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初初之夜
【6.2折】初初之夜

臉紅紅BR845--倪淨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倪淨
出版日期:
2016/02/2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高冷總裁很野蠻
NT118
銷量:110
不擇手段娶前妻
NT118
銷量:112
與上司的一夜情
NT118
銷量:57
床伴逼我嫁
NT118
銷量:107
野狼老公妖嬌妻
NT118
銷量:66
半月嬌妻
NT118
銷量:49
嬌妻哄入懷
NT118
銷量:103
秘書為何要分手
NT118
銷量:114
叼回逃妻
NT118
銷量:102
夜劫
NT118
銷量:188
七年夜妻
NT118
銷量:80
友妻
NT118
銷量:82
同居不同床
NT118
銷量:80
床伴之夜
NT118
銷量:71
把秘書拐回家
NT118
銷量:39
一夜成債
NT118
銷量:71
總裁有寵妻癖
NT118
銷量:97
從夫之夜
NT118
銷量:94
老婆大過天
NT118
銷量:50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17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45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10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95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90
夜劫
NT118
銷量:188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77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57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51

男人眼裡,什麼帳都能算,就情帳算不清;
女人心裡,什麼債都能欠,就情債欠不得。

在江紫平的想法裡,莫尚雲身上帶了一股危險氣息,
所以當他說要追她時,她不給追的轉身躲開了。
可莫尚雲是男人,有一股與生俱來的劣根性,
他習慣了隨心所欲、要風是雨的強勢,他想要她,
就算是不擇手段,那又如何?她想跟他老死不相往來,
他偏不順她的意,他這人,一旦耍起狠來肯定是不留餘地,
既然他能逼她上床,那他就能讓她乖乖跟他結婚。
再說他的性格一向蠻橫,也從來不能吃虧,特別是對江紫平,
他永遠要占上風。就算這個婚,她嫁得不情願,
而他娶她也不是為了愛,卻沒有人知道,
為了得到江紫平,他耍了多少心機跟手段。
這世上除了他,誰都不准欺負江紫平,一句閒話都不准多說,
他就是這麼霸道。而他這個難駕馭又傲慢的男人,
只要身邊的女人是江紫平,哄她寵她似乎也甘心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入秋後北臺灣的天氣有些涼意,連著下了幾天雨,空氣裡的溼冷讓本就帶涼的溫度更低。上午八點,位於市區的貴族高中敲了上課鈴聲,操場上、走廊上空無一人,學生們早已進教室等待第一堂課。
  這是一所校規嚴謹又帶著傳統的名門高中,學生大部分都是從小學一路直升國中再進入高中,對於學校的規定自然清楚,雖然是貴族學校,但學校的校風保守傳統,對所有學生都一視同仁,並沒有身分的差別。
  因為是貴族學校,又因為學生的家庭背景良好,為了吸引學生入學,師資及升學率自然不在話下,大學名校錄取率永遠排名全國前三名,就連飛往國外留學的畢業生,申請的肯定都是國外一流大學。
  所以這所貴族學校的學生們是競爭的,是要花時間讀書,也要花時間學習更多的禮儀及才藝,甚至是學習如何玩樂。一般想在這所學校讀書的學生從來都是自制的,不早退、不遲到。
  江紫平是高中三年級的學生,從來都是遵守校規的好學生,更是師長口中的資優生,身為家中長女,江紫平的家境只能算普通小康,跟其他學生相比顯得寒酸。當初會進入這所貴族學校,不過是父母的虛榮心,希望她能認識有錢人家的大少爺,順利嫁入豪門當富家少奶奶,不過她卻讓父母失望了。
  三年下來,她只是安靜地讀書,她跟那些有錢人家的小孩不管什麼都格格不入,而她不甚在意,也因為無法打入有錢人的社交圈,她只好天天拿著書啃著,再加上她本身的求好心切,她一直名列全年級第一名,不曾遲到,更不曾早退過。
  可今天媽媽送她上學的路上,因為車子拋錨,花了近三十分鐘修理,當她抵達校門口時已經上課鐘響。
