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古代 > 商品詳情 秀才娘子撩夫記~假正經之一
【4.4折】秀才娘子撩夫記~假正經之一

臉紅紅BR1008--零葉

會員價:
NT854.4折 會 員 價 NT85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零葉
出版日期:
2018/05/22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王爺別這樣
NT85
銷量:49
從此君王不翻牌
NT85
銷量:56
狼主的嬌氣小妻
NT85
銷量:67
將軍的賣身契
NT85
銷量:48
奪夫為婚
NT85
銷量:60
惡夫寵妃
NT85
銷量:92
伴夫如伴虎
NT85
銷量:109
夫人有點嬌
NT85
銷量:86
好女等夫來
NT85
銷量:131
重生之馭夫有道
NT85
銷量:93
娘子要和離
NT85
銷量:110
誓不成婚
NT85
銷量:27
嬌寵繼皇后
NT85
銷量:117
囚婚~婚從天降之二
NT85
銷量:74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5
銷量:310
夜夜難寐
NT85
銷量:241
一百零一夜
NT85
銷量:207
半夜哄妻
NT85
銷量:192
十年一夜
NT85
銷量:189
夜劫
NT85
銷量:177
離婚有點難
NT85
銷量:177
王妃不管事
NT85
銷量:157
長夜難枕
NT85
銷量:154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5
銷量:142

男人的一見鍾情,追求是帶著挑逗,理性失控;
女人的日久生情,勾引自帶著天真,感性嬌嗔。


自皇榜貼出大開恩科後,京城大大小小的酒肆客棧就瘋了,
甭管有錢沒錢,全都開始翻新門面,為此婁吉祥坐不住了。
身為吉祥客棧老闆娘,為了招攬生意,親自下海攬客,
卻被溫懷安誤會是青樓女子。人家可是舉人老爺, 是天子門生,
她哪敢吭聲。誰知溫懷安哪家客棧不住, 偏偏自己送上門,
那氣不打一處來的婁吉祥也沒客氣, 自是狠狠地坑了他一把。
婁吉祥是個財迷, 但她一心只想當守錢奴,沒想為溫懷安賣身啊。
可溫懷安這人,看著相貌堂堂,卻是滿肚子花花腸子。 見她不從,
竟撂下狠話,待他摘得一甲探花, 進士及第,她,婁吉祥就得以身相許。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老闆娘、老闆娘……」一大清早,位於東二街的一家吉祥客棧內就響起公鴨嗓子般的叫喚聲。
  在沒得到回應後,那公鴨嗓子又扯著嗓子叫了幾聲,惹來周圍鄰居從窗戶丟出幾隻鞋子這才作罷。
  婁吉祥揉著睡眼惺忪的眸子,一頭烏黑的秀髮隨著她起床的動作鋪撒在一床紅豔豔的床單被套上,紅配黑,看著格外的讓人心癢癢。
  婁吉祥認命的穿衣起床。
  等她呵欠連天的打開門後,就看到二狗子正在樓下翹首期盼地看著她。
  二狗子是個小乞丐,被她救了後,就一直在她著客棧裡當個跑腿的,沒工資,管吃管住,手腳利索,就是腦子一根筋,犯傻。
  「老闆娘……」二狗子正在變聲期,看到婁吉祥,立刻咧出一口大白牙喊了一聲。
  婁吉祥有點後悔救他了,忒噪舌,就跟那要下蛋的母雞似的,找到機會就咯咯噠個不停,忒煩人。
  「你最好有要緊的事情要說,不然今天都不要吃飯了。」婁吉祥說完這話,又十分不雅的打了個呵欠。
  這個客棧勉強維持,所以能精簡的就精簡。客棧有十二間客房,只有四個人,婁吉祥,二狗子,還有廚房裡的一個大廚夫妻倆。
  每天她都要身兼數職,累得要死要活不說,還掙不到錢。要不是這客棧是她爹娘唯一留給她的東西,她早就不想在這待了。
  「剛才出皇榜了,新帝登基,要開恩科……」
  「然後呢?」婁吉祥懶洋洋的問。
  「然後就是最近會有很多很多的舉人老爺要來京城趕考啊,這樣我們客棧的生意就會好很多了。」
  婁吉祥眸子驀地掀開,裡面精光一閃。
  「當真……」
  「真的真的,科舉就在三個月後。」
  婁吉祥轉身,砰砰砰的往樓下而去。
  等到了樓下後,二狗子難掩興奮又道:「我們得到消息算晚的了,我看一大街那邊幾家豪華的客棧都開始裝修了。皇榜發出到大批舉人老爺進京,大概還有一個月的時間。」二狗子將自己聽來的消息一一跟婁吉祥彙報。
  婁吉祥轉身看著自家這三層小樓,外面看起來還過的去,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很多地方因為年久失修的原因,存在不少的隱患。
  婁吉祥也想維修啊,但手頭的銀子勉強能支撐這家客棧的日常開銷,哪裡有閒錢啊。
  這是個令人憂傷的話題。
 
