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古代 > 商品詳情 妻綱不振~坑矇拐騙之二
【4.4折】妻綱不振~坑矇拐騙之二

臉紅紅BR963--零葉

會員價:
NT854.4折 會 員 價 NT85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零葉
出版日期:
2017/09/19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王爺別這樣
NT85
銷量:46
從此君王不翻牌
NT85
銷量:53
狼主的嬌氣小妻
NT85
銷量:67
將軍的賣身契
NT85
銷量:48
奪夫為婚
NT85
銷量:60
惡夫寵妃
NT85
銷量:92
伴夫如伴虎
NT85
銷量:109
夫人有點嬌
NT85
銷量:86
好女等夫來
NT85
銷量:129
重生之馭夫有道
NT85
銷量:91
娘子要和離
NT85
銷量:110
誓不成婚
NT85
銷量:27
嬌寵繼皇后
NT85
銷量:115
囚婚~婚從天降之二
NT85
銷量:72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5
銷量:301
夜夜難寐
NT85
銷量:233
一百零一夜
NT85
銷量:200
十年一夜
NT85
銷量:182
半夜哄妻
NT85
銷量:181
離婚有點難
NT85
銷量:171
夜劫
NT85
銷量:162
王妃不管事
NT85
銷量:151
長夜難枕
NT85
銷量:150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5
銷量:137

自家女人不受教,調教後,她的嬌羞成了他的春藥;
自家男人不好管,折騰後,他的霸氣成了她的最愛。


第一次初見,他是大將軍,她當著眾人面,大喊她喜歡他,
那慓悍性子哪像京城姑娘?這帳他記下了。
第二次再見,他來買書,她是店內伙計,硬是坑了他五百兩銀子,這帳再加一筆。
第三次撞見,他砸了一百兩銀子贖她, 帶回府裡養著,那一晚,
小心眼的他翻了一夜的舊帳, 把她折騰得累癱在床上,委屈地又哭又求地喊著不要。
顧雲是堂堂大將軍,有權有錢,羅瑛自知高攀不上, 小妾不好當,她決定逃命去了,
剛剛逃了半路, 顧雲就來逮人,直接丟回床上,把她往死裡折騰。
羅瑛以為,男人都喜新厭舊,等他床上膩了,她再逃, 可惜,人是逃了,
卻還帶個球,又被大將軍給巧遇, 看著大將軍眼裡殺氣騰騰,
羅瑛小心肝一顫, 趕緊賣乖陪笑,爬床侍寢,不知她這小腰頂不頂得住……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京郊,一處水塘旁,三五婦女正排隊等著洗衣服、洗菜。站在最後面的是一個年齡十七八歲,長得眉清目秀的少女。
  只見少女站在那,羅裙飄逸,著一身淺綠衣裙在這個剛入秋的清晨,看起來格外的舒適、養眼,顧盼之間,一雙靈活的大眼水靈靈的,乍一看,倒不像是這小村裡土生土長的人家,沒有那種束手束腳的小家子氣和憨厚氣,反倒落落大方。
  「聽說沒?明日辰時左右,大將軍要入城面聖呢。」塘邊一個少婦興奮地道,而後露出一個陷入回憶的表情道:「想當年,我還待字閨中的時候,有幸見得那少年將軍,遠遠看去,他那刀削般的面容帶著一股少年老成的沉穩,讓人移不開眼。
  相貌比之寧王也不差,甚至比寧王更能給人一種安全感,只是凌厲的眼神看向妳的時候,會讓妳忍不住兩股顫顫,卻又幻想被他那樣英勇的人保護……」
  「二妞她娘,快收起妳的口水吧。」一旁年紀較長的婦女看不下去地道:「別瞎想了,妳家那口子知道了,又要動手了。」
  被稱作二妞娘的女子收回憧憬的表情,訕訕地看了那婦女一眼,嘆息一聲,「當年年少無知,仗著識文斷字,只覺得寧做貧家妻,不做貴人妾,如今想來,當初真是幼稚得很。貧賤夫妻百事哀……」
