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古代 > 商品詳情 獨愛小逃妻
【6.2折】獨愛小逃妻

缺書! 電子書網站: https://www.mmstory.com <讀客文學>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姬小萸
出版日期:
2010/03/2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118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榻上藏嬌
NT$118
銷量:188
相思難耐
NT$118
銷量:55
吝嗇爺的風流債
NT$118
銷量:49
狼君偏愛卿
NT$118
銷量:39
官人,請滾開
NT$118
銷量:23
相公,別羞我
NT$118
銷量:19
宰相很難追~拈花之六
NT$118
銷量:54
強欺嬌娘子
NT$118
銷量:20
洞房裡的妒娘
NT$118
銷量:41
好女不穿嫁時衣
NT$118
銷量:201
公主耍任性~拈花之二
NT$118
銷量:44
狂君難哄
NT$118
銷量:15
獨愛小逃妻
NT$118
銷量:23
夜寵
NT$118
銷量:42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71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74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46
夜劫
NT$118
銷量:23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20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12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10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93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192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81

男人一見鍾情時,花盡心思,只想拐她回家佔有;
女人一見鍾情時,想了又想,只能誘他上床再說。

仇絕俠,滄鷹堡堡主,雖然是被陷害才成為第一當家,
可手下們對這位年輕當家可是敬畏不已。只是他們不懂,
向來不苟言笑、冷淡高傲的當家,竟然去拐個小女娃,
而這小女娃還不是別人,正是敗軍首領之女,赫埃羅。
仇絕俠怎麼都沒想到,自己無意中帶回的小女娃,
竟是個不折不扣的女人!而出乎他意料的是,
向來不近女色的自己,對這丫頭的獨佔慾完全超乎想像。
因此,他霸道的佔了她的清白、強拐了她的小小芳心,
再將她打包回家成為當家夫人。可惜,他這娘子,
本該出嫁從夫的,卻三番兩次挑釁他這位堡主的權威,
最後,還傻得在花街女子找上門時,給他當小逃妻去了。
氣得不輕的仇絕俠在張貼「警告逃妻」告示時,才發現,
他單純又傻氣的小逃妻,竟然膽大的躲在男人家學爬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兵荒馬亂之年。

  楊氏皇朝氣數已盡,全國上上下下都流傳著這個傳言,連護國禪寺都保不住皇朝氣數。

  於是舉國上下都騷動起來,南方有紅旗大軍,可是北方……

  「唉……」賣槓子頭的老頭悠悠的嘆了一口氣,他繳不出來明天的保護費了。官府形同虛設,甚至跟幾個地方惡霸私下往來,讓惡霸們招搖過市,向每個廟口的攤販們收取保護費。

  他們北方人們苦不堪言,距離西京說近不近,但也有點天高皇帝遠的味道,亂軍四竄,窮苦的青年們全都被迫加入混戰的行列。

  「老頭子,你嘆什麼氣?」一個俊朗的漢子左眼帶著眼罩,蓄著一把沒幾根毛的鬍子,就是要讓人看不出來他真實的年紀。

  老頭左右張望,只見原本熱鬧的廟口只有寒風捲起的幾片落葉,除了眼前這位客人,沒有半個生面孔,他才緩緩開口:「你是路過鄭郡嗎?」

  「是啊,沒打算落腳。」即使好奇,他也不願表露出來。

  「以前來過嗎?」老頭一邊收拾著東西,一面多包了兩個槓子頭遞給這青年,見他搖搖頭正打算推拒,「送你的……你就收下吧。」

  青年驚訝的合不攏嘴,這麼壞的時機裡,竟然讓他遇上這麼好心的商家,他手裡握著微溫的槓子頭,感動的說不出話來。

  「我繳不出保護費,明天起要逃亡了,剩下這些槓子頭是我……」老頭講起這件事,忍不住哽咽了。

  「僅剩的財產了。」他的房子再待下去也不安全,只怕他們會找上門來。

  沒想到他活到這把歲數還是逃不過流亡的命運,他不是沒想過乾脆等死,但是死在那些惡霸手中他真不甘心。

  「保護費?」青年詫異的低吼,這是他沿路看到第幾個窮到不濟還被勒索的百姓?

