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點點愛>文創小說>點愛古代 > 商品詳情 龍飛鳳舞《上》
【6.5折】龍飛鳳舞《上》

此書已功成身退!

會員價:
NT$1446.5折 會 員 價 NT$144 市 場 價 NT$220
市 場 價:
NT$220
作者:
明月聽風
出版日期:
2014/01/21
分級制:
普通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144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二兩娘子《上》
NT$136
銷量:37
二貨娘子《中》
NT$152
銷量:25
二貨娘子《下》
NT$152
銷量:25
二貨娘子《上》
NT$152
銷量:25
夫君謀《上》
NT$144
銷量:10
霉妻無敵《三》
NT$152
銷量:29
霉妻無敵《四》(完)
NT$152
銷量:28
獵戶家的小娘子《下》
NT$144
銷量:39
獵戶家的小娘子《上》
NT$144
銷量:39
江湖不像話《上》
NT$136
銷量:12
庶女悠然《二》
NT$144
銷量:11
乞女為妃《下》
NT$144
銷量:10
乞女為妃《上》
NT$144
銷量:10
妻力無窮《四》(完)
NT$168
銷量:40
龍飛鳳舞《上》
NT$144
銷量:18
龍飛鳳舞《下》
NT$144
銷量:19
霉妻無敵《一》
NT$152
銷量:29
女法醫辣手摧夫記《上》
NT$144
銷量:24
妻力無窮《一》
NT$168
銷量:38
妻力無窮《二》
NT$168
銷量:38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71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74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46
夜劫
NT$118
銷量:23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20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12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10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93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192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81

一樁各取所需的媒妁之言,怎料與她拜堂的竟是隻豬?
看財迷女一手捲銀子,一手甩夫君,誓言離家搞自立!
喵喵屋新春巨獻,絕對是讓您一看再看、回味無窮的經典之作!


明明鳳寧這位看起來大剌剌、沒心沒肺又愛瞎胡鬧的吃貨女人說了,
只要她是他的夫人一天,他就得護著她一天。
卻聽聞她竟然想將他這位給做飯、陪打架的夫君休了,
讓他怎麼想怎麼吃虧,掛不住面子地避而不見。
沒想到她索性找上門,瀟灑地說:「龍三,你給我一封休書吧,
這樣我就能挺直腰桿的在你家住下了。」
「不給。」
「那我寫,我可以休了你。」
龍三眉一挑,語帶不善的說:「妳休看看。」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當意識一點一點侵入鳳寧的腦子,她甦醒過來,一時間只覺得頭疼欲裂,耳邊似乎還在嗡嗡作響,她費勁的睜開眼睛,幽幽月光刺目,而她眼前卻是一片模糊,她似乎是躺在野外河邊,動了動手指,能摸到冰冷的水和潮溼的泥土,鼻子還聞到了青草味道。
  她喘了喘氣,頭上一陣陣的巨痛,她下意識的抬起手想去摸,卻發現手臂沉重,好半天才撫上了頭,手上沾的濡溼像是血。
  她呆了一呆,她這是怎麼了?
  一個男人跑近鳳寧身邊,著急忙慌的問:「妳還好嗎?傷在何處?」
  她答不上話來,疼痛分散了她的注意力,頭上似乎還在流血,她努力眨了眨眼睛,想看清面前這個男人,卻只能看到模糊的輪廓。
  那男子似是沒有耐心等她清醒,一把將她拖到了岸地上,手伸進她衣裳裡一陣亂摸,嘴裡嚷著:「東西呢?」
  東西?什麼東西?
  遠處似乎傳來了聲響,鳳寧耳裡嗡嗡的聽不清,那個在她身上翻找摸索的男人卻是聽到了,他迅速站了起來,轉身跑開。
  很快,一群人吵吵鬧鬧的趕到了她的身旁,他們舉著火把,大聲叫嚷著,火把太亮,刺得她閉上了眼,他們嚷嚷的話她倒是聽清了。
  「她在這,找到了,找到她了……」
  找到她了?誰找她?
  鳳寧腦袋疼得反應不過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後來,她又沉進了黑暗之中。
  當她再次醒來,睜眼看到的是玄青色的床頂,她發了會呆,眨了眨眼睛,然後發現自己身上蓋著軟被,頭似乎不那麼疼了,她伸手摸了摸,頭上綁著繃布帶子,原來是包紮過,她小心的慢慢轉頭,打量了一下身處的這個房間。
  屋子正中擺著張圓桌,桌上只有一個圓木托盤,托盤上擺著只茶壺,四個杯子倒扣放著,桌下是四把椅子,有一把拉到了桌外,看來之前有人在這坐著,椅子沒收,表示這人很快會再回來,桌上沒擺茶,表示這人該是僕役之輩。
  她再動了動,把身子側過來仔細觀察,房間裡靠窗擺了個四方小案,案上銅鏡、梳子、胭脂盒、首飾盒放得整齊,貼牆有個大立櫃,櫃頂放著些女兒家的雜物玩意,這裡一看便知是間女子閨房。
  看家具和擺設均算講究,該是家境不錯,可屋內冷清,物品單調,她猜想這屋的主人若不是清心寡慾,便是不得寵。
  正想著,屋外傳來腳步聲,鳳寧下意識的迅速閉上了眼,心裡頭在這一瞬間,已將屋內物件及房門窗戶的位置牢記,她暗地裡動了動,試試自己是否有活動的體力,她並沒有太慌張,只是她的腦子有些迷糊,好像有什麼事情不對勁,可是什麼不對勁,她一時間也沒想到。
  進來的是個踩著細碎步子的丫頭,鳳寧聽出來了,這丫頭不會武,她悄悄的睜開了眼,看了看那丫頭的樣貌,不認識,也就在這一剎那,她終於意識到了哪兒不對勁,她的腦子裡竟然是空白的,什麼記憶都沒有。
  那丫頭站到了床前,看到她睜著眼,便說道:「夫人醒了?」
  夫人?這丫頭認得她?
