地看著他,一字一字地說出不要他負責的話時,蘇奇臨心裡說有多不舒服就有多不舒服,他這人就是如此,別人越不要他做的,他就非做不可,田寧寧不讓他負責,偏偏他就非要對她負責不可。
  結果又追又躲再加上又真的上過床的情況下,田寧寧這位乖乖女哪是情聖蘇奇臨的對手,不但三天兩頭就被他強拐回大學附近的公寓過夜不說,事後她還怕婚前跟男人上床的事被家人知情,竟然傻得被蘇奇臨連哄帶騙地拐回家同居避鋒頭。
  二十歲的田寧寧,從小到大都是品學兼優的乖乖女,聽從家人的安排,一路風平浪靜地進入大學,不曾談過戀愛,也沒有喜歡過任何一位異性,若是沒有意外,她也會聽從家人的安排相親結婚,生兒育女,就這麼平淡地過了一生。
  可惜老天爺可能見她日子太無趣,竟然讓她對蘇奇臨動了情,更或許是受夠了乖乖女的約束,所以她默許了跟蘇奇臨這種沒名沒分的交往。
  雖然跟蘇奇臨同居,雖然成了他的女朋友,但她沒想過這個放蕩男人會為她定下來,她很有自知之明,也明白蘇奇臨身邊的誘惑太多,他不可能為她一心一意,也不可能不去招惹其他女生,頂多就幾個月吧,他應該就會膩了,那時不用她躲,他應該就會主動開口要她離開了。
  只是交往半年後,分手的日子沒等到,她向來準時的月事卻延遲了。
  那天一向淡定的田寧寧頭一次慌了手腳,月經沒來比她丟了處女膜還可怕,這才想起蘇奇臨在床事上有多霸道,做愛總是不愛作防護措施,因為他嫌麻煩,只要興致來了,車上也好、浴室也好、床上也好、廚房也好、客廳也好,不管她要不要,他總是非要她要個盡興不可。
  對田寧寧來說,她雖然是乖乖女,但她還是有常識,知道沒避孕的後果,只是她以為自己不會這麼幸運,再說她是寒性體質,每次月經來總是疼得死去活來,看過大大小小的醫生,檢查後才發現是因為她體寒,因為這樣的體質,所以日後也很難受孕。
  就是因為有了醫生那些話,她傻得沒阻止蘇奇臨的放肆,她以為就算沒有任何防護措施,自己也不怎麼可能會懷孕,結果她似乎錯了。
  當她從藥局買回驗孕棒,回家進浴室驗孕後,她傻愣愣地看著上頭的兩條線,腦袋一片空白,久久無法思考。

  ◎             ◎             ◎

  那天因為好友生日,蘇奇臨推不掉邀請,一票人玩到凌晨才散了,當他回到公寓打開房門時,就見平時應該已經上床睡覺的田寧寧此時正穿著睡裙,低頭坐在床沿。
  「妳怎麼還沒睡?」蘇奇臨一身酒氣,知道她不愛他喝酒,他正猶豫要不要先進浴室梳洗。
  臨近秋天,蘇奇臨將穿在身上的外套脫下,放在離床最遠的沙發上,「我……」要去洗澡這幾個字還來不及說出口,田寧寧卻打斷了他的話。
  她沒有抬頭,只是平淡地開口,「我們分手吧。」
  蘇奇臨剛脫下T恤,裸著精瘦結實的上半身,手才要解開牛仔褲的釦子,就被這句話給震得沉下臉,不悅地瞇眼瞪她,「妳說什麼?」明明他出門前還被他壓在床上折騰得要多乖有多乖,她此時卻說出了分手的話?
