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點點愛>文創小說>點愛古代 > 商品詳情 霉妻無敵《三》
【6.6折】霉妻無敵《三》

此書已功成身退!

會員價:
NT$1526.6折 會 員 價 NT$152 市 場 價 NT$230
市 場 價:
NT$230
作者:
霧矢翊
出版日期:
2014/10/21
分級制:
普通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152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二兩娘子《上》
NT$136
銷量:37
二貨娘子《中》
NT$152
銷量:25
二貨娘子《下》
NT$152
銷量:25
二貨娘子《上》
NT$152
銷量:25
夫君謀《上》
NT$144
銷量:10
霉妻無敵《三》
NT$152
銷量:29
霉妻無敵《四》(完)
NT$152
銷量:28
獵戶家的小娘子《下》
NT$144
銷量:39
獵戶家的小娘子《上》
NT$144
銷量:39
江湖不像話《上》
NT$136
銷量:12
庶女悠然《二》
NT$144
銷量:11
乞女為妃《下》
NT$144
銷量:10
乞女為妃《上》
NT$144
銷量:10
妻力無窮《四》(完)
NT$168
銷量:40
龍飛鳳舞《上》
NT$144
銷量:18
龍飛鳳舞《下》
NT$144
銷量:19
霉妻無敵《一》
NT$152
銷量:29
女法醫辣手摧夫記《上》
NT$144
銷量:24
妻力無窮《一》
NT$168
銷量:38
妻力無窮《二》
NT$168
銷量:38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71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74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46
夜劫
NT$118
銷量:23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20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12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10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93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192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81

想看皇帝被詛咒,結果十年不舉?
千萬別錯過「霧矢翊」的「霉妻無敵」!
要欺負她,得看扛不扛得住那靈驗的烏鴉嘴,
當然還有個前提,先扳倒她功高震主的未婚夫再說。
延續「妻力無窮」的歡樂風格,絕對是放鬆心情的最佳選擇!


虞月卓自知是個沒什麼道德觀的混蛋,生性惡劣、冥頑不靈,
明知羅玉茵怕他怕得不得了,卻還是拿著當年的親事迫她嫁給了他。
她的名字沒被寫入虞家族譜,婚事作不得數,他壓根不在意,
既然都嫁了,他虞月卓的娘子只能是她,不用虞家人來指手畫腳。
在將軍府裡,將軍寵愛將軍夫人那可是天經地義的事,
因為將軍夫人可是懷了將軍的孩子,為了讓將軍夫人安心養胎,
就算將軍夫人撒潑捅了天也不要緊,反正將軍都能補回去……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什麼?那女人離開時還帶了兩個漂亮的丫鬟?」
  落月軒裡,虞月娟吃驚地瞪大眼睛,一臉不可思議地瞪著丫鬟。
  「是的,小姐,那兩個丫鬟是老夫人身邊伺候的秋容和秋蘭,她們原是祖宅那邊的丫鬟,上次夫人入族譜儀式時,跟隨老夫人一同回來的那幾個丫鬟。」丫鬟細心地回答。
  虞月娟蹙起眉,心裡又恨又惱,「好個二伯母,看來倒是能說會道的,這麼快就讓娘順了她的意。」想起自己娘親那種軟性子,虞月娟倒不奇怪自家娘親會這麼容易被挑唆,讓她恨鐵不成鋼的反而是輕易地接受了的羅玉茵,恨道:「那女人難道是個沒腦的嗎?就這麼輕易地接受了?她有什麼表示嗎?神色怎麼樣?」
  「回小姐,夫人看起來和平常一樣,不過奴婢覺得她似乎……很高興。」丫鬟不解地說,事實上她見到羅玉茵的反應時,覺得這個世界很不真實。
  虞月娟愣了愣,「妳沒看錯?」
  「奴婢沒有看錯。」丫鬟再三保證。
