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長夜難枕
【4.6折】長夜難枕

臉紅紅BR1016--倪淨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倪淨
出版日期:
2018/06/22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長夜難枕
NT88
銷量:117
床上的小秘
NT88
銷量:80
總裁是匹狼
NT88
銷量:60
如嬌是妻
NT88
銷量:78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155
捉妻重婚
NT88
銷量:71
試婚一夜
NT88
銷量:81
半同居關係
NT88
銷量:75
交易人妻
NT88
銷量:101
嬌寵難耐
NT88
銷量:47
養債秘書
NT88
銷量:84
奪愛狂夫
NT88
銷量:75
恕難從婚
NT88
銷量:61
甜嫩嫩的稚妻
NT88
銷量:99
一夜成妻
NT88
銷量:7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8
銷量:119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148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19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265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160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159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155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148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3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8
銷量:119
馴尪
NT88
銷量:114
冷夫不好睡
NT88
銷量:116

男人玩世不恭,讓女人倒追,這才是情場浪子;
不想當乖乖女,要男人栽了,男人說要偏不要。


趙遠兒跟向能宇自小兩小無猜,一個是乖乖女, 一個是情場浪子,
她不懂情愛,他卻玩世不恭, 這樣的兩個人在旁人眼中八竿子打不著。
卻沒人知曉,趙遠兒從來都是向能宇的軟肋, 向能宇美女看多了,
趙遠兒清瘦,胸也不算大, 身材嬌小,腿自然也短了,但他每次看都忍不住多看一眼。
可惜,向能宇雖處處留情,卻不曾喜歡上趙遠兒, 他很清楚這女人沾惹不得,
甚至還揚言絕不吃窩邊草。 誰知,下半身失火,第一次栽在女人手上,卻被甩了。
趙遠兒這女人說,她跟他不過是一夜情,沒有誰該負責, 只是睡久了,總會睡出問題,
當鬧出人命時, 向家大哥撂言,找出是哪個不要命的男人敢欺負趙遠兒,