  蘇奇臨的聲音不大,田寧寧卻感覺得出那低沉的嗓音裡夾雜著怒意,她咬了一咬下唇,手指頭忍不住在手臂上摳啊摳,那是她緊張時的習慣動作,蘇奇臨自然也發現了她的這個小動作。
  交往這麼久,她多少知道蘇奇臨的脾氣不好,但在她面前他懂得壓下怒火,從沒對她大小聲過,不管是在人前還是人後,他對她的溫柔雖然帶著霸道,但看得出他一直都用他的方式在疼她。
  只是這樣的好,從她早上發現自己懷孕後,好像火車脫軌似的讓她一時沒有頭緒,有驚慌有喜悅,心情複雜到她很難釐清自己的想法,不過在這些複雜的情緒中喜悅佔了上風。
  想到自己肚子有了寶寶,不管是男是女,都是她跟長相俊美的蘇奇臨的結晶,她已經在期待寶寶的出生了,可是在等待寶寶出生前,她必須先處理她跟蘇奇臨的問題,他們都還是學生,他跟她雖然是在交往,是男女朋友,但他從沒給過任何承諾,更不用說跟她結婚。
  他們還年輕,蘇奇臨就像一匹桀驁不馴的狼,哪裡肯被婚姻綁住,既然這樣,反正當初她也就抱著有一天會分手的念頭交往,不如趁他發現她懷孕前先離開。
  這孩子他要或不要都沒關係,她可以一個人養活,她家裡有錢,上有三個哥哥,還有一個姊姊,爸媽寵她,哥哥姊姊們更縱著她,知道她懷了寶寶,他們一定不會不要寶寶。
  因為這個信念,反覆地想了又想,她才有勇氣離開蘇奇臨,「我們分手吧。」
  田寧寧的話才落下,房間裡就傳來碰的一聲巨響,像是什麼東西被砸碎了,田寧寧往那巨響的方向看去,只見蘇奇臨剛買不久的手機被砸向牆壁,此時正四分五裂地碎在地板上。
  「誰准妳提分手的?」蘇奇臨胸膛起伏,一臉憤怒,目光粗暴地瞪著她。
  田寧寧長這麼大,何曾被人這麼凶過,心裡的委屈直升,紅了眼眶,抿緊唇瓣,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說啊!」蘇奇臨走到她面前,一百八十公分的身軀傾前,掐住她的下巴,逼她與自己直視,深邃的目光一瞬也不瞬地直瞪著她瞧。
  「我……」
  蘇奇臨活到二十二歲,交過不少女人,唯獨眼前的田寧寧敢開口跟他提分手,而且是在他這麼寵她的時候提出了這個要求,這教他怎麼能不生氣,他對她那麼好,好到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外頭的女人他看都不看一眼,整個心思都被她纏住後,她怎麼敢開口說要甩了他?
  「妳喜歡上別的男人了?」他咬牙吐出這句話。
  田寧寧抽了口氣,生氣地用腳丫子踢他,可惜力道不大,沒有什麼作用,蘇奇臨皮粗肉厚的,怎麼可能理會這種小打小踢。
  「我才沒有!」
  「妳家人發現我們同居的事了?」蘇奇臨挑眉再咬牙問,細聽之下,還可以聽出他的語氣裡在問這句話時竟然多了一股沒有掩飾的期待。
  「沒有……」
  「那是什麼原因?該死,妳不說我怎麼猜得出來?」他不是她肚子裡的蛔蟲,他是男人,心思不細,如果她只是鬧小彆扭而要分手,那他怎麼都不會同意。
  「我就是要分手!」
  「問題是我不准妳分手!」
  「我偏要!」
  「妳敢?」
  像在比賽似的,兩人的音量一個比一個大,這也讓蘇奇臨開了眼界,原來乖巧柔順的田寧寧也有這麼刁蠻撒潑的一面。
  「放開我……你弄疼我了。」他手指的力道跟聲音一樣大,把她的下巴掐疼了。
  聞言,蘇奇臨咒罵了聲,收了收力道,見她伸手拍打自己,他火氣也跟著上來了,索性往床上一坐,把她一百六十公分的身子抱到腿上,力道不大,可有力的手臂卻將她固定在懷裡,要她哪裡都去不了。
  田寧寧沒料到他會突然將自己抱到他腿上,先是一愣,而後生氣地掙扎。
  「妳鬧夠了沒有?」他還沒對女人低聲下氣過,自然不懂女人鬧脾氣時要怎麼收服。
  他以前認為女人要安分,一旦嬌縱了,自以為可以管他、干涉他,他肯定是連話都懶得說就直接翻臉馬上走人,可碰上田寧寧這個看似乖巧,可實際卻有點小脾氣的乖乖女,他竟然手足無措到沒轍,只好把她的手箝住,緊緊地抱住她纖細的身子。
