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賜婚記
【6.2折】賜婚記

臉紅紅BR1042--零葉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零葉
出版日期:
2019/01/22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放妻協議
NT118
銷量:36
前夫想再婚
NT118
銷量:54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73
待到村花出嫁時
NT118
銷量:18
總裁與前妻
NT118
銷量:44
金主的床不能爬
NT118
銷量:46
我被侯爺欺負上了
NT118
銷量:28
王爺,妾身不嫁
NT118
銷量:34
送上門的總裁先生
NT118
銷量:32
水噹噹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48
氣噗噗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38
不情願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66
寡情總裁被撩了
NT118
銷量:61
秘書與賣身契
NT118
銷量:52
隱婚契約
NT118
銷量:36
花了十年試婚
NT118
銷量:32
就怕上司變老公
NT118
銷量:80
王爺忙寵妻
NT118
銷量:50
逼婚不下床
NT118
銷量:73
夜夜催婚
NT118
銷量:75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13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45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10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95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90
夜劫
NT118
銷量:184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77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57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45

女男人情如火,曖昧廝磨,放不開只想要愛;
女人情如水,絲絲挑逗,逃不了只好愛了。


逃難時唐歌跟唐母孤兒寡母怕被人欺負, 落戶時索性給她報了男兒身。
於是五歲開始, 唐歌就以男裝示人,比男人還爺們, 不但好賭,
路邊女人見一個就輕薄一個, 打架鬧事更是從沒少過。
唐母病沒這一年, 她順手在河邊撿了個來路不明的男孩,
本來是想劫財,最後卻順手把人給劫回家養了下來,
盤算著給唐家傳後,還取了名叫唐棣。 誰知,
養了五年還沒給唐家傳後,卻被官府告知, 唐棣不但是位王爺,
親兄還是當今皇帝。 唐歌這人膽小怕事,本想跟唐棣一刀兩斷逃命,
唐棣卻要皇帝賜婚,把全身沒有一絲女人樣的她, 強娶回王府好生調教。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唐歌躺在自己四面漏風的屋子裡忍不住想仰天長嘯。
  不,她現在就連仰天長嘯的資格都沒了,得留著力氣走出去,不然明天隔壁的牛二肯定會發現她已經餓死在家裡了。
  餓,是真餓。
  躺了會兒,唐歌終於爬了起來,頂著一張營養不良的臉,喝了一瓢冷水混了個水飽後,晃蕩著來到街上,走到賣大餅的李大娘那,隨手拿了個芝麻餅,「先欠著,等寬裕了給妳。」
  李大娘翻個白眼,沒說話。
  「怎的?怕我賴妳這一文錢的燒餅啊?」唐歌一臉蠻橫的問。
  「大郎,不會的,不會的。」李大娘趕緊擺手,可不想得罪這一代有名的混混。
  唐歌嗯了一聲,一邊咬著大餅一邊往城外走去,一個餅下去混著剛才的水,肚子裡終於有了點東西了。
  她跟她娘是逃荒來到石臺縣的,當初怕孤女寡母的以後要被人欺負,也立不起來門戶,她娘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在落戶的時候就給她報了個男兒身。
  於是從五歲開始,唐歌就一直以男裝示人,平日裡她娘還讓她多跟男孩子們一起玩耍,要有點男子氣概。
  結果氣慨過了頭,唐歌比那些男孩子還爺們,從小打架鬧事沒少挨揍,她娘也是又氣又心酸。
  女兒都十五歲了,也不敢找婆家,倒是有人看中這混小子,但她不敢答應啊。當初落戶可是找人幫忙的,要是被人知道唐歌是女孩子,不但他們一家人倒楣,連那個幫他們保證的人家也跟著倒楣。
  是以一拖再拖,直到去年,唐歌的娘蔡氏被一場疾病奪走了性命。
  一夜之間,唐歌就成了個孤家寡人。
  從小她娘讓她跟一群男的混在一起,她一不會繡花二不會紡織,私塾倒是上了兩年,勉強不是個睜眼瞎,寫得一手狗爬字也上不了檯面。
  她娘在的時候家裡還有點存餘,她娘一場病後基本全部折騰光了。坐吃山空到現在,唐歌覺得自己沒餓死,真是她娘保佑的。
  不行,得去河邊摸魚或者去城外掏個鳥窩什麼的把今天混過去。
  對,沒了娘的唐歌,日子就是過一天混一天。
  離開城門口的時候,守門的大爺道:「大郎,別整日遊手好閒的,趕緊的某個營生娶個媳婦才是重點。」
  唐歌應了一聲,自顧自的出城了。
  她也想啊,可之前的日子太混了,放眼整個縣城都沒人要她。肯要她的都是賭坊那些地方,她不願意。
  她以前被人帶著沾染了壞習慣,賭博,還是她娘哭著嚎著讓她發誓再也不賭了才忍著沒去。
  她怕她去了那些地方後,會忍不住又沾染上惡習。
  哎,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啊。
 
