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床夫求包養
【6.2折】床夫求包養

身為公司女總裁,貌美有錢,有權有勢, 溫想曾以為,自己對愛情的要求不高, 只會找個適合的男人湊和著走進平凡的婚姻。 可惜,當未婚夫出軌,她爽快退婚那一夜, 喝高的她竟跟男人滾上床,而且一滾就是一夜。 這男的看著長得俊美帥氣,床上卻是如此禽獸, 折騰起她來花招百出,這種想在床上征服她的男人, 她招惹不起。誰知她招秘書,來面試的男人竟是孟睿陽, 溫想看著這位孟氏的天之驕子,想起被他撞了一夜的小腰, 竟不自覺地腰痠腿軟。一夜情的床夫成了貼身秘書, 想同居?可以,想上床,可以,想娶她? 溫想揉著痠軟的小腰,冷冷回了一句,不嫁!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喬湛
出版日期:
2020/08/21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床債婚還
NT$118
銷量:8
奉子成婚才不要
NT$118
銷量:4
將軍,夫人帶小金庫跑了
NT$118
銷量:8
風流總裁夜夜愛
NT$118
銷量:8
想了七年的初夜
NT$118
銷量:30
總裁,夫人要跟你離婚
NT$118
銷量:32
總裁被甩不認帳
NT$118
銷量:32
總裁的徐秘書又跑了
NT$118
銷量:28
拐個夫君生娃娃
NT$118
銷量:20
睡了總裁難脫身
NT$118
銷量:41
床夫求包養
NT$118
銷量:46
總裁讓徐秘書又有了
NT$118
銷量:55
與老婆的生子契約
NT$118
銷量:61
初夜不值得
NT$118
銷量:56
夜夜強寵
NT$118
銷量:49
跋扈總裁想啃妻
NT$118
銷量:63
萬金娘子火辣辣
NT$118
銷量:22
下床怎能不認帳
NT$118
銷量:79
狀元家的二嫁妻
NT$118
銷量:68
總裁追妻沒下限
NT$118
銷量:67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71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76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46
夜劫
NT$118
銷量:23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20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12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10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198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93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83

嬌滴滴的女人,百般撩撥,只想獨占男人的心;
小心眼的男人,霸道強硬,只想把她壓床辦了!


身為公司女總裁,貌美有錢,有權有勢, 溫想曾以為,
自己對愛情的要求不高, 只會找個適合的男人湊和著走進平凡的婚姻。
可惜,當未婚夫出軌,她爽快退婚那一夜, 喝高的她竟跟男人滾上床,
而且一滾就是一夜。 這男的看著長得俊美帥氣,床上卻是如此禽獸,
折騰起她來花招百出,這種想在床上征服她的男人, 她招惹不起。
誰知她招秘書,來面試的男人竟是孟睿陽, 溫想看著這位孟氏的天之驕子,
想起被他撞了一夜的小腰, 竟不自覺地腰痠腿軟。
一夜情的床夫成了貼身秘書, 想同居?可以,想上床,可以,
想娶她? 溫想揉著痠軟的小腰,冷冷回了一句,不嫁!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夜店裡。
  溫想喝得半醉半醒的時候,突然有人從她手中奪走了酒杯,她不滿地抬起美眸,卻對上了一張異常漂亮的臉,雖然用漂亮來形容一個男人很不恰當,可此時溫想腦海中浮現的只有漂亮兩個字。
  因為他的五官真的很精緻,不過精緻之餘卻又不會讓人覺得娘,反而渾身散發著一股桀驁不馴的氣息。
  但不管他是個什麼樣性格的人,此時在溫想的心裡,他都是個很討厭的人,因為他搶走了她的酒杯,「喂,討厭鬼,你搶我酒杯做什麼?」
  聽見她醉醺醺地喊自己討厭鬼,孟睿陽英挺的劍眉一蹙,語氣微冷地應道:「我不叫討厭鬼,我叫孟睿陽。」
  「孟睿陽?」溫想一字一句地唸著他的名字,卻發現自己渾沌的意識中根本搜尋不到關於這個人的訊息,她搖了搖頭,有些納悶地應道:「我不認識你。」
  雖然早料到她不會記得自己,但聽到她這麼肯定的說出來,他的心還是沉了一下,「但我認識妳。」
  「你認識我?」溫想塗著紅色丹蔻的長指指向孟睿陽的胸膛,卻意外地觸到了一片堅硬,沒想到他看起來瘦瘦的,身材卻這麼有料。
  這時,她像是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如絲的媚眼一挑,紅唇一勾,朝他露出一抹魅惑眾生的笑容,語氣更是嬌嗲得令人渾身酥麻,「孟先生,你想把我?」
  「是。」他沒有否認,凝視她的眼神帶著十足的侵略性。
  溫想忍不住縮了下身子,但天生的傲骨沒有讓她露出害怕的表情,反而一臉挑釁地看著他,「我可不是那麼好把的。」
  「要試試嗎?」
  「試什麼?你的床上功夫嗎?」溫想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可是對著他那張好看的臉,這句不經大腦的話就這麼不受控制地脫口而出了。
  「好啊,只要妳敢試。」孟睿陽知道溫想是喝醉了才會說出這麼出格的話,畢竟她從來就不是那種會隨便開口跟一個男人上床的女人,可他非但沒有阻止,反而順著她的話去挑釁她,因為他等這一天,等得夠久了。
  「好啊,誰怕誰!」果然,溫想幾乎是立即就做出了反擊!
 