  江紫平來不及撐傘,下車後揹著書包急忙走進校門,可當她跨進校門口,白淨的素顏上寫滿了慌張,因為她看到了這個月的風紀,莫尚雲。他一身筆挺的校服,手上拿著本子,裡頭登記的是不守校規的學生名單。莫尚雲表情帶著高深意味地看著立在身前的江紫平,一臉難以置信,無法理解優等生江紫平竟然也會有遲到的一天,而且還是落入他手中。
  對於不守校規的學生,學校一向是嚴罰,不過怎麼罰一般都是看當月風紀的安排。
  此時天空還下著細雨,輕輕地落在江紫平身上,細細的雨珠沾上她的頭髮,而她則是低頭咬著下唇,一步一步地走向莫尚雲。
  江紫平一向待人和氣,少有嬌氣,也從沒擺過臉色,但不知怎麼的,每次見到莫尚雲,她就莫名地想躲開這人,不光是他清高自負的態度,還有他每次看她時的眼神都讓她不舒服,總感覺他那眼神像是要將她看穿、看透,帶著侵略性地要生吞她。
  果然她的直覺不差,一個月前,莫尚雲找上她,他的意思是他想要追她。
  想追她的男生不少,但像莫尚雲這種堵她去路,完全不管她聽不聽,開門見山就說對她有好感,想要追她的男生倒是第一個。可惜,從他表白到追求,一個月下來,她別說跟他交往,就連多看一眼都不可能,甚至是見到他,她直接繞路走,有多遠避多遠。
  沒想到她這一個月來,一路順風順水地躲過了,卻在今天被他給逮著了。不想抬頭,耳邊卻傳來他似是風涼地喊她名字的低沉嗓音,「妳遲到了。」
  妳遲到了這四個字語氣平平,她聽在耳裡,心卻震了震,不是因為心動,而是焦躁,不想跟這人扯上關係,但卻躲不開。
  莫尚雲見走近自己的江紫平頭低低的。他對她說想追她這一個月來,比她高一個頭的自己要嘛盯著她兩個可愛髮旋,要嘛就看著她的背影,他很清楚江紫平討厭他,就因為他想追她。他承認第一眼看到這女生,他確實是被她身上清新的氣質給吸引,不過那吸引並沒勾起他任何想追求或是喜歡的慾望。
  眾人眼中他是天之驕子,優渥、得天獨厚的富裕家世,從小銜著金湯匙出生,要風是雨,身為家中唯一的獨子,可說是集三千疼愛於一身,只要他想要的東西,只要一個眼神,不用開口,東西肯定就送到他眼前。身為有錢人家的大少爺,承襲父母優良的血統,五官俊挺、身材高大、頭腦聰明,所以從小在他身邊打轉的女生就多,哪裡需要他開口。
  可是唯一不搭理他的女生就是江紫平,一個家境一般到不適合跟他平起平坐的女生。江紫平是他破天荒主動開口說要追求的女生,可惜她先是愣了下,而後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就拒絕了。他高傲的性格哪裡容許自己被女生拒絕,那日過後,他沒再多看江紫平一眼,全然當她是空氣,甚至他感覺心裡那份一直揮不去的吸引力似乎也跟著消逝。
  沒想到一個月後,老天爺把她送到他手裡,很好。
  「遲到十分鐘,清理女生洗手間三天。」莫尚雲說完,想看看江紫平的反應,畢竟現在的女生別說打掃洗手間,在家可能連個碗筷或是衣服都沒碰過,哪裡能忍受這種懲罰。
  可他才說完,江紫平出乎他意料之外,抬頭用姣好細緻的臉蛋問他,「哪裡的洗手間?」全校這麼多洗手間,不可能全要她一個人打掃。
  莫尚雲為她的反問而瞇了瞇眼,比她高出一個頭的他與她對視,他也很乾脆,「今天下課到我的教室找我,我帶妳去。」他也不知道全校女生洗手間有多少間,再說以前也不曾有女生真掃過洗手間,她還是破例第一個,而這全拜他所賜。
  江紫平點頭,「我知道了。」
  莫尚雲在本子上寫下她的名字後,將本子遞給她,要她簽名,而後他看也不再看她一眼,掉頭走人。
  盯著莫尚雲的背影,江紫平將側肩的書包提了提,伸手將沾上雨珠的頭髮撥了撥,跟在莫尚雲身後走進了已經開始上課的學校大樓。

  ◎             ◎             ◎

  這天下課鐘響後,江紫平先跟家裡說要留在學校看書,讓家人不用來接她,接著她默默地收拾書包,等著班上同學都離開後,她才緩緩側揹起書包走出教室。
  她記得莫尚雲的教室是在這棟大樓的最遠端。當她出現在莫尚雲教室時,裡頭的所有學生都走了,只剩下莫尚雲一個人,他正在講電話,一見她出現,莫尚雲招手要她先進教室,而他則是轉身留背影給她,繼續跟手機那頭的人講電話。
  那副高傲的模樣教她看得細細的眉皺了皺,猶豫了幾秒,見他一時半刻似乎沒打算結束通話,她只好緩緩地走進教室,將肩上的書包放在角落的課桌上,背靠在牆邊,靜靜地等莫尚雲結束通話。目光在教室裡望了望,而後落在立於窗邊的莫尚雲身上。
  在學校裡,莫尚雲算是風雲人物,優異的成績、過人的運動天分,長相並不是現在流行的花美男類型,立體的五官帶些粗獷陽剛味,不知是不是運動的關係,高挺的身材精瘦,給人的感覺像是一頭迅捷的獵豹,特別是那雙炯炯有神的雙眼直勾勾盯著人看時,總是能給人帶來威脅感跟壓力。
  可他卻沒有女朋友,雖然倒追他的女生不少,但他一個都沒有接受,而她卻是唯一拒絕他的女生。