  那個年長的女子沒再接話,等二妞娘洗完衣服走後,呸了一聲,「還妄想做貴人妾,也不看看妳那副尊容。」說完,回頭看著站在隊伍裡的少女,露齒一笑,「瑛子啊,妳說妳馬上就十八了,是不是該考慮考慮下了?上次我跟妳說的我娘家大姪子那事,考慮得怎樣了?」
  被稱作瑛子的少女全名羅瑛,是三年前搬到村裡在這裡落戶的,據說,是個孤女。
  「三娘,還是算了吧,我從小被人說命硬,可不能害了妳家姪子。」羅瑛帶著淡笑,無奈地道。
  三娘一愣後,點頭,不再說什麼。
  等人都走了後,水塘邊就剩下羅瑛一人,她蹲下,將籮筐裡的衣服拿出來清洗,一邊洗一邊小聲嘀咕道:「想讓老娘嫁給妳那跛腳姪子,也不怕半夜醒來良心不安?」
  羅瑛剛搬來的時候,孤女支撐一個門庭,難度想也能想得到。她不但是孤女,長得也有模有樣,所以村裡的人都打起她的主意來。誰知看起纖纖弱質的羅瑛著實潑辣得很,被煩得不勝其煩後,放話出來,誰敢讓她不快活,她就讓誰全家不快活,反正她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此話一出,不但沒人敢惹她了,連上門求親的也都不敢來了。這麼潑辣的媳婦,誰敢要?於是,十五歲就來這裡的羅瑛,快十八歲了也無人問津。日久相處下來,鄰居三娘見她倒也不像傳聞中那麼的不堪入目,才想起自己娘家姪子來。
  衣服洗完後回到家,羅瑛坐到桌前開始研墨,她靠寫話本子維持生計。從一開始倒貼筆墨紙硯錢到後來略有盈餘,再到現在的小有名氣,羅瑛覺得這條路是越走越難。主要是那些看話本子的,興趣也是越來越奇怪了,書鋪子的老闆不只一次跟她抱怨,讓她多想點有創意的話本子,別自己將自己圈起來,思維走不出去。
  寫了一點後,覺得心思難以平復下來,怕浪費紙張,羅瑛不敢貿然下筆,於是起身,收拾了下後鎖上門出去了。三娘她們不是說那個什麼將軍要回京嗎,那她去看看熱鬧好了,說不定會有什麼好的靈感。
  當天,為了迎接顧雲將軍凱旋而歸,班師回朝,東大門一直是關閉著的,周圍也聚集了不少群眾。正德大街周圍的茶樓、店鋪屋簷下都站滿了人。更有那些民間藝人們在門口各種表演,一來是為了慶賀大將軍回城,二來嘛,也順便在眾人面前混個眼熟,在逢年過節的喜慶日子裡能想起他們。
  羅瑛為了能一睹顧將軍的風采,想知道是不是像二妞她娘說的那樣器宇不凡、英勇過人。昨晚羅瑛拿了兩張餅跟一群小乞丐、老乞丐搭夥擠在一個屋簷下待了一宿,一大早後跟在一群踩高蹺、耍雜技的人後面,又擠到了最前面。
  那個踩高蹺的班主見羅瑛跟在後面,以為是找來的臨時湊數的,也沒多想,到了城門口的時候立刻塞了一副高蹺給她,然後又讓一旁的熟人教教她。他們為了能在這裡歡迎顧將軍,可是花了不少銀子的,結果有人吃壞了肚子,人數不夠,就不能顯示出他們的優點來,於是只好找人臨時湊數。
  羅瑛愣了下後,就從善如流地跟在那人身後去學如何在短時間內踩上高蹺了。也許是她很聰慧,也許是天賦異稟,反正在那群東倒西歪的人裡,羅瑛是最快站上去,並且很快就行走得如履平地了。為此,來視察的班主決定多給羅瑛五文錢,又說如果她能讓顧將軍看到他們高蹺隊伍的話,額外再給一百文。
  羅瑛大喜,她本來就是來看熱鬧的,誰知誤打誤撞還能掙錢,當下點頭。
  穿上水袖長袍,戴上誇張的頭花,羅瑛仗著「身高」的優勢,大殺四方,順利地擠到了最有利的地理位置,除了東城門往前不到一百米的空地,那裡早就被禁衛軍攔起來了,等下寧王要代表當今皇帝在此歡迎顧將軍的凱旋。
 
  ◎             ◎             ◎
 
  眼看就要到辰時了,眾人已經等得十分焦急了。就聽東門外傳來一陣「噹、咚鏘、咚鏘」的鑼鼓聲,緊接著,厚重的城門在好幾個士兵的合力之下才緩緩移動。眾人知道,這是顧將軍要進城了。為了顧將軍進城,今早東城門都未開啟,就是為了等著這一刻。
  周圍的百姓們開始爭前恐後地往前面擠,被禁軍喝斥著。一時間,現場有點亂糟糟的。羅瑛見狀,趕緊離開人群站在周邊。這麼個擠法,萬一被誰碰倒了,她可就爬不起來了。銅錢固然重要,但也要有小命花不是?