  「是啊,現在衙門也需要匪徒保護,何況是我們這種小生意。」老頭苦笑著。

  「收什麼保護費?這兒只有你們這幾個小攤子,連客人都沒有。」

  老頭推起小車,「那是因為現在衛城也被匪徒拿下,旅人也不敢去,這冷清的模樣,好幾日了,之前是因為郡廟剛好在通往衛城的要道上,讓我們這些小攤販多撐了幾個月。」

  衛城是北方的商業大城,鄰近東京港口,是樞紐之地,自然也是兵家必爭之地。

  「所以跟你們收保護費的是?」青年虛心求教,他跟著老頭緩步向前,難得遇到一個願意開口的人,他怎能不把握。

  「滄鷹……」老頭低語,生怕被人聽到他提起這令人膽寒的名字。

  青年緊緊蹙眉,「他們自稱是滄鷹?」他忽然嚴肅起來的聲音讓老頭下意識的腳軟了一下。

  「是。」老頭反射的順服起來,「滄鷹幫,北漠最大的惡勢力。」

  聽到老頭的回答,青年幾乎不可察覺的揚起一抹嘲諷的微笑,「老大聽你這麼說恐怕會氣炸,老頭,跟我一同回滄鷹堡吧!」青年手搭上老頭的肩,「為了報答你這兩個槓子頭,我們這朋友是交定了。」

  老頭一聽到青年是滄鷹幫的人,當下差點沒有哭出來,但是他之前沒有看過這青年,「大人饒命,您高抬貴手放我一馬吧!」

  「你沒聽懂……老頭,不是我們滄鷹跟你收保護費,是有人假冒我們的名,現在你歸我們滄鷹保護了,你放心吧!等滄鷹真的拿下鄭郡,保證你可以回來繼續賣你的槓子頭。」

  ◎ ◎ ◎

  北漠滄鷹堡

  座落在原本是三不管的邊疆地帶,沒想到因為這場戰亂,快要莫名其妙變成一個小的城市了。

  滄鷹堡位處邊垂,仇老當家金盆洗手之前,是北方人人聞之色變的大角頭,佔下半個北漠,大興土木並鑿出地下水源,讓滄鷹堡雖然橫跨半個沙漠,還是能夠自給自足。

  「老孔,我得先去見老大,你先歇歇腿,只怕沒多久老大就會差人來喚你了。」青年名柴武,是滄鷹堡派出去的探子。

  一把老骨頭風塵僕僕的趕路,老孔感謝的點點頭,他已經從柴武口中大概了解情況,不再那樣害怕了。

  柴武風離開,往議事廳快步走去,門口傳令兵看到他一定早就通知仇絕俠,他有太多事情需要報告,半刻也不想耽擱。

  「小武!」仇絕俠感動的看著自己的好兄弟,他實在悶得慌,「快,有沒有什麼新鮮事?」

  「噗……」看著老大一臉不知民間疾苦的模樣,柴武忍俊不住,這就是他們滄鷹的秘密老大,樂天到不可思議的仇絕俠,「新鮮事不少……大多是跟假冒我們滄鷹幫有關。」

  「什麼……竟然有人敢冒充我們?哇,老爹聽到恐怕會從墳墓裡跳出來。」仇絕俠嘖嘖稱奇,雖然嘴上說的輕鬆,不過沒人會忽略他眼中的殺氣跟下垂的嘴角。

  大家都知道,老大發火的前兆,所有的人莫不退後三步,只有柴武冷靜的繼續報告下去,把沿路的所見所聞,調查所知,全都詳細的列舉。

  「還有,我帶了個人證回來,他叫老孔,我想堡內應該還有個位置吧……」柴武帶老孔回來時,沒想到堡內人口會激增,他語氣有點不確定。

  當臉上已經完全沒了笑容的仇絕俠聽到連柴武都帶了個人回來,他終於忍不住破口大罵:「滄鷹堡乾脆再去搶一座山重新建個山寨好了,現在是怎樣?當我這兒是破廟嗎?我看起來就這麼好欺負是嗎?」

  沒錯,大家退後三步,正是因為老大翻臉開罵的時候,會亂噴口水。

  「喝口茶,消消火。」很聰明的站在仇絕俠背後的是滄鷹堡二當家,仇無敵。

  「你說我能不火嗎?」仇絕俠回頭瞪著講話永遠冷颼颼的表弟,「就派你去跟二叔報告這件事吧!」

  「我才不要跟我老爸講話。」仇無敵正想拒絕,但是看到仇絕俠摸著胸前那塊代表大當家的金牌,臉上猙獰的瞪著他,「好,僅此一次。」

  當初老當家過世前舉辦了一場比試,讓他們這兩個表兄弟公平競爭大當家位置,仇無敵奸詐的作了弊,讓一點也不想當家作主的仇絕俠穩穩坐上堡主之位,他為此跟仇無敵冷戰了三個月。

