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我被侯爺欺負上了
【6.2折】我被侯爺欺負上了

臉紅紅BR1066--零葉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零葉
出版日期:
2019/07/24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相公咱來和離
NT118
銷量:13
娶妻要不擇手段
NT118
銷量:20
總裁不嫁了
NT118
銷量:16
債嫁
NT118
銷量:19
娶老婆就要用逼的
NT118
銷量:32
夫寵
NT118
銷量:18
復婚的前一夜
NT118
銷量:42
總裁是個醋精
NT118
銷量:40
放妻協議
NT118
銷量:50
前夫想再婚
NT118
銷量:68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95
待到村花出嫁時
NT118
銷量:26
總裁與前妻
NT118
銷量:50
金主的床不能爬
NT118
銷量:56
我被侯爺欺負上了
NT118
銷量:38
王爺,妾身不嫁
NT118
銷量:44
送上門的總裁先生
NT118
銷量:32
水噹噹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54
氣噗噗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46
不情願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72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17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45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10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95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90
夜劫
NT118
銷量:188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77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57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51

夫君太強大,嬌氣的她調教不成只好逃了;
娘子很任性,霸氣的他哄拐不成索性收拾。


沈琳自小父母雙亡,乞討的路上碰到一位大夫,
教她看病,鄉下的日子過得倒也安逸。
本來她這人不信神不怕鬼,直到卓航這惡煞出現,
一身是傷的闖進她的家,霸了她的床, 逼她給他療傷,
最後恩將仇報,把她從頭到腳啃了一夜,
教她從此把這男人給恨上了。
四年前, 京城裡來了個小有名氣的婦科大夫,聽說夫君戰死,
懷有遺腹子,名叫沈琳;四年後,侯爺府請她問診, 冤家路窄,
母子倆不但被侯爺惦記上了,還非她不娶。
京城裡多少名門淑女恨嫁,可惜侯爺誰都看不上眼,
卻突然要娶個帶個拖油瓶的沈琳,那寵只差沒翻天,
那哄就為搏她一笑,人前鐵錚錚的侯爺大人卓航,
何時對女人如此上心了;人後,那新房裡的紅帳翻飛,
床榻上的沈琳被他隨意擺弄,那委屈勁教他疼到心坎裡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月黑風高夜,殺人放火時。
  打更的更夫剛走過去,就見身後忽然嗖嗖嗖地掠過幾條人影,一個人在前,兩個人在後,眨眼間便消失在身後的陰影裡。
  「天乾物燥,小心火燭……」更夫又敲了下梆子,不多時迎面看到一個年輕公子裝扮的人,他趕緊道:「沈大夫,妳還沒回家啊?」
  被喚做沈大夫的沈琳,拉了下肩膀上有點沉的藥箱道:「這就要回家了。」
  「之前東大街那邊有點不安分,妳可得小心點。」更夫好心的提醒。
  「哎,我是個大夫,沒人會打劫我的。」沈琳笑著道。
  「要不我送妳一程?」更夫看著眼前笑瞇瞇的沈大夫,有點不放心。雖然沈大夫是男子裝扮,實際卻是一個大姑娘,這夜裡姑娘家孤身一人,總是不太好。
  「前面拐過去就是我家了,您還要打更呢。」
  「也是,那妳小心點。」更夫想沈大夫的家就在附近,這小段路應該不會有危險,也就放下心了。更夫告別了沈琳繼續往前走,沈琳顛了顛藥箱也繼續往前走。