  ◎             ◎             ◎
 
  總統套房裡,溫想背對著男人跪趴在豪華的大沙發上,只有臀部高高地翹起,此時她的雙腿之間有一根腫脹粗長的男性肉棒正以瘋狂的頻率進進出出著,肉體與肉體之間碰撞發出淫靡的啪啪聲。
  孟睿陽站在溫想身後,一雙大手掌握著她手感極好的豐臀,正用盡全身的力氣對著她的蜜穴做著勇猛的侵犯。
  其實在這之前,他們已經在門口做過一次了,沒有多餘的前戲,他們從一進入這個房間就開始激烈地接吻,像兩頭發情的野獸,一邊瘋狂撕咬著對方,一邊動作粗魯地拉扯著彼此的衣物,直到兩個人都赤裸如初生嬰兒了,他們便再也忍不住地結合到了一塊。
  被他進入的那一瞬間,溫想痛得想飆髒話,她早聽說過第一次會很痛,但她不知道會那麼痛,如果她早知道那麼痛的話,也許她就不會不知死活地對他說那些挑逗的話了。
  不過話雖這麼說,她當時已經醉得一塌糊塗了,說什麼,做什麼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但她還是蠻慶幸的,至於她挑的這個男人很體貼,知道她是第一次,沒有禽獸地馬上在她身體裡衝刺起來,而是等她差不多適應他的存在了,才敢放任自己在她體內抽插著。
  「妳在想什麼?」忽然,溫想的耳邊傳來一陣酥麻的感覺,是孟睿陽在她耳邊吹著熱氣。
  她的身子敏感地顫了下,嘴裡卻故意說道:「你的任務不是只要服侍好我就行了嗎,你還管我在想什麼?」
  「妳把我當什麼了?牛郎?還是妳的性玩具?」這個念頭讓他的眸光沉了下去。
  「管他是什麼,反正我們大家都爽到不就好了。」仍在醉酒狀態中的溫想並不太清楚自己說的是什麼,反正就是腦子裡想的是什麼,她就說什麼。
  「也對,只要大家爽到就好了。」明知她說的是實話,可孟睿陽還是無法控制自己被她的話傷到了,於是他開始瘋狂擺動健腰,在她體內更加快、也更加用力地抽送著,彷彿只有這樣,才能掩飾自己此時內心的失落。
  「啊……別……太快了……不要那麼快……」被他突然加速的頻率撞得七葷八素,早已虛脫無力的溫想變成了一個沒有生命的破布娃娃,任孟睿陽抵在胯間粗暴地抽插著。
  「小騙子……妳明明就很喜歡……妳看妳下面的小嘴將我咬得這麼緊……」像是在懲罰她剛才的那一番話一般,孟睿陽發了瘋一般在她體內橫衝直撞著。
  就算弄痛她也好,不舒服也罷,他給的她就必須接受,他要讓她的身體記住自己,哪怕只有肉體也好,他都要自己在她腦海中占有一席之地。
