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妒夫的嬌寵
【6.2折】妒夫的嬌寵

臉紅紅BR1084--零葉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零葉
出版日期:
2019/11/22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妒夫的嬌寵
NT118
銷量:6
不良總裁逼我嫁
NT118
銷量:22
金主真好睡
NT118
銷量:18
總裁求翻身
NT118
銷量:18
相公咱來和離
NT118
銷量:14
娶妻要不擇手段
NT118
銷量:32
總裁不嫁了
NT118
銷量:24
債嫁
NT118
銷量:22
娶老婆就要用逼的
NT118
銷量:36
夫寵
NT118
銷量:18
復婚的前一夜
NT118
銷量:47
總裁是個醋精
NT118
銷量:42
放妻協議
NT118
銷量:54
前夫想再婚
NT118
銷量:69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101
待到村花出嫁時
NT118
銷量:30
總裁與前妻
NT118
銷量:51
金主的床不能爬
NT118
銷量:56
我被侯爺欺負上了
NT118
銷量:40
王爺,妾身不嫁
NT118
銷量:48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17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45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10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95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90
夜劫
NT118
銷量:188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77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62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53

他眾星拱月,權傾半邊天,只寵一個女人;
她古板保守,嬌羞不解情,卻入了他的眼。


高戟的娘,是當今長公主,可惜生下他就去了, 他的爹是定遠侯爺,
傳言有剋妻命,娶了三門親。 身為世子,又是錦衣衛的指揮使,
舅舅還是皇帝,家世顯赫。 不過他這人,年少老成,不愛說話,
俊朗的外貌教那些京中閨女很是恨嫁, 卻又不敢招惹,
就怕得罪權勢傾天的世子爺。 當夏瑾女扮男裝找上門,
成了定遠侯府的大小姐,那嬌嫩的小樣兒, 高戟多看一眼,
恨不得多寵一分。誰知,把人寵上了天, 才發現一不小心把自己給賠了進去,
夏瑾這位天上掉下來的丫頭, 竟該死的如此合他的眼。
反正人都寵了,看著她還未定親, 不想她許配人家,索性耍起流氓,
把人拐進房,無法無天地嬌寵一番!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城外的官道,有一間簡陋的茶肆,這個茶肆距離進城還有三里地,有些人走到這裡會停下來歇歇腳,吃點東西再進城。
  茶肆的外面擺著幾張四方桌,倒也坐了不少人。
  人們正高談論闊。
  「聽說沒,錦衣衛指揮使高戟舉報齊王造反,證據確鑿。齊王一家老小全部被關進了牢獄。」
  「齊王?是那個經常施粥做好事的齊王?」
  「可不就是那個齊王嗎,本朝還有幾個齊王。」
  「不能夠啊,齊王可做了不少好事,怎麼會造反呢?」
  「我聽人說,齊王的兒子搶了……那指揮使的未婚妻,這不就是懷恨在心嗎?所以報了齊王。」
  夏瑾單獨坐著一張桌子,上面放了兩個包子,一大碗茶。她低著頭,一邊聽著一邊啃著手裡的包子。
  高戟,她認識。
  眾人正說得高興,官道上忽然傳來一陣馬蹄聲,不過一會功夫,一身飛魚服的錦衣衛出現在眾人眼前。
  老百姓一看,頓時不說話了。
  本以為這些人會直接入城,沒想到在一陣聲響後,這一隊錦衣衛居然在茶肆前停下來了。
  老百姓們神情頓時就緊張起來了,一個個的不敢說話。
  夏瑾也跟著緊張起來,低著頭不敢到處看。
  「拼個坐位?」透頂傳來一個略帶粗啞的聲音。
  夏瑾端著自己的包子起身,「官爺,你們坐,你們坐,小的站著就行了。」說著端著包子就要走。