  鳳寧「嗯」了一聲算應了,卻被自己乾啞的聲音嚇一跳,她是怎麼了?到底躺了多久?
  那丫頭是個機伶人,見狀倒了水過來,伸手扶了她的頭給她餵水。
  她飲了水,舒服些了,可她左思右想還是腦袋空空,乾脆忍著頭疼撐坐起來,她觀察了那丫頭的神情,對她不冷不熱,卻似是熟識,她面上不動聲色,心裡卻盤算著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那丫頭放了杯子,回過頭來正對上鳳寧的眼睛道:「夫人受了傷,再歇息會吧。」
  受了傷?她用力回想,想到了冰涼的水、潮溼的泥岸,還有那個問她東西在哪裡的男人,只是她怎麼受的傷,卻是一點印象都沒有了。
  事實上,她的腦子裡對任何人和任何事都沒了印象,包括她自己,這種情況下要是開口問「我是誰」是不是怪嚇唬人的?
  那還是挑個穩當點的問題好些,於是鳳寧問了:「我醒了,妳不去通知人嗎?」
  這話似乎讓那丫頭驚訝,她呆了呆,答道:「二爺這會在忙,不會過來的,鐵總管替二爺出去辦事了,大夫說了,夫人撞了頭,已上過藥,多休息按時服藥便會好的。」
  「妳的意思是說,既是大夫說了沒事,大家便會覺得不必來探望了,是嗎?」
  那丫頭愣住,不知該怎麼答才好。
  鳳寧也不指望得到回答,她使勁想著二爺、鐵總管這兩人的名字,想了半天沒想到,就連她自己是誰也想不出來,這樣下去反正也是瞞不住的,她乾脆問那丫頭:「妳叫什麼名字?」
  丫頭皺起眉頭小聲道:「夫人是撞糊塗了嗎?奴婢是小青。」
  「哦,是小青啊。」她接著問:「那我又是誰?」
  小青吃驚的張大嘴,結巴了:「夫……夫人,這是腦子撞壞了,不記得了嗎?」
  「是啊,是撞壞了。」鳳寧坦然又認真地答。
  小青呆了又呆,向後退了一步,道:「夫……夫人,快別想這笨主意,二爺本就生氣,妳若再裝傻充愣,他該重罰妳了。」
  夫人、二爺?
  她想了又想,把心裡猜的話說了:「妳叫我夫人,又一直說二爺,那他是我相公嗎?」
  這次小青不是吃驚了,是驚嚇,她轉身奪門而出,大聲喚道:「快來人啊,來人啊,快叫陳大夫……快些去叫陳大夫……」
  鳳寧看著小青驚慌失措的樣子,摸摸頭上的繃布,自言自語道:「好吧,我這會知道他不是我相公了,妳用不用得著反應這麼激烈?」
  她頭還有些暈,乾脆不瞎想了,閉了眼靠在床頭休息,過了好半天,聽到屋外傳來好些人的腳步聲,原以為是那陳大夫到了,可睜眼一瞧,卻是來了個老婦人,帶著四五個丫頭,一群人前呼後擁的闖了進來。
  「聽說夫人出了事,老身特意過來看看。」那老婦目光銳利,不說話時薄唇緊抿,看起來相當嚴厲。
  「多謝關心,請問妳是哪位?」這老婦雖一身整潔,但掩不住風塵僕僕,略有倦態,該是剛回來不久,一回來便闖來瞧她,也不知與自己是何關係。
  「哼,還真是不記得了?」老婦冷哼一聲,一臉鳳寧在裝傻的表情,但還是答了,「我是余嬤嬤,是這府裡的管事嬤嬤。」
  剛才丫頭說鐵總管,這會又來個管事嬤嬤,看來這裡該是個大府,鳳寧看著余嬤嬤,又問:「那我是誰?」
  「妳叫鳳寧,是我家三爺的夫人。」余嬤嬤皺起眉頭,努力維持著耐心。
  「三爺?」難怪小青跑得那麼快,原來是她把二伯錯認成了相公,這的確是太出格了些。
  「夫人是想告訴我什麼都不記得了嗎?」余嬤嬤盯著她,語氣不善。
  鳳寧不答,接著問:「這是哪?」
  余嬤嬤冷道:「京城龍府。」
  鳳寧又問:「我怎麼了?」
  「妳撞到了頭。」余嬤嬤冷笑一聲,「這一撞就撞傻了,虧夫人想得出來。」
  「妳是覺得我裝傻?」老婦的不善態度太明顯,鳳寧想忽略都不行,她晃了晃頭,腦袋發疼,暈得厲害。
  余嬤嬤站在床邊冷冷的盯著她看,鳳寧閉上眼,等那陣痛苦過去,想想又問:「我相公呢?」
  這個問題可以問吧?這跟她裝不裝傻沒關係吧?