  ◎             ◎             ◎
 
  自從皇榜出來要開恩科後,京城大大小小的酒肆客棧就瘋了,甭管有錢沒錢,全都開始翻新,在這麼翻新濃郁的氣氛下,婁吉祥坐不住了,但她實在沒錢啊。
  於是,隔壁的孔家大少爺孔新雲找到了婁吉祥。
  在孔新雲一番巧舌蓮花下,婁吉祥答應等他們家翻新好了後也跟著一起翻新,他們兩家是緊連著的。
  「謝謝你。」婁吉祥的謝是發自真心的。
  孔新雲看著眼前這個俏生生的小娘子,壓抑著眼裡的貪慾,「說這些就見外了,我們來從小一起長大,這點忙總是要幫的。」
  婁吉祥笑而不語。
 
  ◎             ◎             ◎
 
  轉眼一個月過去了,已經有舉人陸陸續續的到達京城了。
  為了拉客,這些人也是無所不用其極。有些家底雄厚的,直接雇翠花樓的頭牌們,天天就在渡口穿得花枝招展,就為了吸引過往的舉人老爺下榻在他們家客棧。
  還別說,這一招十分好用,那些客棧的房間很快就被陸陸續續趕到的舉人訂完了。
  再看自己家,十二間客房才訂出去兩間,還都是最差的下房。
  這樣下去可不行。
  婁吉祥在考慮,情翠花樓的姑娘是不可能了,自己要不要親自去渡口拉客……呸呸呸,是招攬客人。
  話雖如此,婁吉祥還是拉不下那個臉來,萬一別人覺得她是那種不正經的姑娘怎麼辦?雖然二十出頭了,可那也是黃花大閨女,做不出如此出格的事情。
  過了幾天,眼看著全京城所有的客棧幾乎都住滿了,唯獨她的吉祥客棧才住了一半人,婁吉祥坐不住了。
  這天,她拿出她新做的一件翠柳色襦裙,一頭長髮隨意的披散著,只用一根嫩黃色絲帶繫著後,手裡挽著一個小巧的竹籃子,出門了。
  二狗子見狀問她去哪,婁吉祥忍住翻白眼的衝動,「看好家,廢話真多。」
  二狗子被凶得不敢回嘴,老老實實在家照顧那些已經入住的舉人老爺們。
  再說婁吉祥,雖然做好了心裡準備,但等真的站在渡口,尤其是看到還有一些青樓女子繼續在那招攬的時候,就怎麼也邁不出腿。
  猶豫、掙扎、糾結……
  這些情緒快將婁吉祥逼瘋了。
  一面是客棧能不能繼續維生的問題,一邊是面子以及女兒家的矜持問題。
  糾結的功夫,婁吉祥不知不覺將周邊提岸上的野菜採了一籃子。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只瞪著那籃子野菜發呆,在沒進帳,可不得吃野菜了嘛。
  去就去,又不會掉塊肉。
  婁吉祥在心裡給自己鼓舞,鼓完後猛得站起身,不給自己後悔的機會往渡口衝去。
  正好迎面走來兩個書生打扮的年輕男子,婁吉祥趁著那口氣還在,驀地上前,橫臂攔住兩人的去路。
  溫懷安正跟好友季權說話,他們剛下船就看到碼頭上的那些青樓女子一個個扭著水蛇腰,波濤洶湧的對來往的舉人們拋媚眼,言語間似乎讓他們去那家客棧入住。
  本以為不會有人理睬,結果就看到跟他們同一批下船的不少舉人都往那些女子身邊走了過去,有些更是現場就調戲起來。
  溫懷安看的十足倒胃口,只感嘆世風日下。
  結果剛感嘆完畢,兩人忽然就被憑空冒出來的女子攔住了去路。
  溫懷安抬眼一看,眼前一亮,這個女子穿得很是清爽,一張乾淨的小臉上鑲嵌著一雙圓溜溜的眼睛,烏黑烏黑的,還有那隨意紮著的頭髮,隨著風一吹,調皮的從她的臉上劃過。
  看了剛才那些濃妝豔抹,在猛得一看到眼前的小清新,溫懷安只覺得眼睛舒服了不少。只是在看她的表情還有她那欲言又止的樣子,溫懷安微翹的嘴角立刻收了回來,原來,這位也是來拉客的。
  溫懷安的心頭沒有來的閃過一抹失望,還沒來得及細揣著失望到底是為那般,又想:現在的京城風氣真的這麼開放嗎?這些女人也真是毫無節操,想到這裡,溫懷安的眸子裡閃過一絲鄙夷,更帶了點怒其不爭的味道看著眼前的女子。
  「兩位……」婁吉祥只開口說了兩個字,就看到了溫懷安眼裡的鄙視和慍怒,她的心一頓,難過的情緒劈頭蓋臉的打了過來,剛才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瞬間分崩離析。
  婁吉祥整個肩膀都垮了下來,她垂下橫張的手臂,退到一旁,歉意的福了福身子後道:「抱歉,打擾兩位了。」說完,扭身往回走了。
  溫懷安看著那寞落的身子,轉頭看著好友問:「什麼意思?」
  季權顛了顛背上的竹箱子,嘴角掛著淡淡的笑意,「還不是你剛才那表情,傷了人家姑娘的心。」
  「我什麼表情了?」溫懷安反駁。
  「一副瞧不起人的表情啊。」季權說完,搖搖晃晃往前走。
  溫懷安想了想,自己剛才似乎真的有那種想法。
  他抬頭向遠處看去,就見那姑娘步伐快速,那走路的樣子也不像是那種姑娘,估計是錯怪人家了,說不定只是來問路的呢?
  這麼一想,溫懷安心裡閃過一抹歉意,眼神追著人家看,直到她隱匿在人群中才收回視線。
  溫懷安加快步伐追上已經走出幾步遠的季權問:「你訂的那家客棧靠譜嗎?畢竟我們來晚了半個月,人家還給我們住嗎?」
  「放心吧,我讓子集兄給我們預留了。」
  「那就好,在這船上顛簸了一個月,我要好好的睡一覺。」
  「自然自然。」
 