找到後弄死他。什麼?怕孩子沒爹?向家大哥哼道, 那就讓向能宇當個現成爹,不也挺好的。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位於臺北市市郊一處住宅區,豪宅林立,隨便一戶都是動輒上百坪的歐式建築。因為離市區有近半個鐘頭的車程,每一戶豪宅相鄰有百來公尺,享有十足的隱密性,而向宅正好就位於這一處住宅的中間段,與它比鄰而居的是另一戶趙家。
  趙家只有一個獨生女,名叫趙遠兒,是趙家父母捧在手心的掌上明珠。與向家不同的是,趙家並非經商致富,趙父只是尋常公司的管理階層,而趙母則是一般的家庭主婦。
  不過趙母娘家是臺灣有頭有臉的大地主兼財團,趙母又是家裡唯一女兒,兄長們反對無效,又怕唯一的妹妹嫁進趙家沒能過好日子,只好三天兩頭就捧著錢送上門,就怕嬌生慣養的妹妹在趙家受苦,誰教自家妹妹不稀罕有錢人的豪門生活,卻對家世清寒的趙父一見鍾情,最後還丟掉大小姐的顏面直接倒追。
  可惜,趙父人窮志不窮,壓根不想跟富家女的趙母有任何牽扯,倒追過程曲折不少,更花了趙母不少苦心好不容易才將人追到手,大學還沒畢業,怕自家男人長得帥能力又好,會被其他女人追走,二十歲的趙母為了逼婚,還直接對長她一歲的趙父先上車後補票,趙遠兒就是這麼來的。
  而因為趙家兄長的寵妹,再加上趙母善於理財,雖然趙父能力強,薪資也比一般上班族高了不少,但依舊是一般中產階級,與趙母娘家根本不能比擬,在娘家明的暗的幫忙下,趙家不但買了豪宅,還與臺灣商界舉足輕重的企業龍頭當鄰居。
  趙遠兒在趙母的想法裡,是不用跟那些有錢人家的小孩打交道,一心想讓女兒念市立幼稚園,不過女兒跟附近幾戶人家的小孩玩得熱絡,特別是向家的次子向能宇,為了哄寶貝女兒開心,趙父私下拿著自己辛苦工作存下來的錢,就這麼帶著女兒到貴族幼稚園報到。
  為此,趙遠兒跟向能宇這兩個自小玩到大,形影不離的兩小無猜,一路從幼稚園玩伴到國小,又直升國中跟高中,直到大學時,趙遠兒選擇當老師,而向能宇數理強項,一心想成為程式工程師。
 
  ◎             ◎             ◎
 
  這對人人眼中的金童玉女,大家都以為兩人會成為男女朋友,傳為佳話,可惜,趙遠兒越長大越安靜,不太與人有太多交際,最大興趣就是整日裡埋首在書堆裡,連朋友都少得可憐。
  反觀向能宇,生為向家次子,上有個能力十足,氣場十足,張揚十足,英挺十足的大哥向震宇,生性低調的他,與大哥不同,他是能低調絕不張揚,能溫柔絕不霸氣,明明能力十足卻從不搶大哥風采,這樣的他,雖沒能比上專情大哥,卻是個女人殺手。
  沒錯,考上大學後,一向溫和體貼的向能宇成了風流浪子,讀書對他而言很輕鬆,又沒有經濟的壓力,除了拿少數時間念書外,大部份時間就是在女人堆裡打混。
  向能宇畢竟是富家子,自動送上門的女人都是美女,男歡女愛的時代,他不但玩得起,也很敢玩。再說向家有錢,只要他看上眼的,女人投懷送抱他都是來者不拒,只是他也很清楚表明,他沒打算安定下來,只是想要玩,因為感情這種東西,他給不起。
  更別說他從小看著大哥向震宇為了愛大嫂安娣吃盡苦頭,明知大嫂不能愛卻還是愛到不可自拔,最後雖然是圓滿在一起了,但這中間的曲折教向能宇領教到了,愛情這玩意兒,只可遠觀,不能沾惹。
  這幾年,看著大哥結婚生子,與大嫂曬恩愛,他天天看,天天想,婚姻這條不歸路確實不適合他,所以他在感情上全然沒有打算放手,依舊花心,依舊風流。他跟女人,一直都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誰也不欠誰。
  這日清晨,一夜未歸的向能宇喝了不少酒,又跟女伴鬧了大半夜,一整晚沒閤眼的他,卻在進家門時,見到剛去慢跑回來的大哥。