  虞月娟眉頭皺得更深了,搞不懂羅玉茵在想什麼,事實上虞月娟覺得羅玉茵是蠢了點,但卻不是個任人欺負的主兒,若是她不喜歡的事情,她好像可以將事情往一個詭異的方向扭轉,讓人不知道該說她倒楣好還是幸運好。
  想不通的虞月娟決定去鎖瀾院探探,看看羅玉茵在搞什麼。
  事實上想不通的不只是虞月娟一人,連虞二伯母也想不通,虞二伯母也讓人盯著碧心院,得知羅玉茵離開碧心院時,身邊多了兩個丫鬟,便知道姚氏終於聽進她的話了。
  可是羅玉茵到底在想什麼,怎麼看起來那般高興的模樣?就算是強裝出來給人看的,也不用一路笑著回鎖瀾院吧?而且看著那笑臉,也不像是裝的……
  虞月娟到鎖瀾院的時候,羅玉茵正在睡午覺,虞月娟知道後,徹底的無語了,很好很強大,還有心思睡午覺,看來她真的是不在意的。
  可是女人對這種事情真的不在意嗎?虞月娟雖然沒有嫁過人,但她在虞府和姚府待了那麼長的時間,看過那些女人的手段百出,自然知道再淡然的女人都會在意同別人分享自己的丈夫,甚至在她看來,自己以後若是嫁人,也不願意冒出個莫名的女人來和自己搶丈夫,不管丈夫是不是她的心中所愛。
  「姑小姐,夫人午覺一般要睡足一個時辰,您要等嗎?」知夏給虞月娟上了茶後,問道。
  虞月娟喝了口茶,發現這茶的口感很好,與她平時喝的那種味道比較醇厚的茶不同,清冽而優雅,適合醒神,問了丫鬟後才知道是自己哥哥喜歡喝的君山霧尖,頓時忍不住將之喝完,然後又讓丫鬟斟了一杯細細地品著,原本虞月娟打算離開明天再來,不過看在這茶的分上,她決定留下來。
  「我等大嫂醒來。」
  知夏聽罷,輕輕應了一聲,微垂的眼瞼斂去了眼裡的精光,知夏對虞月娟留下來的行為並不奇怪,甚至可以說是她故意促使的,她知道虞月娟對將軍那種盲目的崇拜敬畏,可是卻因年齡的緣故,從小到大與哥哥相處不多,自然對哥哥喜歡的東西追捧不已,知道這君山霧尖是自己哥哥喜歡的,虞月娟怎麼也要了解一番。
  接下來,虞月娟細細地品著君山霧尖,喝了幾盞後,終於忍不住將知夏叫來,問她這君山霧尖沏茶的步驟。
  一個時辰的時間並不長,羅玉茵午睡起來時,虞月娟還有些意猶未盡。
  知夏抱歉地福了福身,進去伺候羅玉茵了。
  等羅玉茵出來時,虞月娟不高興地瞪她很久,然後抬著下巴說:「妳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嗎?那兩個丫鬟是祖宅的人。」
  虞月娟問得直白,也沒什麼好顧忌的,因為現在偏廳裡伺候的人都是彼此的心腹,不會隨意說出去。
  羅玉茵點頭,「我知道啊,不過進了鎖瀾院就是我的人了。」她理所當然地說。
  虞月娟懷疑地看她,似乎不認識她一樣,半晌說道:「原來妳自己心裡明白,如此也好,將軍府是我哥一手打拚的,不需要祖宅那邊的人插手,妳別給她們趁機而入的機會。」她眼神微厲地警告道。
  「這是自然。」羅玉茵微笑著,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說道:「她們長得很漂亮,多看看漂亮的東西,以後生出個漂亮的孩子。」
  「誰說的?」虞月娟奇道。
  「書上說的。」
  「所以妳收下她們,是因為她們長得漂亮?」虞月娟錯愕地問。
  「那是自然。」羅玉茵笑咪咪。
  虞月娟突然覺得自己搞不懂這個女人的想法,與她不是在同一層次的,怨不得她收到兩個麻煩還那般高興,為什麼自己反而覺得有種無力感呢?
  又同羅玉茵聊了幾下,虞月娟覺得自己待不下去了,再待下去她會忍不住想暴起掐死這個自從懷孕後思想越發詭異的女人,所以很快便告辭離開了。
  不過回到落月軒後,虞月娟覺得羅玉茵做事不靠譜,心裡也不願意自己哥哥身邊被安插了祖宅的人,這會讓她覺得膈應不已,想了想,虞月娟還是吩咐人去將這事情告訴虞月卓,由虞月卓定奪。
  臨時有事出門的虞月卓在傍晚時回府,剛進了門便被一個丫鬟攔下了,見是妹妹的貼身丫鬟,虞月卓和顏悅色問道:「什麼事?」
  那丫鬟有些緊張,看了看四周,不知道怎麼說,直到虞月卓將身邊的人揮退後,那丫鬟方小聲地將今天的事情說了一遍,然後對虞月卓說:「將軍,小姐覺得夫人愛惜她們生得貌美才留下她們,但她們畢竟是祖宅那邊的人,還是不宜將她們留在夫人身邊……」
  「妳說夫人是因為愛惜她們貌美才留下她們的?」虞月卓溫雅地笑問。
  丫鬟因為他的笑容有些臉紅,沒有聽出他的著重點,仍是點頭,為將軍大人的風采所傾倒的丫鬟絲毫沒自覺地將午時姑嫂兩人的對話向他複述了一遍,也沒發現他越發幽深的雙瞳,等丫鬟又將虞月娟的意思告知後,丫鬟終於離去。
  這事虞月娟做得也衝動了,哪有小姑子去關心哥哥院子裡的人的,但虞月娟自小在祖宅吃盡苦頭,對祖宅的每一個人都抱有敵意,更不願意將軍府裡安插祖宅的眼線,所以才會冒然地出手。
  虞月卓望了一眼天邊豔紅色的火燒雲,摸摸劇烈跳動的心口,很快便繼續往鎖瀾院行去。
  回到鎖瀾院,方進門虞月卓便瞧見一幅讓他很想踢死那兩個丫鬟的畫面。
  他的女人正當著他的面摸別的女人,還笑得那般蕩漾,當他不存在嗎?