  被一個向來比自己熱情一百倍的傢伙冷戰,讓天性很冷的仇無敵非常不舒服,所以他主動求合,並保證會竭盡所能的做個超級副手。有點得不償失,不過木已成舟,仇無敵臭著臉離開議事廳,去見自己那個超級懼內的老爸。

  「小武……」仇絕俠氣不了多久,馬上垮下臉,「看來我們不出面不行了,是不是?」

  柴武看得出來老大滿懷希望的眼神,他希望自己可以說不是,不過形勢比人強,「我們沒有選擇,不戰是不可能的。」

  戰火已經蔓延到衛城,很快就要波及到北漠,滄鷹堡是個太醒目的標地,沿途他聽到太多人對滄鷹堡虎視眈眈。

  「為了保全我們自己,滄鷹幫必須要重出江湖了……」

  「把那個人證找來,我要問問是哪些吃了熊心豹子膽的傢伙敢冒用滄鷹幫的名字。」

  ◎ ◎ ◎

  衛城總督府

  「唉!」總督府內人心惶惶,全部的人都知道赫總督已經瘋了,現在連那些盜匪囂張的進駐衛城,他全然不管,甚至還跟那個滿臉橫肉的土匪頭朱昌把酒言歡。

  幸好總督府仍然戒備森嚴,朱昌只能在府外囂張,半步也踏不進總督府大門,這是赫總督唯一的條件,他要保全總督府,百姓就自求多福吧!

  婢女戰戰兢兢的提著飯盒往總督房裡前進,她完全不想靠近赫總督,她連恭敬的備菜都做不到,她會抖到把湯菜全都灑出來。

  她每次進到總督的房裡,都會被那個特製的大鐵籠子嚇個半死,大家都在傳說,赫總督把自己的女兒關在籠子裡,當成動物一樣養大。可是她每次進去籠子都被蓋上一層厚厚的布簾,只有赫總督那凹陷的大眼緊盯著她看。

  「總督,晚飯給您送來了。」婢女放下飯盒,輕叩了下門,輕聲的說完,便飛也似的離去。

  「又一天過去了嗎?」被鎖在鐵籠裡的赫埃羅喃喃自語,房間內有不只一條地道,所以爹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外出。難得他今天過了晚餐時間還沒回來。

  不過爹向來怕把她餓著了,沒多久她就聽到地道打開的聲音。

  「對不起,我回來晩了……」赫於蒼老的臉出現在鐵籠外面,他匆匆打開門把飯盒提進來,「埃羅餓了吧?」

  「爹,你先吃吧,我不餓。」赫埃羅看著眼前的赫於,她覺得好陌生,這人已經不是以前疼愛她的爹了,赫於已經瘋了。

  「怎麼可能不餓?還是下午有人偷跑進來?」赫於大發脾氣,他再度檢視鐵籠的鎖,反覆的看了再看,確定沒有半點被破壞的痕跡,這才放心。

  上一秒的發火彷彿是錯覺,他又恢復那個擔憂的模樣,「埃羅……不要跟爹鬧脾氣,妳早餐也吃的少,這樣身體會壞的。」

  赫埃羅完全無動於衷,或者說她知道自己不能有任何反應,才能讓赫於著急。

  「妳是不是偷偷吃了不該吃的東西,哪個不要命的敢趁我不在拿東西給妳吃?埃羅,那很危險,什麼東西都可能被下毒的……」

  赫於拿出他的銀針一一試毒之後,才將飯菜放到籠內。

  半餉,見赫埃羅絲毫不打算用餐,赫於開始慌張,他現在沒辦法讓大夫進府裡看診,他誰也不信任。要是埃羅有個萬一,他一定活不下去,他已經失去埃羅她娘,他不能再失去埃羅。

  「妳要怎樣才肯吃點東西?算爹求妳,多少吃一點吧?」唯有此刻,不是發狂亂罵,不是嘮叨自語,才是赫於原本該有的樣貌。

  赫埃羅立刻把握機會,提出交換條件,「爹,今天讓我進密室住一晩吧……我想沐浴。」

  鐵籠地板下有個地道,通往一間密室,那是赫埃羅極少數可以享受隱私的地方,自從七年前她娘被盜匪殺死,爹親自手刃那群強盜之後,他就請鐵匠在他房裡打造了這個鐵籠,並親自將她關了進去。