  「奇臨,我一定要跟你分手,不然你以後一定會討厭我的。」他可能會以為她是為了綁住他才故意懷孕,她不要這樣,就算只是短暫的愛情,但她希望為彼此留下一個美好的回憶。
  「誰跟妳說我會討厭妳了?」他對她可是喜歡到不行,一天比一天更喜歡,如此強烈的感覺連他自己都很意外。
  「等你發現我肚子變大了,你一定會討厭我……」田寧寧窩在他懷裡,嗅著他身上獨特的陽剛氣味,雙手回抱他,蘇奇臨的胸膛很寬厚,雖然精瘦但肌肉結實,很有男子氣概,每次靠在他懷裡總能感覺一股安心,讓她很眷戀。
  「我哪時嫌過妳胖了,女人肚子有點肉我還覺得可愛。」再說她現在這清瘦的身子,食量又小得出奇,就算他再能養也養不出多少肉。
  「才怪。」她癟嘴,在他硬邦邦的肩膀敲了一下,以示不滿。
  「我是說真的,別的女生胖瘦我不管,但我真的不在意妳胖還是瘦,如果妳是為了這個理由要分手,很抱歉,我不同意。」為了哄她開心,蘇奇臨討好地說,而且事實是他真的不在意,只要抱的人是她就可以了。
  「不管你同不同意,我今天一定要跟你分手。」田寧寧被他哄了一會,有點忘了自己要分手的理由,直到他的手掌覆在她平坦的肚子時她才驚覺,想起懷孕的事。
  「寧寧,不要讓我生氣。」他嘆了口氣,低聲警告,「妳知道一旦我生氣,我有的是方法收拾妳。」
  田寧寧跟他同居半年了,哪裡會聽不出他話裡的隱喻,小臉頓時紅得像要滴血似的,嘴巴掀了掀,卻吐不出半個字。
  蘇奇臨見她這小樣子,一時忍不住低頭在她紅唇上偷了個吻。
  見她嚶嚀地喊著酒臭,他才欲罷不能地停下這個吻,眼神深沉,將她更用力地往自己懷裡摟緊,「我先去洗澡。」知道她不愛酒味,一沾酒就頭昏難受。
  他吸了口氣,低頭埋在她白細的頸間,聞著她身上熟悉的香氣,強忍著體內蠢蠢欲動的情慾,幾個深呼吸後,他放開她,起身時順手將她抱到床上躺好,輕手輕腳地拉過被子將她蓋上,他傾身,聲音喑啞地道:「不准先睡,等我回來。」
  田寧寧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只是張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怔怔地看著他。
  見他直起身,看著他沒有一絲贄肉、肌理分明的寬背窄腰,邁開修長的雙腿一步一步往浴室走,田寧寧緩緩地吐出一句話,「我懷孕了。」
  她知道自己的聲音不大,但夜深人靜,蘇奇臨肯定聽到她的話了,可是他沒有停下腳步,依舊筆直地往浴室走去。
  當浴室的門被關上,田寧寧忍了又忍的眼淚終於落下,伸手將被子拉起蓋住臉,整個人埋在被子裡低聲哭著,她就知道蘇奇臨不想要寶寶……本來就沒想過他會要寶寶,可是當他冷淡的態度表現出來時,她還是難受地感到委屈。
  原本她是想等到明天天亮了再回家,可是現在她一秒鐘都等不下去了,她應該馬上起身奪門而出,不要忍受這委屈,可她又很矛盾,明明想走,卻又捨不得地窩在床上,嗅著屬於蘇奇臨味道的被子繼續哭著。
  不知道哭了多久,她沒注意到浴室的門在哪時被打開,也不知道蘇奇臨哪時來到床邊,當被子被掀開時,房間裡的燈已經被關上了,漆黑一片,什麼也看不到,而後她感覺到蘇奇臨躺上床,將她往懷裡摟了過去。
  被抱進他寬厚的懷裡,田寧寧有些不願意地掙扎著不讓他抱,奈何她的力道完全抵不過蘇奇臨,沒兩下她的反抗就被他制服,只能乖乖地在他懷裡由著他摟著。
  儘管看不到蘇奇臨此時的表情,但從他的手勁跟不穩的鼻息,田寧寧都能感覺出此時的他並不平靜,以為他是情慾上來,又想將她壓在身下欺負,她氣不過地使勁推他,她都懷孕了,他還只想著要發洩性慾,太過分了,一點都沒想過會不會傷到寶寶!
  「多久了?」黑暗中傳來蘇奇臨壓抑的嗓音,微微顫抖著。
  嗯?他在說什麼?等等,他的手在幹什麼?為什麼要脫她的衣服?