  「啊……混蛋……停……不要再進去了……」溫想要收回剛才的話,這個男人一點也不體貼,他就是個禽獸,她明明都讓他不要那麼快了,可他非但沒有停下來,反而更加使力地在她體內衝撞著。
  每一下都那麼沉又那麼重,深深地貫穿她的身體,大有不將她插爛就不甘休的架勢。
  「已經停不下來了。」孟睿陽粗喘著說著,身下的動作不慢反而加快,認真地在她體內衝刺,擠開她花心的窄縫,直插進子宮。
  稚嫩的花穴被他烏紫色的肉棒插得充血紅腫,兩片貝肉隨著他的聳弄不斷地在穴口翻進翻出按摩著堅硬的棒身,從孟睿陽的角度看上去,溫想的穴口就像一張紅豔豔的小嘴一樣將他一次又一次地全部吞吃進去。
  「溫想……」被眼前色情的一幕看得雙眼發紅,孟睿陽發瘋了一般,揉住溫想的臀肉在她的小穴中不知滿足地做著瘋狂的律動,隨著他的進出,越來越多的愛液被帶出了體外,配合著撞擊的動作,不斷發出噗嗤噗嗤的曖昧水聲。
  「嗯……好舒服……」沒有聽清男人叫的是自己的名字,此時的溫想完全沉醉在眼前的激情中,甚至情不自禁地扭動著身體,浪蕩地回應著男人的疼愛。
  「妳好棒……我也好舒服……」從側面吻住她的嘴唇,孟睿陽開始加重抽送的力道,不時地頂弄她最敏感的軟肉引發她難耐的嬌吟。
  「啊……好癢……啊……」再也受不了他勇猛的撞擊,在孟睿陽又一記狠狠地插入之後,溫想尖叫著達到了高潮。
  在溫想的身子軟下來的那一刹那,孟睿陽逕自將她翻轉過來,再次以男上女下的姿勢深深占有了她。
  他將她的玉腿駕到自己的肩膀上,以便插得更深,然後用自己的男性肉棒緊緊地抵住花心,停止抽送的動作,而是用研磨的方式,以腰力在她的小穴中緩慢地畫圈深攪,享受被其中的絲滑皺褶摩擦的快感。
  「啊……輕點……你輕點……」剛高潮過的身子很敏感,溫想幾乎無法承受這樣的激情,她緊攀著男人的裸背,有點疼又有點麻癢的感覺讓她不由自主地用指甲在他的肌膚上刮下十道紅痕。
  「嗯……」她不能自己地尖叫著,忘了自己身在何處,只曉得從男人身上獲得快感才是此時最重要的大事。
  「溫想……妳好棒……妳太棒了……」自己的男性被她體內柔滑的肉壁緊貼著,孟睿陽舒服地仰起頭,下體不斷變換著角度在她的小穴內旋轉著研磨,抽插的方式不再單一的快速抽插。
  隨著他狂猛的抽送,她的花穴開始分泌出越來越多的水液,被他搗進搗出的動作弄得四處飛濺,將兩人的腿窩處弄得一片泥濘。
  「噗嗤……噗嗤……」的水聲清晰可聞,伴隨著男人的粗喘和女人氣若遊絲的呻吟混在一起,將整個房間染成羞人的緋色,久久散之不去……
 
