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第九十九夜
【6.2折】第九十九夜

紀一笙向來不是個好相處的人,有錢人家的少爺, 哪個沒有一點公子哥的脾氣,更別說他還要風是風、 要雨是雨,誰敢不禮讓他三分?女人對他來說, 不過是床伴,可有可無,直到他被逼著娶丁貝雲, 因為是一場沒有愛的婚姻,所以他待她不好。 反正是娶回家壓上床的,哪個女人不都一樣? 只是結婚可以,反正會離婚,他不可能讓她懷孕。 誰知道一直都不哭不鬧、安安分分的丁貝雲, 竟然敢開口提離婚,甚至還大膽地帶顆球走人! 十年前,他不稀罕她的愛,十年後他才知道, 這個他不想往心裡放的女人,早在佔有她初夜時, 已經讓他想放也放不開手了。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倪淨
出版日期:
2014/02/19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11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11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11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118
銷量:38
離婚後再愛
NT$11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11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11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11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11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11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11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11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11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71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74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46
夜劫
NT$118
銷量:23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20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12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10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93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192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81

她不能愛,雖然喜歡上了,卻只能放手;
他不想愛,所以一再冷落,卻還是愛了。


紀一笙向來不是個好相處的人,有錢人家的少爺,
哪個沒有一點公子哥的脾氣,更別說他還要風是風、
要雨是雨,誰敢不禮讓他三分?女人對他來說,
不過是床伴,可有可無,直到他被逼著娶丁貝雲,
因為是一場沒有愛的婚姻,所以他待她不好。
反正是娶回家壓上床的,哪個女人不都一樣?
只是結婚可以,反正會離婚,他不可能讓她懷孕。
誰知道一直都不哭不鬧、安安分分的丁貝雲,
竟然敢開口提離婚,甚至還大膽地帶顆球走人!
十年前,他不稀罕她的愛,十年後他才知道,
這個他不想往心裡放的女人,早在佔有她初夜時,
已經讓他想放也放不開手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紀氏醫院VIP病房內,紀一笙坐在病床邊,看著昨天才剛手術過的林國生,也是紀氏醫院的現任院長。
  沒人相信此時躺在病床上虛弱的林國生,曾是國內首屈一指的腦科權威,幾個月前因為健康檢查而發現身體有異,仔細檢查後發現竟是血癌,這個事實讓整個紀氏醫院的高層震驚不已,為了怕風聲走漏,林國生的治療全然不對外公開。
  因為林國生在紀氏醫院擔任院長近三十年,整個醫院體系要嘛是他的得意門生,要嘛是他的至交好友,或是他從其他醫院挖角聘請過來的重量級名醫,因為有林國生坐鎮,紀氏醫生的醫療團隊很少有失誤發生,就連醫療糾紛一年都難得有幾件。
  然而現在這麼一位對醫院舉足輕重的人,卻突然無預警地病倒了,讓身為醫院負責人,明年就要正式接手醫院院長之職的紀一笙,一時被這棘手的突發狀況給難倒了。
  論醫術,紀一笙長年在英國習得的臨床經驗足以應付,在亞洲醫學界也算是小有名氣的醫生,而他的醫學報告跟研究在國際間也深受肯定。
  只是這樣的名氣雖然幫他在自家醫院加了分數,可惜不愛社交廣拓人脈的他與醫院裡各科醫生之間的互動並不算深厚,一旦林國生有個意外,那麼醫院裡本來穩固的醫療體系可能會有不小的波動,這對醫院不好,也對他接手醫院有一定的難度。
  紀一笙本來打算等林國生病情穩定後再來,對他而言,自從他回國走入自家醫院體系,林國生一直都是幕後的推手,一點一點將他推到核心位置,也很清楚地讓醫生們明白,誰才是這家醫院之後的掌權者。
  對於林國生的支持,紀一笙是感念的,所以他並不急,也不會馬上將無法行醫看診的林國生請下院長的職位,哪曉得手術昨天才完成,今天下午林國生已經讓家屬請他到病房了。
  手術後的林國生少了平時的意氣風發,病發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讓他整個人都消瘦了一圈,此時正虛弱地躺在病床上打著點滴,之後則要接受一連串化學治療及尋找適合的骨髓配對。
  護士小姐換好點滴出去後,林國生才轉頭看著從進病房後就沒出聲的紀一笙。
  他很欣賞紀一笙這個年輕小伙子,才會這麼用心地幫他開路,讓他能在明年自己退休後順利接下院長一職,也因為這份欣賞讓大病一場的林國生有了私心。
  「一笙,我今天找你來,是想跟你談有關於院長這個職位……」
  「這件事你先不用操心,等你病好了,我們再好好談。」
  林國生聽了露出苦笑,看了看自己打著點滴的手臂,「我這個病好不了了。」
  「林院長……」
  「我自己的病我很清楚,就算這次手術成功了,沒有找到適合的骨髓,不用多久我還是會死。」
  「醫院已經在積極尋找了,我想很快就會有下落,你只管好好休養身體。」紀一笙已經疏通管道及紀氏的人脈,要找適合林國生的骨髓並不難,問題是時間的長短,他怕林國生在病痛折騰下撐不了太久。
  「我知道你的用心,我也很感謝你跟總裁這段時間的照顧,但我今天找你來是想辭掉院長的職務。」
  「這事不急……」紀一笙皺眉,不解林國生突然辭職之意。
  「這病我看好歹能撐到明年,我卸任後你就代我接下院長的位置。」林國生悠悠地說。
  「接下院長的位置不難,但為了讓整個醫院不受影響,我希望林院長能繼續擔負院長一職。」這也是為什麼醫院一再封鎖林國生重病的消息,就是不想要引起外界不必要的揣測。