  「你住手,不准脫我的衣服!」田寧寧努力護住身上的衣服,可惜不到一分鐘,她身上所有的布料全被蘇奇臨霸道地丟到床下,而他本來就習慣裸睡,此時兩人可以說是赤裸相對,從他身上傳來的體溫讓她不至於感到涼意,應該說還有點熱。
  將田寧寧身上的衣服剝光後,蘇奇臨的手掌落在她的肚子上,「多久了?」
  田寧寧不笨,這回也聽出了他話裡的意思,咬了咬下唇後搖搖頭,「不知道。」
  蘇奇臨吻了吻她的頭頂,而後吐了一口氣,「明天早上先去醫院檢查,然後我們直接去法院。」
  去法院?難不成他……田寧寧的心顫了一下,捂住自己的嘴巴,難以置信地倒抽了一口氣,「你……」
  「我本來還想妳到底哪時才要帶我回家見家長,這下子不用妳帶我回田家,等我們去法院公證後,我陪妳回家。」
  蘇奇臨大致明白,這次去田家肯定不會太好受,至少拳頭不會少挨,田寧寧那三位哥哥可是出了名的妹控,對田寧寧可是寶貝得很,若是知道田寧寧被他這麼一個浪蕩子搞大了肚子,肯定要抓狂的。
  「奇臨……你要寶寶嗎?」
  「當然了,我跟妳的寶寶,我不要誰要。」
  一想到田寧寧肚子裡有了寶寶,蘇奇臨完全不排斥,剛才他進浴室前聽到她的話時他是腦袋一片空白,全身僵硬地走進浴室,他沒想讓二十歲的她懷孕,可是除了難以置信外,他竟是驚喜到說不出一個字。
  等他沖了冷水澡,冷卻了情緒,確定這不是作夢後,他急切地回到房間抱她,等過了明天,她就是他一個人的,他不但可以天經地義地跟她上床,拐她回家,還可以很囂張地帶她去見家長,這怎麼能不讓他興奮。
  「你可以不用為了寶寶跟我結婚,我……」田寧寧結巴地解釋,卻換來蘇奇臨撐起上半身,傾身在她嘴唇上啄了一下,打斷了她的聲音。
  「寧寧,就算沒有寶寶,我也只會跟妳結婚。」
  一句話、一個吻,輕易地收服了田寧寧所有的不安跟負面情緒,她傻怔怔地看著蘇奇臨在昏暗房間裡明亮深邃的眼睛,那裡頭有她身子清楚的倒影,「沒有寶寶,你也會跟我結婚?」
  「嗯,難道妳不想跟我結婚?」他可是認定她了,打從交往後他就沒想過分手這件事。
  「我、我結婚後就不准老公跟別的女人曖昧,就算是多看一眼都不行,你、你……」田寧寧哽咽得話說得結巴。
  「好。」蘇奇臨很爽快地答應了,反正跟她在一起後他的眼睛就沒瞄過她以外的女人,不是別的女人不美,也不是沒有吸引他的目光,但他知道最好的那一個已經在自己懷裡,在家裡等他回家,所以他沒那心思。
  「你不會後悔嗎?」
  「如果我後悔,妳是不是就要帶著寶寶離開?」
  田寧寧抿唇點頭。
  「傻瓜。」蘇奇臨在她額頭上又印了一個吻,而後來到她的唇瓣,本來是打算淺嘗即止,可她的味道太美好,他怎麼都嘗不夠,一直難耐地加深了這個吻,直吻得她喘不過氣地癱在他懷裡嬌喘著。
  田寧寧任由蘇奇臨一個翻身讓她趴在他懷裡,手掌有一下沒一下地撫著她的背,她知道此時的他慾望上身了,不但身體熱得燙人,連呼吸都顯得不穩。
  可是他卻強壓下那股慾望,就這麼不出聲地抱著她,她知道她是真的愛上這個男人了,雖然他不溫柔,也常常很霸道地管很寬,可是他這些無言的舉動她明白,那是因為他在乎她,儘管他到現在還沒有開口說他愛她,但是她想他應該是愛的,否則這麼驕傲的男人,如果他不願意,他不會主動提出結婚,更不會走進婚姻。
  田寧寧有些睏意地閉上眼,真好,原來他跟她交往後從來都沒有想過分手……

  ◎             ◎             ◎

  隔天,當兩人回到田家,田寧寧無名指上已經多了一枚結婚戒指,而肚子裡的寶寶兩個月了,那一天,蘇奇臨被田家兄長痛揍了一頓,他卻沒有還手,明明被打,嘴角卻是上揚的,一副很甘心挨打的模樣。