  「等等……」一聲低沉的聲音在身後響起,「一起坐吧,不然有人又要傳言我們錦衣衛欺負老百姓了。」那聲音帶著不容置喙的嚴厲。
  夏瑾身子一僵,想要說什麼,但又怕自己言多必失。最後只好轉身,帶著討好的對眾人笑了笑,而後等為首高大的男人坐下後,她才敢在一旁坐下。
  「幾位爺,來點什麼?」開茶肆的掌櫃討好的問著。
  「三盤包子,一壺茶……」旁邊的人道。
  「稍等。」那掌櫃的趕緊去辦。
  這個功夫,為首的那人到處看著,最後視線落在對面的夏瑾的臉上。
  察覺到對面射過來的目光,夏瑾心都拎起來了,假裝什麼都不知道,幾大口把包子吃了後起身,「我吃完了,諸位爺,你們慢用。」說完丟下十個大子,拎起一旁的包袱轉身就要走。
  「等等……」是第一次開口說話的那個人。
  夏瑾站住了。
  「妳是什麼人,從哪裡來,幹什麼的,來京城做什麼?」
  夏瑾心中緊張得不行,但是儘量保持著面部的淡定,轉身一拱手道:「小的宜城人,來京城投親。」
  「可有路引。」對方問。
  夏瑾面皮一緊,從懷裡掏出路引,恭敬的遞上去。
  那人接過看了幾眼正要交還回去的時候,那個為首的人道:「給我看看。」
  夏瑾的心一拎,有一種不太好的感覺。
  「是。」那人把夏瑾的路引交給坐在那邊的高大男子。
  那人一邊看路引,一邊看夏瑾。
  「宜城人?」
  「是。」
  「來投親?」
  「是……」
  夏瑾剛回答完,就聽那人把桌子拍的震天響,嚇了所有人一跳。
  「給我拿下。」
  那些錦衣衛一愣,但是老大的話還是要聽的,當下就有兩個錦衣衛上前,一左一右反箝住夏瑾的胳膊,另一手摁住她的腦袋。
  「大人,大人……」夏瑾驚慌的喊著,「小的犯什麼法了?」
  「還敢狡辯,這個路引是假的,膽敢矇騙本官,真當本官是瞎的?」
  周圍的百姓一聽,趕緊往後退了幾步。
  夏瑾一聽,不敢狡辯了,因為她的路引確實是假的。
  「說,妳到底是什麼人,來京城做什麼,這個假的路引是怎麼來的?」一旁的人大聲質問。
  夏瑾閉嘴不言。
  「不說?那就帶回去。」
  「你們不能抓我。」夏瑾忽然說了一句。
  「哦?為什麼?」
  「我……我是你們錦衣衛指揮使高戟高大人的……弟弟。」
  聞言,那幾個錦衣衛面面相覷的看著為首那高大的男子。
  「是嗎?」那男子走到夏瑾身邊,抬手挑著她的下巴,一把扯散了她頭上的髮髻,一頭秀髮頓時傾瀉下來。
  夏瑾慌得不行,根本來不及解釋,就聽那有些粗糲的聲音問:「妳……要怎麼做我的弟弟?」
  夏瑾瞳孔一縮,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的男人。
  他、他是高戟?
  「不、不是,是我說錯了,我是……高大人……你、你的妹妹啊。」夏瑾緊張地跟對方解釋。
  「荒唐,本官怎麼不知道我還有個妹妹。」
  「大人,這人莫不是瘋了吧。」手下有人笑著,「既然妳說妳是我們高大人的妹妹,怎麼我們高大人站在這裡妳都不認識?滿嘴胡言,肯定是亂黨,大人,抓起來嚴刑拷打,不怕她不說實話。」
  夏瑾趕緊道:「真的、真的,我沒騙你們,我是定遠侯府夫人王氏的女兒……」
  聞言高戟仔細的看著夏瑾,發現這個女子的面容果然跟他的繼母王氏有些相像。
  「真的……我、我只聽說過我哥……但並不認識。」
  「別亂攀關係,誰是妳哥?來人,帶回去再說。」高戟說完翻身上馬,話雖如此,但是他已經信了七分。
  他繼母王氏,在嫁給他爹之前,確實育有一女。王氏也確實是宜城人。再者那長的有幾分相似的眉眼,高戟基本確認她說的差不多是真的了。
  但錦衣衛做事,沒有差不多,只有分毫不差。
  錦衣衛壓著夏瑾來到隊伍邊有些為難了。
  他們是出差回來的,一人一匹馬,根本就沒有多餘的馬給這個……女子乘坐,把她拴在馬後面讓她跟著跑也不適合。
  萬一她真的是高大人的妹妹呢?
  「大人……」手下李典有些為難的看了一眼夏瑾,又看了看自己的老大。
  高戟想了想,「過來。」
  李典趕緊把夏瑾帶到高戟的面前,就見高戟彎腰的同時大手一探,抓著夏瑾的腰帶將人甩上馬背。
  「呃……」夏瑾被他掛在馬背上。
  高戟一踢馬肚子,那馬四蹄健步如飛的跑了,其他人立刻跟上。
  夏瑾被掛在馬背上,顛得整個人都要散架子了。
  「我……我要吐……」夏瑾困難的喊出這句話。
  高戟就跟沒聽到似的,一直帶著夏瑾入了城,最後在衙門口停下。
  高戟翻身下馬,將馬背上的夏瑾又給提下來了。
  夏瑾腳一著地頭就暈眩得不行,搖晃著跟喝了酒似的轉了幾圈,等站穩了後捂著胸口,嘔了幾聲後趕緊衝到一旁吐了個天昏地暗。
  高戟的眉頭一皺。
  一旁的下人看著自家大人,想說又不敢說。
  等夏瑾吐好了後,高戟才讓人把她帶進去。
 