  看到門口出現的虞月卓,羅玉茵和兩個丫鬟都露出高興的表情,羅玉茵直接迎了過去,「將軍,你回來啦。」
  虞月卓伸手攬住她的腰,望了眼那兩個在他的視線下羞紅了臉的丫鬟,然後慢條斯理地踱了進來。
  「妳們剛才在做什麼?」虞月卓坐到主位上問道。
  羅玉茵親自伺候他梳洗,又給他端了茶解渴,聽到他的話,想也沒想地說:「正聽秋容、秋蘭講些小故事呢,將軍,她們是碧心院裡伺候的丫鬟,娘親體諒我現在不方便,派她們過來伺候,她們不只長得漂亮,口才又好,說的小故事都很有趣,正好讓她們說給寶寶聽。」
  說著,她邊偷偷瞄了虞月卓一眼,發現他今天似乎情緒不太對,而且盯著那兩個丫鬟的時間也未免太久了,沒看到她們都羞得滿臉通紅了嗎?
  羅玉茵擰眉,悄悄地在他腰間掐了一下。
  這種不痛不癢的力道虞月卓還真沒放在眼裡,收回視線,低眸看向羅玉茵,見她一臉無辜的模樣,不知怎麼的,又想起方才回來時見到的情形,頓時心頭火起,久違的掐臉懲罰再次出場,哼,敢背著他偷人,今晚無論她怎麼哭都不放過她!
  羅玉茵被掐得淚眼汪汪,不知道這男人犯什麼渾,她似乎沒有惹到他吧?
  而一旁伺候的秋容、秋蘭看到將軍竟然對夫人家暴的行為,頓時吃驚不已,不過很快的,她們心裡湧上一股喜意,如此看來,將軍也並未如外人所說的那般疼愛夫人,相信她們都是有機會的,而且她們是老夫人派過來的,再怎麼說,夫人也會禮遇幾分吧。
  「今晚再找妳算帳。」虞月卓在她耳邊低聲說,然後抬起頭看向那兩個丫鬟,微微笑了笑,說道:「既然是老夫人派過來幫襯夫人的,那就記著做好自己的本分。」
  「是,奴婢明白。」兩個丫鬟趕緊行禮應是,心裡一陣驚喜,看來將軍是打算收下她們了。
  「不過妳們好大的膽子,難道不知道夫人現在懷有身孕,聞不得太重的味道嗎?」虞月卓突然嚴厲地道。
  屋子裡的丫鬟錯愕地看著突然生氣的將軍,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或者妳們懷有異心,並不願意伺候夫人?」聲音更嚴厲了。
  這時兩個丫鬟才慌了,忙跪在地上請罪,她們知道今天會見到將軍,自然將自己打扮一番,甚至抹了虞二伯母派人送來的上好的香粉胭脂,就想給將軍留下個好印象,味道並不算重,孕婦也是能承受的,但她們卻不料將軍會拿這事情發難,跟她們想像中的完全不同。
  虞月卓卻不給她們辯解的機會,直接讓嬤嬤進來將她們叉出去關著,那不怒自威的氣勢瞬間壓迫得人喘不過氣來,沒有人敢對他的做法有異議,而難得發威的虞月卓也讓鎖瀾院的人明白,原來那般高雅溫和的將軍發起怒來是何等恐怖。
  不到幾炷香的時間,兩個別有居心的丫鬟就被人處理了,這速度快得讓人反應不過來。
  當羅玉茵反應過來的時候,忍不住說:「不用這樣吧?」可惜了她們的好容貌,放在身邊看著也好啊。
  虞月卓看她,眸光幽深如許,閃爍著什麼東西。
  只一眼,羅玉茵覺得一股寒氣從腳底往上躥,心都涼了半截,久違的恐懼感讓她不敢再說什麼,心中也有些驚疑不定,不知道這男人怎麼又突然變態了。
  虞月卓卻不允許她逃避,拉過她的手放在唇上親了一下,羅玉茵敏感地發現,他親的地方就是剛才她和兩個丫鬟接觸的地方,親得她的心臟不爭氣地跳著。
  「明天我讓牙婆過來,給妳挑一些可心的丫鬟。」虞月卓緊緊地盯著她說。
  「欸?」羅玉茵反應不過來。
  虞月卓朝她笑了笑,「看妳那是什麼眼光,那兩個丫鬟長得那般難看都敢帶回來,簡直是汙眼兒,明日我給妳挑一些好看又伶俐的,包準讓妳滿意。」
  羅玉茵目瞪口呆,秋容、秋蘭哪裡醜了?她們明明是很漂亮的丫鬟好不好?

  ◎             ◎             ◎

  身為一名孕婦,被人翻來覆去地這樣那樣做盡壞事,心中的悲憤可想而知,可偏偏那什麼專門為孕婦所設計出來的孕婦篇避火圖,實在是太具有技術含量了,讓她想假裝自己身體不適也不行。
  羅玉茵默默地在心中淚流滿面,孕婦篇避火圖什麼的,這不科學啊,到底是哪個閒得胃疼的傢伙設計出來的?她要詛咒那貨一輩子沒高潮!