  最後是田寧寧看不下去了,捨不得他被哥哥們揍,急忙上前護著他,怕傷了妹妹的哥哥們眼見女大不中留,看著由他們從小疼到大的田寧寧這麼護著蘇奇臨,為了怕妹妹生氣,這場打鬥才勉強停止。
  八個月後,曾經玩世不恭的花心浪子蘇奇臨小心翼翼地抱著寶貝女兒,他的目光溫柔地看著床上因為剛生產而倦累閉眼睡覺的田寧寧。
  他心想,這寶貝女兒他一定要好好看著,最好有個金屋把她藏起來,或是像長髮姑娘一樣養在高塔上,不讓她被男人給拐去,畢竟他拐別人的女兒,所以他也怕,怕有一天別的男人也腹黑地來拐他的女兒,他怕自己沒辦法像岳父那麼大氣,他可能錯手揍得那小子再也不敢招惹他的寶貝女兒……
  於是曾經別人眼中的浪蕩子一夕之間成了新好男人,不管走到哪裡他心裡想的永遠是老婆跟女兒,沒有花天酒地,沒有美女圍繞。
  蘇奇臨的花心是上流社會公認的,沒人想過他會這麼快就結婚,每次出現時,手裡不是抱著女兒就是牽著老婆,讓所有認識他的人都跌破了眼鏡。
  怕女兒蘇小昭孤單,蘇奇臨可是很用心拉著老婆上床,就為了想給蘇小昭添幾個弟弟妹妹作伴,只是老婆在生了蘇小昭之後小產過一次,差點連命都沒了,差點把他嚇破膽,看著老婆在病床上蒼白虛弱的樣子,蘇奇臨就決定讓蘇小昭當他獨一無二的女兒,他愛田寧寧,不想她為了生孩子冒生命危險,反正女兒都有了,他不在乎要不要再生。
  所以他私下跟蘇老爺談過,父子倆為了這件事吵翻了天,還差點大打出手,蘇老爺哪裡肯同意,揚言媳婦非要給蘇家添個男孫不可,不然蘇奇臨就只能找外頭的女人生。
  蘇老爺以為蘇奇臨天生風流,現在是愛老婆,但他相信這份愛不用多久就會減少甚至膩了,沒想到他卻錯了,蘇奇臨不但沒減少對老婆的愛,反而還為他三番兩次安排女人而發火。
  蘇老爺利用總裁職責之便,擅自幫蘇奇臨挑選秘書,他不信美人當前,蘇奇臨那風流的本性還能無動於衷,結果那些秘書一個個被蘇奇臨以各種不適任的理由踢到別的部門,氣得蘇老爺差不多已是半隻腳踏進棺材。
  蘇小昭三歲時,蘇老爺趁蘇奇臨南下出差,安排秘書陪他一同南下,並要秘書找機會勾引。
  只是蘇老爺沒想到秘書小姐都脫光在床上等了,蘇奇臨竟然二話不說轉身走人,丟下談了一半的公事,當天晚上飛車趕回家,連招呼都不打就直接將老婆跟女兒帶走,隔天還將辭職信送到總裁辦公室,揚言要帶著老婆、女兒入贅到田家。
  這一招著實嚇壞了蘇老爺,終於知道蘇奇臨是跟他玩真的,也明白兒子真入贅,不但自己之後沒了媳婦、沒了孫女,連兒子都要沒了,為此蘇老爺那心抖啊抖地疼,只好承認鬥不過自己的兒子,怕蘇奇臨真成了田家的入贅女婿,只好拉下老臉把人找回來。
  自此,蘇家上上下下到田家上上下下,蘇小昭被獨寵了,就因為過度的寵愛,蘇小昭一路在蘇家跟田家被當公主養著。
  而這麼嬌養的結果就是蘇小昭的性格不但被養刁了,更是養得無法無天,可誰教她是蘇家的掌上明珠,偌大的蘇家產業以後全是由她一人繼承,眾人爭先恐後巴結她都來不及了,誰敢在她面前多吭一聲。
  蘇奇臨對寶貝女兒更是疼得沒有分寸,田寧寧對蘇小昭卻是一點都不縱容,她很清楚一旦寵過頭了,對蘇小昭未來的人生並沒有好處。
  蘇小昭自小就是個小美人胚子,蘇奇臨這個獨佔慾強的爸爸打從女兒幼稚園開始,不但天天專車接送,還四處注意女兒身邊的小男生,不讓那些小毛頭有機會跟女兒太親近。
  當蘇小昭十五歲時,出落得亭亭玉立的蘇小昭五官細緻漂亮,身材纖細修長,膚色白淨得像是能掐出水來,舉手投足間總帶了田寧寧年輕時的影子,自然讓寵老婆上了天的蘇奇臨更是寶貝得不可收拾。