  ◎             ◎             ◎
 
  第一次進錦衣衛衙門,夏瑾蒼白著臉不敢東張西望,手下將夏瑾帶到高戟辦公的屋子後退了出去。
  不過一會兒,高戟進來了。
  看著她問:「妳說妳是王氏的女兒,可有什麼證據?」
  夏瑾這會兒對這個高戟真是又恨又怕,不想說但又不得不說,最後從懷裡掏出一封信。
  這是八年前,王氏嫁人後給她寫的一封信,不是,是寫給她父親夏明的。
  大致意思就是她雖然嫁人了,但是夏瑾也是她的女兒,別的不說,女兒要是訂親成親一定要告訴她一聲,她好給女兒準備嫁妝。
  高戟看了一看,信的最後署名確實是他繼母王氏玉娘的名諱。
  高戟將信還給她。
  「妳先在這裡待著,我有要事要處理。」說完就走了。
  等高戟一走,夏瑾頓時就鬆了一口氣,這男人的存在感太強烈了,強烈的讓人忍不住就屏住呼吸不敢大聲。
  沒想到跟家人的第一次見面,居然是這樣的烏龍場面。
  夏瑾一邊擔心高戟會不會帶她去見她娘,一邊又怕她去了後讓她娘為難。畢竟她是她娘跟前夫所生的孩子,跟定遠侯府一點關係都沒有的。
 
  ◎             ◎             ◎
 
  夏瑾胡亂的想著,不知不覺天就黑了。
  好不容易吃了的那點包子,那會兒在門口全都吐了,這會兒餓得肚子咕咕叫。
  左等右等,高戟終於來了。
  看了她一眼後道:「妳就穿這一身見妳娘?」
  夏瑾聞言臉上一紅,「請問哪裡可以換衣服?我包袱裡有帶。」
  高戟指了一邊個屋子。
  夏瑾小跑著進去,不過一會兒,一個穿著淡綠色羅裙的女子走了出來。
  高戟看到後表情一怔,隨即恢復如常。
  夏瑾拎著自己的包袱,有些害怕的站在高戟的面前,「好……好了。」
  高戟也沒說話,扭身就走,夏瑾緊緊的跟在他身後,這次沒把她拎上馬了,而是坐上馬車。
  等到了定遠侯府的時候,門口的人一看是世子爺回來了,趕緊上前。
  高戟從馬上下來,等夏瑾也下來後帶著她往裡走。
  門房的人一看,媽呀,世子爺居然帶了個女子回來,這這這……
  當下進門通報了。
 