  在她的想法裡,莫尚雲身上帶有一股危險氣息,對生活一向平順的她,他不是她能招惹的男生,最好的方法是跟他保持距離,最好不要有任何交集。
  就在她打量他陷入沉思之際,莫尚雲像是感受到她的目光,微轉過身子瞥了她一眼,嚇得她只得趕緊移開凝視的目光,就怕被他發現。
  約莫等了五分鐘,莫尚雲才結束通話,手上拿著手機轉身朝她走來。
  江紫平依舊靠在牆邊,默默地看著朝她走近的莫尚雲,當莫尚雲在離她一步遠停下時,他高大的身形教她產生壓迫感,不由自主地朝一旁挪了挪,想跟他再拉開一點距離。
  不過她這個小動作卻被莫尚雲看出,只見他扯了一抹笑,在她還搞不懂他那抹笑代表什麼意思時,不過眨眼瞬間,耳邊傳來重重的啪一聲,一陣疾風急速地從她臉頰邊飛過。
  因為一時沒反應過來,她驚得急閉了閉眼,當她再睜開眼想看清楚發生什麼事時,這才發現那道勁風是莫尚雲用手臂撐牆引起的,她用餘光看向左側,他的手臂正橫在她頭的一側。
  「嚇到妳了。」見她一臉緊張卻又裝得若無其事,那表情惹笑了莫尚雲,上半身又傾近了幾分,逼視江紫平。
  「莫尚雲,你要幹什麼?」從沒有跟男生這麼近距離靠近,近到像是要親上她臉頰似的,連他的吐息都能感受到,江紫平被他突來的舉動給驚嚇到,儘管猜不透他的做法,但排斥的舉動已經先她大腦一步,舉手擋在他胸前。
  莫尚雲盯著她修長嫩白的秀氣拳頭,心裡嗤笑,他肯定一掌就能擒住,壓根沒看在眼裡。
  「想打我嗎。」那語氣裡帶著揶揄。
  「請你走開。」江紫平不喜歡他說話的語調,有種玩世不恭又帶著漫不經心的取笑,就連他當初跟她告白時那直逼的眼神也讓她不敢直視。
  「如果我不走開呢?」江紫平這女生平時對人親切有禮,也不吝於顯露微笑,不過卻從沒對他笑過,印象中她對他永遠都是冷冷的一個表情,今天難得見她露出不同表情,他忍不住想要捉弄她。
  「你……」江紫平被他的無賴行徑給氣得說不出話來,本是白淨的小臉因為怒氣而泛起淡淡的粉紅,很是好看。
  「我怎麼樣?」莫尚雲瞥了一眼她的粉紅臉頰,上半身又朝她傾近了幾分,而這樣大膽的舉動也教江紫平驚得伸手推他。
  可惜她手的力道推不開他,連連推了幾次,他卻是紋風不動地立在眼前,那股壓迫感也教她連呼吸都不順暢。沒關係,他不走是嗎,那她走。江紫平見推不了他的人,他擋了她左邊的去路,她還有右邊,清瘦的身子一矮身,打算閃出他的掌控。
  奈何她的動作卻不夠快,在她才剛要彎身往右邊移動,打算就這麼從後門跑出教室,卻被莫尚雲識破了她的想法,不消幾秒,她還沒移動身子,卻聽到右邊傳來另一道風聲,心頭一驚地瞥了一眼,才知道莫尚雲竟然快速地伸出右手擋了她的去路。
  這下子,她完全被他困在牆壁及他的身軀之間動彈不得,「莫尚雲!」江紫平被他氣得提高音調大喊他的名字。
  「我騙妳的。」
  呃?江紫平被他突來的話愣住,張口卻不知該說什麼地瞪著眼前的他。
  見她呆愣的表情,莫尚雲索性彎腰傾身將臉貼近她耳邊,吐著溫熱的氣息一字一字說著:「根本沒有打掃洗手間的事,我是騙妳的。」
  「什麼……你……」那屬於男性獨特的氣息瀰漫在她鼻間,江紫平一時還反應不過來。
  莫尚雲說完卻還不將頭移開,輕嗅著屬於江紫平身上散發出的淡淡香氣,他喜歡這股清雅的味道,很合他的口味,「妳身上很香。」
  這麼赤裸裸占便宜的話終於讓本是腦子一片空白的江紫平回過神,第一時間就是猛地往他身上推,見推不動他高大的身軀,她氣得用力拍了幾下,「莫尚雲,你怎麼這麼過分,走開,不要碰我!」她才不想跟這種人有交集,竟然騙她掃洗手間,這麼過分的話虧他也說得出口。
  被她打了幾下,莫尚雲一動也不動,甚至很可惡地故意再朝她靠近。
  「莫尚雲,你快點放開我!」明明他並沒有碰到她,可江紫平卻被那股無形的壓迫感給壓得快喘不過氣來,只想趕快逃離這個教她窒息的地方。
  「如果我不要呢。」難得有機會欺負她,想到她拒絕他的告白,連給他一個追求的機會都不肯,驕傲的他忍不住想要捉弄她。
  「你……」她的話還沒說完,剛抬眼想要瞪他,誰知道莫尚雲竟然會這麼無賴地吻了上來,將她的唇密密地封住,奪走她的初吻。
  被突如其來地吻住,江紫平嚇得張口想要出聲,卻被莫尚雲趁了一個空隙,那霸道的唇不但封住她的聲音,還強勢地將舌頭探進她口中。
  江紫平嚶嚀地發出微弱的細音,雙手拚命地拍著莫尚雲的肩膀,想要他趕快放開她,可惜她的力道不構成威脅,莫尚雲根本不痛不癢,反倒嫌她的雙手太礙事,將她的雙手擒住定在頭的兩側,而他則是不饜足地品嘗著她甜美。
  這個吻不知過了多久,直到莫尚雲覺得吻夠了,也似乎發現不懂得接吻的江紫平像是要缺氧而昏過去時,他才滿足地結束。當他抬頭,以為她被自己吻得上氣不接下氣地嬌喘得像是要暈過去,一時大意沒去注意她掙脫的雙手,就見她伸手朝他揮了一巴掌。
  清脆的巴掌聲響在教室裡響起,惹來了莫尚雲的怒視,他不打女人,否則他肯定動手,自小到大他受盡家人的縱容,何時被這麼賞過巴掌了,不過是奪了她的初吻,她竟敢打他!