  ◎             ◎             ◎
 
  兩人一路說著話,天色暗下來前終於找到那家悅來客棧,只是,事情似乎有點不太對勁。
  季權看著林子集,眸子裡都是質問:「子集兄,這是何意?」
  林子集被看的有些訕訕的,「抱歉,那天來了後,我一忙,就……就忘記了。」
  溫懷安不作聲,他跟林子集不太熟,但看他們剛才找到他的時候,他那左擁右抱的樣子,想來確實忘記了,不過不是讀書忘記的,而是什麼,自是不用說破了。
  季權狠狠的指著林子集,最後拉著溫懷安道:「我們走。」
  林子集滿臉心虛,「要不你們今晚就在我這裡擠一擠吧,現在這周邊的客棧基本都客滿了。」
  回答他的是季權跟溫懷安的後腦杓。
  兩人出了客棧,此時大街上都沒了行人,只剩下各家各戶掛在門簷的燈籠發出幽暗的光來。
  「懷安兄,抱歉,都是我沒處理好。」季權歉意的對溫懷安道。
  溫懷安搖搖頭,「先不說這些了,我們還是找到落腳點比較重要。」
  說完這話,溫懷安一抬頭,就看到頭頂上掛著四個燈籠,上面寫著吉祥客棧。不過跟剛才的客棧看起來很不一樣,這個客棧給人感覺像是住家,絲毫沒有剛才他們出來那家的氣勢,反倒有點落寞的味道。
  溫懷安拍了拍季權的肩膀,示意他抬頭看。
  季權抬頭,自然也看到了,他看著溫懷安,眼神裡都是這次聽你的。之前溫懷安就說過,林子集這個人不太靠譜,但因為他娘跟林子集的娘是手帕交,所以才讓他幫忙的,誰知道這小子見色忘友。
  「要不就去問問吧,剛才我倆一路走來,看到的客棧裡都有不正經女子的身影,哪裡能安定下來心讀書。這家看起來雖然破舊了點,但勝在安靜,沒有那些亂七八糟的干擾。」溫懷安客觀的分析著。
  季權點頭,「那就去問問吧。」
  兩人決定好了後,上前敲門。
  半天才聽到腳步聲,以及一個少年變聲期的嗓子問:「誰啊?」
  「投店的,請問還有客房嗎?」季權道。
  裡面的人愣了下,接著那變聲期的嗓子立刻嚎叫,「老闆娘,有客人上門了。」接著,就聽到急促的腳步聲,緊接著就是下栓子的聲音,兩人連忙往後退了一步。
  二狗子看到來人斯斯文文的,立刻露出一口大白牙,笑得格外的憨厚,「有房間、有房間,客倌裡面請。」
  二狗子的熱情反倒讓兩人猶豫起來。
  見狀,二狗子急了,他想也不想的一把抓著季權的胳膊將人往裡面拖,「真的有、真的有,還是天字型大小的房間。」
  「哎哎哎,你這小孩幹嘛,快放開我。」季權一慌,一邊掙扎一邊看向溫懷安求救,但溫懷安只跟著他們的腳步踏了進去。
  季權心道,完了完了,碰到壞人了,就說這太過安靜的肯定有問題。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嬌呵制止了二狗子的動作,「幹什麼呢?不得無禮。」