  就在眾人擁擠的時候,城門緩緩打開,就見城門外,上百輕騎整裝待發,各個神采奕奕。在東昇初陽的照射下,不管是人還是戰馬,都悄無聲音,他們容光煥發,一個個穿著盔甲,一手握韁繩,一手提著武器,猶如一幅畫卷,一幅讓人看了就熱血沸騰的畫卷。
  看著那當頭一人一騎,羅瑛的腦海裡不由得冒出「死是征人死,功是將軍功」來。羅瑛知道自己這麼想不好,她搖搖頭,再看,那將軍已經帶領身後的百騎儼然有序地進城了。
  百人百騎,除了馬蹄噠噠外,居然再無其他的聲響,連帶著周圍的百姓也無人敢再說什麼。那一張張嚴肅的面孔,那一副副冒著寒光的鎧甲,那一把把泛著冷氣的兵器……
  顧雲走在最前面,左手握著韁繩,右手提著他的成名兵器金蛇槍,那槍頭朝下,在陽光下折射出點點寒光,經過之處,人人退避。
  顧雲看著將道路圍得嚴嚴實實的百姓,還有那些莫名其妙的雜耍藝人,只覺得很是嘲諷,嘴角不由得浮起一抹嘲笑。這些人現在擠得人山人海地在這裡看熱鬧,一個個表情豐富的,都能跟那戲臺上的戲子媲美了。可他猶記得那年徵兵的時候,可不見這般熱情。家家鎖門,人人自危,就怕點了他們。
  此刻,他戰勝而歸,一個個又來假模假樣地獻殷勤。當然,他不否認當中真有一些人是為了他們打勝戰而歡呼,但有誰為了他們能活著回來而感到慶幸呢?