  等走過那片建築下的陰影後,身後又嗖的一下竄過一條人影。
  沈琳聽到動靜回頭一看,什麼都沒有。
  沈琳覺得自己大概是太累了。今天有個員外的夫人生子難產,請她過去看看。沈琳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最後在多方的幫助下,那婦人才順利的生了一個男嬰。
  這下那員外高興壞了,大方地打賞了沈琳十兩銀子,沈琳也很高興。
  她自小父母雙亡,乞討的路上機緣巧合碰到一個遊方大夫,交給了她一些給女人看病的技能,等她出師後就讓她離開找個地方造福百姓。
  最後沈琳選擇了同安郡這個文風很濃厚的郡縣落腳。
  來到同安郡後,為了方便行事,她在外一般都以男子裝扮出門,畢竟女子出外還是不方便,而同安郡的居民也都習慣了她這樣的裝束,見怪不怪。
  轉眼三年的時間,因為她的認真看診和為人謙和,讓她在附近有了些名氣。
  沈琳拐了個彎就是她租的小院子了。她一個人居住,其他房間大部分用來存放草藥,還有一兩間是客房,是用來偶爾有病患需要留下來觀察的時候使用。
  沈琳掏出鑰匙打開門又折身把門給閂上,之後放下藥箱去做飯了,不過做的也就是一碗簡單的素麵。
  沈琳端著素麵回到臥室,拿起一旁的書一邊看,一邊吃麵。
  吃著吃著就覺得脖子一涼。她低頭一看,嚇得倒吸一口涼氣,正要跳起來的時候,就聽身後傳來一聲低沉且威懾力十足的聲音道:「不許動,不許叫喊,也不許回頭,做不到其中一點我就殺了你。」
  沈琳怔了半天直到脖子傳來一陣疼痛,她才反應過來連忙點頭道:「好漢饒命,我就是個普通人,銀子放在書櫃下面的第三個盒子裡,其他的你看中什麼只管拿去。」沈琳想到了剛才更夫的提醒。
  身後的人冷笑一聲:「我不要錢。」
  「那……那你要什麼?」沈琳下意識的咬住嘴唇。
  「給我止血散,最好的止血散……」
  沈琳又是一愣,腦子瞬間清明了。剛才的緊張害怕都忘記了,空氣中這麼明顯的血腥味,怎麼她都沒聞出來。
  「兄臺……那個藥,我有。就是,我給你後,你能不能放我走……」
  「只要你沒看見我的臉。」
  「那要不……你先蒙個面?」沈琳打著商量。
  見身後的人沒動,沈琳從懷裡掏出一條手絹高高舉起,「委屈你一下,要不,你先蒙個面,我幫你上藥……」好了趕緊走。
  身後的人猶豫了許久後抽走了她手裡的手絹,「不許回頭。」
  「不不不,堅決不回頭。」說著沈琳還用雙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就感覺肩頭一輕,那把利劍終於移開了。
  接著就聽到身後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須臾後那人道:「去拿藥……」
  「嗯……」沈琳應了一聲就跑。接著感覺後領一緊,勒得她差點翻白眼,捂著脖子一頓猛咳。
  「要是敢跑或者敢大聲喊叫,別怪我無情。」
  「大爺,不敢,絕對不敢……我、我去拿藥。」沈琳很沒種地道。
  對方這才慢慢的放開了她。
  沈琳慢吞吞地走了幾步,沒什麼異樣後這才一溜煙地跑到隔壁房間,碰地一聲關上門。
 
  ◎             ◎             ◎
 
  媽呀!這這這……要怎麼辦啊?
  沈琳怕得要死,但想逃跑也根本就跑不出去,如果跑了,下場就是被那個人一劍捅死。
  想到這裡沈琳只覺得脖子一涼,頭皮一麻,權衡利弊後,決定還是老老實實地聽話。
  沈琳將最好的金瘡藥、止血散都捧在懷裡,匆匆地趕回臥室。
  這會兒她算是看清楚了那賊人,就見一個眉眼都散發著冷峻氣息的男人,坐在那虎目怒視著她,雖然口鼻被蒙住了,但那個樣子,看著就不好惹。
  兩人的目光對上後沈琳訕訕一笑,「藥拿來了。」
  那人目光往桌上一掃,示意沈琳將藥放在桌上。沈琳照做。
  確定沈琳掀不起風浪後,卓航這才放下手中的劍擱在桌上,最後拿起金瘡藥跟止血散放到鼻尖聞了聞。
  「這都是我親自做的,保證沒問題。」沈琳見不得別人懷疑她的藥,所以解釋了一句。
  結果被卓航冷冷的掃了一眼,沈琳嚇得一哆嗦,又往後退了兩步不說話了。
  「過來……」卓航冷冷的開口。
  沈琳看著他不動步子。
  「幫我上藥……」
  沈琳這才走了過去。
  說時遲那時快,卓航快速的在她腰窩子點了兩下。沈琳就覺得身子一麻半身不遂。
  「你……」她怒視卓航。
  「這只是讓你暫時腿腳麻痺,只要你老老實實的,我會幫你解開穴道的。」
  真卑鄙!但沈琳不敢說。
  「傷口在哪?」
  「後背。」
  卓航說著將上衣扒開一半,露出古銅色的結實的肌肉,就看到右肩膀上有一個深可見骨的刀傷。
  沈琳臉一紅,她經常幫女人看病,男的也看過,就是沒看過這麼精壯的身體。
  沈琳道:「你這個傷口還要清理,我得去準備點熱水……」
