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古代 > 商品詳情 官人,請滾開
【6.2折】官人,請滾開

缺書! 電子書網站 <讀客文學> https://www.mmstory.com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金晶
出版日期:
2011/09/1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118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榻上藏嬌
NT$118
銷量:188
相思難耐
NT$118
銷量:55
吝嗇爺的風流債
NT$118
銷量:49
狼君偏愛卿
NT$118
銷量:39
官人,請滾開
NT$118
銷量:23
相公,別羞我
NT$118
銷量:19
宰相很難追~拈花之六
NT$118
銷量:54
強欺嬌娘子
NT$118
銷量:20
洞房裡的妒娘
NT$118
銷量:41
好女不穿嫁時衣
NT$118
銷量:201
公主耍任性~拈花之二
NT$118
銷量:44
狂君難哄
NT$118
銷量:15
獨愛小逃妻
NT$118
銷量:23
夜寵
NT$118
銷量:42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71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74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46
夜劫
NT$118
銷量:23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20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12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10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93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192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81

他是匹狂野的狼,只願專情地愛著屬於他的娘子;
她是頭溫順的羊,只奢望服侍一生伴著她的官人。

花兮兮,溫柔儒雅,害羞可人,此生無大志,
只求嫁個斯文的讀書人,怎知在代嫁途中,
竟被相貌粗獷,放浪不拘的魯男子上官軒給劫婚了。
這男人長年身居山中,哪裡懂得世間迎娶的禮俗,
霸道蠻強的他,見了小娘子,即心動得將她給扛回家。
上官軒這個邪惡的男人,初次見面就對著她,
做些只有夫妻才能做的親暱情事,還說想一輩子留她在身邊,
惹得她雙頰緋紅、心跳加速。不料在洞房花燭夜時,
情慾旺盛的他卻一反常態的溫存體貼,一整夜的生澀溫柔,
也教她的心淪陷了。怎知,一場陰錯陽差的有心安排,
讓她被迫拋下上官軒,只是,狂妄的他哪裡肯放她走,
這一生,她只能由他寵著護著,他倒要看是誰敢上門搶他的女人!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豔陽高照,一輛馬車顛簸地爬著山坡,車夫似是在趕車,連額上連綿的汗珠,都沒空抹去。
  「老楊,停車歇息歇息吧。」馬車內傳來一名女子的命令,聲音柔柔的,令聽者感覺舒暢。
  「是,小姐。」老楊趕緊將馬車停在一陰涼處,擔心嬌貴的小姐中暑,聽見不遠處有淙淙流水聲,便道:「小姐,小的去給妳盛些水,涼快些。」不等回應,便自行離去。
  語氣雖有禮,卻讓花兮兮無趣地勾了勾唇角,這老楊說好聽些是僕人,誰不知道他是來監視自己的,就怕自己會逃,逃又能逃去哪裡?
  過了一會兒,卻不見老楊的身影,花兮兮不免覺得奇怪,遂掀開簾子,可還未看清眼前的場景,她便愣住了,這是怎麼回事?
  眼前的男子冷漠地站在車前,腳下是被一拳揍昏的老楊。
  該不會是搶劫吧?不過她很想說這個山賊也太沒眼光,做賊也要有做賊的原則,不能見啥就劫啥呀!一看她的馬車,就知道她有多窮酸,一看她的僕人,就知道她有多不被重視。
  「妳是女人?」男人連說話都是簡單明瞭,在他眼中,男人和女人是沒多大區別的,若說女人比較嬌小,那北方女人可是個個強壯有力,絲毫不比男兒差,所以對於男女有別之類的,他是全然不懂。
  花兮兮呆了呆,不是女人,難道還是男人?雖說,她沒有窈窕的身材,但女人有的她總歸都有呀,即使沒有嬌媚的面貌,但她也是一位大家閨秀。
  她不停地在心裡告訴自己,要有氣質,氣質呀。
  「到底是不是?」男人語氣中多了抹不耐煩。
  不能生氣,不能跟不識相的人說話,沒必要跟個魯男子生氣,不能跟豬對著幹,否則氣死的會是自己,因為豬不懂呀!