  兄弟兩人相視一眼,向震宇先是濃眉皺起,上下打量了一眼自家弟弟,身上的白色襯衫配上一件不規則破洞牛仔褲,腳下踩著一雙皮製休閒鞋,整個人帶著淡淡雅痞書卷味又有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放浪不羈氣息。
  俗話都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更別說這男人還是個體格挺拔,五官英俊好看,又是超級富家子,這年頭拜金的女人哪可能不巴上去。
  只是外頭的女人,再怎麼玩,也只是床伴,向能宇還不曾因為女人鬧出什麼事,他對於拿捏女人的能力跟技巧,確實比向震宇強了不少。
  「又跟朋友通宵玩了一夜?」
  對於自家弟弟的夜生活娛樂,向震宇一般不太管,畢竟他也曾荒唐過,只是他不曾這麼放縱地夜夜笙歌,換女人比換衣服還快,更真實來說,那應該是一夜情。
  沒結婚前要怎麼玩,都沒妨礙到誰,但玩過頭,他這位大哥就不得不出聲了。
  昨晚,他媽在餐桌上時,又跟他唸了弟弟的私生活,要他有空管一管,最好勸弟弟能早點找個女孩定下來,結婚生子,不要再繼續玩世不恭下去了。
  向震宇多少明白他媽的煩心,自家小兒子的風流史早就聲名大噪,
  「有幾個大學同學學成歸國,大家相約聚一聚。」向能宇將車輪匙往客廳茶几上一扔,見大哥拿著水杯喝了大半,他也懶得進廚房端一杯,順手拿了大哥的水杯仰頭也喝了一大口。
  「媽昨天跟我說,你每晚都晚歸,有時還徹夜不歸。」向震宇一般沒住在向宅,只有週末時,會帶兒子跟老婆回家看看老人家。
  向能宇不出聲,他都幾歲了,不回家肯定也能找到窩一晚的地方,他媽的操心太多了。
  「你二十六了?」
  「再一個月過完生日後,才二十六。」
  「現在有沒有喜歡的女孩?」
  向能宇受不了地翻了一個白眼,重重的吁了一口氣,「大哥,你千萬不要學媽,天天催我早點交女朋友,催我趕快結婚生子,這些話我聽到耳朵都要長繭了。」
  「大哥沒打算催你結婚生子,我怕害了人家女孩一輩子。」
  向能宇聞言大笑,「還是大哥了解我,不想我毀了別人一輩子。」他自認不是個居家好男人,也沒打算為哪個女人放棄外頭美好的女人。他十分享受這種新鮮感跟征服感,對女人,他可以給寵但給不了愛,更不可能給一個舒適的家。
  「你玩歸玩,但不要搞出不必要的麻煩,到時別說大哥沒提醒你,若是真惹事了,就算你不想負責,媽肯定連同爸把你綁去結婚。」
  「我沒那麼傻。」他可是女人堆裡風裡來浪裡去,想要設計他的女人不少,但他也不是省油的燈,不會看不出來這些小把戲。
  「大哥,大嫂沒跟你回來?」
  「她一大早害喜吐了幾次,剛剛又睡了。」說到妻子安娣,向震宇的臉部線條都柔和了。
  安娣這一胎從懷孕到現在,害喜得很嚴重,不但不胖還反瘦,假日就被向母叫回向宅,打算好好幫她補身子。
  向能宇也有看過幾次大嫂害喜的情況,知道大嫂懷孕的辛苦,也習慣性地看到大哥在人前對大嫂的溫柔體貼,恨不得替她受苦。
  「我記得大嫂第一次懷孕時,害喜沒有這次的嚴重。」
  「這次懷的是女兒,女孩子總是嬌氣了點。」想到老婆這胎懷的是女兒,向震宇臉上就有止不住的笑意。兒子是也很好,但每個男人都想要有個上輩子的小情人跟自己撒嬌,想到女兒可能會像妻子,向震宇笑意更濃。
  向能宇哪看不出大哥不但中了妻奴的癮,可能不久也會中個女兒毒的癮,哪還有當初年少時的厲氣。他也不說穿,在大哥說要回房間陪大嫂時,他走進廚房跟佣人交代不要吵他,他早午餐都不吃後,逕自上樓打算梳洗補眠。
 