  「我會幫你……」林國生的雙眼本來無神,此時定睛朝紀一笙的方向看過來,語氣慎重地說:「這家醫院是我花了三十年苦心經營的,就算有派系鬥爭,我也能利用我的人脈去調解,但是……」
  紀一笙聽著林國生那但是兩個字,他知道林國生並不是平白無故想幫他整合醫院,他有他的考量,就算病重了,就算要辭了院長,儘管他紀一笙是醫院的負責人,但在醫院的勢力還是不及林國生。
  「但是什麼?」
  「我有一個條件,我希望你能幫我完成。」
  「你說。」紀一笙雙手抱胸看著林國生,他雖不是商人,但家族事業龐大,自小就在這樣一個家庭長大,怎麼跟人談判,他沒有個十分也學了七八分。
  「得了這個病,我唯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貝雲。」林國生嘆了口氣,「我雖然是她的爸爸,但一直都沒有好好照顧她,這幾年她一個人生活,我心裡總有說不出的內疚跟自責,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看到她結婚生子,有一個自己的歸屬跟家庭。」
  這個條件一說完,紀一笙表情一凜,「林院長的意思是要我娶她?」
  病房裡一陣沉默,而後林國生咳了一下,「沒錯。」
  「如果我拒絕呢?」紀一笙向來最不愛他人的要脅跟逼迫,自小就高高在上、家世顯赫,哪需要看人臉色,更不用說讓別人拿條件跟他談判。
  或許一開始接下院長時會有點棘手,但他相信這對他來說並不難,憑紀氏的權勢,敢作對的人少之又少,而他也不是軟弱之輩,能任由別人騎到自己頭上撒野。
  紀一笙的提問讓林國生表情有些無奈,卻看得出來他十分堅持,「算是我求你,貝雲是個好女孩,你也見過她,就當成是給彼此一個機會,如果你們適合,我想這個婚姻可以一直走下去,如果你跟她真的不幸無法當夫妻,那你們就離婚吧。」
  林國生知道紀一笙不是個可以任他牽著走的無知小伙子,而自己也確實沒有什麼籌碼跟他談條件,最後只能以爸爸這個角色,試圖軟化紀一笙的心。
  紀一笙沒想到林國生會這麼懇求他,在他心中林國生處事強硬,甚少對人低頭,今天卻為了女兒的事這麼放低身段,倒是難為他了,可惜他並不領情,「我目前還沒有結婚的打算。」
  「一笙,算我求你。」
  「林院長……」
  「老實說,我在這家醫院工作了三十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或許你會想如果我有心嫁女兒,應該選芯芯這個名正言順的女兒跟你結婚,怎麼會反過來叫你娶個見不得光的貝雲,可是就當我拜託你,幫我照顧她,若是結婚後你真的不愛她,或是你有了更好的結婚人選,她不會糾纏你的。」
  「既然如此,為什麼不讓她找個適合的人結婚?」
  「你以為我不肯嗎?但是貝雲那孩子性子內向,不懂得怎麼跟男生相處,再加上私生女的身分,我幫她找了幾個人相親,結果都不了了之。」
  這個社會是現實的,林院長有名利跟權勢,他在臺灣的醫學界可以呼風喚雨,大家見到他都要禮讓三分,但這並不表示他想將自己的私生女嫁人,那些巴結他的人就願意。
  「丁貝雲知道你的想法嗎?」
  「我跟她提過了。」林國生打量了一下紀一笙,看著眼前英俊的他,「她並不反對。」
  先前丁貝雲還會因為反對相親而不肯跟對方吃飯,但知道他這次選的人是紀一笙時,丁貝雲只是安靜不語,沒有同意也沒有反對,知女莫若父,林國生哪裡不曉得丁貝雲的意思,所以今天才會厚著臉皮提出這個要求。
  「就算我一接任院長就馬上跟她離婚,她也同意?」
  林國生的臉色僵了,表情為難卻只能勉強地點頭,「如果真的不適合,勉強在一起也只會不開心,她不會糾纏你的,這孩子很善解人意。」
  「那她想要的是什麼?」這讓紀一笙糊塗了,這麼短暫又沒有愛情的婚姻,能為丁貝雲帶來什麼?
  林國生回答不了紀一笙的疑問,「這個之後你可以自己問她,我可能不適合代替她回答這個問題。」
  「為什麼不是林芯芯?」林芯芯是林國生跟妻子生的女兒,比丁貝雲小兩歲。
