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廚娘嫁到~假正經系列之二
【4.6折】廚娘嫁到~假正經系列之二

臉紅紅BR1018--零葉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零葉
出版日期:
2018/07/24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七年夜妻
NT88
銷量:36
友妻
NT88
銷量:30
狼主的嬌氣小妻
NT88
銷量:24
同居不同床
NT88
銷量:32
床伴之夜
NT88
銷量:27
把秘書拐回家
NT88
銷量:23
一夜成債
NT88
銷量:34
總裁有寵妻癖
NT88
銷量:68
從夫之夜
NT88
銷量:66
老婆大過天
NT88
銷量:40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19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265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160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159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155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148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3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8
銷量:119
馴尪
NT88
銷量:114
冷夫不好睡
NT88
銷量:116

他愛她時,一夜又一夜,他的寵她捨不得放手;
她愛他時,一句又一句,她的嬌羞他放不開手。


這世間,再也沒有哪個廚娘像莫冬晴這麼衰了,
先是不小心吞了別人下的春藥, 又被來路不明的男人給占了清白,
女人家的三從四德,被一碗春藥給打翻了, 害莫冬晴像個不三不四的女人,
扭著身子求男人疼愛。 自小被嫌是個吃貨,還被父母賣人,
好不容易進將軍府當廚娘, 天天吃得飽,睡得好,還有銀兩賞錢,
日子過得好不美哉。 若沒有那碗該死的春藥,莫冬晴都想在將軍府混吃等死,
一輩子不嫁人了。只是天不從人願,她的清白沒了, 而教她心驚的是,
她哪個男人不睡,竟然睡了自家將軍, 還好死不死的睡上了癮。
最後不但被趕出將軍府, 還捎上將軍家的小肉球,若是老天再給她一次機會,
打死她都不敢再爬將軍的床,因為將軍大人高高在上,
不是她這等下人高攀的起,男人的寵,不是愛。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京城,將軍府玉蘭苑。
  「爺,今兒個廚房新來一廚子,做的板栗酥不錯,您嚐嚐。」一個嬌滴滴的聲音一邊說一邊伸出柔夷,掐著蘭花指拿起一塊酥黃的板栗酥放在一個男子的嘴邊。
  那男子面如冠玉,一雙劍眉微微凝視著遞到嘴邊的板栗酥一眼,而後別開頭,「妳吃吧。」
  美人見心意被拒絕了,放下板栗酥,一邊接過丫鬟遞來的帕子擦手一邊小嘴微嘟,發嗲地道:「爺,您是怎麼了,瞧您這都長了個火氣疙瘩了,是心氣不順嗎?奴婢給您揉揉吧。」說完,那雙纖纖玉手徑直朝男子的胸口伸了過去,名義上替男子揉著,實則在挑逗,一邊揉一邊對男子拋著媚眼。
  男子只猶豫了一下,並沒有拒絕女子的挑逗。
  美豔女子見狀,瞥了一眼身後的丫鬟們,丫鬟們很有眼色地離開守在門外不讓外人來打擾。
  等室內只剩下他們二人的時候,女子更是直接站起身,坐到男子的大腿上。她起身的瞬間,男子才看清楚,那一身薄如蟬翼的衣服下面,居然只有一件肚兜。
  男子眼神一暗。
  女子被男子直勾勾的盯著,只覺得腿軟得很。她輕哼一聲,坐在男子的腿上開始搖晃摩擦,那挑逗之意不言而喻。
  但就這麼挑逗了半天,男子也只是看著她,並沒有動作。女子心中懊惱,但臉上還帶著媚笑,一雙柔夷伸進男子的衣裳裡,開始搓揉男子胸前的那一點。
  沈放盯著女子姣好的面容,看著那美顏如此勾人奪魄的眼神,還有已經挺立起來肚兜根本遮擋不住的玉兔,他心裡有火,但一看到那張瘦得沒肉的臉跟身材,頓時又提不起勁。
  他將軍府又不是養不活她們,為什麼一個個的都將自己弄得弱不禁風的樣子?每天吃得比雞還少,看來這些人是根本不知道吃飽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情。他驀地伸手,一把將美豔女子推開,掉頭就走。
  美豔女子驚呼一聲跌坐在地,四仰八叉,那片黑森林都不小心露了出來。她還想不明白哪裡出錯了,沈放已經甩門而出了。
  門外的丫鬟見狀,立刻走了進來,看到主子的儀態,立刻驚呼一聲脫下衣服給她蓋上,「夫人……」
  眼前的美豔女子正是將軍府兩位侍妾之一的玉夫人。說夫人是因為將軍還沒有正式娶妻,兩位侍妾暗地爭著想爬上那個位置。下人們為了哄這兩位侍妾開心,一個一個夫人的喊著,畢竟這二位雖然只是妾,但一個管著將軍府的內務,一個又是將軍鍾愛的女人……
  玉夫人怔愣了半天才轉頭看著心腹丫鬟,「綠柳,妳說,爺是不是不愛我了?」
  被稱作綠柳的丫鬟立刻低頭,「哪可能,將軍只有您跟如夫人兩位,如夫人現在又是一副病懨懨的樣子,將軍府現在您就是最高的女主人了。」
  「難道……將軍他……」女子話說一半就停住了,剛才自己那般豁出去臉皮挑逗,他那裡一點反應都沒有,但她看他的神情,明明是很想的,到底是哪裡出問題了?