  「什麼?」余嬤嬤眼裡露了驚訝。
  難道她問相公也是出格的事?
  鳳寧覺得奇怪了,「不是說我是三爺的夫人嗎?我受傷了,他不管我嗎?」
  老婦盯著鳳寧瞧,然後抿緊嘴不說話了,鳳寧坦然回望她,想起這清冷的閨房,沒有半點男子住過的痕跡,越想越怪,「這裡是我在龍府的房間嗎?」
  「是的。」
  「我是棄婦嗎?」
  「並未休棄。」
  「那是我相公死了嗎?」所以小青一直說的是二爺、二爺,難道三爺早不在了?
  「沒有!」余嬤嬤很不高興,喝道:「這等混話不許再說。」
  「那我相公在哪?我想見他。」
  余嬤嬤聞言微瞇了眼,盯著她看了好一會,轉頭囑咐身後的丫頭,「去把陳大夫叫來。」
  「陳大夫才知道我相公去處?」老婦哼了一聲,在椅子上坐下了,不答。
  鳳寧這會覺得頭沒那麼疼了,疑問卻是越積越多,她繼續問:「大娘,我是怎麼撞傷頭的?」
  「這個應該妳來告訴我。」余嬤嬤的語氣很不好,她快沒耐心了。
  「所以是妳們把我弄丟了,不知道我是怎麼受傷的?」鳳寧又想起冰冷的水、潮溼的泥地,還有晃得刺眼的月光與火把,而那個奇怪的男人到底在她身上搜什麼東西呢?
  余嬤嬤沒理她,鳳寧再接再厲的問:「平常是誰照顧我呢?」
  余嬤嬤沒答,小青卻是回了話:「是小青負責夫人的起居。」
  「那我娘家是哪的?我嫁過來多長時間了?」
  鳳寧問得起勁,那余嬤嬤卻是不耐煩,她用力一拍桌子,衝身後的一個丫頭喝道:「去看看,怎麼請個大夫要這麼久?」
  「大娘啊,妳別著急,大夫也得走著來,不會飛不是,別著急,我們繼續聊聊,一邊說話一邊等著便是。」鳳寧無視余嬤嬤的黑臉,居然勸她。
  「我不是什麼大娘。」余嬤嬤又惱又氣,大娘是市井稱呼,在富貴人家也指的是粗使老婦,她可是龍府的大管事,怎麼能喚大娘。
  「哦,那就是余嬤嬤。」鳳寧很順從的改了稱呼,又問道:「余嬤嬤,妳是心情不好,還是壓根就不喜歡我?」
  這個問題余嬤嬤不打算答,但凡有些計較的,斷不會白頭瞎腦地把別人的態度這麼直白的說出來,這個三夫人又是耍的什麼詭計?
  誰知鳳寧又問:「為何覺得我是裝瘋賣傻呢?」
  余嬤嬤終於忍無可忍,於是直言不諱了,「這種事妳幹得出來。」
  「這樣啊,那總要有個做這種事的理由對不對?」
  余嬤嬤冷笑,「這理由便要等夫人覺得腦子不傻了,再告訴我們。」
  言下之意是指責她做了虧心事?鳳寧直視著余嬤嬤的目光,靜靜思索著,她看這屋裡環境和這些管事、下人們的面孔,確實是一點印象都沒有,她真的住在這裡?她真的見過他們?
  「麻煩給我拿面鏡子。」
  鳳寧的要求讓一屋子人傻眼,不是正跟余嬤嬤對質裝傻的問題嗎?怎麼惦記起鏡子了?
  鏡子拿來了,鳳寧對著鏡子左照右照,除了頭上包紮的繃布刺眼外,她對自己的長相還是滿意的,柳眉彎彎,大眼盈盈,小巧挺直的鼻子,櫻桃小嘴,大美人一個啊,她心裡覺得她就應該長這樣沒錯,可是在她面前的這些人卻是完全陌生的感覺……
  她看了又看,終於說了,「妳們說我是三爺的夫人,卻連個爺都拿不出來,我怎知妳們說的是真是假,會不會是妳們欺負我腦子不好使了,騙我的?」
  這下所有人真是看傻子的眼光在看她,那余嬤嬤怒極反笑,「我不過出了趟遠門,這許久不見,妳倒是挺會往自個兒臉上貼金,看來小青照顧得好啊。」
  那名喚小青的丫頭聽了,嚇得撲通一下跪在地上,余嬤嬤瞧也不瞧,接著對鳳寧道:「妳倒是說說,就憑妳,我們騙妳又有何用?退一萬步,我們騙了妳,就妳現下這副模樣又能如何?」
  她的怒意表現真切,看來確是被鳳寧質疑得動了氣,鳳寧一想也對,她又能如何?她連自己都不知道是誰,這天大地大,她不過是個空白,她能如何?她想著想著覺得餓了。
  「要不,讓我先吃點東西,我吃飽了再睡一覺,醒來說不定腦子就好了。」這下大家不是看傻子的眼神了,是看大傻子的眼神。
  不出一個時辰,龍府上下傳開了,龍三夫人撞壞腦子了。
  陳大夫終於匆匆跑了來,他檢查了鳳寧頭上的傷,確認外傷已有好轉,不會有生命危險,但這一撞撞壞了腦子,得了臆症,他卻是不敢說話了,這病得古裡古怪,甚是少見,他哪能說三夫人是裝的,可她若不是裝的,卻又如何解釋她異於平常的表現?