  「你不喜歡芯芯,若是喜歡你們早就交往了,芯芯喜歡你,若是你們真的不適合,那芯芯的性子霸道驕縱,如果她不放手,只會讓你們兩人都痛苦。」
  林國生雖然老了,也成天忙於事業,但他並不盲目,他看得出林芯芯對紀一笙的愛慕之情,可惜紀一笙對她再好卻不是愛情,他曾經年輕過,也談過戀愛,他明白那種感覺。
  「我也不喜歡丁貝雲。」紀一笙坦白地說。
  「我沒有要你喜歡她,只是希望你能幫我照顧她。」
  「那也不用娶不是嗎?」
  「你可以離婚。」
  然後兩個人都不說話,病房裡安靜得沒有聲息。
  最後紀一笙站起身,「這件事我會再考慮,今天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說完紀一笙轉身離去,身上的白袍下襬因為行走而揚起。
  直到病房的門關上,林國生終於不再強撐著虛弱的身體,緩緩地閉上眼,臉上卻有著淡淡的笑意。
  林國生了解紀一笙,畢竟跟他共事幾年了,從他還在英國讀書時,利用寒暑假回臺灣見習到現在成為能獨當一面的醫生,林國生一點一點看著他成長,他知道若是紀一笙真的不同意,他剛才早就回絕了,所以說這個婚應該是能成。

  第一章

  夜幕低垂,華燈四起,熱鬧的夜生活才剛要開始。
  紀一笙拿著酒杯,坐在好友的酒店包廂裡,有一口沒一口地喝著杯中的烈酒,看得出他的心情不算太好,沉著一張臉,不發一語又不怎麼搭理人。
  「你說林國生要你跟他的私生女結婚?」
  因為不是平時的聚會,紀一笙又臨時找人出來喝酒,今晚來酒店包廂的只有邊仁跟向震宇,其他人不是在家抱老婆換尿布,就是跟女朋友親熱談情。
  邊仁沉不住氣地跳腳,他嘲諷地說:「這老頭也太好笑了吧,竟然敢要你娶他在外頭偷生的私生女,用這個條件交換會不會太無恥了?」
  「你答應了?」向震宇坐在另一側的沙發上,全身靠向椅背,吊兒郎當地將兩條修長的腿抬到茶几上,一手拿著裝著果汁的酒杯,嘴裡還叼著沒點燃的香菸,樣子看來說多可笑就有多可笑。
  誰敢相信這個男人曾經囂張到令人不敢恭維,女人對他不過是洩慾的工具,他卻紮紮實實地栽在安娣這個女人手中。
  「我沒有拒絕。」
  邊仁的酒才剛入口,紀一笙的話就讓他差點噴了出來,因為嗆到,他邊咳邊大罵。
  向震宇十分玩味地看著從頭到尾都不太說話的紀一笙,不像邊仁那般叫囂,「其實娶林國生的私生女也不錯,等他死了或沒什麼利用價值了,想跟她離婚時,可以一腳將她踢得遠遠的,她連話也不敢多說一句,是不是?」
  向震宇畢竟是在商場上打滾過的男人,學生時期的逞凶鬥惡從沒少過他,邊仁跟他一比就顯得仁慈許多。
  紀一笙好看的嘴角一勾,又喝了一口酒,不出聲表示贊同向震宇的說法。
  「喂,不是吧,還沒結婚就想著離婚,那女人也太可憐了。」邊仁自小被他大姊邊幽蘭霸凌,對女人他一直都懷著憐香惜玉的心情,也因為大姊的強勢,他跟女人一向好聚好散,從不仗勢欺人,所以他現在實在看不慣眼前兩個朋友的殘忍,「這件事我看還是跟一笹哥商量一下比較好。」
  向震宇聽了,隨手將自己嘴裡叼的香菸丟了過去,邊仁躲開沒丟著,「商量什麼,你難不成忘了一笹哥的老婆是什麼身分?」
  邊仁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恍然大悟,「我怎麼忘了,媛媛也是私生女。」
  「邊仁,私生女這三個字你以後別在我大哥面前提,免得被他揍。」紀一笹疼老婆是出名的,卓媛的出身不光彩也是事實,但仗著他的權勢,沒人敢說卓媛的不是。
  「一笙,我看你這個婚還是不要結了,你媽肯定不會同意。」邊仁好心提醒。
  「為什麼不結?既然這是林國生自己提出來的,那我就順他的意。」紀一笙倒有自己的想法。
  「你確定?」邊仁試探地問。
  「嗯。」紀一笙點頭。
  「你不會有罪惡感嗎?」邊仁不苟同地問。
  「那也不能怪我,林國生要我照顧她,那我就照顧,但等我不想照顧了,她就自求多福吧。」