  被他瞪得雙腳發軟,揮他巴掌的手還帶著灼熱的真實感,江紫平知道自己是衝動了些,但明明錯的是他,是他不好,他不該騙她又吻她,「是你不好,誰教你吻我!」
  「一個吻換一個巴掌,妳不覺得下手太重了嗎。」
  「那是我的初吻,你要是敢再吻我一次,我就再打你一巴掌。」江紫平被他激怒了,盯著他印著自己巴掌印的臉龐,口不擇言地恐嚇著,雖然那語氣有些發顫。
  「再給我一巴掌?」
  「你……你走開!」江紫平趁他不注意,用力一推,同時在他的小腿上補了一腳,疼得他低喊一聲,也讓她這回終於成功將他推開,並且順利地躲到門邊。
  她以為莫尚雲會不罷休地追上來,還好他並沒有追上來,而是站原地瞪她,那目光銳利得猶如她是獵物似的瞪得她全身發顫,不敢再多瞧一眼,提了書包趕快逃命似的逃出他的視線。
  她嚇得連頭都不敢回地拚命往前跑,不知跑了多久,當她跑到校門口時才敢轉頭看,還好莫尚雲真的沒有追上來。
  這男人不能惹,可她卻惹著了,而且還把他給惹怒了,這下子她真的是麻煩了。
  江紫平本以為經過那一次的不歡而散,莫尚雲肯定會處處找她麻煩,可是再見面時,他卻將她當成隱形人視若無睹。
  不久後他還交了女朋友,那女生是校花,那一刻,她不安的心這才終於落下,心想莫尚雲應該是被自己那一巴掌跟那一腳給打掉了本來的好感,甚至是見都不想再見她一面。而她也樂得輕鬆,這樣正好,她本來就沒打算和他這種高高在上又自負傲慢的富家大少爺有任何交集,況且都高三了,她要將心思全放在課業上,考上一所好大學讓父母開心。
  就這樣,幾個月後,她跟莫尚雲到畢業後都不曾再講過一句話,甚至目光也不曾有過交集,她順利地如父母所願考上一流大學商學系,而莫尚雲則是高分上了第一學府的醫學系。

  ◎             ◎             ◎

  江紫平上了大學後,江父的事業依舊忙碌,而江父的身體卻不再像以往那般健壯,所以她常利用課餘時間去公司幫忙。
  四年大學畢業後,她本來打算直接進江父的公司上班,最後因為教授推薦,而喜愛讀書的她決定再花兩年讀完研究所後再進公司。雖然是讀研究所,但大部分的同學都已經進入社會工作,跟她一起讀研究所的只有林唯真,所以兩人自然有了好交情,進研究所後更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紫平,今天下課後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電影?」下課鐘響,江紫平剛開始收拾桌上的私人物品,坐在一旁的林唯真開口問她。
  「今天不行,今天我要去我爸公司幫忙。」江父的生意這幾年雖然沒有很賺錢,不過生意平順,只是江父的身體開始有些吃不消過多的工作量,所以江紫平升上研究所二年級後,每天都會利用課餘時間去公司,一半是她本身對經商有興趣,一半是江父想要她盡量接觸公司業務。
  「又要去公司,紫平,明天就是週末了,妳好歹也給自己放個假啊。」身為江紫平最好的朋友,林唯真對江紫平總是為了工作而犧牲自己的休閒時間而感到扼腕。林唯真不懂,二十四歲不正屬於玩樂跟追求愛情的年紀嗎,可是江紫平似乎全心都花在公司上,連個男朋友都沒交過,她都要懷疑江紫平是不是打算一輩子不婚。
  虧江紫平長得漂亮,大學時追求她的男生就不少,但她總是客氣地婉拒男生的追求,現在研究所都要畢業了,她還不曾交過男朋友,這看在林唯真眼中確實是不可思議。
  畢竟在她眼中,江紫平家境不差,家裡金錢充裕,根本不需要她賺錢養家,就算以後要幫江父處理工作,那也不能為了工作就忘了談戀愛啊,因為女人的青春只有一次,錯過了就再也不能回頭了。
  「我真的不能去。」都答應爸爸要去公司開會,今天是業務報告的會議,江紫平她不能不去。
  「那妳明天要去公司?」林唯真不放棄地繼續問著。
  「明天公司放假。」
  「我當然知道公司放假,我是說妳有沒有放假。」林唯真挪了上半身,曖昧地傾身在江紫平耳邊說:「紫平,妳可以幫我一個忙嗎?我明天要去聯誼,妳陪我去。」
  「妳前兩天不是才去聯誼回來,怎麼又要去聯誼了?」林唯真功課不錯,但她對成績一向不是很上心,最大的樂趣就是談戀愛,一旦交男朋友了,她全部心思都在男朋友身上,完全就是個可以為愛情而活的女人。