  大夫都沒法下結論,還她個清白,這讓鳳寧很無奈,所幸她終於吃上了飯,填飽了肚子,她覺得舒服多了,於是躺倒在床又昏昏沉沉的睡過去。
  鳳寧覺得這裡的人怕是沒說謊,因為一人演戲容易,這麼些人一起演戲卻很有幾分難度,談話時她認真觀察了,從那個余嬤嬤到小丫鬟再到老大夫全都是認得她的模樣,他們生氣、吃驚、懷疑的表情也全像是真的,每個人臉上都看不出破綻來。
  所以她在這府裡究竟是怎麼回事?
  鳳寧其實心裡是有些慌的,她病了,腦子空空,什麼也想不起,這正是需要呵護安慰的時候,可偏偏一睜眼卻身處一個並不友善的環境裡,說她裝瘋賣傻掩飾惡行,可她到底做過什麼她卻不知道,所以她有些害怕,心裡說不出的難受。
  但她對現狀一點辦法都沒有,她不知道她過去在這裡做過什麼,也不知道這些人對她做過什麼,甚至她那所謂的相公是圓是扁、是胖是瘦,她都不知道,他對她好嗎?他是否有別的妻妾?她在這個家裡算什麼?她想不到,乾脆不想了。
  她決定努力養好傷,靜觀其變,那句話是怎麼說來著?車到山前必有路對吧,她想著,等她傷好了,她總能把事情弄明白的。
  可事情並沒有鳳寧想得這麼簡單,連著幾天,除了小青在一旁照顧著,再沒有人來看望過她,就連那個嚴厲的余嬤嬤也沒有再來。
  問小青,小青只說二爺在忙、三爺也忙、大爺不在家、鐵總管在忙、余嬤嬤也忙,所有人都在忙,這麼多人,居然忙得沒一個人能來看她?
  鳳寧覺得很失落,可她又能如何,她傷得頗重,動作稍大便頭疼欲裂,她一個人待在這屋裡,大多時候也就躺在床上睡悶覺,小青按時給她送吃的和送藥,領陳大夫為她複診,但僅限於此,守本分而不熱情,鳳寧忍不住想,她是得多討人厭才能讓這一家子對她這麼反感呢?
  小青告訴她,她娘家是湖州鳳家,龍鳳兩家在祖輩是世交,所以老爺子那輩給沒出生的兒孫訂好了娃娃親,她嫁過來已然三年,未育子女。
  既是世交之家,為何對她如此厭惡?難道是她三年無出,所以夫家不喜?鳳寧想來想去,覺得這個可能性很大。

  ◎             ◎             ◎

  一個多月後,鳳寧可以下床走動了,這一個月裡,她除了小青和陳大夫之外誰也沒見著,不過她還是從小青那問出了點府裡的狀況。
  原來這龍家父母雙亡,龍家大哥當朝為官,是個武將,一年中有一半時間不在家,龍大已娶妻,因夫妻二人感情深厚,所以龍大出門都將妻子帶著,此時二人均不在家裡;龍二主掌家業,說白了就是個生意人,龍家的產業都歸他管,例如田產、商舖、酒樓等,都是龍二在掌事。
  那她相公龍三呢?鳳寧好奇了,兩個哥哥這麼厲害,她相公應該差不到哪去吧?鳳寧雖是沒記憶,但一心還是偏向自家相公的,可小青告訴她的卻是,「三爺具體是做什麼的,奴婢也不太清楚,反正也是經常不在家裡,不過三爺的朋友特別多,常招呼些友人來府裡做客。」
  常不在家,還經常招呼朋友來做客,聽起來怎麼這麼像是個敗家玩意?鳳寧自嘲的想,她不受歡迎,指不定跟她相公有關係呢。
  「我與我相公感情如何?」這話雖問得古怪,不過鳳寧一點都不覺得尷尬,她不記得了呀,當然得問問。
  好在小青雖與她不算親近,但這段時間相處,似乎也並不那麼討厭她了,用小青的話來說,就是夫人受傷後與之前大不相同,所以對鳳寧的一些問題,小青還是願作答的。
  「夫人與三爺並不算親近。」
  「不親近到我受傷生病了,他也不來看我一看?」這個事實讓鳳寧怨念很深。
  她語氣中的落寞與受傷讓小青有些不忍,遂道:「三爺在夫人之前也受了傷,一直昏迷不醒,後是余嬤嬤帶著三爺去雲霧山百橋城求醫,才治好的。」
  鳳寧一急,打斷她的話,問道:「他受的什麼傷?」
  「三爺在外頭被惡人所傷,從馬上摔下來,摔著了腦袋。」
  鳳寧柳眉輕揚,這聽起來果然是夫妻同命啊,她也是摔著了腦袋。
  「他還記事吧?還記得我嗎?」
  「夫人不必擔心,三爺已是大好,能跑能跳,腦子無損,夫人醒來那日,余嬤嬤和三爺才回來,所以諸多事要處理,確是忙的。」
  鳳寧心裡對這個素未謀面的相公很是介懷,她腦子裡什麼都沒有了,這處境多麼淒涼,龍府這麼大,她卻連個親近說話的人都沒有,有個相公,原本是該依靠相伴的,鬧半天,這相公是個成天出去混的敗家子,惹事生非受傷不說,這會連探望她都不曾。
  若他們之前感情就不好,那她為什麼還要留在這個大家都討厭她的地方呢?她感覺自己不該是那樣忍氣吞聲的人啊,難不成是這龍家怕有損名聲,所以一直將她冷淡丟棄在此,而不願休妻放她回鄉?又或者她娘家也容她不下,她無處可去?