  闐黑的夜色中,模糊而曖昧的呻吟聲,隱忍不住地從帳中逸出來。
  羅玉茵努力睜大眼睛,卻仍只能看到那人的輪廓,這種無法瞧清楚對方的感覺讓她有些不安,直到身下凶狠的推進,陡然而升的快感讓她好不容易凝聚的理智再度崩潰。
  「你夠了……」軟糯的聲音粗喘著,雙手往前拉,想爬離身後這個禽獸。
  「呵……」粗啞的聲音響起,不再是平日奇特得讓人打冷顫的聲線,而是一種像是媚藥的誘惑聲音,單是聽著就忍不住背脊發麻、渾身酥軟,溫暖曖昧的唇烙在她汗溼的背上,然後在她弓起的脊梁骨上輕輕咬噬著,讓她身體止不住地輕顫起來。
  「怎麼會夠了呢?乖,別亂動,我會忍不住的……」他咬著她的頸項隱忍地說著。
  聽到他的話,羅玉茵屆時不敢動了,心裡卻有幾分哀怨,明明那兩個是丫鬟啊,同樣是女的啊,不過是摸了一下罷了,這男人亂吃什麼飛醋?
  「虞月卓……這不公平,她們是女人,而且是你娘放過來的……」她斷斷續續地說,想曉之以理,讓那男人理智一點。
  聽到這話,原本還算溫吞的攻擊變得激烈起來,然後是他咬牙切齒的聲音,「娘給的又怎麼樣?妳就能背著我碰她們了嗎?」
  「喂!」對這酸意沖天的男人,羅玉茵滿臉黑線,這話怎麼聽都覺得有歧意,而且是不是反過來了啊?很快的,那種難忍的磨擦深入讓她忍不住說實話,「你是不是搞錯對象了?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那兩個丫鬟是過來伺候你的,不是伺候我的。」
  身後的人靜默了一下,然後將自己抽出來,將她摟到懷裡,兩人面對面,以乘騎的方式進入她,羅玉茵雙手撐在他平坦有力的胸膛上,咬著唇,不讓更多羞恥的聲音逸出,就怕外頭守夜的丫鬟聽到。
  「我不需要,以後妳也別將亂七八糟的人往咱們院子裡帶,不然我不介意直接踢死她們!」
  聽出他話裡的狠意,羅玉茵打了個寒顫,唇角囁嚅了一下,最終不再說什麼。
  等虞月卓終於放開她時,她發現自己身體雖然累,但沒有達到昏厥的地步,瞬間有點想流淚,看來他確實有分寸,沒有將她往死裡做。
  出了一身的汗,虞月卓跳下床隨意披了件衣服出去讓下人打來洗澡水,然後抱著她去耳房沐浴。
  被人抱著泡在水裡,身上有一雙不屬於自己的手摸來揉去,讓她癢得直想躲,但卻閃不開那霸道的擁抱,直到屁股被一個發硬的東西抵著,方乖乖地坐著沒敢再動。
  羅玉茵雙手扒在木桶上,努力忽視身後的人,輕聲說道:「虞月卓,你會一直這樣對我嗎?」
  「什麼?」虞月卓滿心滿腦都放在懷裡的胴體上,沒有聽清她說什麼。
  她沉默了一下,最終鼓起勇氣再問了一遍,「你會一直這樣對我嗎?會不會……有一天你膩了我,然後……」
  「不可能。」
  斬釘截鐵的聲音戳斷了她的話,在她被噎得想反駁什麼時,身體一個一百八十度轉身,變成了兩人面對面地坐著,她雙腿岔開,以一種十分蕩漾的姿勢跨坐在他大腿上,水下兩人身體的私密處親密地相貼著,讓她下意識地想躲。
  她的下巴被一隻溼漉漉的手掐住,虞月卓低沉的聲音說:「看著我。」
  羅玉茵被迫看他,昏暗的燈光下,他的臉俊雅如美玉,俊雅的眉眼並不粗獷,但卻是俊眉星目,濃密的睫毛又卷又翹,鼻梁挺直,雙唇並不削薄,反而有些飽滿,特別是每當親吻過她後,那水潤潤的色澤十分性感迷人,只是此刻那習慣性翹起的唇角抿直,眼神不若平時偽裝的溫雅,眉鋒犀利,眼神銳意逼人。
  那一瞬間,一種銳不可擋的氣勢撲面而來,足以駭住任何人,若不是被他掐著下巴,羅玉茵相信自己會馬上逃走,她雖然知道那高雅溫和的一面是他的偽裝,但卻不知道當他斂去偽裝時,會是如此的銳意逼人,讓她心臟緊縮得發疼,根本不敢正視。
  突然心裡無法抑止地湧上一種迷茫,讓她產生了一種疑惑,她有什麼本事讓這樣優秀的男人對自己死心塌地?就因為她有張烏鴉嘴可以詛咒人?就因為她是穿越而來的?可是除了這些,她還有什麼優點?她甚至比不上那些受著最嚴苛貴女教育長大的京中貴女……所以她憑什麼呢?