  「這次不同,上次那些男生太輕浮了,這次我託系上的學長介紹,他幫我約到他校醫學系的男生,妳說這是不是大好的機會,醫學系的男生以後可是大有發展,如果真讓我碰上一個不錯的對象,以後我說不定就是某個醫生的醫生娘了。」
  林唯真家住南部,性格率真活潑,長相、身材也算得上姣好,只可惜對另一半的要求有點高。這幾年她談了很多次戀愛,每次都被對方劈腿,每次也都哭得好不淒慘,自此對交往對象的要求在每次失敗後都越來越現實。
  「可是……」江紫平明天雖然沒事,卻打算在家裡好好睡個大頭覺,一點都不想出門,更別說是跟男生聯誼,那是大學時期才會做的事,她們都研究所要畢業了,哪還有興致玩聯誼。可她又不好掃了林唯真的興,她知道林唯真最大的目標是在研究所畢業前能交到男朋友。
  「好啦,紫平,妳陪我去,我真的很想趕快交個男朋友。這次聯誼的男生有一個人叫徐恩,學長很誇獎他,聽說之前他有女朋友,學長不好介紹給我,前不久學長說他跟他女朋友分手了,這正好是個機會不是嗎。可是妳也知道我被男生騙了這麼多次,我都被騙到怕了,所以妳陪我去好不好?」
  林唯真跟江紫平撒嬌著,她知道江紫平外表雖然冷了些,不過卻心軟,見不得人家可憐,而這樣的伎倆她用了很多次,屢試不爽。
  見林唯真張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自己,江紫平知道這不過是她一貫的伎倆,但她就是每次都沒辦法對林唯真這種孩子氣的行為說不,「明天幾點?」江紫平對於聯誼這種活動一向不感興趣,大學時有幾次被真煩到真受不了才會去,不然她不可能自己一頭熱地參加。
  林唯真聽出她同意了,可愛的臉上露出甜甜的笑容,「明天晚上六點。」
  「晚上?」
  「嗯。」
  「那不能太晚、不能喝酒、不能給人我的聯絡方式、不能……」
  「不能讓妳落單,我知道,這些我都會很小心的。可是說不定明天妳跟其中一個男生看對眼了,反而是妳把我丟下不管。」
  「妳說有可能嗎。」江紫平收好私人物品,拿起包包起身,「我先走了,我還要陪我爸媽吃午飯。」
  「去吧、去吧。」林唯真一臉她是第一孝女的誇張表情,揮揮手要她快走。
  江紫平不理她誇張的表情,「明天我們在哪裡碰面?」
  「在妳家好了,我搭計程車去接妳,記得不要打扮得太美。」
  林唯真揶揄地說笑,惹來江紫平一記白眼,哼了哼,懶得跟她多抬槓地轉身走人。

  第二章

  聯誼這天晚上,江紫平身上穿著一件米色亞麻連身長裙,裙長到腳踝,配上一雙兩吋的涼鞋,過肩長髮隨意勾在耳後,清新又不失女人味。
  林唯真見她這身打扮,再低頭看看自己身上清涼短裙搭上針織無袖背心,及腰的烏黑直髮隨意紮著側邊麻花辮,要多性感有多性感。一個火辣、一個清新,兩個人走不同的風格,林唯真很是滿意地笑著把人帶走。
  當兩人來到聯誼的地點,江紫平對地點很有意見,「怎麼會選在居酒屋。」選這種地方跟夜店沒兩樣,又吵又鬧的,有些客人喝了酒還會發酒瘋。
  「放心,對方訂了包廂。」林唯真神祕地笑著說,從她今晚的打扮不難看出她對這一次的聯誼帶著滿心期待。
  兩人走進居酒屋,服務生帶她們去到包廂時,江紫平本來以為會有三五個男生在裡面,怎麼知道一進包廂,裡頭只有一個長相斯文的男生。見她們來,那男生笑著自我介紹,並且招呼她們坐下。
  江紫平一臉疑惑地坐好,轉頭用眼神詢問林唯真這是怎麼回事,這情景怎麼看都不像是聯誼,說是相親還比較貼切。
  林唯真被看得有些心虛,連忙吐吐舌頭,在江紫平的耳邊說了幾句話,讓聽完的江紫平瞪了她一眼。原來說好的聯誼最後取消了,不過徐恩說會再帶一個男生過來認識。
  「妳們要吃什麼?」那個叫徐恩的男生禮貌地問,當他開口時,林唯真甜甜地笑著,不用猜,任何人都看得出來林唯真很中意他。
  當點好菜時,林唯真開口問徐恩,「不是說有另外還有一個朋友也要來嗎,怎麼沒看到他?」
  「他等一下就來。」徐恩看了看手錶,「今天大學教授臨時要他整理一些研究的資料,所以會慢一點。」
  「他該不會不來吧?」林唯真不確定地問。
  「不會,他說會來就會來,他讓我們先吃,不用等他。」徐恩打包票地說。