  ◎             ◎             ◎
 
  唐歌先去了樹林,爬了幾棵樹都沒發現鳥窩,有鳥窩的裡面也沒蛋。一番折騰,一張大餅能量都快消耗完了。
  不行,得下河摸魚去。
  唐河來到河邊,找了一段水流比較緩的地方,找來枯枝跟泥巴和在一起做了個坎兒將水堵住,唯一的缺口下放著一個隨手編的藤框,大魚跑不掉,小魚逮不著的那種,套兒做好了後,她蹲在那坐等魚兒隨著水游過來。
  等待的過程是漫長又無聊的。
  唐歌到處亂看,忽然發現對岸的河堤那有個黑乎乎的東西被水沖刷著蕩來蕩去的。
  唐歌心喜,莫不是遇到什麼動物的屍體了?剝了皮可以賣個好價錢。
  當下毫不猶豫的將褲腿捲起來後淌水過去了。
  等走進一看,才發現是個人。
  唐歌頓時不敢上前了,左顧右盼沒看到別人。算了算了,這種事情還是不要招惹的好。
  唐歌剛想走,結果餘光看到一個亮晶晶的東西,她回頭一看,貌似是一塊玉佩。
  要不,摘了玉佩再走?惡向膽邊生說的就是她這樣的。
  唐歌小心翼翼的靠近後,抓住了那塊玉佩,剛要抽身就走的時候,忽然腳踝被什麼東西一把抓住了。
  「媽呀……」唐歌嚇得一個屁股蹲就跌坐在水裡了。
  她轉頭一看,那個她以為死了的男人,不對,或者說男孩忽然睜開一雙赤紅的眼睛看著她。
  「媽呀,水鬼啊……」唐歌喊的同時一腳蹬在那孩子的臉上,那孩子悶哼了一聲,暈了過去。唐歌還在大喘氣,等那顆快跳出嗓子眼的心回位後。唐歌這才忙不迭的要跑,結果就發現,她的腳踝還被人抓著。
  唐歌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這人明顯還是活的,救不救?
  雖然她這些年過得有點混,但三觀還是正的。猶豫再三,最後決定看在那玉佩的分上,救人吧。
  唐歌廢了九牛二虎之力將人拖到岸上後將人往岸邊一丟,隨手摘了幾根魚草又下了水。等她提著三條巴掌長的鯽魚上來的時候,岸上那人衣服都已經半乾了。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唐歌吃力的將人弄到背上,又將那三尾鯽魚拴在他手上。而後一個悶哼,背上個半大小夥子就往回走。
  回城她沒走原路,而是繞了小路,從另一個城門入城的,那邊離她家近。
 