 
  ◎             ◎             ◎
 
  沈放離開玉蘭苑後,直接回了書房,他本來想去看看柳如的,但都走到如意閣的門外了,腳步忽然變得重如千金。
  他怕,他怕看到柳如因為生病變得骨瘦如柴的樣子。
  自從半個月前他帶兵回來後,他似乎就生病了,但凡看到那些瘦不拉幾沒幾兩肉的人,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都產生了一股厭煩的心理。
  將軍府明明沒有虧待他們,為何一個個都將自己弄得這麼弱不禁風?他們是沒有體會到真正的饑餓吧?那種餓的連樹皮都啃下去的滋味,他們又何曾體會過。他們不知道,那些真正餓得骨瘦如柴的人是多麼的痛苦……
  簡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沈放回到書房,叫來管家,讓管家明日就出個告示,將軍府的下人,每天每噸必須兩碗飯,吃不完的話,哼哼……
  管家一頭汗顏,這個哼哼是個什麼意思?
  沈放沒說,管家也不敢問,只點頭應允。
  第二天早上,兩位夫人都在,管家將沈放的意思說了一遍。眾人都愣住了,這是什麼鬼告示?將軍為什麼要出這樣的告示?
  在這個以瘦為美的京城,哪個女子不為自己有盈盈一握的柳腰而自豪?誰不為一張巴掌大的小臉而驕傲?
  一頓兩碗飯,一天六碗,天啊,不出幾天就吃成大胖子了吧?
  兩位夫人一聽,難得有默契的對視一眼,如夫人咳嗽兩聲道:「我這病了,也吃不下那麼多,回頭我跟王爺說一聲,其他的,就按照王爺的意思辦吧。」
  玉夫人一聽,呵,這貨倒是會找理由,妳能病,我就不能?
  於是,不出兩天,將軍府裡的兩位夫人都病了。
  將軍出的這個告示對別人來說猶如晴天霹靂,但對新來的廚娘莫冬晴來說,簡直是天大的好消息。
  她來將軍府當廚娘,就是為了能吃飽。
  她胃口大,又特別喜歡吃甜點,所以這身材跟當下以瘦為美的京城人一比較,嗯……有點壯。
  但莫冬晴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壯,她覺得自己這是剛剛好,在他們村裡,她這樣的可吃香了。老人們都喜歡她,說她這樣的,屁股大,好生養,包準能生好幾個。
  可是,那麼多的人,都在那一場饑荒中離開了,
  離開的人中有沒有活著的她不知道。而她之所以能僥倖逃脫這場厄運,是因為手藝不錯,在家吃得又多,她爹娘嫌棄她,十歲那年就將她賣給了一家酒樓的老闆。
  不過那時候酒樓的老闆還只是他們家那邊縣城裡的小酒肆的老闆,後來因為她的手藝不錯,生意越來越好,老闆就帶著他們來了省城開了一家酒樓。
  好在老闆人不錯,她在那做了三年後,老闆就將賣身契還給了她。莫冬晴感激涕零,但好景不長,一場乾旱讓百姓的莊家顆粒無收,突如其來的災難造就了饑荒。
  等莫冬晴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還是老闆告訴她的。老闆將外面的饑荒告訴了她,問她願不願意跟他們一起去京城。他是待不下去了,東西死貴不說,也不會有人來花銀兩了。
  莫冬晴傻眼了,這麼多人都餓死了,那她的爹娘呢,兄弟姊妹呢?不行,她要回去看看,雖然他們將她賣掉了,但那也是因為她吃得多啊。
  「我想回去看看我爹娘。」莫冬晴哭著說。
  老闆嘆息一聲,最後給了她五十兩銀子,又給了她一小袋子的米糧,說她要是找不到爹娘再來京城尋他。
  莫冬晴點頭,當天就帶著老闆給的銀子還有糧食喬裝打扮成男子後一路找了回去。等她看到那熟悉的村莊的時候,又過去了十天了,村子裡靜悄悄的,連狗叫的聲音都沒有。