  ◎             ◎             ◎
 
  第二天溫想是被熱醒的,背後傳來的灼熱溫度,好像置身於火場,她下意識地動了動身子,這才發現自己的腰間正橫著手臂,手臂的膚色較一般男性白了些,但還是很明顯看得出來,這是一個男人的手臂。
  男人?這個意識讓溫想的瞳孔微微放大,旋即昨晚的記憶回籠,不光是晚上的,白天的事情也一併浮現上了她的腦海……
  昨天下午,她收到了一份匿名信件,她沒有多想,只當是普通的信件,結果打開一看,發現竟是她的未婚夫蘇明澈和她的秘書私下會面的一些照片。
  雖然她心裡很想相信蘇明澈不是這樣的人,但這些照片拍得真實,一點也不像合成的,再仔細一想,那兩個人確實早就有跡可循,只是自己一直沉迷於工作,對男女之情也沒有投入太多時間,或許也是因為這樣,蘇明澈才會大膽地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偷吃。
  雖然心裡已經有了大概的答案,但溫想還是想聽聽蘇明澈的解釋,於是她親自開車到蘇氏找他,可他閃躲的態度卻等於間接承認了自己的出軌。
  那一刻,溫想恨不得狠狠賞蘇明澈一巴掌,可出乎意料的,她並沒有那麼做,連罵他一下也沒有,只冷冷地說她要跟他解除婚約,然後就離開蘇氏了。
  外表看起來很淡然,但她的心還是受到了傷害,一個是自己談婚論嫁的未婚夫,另一個則是自己一直信賴的下屬,可他們卻聯合起來背叛她。
  沒有了繼續工作的心情,所以她選擇開車到夜店喝酒,喝得半醉半醒的時候,她遇到了一個男人,那個男人很好看,好看到讓她失去了自我,最後……她和那個男人上床了?
  雖然具體的情節她已經記得不是很清楚了,但從她此時腰痠背痛的狀態來看,要說昨晚什麼事都沒發生才是不可能的,只怕她昨晚不但被吃,還被吃了很多次。
  天,這真是太瘋狂了!要是父母知道從來都是乖乖女的她在昨晚和一個陌生的男人發生一夜情,大概會嚇得暈過去吧。
  不敢再繼續想下去,溫想現在只想趕緊逃離現場。
  念頭一出,她馬上行動起來,先是以不吵醒男人的動作拉開他霸道地圈抱在自己腰間的手臂,成功之後躡手躡腳地下床,然後以生平最快的速度穿上昨晚被脫掉的衣服和鞋子。
  幸好她的那些衣服沒有被毀壞,不然這下子她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回家了。
  從房間到門口,溫想一路看到地毯上有很多用過的保險套,從這個數量來看,他們昨晚的戰績一定十分輝煌,難怪她覺得自己的私處那麼不舒服,原來是被使用過度了。
  真沒想到外表看起來漂亮乾淨的男人,到了床上竟會變得那麼禽獸,不過也對,男人不就是這麼表裡不一的生物嘛。
  就像蘇明澈一樣,她一直以為他是個正人君子,誰知道他竟是只披著羊皮的狼,而且這隻狼的膽子很大,居然就在她的眼皮底下偷吃,說不上是生氣還是傷心多一點,總之現在溫想只要一想到蘇明澈三個字就覺得噁心。
  說曹操曹操到,溫想剛拿出手機看時間,蘇明澈的電話就在這時打了過來,她毫不留情地掛斷,然後拉開門,離開了銷魂一夜的房間。
 