  ◎             ◎             ◎
 
  等回了家後,唐歌將人往床上一丟,解開那三條曬得半乾的魚,擠掉內臟後直接丟鍋裡,兩漂水加進去後放了一點鹽,添火。
  不一會兒,屋子裡傳來香味。
  這邊唐歌正在忙活著,那邊,躺在床上的男孩忽然動了動,而後慢慢的坐了起來,他東張西望之後,坐在那一動不動了。
  等唐歌回到房間猛的一看坐在那的人後嚇得就是一哆嗦。
  那人這才看了過來。
  唐歌被那雙眸子看得打了個寒顫。隨即強自鎮定的問:「醒了?醒了就過來喝湯吧。」說完轉身就走,結果那人還是坐在那一動不動。
  唐歌扭頭,見那人還在看著自己,那樣子……有種說不上來的奇怪。
  她走回去蹲在那人面前,那人低頭看她。
  「你叫什麼?」唐歌問。
  那人不說話。
  「哪裡人?」
  依舊沒得到回應。
  「別跟老子玩失憶這一套。」
  對方還是沒反應。
  唐歌懵了,她這是撿回來個傻子?
  「你是傻子?」
  那人終於開了尊口,「不是。」
  唐歌呼了一聲,還好,不是個傻子。
  「那你叫什麼家住哪裡?」
  對方搖頭。
  「真失憶了。」
  那人搖頭。
  跟個傻子也沒區別。
  唐歌氣呼呼的站起來,走到門口的時候扭頭,凶巴巴的道:「趕緊的,吃飯了。」
  聞言那半大小夥子立刻站了起來。
  這人到底是精還是傻啊?
  來到簡陋的廚房,唐歌拿出兩個缺口的碗,掀開鍋蓋,裡面除了三條魚之外,還飄著一些綠油油的菜,她家後面的菜地裡因為之前她娘種菜她跟著看了,好歹還能種活一些青菜。
  唐歌拿出勺子,給他舀了一條魚跟半碗湯湯水水,自己毫不客氣的吃了兩條魚。她那麼大老遠的背著他回來,可出了不少力氣,理應吃兩個。
  於是,等他們混了個半飽後,唐歌繼續問對方叫什麼家在哪。
  那男孩還是搖頭。
  之前慌裡慌張的就顧著回來了,也沒仔細看,如今細看,這人身上的布料可是相當有講究的。
  尤其是外面的滾邊,隱隱還帶著一些金線的感覺。
  不但如此,這張臉也是細皮嫩肉好看的緊,一看就不是一般人。
  莫不是哪個大戶人家的公子走丟了吧?
  等等看這幾天有沒有人來找,要是有人來找,到時候她就帶著這傻小子過去,好歹還能弄點感謝費什麼的。
  要是沒有……
  那就哪裡來的丟到哪裡去吧,她自己都養不活了。
 
  ◎             ◎             ◎
 
  這一等就等了五天,唐歌每天都去城門口告示那看,結果一點消息都沒有。
  完了,別是個沒人要的傻子所以家裡人給丟出來了?
  不行不行,得將人送走。
  這五天她已經在李大娘那賒了三十文錢了。這傻小子不但傻頭傻腦一問三不知一棍子打不出一個屁來,還特別能吃,就跟餓死鬼頭投胎似的。
  這貨一定是有傻又能吃所以才被家裡人拋棄的,肯定是了。
  當天晚上,唐歌坐不住了,乘著那小傻子睡著的時候,三下五除二將他手給綁了。
  過程中那小傻子醒了,一雙圓溜溜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她,也不反抗。
  唐歌被那小傻子看得莫名的心虛。
  「你別怪我啊,我等了好幾天你們家人都沒人來找你,我家窮得連老鼠都不光顧,實在養不起你。只能送你回去了。」說完也綁好了,她站起身,拽了下繩子,那小傻子也不掙扎,聽話的就站了起來。
  於是,唐歌拽著被她綁住手的小傻子一路往城外走。
  趁這會讓城門都關了沒人了,她將人弄出去。她知道城門有個地方破了個洞,那裡被草擋著,一般人都看不到也不知道的。
  唐歌帶著那個小傻子鑽了洞出了城,一路往撿到這小傻子的河邊走去。
  等到了河邊,唐歌不敢看小傻子的臉,雖然也看得不真切。
  她將人綁在一旁的樹上,「我就是在這裡撿到你的,你的家裡人要是找來的話,這都五六天了肯定能找來了。」不來找你,那你就聽天由命吧。
  這句話唐歌不敢說,將人綁在那後掉頭就走,走了幾步後開始一路狂奔。
 