  他們認定她裝瘋賣傻定是有緣由,可究竟是什麼呢?
  鳳寧腦子裡有數不清的問題,所以她能下地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走出院子到處亂逛,一來,若是能遇著人聊聊,了解了解自己的事情也是好的;二來,人是活的,物是死的,若是明白了這宅裡的地形構造、院落布置,就能大致明白這家裡的掌權安排和人際關係。
  從人那問不出的東西,有時從物那就能看出一二來。
  鳳寧也不知為何自己會這般想,反正她走出了院子,卻發現她住的那個小院座落在僻角,由此看來,她果然是個棄婦啊。
  她沿著石徑園廊一路走,很快發現這宅子的布局規律,她慢慢走著,到處看看,優哉游哉的晃,甚至踢一腳落葉,採一把鮮花,她被困在床上許久,如今下了地,覺得儼然是重生一般。
  路上碰著一些僕役,他們見著她只淡淡的行禮招呼,廢話也不多一句的轉身就走,鳳寧晃晃腦袋,看來她不受歡迎得很徹底,如此想找人聊天,怕是有些難度。
  拐了兩個彎,鳳寧發現她被跟蹤了,不是一個人,是數人合作,她走一段便換個人盯梢,這樣不易被察覺,可這裡不是她的家嗎?她居然被監視了!
  鳳寧心裡很不痛快,該看望她的不看,不該看她的卻偷偷摸摸盯著看,她加快了腳步,決心不論他們如何,反正她今天定要逛完這宅子。
  前面是個大雜院,看著像是採買倉庫和府裡大廚房的所在,還沒到飯點,廚房裡卻飄出蒸包子的陣陣香氣,鳳寧忽又覺得肚子咕咕響了,她走進廚房一看,咦,沒人,灶臺上確是有個大蒸籠呼呼冒著熱氣,打開一瞧,一籠白白胖胖又圓鼓鼓的小胖包子,正使勁的向她飄散著期待有人賞識的誘惑香氣。
  既然如此,鳳寧就老實不客氣的翻出個大碗,先捉了個小胖包,一邊呼氣一邊往嘴裡塞,肉汁燙得她跳腳,好味道卻是讓她眼睛一亮,門外遠遠聽得有人說話的聲音,是朝這邊過來的,鳳寧快手快腳把一整籠小胖包子裝進大碗裡,給蒸籠重新蓋上籠罩,然後從後門潛了出去。
  前門進來後門出,跟蹤她的那個家僕稍不留神就把她給弄丟了,鳳寧快步拐了兩個彎,把人徹底甩開,然後她抱著碗吃著包子,心情好了點。
  晃到一處二層廊樓前,看那飛簷青瓦的後面是翠竹圍繞、花草搖曳,這處風景獨好啊!
  鳳寧一下就喜歡上了這地方,她左右一望前面的庭園,假山守在左,後邊的池塘小亭立在右,一條獨徑通往那樓前,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明白的,但她就是知道,這些美景是依奇陣之法布置,在假山小亭竹木之後必是防衛的裝置,平日是看著漂亮,可一旦有敵入侵,這些建築的裝飾擺設卻是很要命的防備機關。
  鳳寧往嘴裡塞了一個包子,她為什麼會知道這些?她該知道的是她的名字、她的過往、她有哪些朋友、她相公是個怎麼樣的人、她的娘家人在哪、她身上發生了什麼事。
  可這些該知道的,她一件都不知道。
  鳳寧正發呆,自哀自憐,身後突然冒出一個冷冷的聲音道:「這個地方不是妳能來的。」
  鳳寧抱著包子大碗回頭,使勁嚼了嚼,把嘴裡的那口包子嚥了下去,她定晴一看,跟她說話的是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朗眉星目,身形修長,穿著湖藍色長衫,淺白腰帶,腰別羊脂暖玉,有些書卷氣,眼神明亮透著精明,但此刻這人臉上擺滿了不高興。
  鳳寧退了一步,空空如也的腦子裡沒這人的半點印象,但顯然他認識她,鳳寧下意識的抱緊包子碗,認真的打量著對方。
  對方眼裡閃過驚訝,顯然沒料到鳳寧轉過身來是這副德性,何曾見過人抱著一碗包子到處晃悠的,見了人還護食,誰會這樣搶包子不成?