  「嗯。」這就是准了的意思。
  沈琳拖著半麻痺的雙腿吃力地端來熱水跟自己的醫藥箱。
  「傷口周圍輕微的發黑,應該還有別的什麼毒,但是我不太懂,只能給你簡單地處理一下。」沈琳道。
  「嗯。」又是一個字的回答。
  沈琳不說話了,先是將傷口清理乾淨接著用小片刀將周圍發黑的肉給挖了。全程卓航連哼都沒哼一聲。
  沈琳斜睨了這人的側面一眼,這麼能忍嗎?於是她用小片刀按住傷口,一使勁兒……
  就感覺卓航哆嗦了一下,脖子上的青筋在那一瞬間就跟要爆出來似地,但還是一聲都沒哼。
  好傢伙,真能忍!這下沈琳有點佩服這個人了,便老老實實地幫他上了藥又拿乾淨的布條包紮好傷口。
  「好了,我的穴道是不是可以解開了?」沈琳問。
  卓航抬手迅速的在她腰上又是兩下,沈琳就覺得身子一輕,有種輕了十來斤的感覺。
  「介意手給我把下脈嗎?」沈琳道。
  對方看了她一眼後默默的伸出手。
  沈琳纖指一搭,兩人的膚色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須臾後沈琳收回手道:「你中毒了,但解毒不是我的強項,我這裡也沒有解毒的藥,你要去大的藥房……還有就是有點失血過多……」但都一時半會兒的死不了。
  「有吃的嗎?」卓航可刻意壓低聲音問。
  沈琳沒說話。
  卓航從腰間掏出一個荷包往她那邊一丟,沈琳手忙腳亂地接住。
  「毒不用你管,這幾天就住在你這裡等我傷好為止,你要是敢說出去,我就拉著你一塊死。」卓航陰冷地看著沈琳。
  沈琳只感覺迎面撲來一股冰寒的氣息。這人……太冷了。
  「放心吧,你想死我還不想呢。我這就給你下麵條去,我家也就只有麵條了。」沈琳說著拿著荷包就去了廚房。
  嘴上說的是一回事,心裡想的又是另一回事。
  在下麵條的過程中,沈琳想過很多種毒死那個冰渣男的法子。她這裡是沒毒藥,但藥物相生相剋,隨便調整下配方跟克數,是藥也是毒。
  但最後都被否決了。主要是她這裡配毒藥的藥材不多,分量也不夠。那麼點根本毒不死那個冰渣男。剛才給他包紮的時候她就知道了,這人內功深厚,所以還是算了,老老實實的當伺候大爺一樣伺候完再送走。
  於是沈琳老老實實地端了一碗麵條過去。
  卓航沒動,而是看著沈琳。
  沈琳瞬間就會意了,她翻個白眼上前拿著筷子撈起一筷子麵條就塞嘴裡了。然後將筷子砰的一下往桌上一放,「可以了嗎?」
  她剛才剛吃兩口就被這人給打斷了肚子也餓著呢。
  卓航見狀掀了掀眼皮子看了沈琳一眼,就端著碗背過身扯下手絹不嫌棄地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看著他狼吞虎嚥的背影,沈琳端起自己那碗涼了的麵條,吃了幾口還是吃不下去了。
  不過從背後看,這人的背還蠻健碩的,寬肩窄腰,挺有型的。
  此刻夜已經深了。卓航吃完了將碗筷一擱,起身走到她的床上和衣躺下。
  沈琳一看心裡罵了一句,你好歹也把那血糊糊的衣服脫了吧?
  但她不敢有意見。默默地將碗筷收拾了就要走。
  「來這休息。」卓航背著她又說了一聲。
  「孤男寡女……」
  卓航扭身將沈琳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幾遍才道:「妳睡地上。」
  沈琳想發怒又不敢,出去將廚房收拾了一下,然後就抱著兩床被子進來了。
  還好她這屋裡還有個貴妃榻,是她閒暇的時候看書用的。
  沈琳吹滅了蠟燭也躺下了。
  平日裡沾枕頭就能睡著,可眼下屋子裡充斥著血腥味跟男人的氣息,她哪裡睡得著?
  倒是那邊,呼吸平穩,似乎已經入睡了。
  沈琳暗搓搓地想著起來一刀捅死對方的可能性有多大,最後綜合得出結果是零後,再次放棄。算了,睡吧,想多了不利於睡眠。
 
  ◎             ◎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沈琳忽然驚醒。她睜開眼睛,那種猶如野獸一般的喘息聲也聽得更加清晰了。
  沈琳一手捂著心口,默默地從枕頭底下拽出一個小片刀,猶豫了一下後掀開被子下了貴妃榻,悄悄地往床邊走過去。
  越靠近床,那猶如野獸般的喘息聲越明顯。沈琳站在床邊看了一會,轉身點亮了燭火。
  藉著燭火的光,能看到躺在那的人情況不太好。大概是睡著的緣故,那人臉沒再蒙著她的手絹。
  棱角分明的臉,高挺的鼻樑,劍眉……長的還行。
  沈琳搖頭,晃去腦子裡不切實際的東西後,將燭火放在一旁的踏板上,輕輕的搖晃著躺在床上的人。
  「喂……你醒醒……」
  沈琳剛一碰對方,就發現對方身上的溫度高得嚇人。
  她立刻從被子裡拽出他的手把脈。
  脈象紊亂……這是毒發的徵兆,比之前的強烈很多。
  沈琳皺眉,之前把過脈,那毒明明就是被壓制住了啊,現在怎麼會?