  ◎             ◎             ◎
 
  半小時後,向能宇從浴室走出來,身上只穿了件休閒短褲,上半身是赤裸的,寬肩窄臀,肌肉結實沒有一絲贄肉的好身材一覽無遺。
  平時有健身的他,除了跟朋友一起運動,也愛一個人晨泳,這是多年來養成的習慣。不管多忙多累,只要有時間,他都會在自家游泳池游泳,除了工作跟女人,運動也算是他的嗜好之一。
  不過,昨晚一夜沒睡,此時的他,毛巾披在頭上擦拭,水珠順著髮梢滑落,從他寬厚的肩膀往下,一路來到厚實的胸膛,直入平坦腹肌,最後末入褲頭。
  與大哥一樣,擁有挺拔身材,一雙健壯有力的長腿,拿毛巾的手指是修長好看的,他邊擦拭頭髮邊走到床沿,想要拿起佣人放在小茶几的水杯,卻被床角縮成一團的小東西給吸引了目光。
  不用看那一團扭來扭去,翹著小屁股向他,埋頭不知在玩什麼的小傢伙,不是他姪子向安城又會是誰。
  這小傢伙肯定是在他進浴室時偷溜進他房間。
  向能宇二話不說,將毛巾隨手一扔落在一旁的沙發上,他輕步走向小傢伙,在他還未發覺自己的靠近時,大掌就這麼從衣領將人給提了起來。
  小傢伙人矮腿短,被這麼突然提起來,不只嚇得大叫,還大力地手腳揮動。
  「小傢伙,又偷偷跑進來小叔叔房間玩手機了?」隨著他的話,瞥了一眼掉落在地板上的手機,向能宇知道是大嫂疼兒子,平時也會讓兒子玩手機。不過大哥怕玩上癮,一向主張兒子不能碰電子產品,小傢伙肯定是看到大哥上樓,又捨不得關掉遊戲,才會躲到他房間來。
  「小叔叔。」
  「你又偷玩手機,不怕被你爸看到打得你屁股開花?」他大哥教育兒子,一向不手軟,雖然也疼寵著,但該處罰該強硬時,從來不會留情。
  畢竟,三歲看大,小傢伙已經有寵他上了天的爺爺奶奶,還有一個隨性慣了的媽,若是他大哥再放縱,向安城只怕長大後,絕對是個超級大惡霸。
  憑向家的社會地位跟家世,這小傢伙絕對有能力作威作福。
  「媽媽說我可以玩一下下。」小傢伙有些可憐的說,見他這樣,向能宇一個反手,單手抱起他,隨意在床沿坐下。
  「那一下下是多久?」看著小傢伙晶圓的大眼睛,與大哥如初一轍的五官,向能宇疼愛的捏了捏他軟嫩的臉頰。
  「三十分鐘。」
  「所以是媽媽讓你躲來小叔叔房間?」
  向安城委屈的的點頭,手指頭還絞來絞去,小臉蛋還不時地往地上手機的方向看去。
  向能宇也是疼孩子的,向家唯一的孫子,他若是不結婚,向家就全靠向安城了,對這小傢伙他也是報以無比同情,這麼大的家業,要他一個人扛。
  將小安城放下,並且用眼神示意他去拿回手機,兩人很快地躺上床,小安城窩在他臂彎裡,表情很認真地看著手機螢幕。
  因為太累,向能宇瞄了幾眼後,隨即閉上眼睛呼呼大睡,而他懷裡的向安城則是專心地盯著手機,壓根不知小叔叔已睡了。
 
  ◎             ◎             ◎
 
  這一覺,向能宇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因為太睏了,眼睛還不想睜開,可耳邊卻不時傳來說話聲。
  他記得小傢伙在他房裡,並不以為意,但不久就聽到有女人的聲音,那聲音很耳熟,是趙遠兒?
  腦海裡響起這三個大字,向能宇馬上睜開眼,眼神往聲音的方向看去,果真看到在床沿幾步遠的沙發上,一大一小的兩人坐著,大的那個是他的青梅竹馬趙遠兒,小的就是向安城。
  因為太專注手機裡的遊戲,兩人都沒發現他已經轉醒,還在小聲地說話著,向安城窩在趙遠兒的懷裡,時不時像個小色胚地偷親趙遠兒的臉頰。
  向能宇沒打算裝睡,對於這二個不請自來的客人,他決定出聲。