  而接下來的時間,服務生陸陸續續上菜,江紫平聽著林唯真甜美地跟徐恩聊天,江紫平只是有一句沒一句地附和,除了吃著美味的食物,就是小口小口地喝著眼前的燒酒。
  徐恩讓服務生送酒上來時,她有些遲疑,不過看徐恩的外表跟談吐,她選擇相信他的為人。
  當三個人吃喝聊天好一下子後,包廂的門被打開,一道熟悉卻喊不出名字的嗓音響起,「抱歉,我來遲了。」
  江紫平順著聲音抬頭望去,這一看差點沒讓她傻了。她怎麼都沒想過會在這樣的場合跟莫尚雲重逢,她以為這輩子跟他應該都不會有機會再碰上,起碼不是像今天這樣的場合。
  莫尚雲見到她時表情也愣了一下,不過很快的,神情就恢復過來,坐好後自動地招來服務生點菜、加酒。
  「教授終於捨得放你走了?」莫尚雲主修的是內科,學業優異的他是教授的得意門生,常常私底下找莫尚雲討論醫學報告及研究。
  莫尚雲點頭後,拿過燒酒一口飲盡。
  「尚雲,我跟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林唯真,就是前幾天學長說要介紹給我認識的女生。這位是我的朋友莫尚雲,臺灣醫學界未來的名醫。」徐恩對林唯真的活潑很有好感,他本人性格就熱情,不怎麼喜歡話不多,聊不來的女生,所以他對一直安靜的江紫平反應平平。
  林唯真親切地跟莫尚雲打招呼,同時不忘將莫尚雲介紹給江紫平,「很高興認識你,我朋友江紫平。」莫尚雲帥氣的外型跟江紫平清新的氣質十分登對,林唯真對徐恩的安排很是滿意,對他的好感加分了。林唯真說完後,一手放在桌下扯了扯江紫平,要她出聲說一兩句話。
  莫尚雲的目光轉到江紫平身上,他知道她肯定認出了他是誰,畢竟他們不過六年不見,他外表沒太大變化,除非她失憶,不然不可能不記得。六年後再見江紫平,莫尚雲想起高中那時自己強吻她,還有她反送自己的一巴掌,六年過去了,他交往過的女生不少,但因為一個吻而賞他巴掌的女生就她一個,所以要他忘了她江紫平不太容易。
  江紫平猶豫了一下,不想讓別人看出她的異樣,只好選擇對莫尚雲笑了笑,而本是在她眼中美味的食物因為莫尚雲的出現變得不再吸引她。
  本來話就不多的江紫平,因為莫尚雲的出現,一頓飯下來她的話更少了,大部分的時間都聽著林唯真跟徐恩兩人一搭一唱地說笑,看得出來這兩人是情投意合。
  而她對面從坐下來也是安靜吃飯、喝酒的莫尚雲話雖比她多,不過看得出來他今天跟她一樣都不是主角,除非必要,他幾乎都是安靜不說話。
  而最讓她受不了的是莫尚雲每一次抬眸看她的眼神都讓她覺得不自在,那目光帶著興味地打量她,從他出現後她就覺得坐如針氈,恨不得拿了包包轉身走人。
  為了逃避莫尚雲的打量,她趁結帳時,服務生來收拾空盤的空檔找機會起身去洗手間。
  沒想到她前腳才走進洗手間,林唯真後腳就跟進來了。
  當兩人站在洗手間的鏡子前時,林唯真一臉嬌羞地問她,「紫平,妳覺得徐恩怎麼樣?」
  「還可以,看得出來他對妳也滿有好感的。」
  「真的嗎。」林唯真笑得好不得意,「那妳介不介意等一下讓他送我回家?」林唯真補上口紅時問。
  「可以啊,我自己可以搭計程車回家。」她家離這裡不算遠,「妳該不會告訴我妳打算讓他跟妳回妳家?」
  林唯真這人一旦談起戀愛就昏了頭,什麼都不管不顧地往前衝,那股傻勁讓她常分不清真假,所以一旦被騙了總是傷得很深。好朋友當了這幾年,江紫平看著她每一次戀愛的幸福模樣跟分手後的失魂樣都忍不住要嘆氣搖頭,更不明白林唯真哪來那麼大的勇氣,在每一次受傷後又能夠馬上堅強地繼續下一場戀愛。
  「怎麼可能,他等一下還要回學校寫報告,但他說他想先送我回家。」林唯真一臉甜蜜地說,完全陶醉在徐恩的魅力之下,不過她沒忘了另一個人,「還是讓莫尚雲送妳回家,反正他也有開車。」
  一聽到林唯真的提議,江紫平手上的護唇膏差點沒掉落,一臉嫌棄的表情卻沒逃過林唯真的眼睛。
  「不用了,我跟他不熟。」她沒想過跟莫尚雲再有交集,今晚的碰面不過純屬偶然,她希望過了今晚後馬上把這個人給移出腦海。
  當兩人回到包廂時,徐恩已經付完帳,他開口說要順道送林唯真回家,聞言,江紫平還來不及開口說要搭計程車,莫尚雲先出聲了,「我送她好了。」莫尚雲沒有指她是誰,但在場四個人都心知肚明。
  江紫平壓根不想被他送,「不用了,我家住得很近,我搭車很快就到了。」