  莫冬晴雙腿重如千金,她艱難的邁著步子一步步的朝家走,沿途,各家的門都是開著的,屋子裡也跟遭了打劫似的,路上隨處都能看到一些散落的傢俱。
  接著往裡走,就看到有人躺在路上。
  莫冬晴大喜,立刻衝了上去,當她剛將那人扳\過來看的時候,頓時嚇得跌坐在地,瞳孔更是放大,尖叫聲劃破雲霄。
  死了,不但死了,那乾扁的身體上還爬滿了蛆蟲。眼睛裡,鼻子裡,嘴巴裡,更是時不時的有蛆蟲爬出來。
  肚子裡早就沒東西的莫冬晴將膽汁都吐了出來,吐完後,筆直往家裡跑去。
  結果,她就看到了讓她絕望的一幕。
  她爹壓著她娘,她爹的腦袋上還有一把斧子,看樣子像是她爹護著她娘結果被人從背後砍了一斧子。沒看到哥哥跟弟弟,莫冬晴心裡鬆了一口氣。
  莫冬晴忍著心頭的劇痛踉蹌著往裡走,她推開門走了進去,屋子裡被翻得亂七八糟。她忍著恐慌,最後在她姊姊的房間裡看到一個上半身腐爛下半身只剩下白骨的屍體。
  「啊……」莫冬晴仰天長嘯,這是為什麼,為什麼要讓她看到這一幕。
  人吃人嗎?她後悔了,後悔了,她不該回來看的啊。
  她想也不想的掉頭跑了,跑出村口後停了下來,她大聲的喘著氣,回頭望去,一片氣死沉沉。
  最後,她掉頭又走了回去,在院子裡挖了三個坑,將她爹娘跟姊姊分別給埋了。
  做這些的時候,莫冬晴心裡一片平靜。做完這些,卸下門板當柴燒,將懷裡最後一把小米熬成粥喝了下去,又一把火將房子燒了後,這才轉身離去,這次,她不曾回頭。
  歷時半年,一開始就是啃樹皮,中途用身上的二十兩銀子換了十個饅頭,撐了十天,最後沿途再沒人跟她換糧食了,路上隨時能看到都在那等死的人,一個個的瘦得就剩下一層皮了。
  她想幫助他們,但她要是將饅頭給了他們,她也要餓死,不但如此,還會造成哄搶。於是她只能忍著,忍著心頭的愧疚,遠遠的避開那些人。
  再後來,有銀子也都買不到吃的,她實在餓得不行,只能啃樹皮、吃草,就是樹皮跟草也要找半天才能找到。
  唯一讓她堅持下去的動力就是去京城,到了京城,找到老闆她就可以吃飽了,可以不用餓死了。
  又經歷了非人般的一個月,終於接近京城了,沿途,銀子可以買到吃食了,但也貴得嚇人。好不容易到了京城,她卻不知道到哪去找老闆了。
  機緣巧合之下,她來到將軍府。
  來到將軍府後,莫冬晴覺得,她這一輩子都不想離開將軍府了,有這麼多好吃的,傻子才願意回去過吃野菜啃樹皮的日子呢。
  以前吃得多,她被眾人嘲笑,說她是沒見過市面的,嘲笑她比豬都能吃。她假裝沒聽到,天大地大,填飽肚子最大,其他的,統統靠邊。
  現在,呵呵,嘲笑她的那些人可羨慕她了,將軍說的兩碗飯量,她輕輕鬆鬆搞定,還能幫助一直對她比較友善的小梅吃一碗。
  於是,以前躲開她的人每到吃飯時間就喜歡往她邊上湊,這個半碗飯,那個幾塊肉,所以莫冬晴每頓都要吃撐,半個月不到,感覺腰上多了一圈肉,就連臉也比以前大了點,雙下巴也出現了,漸漸的之前餓瘦的身材又慢慢的圓潤了起來。
  莫冬晴覺得,自己得節制一點,她是有點壯,但她可不想變成胖子啊。
  這天,玉夫人的丫鬟拿來一些食材,要她幫忙做一下,說是什麼十全大補湯,給將軍熬製的,可不能馬虎了。
  莫冬晴點頭,誰的都可以馬虎,將軍的不可以,將軍人多好啊。她雖然沒見過將軍,但想來將軍一定是個慈祥的老者,不對,中年人,應該跟她爹年紀差不多大,怕他們吃不飽,所以出了這麼一個告示。
  嗯,這個將軍是她見過最好的好人了。
  於是,莫冬晴在熬製的時候格外的用心,這些雞肉、鴨肉、大棗、豬排骨、豬肚等,看著她都不由的咽口水。
  等這鍋十全大補湯燉得差不多的時候,整個廚房都飄著這股子饞得讓人流口水的香氣,莫冬晴看著那瓦罐,面上十分糾結。