  她正為娘喪痛心不已時,立刻被強制關進鐵籠,那年她才十歲,半點不懂自己同時也失去了爹,直到某個僕人同情她告訴她真相,她才明白爹已經失去神智。

  眼看著爹日漸消瘦,目光越來越瘋狂,赫埃羅卻無能為力。

  「唉……好吧!爹去幫妳打水,妳先吃飯吧!」赫於令人去灶房燒了桶熱水,僕人將熱水桶抬到偏廳,以為是他要沐浴。

  他再用小水桶一桶一桶的舀水進入密道,來回十幾次,才把女兒的浴桶裝了半滿,等他回到房內已經滿頭大汗了。

  之前那個多嘴的僕人已經被他殺了滅口,就是驚覺到自己不能再假手他人,必須要親自照顧女兒,赫於才會大開門戶歡迎朱昌那群匪類進駐衛城,有他們幫忙巡視,雖然有點作威作福,但還不至於驚動西京皇帝耳目。

  看到飯菜已經吃了一半,赫於這才鬆了口氣,「吃飽了嗎?」

  只見女兒點了點頭,他才放心的打開地道門,不過當赫埃羅的身影緩緩消失在地面,他還是忍不住的緊張起來,「埃羅,妳要整晩待在下面嗎?」

  她沒有回答,不過她一到密室就拉了鈴,赫於連忙把鐵籠底下的地毯拉了起來,掩蓋地道的痕跡。

  這一切,都是為了保護他唯一的女兒,不過這一晩,又是赫於無眠的夜。

  

  ◎ ◎ ◎

  一打開眼睛,發現自己處在熟悉的密閉空間當中,赫埃羅伸展了一下身軀,她知道自己只有幾分鐘的時間可以賴床,爹一定又整夜沒闔眼,她對自己仍會為爹擔憂而感到有點好笑。

  她有時候不免要懷疑自己是不是也瘋了?雖然爹為了怕她被關著無聊,教會她識字,讓她讀書。但是她已經好幾年沒有跟爹以外的人講過半句話,她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跟人相處?

  她嘆了口氣,看著密室裡頭滿滿的書,以前爹還要忙著打理總督職務的時候,她常常可以下來密室看書,但是最近爹連密室都不想讓她下來,一點也不想讓她離開自己的監視。

  所以她得用上一些方法,才能下來獨自喘口氣。拉了鈴,讓爹知道自己要上去,赫埃羅腳步沉重,她現在甚至連面對爹都不想開口,常常一整天說不到一句話。

  讀書的壞處就在這裡,讀了書,她變得會思考,她會猜到密室其實有另一個出口,那個出口代表她的自由,所以她會花時間在找密室出口的開關在哪,不過爹也警覺到她可能想要逃跑,這一兩年盯她盯得更緊。

  看到熟悉的鐵籠,赫埃羅嘲諷的想起自己第一天被關起來的情景,爹陪著她一起進來,幫她鋪好軟褟,放置夜壺,告訴她以後要跟爹睡同一個房間,因為怕她被壞人帶走,所以只好用個籠子上個鎖,才能保護她。

  頭一兩年她還傻傻的以為這是個遊戲,至少爹的說辭一直維持不變,直到那天負責照顧她的僕人忍不住告訴她,這不是個遊戲,爹已經瘋了,從那天開始,她的眼睛終於看到真相,爹雖然還是教她讀書,但是漸漸只是隔著鐵籠。