  花兮兮忍著氣,小手不免握緊了拳頭。
  「妳是不是女人?」男人煩躁地再一次重複。
  「你才不是男人呢!」不能忍了,居然侮辱她,「我不是女人,你就不是個男人,媽的,你眼睛是沾上狗屎啦,我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子站在你跟前,你還問是不是女人,你、是、男、人、嗎?」最後幾個字,刻意地拉長聲。
  聞言,上官軒不禁皺著眉頭,認真地說:「我是男人。」
  「你是男人?你是男人的話,你會把一個老人揍成這樣,你懂不懂尊敬老人!如果你是男人,你會把我這麼一個嬌弱無力的小女子欺負成這樣!」
  最可笑的是,還問她這麼愚昧的問題,這男人十之八九是腦子出了毛病。
  「我是搶匪。」上官軒冷冷地拋出這番話。
  無語,花兮兮徹底地無語了,「你他媽的……」
  「那麼……土匪大爺,您有何貴幹呀?」花兮兮無力地問,果然,跟豬生氣是白氣了,豬怎麼會懂呢?
  「我要女人。」山上的日子有些單調,前些日子看了爹留下的遺書,上官軒才想起來,他要找個女人成婚生子,如他的爹娘一樣。
  「這位爺,你可以去青樓呀。」劫色,居然是劫色,她花兮兮雖然這次長途跋涉是要去嫁人,可是她不想嫁人呀,早準備好要在半路逃跑的。
  不過一直有老楊看著,她是很難逃出去,現在居然有這麼一個機會,可是眼前的男子也不是善類,得先擺脫這個男子才行。
  「你可以沿著這條路一直往前,到了小鎮,鎮上便有青樓,各式各樣的女子,任君挑選。」花兮兮纖纖玉手一指,正是她先前來時的原路。
  看不出這個男人如此慾求不滿呀,她在心裡打著如意算盤,老楊被上官軒擺平了,而她只要繞過上官軒,她就能奔向她的光明大道了。
  「不,要妳。」上官軒執意道,他也不知道為什麼看到花兮兮,就是有一股不知名的佔有慾湧現。
  「你……」現在說自己是男人,不知道還來不來得及?
  「其實,我是男子。」天大的謊言啊。
  上官皺了皺好看的劍眉,看了看花兮兮一眼,便瞪著躺在地上的老楊。
  不會吧?不是女子就得像老楊一樣?
  「你幹什麼?」花兮兮頗有氣勢地喝道。
  上官軒仍是淡淡地瞄了眼她,便一把將她擒住,扯斷她的腰帶,並且將她的雙手往頭頂按,用腰帶打了個結。
  「混蛋,你要幹嘛?」現在的花兮兮不由得有些緊張。
  上官軒卻不理會,逕自拉開外衣,又有些用力地撕開裏衣,露出裡面粉色的肚兜。
  「你……別……」原本柔柔的聲音現在卻有些支離破碎。
  黝黑的大掌直接隔著肚兜,握住花兮兮白嫩嫩的胸脯,聲音略低啞:「男人會有這個嗎?」
  「你……不是的,我只是豐滿了些,我是男人。」怕是他不相信,花兮兮不惜說著更扯的謊言,這個男人似乎不懂男女有別。
  「是嗎?和我在書上看的一摸一樣,男人都是這樣抓著女人的。」上官軒認真地和以前看到的書作對比,像是一隻大掌不夠似的,又將一隻手伸向她的另一邊胸乳。
  淫蟲,居然還看淫書!花兮兮更加不齒眼前的男子,也因為這樣的距離,讓她更能看清男子的五官,高挺的鼻子,深邃的眼眸,如墨的長髮隨意地披散著,性感的薄唇因眼前的美景,輕輕地勾起。
  「和男人差好多,妳是女人。」上官軒摸完,直接下了斷論,粗糙的手指甚至隔著薄薄的布料,逆時針地搓捏著。
  「啊!」花兮兮因他這突如其來的動作,不由地倒抽一口氣,「你……不、不是,我是男的!」就算是白天,她也硬要說成黑夜。
  「不是?」上官軒不信地低笑,「真的不是?」
  「不是,不是,就不是。」
  「刷」的一聲,花兮兮不敢相信地瞪著眼前的男人,上官軒竟連著她的裙子和褻褲一把扯下,「你……」