  莫尚雲挑眉看她一眼,而後二話不說,拿過她包包往包廂的門走去。
  江紫平沒想到他會這麼無禮,連問都沒問就搶走她手上包包,而她連阻止都來不及,他已經步出包廂了。
  「唯真,回家後打電話給我,我先走了。」
  林唯真似乎也因莫尚雲的行為愣住了,一時忘了回江紫平,等她回過神,包廂裡只剩她跟徐恩。
  「放心,尚雲不會吃了妳朋友,他行情很好,多的是自動送上門的女生。」徐恩見林唯真緊張的表情,他不急不徐地安撫道。
  「拜託,我朋友也很有行情好嗎,而且他怎麼會這麼沒有禮貌。」林唯真抱怨道,「不行,我要去看看。」林唯真說完,丟下徐恩快步走出包廂。
  而徐恩則是搖頭苦笑跟在後頭,其實不只林唯真不明白莫尚雲為什麼會有剛才那舉動,連他這個交往多年的好友都看不懂。本來今晚是另一個朋友要陪他來見林唯真,不過那朋友臨時有報告要趕,他才會捉著莫尚雲過來。
  本來他以為莫尚雲頂多吃個飯沒多久就會走人,畢竟大學這幾年來,跟女生聯誼提早離去是莫尚雲一貫的風格,不過今晚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看來莫尚雲對那位江紫平似乎不怎麼單純。

  ◎             ◎             ◎

  那晚林唯真追出居酒屋時早不見江紫平的身影,而江紫平為了包包,一路追著莫尚雲來到停車處,「莫尚雲,請把包包還給我。」江紫平見他拿出遙控器開了眼前黑色跑車的車門,她趕緊喊人。
  誰知她才說完,莫尚雲不知是故意跟她作對還是真聽不見,只見他打開駕駛座的車門,隨手將她的包包往副駕駛座扔了過去。
  「莫尚雲!」江紫平沒想到他會有這舉動,急得趕忙走上前,伸手拉著副駕駛座的門把。
  莫尚雲沒理會她,徑直坐進駕駛座。
  江紫平為了拿回包包,只得打開車門,傾身進車子裡,包包就在她的眼前,她趕忙想拿了包包閃人。她剛要搶過來時,車子引擎被發動了,她還沒反應過來時,霎時只覺得自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扯住,接著整個人失去重心,就這麼硬生生跌進車子裡,在她還沒反應過來時,車門自動關上,她則是驚叫一聲後慘跌坐在副駕駛座上。
  在她跌進車子後,莫尚雲踩了油門,將車子駛出停車處。
  「莫尚雲,你放我下去!」江紫平怎麼都難以置信莫尚雲竟然會無賴到這地步,問都不問一聲地強拉她上車。這人經過幾年的教育依舊學不會什麼叫尊重,難怪人家都說有錢人家的少爺難侍候,她雖家境不錯,但跟莫尚雲這種天之驕子相比確實是天地之差,她脾氣再不好也生不出他這種目中無人、傲慢自大的態度來。
  江紫平拿過包包,伸手朝門把拉了拉,可車門卻沒有動靜,她氣不過,又轉頭瞪著目光盯著前方,理都不理她一下的莫尚雲。
  「你有沒有聽到我說的話,請你把車門打開,我要下去!」車子的空間不大,江紫平控制不住音量,大聲地對他叫著。
  「我說了會送妳回家。」莫尚雲像是沒聽見她的要求,自顧地操控方向盤說著。
  「我也說了我不要。」他怎麼可以自大到無視別人說的話。
  莫尚雲見紅燈,急踩剎車。因為踩得急,害江紫平一時沒坐穩往前倒,嚇得她驚叫連連,還好莫尚雲眼明手快擋住她身子,讓她不至於跌落座位。
  「坐好,安全帶繫好。」莫尚雲把她推回座位,見她還驚魂未定,索性伸手幫她繫好安全帶。
  江紫平又惱又氣地瞪他,「我要下車。」
  「妳家在哪裡?」當綠燈時,莫尚雲又踩了油門,把江紫平的抗議當耳邊風。
  好一會,莫尚雲等不到任何回應,這才轉頭瞄了她一眼,才發現江紫平正狠狠地瞪他,當成是仇人似的瞪著,「覺得我長得帥才會看得目不轉睛嗎。」
  江紫平翻了一記白眼,活像受不了他的自戀。
  「給我妳家地址,我送妳回家,或是不回妳家,回我家。」
  「你……」
  「六年前那一巴掌我記憶猶新,那筆帳我還沒跟妳清算,老天爺又親自將妳送到我手上,妳覺得我該拿妳怎麼辦?」
  虧他還敢提那一巴掌的事,若不是他強吻了她,她碰都不會碰他一下。
  「怎麼,舌頭被貓叼走了,還是想起了那時的吻……」莫尚雲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江紫平用手捂住嘴巴,不准他再多說一個字。