  可當蘇小昭的裙子越穿越短,衣服的布料一件比一件清涼,蘇奇臨的惡夢也開始了,與全天下的爸爸一樣,商場上呼風喚雨的蘇奇臨只想幫女兒找個能疼她愛她的男人,可曾經玩世不恭,在女人堆裡放肆過的他心裡很清楚,這年頭要找個感情專一的男人簡直比天下紅雨還難。
  他早就跟田寧寧商量過了,女兒的功課不好,對讀書沒興趣,若是明年大學真考不上那就別讀了,反正蘇家有的是錢,憑他的能耐,就要算養十個蘇小昭也綽綽有餘。
  誰知本來不要求女兒功課的兩人,在蘇小昭十五歲這一年因為一場意外,最後決定幫女兒找家教補習,免得她再這麼野下去,以後真成了小太妹了。

  第一章

  臺灣今年的夏天天氣熱得像是要將人融化,中午過後那悶熱更盛了,炙熱的日頭晒得人像是要中暑。
  而在臺北市郊的一處名流社區,商家的傭人正在替前院的草坪灑水,想要減少那股晒得人眼花的熱氣,前院傭人忙著灑水,二樓偌大的書房裡,隨著冷氣吹來一股又一股的清爽涼風,全然感覺不出外頭那股熱氣。
  今年十五歲的蘇小昭正值國三,天天與書本為伍,雖然她即將就讀的高中是貴族名校,憑蘇家的財勢,她要免試入學根本是小菜一碟,可是為了怕她升上高中後應付不來課業,從這個學期開始,她每個週末都必須要到商家報到,然後乖乖接受家教。
  蘇小昭其實不笨,嚴格算來應該是個帶有小聰明的女孩,可惜她不愛讀書,只要看到書本她就想打瞌睡,一路這麼讀上來,考試及格算是僥倖,不及格是家常便飯。
  蘇家爸媽對女兒的課業其實也不是很在乎,畢竟只有一個獨生女,集三千寵愛於一身,就算蘇小昭課業不好,進不了好高中、好大學那又如何,蘇家財勢雄厚,事業版圖國內外都有涉及,就算蘇小昭是個敗家拜金的嬌嬌女,花的錢也不過是蘇家的九牛一毛。
  蘇小昭就是在這麼放任的家庭長大,所有人都疼她,生怕她不開心,特別是蘇父,那可是寵女兒上了天,沒有她要不到的,只有她不想要的,別說對女兒大聲說話,就連冷臉他都捨不得。
  蘇小昭被蘇父寵得無法無天,嬌縱又刁蠻,可惜蘇小昭有個嚴格的媽,儘管蘇母對蘇小昭也是疼愛,但她很清楚女兒再被家裡這麼寵下去,這輩子肯定沒男人敢娶回家。
  本來蘇母也跟蘇父一樣,女兒想不想讀書她都沒有意見,可上個月學校竟然通知他們,蘇小昭在學校跟人打架了。
  打架?蘇家的大小姐竟然學起小太妹打架,這下子蘇母哪裡還能淡定,雖然最後得知事情的發生是有人故意刁難蘇小昭,對方也是來頭不小的千金小姐,兩人打架的原因竟是因為蘇小昭考試成績太差,被對方嘲笑,蘇小昭氣不過,哪肯被人這麼欺負,要對方道歉,對方不肯,結果這麼一鬧,吵著吵著竟然就成了大打出手。
  蘇小昭自小好動,讀書是不拿手,但動起手來身手還是比對方俐落,把人給打得倒地不起,雖然對方傷勢不嚴重,卻被蘇小昭的狠勁給嚇壞了。
  就這樣,校方要蘇家家長出面,兩個女孩打架,雙方家世都不能得罪,只能請雙方將女兒帶回去好好管教。
  蘇小昭不愛讀書,蘇母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是她竟然動手跟人打架,那就另當別論了,這一回不管蘇父怎麼幫女兒說話,蘇母都鐵了心要好好管教蘇小昭。
  而第一要做的是讓蘇小昭的成績好看一點,不要再是全校倒數第一名,所以為了女兒,蘇母跟住在附近的商太太商量,讓她的大兒子來當女兒的家教。
  商太太的兩個兒子可是名符其實的資優生,不論學業還是運動都是學校裡的風雲人物,大兒子商文森十八歲讀高三,二兒子商少起十七歲讀高二,蘇母認為商文森高中畢業後就要去英國讀大學,目前沒有太大的課業壓力,比較適合當蘇小昭的家教。