  「是女人嗎?」上官軒傾身先前,在她的耳朵旁輕聲問道,手指放肆地在她私密處周旋。
  「放開我。」咬緊牙關,狠狠地說道。
  天啊!她居然誤以為這個男人不懂這肌膚之親,哪知他不僅瞭若指掌還應用在她身上,在這空當如此待她。
  身為女子的自尊性,讓她不禁覺得自己受了屈辱,眼眶積滿了晶瑩剔透的淚珠,強忍地不讓淚水掉落。
  「上官軒。」他頓了頓,「妳未來的夫婿……妳叫什麼?」看著她淚眼汪汪的,不自覺地收斂了動作,反將手握在她纖細如柳的腰上,便不再有任何動作了。
  花兮兮倔強地將頭一轉,不予以理會。
  「不說?那咱們就以地為床,以天為被,先行洞房之禮,拜堂成親自可往後挪。」他繼續厚顏無恥著。
  花兮兮聽聞叫道:「你卑鄙、混蛋。」
  「妳是女人。」上官軒再一次地重複,並著手將她的衣服整理好,躺在地上的僕人應該快醒了。
  「你娘的,老娘我就是一個女的,你想怎樣?咬我呀!」身子被佔了便宜,花兮兮氣得口不擇言。
  上官軒咧嘴一笑,頓時讓花兮兮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你想做什麼?」防備地將衣服攏好,以防他的襲擊。
  「妳不是叫我咬妳嗎?」上官軒低頭便在她的臉頰上狠狠地咬了一口,還煞有其事地說:「不錯,嫩度適中,很合我的口。」
  「你……」花兮兮委屈地捂著臉頰。
  「下次再罵,我便順妳的意咬妳。」他擱下威脅的話語。
  王八蛋!
  上官軒抿嘴一笑,張口咬住她的耳垂,「心裡罵也咬。」
  天啊,天理何在呀!
  「呀!你做什麼,快放開我。」花兮兮整個被他擁進懷裡。
  上官軒卻大笑一聲,「小娘子也等不及了。」便抱著她往深山飛奔而去,「小娘子,咱們洞房去。」
  什麼?洞房!
  躺在地上的老楊悠悠轉轉地醒過來,周遭早已無人,「天哪,小姐不見了,這該怎麼辦事呀?」

  ◎             ◎             ◎

  花兮兮還沒看清周圍的景色,便被他一把扔向床上,她緊抱著身體,等待疼痛襲上身來,卻觸摸到一床的柔軟,是羊毛!死魯漢子看似粗魯,其實還是蠻細心的。
  「穿上。」隨著話音剛落,一抹紅色飄向花兮兮,伸手一抓,是紅色的嫁衣,這魯漢子當真要娶她,她心裡感到訝異極了。
  「快點。」上官軒顯得不耐煩,為什麼娶個女人這麼麻煩?
  「你不是要一個女人嗎?」花兮兮疑惑地問,畢竟他從一開始就說要女人呀,她還以為是做小妾呢。
  「對呀,妳不是承認了,又想反悔?」上官軒一副妳敢反悔就砍死妳的模樣。
  「可是,你要娶我呀?」
  「有什麼區別?」上官軒疑惑不已,他要成親自然是跟女人,那他當然是要個女人,這兩者沒有區別。
  「廢話!」一罵完,花兮兮下意識地捂著嘴,就怕他突然來襲,「你說你要娶我,你起碼來我家提親,然後我父母答應了,你再下聘禮,最後選個黃道吉日迎娶我,哪有這麼兒戲的?」
  「是這樣的嗎?」上官軒自幼與爹娘住在這個深山,完全不懂世間禮俗,做事都是按自己的想法,就連嫁衣也是娘親死時交代的;否則以他的個性,只要洞了房,女人就變成為自己的妻子了。
  「那我要做什麼呢?」上官軒好學地提問。
  「當然是向我的爹娘提親了。」先把他騙走先,然後自己再逃走。
  「我在這裡等你回來呀,我一名女子,如果來回顛簸的話,就要耽誤許多時辰,可是如果只有你一個人的話,也許短短幾日便能會這裡,到時我就能與你拜堂成親,做你的娘子。」才怪,見鬼去吧。
  「那如果我回來,妳已經不見了呢?」上官軒又不是傻子,這麼明顯的託辭也好拿來騙他,再說,這個娘子是他好不容易看著喜歡又不厭煩的,他不可能拱手讓人。