  ◎             ◎             ◎
 
  然而溫想不知道的是,事實早在她從孟睿陽懷裡離開的那一刹那,他就醒過來了,只是因為好奇她會怎麼做,所以他一直沒有出聲。
  但他也沒有繼續裝睡,可惜的是,過度沉浸於自己的思緒中的溫想並沒有發現他,白白給了他觀看她穿衣打扮的機會。
  想到那誘人的一幕,孟睿陽深沉地笑了笑,也許在溫想的心裡,昨晚只是單純的一夜情,卻不知,昨晚的一切並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他昨晚更不是第一次見溫想,其實早在幾年前,他就認識她,並且深深地愛上了她,只是當時的他還不夠優秀,所以他沒有足夠的勇氣去認識她。
  等他好不容易變得上進,覺得自己終於配得上她時,她的身邊已經有了別的男人,而那個男人竟是他的表哥蘇明澈。
  如果表哥能夠真心愛她,那他哪怕心很痛,也會祝福他們,結果他卻不經意間發現表哥除了她,竟然還有另外一個女人。
  於是他開始僱用徵信社去調查表哥,拿到證據後,匿名寄給了溫想,而且他還料到,看到那些照片的溫想一定會迫不及待找蘇明澈要個交代,他甚至還猜到他們談判的結果一定是自己想要的。
  因此他算準了時間,蟄伏在溫氏公司樓下,親自開車跟著溫想到蘇氏樓下,親眼看著她上樓、下樓,然後坐進自己的車子,一路上,他的車子就這麼不遠不近地跟著她的車,直到她將車子停到了一家夜店門口。
  他知道她想做什麼,可他並沒有絲毫阻止她的想法,反而默默地跟著她進了夜店,直到她喝得半醉,他才終於出現在她的面前。
  至於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其實並不在他的掌控之中,但他承認自己也不想拒絕就是了。
  他知道,自己的做法或許有些卑鄙,但他並不覺得自己做錯了,畢竟是表哥不仁在先,那就不要怪他不義,而且誰讓表哥欺負誰不好,居然欺負他最愛的女人。
  既然他不懂得珍惜,那就讓他來,他一定會好好珍惜溫想,絕不會再讓她受一丁點傷害的。
  想到自己心愛的女人,孟睿陽滿眼都是溫柔,雖然兩人才分開沒多久,但他發覺自己就開始想她了。
  溫想……
  他纏綿地叫著她的名字,忍不住伸手摸向她昨晚躺過的地方,結果卻意外地在枕頭邊摸到了一個小東西,拿開枕頭一看,竟是一枚款式精緻大方的耳環,仔細一看,耳環的背面還刻著英文字W.X的字樣,溫想,這是她的耳環?
  孟睿陽小心翼翼地拿起耳環,輕輕地吻了下,性感的薄唇緩緩勾起一抹別有深意的微笑。
  溫想,看來我們很快又會見面了,等我!
 
  ◎             ◎             ◎
 
  「哈啾!」
  走出飯店的溫想突然打了個噴嚏,她揉了揉有些發癢的鼻頭,心想這麼好的天氣怎麼突然打起了噴嚏,難道是有人在唸著她?
  沒有心思去猜想是誰在想著自己,溫想現在只想趕緊回公寓洗個澡,最好能將昨晚瘋狂的印記全部洗掉。
  但她的車還停在夜店那邊,於是她只好先乘坐計程車過去開車,然後再開著自己的車回公寓。
  回到公寓,她將包包放在玄關處,又隨意地踢掉腳上的高跟鞋,然後就迫不及待地往浴室衝去。
  其實她並沒有潔癖,再加上工作太忙,她的生活習慣也不太好,但她此時身上還穿著昨晚的衣服,這讓她覺得不舒服。
  當然還有更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她的私處那裡很不舒服,又痠又漲的,她擔心是不是昨晚做得太多,把那裡做壞了。
  如果做壞了,不知道能不能去看醫生,正好她的同學就是婦科醫生,只是如果被她知道自己跟一個陌生的男人發生一夜情,她肯定會罵死自己的。
  為了證實自己那裡有沒有受傷,溫想洗澡的時候特地仔細檢查了一下,結果發現那裡真的很紅腫。
  算了,罵就罵吧,她還是給好友看一下比較安全,她是這方面的權威,應該知道這種情況要怎麼保養。
 