  她也越來越少笑,每天只能從僕人口中聽到一點最近發生的事情,直到她忍不住跟爹爭吵,吵著想要離開這個籠子。

  「為什麼要把我關起來,我又不是動物……」她記得自己哭著控訴,只換來爹冷酷的目光,彷彿在承認他把她當成動物一樣豢養。

  因此也讓爹發現那個僕人多嘴的講了太多不該讓她知道的事情,她再也沒看過那個僕人,自此她就再也沒有跟任何人有對話了。

  「爹,你去睡一下吧!」赫埃羅看著爹將地道又關了起來,她知道自己今天將不會有心情再多說任何一句話,於是她看著赫於滿是血絲的雙眼,輕聲道。

  雖然自己沒有半點身為人的尊嚴,至少她還保留著身為人的一點良知。她轉頭看向窗外,聽到爹躺上床的聲音,知道自己又多換得幾個時辰的寧靜。

  當她看著窗外那一絲綠葉隨風飄動,試圖去回憶小時候的時光,赫埃羅痛苦的發現,自己的童年也幾乎是跟娘一同被鎖在家裡,外出的記憶淡得讓她幾乎要回想不起來。

  娘自從產下她之後身體就一直虛弱,所以除了少數可以去佛寺參拜的行程,她從來不曾真正見過外面的世界,書裡形容的酒肆,市集,廟會,她甚至連想像都不知道如何想像。

  記憶裡面只有這座大宅子,還有在院子裡面跑跳的些許歡樂。要不是爹將娘的畫像掛在房中最醒目之處,她大概連娘的臉都記不清楚了吧?

  向來安靜的院落,忽然間起了一點騷動,赫埃羅敏感的察覺到空氣中不一樣的氣氛。

  她反射性的拉上布簾,後來她不願意再看到任何人因為她失去工作,更不願意看到任何人同情的眼神,所以逼赫於在籠子內加裝了一道厚厚的布簾。

  幾個混亂的步伐聲,匆匆靠近,赫埃羅只聽到爹心腹的手下倉皇的敲門聲,聽見爹起身拉上外頭布簾的聲音,雙重隔絕之下,等到她把簾子拉開要偷聽發生什麼事時,房間內已經安靜下來。

  她只好拉鈴,「爹,怎麼了?」

  赫於穿戴整齊之後將布簾拉開,「叛軍攻進衛城了,爹必須出去一趟,我已經命令手下把房間團團包圍,要他們死守這裡,埃羅,妳放心,爹絕對不會讓那些惡人靠近這兒的。」

  赫於一點也不想在這時候離開女兒,不過朱昌在總督府門口大吵大鬧威脅要破門而入,他必須去阻止,他緊握老拳,壓下驚慌與暴力的情緒,「要是妳聽到什麼不對勁,記得把簾子拉起來……爹會盡快趕回來,絕對不讓那些惡人靠近妳。」

  赫埃羅叫住神色暴戾的赫於,「爹,要是惡人真的來了,我豈不是只能在籠中等死……」本來想讓爹告訴自己怎麼開地道的門,但是她忽然間又把話嚥了回去,要是沒人知道她在密室裡,那更危險。

  沒想到赫於從懷中拿出一瓶白色藥瓶,放到籠內,「如果,爹沒趕回來,這是毒藥,妳絕對不會想要落入惡人手裡……妳絕對不會想要像妳娘一樣,被惡人凌辱,把藥拿好。」

  外頭又響起急促的敲門聲,驚動了原本陷入回憶的赫於以及被他所言嚇白臉的赫埃羅。

  父女兩交換了訣別的眼神,赫於幾乎要握斷自己的雙手,他快步走去前廳,想要立刻殺了朱昌那個廢人。

  「不應該是這樣的……不應該是這樣的……」赫於喃喃自語道,他難道還是保全不了自己女兒的性命?

  

  ◎ ◎ ◎

  「赫總督死了、赫總督死了!」遠遠的,赫埃羅就聽到有人倉皇失措的叫喊,「朱昌也死了……」

  她感覺到房外那些原本守著她的士兵全都亂了陣腳,他們雖然是爹的心腹,但是向來也只是聽令行事,聽到總督大人死了,幾個衝動的已經衝向前廳大喊著報仇。

  留下來的開始竊竊私語:「大人死了,我們該怎麼辦?……」

  「大人沒交代,只說死守這屋……」

  「裡頭真的有大人的千金嗎?大人整天瘋瘋癲癲的,搞不好是空屋……」

  「真要為了空屋拼命嗎?」

  「我兒子才剛滿月……」

  這些話飄到赫埃羅耳裡,她不知道自己是嚇傻了還是真瘋了,她竟也沒大聲呼救,她只是靜靜的坐在軟塌上流淚。

  赫埃羅看著手上的毒藥瓶,爹竟然她要死在這個鐵籠裡嗎?