  突然唇上傳來一陣刺痛,讓她渙散的思緒清明,也看到近在咫尺的俊臉,微垂的眼睫覆蓋了那雙銳意逼人的眼睛。
  半晌,他輕輕地磨蹭著她的唇,用一種親暱的語氣說:「以後別再說這種話,我不愛聽。」
  她茫然地看他,然後有些沮喪地垂下眼。
  「妳這樣子我也不喜歡,別擺這種表情。」那會讓他覺得心疼。
  羅玉茵垂下眼瞼,不再看他。
  「妳是個笨蛋,除了愛我愛到不行,妳還能愛誰?」他將她抱著,用臉頰親暱地蹭著她的臉蛋,輕聲說:「只要妳一輩子愛我,我會一輩子如此待妳,因為……」妳是我平生第一個放在心裡到不能忍受失去的人,除了將妳牢牢地綁在身邊外,不知道還有什麼能平息心中的那種惡意。
  羅玉茵定定地瞅他,見他沒有下文,心裡有點失望,其實她希望他多說一些,讓她心裡也安心一些。
  他自然瞧得出她的失望,但那種話如何也說不出口,光是心裡這般想著,耳根子有些發紅,忍不住又咬住她的唇,強硬地說道:「反正以後別胡思亂想,妳是我的,不准碰觸到我以外的人。」
  羅玉茵癟了癟嘴,「你要吃醋也不要這種吃法……」
  「我不吃醋這種難吃的東西。」將軍他一臉嚴肅。
  羅玉茵抖了抖唇,知道他純情得連「吃醋」的含義都不懂,不禁有點想嘆息。
  一會兒後,兩人終於清洗完,躺回床上後,羅玉茵側著身面對床裡面,一雙長臂自她身後將她摟進懷抱裡,然後一隻溫暖的大手穿進她的衣服裡摸著她的肚子。
  她咬了咬唇,心裡開始唾罵自己如此不乾不脆,最後有些沮喪地發現,自己對這一切都太過被動,從來沒有細想一下自己未來要做什麼,大多數時候都是得過且過地過著日子,讓她都有些唾棄自己的懶散膽小。
  已經不知道是什麼時辰了,窗外的夏蟲叫得淒厲,更襯得四周的安靜。
  半晌,羅玉茵悄悄伸手擱放在捂在自己肚子上的那隻大手上,然後鼓起勇氣握住他的手,他的大手溫暖乾燥,讓她覺得極有安全感,忍不住握得更緊。
  她以前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嫁給小時候那般欺負自己的男孩,甚至曾一度將他當成個不成熟的小屁孩,不與之計較,每每他露出脆弱的表情時,卻又忍不住心軟地跑去陪他……所謂的童年就這般度過,彼此之間越來越深的羈絆讓她覺得自己就像他的長輩一般,將他當成了個弟弟一般看著他長大。
  所以長大後,當面對十年未見的虞月卓,心裡的震撼可想而知,明明還是記憶裡總愛欺負她的惡劣男孩子,為何一轉眼就成了這般陌生的男人了呢?這件事情大概太過令人震撼了,所以她不太能接受小時候總愛欺負她的惡劣男孩竟然要娶她,甚至與她做一些親密的事情。
  可是她不是傻瓜,眼睛也不瞎,他對她的好她都知道,甚至覺得這已經超越了她對男女情事上的認知,相信就算在一夫一妻制的現代社會,也找不出對自己這般好的男人了,當然,撇去他某些莫名其妙的想法,他對她真的很好很好,甚至讓她開始喜歡上他了。
  可是現代人那種冷漠的小自私又讓她保持了幾分理智,會忍不住想著,這個世界上沒有誰會一輩子對誰好,又怎麼保證他一輩子不會變呢?一輩子變數太多了,沒有人能期待「永遠」這個字眼,以後他總會膩味自己,到時候她會變成什麼樣呢?
  突然手上一緊,慢半拍地發現那隻大手已經包裹住她的手,溫暖的力道讓她的心裡產生一種暖暖的安心感。
  「虞月卓,為什麼你要娶我呢?其實如果你再回來慢一點,我爹會將我許配給別人,不會一直等你的。」羅玉茵輕聲說。
  聽到她的話,擁抱著她的虞月卓身體微繃,然後擁抱著她的力道緊得讓她有種疼痛的感覺,很快的,她聽到他奇特而冰冷的聲音,「我會將膽敢娶妳的男人殺了,然後光明正大地將妳迎娶回來!」
  不知為什麼,明明那般凶狠帶煞的聲音,卻讓她唇角止不住地翹起,心裡詭異地產生一種說不出來的喜悅,所有的糾結迷茫都在這句話中煙消雲散,她突然心情極好地轉過身來與他面對面,然後伸手摸向他的臉,輕輕地撫摸這個男人的眉眼,腦海裡清晰地浮現他的五官,其他的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眼前的男人。
  「虞月卓,我有沒有說過我很喜歡你?」
  大概是沒想到她會突然說這種話,虞月卓沉默了一會兒方輕咳了一聲,沙啞地說道:「沒有,但我不介意妳說。」
  雖然看不見他的表情,但她就是聽得出來他聲音裡的壓抑,還有一種迫切希望她繼續說的感覺,可以想像這男人雙眸晶亮,眼巴巴地望著自己,一臉期待的樣子,但又要佯裝不在意的表情,準確地說,這男人也有點小悶騷的,只想聽她表白、聽她說好話,但死也不承認自己愛聽。
  「我喜歡你,以後也會愛你的。」
  「妳現在不是已經愛我愛到不行了嗎?」虞月卓不滿地說,懲罰似地捏了下她的腰部。
  羅玉茵覺得今晚自己的膽子特別大,竟然還有膽說實情,「那是因為你硬要嚇我,當時往前一步就是懸崖了,我膽子小,被你屈打成招了。」
  果然,聽到她的實話,他怒氣沖天,想直接將之壓倒懲罰,但她現在孕婦的身分又讓他不能為所欲為,頓時憋屈得不行,直接將她扒光了,將她全身上下咬了一遍。
  「喂,你是狗嗎……」
  「說妳愛我愛到不行!說不說?不說的話……」
  「啊,別,我說我說!」
  「要說一百遍。」
  「好,我說一百遍。」
  「每天早晚都要對我說一百遍。」
  羅玉茵吐出一口老血,心中悲憤莫名,最後她又被屈打成招了,威武不能屈什麼的都是浮雲。

  ◎             ◎             ◎

  翌日,由於前一晚鬧到很晚才睡,羅玉茵過了巳時才醒來。
  她感覺到身體怪怪的,頂著一頭毛茸茸的髮,坐在床上,拉起衣服低首一看,身上各種曖昧至極的吻痕咬痕,實在是淫蕩到讓人羞恥不已,可想而知虞月卓昨晚有多過分,不就是說句實話嘛,用得著生這麼大的氣嗎?