  那麼丟臉的事她恨不得忘得一乾二淨,這人卻一再地在她面前提及,教她怎麼能平心靜氣地跟他坐在車子裡。
  因為她突來的親近,屬於她身上的淡淡香氣傳進莫尚雲的鼻間,吸吐氣息間全是她的味道,就像三年前那時他被她身上那股香味給蠱惑,強吻了她,而六年後他不但想吻她,體內更有股莫名的躁動教他想要更多。
  這不是愛情更不是什麼吸引,莫尚雲早熟知男女情愛,對於女人的慾望他很清楚,所以他認為自己對江紫平有股難以自拔的那股慾望純粹就是生理需求罷了,他並不相信得不到的最誘人,但他確實想要江紫平,甚至壞心地起了不擇手段的念頭。
  「不准你再提那時的事。」
  莫尚雲聳肩,伸出一隻手比了比他的手臂,要她別忘了此時車子正在行進間。她這麼傾身靠在他身上,雖然手臂貼著她柔軟的身子很舒服,不過很危險。
  被他這麼一比,江紫平這才發現自己被占了便宜,急得趕忙鬆開手,忿忿然地坐回副駕駛座。
  見狀,莫尚雲扯了一抹淡淡的笑,不過是嘴間輕微的上揚若不細看很難發現,「妳應該沒喝醉吧?」
  「你才喝醉了,你喝酒又開車,莫尚雲,你是不是不要命了!」這人太無法無天了,竟然還敢強行載她。
  莫尚雲別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後,不出聲地聳肩,而後再瞄了一眼車上的時間,又問了一次她家的地址。
  這回江紫平很爽快地直接說出家裡的地址,只想趕快離開他跟這輛車子。
  可她卻不知,送她回家後,待在車子裡的莫尚雲並沒有馬上開車離去,而是安靜地目送她進門,接著拿出車子裡的香菸點上,緩緩地吸了一口後吐出白煙。他不知自己在江家門口停了多久,直到徐恩的電話打來,他才將手上的香菸熄滅,發動引擎揚長而去。
  當莫尚雲來到研究室時,教授因為有事先離去,他拿過徐恩遞給他的文件,放下車鑰匙坐在沙發椅上翻看。
  「教授讓你這兩天先看看。」徐恩遞了一罐冰涼的飲料給他,在研究室裡禁止何任酒精飲料。
  莫尚雲接過後打開喝了一口,而後不忘詢問自己當陪客的結果,「你跟林唯真還順利?」
  徐恩坐在他對面,笑得好不得意,「還不錯。」
  「打算交往了?」
  「過一陣子吧,我要先忙手上的資料。」
  「不怕人跑了?」
  徐恩聽完卻笑了,「我以為你也看出來她對我有意思。」他們兩人都是在女人堆裡打滾過的,剛進大學時玩得瘋,現在收斂不少,所以他們對女人的了解只消一個眼神或一個動作就能猜出女人的心思。而他很清楚林唯真對他的好感甚至不亞於他對她的,所以他有信心她會等他追求。
  莫尚雲也笑了,因為林唯真單純的性子很好了解,喜怒哀樂都表現在臉上,算是活潑不做作的女生,而這樣的女生卻不是他的菜,頂多是欣賞,卻吸引不了他的目光,「我看她應該會等得很急。」
  徐恩淡笑不語又仰頭飲了一口飲料,卻又忽然想到什麼,他挑眉問莫尚雲,「我差點忘了,你跟江紫平是不是認識?我看你一個晚上猛盯著她瞧,像是要把她給吃下肚了,她都被你嚇得不敢抬頭,你是故意的吧。」徐恩別有興味地說。
  畢竟太難得可以看到情場老手莫尚雲對女人起了好感,以前他對再喜歡的女生也不會表露出情緒,可今晚他那活生生要吃下江紫平的凶樣,他怎麼看怎麼有趣。
  「以前同一所高中。」
  「前女友?」
  莫尚雲搖頭,放下手上的文件,「她連追都不讓我追,怎麼當前女友。」
  徐恩一臉像是要跌破眼鏡似的表情,莫尚雲不理會,順手從口袋裡掏出香菸點燃。研究室不准喝酒,卻沒有禁菸,因為指導教授是個老菸槍,不讓他抽菸會要他的命,更別說思考那些文件上的內容,而這個習慣莫尚雲也學個七分。
  「原來還有你這位大少爺追不上的女生,真難得。」這下子徐恩對安靜不多話的江紫平卻起了好奇心,不懂她到底是有什麼能耐能讓莫尚雲這麼有好感,「那想不想再追一次?」
  「沒這個打算。」他這人一向不吃回頭草,江紫平看不上他,他也沒打算給自己難堪,這世界上什麼不多,女人倒是不少。
  徐恩也料到莫尚雲太驕傲,追一個女人追不上,他哪可能再吃回頭草。
  「不過……」
  「不過什麼?」徐恩等他說下去。
  「不過我想跟她上床。」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