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欠愛不還《上》~愛你有點難之一
【4.6折】欠愛不還《上》~愛你有點難之一

她安詠心,是校內男生心目中性幻想第一名的女神, 慵懶迷人而難以捉摸,習慣周旋於眾多男人之間; 就連聰明帥氣的學生會長和年輕俊美的天才醫生, 都是她的入幕之賓,與她有著不可告人的親密關係! 而他沈斯喬,不過是個低調安靜的獨行俠, 外貌並不特別出眾的他,竟莫名成了她的緋聞對象; 更令他不可置信的是,這該死的謠言散播者,竟是她,安詠心! 她說:「我不是鬧著玩的,沈斯喬,我喜歡你!」 面對她的「示好」和「追愛」,他竟然有些招架不住, 只好用「男女授受不親」的可笑藉口跟她劃清界限。 直到親眼目睹她與另外兩大緋聞男主角的糾纏曖昧, 妒火中燒的他才發現,原來早在第一次叫出她的名字時, 就再也無法移開自己的目光、無法不在意她了……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唐雅
出版日期:
2010/10/21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2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5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一生一段情,她為愛癡狂,迷失自我終不悔;
一世一場愛,他為情憔悴,犧牲所有亦無怨。


她安詠心,是校內男生心目中性幻想第一名的女神,
慵懶迷人而難以捉摸,習慣周旋於眾多男人之間;
就連聰明帥氣的學生會長和年輕俊美的天才醫生,
都是她的入幕之賓,與她有著不可告人的親密關係!
而他沈斯喬,不過是個低調安靜的獨行俠,
外貌並不特別出眾的他,竟莫名成了她的緋聞對象;
更令他不可置信的是,這該死的謠言散播者,竟是她,安詠心!
她說:「我不是鬧著玩的,沈斯喬,我喜歡你!」
面對她的「示好」和「追愛」,他竟然有些招架不住,
只好用「男女授受不親」的可笑藉口跟她劃清界限。
直到親眼目睹她與另外兩大緋聞男主角的糾纏曖昧,
妒火中燒的他才發現,原來早在第一次叫出她的名字時,
就再也無法移開自己的目光、無法不在意她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又是春至,一片生機盎然之景。
  而之於他,卻仍是年復一年不見天日的陰霾。
  透過病房巨大而明亮的玻璃窗,他面無表情地看著裡面坐在窗台前的女人,墨黑如古潭的深眸底,卻是掩飾不住的痛徹心扉……
  嫩綠的枝椏散發著清香,幾欲伸進窗內,午後的陽光暖暖灑在她如白瓷般透明無瑕的肌膚上,閃著耀眼的光澤。
  她是一個活人,是一個擁有傾城容顏的絕美女人,但似乎,她又更像一個死人,空擁有活生生肉體卻沒有靈魂,毫無知覺的活死人。
  她安靜得如一尊上好精美的白瓷雕像,黑漆漆的眼瞳裡沒有焦距,不會哭、不會笑、不會跑、不會跳……
  他還記得……
  第一年每次來的時候,她瘋狂如野獸,對他又撕、又咬、又叫,她沒有理智,只想把他拖下地獄,跟她一起永世不得超生般,他從不反抗,即使遍體鱗傷。
  第二年每次來的時候,她開始瘋癲地傻笑,自言自語,有時候臉上掛著再幸福不過的甜蜜笑容,有時候襲上惡毒殘忍的諷笑,想要將他折磨到一起痴狂。
  第三年每次來的時候,她步入自己安靜的世界,不再吵鬧,只是一雙大眼怯生生地望著他,他前進一步,她躲避一丈,不讓他靠近一分一毫,像一隻失去刺的刺蝟,防備著一切。
  第四年……
  他輕輕地走進病房,走到她的身邊,執起一方薄毯披在她身上,她毫無反應……是的,第四年,她沒有了任何反應。
  像一個真正的活死人,不再給他任何反應、不抗拒他的任何行動,即使他說任何話、做任何事,他的心似乎也已經跟著她的,死去了。
  他握緊她的手,放在唇邊輕吻,麻木得窒息,冰涼的淚滑過俊顏落至她溫熱滑膩的掌心。
  他說,我們回家吧,不再住醫院,妳用妳以後所有的時間來折磨我,直到我擁著妳,一起慢慢死去。