  鳳寧的沉默和打量讓那男子微瞇了眼,他又說了一次,「這裡不是妳能來的地方。」
  鳳寧茫然以對,這裡是哪裡?為什麼她不能來?
  那男子看了看她的表情,又看看她抱著的碗,沉聲道:「怎麼,果真是不記事了?」
  鳳寧順著他的眼神看了看包子,回道:「肚子餓就得吃,這還是記得的,但府裡的人和事卻當真是忘了。」
  男子仔細端詳她的表情,似要確定真偽,「妳仔細想想我是誰,若是答對了,之前妳向我討的東西,我會考慮考慮。」
  他語氣裡有誘導、有親暱,還說她跟他討東西,鳳寧心裡一喜,大聲道:「是我相公?」那人臉色立刻沉了下來,眼裡滿是厭惡與譏諷。
  鳳寧這下明白了,「哦,原來不是。」她心裡有氣,忍不住瞪他一眼,嚷嚷道:「二伯就二伯,做什麼要故弄玄虛,欺拐我這腦子有傷的,有意思嗎?對自己弟妹這般不尊重!」
  龍二冷笑,「弟妹重傷初癒,倒是精神不錯。」
  鳳寧心裡很不痛快,「還好,瞪人花不了什麼力氣。」
  龍二被噎著,對她的反應有些驚訝,想了想,平緩了語氣說道:「還是好好養傷為好,之前我就與妳說過,這裡妳不能來。」
  「我想找相公。」鳳寧覺得滿腦子疑問,無論如何,相公才該是她最親近的人,就算感情並不好,但好歹也是兩口子,她先跟相公把話問清楚,該怎麼辦也好有個商量。
  龍二又是一愣,他想了想,垂了眼又道:「妳與老三感情並不合睦,受傷之前倒是常找我說話……」
  他話沒說完便被鳳寧打斷了,「二伯是想說我不守婦道,被你勾引了?所以這宅子裡的人不歡喜我,是為這個?」
  她擰著眉頭,說的話卻把龍二鎮住了,他不過是試探試探,卻是萬沒想到她還真是什麼話都敢說啊,這人被撞傻了,說話也不過腦子了嗎?還是裝瘋賣傻的,另有所圖?還有,傻就傻吧,她自己說她不守婦道,憑什麼說是被他勾引,他看上去像這麼沒眼光、沒計較的男人嗎?他若是能看上她,就不用老三作犧牲娶她了。
  鳳寧觀察著他的表情,終確認不是這麼回事,拍拍胸脯慶幸,「還好還好,我不是壞女人,二伯以後說話還是得掂量掂量,壞了婦道人家清譽就不好了。」
  龍二眼角一抽,到底是誰說話沒腦子。
  鳳寧看龍二毫無帶她找相公的意思,也不強求,說道:「二伯你繼續逛,我換個地方找相公去。」言罷,抱著碗走了,一邊走一邊又塞了個包子進嘴裡,還自言自語,「有些涼了,真可惜,還是熱的香。」
  待她走遠,一個侍衛跳了出來俯首請罪,「她跑進了廚房,李柯便跟丟了。」
  「她做了什麼?」
  「就是到處閒逛,沒跟人接觸,然後進了廚房,之後便到了這。」
  龍二沉吟片刻,看那待衛欲言又止,問道:「還有什麼?」
  「二爺,你要的包子點心沒了,湯廚說等重發麵、重和餡,怕是得晚飯時候這包子才能好。」
  「沒了?」龍二想起鳳寧抱著的那碗包子。
  「是,湯廚說,他就是去庫房整了整米麵,再回廚房等包子開鍋,一打開發現空了。」
  龍二眼角又是一抽,這個死女人撞傻了腦子,居然敢偷他的包子!