  刷的一聲,床幔被一隻秀頎如玉的手掀開,頓時光線大亮,讓她的眼睛不適地瞇起。
  羅玉茵一時反應不過來,像個傻子一樣拉著衣襟自視的模樣呈現在來人面前,看得床邊的男人氣血上湧,差點化身禽獸撲上來將她壓倒做壞事。
  「妳在做什麼?」虞月卓沙啞地問。
  羅玉茵呆呆地瞅著他,直到敏感地發現他的目光太具有侵略性了,反射性地想後退,差點後仰跌倒,所幸虞月卓早有準備地伸手一攬將她摟到了懷裡。
  她滿臉通紅,自然知道自己剛才的舉動有多丟臉,莫怪他會想歪,自己都想歪了。
  「沒什麼……」羅玉茵支支吾吾的,不敢瞧他。
  虞月卓饒有興趣地摸摸下巴,然後壞笑道:「原來阿萌這般喜歡嗎?那咱們今晚繼續吧。」
  羅玉茵滿臉黑線,「要節制,不然會……」精盡人亡的,後面五個字她明智地沒有說出來,免得自己倒楣。
  「我已經很節制了,不然妳以為妳今天還能起床?」虞月卓厚臉皮地說,絲毫不覺得此話已經毫無節操了。
  羅玉茵覺得若再與他爭辯,自己就是個傻子了。
  等梳洗完後,羅玉茵被虞月卓很溫柔地拎去吃早餐。
  手上執著筷子,羅玉茵瞅著正為她布菜的虞月卓,問道:「你今天怎麼沒出去?」
  「今天休沐。」說著,睨了她一眼,哼道:「忘記我昨天說的話了嗎?要順便給妳挑選幾個好看又伶俐的丫鬟,我已經讓秦嬤嬤去聯繫京裡有名的牙婆了,稍會妳就能見到人了。」
  羅玉茵這才想起他昨天的話,不由得有些頭疼,說道:「不需要吧?咱們府裡的丫鬟已經夠了,鎖瀾院裡伺候的丫鬟也足夠,不需要多買回來,太浪費了。」就算錢多也不是這樣浪費法。
  「不會啊。」虞月卓漫不經心地說道:「賣掉幾個不就行了?不會浪費。」
  「賣?」羅玉茵顧不得再吃了,有些吃驚地問:「你想賣誰?」
  虞月卓抬眼看她,露出一個十分風光霽月的笑容,「自然是妳身邊那幾個長得不好看又笨拙的丫鬟了,妳想看漂亮的丫鬟,我就買幾個漂亮的給妳。」特別強調了「漂亮」那兩個字。
  羅玉茵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因為她記得他的審美觀好像不太正常。
  果然,很快的,她這種不好的預感成了事實。
  用完早膳,她正在院子裡的樹蔭下散步消食時,突然知春哭得像個淚美人一樣地奔過來,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跪在她面前揪著她的裙襬,哭得不能自已。
  羅玉茵一看,心疼得要死,趕緊將知春拉起來,用手絹給她擦擦小臉,軟聲問道:「怎麼哭了?是誰欺負妳了?別怕,告訴我,小姐給妳出氣!」知春跟在她身邊最久,也是最得她心的丫鬟,她可是視知春為心肝寶貝,哪裡允許人欺負知春。
  知春仍是哭得梨花帶雨,一點也不醜,甚至給人一種藝術的美感,只要能忍住對她的心疼,恨不得她多哭點,好滿足眼福。
  知春扯著她的袖子,哭著說:「小姐,請您別趕奴婢走……」
  「什麼?誰要趕妳走?」羅玉茵一時有些糊塗。
  「嗚嗚嗚……小姐,奴婢會用心伺候您的,別趕奴婢走,嗚嗚嗚,秦嬤嬤說要賣掉奴婢……」
  「誰說的?她敢!」羅玉茵柳眉倒豎,一臉凶狠的表情,就像老母雞護崽、主人護寵物一般的架勢。
  「可是秦嬤嬤說是將軍允許的。」知春抽抽噎噎地說。
  羅玉茵突然想起剛才不好的預感,不會是這個吧?她見知春實在是哭得傷心,心裡也挺不捨的,雖然哭得很好看,但若哭成了金魚眼也很影響美觀。
  「好了,不哭了,也許是妳聽錯了,就算將軍允了,小姐我也不會允的。」羅玉茵安慰道。
  「真的?」晶瑩的淚珠子掛在眼眶,欲掉不掉的,分外惹人憐愛。
  真要命,羅玉茵此時有種想將知春抱在懷裡惜惜的衝動,不過想到虞月卓那詭異的佔有慾,怕給知春帶來更多的麻煩,終究將那股衝動壓下,只是摸了摸知春的腦袋,肯定地點頭,「是真的。」
  「謝謝小姐。」
  「乖。」
  一旁的知夏望天,心道這主人與寵物的相處模式,怨不得將軍要誤會,連她都覺得自家小姐對知春太好而有些不是滋味了,該說幸好知春單純,使得她連想欺負的動力都沒有嗎?