  羅瑛遠遠地看著,眼神極好的她看見那將軍嘴角的那一抹不屑了,想再看長相的時候,被他的頭盔遮擋住了部分,看不真切。
  眼見那將軍都要走出自己的視線了,羅瑛想起班主答應她的那一百文銅錢,咬咬牙,豁出去了。喊完就跑,反正也沒人認識她,她現在這副鬼樣子,她自己都快不認識了。
  「顧將軍,我喜歡你!」喊了好幾遍後,為了吸引注意,羅瑛開始拚命地踩著高蹺甩著水袖,乍一看雖然沒有規律,但那水袖纏著那不盈一握的腰肢,倒也有點看頭。
  安靜的人群中忽然有女子大膽表白,眾人都回頭看去,見是一個雜技藝人,嘲笑她無恥的同時又開始紛紛效仿。
  「顧將軍,奴家也仰慕你許久了。」人群裡有又女子喊著,只是那聲音比剛才的要柔情了百倍。
  羅瑛一聽,不行,居然有搶生意的。妳柔情是吧?老娘嗓門大。
  羅瑛跟那不知道在哪的柔情女子槓上了,「顧將軍,我是真的喜歡你,快看我,這裡,在這裡。」見那將軍果真看了過來,羅瑛趕緊轉過身去,後背露出「行舞」兩個字來,是那高蹺隊的名字。
  顧雲一臉黑線,這就是京城的姑娘?這慓悍的性子跟邊塞有得一拚啊。不過,誰能告訴他那邊那個跟跳梁小丑一樣的女子是誰?他根本不認識好嗎。她這麼喊不覺得丟臉嗎?他聽了都覺得臉上臊得慌。尤其是對方嘴裡喊的顧將軍正是他自己,讓他更是又臊又氣。
  「顧將軍,奴家自小就聽您的英雄事蹟,我在這裡啊,顧將軍……啊呀!」然後沒聲了。
  周圍傳來眾人的哄堂大笑聲,徹底將剛才那肅穆的氣氛破壞殆盡。
  羅瑛插腰大笑。沒了競爭對手,羅瑛又喊了幾聲,見顧雲看過來的眼神充滿著警告後,羅瑛識相地閉嘴了。反正那班主說只要讓顧雲看過來就行,這會那顧將軍都看過來好幾眼了,她這也算是順利地引起了顧將軍的注意了吧?
  一旁的班主對羅瑛豎起大拇指。收到表揚的羅瑛見狀,立刻不喊了,走到一旁卸下高蹺找班主要錢去了。主角都走遠了,唱大戲給誰看?白白便宜了那群看熱鬧的。
  再說那邊,寧王沐風雲淡風輕地站在那看著顧雲一路走來。也許是剛才在城門口那一齣鬧劇鬧的,沿途有更多的姑娘大著膽子跟顧雲表白。有大膽的將那帶著香氣的手絹和荷包對著行走的隊伍就投擲了過去,頗有魏晉時期「擲果盈車」的盛況,不過這邊丟的是手絹和荷包就是了。沐風就這麼看著,笑得不懷好意。
  顧雲來到沐風面前後,下馬。沐風宣讀了聖旨,招顧雲進宮面聖。
  顧雲跪下接旨,一旁自然有人將他的馬牽走,還有剩下的將士也要妥善安排的。顧雲則帶著左右副手,跟在沐風後面進宮了。
  臨上馬車之前,顧雲下意識地回頭,人群裡,剛才嚷嚷著喜歡他的人早就不見了蹤跡。哼,又是一個 譁眾取寵的騙子。
 
  ◎             ◎             ◎
 
  羅瑛領取了一百多個銅錢後,心情很是愉悅,決定去老熟人那買點筆墨紙硯來,這一百大子,也能頂幾天用了。
  她到了店鋪,就發現伙計不在,祝掌櫃一個人在那忙得焦頭爛額。他看到羅瑛,立刻招手,「快、快,幫我招呼下。」
  羅瑛也沒多問,熟稔地走到一旁為那些挑選筆墨紙硯的貴客們介紹,並且還說下自己使用後的心得,結果不少人都買了她推薦的幾款筆墨還有紙張。
  等空下來後,祝掌櫃揉了揉腰,痠疼得很,「小二家中有事,這幾天在店裡幫我一下如何?」
  見羅瑛不做聲,祝掌櫃又道:「都是熟人,我絕對虧不了妳。這樣,這幾天妳就歇在店裡,走的時候我再送妳一些紙如何?」