  ◎             ◎             ◎
 
  醫院裡,婦科醫生關一玫替溫想檢查完身體後,她板著臉,一臉嚴肅地問道:「你們昨晚做得很激烈?」
  「情況很糟糕嗎?」面對同學沒有表情的臉,溫想反而不好意思說出實情,雖然她也記不清具體的細節了,但從她身體不適的狀態來看,昨晚不是應該很激烈,而是肯定很激烈。
  「腫了!」說著,關一玫冷哼一聲,「真沒想到看起來一派斯文的蘇明澈居然這麼禽獸,真是斯文敗類。」
  「不是蘇明澈。」溫想突然丟下一顆炸彈。
  「什麼!」關一玫直覺自己聽錯了什麼。
  「昨晚跟我在一起的人不是蘇明澈。」吸了一口氣,溫想語氣平靜地說出實情,她和關一玫從小一起長大,兩人之間的感情更是親如姐妹,因此她們兩人之間從來沒有什麼秘密。
  「所以呢,妳昨晚跟誰在一起?」關一玫的語氣比剛才還要冷。
  「是一個我不認識的男人。」明明她比關一玫還要年長一歲,可也不知是不是關一玫的性格太嚴肅了,溫想總有一種對方才是姐姐的感覺,不苟言笑的樣子簡直比她爸還要可怕。
  「所以妳現在是要告訴我,妳昨晚跟一個不認識的男人發生了一夜情?」因為職業的原因,關一玫就經常接診因為一夜情而感染婦科疾病的病患,沒想到向來潔身自愛的好友也學別人亂搞。
  她頓時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忍不住罵道:「溫想,溫大小姐,溫大總裁,妳腦子裡裝的是什麼,水嗎,妳知不知道一夜情的風險有多大?」
  「一玫,妳不要那麼大聲,會被聽到的。」
  「怕被知道那妳還做這種事?」關一玫氣的想撬開她的腦袋,看看裡面裝的到底是什麼了。
  「我昨晚喝醉了。」其實溫想也沒想過自己會做這麼瘋狂的事情,畢竟那太不符合她的性格了,可是有很多東西並不是她能控制得住的,就像蘇明澈的出軌一樣,她真的沒想過他會背叛自己。
  「喝醉?」關一玫皺了皺眉,腦海中不知怎麼浮現了一個念頭,「妳和蘇明澈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我跟他解除婚約了。」原本該是第一個知道這件事的人,但因為事發突然,溫想還沒來得及告訴她。
  「為什麼?」關一玫承認自己一直都對蘇明澈沒什麼好感,因為她總覺得那個總是滿臉笑容的男人很虛偽,但突然聽到好友這麼說,她還是感到很驚訝。
  「他出軌我的秘書。」
  「渣男。」關一玫毫不文雅地罵了聲,接著又問:「所以,妳是因為他去買醉?」
  「不是,我是氣自己眼瞎。」溫想懊惱地咬咬牙。
  「確實挺瞎的。」關一玫一點也不客氣地批判,「但瞎的人不是只有妳,我們也有責任,居然一直看不出蘇明澈的渣男本質。」
  雖然關一玫沒有直接安慰她,但溫想還是感受到了她的關懷,因為這就是關一玫關心一個人的表現。
  「對了,你們昨晚有沒有做安全措施?」關一玫突然問。
  「他全程都有戴套。」溫想盡可能面不改色地回答。
  「妳確定?」關一玫有點懷疑喝醉酒的人會記得這種細節。
  「我早上起床的時候看到地板上有很多用過的保險套。」想到那曖昧的一幕,溫想故作平靜的小臉出現一絲龜裂。
  「很多?」關一玫怪叫一聲,「難怪妳那裡會腫起來了。」
  「那……咳,我那裡要怎麼處理?」雖然兩人情同姐妹,但討論起這麼私密的事情,她還是會覺得不好意思。
  「我會給妳開點藥,妳多擦幾次就會好了。」關一玫專業地交代,「這陣子也儘量不要穿緊身褲。」
  「我知道了。」溫想點點頭。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