  安撫了知春後,羅玉茵也沒心思去散步了,讓知春下去休息後,馬上去找個丫鬟來讓她去詢問一下秦嬤嬤是怎麼一回事。
  此時秦嬤嬤正在前院與牙婆交涉順便挑選丫鬟,羅玉茵也不好直接找她過來,便使了丫鬟過去,不過丫鬟很快的就回來了,秦嬤嬤也一同過來。
  秦嬤嬤也是個四十歲左右的婦人,這年紀在醫術不高的古代來說,已經算得上是個讓人尊敬的老人了,且秦嬤嬤是虞月卓的心腹,能力不錯,羅玉茵這將軍夫人對她也得敬重幾分,見她過來,趕緊讓人賜坐。
  「秦嬤嬤,今天麻煩妳了,可是挑完人了?」羅玉茵和顏悅色地問道。
  秦嬤嬤嚴肅而恭敬地說道:「回夫人,這是奴婢應該做的,牙婆剛來到,帶了一批人選過來,奴婢正挑選著,恐怕還要花些時間仔細選一選。」
  羅玉茵知道挑選丫鬟也是個技術活,自己這個白丁是不會懂的,所以讓秦嬤嬤去挑人她也安心,又詢問了一些事情後,她終於將話題引出來,「秦嬤嬤,將軍可有說將哪些不合心的丫鬟遣走嗎?」
  聽到這話,秦嬤嬤看了羅玉茵一眼,這一眼讓羅玉茵覺得自己可能有些悲催了,因為秦嬤嬤這種性格的人,只有情況比較值得人同情的時候才會明確地給個眼神過來,她覺得虞月卓可能真的將她的牆角撬得差不多了,才會令秦嬤嬤覺得她值得同情。
  果然,秦嬤嬤開口了,「夫人,將軍說了,您身邊的知春、知秋、知冬三人都是笨拙的,伺候不好您,放在您身邊不好,除此之外,還有秋容、秋蘭、秋菊、秋霜這幾人也不夠伶俐……」
  聽到此,羅玉茵心裡了然,對虞月卓的做法真的憤怒異常,秦嬤嬤報出來的這些丫鬟都是長得貌美可人的,她是不一定信任這些丫鬟,但放在身邊看著也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啊,而且有客人來,有這些丫鬟去撐門面子,也是一種很有面子的事啊,將她們都丟出去了,買一些平平淡淡的丫鬟回來,這不是讓人說咱們將軍府都是些沒有審美觀的土包子嗎?
  而秦嬤嬤想的卻是另一回事,她管著將軍府,自然也知道秋容、秋蘭、秋菊、秋霜這幾個丫鬟是包藏禍心的,遣出去也好,至於夫人身邊的那幾個倒真是有些可憐了,將軍這手擺明著要將夫人身邊的人都撬了,讓她都覺得夫人有點可憐了。
  「看來我身邊就只剩下個知夏了……」羅玉茵喃喃低語。
  知夏和秦嬤嬤同時看向羅玉茵,秦嬤嬤心裡有些同情羅玉茵,但她也知道將軍的脾氣,因此面上沒有什麼表示;而知夏清楚自己長得沒知春美貌,又已經叛變成了將軍的心腹,所以將軍不會像對知春一般對付自己,知夏有點想無語望天。
  「秦嬤嬤,知春我用得慣了,就留在我身邊吧,妳再給我補兩個伶俐的丫鬟過來。」羅玉茵吩咐道,「不用擔心,將軍那邊,我自會去說。」
  聽罷,秦嬤嬤知道夫人這是要留下知春了,若是夫人執意留下,相信將軍那般疼夫人的勁兒,估計最後還是會答應的,而其他的那些丫鬟,她沒有提,估計也是允了將軍的做法了。
  秦嬤嬤離開後,羅玉茵也起身,問了下人得知虞月卓現在在書房後,她撫了撫袖襬,慢悠悠地往書房行去。
  羅玉茵到了書房時,見符九站在門邊伺候,往窗戶看去,可以見到坐在案前批閱文件的男人,眉眼認真嚴肅,讓她想起一句很經典的話,認真工作的男人最帥了。
  聽到虛浮的腳步聲,虞月卓便知道來人沒有武功,等近了後,便聽出來是羅玉茵的腳步聲了,心裡自然知道她這時來為的是什麼,原是故意不理會,只等著她開口,誰知道他等了會兒,竟然沒有聲音,終於忍不住疑惑地望去,卻見她站在窗外看著自己發呆。
  虞月卓無奈地笑了笑,只要一個不注意,她又會變成這副呆呆的模樣,這也是為什麼他小時候愛欺負她的原因,沒有人理會的時候,她總喜歡一個人發呆,彷彿沒有人能介入她的世界、無法觸及她的思想,給人一種不真實感,唯有惹她生氣爆跳的時候,那氣得紅撲撲的臉蛋才讓他覺得再真實不過。
  虞月卓起身走到窗前,探手將窗外發呆的人直接抱進了屋子。
  「啊……」羅玉茵低叫一聲,趕緊伸手攬住他的脖子,緊緊黏在他身上,就怕自己一個不小心摔下去,這突如其來騰空的感覺自然讓她有些嚇到,趕緊摟住熟悉的人。