  「趙遠兒,妳又擅自跑進我房間了。」這話一出口,本是坐在沙發上玩手機遊戲的趙遠兒,連忙放下手機。
  「能宇,你醒了?」她的表情喜出望外,一看就是專程來這裡等他醒來的。
  向能宇對於她總是不請自來闖進他房間,也已經是從抗議到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地步,畢竟趙遠兒的粗神經他改變不了。
  一個成年女子隨意進男人的房間,若是正常情況,除非男女朋友,不然不可能,再說趙遠兒還曾有幾次撞見他剛沐浴完,全身只在腰間圍了一條圍巾,她也不避諱,大方地坐在此時坐的沙發上,開始跟他聊了起來。
  對他的裸身,她視若無睹,更別說他健壯的好身材。
  「幾點了?」向能宇坐起身,外頭是大熱天,而屋子裡因為有空調,溫度適宜,十分舒爽。
  「快中午了,你趕快起床,準備下樓吃飯了。」趙遠兒說著話時,向能宇看著向安城的小手不知何時已經摟上趙遠兒的腰,整個人窩進她懷裡,頭就靠在趙遠兒柔軟的胸前。今天的她,穿著一件白色寬大領口的T恤,露出半邊纖細肩膀,黑色內衣肩帶露出,顯得十分性感。
  他的目光再往下移,就見她下半身穿了一條輕薄花色雪紡膝上短裙,坐下來時,露出雪白細長的大腿,十分養眼。
  「妳怎麼會來?不是還沒放暑假嗎?」
  趙遠兒自從大學畢業後,被分配到中部教書三年,第四年才能請調回臺北,這三年她一個月回來一次都算多了,大部份時間都是等寒暑假時才會回北部。
  雖然天氣入夏了,不過才六月,要等放暑假還要一個月,平時這個時間,都是學校最忙碌的時候,她一般都留在中部,怎麼現在會突然出現在他家。
  「今年是第三年在臺中任教,暑假過後我就調回臺北,一直想找時間回來這裡熟悉新學校,剛好我媽找我回來相親,所以這週末就回來了。」趙遠兒很自然地說出這次回來的目的。
  向能宇點點頭,沒多說什麼,直接下床,只著短褲走進浴室。
  十分鐘後,他再走出浴室,感覺比較清爽了,走到衣櫃前,拿出一件白T恤套上。
  「什麼時候相親的?結果如何?」
  「昨晚跟對方吃飯,後來他送我回家時說今天要再約我出去看電影。」
  向能宇的表情愣了一下,看著坐在沙發上與向安城玩的趙遠兒,很難得聽到她的相親對象會再提出邀約。
  「這算是相親成功了?」向能宇自從高中後,女人緣就沒斷過,身邊也一直都有女伴,這輩子應該跟相親無緣,也沒辦法理解跟一個不曾相識的異性透過以結婚為前提認識交往是什麼感覺。
  但趙遠兒自大學畢業後,在中部的小學教書,這一年來被趙母安排各式相親,可是一年來,不知相了多少次親,卻一次都沒有成功。
  「應該算成功了吧。」趙遠兒的話說得悶悶的,聽不出一點開心的意味,向能宇穿好T恤後,忍不住走向她,一個彎腰,將黏在她身上的小傢伙給抄了起來,直接讓他坐在自己肩上。
  趙遠兒也跟著起身,打算走出房間,「遠兒。」
  「嗯?」
  趙遠兒聽見身後向能宇的叫聲,她轉過頭,晶亮的眼睛帶著笑意望著他,從小趙遠兒就是個愛笑的女生,只是她並不算活潑,大部份的時間都算安靜,很少與人玩鬧,久而久之交到的朋友就少。
  以前,趙遠兒有心事就會來找他,今天看她表情悶悶的,雖然是強笑著,但還是能感覺出低迷的心情。
  「妳不喜歡那個相親對象?」這是向能宇唯一能想到的理由,趙遠兒是個直白的人,藏不住心事。
  趙遠兒抿著小嘴,將目光朝下,盯著T恤上的英文字發呆,久久不發一語。
  見狀,向能宇走近她,摟過她的肩膀,「那傢伙怎麼惹妳不開心了?」比較起趙遠兒,向能宇畢竟是男人,比女人的她還了解男人的心思。