  羅瑛斜睨著祝掌櫃,「既然都是熟人,那就再送我幾張彩箋。」
  祝掌櫃的眉頭皺了下,見羅瑛笑著看他,咬咬牙點頭,「行,但是妳手上的話本子得盡快,就剩下兩本了。」
  「明白,回去我就加快速度。」羅瑛答應得很乾脆。
  兩天後,羅瑛一身伙計打扮,一邊用雞毛撢子掃著不存在的灰塵,一邊想著自己等下要幹嘛。下午小二哥就回來了,她也要回去了,等下還得買點柴米油鹽什麼的。忽然,眼角餘光看到門口進來一位客人,羅瑛臉上立刻露出恰到好處的微笑,「客官您買點啥?」
  「有東郭先生的話本子嗎?」那男子開口問著,聲音低沉,略帶著點沙沙的啞,像是很久沒喝水似的。
  羅瑛一愣,她知道自己的話本子深得不少小姐、閨秀的青睞,沒想到居然還有男性讀者。羅瑛臉上笑出了一朵花來,「有,當然有,還有兩本,一本是普通的,還有一本上面有東郭先生的親筆簽名哦。」
  那男子皺眉,似乎在考慮,須臾後問:「有簽名的那本多少?」
  「六兩。」
  男子蹙眉,大概是覺得一本話本子居然賣出這麼高的價格,實在有點不合情理。
  羅瑛見他面露猶豫,立刻道:「客官您也知道,東郭先生的話本子,那可都是他親手寫的,絕不找人謄抄。」見那男子的眉頭鬆了幾分,羅瑛又道:「再給您透露個消息,據說東郭先生下一本話本子會配上唯美的插畫,出來後一定給您留一份。」
  那男子點了點頭,從懷裡掏出銀子丟給她,「給我拿那本帶簽名的。」
  來人正是大將軍顧雲,這幾天就顧著應付同僚了,今天出門的時候,妹妹讓他幫她買一本東郭先生的話本子回去。他忙完了差事回去的途中才想起來,於是又折回來,恰好看到這裡有個書鋪子就進來了,一問,還真有,居然還有那個什麼東郭先生的簽名版本。
  「你要是敢唬弄我,別怪我不客氣。」顧雲口氣不善地道。
  羅瑛陪笑,「不會,絕對不會。」說著走到裡面,拿出那話本子,刷刷刷地簽下大名,然後對著那地方吹著,讓墨跡快點乾。
  「客官,您先看著,掌櫃的不在,我得找找。」裡面傳來羅瑛的喊聲。
  顧雲聽聞,真的四下看了起來。這是個不大不小的筆墨鋪子,牆上掛滿了各種各樣的畫,有風景畫、有鬧市圖,還有那一團團、一簇簇的花開富貴牡丹。
  顧雲的眼神停在最角落的一幅山水畫上。不,在別人眼裡是山水畫,在顧雲的眼裡,那明明是一張濃縮的山地地形圖。根據那圖上畫的形狀來看,還真的有點像是他們邊城後山的獅子嶺。
  顧雲眼睛一縮,這人好厲害的功法,居然將那一條條的羊腸小徑也畫得很是清晰,不但清晰,也很準確。獅子嶺他去過,所以看到這幅圖,他才頓住。
  「好了、好了,終於找到了。」羅瑛拿著墨跡已經乾了的話本子走出來,用精巧的書封包好後遞給顧雲,「您要的話本子。」
  顧雲沒接,指著剛才看中的那幅圖問:「這幅畫多少?」
  羅瑛看過去,見是一幅普通的山水畫,看起來群山峻嶺、險象環生的。她疑惑地看了顧雲一眼,這幅畫從她認識祝掌櫃的開始就一直掛在這裡了,一直無人問津,喜歡山水畫的覺得這幅太荒涼了,喜歡邊塞風情的又覺得這幅太剛硬了,反正就是問的很多,買的沒有。
  「客官您說這一幅可是我們店的鎮店之寶,小的來這快三年了,好多人問,掌櫃的都捨不得賣。」羅瑛瞎說著。這人看起來整體感覺有點熟悉,大概是之前來過的客人,最重要的是這人看起來就是有錢人,要她對有錢人不痛下殺手不太可能。再說,這幅畫掛在這裡都長灰了,賣出去皆大歡喜,賣不出去也不損失,反正都三年賣不出去了。