  第一章

  當全校都開始繪聲繪影地傳言沈斯喬和安詠心在交往的時候,沈斯喬很是不解,至少作為緋聞事件的男主角,他很不解。
  他,和安詠心,怎麼看都是屬於兩個世界的人,全校人不會有人說自己不認識安詠心,卻可以理直氣壯地說,沈斯喬是誰?
  原因很簡單,安詠心很美,美得張揚、美得讓人移不開視線,她的一顰一笑都能成為極具殺傷力的武器,至少見過她的人,不會反駁她很漂亮這個事實,連他……也不會;從大一開始,她就穩坐全校男生性幻想第一的女神寶座,似乎誰能得到安詠心的青睞,就算沒白活。
  而他呢?很低調,沈斯喬很低調,是周遭同學都公認的事實,雖然從大一開始抽籤成為班級負責人,但除了偶爾點點名、收收班費,他幾乎就是一個安靜的獨行俠。在外人看來,他除了是一個品學兼優的法律系學生,外貌即使稱得上是上等也不夠出色,因為他沉穩儒雅的個性也實在不是這個年紀女生會喜歡的。
  所以沈斯喬和安詠心,這樣兩個人如何會有交集呢?
  好吧,也許安詠心根本不會在乎這些謠傳,但是他還是必須找她說清楚,她畢竟是女生,就算一直以來安詠心的名聲並不好聽,他也不希望她誤會是他到處亂說,更加壞了她的名聲。
  下課鈴聲響起,教室的人漸漸散去,沈斯喬才緩緩走到安詠心的身邊,他知道,她在睡覺。
  因為他看著她從大一上學期一直睡到大二下學期都快進行到一半,她似乎從來沒有睡醒過,起初老師還會派他去勸說一下安詠心,到最後老師也放棄了,任由她睡去。
  看著她的睡顏,他有些失神,有些人就是連睡覺,也能睡出別有一番慵懶誘人的姿態,這有些人中就包括安詠心。
  他看著她良久,直到她緩緩搧動纖長的羽睫,一雙黑漆漆的純淨大眼茫然又好奇地睜開看著他,他驚得回神,有些被抓包的窘迫,連忙別開眼光,咳咳兩聲:「妳醒了?」
  安詠心坐起身,淺淺的梨渦在唇邊漾開,語氣裡帶著沈斯喬不能理解的……欣喜?
  「你找我?」
  「嗯。」重新將目光對上安詠心的,他確定在她的眼裡看到了小女生般的雀躍,眼前的她不像是傳言中那樣豔光四射受到吹捧的社交女王,而是彷彿純淨得給她一顆糖就會滿足的女孩,他不了解她,一點也不。
  「坐啊。」安詠心挪開一點身軀,讓出位置給沈斯喬,他有些錯愕,但是還是在她身邊坐下,他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腦子裡還在千頭萬緒。
  安詠心卻大方地湊過來,眨巴的大眼笑嘻嘻地看他:「你說啊。」
  沈斯喬有些受驚地轉頭,墨黑的眸子直直地看著她,她身上傳來一股淺淺的幽香,卻不是他想像中應該有的濃烈香水味,她身上清新的香味像是與生俱來。
  安詠心忍不住捂著嘴偷笑,沈斯喬白淨的臉上閃過一絲緋紅,急忙說:「妳笑什麼?」
  「不是啦……」安詠心收斂笑容,一手撐著臉頰玩味地看著他:「你知道嗎?你每次來找我都是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叫我不要遲到也是、叫我交班費也是、叫我好好吃飯也是、叫我融入班級活也是……沈斯喬,其實……我又不會吃了你。」
  沈斯喬確定,自己的臉是立即燒起來了的,原來他的表情是……視死如歸?不至於吧!原來他也跟她說過這麼多事情了。
  也許最初他對她的感覺並不好,覺得她仗著在學校的地位遲到、不學習,也不參加班級任何活動,高傲地不理睬任何人,但是慢慢的,他敏感地發現她只是不會跟人相處而已,雖然她總是筋疲力盡,餓得自己胃疼上醫務室,但她沒有傷害過任何人,只是折騰她自己。
  「我沒這個意思。」沈斯喬辯解,然後支支吾吾地說:「我只是有事情想跟妳解釋。」
  「解釋?」
  「嗯,最近……不是全校一直在傳……嗯,妳知道嗎?」
  安詠心眨巴著無辜的大眼,讓沈斯喬看不出她究竟是不是故意裝不懂:「我應該知道什麼?」
  「就是……」沈斯喬深吸一口氣:「別人都說我們兩人在交往,我想跟妳解釋,這個謠言不是我說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大家會這麼傳,希望妳不要介意。」
  半晌,一室安靜,沈斯喬緩緩地偏頭看安詠心,發現她唇角的笑容漸漸擴大,然後意味深長地「哦」了一聲:「我知道不是你呀。」
  「啊?」他看著安詠心慧黠的美眸瞇起,嬌豔的薄唇吐出讓他腦子一片空白的話:「因為……那是我傳的。」