  ◎             ◎             ◎
 
  回到家後,唐歌躺在床上喘氣。真好,終於將小傻子送走了。
  她翻了個身的時候,手碰到一個硬邦邦的東西,摸出來一看,是小傻子身上的玉佩。
  小傻子一看就是大戶人家的,可哪個大戶人家丟了這麼個半大小子不著急的?這都五六天了都沒個動靜。
  那麼就是,那家人根本不在乎小傻子的死活,或者說,小傻子在水裡就跟他們家裡人有關。
  唐歌猛的坐了起來,大戶人家的齷齪事唐歌也聽說不少,不會那小傻子真的是被自己家裡人丟進水裡的吧?
  唐歌看了看手裡的玉佩,內心掙扎得不行。
  要真是這樣,他們家裡想要小傻子死的人肯定已經秘密在留意他到底死沒死了。自己將人綁在那,就算小傻子遇到危險了,他想跑也跑不掉。
  想到這裡,唐歌心裡更加的不安了,當下猛的坐起來,火燒屁股似的又往城外跑。
  等她跑到那河邊的時候,天已經微微亮了。大老遠就看到那小傻子還跟她走的時候一樣,直直的站在那,一動不動,就跟雕像似的。
  那一瞬間,唐歌的心裡一疼,鼻子莫名的就酸了。
  她快步的跑過去,那小傻子像是聽到了動靜朝她看了過來。
  唐歌在距離他一步距離的時候停了下來。
  小傻子看到她,雖然還是一言不發,但眼眶卻紅了。
  「對不起。」唐歌低頭說了一聲後,上前將繩子解開,「對不起。」
  一直悶不吭聲的小傻子忽然肩膀抖動了起來,而後發出了嗚咽聲,像是受傷的小獸一般。
  「對不起,你別哭了,走吧,跟我回去,我再也不把你丟掉了。」說完這句的時候唐歌心裡莫名的輕鬆了一些。她想,她本來就是個孤家寡人了,以她的身分肯定是一輩子都沒辦法嫁人更別說生子了,現在撿回來個小傻子,以後也能給唐家立門戶了。
  唐歌牽著小傻子又從那洞鑽了回來,這時候天已經泛白了,街上也有人活動了。
  回到家裡後,唐歌累得不行,一晚上盡折騰了。
  「睡吧,睡醒了給你買東西吃。」說完倒頭就睡。
  小傻子戳了戳她。
  唐歌沒好氣的翻身看他。
  「你拿了玉佩嗎?」小傻子一開口,唐歌就驚呆了,她立刻坐了起來。「你不傻啊?」
  小傻子臉上閃過一抹羞澀,「那玉佩不能用。」
  「為什麼?」
  「那上面有我的名字。」
  唐歌立刻拿出玉佩,左看右看,明明沒有看到名字。
  小傻子道:「很小,要用凹凸鏡才能看到。」
  「為什麼有你名字就不能當了?」唐歌不死心的問。
  小傻子垂頭,半天道:「用了,我們就都要死。」
  唐歌氣結,她是撿了個燙手山芋回來了,現在丟回去還來得及嗎?
  顯然是來不及了,等她一覺睡醒後習慣性的去公告欄那溜達,就看到城門口那多了幾個生面孔,眼睛賊溜溜的看著進出城的人。
  唐歌現在就猶如驚弓之鳥,嚇得頓時不敢多留。
  原來人家不是沒找來,是一直在找她沒發現而已,幸好,幸好這幾天她沒讓小傻子出門。
  天要亡她啊,唐歌回到家後,小傻子捂著肚子看著她。
  「看什麼看,沒錢吃飯。」唐歌凶巴巴的吼了回去。
  小傻子立刻不看了,只捂著肚子的神情十分哀怨。
  煩,唐歌現在是一個銅板都拿不出來的。
  正糾結的時候,門外傳來敲門聲。
  「誰啊。」
  「牛二。」
  唐歌給了小傻子一個眼神,小傻子立刻躲到那半人高的米缸裡,裡面一粒米都沒有。
  唐歌打開門,牛二端著幾個野菜餅走了進來。
  「就知道你又斷糧了。」
  唐歌立刻不客氣的接過來,抓起一個就吃起來。
  牛二看著她,有些恨鐵不成鋼。
  「你也老大不小了,得找個正經營生了。」
  「誰肯要我?」唐歌口齒不清的道。
  「縣太爺在徵用勞力修築城牆,一天十個銅錢,還管飯,我決定去報名。你也跟我一起吧,再不存點錢,你過年怎麼辦?」
  這都九月了,馬上天冷下來,棉衣棉褲什麼的都要添加。
  唐歌點頭,「好,我跟你去。」
  牛二見她應了,也沒多留就走了。
  等人一走,唐歌關上門,跟蹲在米缸裡的小傻子一起分享了剩下的四個野菜餅。
  這樣下去也不行,小傻子得有個正兒八經的身分,還不能被懷疑的。
  唐歌將她早上的發現跟小傻子說了。
  小傻子道:「他們要找的是個長的好看的小孩,只要我不好看就成了。」
  「怎麼不好看?」唐歌下意識的問。
  小傻子拿起一旁破口的碗,想也不想的在右邊臉上就劃了一下。他皮膚本來就細嫩,這一劃,立刻血流不止。
  唐歌嚇愣住了,隨即趕緊找東西止血。
  「不用,留下疤痕就好了。」
  唐歌看著一臉血的小傻子,有點懵。
  等血不流了後,唐歌跟他商量,讓他明天偷偷出城,去她幹活的西城門,假裝逃難來的,再假裝是她的遠方親戚。
  「你老家哪裡?」
  「登州。」
  「你叫唐歌,那我叫唐棣吧,這名字一聽就像是一家人。」
  唐歌噗嗤笑出了聲,事情就這麼草率的定下來了。
 