  「妳怎麼來了?」虞月卓抱著她旋身坐到椅子上,將她放到大腿上坐著。
  羅玉茵先是瞄了眼門邊守著的符九及知夏,見他們一副目不斜視的模樣,便大方地窩到他懷裡,若是有人盯著,她自然會不好意思,但別人擺明著非禮勿視,她自然沒有什麼好不好意思了。
  「明知故問。」羅玉茵扯了扯他垂落到胸前的一綹頭髮,仰臉看他,「為什麼要將知春遣出府?她是我的貼身丫鬟。」
  虞月卓眼神閃了閃,說道:「她看起來又笨又不伶俐,還愛哭,妳不覺得這種丫鬟不合格嗎?」
  「誰說的?知春伶俐得很,我從小到大受傷不計其數,都是她為我包紮的。」羅玉茵理直氣壯地反駁。
  「以後不需要了。」雙手圈在她腰身上,虞月卓低首親暱地蹭著她微圓的臉兒,溫和地說:「以後我在妳身邊,妳不會受傷。」
  被他溫和感性的話弄得有些臉紅,羅玉茵咬了咬唇,忍不住湊過去在他臉上親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可是這與知春沒衝突,知春是陪我最久的丫鬟,我習慣她了。」
  這才是讓他最不平衡的,因為那丫鬟的存在對她來說太重要了,重要到超越他所能忍受的程度了,所以他才要使計將那丫鬟給踢出她的視線。
  不過看她的樣子,若是他真的敢將那丫鬟踢了,估計這女人得會跟他急了,不知怎麼地,最終還是無法忍受她可能會失望的模樣,虞月卓鬆口道:「好吧,她留下。」
  羅玉茵聽罷,高興地摟住他的脖子仰起臉兒在他唇上親了一下,眉眼彎彎地說:「虞月卓,我最喜歡你了。」
  那一瞬間,虞月卓的笑容連窗外的陽光也無法比擬,雙眸裡不再是標準的溫雅笑意,而是一種發亮的色澤。
  達到目的,羅玉茵也不再留下來打擾他辦公,正要滑下他的雙膝離開,卻被他擁緊在懷裡。
  「做什麼?」
  「既然來了,就留下來陪我吧。」
  羅玉茵瞄了眼桌面上那些加密的文件,既然他不介意自己瞧,那還有什麼心理壓力,於是大大方方地坐在他懷裡,同他一起看文件。
  不到一刻鐘時間,羅玉茵便窩在他懷裡睡著了。
  符九被喚進來磨墨時,瞄見嬌小纖細得像陶瓷娃娃的將軍夫人很沒形象地窩在將軍懷裡睡著的畫面,忍不住有些黑線,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眼花了,似乎看到夫人流口水了……
  事實上符九並沒有看錯眼,因為大搖大擺走進來的閻離塵很不客氣地說了一句:「好醜的睡相。」
  虞月卓抓起一旁的筆筒當暗器直接襲向來人,低聲道:「別吵醒她,不然……」威脅不言而喻。
  閻離塵接住筆筒,定定地看著行凶的虞月卓,突然說道:「有了媳婦忘了長輩,你就是標準的例子,不孝子。」
  「你不是我師父,更不是我爹。」虞月卓哼了一聲,讓磨好墨的符九出去後,問道:「你來這裡幹什麼?」
  閻離塵拉了張椅子對著門口坐下,修長如玉的手指撐著下巴,懶洋洋地說:「房子還沒修好,太吵了。」
  「所以你來我這裡當門神?」說著,發現懷裡的人睡得不舒服,趕緊換了個姿勢,動作越發的小心了。
  「嗯……」隨意地應著,瞄了眼虞月卓像捧著珍寶一樣小心的舉動,心頭滑過幾分異樣的情緒,說道:「剛才我過來瞧見你家的丫鬟了,長得好醜,你怎麼盡挑些醜女進府?我記得我沒有教過你這種沒品味、沒眼光的事情,還是……哦,我知道了,你想由此扭曲弟妹的審美觀,讓她以後不再瞧你以外的人,真無恥,不過幹得好,看來你同我學得挺好的。」話裡有讚許之意。
  門外的符九聽罷,差點風中凌亂,心裡咆哮道,將軍這麼難纏,果然是被這男人教歪的嗎?
  虞月卓懶得理他,他就是要扭曲他家阿萌的審美觀,就是不讓他家阿萌瞧他以外的人,那又怎麼樣?
  閻離塵沒再說話,看著屋外陽光過處,煙塵飛揚,不知在想些什麼。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