  因為有了先前打架的事,別看蘇父在外頭那可是呼風喚雨的,在家裡卻還是蘇母說了算,因此天時、地利都不利於蘇小昭,儘管不情願,她也只能乖乖地拿著書本上商家讀書了。
  國中開始蘇小昭就愛漂亮,就像時下的女孩一樣,喜歡漂亮精緻的小東西跟衣服,每次總是要把自己打扮得像小公主似的才肯出門。
  不過為了上家教去商家時卻是例外,她每天早上意興闌珊地梳洗後,只隨意從衣櫃裡拿出T恤跟牛仔褲,頭髮隨意紮成馬尾就出門了。
  她雖然跟商文森認識好多年了,但交情一般般,偶爾碰面才會聊幾句,講白點,蘇小昭對他那種高高在上的男生很反感,不就是會讀書、運動能力好、外表高帥、愛慕的女生一堆,家裡剛好又有點錢罷了,有什麼好跩的!
  在幫蘇小昭家教前,商文森這幾年很少見到蘇小昭,也不太有機會見到她,所以當他再見到蘇小昭時,他以為蘇小昭是個不愛打扮的女生。
  要不是被他媽逼著,他根本不想當什麼家教,蘇小昭的成績他也有耳聞,不是一個爛字可以形容,幾堂家教課下來,他覺得要讓蘇小昭的成績變好除非奇蹟出現。
  一如之前的課程,商文森花一小時講解完進度後會留兩個小時給蘇小昭複習,他就自己看書,兩人沒有太多交集,就連正常交談也沒有。
  此時蘇小昭乖乖坐在書桌前,無言地抬頭看了眼牆上的時鐘,本來稍早過來上家教時,她還想結束家教後約朋友去逛街,可眼看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三個小時就快過去了,擺在她面前的數學題她一題都算不出來,有些心不在焉地將手裡的自動鉛筆轉啊轉的,都轉得手痠了,卻一個答案也沒寫上去。
  而坐在書房角落沙發的商文森,上完課後理都不理她地看著他的書,其實這是他們上課的模式。
  蘇小昭抓了抓頭髮,心煩氣躁地突然啪的一聲,用力放下手裡的自動鉛筆。
  聽見那重重的聲響,商文森這才緩緩抬起目光,冷淡地朝她瞥了一眼,「寫完了?」他揚眉抬手看了看手錶,比往常的時間快半小時。
  蘇小昭沒回話。
  「不會寫?」
  「誰說我不會寫,我只是累了,今天我要提早回家。」
  她的成績爛是大家公認的事實,但在商文森這個十八般武藝樣樣都拿第一的資優生面前,蘇小昭就覺得被他看扁很不服氣。
  商文森不想跟她多費唇舌,放下手中的書本起身走過去。
  蘇小昭坐在書桌前,還來不及反應,商文森已經幾個大步來到她面前,將桌上的數學講義拿起來看了看,幾秒後他面色難看地瞪著蘇小昭,猶如她是哪來的怪物,「蘇小昭,妳現在是在浪費我的時間嗎?」
  「浪費你時間又怎麼樣!」蘇小昭脾氣不小,凶巴巴地回嘴,又不是她求他當家教的,如果他不爽教,大可以拍拍屁股走人,或是直接把她轟出他家,反正她也不稀罕就是了。
  「連這麼簡單的題目都不會,妳確定妳還要考高中?還是妳覺得跟人打架當個小太妹才適合妳?」
  「商文森,我能不能上高中不要你管,要不要當小太妹也不關你的事,我不像你這種人天天只會看書,自以為功課好就了不起,在我看來,你也不過就是個無趣的書呆子!」
  蘇小昭覺得自己又不是存心要跟人打架,不過打了那麼一次就被逼著來上家教,心裡已經很委屈了,現在又被商文森拿這事來嘲諷,她哪裡還能忍得下這口氣,倏地從椅子上站起身走過去要搶回她的數學講義。
  商文森聽到她罵自己書呆子,他不以為然,但她罵他是無趣的書呆子,這一點就讓他打心底不爽到極點,原來他這個人人眼中的高材生在蘇小昭眼中不但是個書呆子,還是個無趣的人,他也終於明白為什麼蘇小昭會在學校跟人打架,就她那口不擇言的氣焰,誰能受得了?