  趙遠兒沉默了一會兒,見向安城也睜著大大的眼睛天真的盯著她,她小嘴張了又閉,嘴唇掀了又合,最後卻沒吐出一個字。
  「怎麼不說話?」
  「沒有。」趙遠兒低頭。
  向能宇將肩上的小傢伙放下來,「安城,你先下去找奶奶。」
  「那你跟遠兒阿姨呢?」
  向安城小腦袋看了他後又看了了趙遠兒,不解他們為什麼不下樓吃飯,他肚子早餓得咕咕叫了。
  「遠兒阿姨心情不好,小叔叔要陪她說話,你先下去吃飯,記得不要被你爸發現你玩手機,不然你的小屁股肯定要開花了。」向能宇拿過小傢伙手上的手機,心想大嫂真的太寵小孩了,竟然把手機就這麼丟給兒子玩大半天。
  向安城想到屁股開花,一定很疼,抿緊嘴唇,紅著眼眶跑出房間,一路只聽他喊著奶奶地奔出去了。
  直到房間裡只剩兩人,趙遠兒見房門打開,她也跟著要走出房間,才剛走近,眼前本是打開的房門,雖然沒有關上,但她身後伸出個長臂,撐在她與門框之前,困住她的人不讓她走出房間。
  這麼曖昧的姿勢,尋常人一定會誤會,但趙遠兒一向粗神經,除了不能下樓吃飯外,她習慣了與向能宇這麼親近。畢竟小時候他跟她連同床共枕都有過了,這樣的姿勢其實不算什麼。
  因為近距離,向能宇聞到趙遠兒身上飄來的清香,是揉和著一股淡淡的髮香夾雜著淡淡的沐浴乳香,還有一股像是香水,但又不像市售香水的香氣。而這些香氣混合成的熟悉香味也只有趙遠兒身上才有,他百聞不膩,只要她靠近了,就能馬上認出這味道的主人。
  「能宇,你幹嘛擋住我的路?」趙遠兒想伸手扳開他的手臂。
  「是不是那個傢伙欺負妳了?」向能宇是個男人,最明白男人看到美女會有的反應。趙遠兒跟他大嫂不同,是個性格敢怒不敢言,神經大條到被欺負也不自覺。
  再說趙遠兒從小就長得漂亮,是個人人誇獎的美人胚子,白嫩的肌膚就不用多說了,一張尖細的鵝蛋臉,五官細緻小巧,長髮披肩時,有種清雅的古典氣息,綁著馬尾時,又多了股俏皮可愛感,她很美,美得像不食人間煙火,靈動的眼睛漂亮,黑得像是一望無際的海水,隨時教人沉溺其中,很容易就被她給吸引。
  雖然趙遠兒的五官與趙母年輕時如出一轍,但比起趙母身上的與身俱來的千金小姐貴氣感,趙遠兒只是比一般女孩多了點嬌氣。
  向能宇有記憶來,從幼稚園開始就有小男生跟她告白。這麼多年過去了,在向能宇眼皮底下就不知見了多少告白的畫面,大部份的時候趙遠兒都情商遲鈍地婉拒對方的告白,只有幾次她答應跟對方交往。
  後來才知道,原來是那些男生太強勢,趙遠兒不敢說不,才會勉強同意交往。向能宇知情後,自然是找人去堵那男生,直接先開打一頓,要對方不准再糾纏趙遠兒。
  有了年輕時的經驗,再看這一次趙遠兒有口難言的為難,向能宇自然是往這方面想了。
  「沒有……」
  「那他強迫妳跟他交往?」
  「不是……」
  「那他怎麼了?」向能宇不相信沒事,肯定是有事才會讓她頭壓得這麼低,一副受委屈的小媳婦樣。
  趙遠兒沉默了幾秒,在向能宇又打算開口時,她才低聲說:「我媽說那個人很適合結婚。」
  「哦,阿姨怎麼會知道那人適合結婚?」他印象中,趙母似乎對他只有一個評價,千萬不要禍害她家的女兒,他這種男人,不結婚就是最好的貢獻,結婚後又四處花心,只會更傷女人的心。
  「我媽說,他工作穩定,能力強,談吐得體,外貌體格都好,家世也清白,是個適合結婚的對象。」
  「是嗎?那阿姨有沒有說,這種男人十個有八個都是花心男?」
  趙遠兒搖頭。
  「趙遠兒,我跟妳說,妳不要傻得被捉去結婚還以為自己撿到寶了,天底下的男人都是一樣爛,如果真的條件這麼好,那他怎麼會交不到女朋友,還要託人介紹認識妳?這分明只有一個原因,他就是還想玩,找個乖又聽話的女人回家當老婆,在外面還可以繼續找女人玩樂。」