  「那你想怎樣?」這個邪惡的男人,第一次見面就對著她,把只能是夫妻間所做的事情都給做了,現在還想一輩子留她在身邊。
  雖說這男人長得也人模人樣,只要出去喊一聲,也不怕沒姑娘嫁給他,可這畢竟是終身大事,若真要成親,也得找一個像她爹似的文人,對娘溫柔有加又關心入微的良人,不是像他這樣放蕩不羈,視世間禮俗為無物,連男女都不分的魯男子,似乎在他眼中,別人都不是女人,就她是女人。
  不知道為什麼,想到這,她的心裡竟泛起絲絲甜蜜。
  「不用多說,今天我們便拜堂成親。」上官軒心裡打定主意,非花兮兮不可。
  不要,她不要,她不要嫁給這樣的男子,「你做什麼?」上官軒的動作嚇得她直往床內側擠。
  「妳說呢?」上官軒不答反問,跟著爬上床,朝她前進,抓住她亂揮舞的雙手,將她的衣服扒了個精光,眼前的景色倒叫他給迷住。
  白玉般的乳房,不大不小,該是合他的手,上面的花蕊含苞待放,纖細的玉臂因恐慌緊緊地將胸部擁住,卻呈現出一番迷人風情。
  這樣的舉動反而將胸部拱得高高,深深地乳溝勾勒出迷人的弧度,深沉的眼神滑過她平坦的腹部,來到她的祕密叢林,花兮兮緊張地往內側移動,倒退形成了八字形,在陰影下,害羞的私處若隱若現。
  「你看什麼?」花兮兮察覺他的目光,趕緊將雙腿合攏。
  上官軒惋惜地收回目光,頑劣地一笑,「沒得看了,為夫替娘子穿衣服。」
  「不要!」花兮兮才不相信這該死的男人,會只為她穿衣服,說不定到時又對她做剛剛羞死人的事情。
  上官軒沒說什麼,只是動作輕柔地將她抱在了腿上,花兮兮無地自容,一個黃花大閨女就這樣赤裸裸地被抱在一個衣著整齊的男子身上,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嫁衣並不像正規的嫁衣那般繁雜,只是一件絲綢單衣,在上面繡了金碧鳳凰,配以一條玉雕腰環。
  上官軒先舉起她的手臂,穿過衣袖,過肩固定,長滿厚厚繭子的大手並沒有在白皙如玉的身子上停留幾分,專注地拉過衣襟扣上盤釦,拿過玉雕腰環將柳腰束起,拉好衣襬,然後謙卑地跪在地上,最後拾起一寸金蓮,套上繡花鞋。
  花兮兮紅暈佈滿頰,嬌羞地坐在床上,不知如何是好,不知道是該叉腰罵人,罵他膽大妄為,還是該乖巧道謝,幫她穿好衣服。
  大紅的嫁衣,襯托著羊脂般的肌膚,在陰暗的房間裡,形成一種妖媚之美,懾人心魂。
  不安地挪了挪身子,花兮兮悄悄地攏攏了衣服,單薄的嫁衣內是空空如也,嬌嫩的花蕊在這種曖昧的氣氛下,悄然而立。
  他倏地一下便將她壓在了身下,眼神如火般炙熱地盯著她,她下意識地別過頭。
  哪知,他竟一把握住她的下顎,逼著她與他對視,火熱的感覺開始蔓延她的身體,她感覺周遭的環境開始打轉,眼睛濛上了一層霧,然後唇上傳來一陣壓力,上官軒輕輕地將唇覆上她的唇,並未深入,僅僅是在唇上摩擦著。
  花兮兮呼吸困難,張開嘴唇想要呼吸,卻被他一口吞下,舌頭囂張地伸進她的嘴裡,與她共舞,將她的小嘴嚐了個遍,才緩緩放開她。
  「你……」氣還沒喘過來。
  「娘子,這是為夫的標記,妳可別不長記性。」她才剛剛認識他,他不想他的孟浪嚇壞了這位小嬌娘。
  再者,若第一次見面就將她拉上床,只怕會讓她誤會自己的心思,認為他是辣手摧花的採花賊,如果娘親在天有知,只怕會後悔生下他這個禍害吧。
  花兮兮回過神來,便瞧見他溫柔似水般的眼神,剛褪去的紅暈又爬回來,這個臭男人動手動腳的,還以為他定會強要了她的清白,沒想到會半途收手,體貼她的不知所措。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