  但此時的鳳寧渾然不知自己惹了什麼麻煩,她逛遍了整個宅子,沒碰著一個肯跟她說話的人,當然也沒找著她的龍三相公。
  她這個龍三夫人孤魂般的逛著,看著丫鬟、僕眾們各種眼神,猜想著那些眼神後面的意思,這當然是很令人難堪的經歷,鳳寧心裡有些隱隱的酸楚感覺,所幸有味道極好的包子安慰了她那顆受傷的心,她鼓勵了一下自己,然後沒事一般的回到了自己的小院。
  小青正著急得團團轉,要是把這夫人再弄丟一次,主子爺們惱了就麻煩了,正想著要不要往上稟報,鳳寧就回來了。
  小青趕緊迎上去,「夫人到哪裡去了?」
  鳳寧把空碗交給她,一屁股坐在臺階上問:「小青,妳與我說說,我當初是如何招人厭的?」
  小青一愣,「我也是剛調來照顧夫人沒多久,之前一直在別的院幹活。」
  「那在妳之前是誰照顧我的?」
  「是夫人的陪嫁丫頭,不過在夫人出事前兩個月,那丫頭生了場重病,死了。」
  鳳寧一呆,「死了?」
  「對的,陳大夫看過她,確是生病死的。」
  鳳寧又一呆,「小青啊,妳強調確是生病死的,那意思是之前有懷疑她不是生病死的,對嗎?」
  小青慌了,小心翼翼的道:「夫人多慮了。」
  鳳寧撐了腦袋嘟囔道:「我是想得有點多。」
  小青沒接話,鳳寧又道:「通常宅子裡最不缺的就是小道消息了,妳在別的院幹活,總該聽得我些名聲,妳莫怕,反正我什麼都記不清了,只想知道我在這家裡是怎麼回事,若是我過去做了壞事,我想法子補償了便是。」
  小青瞧了鳳寧半天,終期期艾艾道:「我只聽說夫人娘家讓夫人嫁過來,不是安的好心眼,所以這邊一大家子對夫人並不歡迎。」
  「啊?我娘家不懷好意,那龍家怎的這般沒用,這也娶了?」
  「聽說是祖輩給立的婚約,不娶不合適。」
  鳳寧愣了一愣,心裡說不出的難過,她站起來走回房,聲音澀澀的,「那……那我回娘家行不行?」
  小青道:「這個奴婢作不了主,得問問二爺或余嬤嬤。」
  「小青,為什麼我的事總要問二爺?」
  「二爺是當家的呀。」
  「可我嫁的是三爺,我有相公的,二伯當的大家,我跟相公難道不該算小家嗎?」
  小青看著她,眼裡有著同情,「夫人,三爺向來不太管妳的事,他又經常出門不在家裡,妳在府裡的吃穿用度全是靠二爺給安排,有事也都向二爺稟告。」
  鳳寧聽了,心裡越發的晦澀,她相公居然不管她,那她在這府裡算個食客還是什麼?她情緒低落,倒在床上悶悶的說:「小青,這裡不喜歡我,我也不喜歡這裡,我想回家。」
  小青看著她半晌,最後道:「那奴婢替夫人稟了二爺吧。」

  ◎             ◎             ◎

  可沒過兩天,鳳寧還沒等到龍二回話就主動去找他了,原因是自她那天跟小青談完話後,第二天早飯開始,鳳寧的膳食就變得量小又清淡,小青也不知怎麼回事,問了送飯來的小僕,只說是廚房安排的,問了廚房,說是二爺吩咐的。
  鳳寧眼見著連著好幾頓飯都是兩盤素菜和一碗米飯,菜的味道雖是不錯,但她半餓不飽的直難受,一難受她就生氣,她心想就算是不願她嫁過來,也不能不讓她吃飽飯啊,她不求夫家別的,可好飯好菜地管飽,這總是要的呀。
  於是她怒氣衝衝的去找龍二,不知道他在哪,就往那廊樓禁地跑,到了那小樓前,果然有人攔她,她理直氣壯的道:「我要找我二伯。」
  龍二來了,慢慢悠悠地說:「弟妹啊,妳要回娘家一事我聽說了,可妳這麼著急也沒用啊,妳相公不在府裡,回娘家是你們兩口子的私事,我怎麼都得等三弟回來了跟他商量。」
  「我來找你不為這個。」
  「哦?那是為何事?」
  「我吃不飽。」她嚷得大聲,旁邊一名小僕忍不住,「噗」的一下笑了出來。
  龍二也驚訝的挑了眉,似笑非笑的重複了一句,「吃不飽?」
  「對。」鳳寧用力點頭,「我犯了什麼錯,為什麼餓我肚子?」
  她的表情有些孩子氣,讓龍二也忍不住咧嘴笑了,「我是讓廚房做些素食清淡的,讓妳清清油膩,前段日子妳因為受傷一直食補,怕是腸胃不好受,我也是體貼弟妹的身子,那些飯菜足夠一人吃食,弟妹怎能說我餓妳肚子。」
  「才一碗米飯怎麼夠吃,平時都是兩碗米飯、一盤肉、一碗湯、兩盤素菜,現在可是飯量、菜量都砍了半,我的肚子就餓了一半,夫家再不歡喜嫁過來的媳婦,可也得管個飽飯吧。」
  龍二掩不住驚訝,「妳吃這麼多的?」
  「對。」鳳寧毫不臉紅的點頭,龍二終於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鳳寧一插腰,中氣十足的道:「別管我從前多招你們討厭,你們個個說話夾槍帶棒的,我病了沒人來探望,相公也一直沒搭理我,這些我都忍了,可讓我餓肚子絕對不行!」
  龍二是真真覺得好笑,餓肚子,這是哪門子的新鮮事?
  他故意為難道:「可我已經囑咐廚房了,妳又待如何?」
  鳳寧用力瞪他,忽的一扭頭,不吵不鬧,很乾脆的轉身就走。
  剛才氣勢十足,這會不聲不響就退了?龍二想了想,招了招手,讓個侍衛跟著她,自己轉回書樓裡繼續看卷宗去。
  鳳寧並非像龍二以為的那樣退敗了,她悶頭直奔廚房而去,這會正值主人家都吃好了,僕役們聚在廚院內用午飯,一看那傳說中沒人搭理的三夫人殺進來,大伙均是一愣。
  鳳寧看見他們一人捧著個大海碗,碗裡堆得滿滿小尖山似的米飯,心裡就甚是羨慕,她哼了一聲,轉身進了廚房,廚房裡還未收拾整潔,她隨手翻了翻,沒看到什麼現成的飯菜,心中很是失望。
  一個中年胖男人跟了進來,大聲嚷著,「夫人這是做什麼?這裡是廚房,可不是夫人玩耍的地方。」
  「你是誰?」
  胖子一挺胸,「我是主廚湯榮,人人喚我湯廚。」
  鳳寧一拍他肩膀,湯廚心裡一震,難道這夫人想在兩素一飯這事上找他麻煩?雖然菜是簡單,可他也是用心做的,若是這夫人挑剔不好,他可是不依。
  結果鳳寧說的是,「湯廚,你做的飯真好吃。」
  湯廚嚇一跳,這用的是什麼招數,先禮後兵?