  向能宇話說完了,卻遲遲沒有得到趙遠兒的回應,她只是繼續低頭,看不到她的表情,所以也猜不到她的心思。
  「幹嘛不說話?」向能宇將目光調向她因為低頭,露出的細白頸子,寬大的領口露出一邊的細肩,嫩白的皮膚看得他眼睛移不開。
  「我媽說,你才會這樣……」
  「阿姨說我才會怎麼樣?妳轉過頭來好好說清楚一下。」
  趙遠兒絞著手指,猶豫了一下後才轉過頭與向能宇四目對望,只見他還是單手撐在門框,另一手叉在休閒褲口袋,一臉玩世不恭地盯著她看。
  「說啊,怎麼不說了?」
  「我媽說,不能找像你這樣的對象,不然以後會天天哭到天亮,還時不時有女人會找上門。」
  「還有呢?」
  「也說你會處處留情,會有不少私生子。」
  「繼續。」
  趙遠兒邊說邊低下頭,不敢多看向能宇一眼,她跟他太熟了,光看他剛那眼神,就知道他對剛才她說的話很不滿。
  「可是……」趙遠兒決定不再把她媽說過的話重複,她覺得向能宇不是那麼壞的男人,他只是還沒想要定下來,不然這麼多年過去了,她也沒聽過有女人找上門更沒看過私生子來認爸爸的。
  「可是什麼?」
  「我媽說的那個可以結婚對象,也不是好人……」
  「怎麼不是個好人?妳發現他有私生子了還是他背著女朋友跟妳相親?」
  趙遠兒搖頭,「他那天沒有經過我的同意就偷親了我一口……還……」
  趙遠兒的話還沒說完,本是撐在她身側的手臂已經出拳狠狠地捶在身後的牆壁上。
  重重的砰一聲,驚得趙遠兒沒敢再出聲,甚至是不敢多看向能宇一眼。
  「妳該死的再說一次,妳說那男的親了妳?該死的,他親了妳哪裡?妳不會躲嗎?直接踹他一腳看他下次還敢不敢!」
  「我有推他,但他力氣太大又把我抱住,我掙不開……」
  「所以他得逞了?」向能宇瞇著眼,口氣裡帶著滿滿的殺氣,趙遠兒不用抬頭看,也知道他生氣了。
  「他親妳哪裡了?」向能宇自小就以她的護花使者自稱,一路求學過程,追求她的男生,沒有少受過他的拳頭。現下竟因為趙母的安排引狼入室,想到她被男人給親薄了,這口氣他哪裡能吞下去。
  趙遠兒咬著唇瓣,指了指臉頰,「他要親我的嘴唇,我躲開了,最後親在臉頰上。」
  「還有呢?」
  「他還一直抱我,我說不要,他還不放手……」
  「該死!妳這笨蛋,妳就這麼傻傻地讓他占妳便宜?」想到那男的才第一次見面就對女人使出這種霸王硬上弓的手段,看來也不是個好貨。
  「我有啊,我一直喊要他住手!」趙遠兒很委屈的說。
  見她低著頭,向能宇只能沉默的地吁了口長氣,打不得,罵不得,連大聲一點都不行,只得先哄她,「走吧。」
  趙遠兒一時沒明白他的意思,愣了一下後抬頭看他。
  「妳肚子不餓嗎?我餓得前胸貼後背了。」
  「哦。」趙遠兒其實並沒有多餓,她來找他就是想跟他說這件事,現在說完了,她覺得還是有些委屈,但起碼沒有一開始那麼難過了。
  一直以來,別人眼中的花花公子的向能宇,就是她的心情垃圾筒,什麼話她都不隱瞞地對他吐露,就連對爸媽不能說的話,也都一五一十地告訴他。這世界上,再也沒有哪個人可以讓她這麼安心。只是這個人,跟她只是青梅竹馬,她也從小被教育跟向能宇只是朋友關係,再多不可能。對他也沒有像其他女人那麼愛慕討好,反而還習慣了向能宇對她的照顧跟關心。
  兩人一前一後走下樓,這天下午,趙遠兒留在向宅陪向安城玩了大半天,又跟安娣聊了許久的話,直到向能宇開口要送她回臺中,她才起身回家收拾行李。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