  她忽然笑了出來,太諷刺了,爹死了,那誰還知道這鐵籠怎麼開?這複雜的鎖是爹請高人打造的,除了鑰匙還有幾個必須的開鎖步驟。

  不一會兒,外頭傳來打鬥聲,不過短促的很可疑,讓她不由得猜想大家都直接投降了。

  她把毒藥瓶往袖裡一扔,她至少要有尊嚴的死去,絕對不要死在籠子裡。

  赫埃羅此刻決定,無論如何她都要離開這個幾乎監禁她半生的籠子,如果她有幸活了下來,她絕對不讓任何人再用任何方式限制住她。

  是的,她並不想死,所以她作了自己所知道唯一一件可以做的事情,她放聲尖叫。

  把她這些年的苦跟此刻被爹背棄的痛,一倂都哭喊大叫了出來,她製造出來的噪音,只怕連路人都聞之鼻酸。

  這樣的哀慟……

  第二章

  「這是……?」仇絶俠頭大的看著眼前這陣仗,所有人都眼巴巴的看著他,彷彿希望他能立刻解除警報。

  「老大,我們試遍了所有的方法,都打不開。」柴武附耳說道,表情驚恐的讓仇絶俠感到滑稽。

  他瞪著大鐵籠以及籠內那個嚇壞了三十名剽悍壯丁的女娃兒,想不透怎麼會有人如此喪心病狂,把人關在籠子裡頭養大。

  一路上已經聽過屬下的會報,把情況概略性的解釋了一番。

  滄鷹一出手第一站就是奪下衛城,除了地理位置上首當其衝之外,更是因應百姓的翹首期盼,衛城人口眾多,更是兵家要地,佔下總督府本來不在計畫之內,誰知道那冒充滄鷹的豬頭偏偏要躲進總督府。

  仇絶俠一夫當關的衝進來就是為了要活逮那朱昌,正在前廳嚴刑拷打,鞭打的正起勁之際,就被屬下十萬火急的拉來這內院,據說赫總督生前早已喪失神智,把唯一的骨肉關在自己房內,誰也不准接觸。

  耳邊傳來大家的抽氣聲,仇絶俠不解的看著籠內女孩終於抬起頭,他猛地倒退一步,終於知道屬下們的驚恐所謂何來,這女的聲量很是驚人!

  而且她聲淚俱下的尖叫聲,加上整張臉都因為用力而漲紅,五官皺在一塊兒,混合著眼淚跟鼻涕,那模樣真是說不出的逗趣,但是她的哭叫聲卻也讓他忽然間揪心了一下。

  「別哭了,我馬上救妳出來。」仇絶俠向前一步,蹲到籠子前面研究起那個鎖來。

  赫埃羅甚至沒有抬頭看他一眼,剛剛那幾個人不都是這麼說,但是誰也開不了這個鎖,就算拿來爹放在房裡的一串鑰匙,也沒人能成功把鎖打開。

  半是絕望、半是恐懼,眼前籠外的這些巨人一個個都比她大上兩倍不只,她只能哭,用力的把這麼多年的不甘與怨恨一次發洩個夠。

  「咦……這東西怎麼這麼眼熟?」仇絶俠趁著她停下來喘口氣的空檔,把柴武叫過來,「你覺得……這應該是……」兩個大男人蹲在鎖前面咬起耳朵來。

  赫埃羅好奇的偷看了一眼,沒想到跟仇絶俠的目光對了個正著,她嚇了一跳,連忙把頭埋進手帕裡。

  不一會兒,赫埃羅就聽到那個熟悉的喀喀聲,她驚訝的整個人跳了起來,那是開鎖的聲音。

  籠子門打開了一個縫隙,仇絶俠手裡把玩著那需要特殊步驟才能轉開的鎖,目光灼灼地等著那女的自己走出來。

  赫埃羅傻傻地看著那個被他拋上拋下的鎖,那個囚禁自己七年的鎖,她不敢相信竟然有人把門打開了,她……自由了?

  仇絶俠不是個有耐心的人,不過看在這女孩有點逗趣的份上,他耐著性子等了一等。

  「怎麼?不敢出來?」甚至出言誘哄。他眼神一掃,幾名屬下就安靜的退了出去,只剩下他跟柴武兩人。

  赫埃羅一抬頭發現他正注視著自己,像是被催眠一般,雙腳自己動了起來,她看著他,不敢移開目光,怕這一切只是一場夢。

  「我是赫埃羅,你是誰?」她定定的看著眼前這個巨人,發現自己已經走出籠子,來到他的面前。

  「仇絶俠,滄鷹堡堡主。」他低頭看著這女孩,這時候他才驚覺到這女孩不是個小孩,是個不折不扣的女人。

  他反射地伸出手,接住她柔若無骨的身子,她當著他的面昏了過去。

  