  吃,還是不吃,是個問題。
  吃,她不敢;不吃,忍不住。
  最後,莫冬晴想出了一個好法子,她不吃那些食物,只偷偷的喝一些湯啊,這樣玉夫人也發現不了東西少了。
  哎呀,她真是太聰明了。
  於是,莫冬晴趕緊拿出一個碗來,偷偷的舀了一大碗放在旁邊用另外一個空碗蓋上,而後又添了不少的水進去。
  剛做好這些,門外就傳來綠柳的聲音,「玉夫人要的湯做好了嗎?」
  莫冬晴嚇的臉都綠了,她心虛的看了綠柳一眼就不敢看她,指著那罐子湯道:「還差點火候。」
  綠柳根本沒正眼瞧過這個廚娘,就是玉夫人喜歡她的手藝所以她才找的她。
  「我拿回小廚房再燉一會,將軍答應我們家夫人晚上來玉蘭苑吃飯呢。」說完,拿起一旁的托盤,將那罐湯端走了。
  等綠柳走出好遠,莫冬晴的心才歸位,下次可不敢這麼幹了,剛才她的心都快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了。
  沒過一會兒,陸陸續續廚房裡的人都進來忙著做晚飯了。
  等一切都忙好,莫冬晴又開始惦記上那碗湯了,一直擱在灶臺上,還是熱的。
  她做賊心虛的看了看後,幾大口就給喝完了,味道正不錯,不愧是十全大補湯,不一會兒,那邊就喊著開飯了,到下人們吃飯的時間了。
  莫冬晴趕緊過去。
  只是今晚上有點奇怪,莫冬晴第一碗飯菜吃完,就覺得渾身燥熱得厲害。
  她擦了擦額頭的汗問眾人,「你們熱嗎?我怎麼感覺這麼熱呢?」
  小梅道:「我不熱啊。」說完看了眼莫冬晴的臉色,有些潮紅,她伸手又探了探她的額頭,也燙,「可能妳在廚房裡燻著了,趕快吃完,吃完了去洗個澡,早點休息。」
  莫冬晴點點頭,想將這一碗吃下去,不然多可惜啊。但今晚也不知道怎麼了,她一點食慾都沒有,整個人像是跳進了熱鍋裡似的,由內而外的熱。
  「不行了,我這就回去洗個涼水澡,這飯碗幫我留著,我等會來吃。」說完,擱下碗筷就往下人們住的西廂院跑去。
  從這裡到西廂院很遠,莫冬晴等不及,她感覺自己熱得要燒起來了。當下決定走捷徑,從將軍府的花園穿過去能省下一半路程。
  那個花園不大,中間是一個人工湖,此時還有一些殘荷立在水裡,看起來有些淒涼。
 
  ◎             ◎             ◎
 
  沈放一腳邁進玉蘭苑。
  看來今晚玉夫人的意思很明顯,他自從回來後就不曾碰過她們,他知道自己不是冷淡,只是對著她們那骨瘦如柴的樣子根本提不起興致來。
  他不是那方面有毛病,只是在看到那麼多瘦的跟皮包骨似的人後,回來再看這些故意把自己餓得弱柳扶風的女人,就失去了親近的興致了。
  他這是心理原因,因為他的心裡原因,他不碰自己的兩位妾,如夫人生病就罷了,玉夫人正是美貌如花的年紀……
  豁然,他一進屋,玉夫人立刻就熱情的招呼他,滿滿一桌子的精緻菜品。沈放掃了一眼,為了安撫玉夫人,他喝了她遞給他的湯,期間玉夫人還是百般挑逗,沈放都毫無反應,結果沒過多久,他忽然就渾身燥熱,久違的衝動終於來了。
  他看著玉夫人,只覺得玉夫人就是那嫦娥下凡,美得不可方物,他心裡有股衝動想將對面的人拉進懷裡好好的蹂躪,但沈放是何人?他只是一瞬間的失神後,撇了眼玉夫人的丫鬟,心中瞬間明瞭。
  伸出去的手瞬間就縮了回來,玉夫人對他下藥了,他不動聲色的擰眉一想就知道了,這藥有個好聽的名字叫纏綿,是最烈的媚藥,男女雙方吃了,只會對對方產生感覺,也只想跟對方翻雲覆雨,對其他人,毫無作用。這個藥效,可持續三個月。
  沈放明白後,臉瞬間就黑了,好,很好,他的妾都敢給他下藥了,今天是媚藥,那改日是不是就是毒藥?