  ◎             ◎             ◎
 
  定遠侯府高成跟續弦的夫人王氏一聽,世子帶了個女人回來,不由得對視了一眼。
  這時候高戟也帶著夏瑾在外面等著了,丫鬟進來稟報後讓他們進去。
  高戟帶著夏瑾入內,對著侯爺喊了一聲父親,但對著王氏只喊了一聲夫人。
  定遠侯夫婦把目光都落在夏瑾的身上。
  夏瑾一看到自己的娘,鼻子一酸,眼睛一紅,眼淚頓時就下來了,當下跪下喊了一聲,「娘……」
  這一聲娘把定遠侯夫婦都給嚇了一跳,下意識的都去看高戟,都認為這是高戟在外面招惹的女人。
  高成更是直言道:「荒唐,什麼人你都往家裡帶?」
  高戟面無表情,也知道他們誤會了,當下道:「這位姑娘姓夏,從宜城來,說是來尋親的。」
  「娘,我是您的瑾兒,娘,我是夏瑾啊,娘……」
  王氏一聽,驚得立刻站了起來,再細看那女子。
  「瑾兒?娘的瑾兒?」一邊說一邊從上面走下來去扶夏瑾。
  夏瑾被攙扶起來,抓著王氏的手不放了,淚流滿面的喊著娘。
  王氏這會兒也哭了,她離開的時候女兒才六歲,一眨眼已經這麼大了。而且她再嫁給定遠侯高成八年,一直也沒生兒育女。
  她這輩子也就只有夏瑾一個孩子了。
  「瑾兒……」王氏一把抱住夏瑾,母女倆抱頭痛苦。
  高成跟高戟在旁邊看著。
  哭了會兒,高良道:「別哭了,都別哭了,玉娘,既然孩子來找妳,以後就安排著住在定遠侯府裡,我們定遠侯府也沒個丫頭,以後,瑾兒就是我們定遠侯府的小姐了。」
  王氏感激的看了夫君一眼,擦了擦眼淚對夏瑾道:「瑾兒,以後妳就跟著娘,哪裡也不許去了。」
  夏瑾哭得眼睛鼻子都紅紅的,聞言一個勁兒的點頭。
  「來人,趕緊收拾出一個院子來給小姐住。」王氏吩咐下去,自己則拉著女兒說話。
  問她這些年過的怎麼樣,怎麼忽然來找自己等等。
  得知夏明已經去世後,王氏的臉色還是忍不住閃過一抹心疼。
  「是妳繼母待妳不好嗎?」
  夏瑾搖頭,「沒有繼母,娘走後我爹一直沒有娶親。」
  王氏一臉錯愕,「我……不是說他已經定了李家的姑娘了嗎?」就是因為她一直沒給老夏家生出兒子來,她的婆母以無後不孝為名,逼著他們和離。
  和離之後,正好兄長入京任職,她就跟著一起離開了,後來聽說他娶了李家的女兒。
  夏瑾看著她娘,「當初祖母以死威脅你們和離,後來爹也以死威脅祖母……」
  「他這是何苦呢?」說著話呢,夏瑾肚子咕嚕嚕的叫了。
  「看我,就顧著說話了,都沒問妳用過飯沒,快來人,速速備下飯菜……」王氏一邊擦掉眼淚一邊說。
  下人趕緊去準備了。
 
  ◎             ◎             ◎
 
  等夏瑾吃飽後,給夏瑾住的院子就整理好了。
  夏瑾看著這個跟她家差不多大的院子,心裡五味雜陳。
  王氏拉著女兒的手,「這裡以後就是妳的家,別怕,以後由娘保護妳。」
  「娘……」夏瑾的眼淚又下來了。
  她一路喬裝打扮,不說歷盡千辛萬苦,但一路上也著實吃了不少的苦,這才來到娘的身邊。
  「娘今晚跟妳睡,好嗎?」王氏有些期待又忐忑的問著女兒。
  「好。」夏瑾也想她娘,小時後小夥伴們摔了,受傷了,都有娘心疼他們,只有她沒有。
  王氏高興得不行,讓人跟定遠候爺說了一聲就在女兒這邊歇下了。
  一晚上聊天結束後,夏瑾也知道定遠侯府的情況。
  定遠侯府只有兩位少爺,世子高戟,次子高良。
  夫君人很好,兩位公子對她也很好。
  她剛嫁到定遠侯府的時候,二少爺高良也才七歲,算是她看著長大的,因此二少爺跟她關係最好。
  至於世子高戟,年少老成,跟王氏關係雖然不親暱,但該有的尊重都有。
  他從小就嚴肅老沉,不太愛說話,後來做了錦衣衛的指揮使後,就很少住在家裡了。
  這些消息夏瑾都一一消化。
 