  ◎ ◎ ◎

  赫埃羅一張開眼睛,看到一群巨人,本能地的尖叫了起來。

  她高燒不退,已經兩日兩夜,這當中只要她偶爾醒過來就不免要尖叫一番,大伙兒已經見怪不怪了。

  「快去叫老大來。」雖然見怪不怪,但是那尖銳的聲音還是讓這些大漢渾身不自在。

  彷彿是遭受什麼酷刑似的,他們不約而同的往門外移動,這保鑣不好當啊!遠遠見到堡主來了,全都一溜煙的跑光光。

  「醒了?」仇絶俠一進門就自然的坐上床沿,另一手更自然的把嬌小的赫埃羅摟進懷裡,畢竟過去這兩日他都是這樣安撫她的。

  他沒想到她獨獨只接受他一個人的照顧會讓他心溶化的這麼快,不過他很快就察覺到,赫埃羅這次是真的醒了,因為懷裡的人兒僵硬如屍體。

  仇絶俠輕輕的放開手,但是赫埃羅的小手卻違背自己心意的拉住他的衣袖,呈現出一幅好笑的畫面。

  於是仇絶俠手舉也不是,放也不是,他只好看著赫埃羅。

  「對不起。」赫埃羅迅速的放開,不敢置信的看著背叛自己的雙手。

  「妳還記得我是誰嗎?」

  赫埃羅點點頭,她聽爹說過滄鷹堡,她多少聽過一些公務上的事蹟,關於滄鷹幫如何據地為王,讓擁兵自重的爹都不敢挑戰的滄鷹堡。

  「感覺好一點了嗎?」仇絶俠探了探她的額頭溫度,已經不像昨日那樣炙人,應該是退燒了。

  赫埃羅再度點頭,她拼命控制自己想要往他懷裡鑽去的衝動,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麼了。

  「現下衛城已經恢復正常,不過暫時插上滄鷹堡的旗幟,等到我把那些冒充滄鷹的惡人全都清除,應該皇帝老子也派下任總督來上任了。」仇絶俠很不習慣懷裡空洞的感覺,只好隨口扯著這兩天的進度。

  看來他真的照顧這女人照顧上癮了,也不過兩天……

  「不要通知皇上,他就不會知道滄鷹堡攻佔衛城的事,我爹早就把衛城開放給朱昌來維持治安,為的就是不要引來鎮天軍。」赫埃羅按住他的手焦急地說。

  「這恐怕由不得我……」仇絶俠聳了聳肩,他向來搞不懂這些事,皇帝應該也有自己的探子,不是由他來決定吧?

  「驛站的管事收了朱昌的錢,爹也把屬下都打點好了,只要維持驛站的正常,京城裡就不會知道有什麼不同。」赫埃羅情急之下又靠他近了一些,「你要去給驛站的管事送個紅包,這樣才安全。」

  看來皇帝老爺的探子專門跟驛站的管事探聽消息,這探子也太兩光了吧?仇絶俠安撫的點了點頭,他會派人去監視驛站。

  「妳在擔心我?」仇絶俠把玩著她柔軟的長髮,驚艷地發現退了紅的她像個白瓷娃娃,皮膚細白的像嬰兒一般,雙眼渾圓有種說不出的可愛。

  「嗯?」赫埃羅著迷的看著他的大手纏繞著自己的頭髮,不自覺將自己的手伸出來比較,她的手放在一旁就像個發育不良的小孩,她不自覺嗤笑了出來。

  「有什麼好笑的?」仇絶俠被她低低的竊笑聲吸引住,看著她自顧自的笑得那麼燦爛,整個人也輕飄飄了起來,差點也跟著傻笑。

  「不告訴你……」赫埃羅鬆懈了防備,愛睏的打了個哈欠,懶洋洋的往後一靠,「你別走。」她細小的聲音被沉穩的呼吸聲取代,靠在溫暖的懷抱裡,她很快地又陷入夢鄉。

  仇絶俠輕柔地將她從臂彎中移動到胸前安置,看到她露出得意的笑臉,滿足的在他胸口蹭了兩下,尋覓到熟悉的位置後睡得更加香甜。

  「真像隻小猴子……」他低語,微笑的閉目養神。

  