  邊仁看著紀一笙,總覺得這個決定不好,但又說不出哪裡不好,現在對紀一笙而言是趕快順利接下醫院的負責人,再好好經營醫院,林國生能給他這個方便,不利用就是傻瓜。

  ◎             ◎             ◎

  隔幾天紀一笙去了林國生的病房,表明答應娶丁貝雲,既然要娶丁貝雲,那麼說服紀母就是紀一笙首先要做的事。
  入夏的傍晚,紀家客廳裡,紀母剛跟朋友聚會完回家,意外發現小兒子紀一笙換上居家服坐在沙發上,電視裡新聞主播的聲音在安靜的客廳裡迴盪著。
  紀母忘了有多久沒見到紀一笙了,自從林國生院長生病後,醫院大部分的工作都落到紀一笙肩上,他為此忙得天天熬夜,好一陣子都住在醫院或是市區的公寓,她這個當媽的有幾次燉了補湯,去醫院的辦公室找他還撲了空,沒想到今晚他卻回家了。
  「一笙,你怎麼回來了,不是說這幾天醫院的工作還很忙?」紀母疼愛地朝紀一笙笑著問,早知道他今晚要回家,她下午就不出門跟朋友聚會了。
  看了看牆上的時鐘,還不到七點,難得紀一笙今晚在家,紀母邊笑邊嘮嘮叨叨的,剛要走進廚房要管家多煮幾樣他愛吃的菜,就被紀一笙喊住。
  紀母將手提包放在沙發上,在紀一笙的對面坐下,「你怎麼了?表情這麼認真,是有事要跟我說嗎?」
  「是有一件事要跟媽商量。」
  「什麼事?看你表情這麼嚴肅,該不會是想跟媽說你終於決定結婚了?」紀母開玩笑地說。
  自從大兒子紀一笹結婚後,紀母現在的心思都放在紀一笙的婚事上,到處幫他物色適合的結婚人選,可惜她左挑右選,都覺得那些女孩不夠好,配不上紀一笙。
  跟大兒子比起來,紀一笙這孩子雖然不是紀家產業的繼承人,但自從他回臺灣接手自家醫院後,得到了外界不少的好評,不僅是他的醫術,還有他在國際間的醫學研究報告,讓她這個當媽的好不驕傲。
  不是她自誇,生了兩個兒子,紀一笹從小內斂穩重,從不需要父母操心,就連婚事他也自己決定,不要任何人插手,因為是家中長子,紀一笹一路都順著家裡的安排,成為紀家產業的繼承人,唯獨娶老婆這件事,他全然不給父母插手,自己一手包辦。
  而身為弟弟的紀一笙,從小性格就很隨性淡然,因為不想從商所以選擇當醫生,哥哥是婚前不沾女色的男人,而紀一笙女伴不斷,卻從沒見他有定下來的打算,眼見他都快三十歲了,他不急,她這個當媽的急得不得了。
  可是她急有什麼用,以前紀一笹全然不理會她安排的相親,從來沒有出席過,就連她的話也沒聽進去,輪到紀一笙時,他雖然每次都會跟相親的對象見面,卻每次都有理由拒絕,不是嫌對方無趣就是嫌對方個性不合,不到一個月就避不見面。
  因為完全無法捉摸兒子到底喜歡什麼樣的女人,她這個當媽的也無能為力,只能祈求老天爺趕快幫他找個適合的女人結婚。
  「媽,妳說對了,我打算跟林國生院長的女兒丁貝雲結婚,婚期定在下個月。」
  剛聽到紀一笙要結婚的消息,紀母臉上先是閃過了驚訝,而後止不住的笑意在她臉上散了開來,可隨著紀一笙的話說完,那笑意卻又一點一點消逝,她的表情僵硬,怎麼也笑不出來,瞪大眼看著紀一笙,像是看怪物似的以為他在跟自己開玩笑。
  紀母認真地看著她一向引以為傲的小兒子,她在心裡告訴自己,一定是自己聽錯了,她才不相信紀一笙結婚的對象什麼人不選,偏偏選個她最不能接受的丁貝雲。
  先不要說丁貝雲的長相頂多清秀,一點名門小姐的優雅都沒有,比起以前幫紀一笙安排的相親對象,隨便哪個女生挑出來都比丁貝雲漂亮太多了,就連紀一笙本人的五官都比丁貝雲來得漂亮。
  再說丁貝雲的敏感身分根本不配當紀家媳婦,她可是林國生在外偷生的私生女,雖然大媳婦卓媛也是私生女,可起碼卓媛還是入了卓家的戶籍,是卓家名正言順的女兒。
  而丁貝雲不但沒從父姓,還一直被養在外頭,這個連出生都不被承認的人,哪有資格高攀紀家,不行,她絕對不接受,光是聽就讓她氣得全身發抖。
  就憑紀家豐厚的家底,家族事業龐大,兩個兒子高大挺拔、外貌出眾,一個從商一個從醫,這麼優秀的兩個兒子,竟然全都要娶別人不要的私生女,這口氣她怎麼受得了。