  「可是……」
  果然後面跟著可是,湯廚作好了心理準備,雖說三夫人在府裡沒地位,可也得小心應對。
  「可是這麼好吃的飯,你只給我那麼一點,哪裡吃得飽。」
  吃不飽?湯廚愣了,雖說前一段時間,三夫人房裡要的飯菜是兩人份,可他也沒在意,以為丫頭跟著一起吃的,前日二爺特意吩咐,只給她簡單素食送過去即可,他還問了是一人份還是兩人份,二爺應了一人份,他還道丫頭與主子一同吃飯不合規矩,二爺今後不讓了,沒想到今天這三夫人就來興師問罪。
  鳳寧看他沒答話,乾脆直接問:「我現在沒吃飽,你說怎麼辦?」
  怎麼辦?湯廚也沒辦法,只好隨口一說:「飯菜只剩下我們院裡僕人們在吃的那些了,要開灶也來不及,只能等午後了。」
  提到午後,鳳寧眼前一亮,「包子?」
  湯廚搖頭,「包子不行,包子是給二爺的,二爺習慣每日下午用些點心,前日裡沒吃上還發了一頓火。」
  鳳寧一聽這話頓時了悟,「原來如此!」那個小氣巴拉的男人為了包子這麼整她,怪不得這兩日的膳食變了樣,她暗地咬牙,道了聲謝,轉身走了。
  湯廚摸摸腦袋,實在弄不清這三夫人是什麼意思。
  當日下午,湯廚認真蒸了一籠香噴噴、白胖胖的鮮肉包,正準備開鍋拿包子,聽得外面一陣劈里啪啦的大動靜,他出去一看,院裡堆的那一大堆木柴不知為何全倒下來了,他趕緊招呼幾個僕役動手把柴給堆好,自己趕回廚房收包子,可是當他打開蒸籠,呆住了。
  包子呢?瞪著那個空蕩蕩的蒸籠,湯廚臉都綠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龍二這日又沒有吃上包子,卻在書樓前的小徑上撿到一只空碗,他心裡明白,自然氣不打一處來,可之後仔細一想,卻覺得這弟妹與以往相比,行為舉止大相逕庭,甚是詭異。
  他找來了余嬤嬤,道:「鳳寧那個女人受傷後自稱失了記憶,舉止也跟以往大不相同。」
  「這個我知道,原本是想晾著她,待時日一久自然就會露出馬腳。」
  「我試探過她,她的反應像是真不記事了,如果是裝的,這裝傻的功力倒是不弱。」
  「這失憶的時機確是太巧了,這麼一來,所有的事她都能推得一乾二淨。」余嬤嬤對鳳寧的懷疑一直不減。
  龍二點點頭,「還有個蹊蹺在於她說她什麼都不記得了,宅子裡的路卻是一點沒忘,前幾日她到處逛,我派了人跟著,她都沒走過重複的路,找廚房找得很準,還能跑到書樓來,那日我看到她時,她正站在機關的前面,可多一步都沒踏出去,最後她回自己的院子,一點岔路都沒走,這可不像完全沒記憶的。」
  要知道龍府裡的建築布局、道路擺設全有門道,一般新來的下人,沒人帶著個把月,鐵定會迷路,這鳳寧當初在這待了這麼長時間,也多次迷失方向,如今她說她什麼都忘掉,卻是不迷路了。
  余嬤嬤聽得認路這點,更是堅定了鳳寧是裝傻的想法,「沒想到她傷還沒好全,就又開始不安分了,我得管一管她才是。」
  龍二點頭,提了另一個想法,「若她失憶之事不假,如今這般古怪行為倒可以解釋為從前的她都是裝模作樣,如今忘了鳳家讓她嫁來的目的,她反倒是顯出了原形。」
  余嬤嬤哼了一聲:「小青還稟了我,說那女人想回娘家,這娘家是斷不能讓她回的,她偷走的雖是假物,可我們尚不知她的同夥還有誰、府裡有沒有內應,說不得後邊還有什麼計劃,她若是這般逃了,以後就更難找出真相來,三爺受襲一事也不簡單,想來未必與這鳳家沒關係。」
  龍二道:「那這鳳寧就交給嬤嬤吧,我已經囑咐鐵總管加強府內的盤查了,老三這趟出門也無事,嬤嬤莫擔心。」
  「哎,我怎能不擔心,你們兄弟幾個我看著長大的,如今什麼都安穩,偏偏招來個鳳家,三爺娶了這樣的女人誤了終身,我真是心疼。」
  「嬤嬤。」龍二安慰著這個像母親似待他們三兄弟的老人,「鳳家之事,我們一定會想辦法解決的。」
  余嬤嬤聞言回道:「二爺放心,那女人想裝糊塗,我定會讓她露出馬腳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