  ◎             ◎             ◎
 
  第二天一大早,王氏親自準備了衣服給夏瑾穿上後,帶著她去了正院用飯。
  一起的還有高戟。
  眾人落座後,王氏對高戟道:「世子爺,以後瑾兒就住在定遠侯府了。」
  「嗯。」高戟面無表情的道。
  「以後你們就是兄妹,瑾兒,快喊大哥。」
  夏瑾起身,對著高戟福了福身子,「見過大哥。」
  「免禮吧,一家人不用如此拘束。」高戟道。
  聽到他的話,王氏心口的大石頭算是放了下去了。
  「妳二哥在書院,等他回來再介紹你們認識。」王氏道。
  四人吃了早飯,高戟是錦衣衛,事情多。
  剛走出院子的時候夏瑾就追了出來。
  「大哥……」
  高戟停下腳步看著跑過來的人。
  昨天見到她的時候,她一身男裝打扮,後來雖然換了女裝,但也很樸素。
  如今換了絲綢羅裙,別上了釵環,在一看整個人都靚麗了不少。
  被高戟這麼看著,夏瑾一緊張,臉一紅,怯怯的又喊了一聲大哥。
  高戟回神,表情稍微有所緩和,「何事?」
  「昨日,昨日多謝大哥帶我回來。」
  高戟點頭,「妳是夫人的親生女兒,也就是我妹妹,昨日我……也多有得罪,還望妹妹見諒。」
  夏瑾知道高戟說的是昨天把她掛在馬背上的事。
  「大哥言重了,你是職責所在……」說完不知道說什麼了,兩人面面相覷。
  夏瑾臉一紅,頓了頓身後轉身走了。
  高戟看著那有點落荒而逃的人,自己昨天嚇著她了?
 
  ◎             ◎             ◎
 
  接下來的幾天,高戟偶爾回來,他只要在府上,早上都會跟定遠侯夫婦一起用餐。
  夏瑾自然也跟著一起。
  只是這一忙活,高戟也就沒顧得上家裡新來的妹妹。
  高戟不在家,高良在書院,一個月才回來一次,所以夏瑾在定遠侯府裡待的也還算舒心。
  今天是端午節,因為齊王謀反的案子,高戟帶著手下的錦衣衛們從春節忙到端午節,終於將齊王分布在各地的勢利都消滅了。
  正好,端午節也要到了,回宮覆命後,皇帝給了他半個月的假期,總算可以休息休息了。
  高戟剛一進門,二管家迎接了上來。
  「二少爺回來了嗎?」高戟問。
  「今日端午,書院放假,二少爺昨日就回來了。」
  「好,我這就去。」
  高戟忽然想起來那個半路撿來的妹妹,不知道高良跟她相處得如何。
  高戟跟著丫鬟身後去了主院。
  他是定遠侯府的世子,他娘是當今長公主,可惜生下他沒多久就去了。他父親在三年後續弦,結果那位夫人生下高良沒多久,也去了。
  等他長大成人後,他皇帝舅舅就封他為錦衣衛指揮使,常年在外面忙,在加上他這個身分,讓人不自覺地就想遠離。
  錦衣衛找誰,那就代表誰要不好過了。
  久而久之,跟家裡的人就不是那麼親近了。
  他三歲那年,他父親續弦,生了二弟高良,二弟的娘也在生他的時候難產,沒了。
  所以就有人說定遠侯年輕的時候造得殺孽太多,剋妻。
  好人家的閨女都不敢再嫁給他父親,頭銜高有什麼用,沒命享受啊。
  一直到他八歲那年,他父親經人介紹,娶了現在的夫人王氏。
  王氏也是二嫁。
  性格不錯,對他們兄弟倆都視如己出。
  大概因為他身分的緣故,還有二弟更小一些,需要人照顧些,所以王氏對二弟更好一些,這些他都不在乎。
  王氏嫁進來也有十二年了,跟他父親也沒再要孩子,照著這個情況看,也是不打算要的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