  但現在不是挑破的時候,他還要再等些時日。
  沈放忍著心頭的怒火,故意在玉夫人上前給他挟菜的時候打翻了碗碟,找機會發了一通脾氣,為此不但喝斥了玉夫人罰她三個月不許出玉蘭苑外,還將她手中所有的權利都剝奪了。
  算是給她一個教訓,讓她知道他的底線在哪。
  玉夫人一臉懵,一開始以為沈放知道她下藥了,但看他看自己那淡定的樣子,又跟什麼都沒發生似的,等反應過來後沈放已經拂袖而去了。
  沈放離開玉蘭苑,迎面被北風一吹腦子清醒了幾分,剛才一時氣不過罰了玉夫人,現在才想到,沒有玉夫人,他這個纏綿要怎麼解決?難道這三個月天天泡冷水澡?
  這都深秋十月了,馬上就要入冬了。真的泡冷水澡能解毒也就算了,但到了三個月的期限中毒的雙方還是沒結合的話,他會終身不舉,所以,他還是要去找玉夫人。
  想到這裡,沈放對玉夫人的怒氣又增加了幾分,正想著怎麼解決的時候,哪曾想餘光瞥見一個身影跑得賊快,咻的一下就閃過去了。他疑惑的抬頭,誰這麼大膽,天黑了還敢在花園裡亂跑?
  花園裡的光線不太好,也只能模糊的看到一個身子滾圓的……女人正朝池塘跑著。眼看著距離那池塘沒多遠了,那女子還不停下來,直直的往前跑著。
  沈放心一凝,這女子要尋短見?
  他剛想喊人,但現在正是下人們吃飯的時間,他身後的小廝也因為他剛才很生氣所以將人都趕走了,而將軍府巡邏的侍衛剛剛在他經過的時候去換班了,要趕來估計還要一會兒。
  就在沈放想這些的時候,那邊傳來噗通一聲,沈放抬頭一看,湖邊哪裡還有那女子的影子。
  沈放罵了句粗口,腳步輕點,立刻施展輕功朝那邊飛去,只是隨著他的運氣,體內的燥熱感比剛才更甚了。
  剛到湖邊,就看到有個人影在池子裡撲騰著,一沉一浮的,撲騰著水花的聲音中還夾雜著幾聲輕哼,很難受的樣子。
  沈放在聽到那輕嗯的時候心頭莫名的竄起一股別樣的情緒來。但現在他根本管不了那一閃而逝的情緒,想也沒想的往下跳去。
  莫冬晴在回下人房的路上,身體裡的火像是要燒起來了。經過花園的時候看到湖水,想也不想的就往那跑,她覺得自己在不跳進水裡,身子就要燒起來了。
  跳下去的瞬間,湖裡冰冷的水從四面八方湧了過來,莫冬晴彷彿聽到自己的身子發出滋滋的聲音,那感覺,讓她舒服的放出一陣陣呻吟來。
  她閉著眼睛,猛的往下一沉憋氣,感覺湖水沒過頭頂,須臾後在鑽出來。
  如此重複。
  當第三次莫冬晴再一次沉下去憋氣的時候,正要浮上來,忽然感覺有什麼東西一把圈住她的腰。
  這突如其來的一下,又是在湖底,莫冬晴瞬間張嘴就叫,結果毫無疑問了喝了不少水。
  她想掙脫,但那東西的力氣很大,拖著她往下拽,莫冬晴嚇得面無血色四肢無力,拼命的去扯腰間的東西,恍惚之間感覺是胳膊……
  媽呀,水鬼啊……
  莫冬晴後悔死了,她手腳並用的想往上爬,但那水鬼就是拖著她往後走。莫冬晴一張嘴就是水,連嗆帶嚇,很快地莫冬晴手腳無力了,她張大嘴想呼吸,但張開嘴就是一水,又嗆了幾口後整個人都暈乎乎的,感覺那水鬼拖著她游得更快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