  大兒子紀一笹娶了個私生女,她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就算了,現在連小兒子紀一笙都有樣學樣,甚至找個比大媳婦卓媛出身還糟的女孩結婚,這教她怎麼能平心靜氣。
  紀母二話不說,深吸了一口氣後,她提高音調說:「不行!」
  紀母一輩子生活得養尊處優,貴婦的優雅生活讓她總是隨時克制自己的情緒,不隨意大聲吵鬧,有失她貴婦的身分,不過紀一笙要跟丁貝雲結婚這件事,她不會這麼簡單就妥協。
  她壓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想到若是丁貝雲是私生女的事又被爆開,自己可能又要成為其他貴婦們的笑柄或是聚會時的話題,她就難以忍受,怎麼都無法同意這門親事。
  「媽,我已經決定了,也跟林國生院長談好了。」紀一笙坐在紀母對面,無視紀母僵硬的臉色平靜地說著。
  「你、你說什麼?」紀母慌張地問,以為他只是跟她商量,沒想到他都想好了,這讓她氣死了,她知道紀一笙不是在跟自己商量,他根本是早就作了決定,平時性子隨和的他,一旦決定了的事誰也勸不動,別說要他改變主意,就連聽他都聽不進去。
  「林院長希望我跟丁貝雲能盡早結婚,我想妳應該不會反對才是。」
  「誰說我不反對,就算要娶,你也可以娶林國生的小女兒林芯芯,她不是也在我們家醫院當醫生嗎?我聽說林芯芯還是單身,如果你真的要娶,那就娶個名正言順的林家女兒,我不准你娶丁貝雲那個私生女。」
  紀一笙皺起眉頭,他可以理解他媽不准他娶丁貝雲,但他不能接受他媽以私生女的理由來拒絕。
  「大嫂也是私生女,大哥依舊娶她進門,她對大哥跟家裡每個人都很真心,我不覺得這跟大嫂的私生女身分有任何關係,再說是不是私生女也不是丁貝雲能決定的,也不是她該承受的過錯。」
  紀母被紀一笙說得有些站不住腳,但還是沒打算妥協,畢竟她早盼晚盼就是盼著他能娶個好人家的女兒,當個乖媳婦,偶爾陪她逛逛街、喝喝下午茶,參加朋友聚會讓自己可以炫耀一下。
  「就算私生女沒有錯,但就是因為你大哥娶了個私生女當老婆,讓我每次參加一些聚會時都被那些人嘲笑,所以我怎麼都不准你再娶個私生女,讓我抬不起頭來。」紀母才不管誰的錯,她只要兒子能娶個帶得出門的老婆就好。
  「我以為媽也喜歡大嫂。」
  「我……我是喜歡媛媛,誰說我不喜歡她。」紀母被這麼一說,張口怔了一下,連忙解釋。
  紀母想到卓媛,語氣不覺放軟了些,畢竟卓媛這個媳婦乖巧聽話,她就算一開始有排斥,但這些日子相處後,多少當她是自己人了,況且紀一笙很寶貝自己的老婆,她這當婆婆的自然也跟著疼著些了。
  「那妳為什麼不可以也接受丁貝雲?」紀一笙反問。
  紀母被紀一笙的話堵得一句話都回不了,嘴唇掀了又掀,最後偏過頭,抿緊了唇瓣不發一語。
  「媽。」紀一笙見紀母不回話,連著又喊了幾聲。
  紀母被叫煩了,只好轉頭瞪他,「人家你大哥是真心愛媛媛,非她不娶,那你呢?你是真的愛貝雲嗎?你確定你要跟她共度一輩子?你跟貝雲認識這麼多年,我從來沒聽過你跟她有進一步的感情,你現在突然跟我說你要娶她,我接受不了。」
  紀一笙聞言表情頓了一下,平靜地承認紀母的說法,「我承認我並不愛她,但是……」
  「但是什麼?你都不愛她了,你幹嘛非要娶她回來氣我?外面那麼多好女孩等你挑選,我不久前還幫你找了幾個家世學歷相配的女孩,等著跟你相親,你現在卻要挑個私生女結婚,你這不是氣我是什麼?」
  紀一笙見媽媽氣得在客廳裡來回走動,又喊了廚房裡的方姨替她倒杯茶,他知道自己必須找個能讓媽媽接受這個婚約的理由,「我會跟她離婚。」
  「你說什麼!」紀母這回眼睛瞪得更大,走過去坐在沙發上,接過方姨遞過來的茶杯喝了一口,順了順氣後,剛將茶杯放上茶几,就因為離婚兩個字抖了一下,水波在杯子裡晃了晃,幾滴熱茶還不小心滴了出來。
  「林國生院長覺得虧欠貝雲,希望她能有個好歸宿,而我同意娶貝雲,是因為林國生院長可以幫我安定醫院的人事。」
  「你在說什麼?」