  ◎ ◎ ◎

  「老大?」幾個巨漢在門口探頭探腦,就怕把那個嚇人的娃兒給吵醒,光是幻想她扯開嗓門大叫,耳膜都隱隱作痛了起來。

  仇絶俠睜眼一瞪,他們全都自動自發的半掩上門,可怕的佔有慾啊!幾個大男人抖了抖身子,不敢相信鐵漢也有這麼溫柔的一天。

  房內的仇絶俠輕鬆的把熟睡的赫埃羅從懷中拎到厚厚的棉被裡頭,她在睡夢中不滿的嘟嘴,呢喃了一句聽不懂的抱怨。

  惹得仇絶俠嘴角上揚,這小猴子真是黏人,不過他喜歡……

  滿面春風的走到門外,一看到眼前這幾個老傢伙,跟老爸一起闖江湖的穆勒、王駝,還有跟他從小打到大的叔兀滿,只剩下留在滄鷹堡的仇無敵父子,滄鷹堡的各當家全到齊了。

  「這又怎麼了?」仇絶俠一臉願聞其詳的等著大家開口。

  「我們需要多幾個幫手,又有一群年輕人來投誠了。」三當家叔兀滿雙手交叉胸前,一臉殺氣,他每天訓練那些懶惰的士兵已經訓練的快發瘋,毫無軍紀,更無體力,「這些小夥子一點用處也沒有,只會出蠻力,偏偏又沒一餐飽,壓根沒體力。」

  「連我們這兩個老骨頭都比他們會打。」王駝嗤道。

  「這些孩子全都巴望可以有免費的食物可以吃,才一股腦的去加入那些叛軍。」穆勒搖頭嘆息,「卻只有大失所望,現在不能輕易把他們帶回滄鷹堡,會危害到我們自個兒。」

  人手不足,仇絶俠盯著叔兀滿,發現好友瀕臨暴走邊緣,他沒想到會遇上一群貧弱的總督自衛隊需要重新編隊訓練,更沒想到會有一堆人自願加入。

  「到底我們幹麼攬這麻煩上身?」仇絶俠討厭這些莫須有的責任,明明這是官府的事,他們只是退役的土匪,幹麼要幫官府訓練軍隊?

  「因為我不小心殺了那娃兒她爹?」王駝有點不好意思的自首。

  「你只是給他個好死,他跟朱昌早已互砍好幾刀了。」穆勒冷冷的點醒因為重出江湖而非常亢奮的兄弟,「那朱昌偏偏都是些輕傷,連老大鞭打他十幾下都挺不住?現在還在那邊鬼叫。」真不知道這種貨色怎麼敢自稱滄鷹?

  「總教頭不在這兒好麻煩。」總教頭目前是由仇驚鷙,仇絶俠的二叔掛名,實際上二當家仇無敵也兼職總教頭。

  「二叔在這兒恐怕會樂不思蜀。」仇絶俠想到出發攻城前,二叔是多麼哀怨被留下來顧家。

  「不然二當家也好,這些人連劍都拿不好。」叔兀滿可以稱得上是滄鷹第一猛將,但是卻沒什麼訓練新人的耐心。

  仇絶俠搖了搖頭,「恐怕無敵也無能為力,兀滿,你讓小武帶他那群弟兄上場當教官吧!」

  「好主意!」叔兀滿眼睛一亮,就讓他下面那些好動的年輕人來幫他訓練,「順便考考他們,就當作升等考試吧!」他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迫不及待想去宣佈這消息。

  「穆叔?王叔?你們覺得呢?」仇絶俠雖然接任了老爸仇滄鷹的堡主職位,但是穆勒跟王駝是從小看他長大的長輩,他從來不會忘了聽取長輩的意見。

  大家全都點了點頭,「那你打算拿那娃兒怎麼辦?」王駝多少有點擔心那娃兒會恨他這殺父仇人。

  「她剛才還擔心我們佔領衛城的消息傳到皇帝那兒,要我打點一下驛站的事。」仇絶俠儘量保持語調的平穩。

  大家臉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她甚至不知道他們這群人是好是壞,就已經開始幫他們擔心。不是每次看到他們都嚇得要尖叫嗎?

  「看來這娃兒已經完全站到我們這邊了。」穆勒很快反應過來,他看穿了仇絶俠面無表情下的保護欲與得意。

  「的確。」仇絶俠得意的點頭,他不得不承認,這女人跟他非常有默契。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