  溫懷安抬頭看去,就見二樓我的圍欄後站了一個年輕的女子。是她!溫懷安看著她從樓上下來,果然,自己之前錯怪她了。
  婁吉祥聽到二狗子的聲音後連忙從三樓下來,結果剛到二樓就看到二狗子在拉扯客人,當下急得不行,只好出言呵斥。
  二狗子立刻放開季權,委屈巴巴的看著樓上的婁吉祥。
  婁吉祥看著二人,躬身行禮,「二位客倌,抱歉,這孩子腦子有點不太靈光,要是唐突了二位,還望包涵。」
  溫懷安仰頭看著婁吉祥,沒作聲。
  反倒是季權,看到婁吉祥又聽到她這番話後,拱手行禮,「姑娘有禮,我們二人來進京趕稿的舉人,來的遲耽誤了住店,看到這裡是客棧……方才……」說道這裡,不太好意思的看了二狗子一眼。
  「兩位稍等。」說著,婁吉祥折身從樓上下來。
  昏暗的燈火照的她的身影格外的嬌小,她的影子被拉得老長,折折彎彎的。
  溫懷安低頭,看著腳下的影子,應該是婁吉祥的上半身影子。隨著她的走動,那影子很快就不見了。
  婁吉祥忍著心裡的激動,面色淡定的都到兩人跟前,又是福身行禮,起身後道:「我是這家客棧的老闆娘,二位要是住店的話,還有一間天字型大小,一間地字型大小,可以帶兩位去看看的。」
  季權沒作聲,轉頭看著溫懷安。
  溫懷安早就認出了婁吉祥,正是下午那會兒攔住他們倆的那個姑娘,不過,既然她是這裡的老闆娘……
  「不用了。」溫懷安道。
  聞言,婁吉祥的臉色一變,一抹失望從臉上一閃而過。
  她也認出了溫懷安,她想,一定是自己下午的舉動讓他覺得自己不是一個正經人,所以才不想住在這裡的吧。
  見狀,到嘴邊的挽留硬生生被她咽了下去,她看了溫懷安一眼隨後不作聲了。
  溫懷安自然沒錯過她臉上一閃而過的失望,見她張了張嘴還以為她要說什麼,結果就見她看了自己一眼後閉嘴不語,那一眼,讓溫懷安覺得自己像是做了什麼對不起她的事情似的。不過他下午那麼貿貿然的給她覺得自己認為她是那種姑娘,確實是欠妥當。
  季權也看著溫懷安,要知道在這個時候還能訂到客棧已經是非常幸運的事情了。但溫懷安是他的好友,他沒開口說話,他自然不作聲。
  溫懷安張嘴道:「不用看了,我們直接住進去吧,天色不早了,我們想早點休息。」
  婁吉祥怔愣了下,以為自己聽錯了,但在看到溫懷安挑眉的神情後,小臉上立刻迸發出耀眼的神情來,「好的,兩位客倌,我這就馬上為你們準備客房。二狗子,快叫李淑燒水。」
  二狗子也開心的應答了一聲,一溜煙跑走了。
  婁吉祥做了個請的姿勢,兩人往樓上走去。婁吉祥墜在後面,重新關了院門,上了木栓。
 