  「我會跟丁貝雲離婚。」紀一笙平靜地說出這個事實,「等離婚後,我會認真地找個喜歡的女孩結婚,讓妳開心。」
  「林院長知道你會跟貝雲離婚嗎?」聽到這個消息,紀母驚訝得語調都變了。
  「他知道,他也同意。」
  「那丁貝雲呢?她到時真的會同意離婚嗎?」紀母聽完心裡的氣多少消了一半,心想她應該還能忍受,就當是回報林國生這些年對醫院的付出。
  「她會離婚。」一旦他要離,丁貝雲不想離也得離。
  「那如果到時她不小心懷孕,拿這個理由不跟你離婚,你怎麼辦?」紀母再想抱孫,也不希望自己的孫子有個私生女的母親。
  「如果我打算跟她離婚,我不會讓她懷孕。」他自己就是醫生,怎麼避孕這個問題不用別人來告訴他。
  「那如果你讓她懷孕了呢?」紀母不放心地再問一次。
  這次紀一笙沒有馬上回答,沉默了片刻,在紀母按捺不住時,他才緩緩地說:「那就表示我不想離婚,因為我愛上她了。」見紀母又要生氣了,他馬上安撫,「但那不可能發生在我跟丁貝雲身上,我不愛她。」
  這句話像是個定心丸,讓紀母本來懸起的心又再度落下,「媽相信你不會愛上她,對了,你跟你大哥提這件事了?」
  「沒有,我過幾天會跟他說,爸那邊就麻煩媽了。」紀一笙很清楚,娶丁貝雲當老婆,只要媽媽這關過了,其他人都不是問題。
  「離婚時,丁貝雲會不會跟你獅子大開口,拿一筆錢才肯離開?」
  「如果她要錢,我會給。」畢竟他利用了丁貝雲,就當是金錢交易,他不介意。
  紀一笙不太在意錢的問題,畢竟那點錢對紀家而言不過是九牛一毛,若是錢可以讓丁貝雲點頭離婚,這個錢他樂意支付。
  「好吧,只要你確定會離婚,她也不會糾纏不休,媽勉強可以同意,但是你可得小心一點,不要到最後跟貝雲日久生情,假戲真做地愛上她。」
  紀一笙俊容愣了一下,接著像是聽到什麼笑話似的失笑搖頭,「我不會。」他對丁貝雲的感覺頂多算好感,如果真要愛上她早愛了,哪還會等林國生開口,這一點他心裡很清楚。
  再說丁貝雲不是他喜歡的類型,她太安靜了,性格也柔順,就算他真的喜歡上了,應該也很快就膩了,這個婚他想肯定是會離的。

  ◎             ◎             ◎

  位於臺北市區某一棟大樓裡的會計事務所,臨近下午六點,大部分的員工都已經開始整理私人物品,準備下班。
  當眼尖的女同事見到平時都會留下來加班的丁貝雲也在收拾桌面,有些訝異地問:「貝雲,妳今天不加班嗎?」
  丁貝雲剛關好電腦,抬頭朝對面比自己年長的女同事笑了笑,點點頭,「我今天有事,要先走。」
  「真難得,我很少看妳準時下班。」
  在會計事務所上班,工作都是責任制,誰先完成就可以先走,沒有約束,不過一般的情況下,很少有人可以在上班時間完成手上的工作,若是工作真的太趕,那肯定要加班,畢竟拿人薪水,況且加班費不少,員工自然也不太會有怨言,若是工作不急,那大家都是分配好工作量,很少願意下班後再繼續跟數字大眼瞪小眼的。
  丁貝雲來公司上班四年多,不但工作細心、為人客氣,雖然話少了一些,但跟同事的互動都還算良好。
  因為丁貝雲只是會計助理,薪水也不高,天天在事務所裡加班,加班費多少也補貼了一些,有些同事偶爾在背後笑話她愛錢,但大家當面多少還是會留些情面,不會把話說得太直白。
  被女同事取笑,丁貝雲但笑不語,只是低頭繼續安靜地收拾私人物品,將桌上的文件跟文具收好。
  「是不是副理又約妳了?」另一位坐在丁貝雲隔壁的女同事這時也開口,語氣裡多了一點八卦跟曖昧的成分。
  「不是,我今天有點私事。」副理江峰文想追她是全公司都知道的事,只是她沒有點頭同意。
  兩名女同事互看了一眼,知道再問也問不出什麼,丁貝雲這人什麼都好,就是太死板了,話又太少,有問才有答,平時根本不會主動找人聊天。
  丁貝雲拿了包包,朝兩位女同事點頭,「那我先走了,大家明天見。」說完她轉身走出辦公室。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