  她吃力地將人推的翻了個身,而後解開他左肩上的布條,端起燭臺看著他背上的傷口。
  傷口不但沒好些反倒還更是紅腫外翻……這是怎麼回事。
  沈琳不擅長這些,一時半會地根本不知道到底哪裡出了問題。
  趕緊重新端來熱水清洗傷口後又重新上藥。
  「嗯……」床上的人發出一聲呻吟。
  沈琳也有些害怕了,這人要是被她治死了怎麼辦?
  她的藥明明沒有問題,為何會變成現在這樣……
  忽然,床上的人眸子猛地一睜,反手一把箝住沈琳的手,猛地一用力就將沈琳甩到床裡邊,發出很大的聲音。
  沈琳被甩到上床的時候,腳不小心踢翻了一旁的燭臺,燭火頓時就熄滅了。
  沈琳被砸得腦殼一疼,眼前都出現了虛影了。
  剛要說話就覺得身上一重,脖子被人掐住。
  「呵……」想叫都發不出聲音,沈琳急得蹬腿,想將身上的人推開。但任憑她怎麼弓腰蹬腿,就是沒辦法將卓航推開。
  沈琳抓著他的手想拽開,但他的手就跟鉗子似的無法撼動分毫。
  「妳敢……害我……我掐死……妳……」卓航雙手掐著沈琳的脖子就要將她掐死。
  但身體很快就被另一種情緒控制了。他壓在沈琳的身上,沈琳又一直在掙扎。卓航只覺得全身的火都集中在了下身那處。
  隨著沈琳不斷的掙扎兩人不斷的磨蹭,那裡發出陣陣的舒適感,讓卓航身上的難受減輕了不少,身體本能的就加重了磨蹭的力道,手上的勁兒也不自覺的放鬆了。
  沈琳終於能喘息了,她奮力的去拉扯掐在脖子上的手。
  卓航開始不受控制地動著腰身,用下身去撞擊沈琳的下身。
  沈琳一開始跟掐著在脖子的手奮戰,沒注意到卓航的動作。
  直到私密處被頂了個結結實實後,沈琳才驚覺不對。
  「嘶……啊……」卓航頭皮發麻,那一下切切實實的撞擊讓他的心神都蕩漾了起來。
  太舒服了,於是下身毫無規矩的開始撞擊,喉間發出猶如野獸一般的喘息聲。
  這般動作只撞得沈琳腦袋發麻。
  沈琳心想這人根本就是個禽獸,故意假裝身體不適引誘她過來,其目的就是要對她欲行不軌。
  「你……不要臉……滾開……」沈琳一邊說一邊掰著他的手指。
  終於,掐在她脖子上的手鬆開了。沈琳抬腳將身上的人踹翻在床。手腳並用的就要往外爬,結果腳踝被人一把抓住。沈琳翻了個身抬腳又要踹,結果另一隻腳也被人抓住,沈琳瞬間就被扯回到床上。
  卓航的眼睛已經充血,他面目猙獰的看著沈琳,「妳……敢……對我下藥……我也不會讓妳……好過的。」
  說著將沈琳壓制在床,雙手一用力將沈琳的衣服拉扯開了。
  就聽嘶的一聲,沈琳的外衫被人撕毀,露出裡面的水粉色肚兜。
  卓航全身的感覺都集中在下腹了,突然卓航知道自己為什麼變得這麼奇怪了。
  這個該死的女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偷偷給他下春藥了!既然敢害他,那就別怪他不客氣了拿她當解藥。
  想到此卓航猛地低頭張嘴隔著肚兜一口咬住沈琳的胸。
  「啊……」沈琳吃痛,伸手去推卓航的頭。
  卓航一手控制住她的雙手,「不是妳給我下的藥……居然還裝出一副貞潔烈女……的樣子……給誰看……」卓航一邊說一邊將她的肚兜及褲子也給脫了。
  「不要……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求求你饒了我……」沈琳一邊呼喊一邊求饒。
  但卓航絲毫不為所動。
  沈琳知道今晚在劫難逃了。
  「救命……救命……」她剛叫了兩聲就感覺胸前一涼,還沒來得及反應就感覺下巴一疼,被迫的張開了嘴,而後嘴裡被塞了個什麼東西,讓她喊都喊不出來。
  「嗚嗚……」王八蛋。
  耳邊清淨了後,卓航又抓過她的雙手,用她被撕破的衣服,將她的雙手給綁了起來。
  這下,沈琳一點反抗能力都沒了。
  卓航這會兒被藥物控制再加上暗恨這人不識好歹給他下藥,所以動作絲毫不見憐憫。
  搓揉了幾下她小小的乳肉後大手就直接來到了下面。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