  ◎             ◎             ◎
 
  第二天天還沒亮,小傻子……不,是唐棣穿著唐歌小時候留下來的破爛衣服,再把臉上弄得髒兮兮的,加上之前的那一刀疤痕,一看就是吃了苦的小孩。
  等唐棣走後,唐歌也起來的,主動去叫牛二,牛二還詫異了下。
  兄弟倆一路去了縣衙,在官差的帶領下去了西城門開始幹活。
  唐歌力氣小,也不會那些,只能幹推土的活,幹了沒一會兒就一身汗。
  心裡正嘀咕著的時候,唐棣來了。
  「官爺,行行好賞口飯吃吧。」這是昨天唐歌教他說的。
  「走開走開,官爺這裡可不是善堂。」
  「官爺,小的已經餓了三四天了,真的走不動了,給口水喝也行。」唐棣說著說著就要往地上倒。
  「官爺,就賞他一口水吧。」牛二看了不忍心道。
  「就是,給他喝口水吧,我看這個小孩也不過才十二三歲的樣子,怪可憐的。」唐歌附和。
  其他人也跟著附和。
  那官差沒辦法,上前踢了唐棣一腳,最後從懷裡摸出半個餅遞給他,「趕緊吃,吃完了滾。」
  唐棣狼吞虎嚥後,問:「官爺,你這幹活還要人嗎?我不要錢,管飯就夠了。」
  「去去去,你自己都站不穩了還幹活,死了算誰的?」那官差不悅的驅趕。
  唐棣也不走,就站在那看著他們幹活。
  唐歌推著獨輪車回來的時候,故意站在那問:「小孩,你哪裡人啊?」
  「登州。」
  「我老家也是登州的,半個老鄉,你這是怎麼了,看你的裝束模樣子也不像是窮人家的孩子。」
  「本來家境殷實,父親生意失敗後欠下鉅款自盡了,母親變賣了所有家當還清債務後也跟著我爹去了,臨走的時候,讓我來這裡找我表叔一家人。」
  「那你是來投親的,你表叔叫啥?」
  「我表叔叫唐壯……我表嬸是唐蔡氏……」
  「你說你爹叫啥?」最先反應過來的是經過的牛二。
  「唐壯。」
  「你叫什麼?」
  「唐棣。」
  二牛撞了下唐歌,「這是來找你的,你爹是叫唐壯吧?你叫唐歌,他叫唐棣,一聽就是一家人啊。」
  「我操,你別開玩笑了,我連我自己都養不活了。」唐歌十分抗拒,推著小推車就跑。
  結果唐棣聽到後立刻纏上了唐歌,兩人拉拉扯扯的,所有人都聽到了。
  他們要的就是所有人都聽到,以後也能給他們做個證明
  就這麼的,唐棣順利落戶在唐歌他們家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