  高文森見她想搶,他就偏不給她,她有脾氣,他也有他的忍耐限度,想要跟他來硬的,那也要看她有沒有這個能耐。
  商文森高舉數學講義,讓她怎麼也搆不到,別人都怕她爸蘇奇臨,全都給她爸面子,可惜他不買帳。
  「商文森,把書本還我,我不上你的家教了!」蘇小昭個頭不高,只有一百六十公分的她身高只及商文森的下巴,連連踮腳跳了幾次,卻連書本的邊都碰不到,這讓她氣炸了,想都沒想,穿著室內拖鞋的她抬腳就往商文森的小腿重重踢過去。
  商文森沒料到她會火爆地來這麼一腳,至今還不曾有哪個女生敢對他動手動腳,平時他給人的感覺就不算好親近,愛慕他的女生也不太敢打擾他,可眼前這個看來瘦瘦弱弱的蘇小昭不但敢對他口出惡言,還敢踢他。
  畢竟是女生,腳的力道不大,所以不算痛,但是這一腳嚴重超越他的忍耐底限,他是沒有動手打女生的習慣,但不代表他可以縱容女生對他拳打腳踢。
  被踢後商文森先是一愣,而後目露凶光地瞪著蘇小昭,憑他高大的身材跟與生俱來的氣勢,一般人被他瞪,早嚇得噤聲閃邊去了。
  可此時的蘇小昭卻不知死活,只見她先回瞪了一眼,而後在商文森打算丟下她離開書房時她竟然撲了過來,待商文森回過神想要拉開她時,蘇小昭已經張大口往他伸過來的右邊手臂咬了下去。
  鈍鈍的疼痛從手臂傳來,商文森沒想到蘇小昭還屬狗的,竟然不講理到會撲過來咬人。
  他記得幾年前有次碰上蘇父時,他還很得意地告訴所有人他家的寶貝女兒有多乖巧體貼,有多善解人意,那時他跟蘇小昭交集不多,不清楚她是怎樣的一個人,可今天被她這麼一咬,商文森覺得蘇小昭哪來的乖巧?壓根就是個被寵壞的大小姐!
  他教她功課,她卻恩將仇報,像是跟他有仇,這一咬還咬得不輕,咬了一口後被他甩開,沒想到竟還不甘心地想再咬一口,商文森眼尖發現後連忙伸手掐住她的下巴不讓她得逞。
  「蘇小昭,妳屬狗的嗎?」商文森嘲諷得很直接,聽得蘇小昭卻恨不得咬死他,下巴被他捏住,她索性手腳並用對他又踢又打的,像是跟他有多大的恩仇。
  「商文森,你這個大壞蛋、大混蛋、變態,快點放開我!」
  商文森隨著她的叫罵,手上的力道也隨之加重,蘇小昭覺得自己的下巴都快被捏碎了,疼得她用力想扳開他的手指,可惜試了幾次還是沒能成功。
  商文森由著她罵,偏頭瞄了眼自己剛被她咬了一口的手臂傷口,她咬得不輕,此時傷口已經破皮瘀青,說他不疼是騙人的。
  看著自己莫名其妙多出來的傷口,商文森心裡的氣不打一處來,又見她在那裡氣呼呼地一通亂罵,商文森連連做了幾個深呼吸,打算將這個蠻女丟出他的書房,既然她不想讀書,他也不想浪費時間。
  他剛鬆開手,把蘇小昭往旁一推,力道不小,蘇小昭連連退了幾步才站穩,正想衝上前再咬商文森幾口,書房的門卻毫無預警地被人打開。
  此時書房裡,商文森一身冷冽的氣息死瞪著蘇小昭,而幾步遠的蘇小昭則是惡狠狠地回瞪著,書房的門邊,剛從外頭回來的商少起臉上帶著笑容跟他們打招呼。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