  ◎             ◎             ◎
 
  婁吉祥帶著二人上來,二樓是地字型大小,還剩下一間。
  她推開門,這是一間簡單但整潔乾淨的居室,隔出了一個小小的會客廳,裡面是臥房,一張八仙桌。
  程設簡單,好在看起來讓人很舒服。
  季權將揹著的竹簍往桌上一放道:「懷安兄,是我害的你沒了住處,天字型大小就給你住吧,我住這間就可以了。」
  溫懷安聞言點頭。
  婁吉祥笑著道:「那好,稍等會,我讓二狗子給你打熱水,先生可以泡個熱水澡再睡下。」
  季權點頭。
  溫懷安冷著臉一副生人勿進的表情出去了,婁吉祥剛想跟著,季權忽然拉了她一下,婁吉祥回頭,疑惑的看著他。
  季權笑著道:「我那個好友,除了他娘外,對別的女人……都不太友好,要是有什麼得罪之處,還望擔待一二。」
  婁吉祥驚訝了一下,想到兩次見面,他確是表現出了不太友好的一面。
  當下點點頭,「來者是客,自然不會跟客人置氣的。」說完對他點點頭後轉身出去了,還幫他帶上了門。那邊,溫懷安站在樓梯拐彎的地方,看著她出來後,冷著臉一言不發的轉身拾級而上。
  等他轉身後,婁吉祥吐吐舌,這位客倌還真的很冷淡呢,不過有了之前季權的話,婁吉祥也沒放在心上,只要伺候好吃喝,其他她也管不著,橫豎就著兩三個月,怎麼忍不能忍?一切為了銀子。
  三樓以前是婁吉祥跟她爹娘住的地方,一般不招待客人,但自從她爹娘去了後,客棧入不敷出。加上之前要翻新,所以婁吉祥將自己的東西搬到父母的房間,而後簡單翻修了一番後,將自己的閨房當成天字型房間對外出租,這是天字型大小房間迎來的第一位客人。
  二人一路沉默著上了三樓,天字型大小房間靠近裡面,等到了後,婁吉祥推開了門道:「就是這間了,先生請進。」說著退到一旁。
  溫懷安點點頭,邁腿走了進去。
  這是一個很溫馨的房間,一進門是會客的客廳,再往裡面的臥房,臥房靠窗戶的地方擺著一張書桌和美人榻。
  他的眼神在美人榻上停留了下後移開,繼續打量,臥房後面是一個小小的淨室。
  溫懷安看到這樣的陳設,有點驚訝,本以為這看起來簡陋的客棧能有個舒服的床榻就不錯了,沒成想居然還有這樣的客房。
  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溫懷安很滿意。
  他放下竹簍,轉身看著還站在門口的婁吉祥問:「不知道這房租,是怎麼收的。」
  婁吉祥立刻道:「因為是趕考月,京城所有的客棧價格都翻了幾番。」說道這裡,婁吉祥小心翼翼的看著溫懷安的表情。
  「翻了幾番後那是多少?」
  婁吉祥想了想,伸出了一根手指頭。
  「一兩?雖然比剛才我們定的那個店貴了點,但好在妳這裡什麼東西都有,一兩就一兩吧。」溫懷安一邊說一邊四處打量。
  婁吉祥聞言嘴巴驚愕的能塞下雞蛋,但在溫懷安轉身的時候立刻恢復原狀。
  「你說的是隔壁的悅來客棧吧。他們家天字型大小房間一天可是三兩銀子,地字型大小的是二兩銀子,還不包吃。」婁吉祥立刻回答,而後笑咪咪的道:「我這裡天字號一兩銀子,地字型大小半貫,都是包吃的,當然了,天字型大小的吃食肯定比地字型大小的精細點。」
  溫懷安點點頭,從懷裡掏出銀票,「這是兩個月的房租,包括下面地字型大小的一起,吃食的話,我們一樣就可以了。」
  婁吉祥看著那張遞過來的一張一百兩的銀票,正要伸出的手緊張的捏了一下後,才伸出去拿,「好的,我這就登記上,飯菜跟熱水馬上就給送上來。」說完,微笑的倒退到門口,幫他關上了門。
  一出門,婁吉祥咚咚咚的下了樓梯,而後站在樓梯拐角的地方拍著胸口,媽呀,這下賺大發了,她剛才只是想說一天一串銅錢而已。
  看來遇到個不差錢的了,他既然能在悅來客棧預定,看來經濟上還是不錯的。這麼一琢磨婁吉祥剛才那一閃而過的愧疚心裡立刻煙消雲散。
  大不了一天三頓,頓頓給他們吃點好的。
  這麼想著,婁吉祥快速的到了廚房,吩咐二狗子趕緊將燒好的熱水拿過去給他們洗漱,並通知他們飯菜很快就好。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