  顧雲皺眉看著這個一臉傻笑的小伙計,從他進來的時候,他就知道這是個女的,他只是來買東西的,也不管賣東西的人的性別。只是後來,覺得這說話的聲音甚是耳熟,似乎在哪聽過,可他回來除了應酬就沒接觸外人了,更別說是個女的。顧雲蹙眉苦思,想半天愣是沒想起來。
  「客官這幅畫您看他的畫工,幾筆之間就勾勒出山的形態了,還有你看這險峻畫得讓人看著就有種身臨其境的感覺。再說這整體的細節之處也安排得很到位,別看就這麼一張紙的地方,卻畫出了連綿不絕的意境……」羅瑛劈里啪啦一頓誇。
  顧雲斜睨了她一眼,陽光從外面照射進來,顧雲看著她面部表情十分豐富地誇著那幅畫,他很明顯地看到她說話的時候,她那唾沫星子飛得到處都是。
  顧雲臉一黑,往後退了幾步,不耐煩地道:「多少銀子?」
  羅瑛想了想,伸出一隻手。
  「五十兩?倒也不貴,我買了。」顧雲說著就要掏銀票。
  羅瑛笑著搖頭,「客官,是五百兩。」
  顧雲嘴角一抽,看著這傻笑的店小二,一點都不像開玩笑的表情後,臉色黑了下來。
  「沒事,很多人都問過,很多人也都沒買,你不買也很正常。」羅瑛十分善意地為顧雲找臺階下。
  要是沒看到她嘴角一閃而過的嘲諷,顧雲還真的覺著這個乍一看笑得傻傻的小二是為他著想呢。沒想到自己居然被人鄙視了。
  顧雲又看了看那圖,咬咬牙,掏出銀票拍在櫃檯上,「給我裝起來。」
  「好咧。」羅瑛脆生生地道,俐落地將那畫取下來,小心地捲起來,然後拿出錦盒,將畫放進去,恭敬地遞到顧雲面前,「您的畫。」
  顧雲接過後,拿起之前的話本子,意味深長地看了羅瑛一眼,冷哼一聲,走了。
  羅瑛拿著那五百兩銀票笑得像是偷了雞的黃鼠狼。信口開河要了五百兩,這「貴客」居然真的給了,是說他傻好呢,還是傻好呢?
  等祝掌櫃回來的時候,羅瑛將她賣畫的經過跟他提了一提。那祝掌櫃驚呆了,當初他被一落魄書生打扮的人攔住,非要賣給他這幅畫。祝掌櫃無奈,只好買了,但只肯出五兩銀子。那書生猶豫很久,還是點頭賣了,結果今天賣了五百兩。
  「瑛子,妳別寫話本子了,就來我這裡當伙計吧。」祝掌櫃笑著道。
  羅瑛斜睨著他,須臾後翻個白眼,從那五百兩中拿走一百兩,「寫話本子那是我的夢想,總有一天,本姑娘寫的話本子會被人看上,並且在戲臺上演出來的。這一百兩,我拿走了。」
  祝掌櫃搖頭,「天還沒黑,別作夢了。要是想掙錢,我有個法子。」
  「只要不是犯法的,說來聽聽。」
  「妳的話本子配上含蓄點的春宮圖,保證供不應求。」
  羅瑛雙眼直直地看著祝掌櫃。祝掌櫃被她看得面色尷尬,「現在很多閨秀出嫁的時候都會帶這樣的書,就是為了新婚之夜不出洋相。所以,有解說的春宮圖配上妳寫的情節,肯定會很受歡迎。」
  「我考慮考慮。」
  「考慮什麼?」祝掌櫃打斷她的話,一拍桌子,豪氣雲天地道:「妳寫多少我要多少,一本五兩銀子,筆墨我出,幹不幹?」
  「幹了。」羅瑛連猶豫都沒有就答應了。說完,她轉身回到後面廂房拿著自己的小包袱出門了。操守這個東西,只有在衣食豐足的情況下才有資格說。
  祝掌櫃看著她走出去的身影覺得自己被坑了,但話都說出口了,也收不回來,再加上今天掙的三百九十五兩銀子,值了。他當下喊道:「加緊了。」
  看到羅瑛頭也不回地擺手表示知道後,祝掌櫃笑著搖頭。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