  ◎             ◎             ◎

  「噗嗤」一聲輕笑在偌大而奢華的學生會辦公室響起,慕弈天從一堆文件裡抬頭,取下優雅的金邊眼鏡,一雙細長而勾人的鳳眼霎時折射出妖冶的光澤,他修長白皙的指敲敲桃木鑲金的辦公桌面,沒好氣地淡淡瞟著不遠處窩在沙發裡的小人兒:「拜託,妳已經在我的辦公室傻笑了第兩百零三次了,妳這種『興趣愛好』能去別的地方發揚嗎?」
  窩在沙發裡的人抱著柔軟的抱枕轉個圈,白皙小巧的腳在空中盪啊盪,一雙黑漆漆的大眼興沖沖看著慕弈天:「弈天,你知道沈斯喬今天跟我說什麼了嗎?」
  「安詠心,妳昨天縱慾過度今天上課又精神不振了嗎?」
  「喂,慕弈天!」安詠心不滿地坐起身,對慕弈天調侃自己的言語絲毫不在乎,但是……「沈斯喬不是這種人好不好,他才不會這麼說我呢!」
  「是……」慵懶的語氣淡淡應承,慕弈天站起身,頎長而俊挺的身軀移步到一邊泡茶的地方,給自己斟上一杯錫蘭紅茶,然後輕抿著甘甜的紅茶回到辦公桌邊:「他不會這麼說妳,因為他是好人。」
  「嗯!」安詠心絕美的小臉散發著自信的光澤,她就是這樣確定,沈斯喬,是與眾不同的。
  也許在所有人的眼裡,她安詠心只是一個靠著漂亮臉蛋,讓所有男人甘心臣服的膚淺女人,甚至,她認為沈斯喬也是這麼想的,但是他,仍舊與眾不同……
  她還記得,沈斯喬第一次跟她說話的時候,白淨的臉上滿是認真,他說,安詠心同學,請妳以後不要遲到也不要早退。
  她呆呆地看著他,發現他的眼底沒有一絲對她外貌的在意,只是很正經,正經得……可愛。
  她沒有聽話,因為她有不得已的苦衷,還有,她壞心的……喜歡上他勸說她時的八股樣,呵呵。
  但是最終,他放棄她了,不再纏著她說東說西,她一度很失落,直到她胃疼得撐不下去暈倒在課堂上,身為班代,沈斯喬責無旁貸地抱起她衝往醫務室。
  她疼得暈暈乎乎,但是她卻能清清楚楚聞到他身上乾淨的沐浴乳香氣,還有他奔跑時,滴落在她頰邊的汗珠……
  他暖暖的懷抱,不像弈天的、也不像詠維的,是另一種,讓她心跳不止的感覺。
  從那天開始,每天早上她的座位上就會莫名其妙出現一瓶牛奶,沒有署名,但是她就是知道,那是沈斯喬給她的,只有沈斯喬,才會這樣……可愛,傻兮兮的。
  還有,那天午後,她躲進圖書館的角落偷懶睡覺,隔著幾層書架,她聽到幾個女生低聲說著八卦,而八卦的女主角自然是她,安詠心。
  她們說,安詠心真不要臉,一天到晚勾引男人,看她以後年老色衰了還有誰喜歡她。
  就是,看她那副狐狸精的樣子,騷貨、不要臉!氣死我了。
  還有,慕會長為什麼跟安詠心整天一起出入?慕會長這麼聰明、這麼帥的人怎麼也會被美色所迷惑!
  可不是嘛,所以說安詠心那賤人的手段高明啊,沒聽說嗎?她好像跟每個星期來幫我們上一次課的杜醫師也有染呢!
  什麼?她連全校女生都仰慕的那個年僅二十六歲的杜氏集團二公子、世界級權威天才心臟科醫師、帥得人神共憤的黃金單身漢杜詠維醫師也勾引!
  安詠心睡得模模糊糊地嗤笑了一聲,替那個一口氣說完一長串的女生擔心喘氣問題;她是不太在意這些話,因為……聽得太多,習慣了。
  「妳們夠了沒有?這裡是圖書館,請不要喧嘩。」熟悉沉穩而儒雅的聲調響起,安詠心迅速睜開一雙美眸,唇角勾起,是他。
  起身,悄悄透過書架看過去,幾個女生顯得有些窘迫,強詞奪理地說:「你是誰?關你什麼事?」
  另一頭,沈斯喬緊蹙著眉:「我是圖書館管理員,如果妳們想被沒收圖書證、從此再也不能進來圖書館,就請繼續。」
  幾個女生吃癟地嘟噥幾句,準備離開,沈斯喬的臉上沒有表情,仍舊是淡淡的儒雅,但口氣明顯地有些慍怒:「還有,不了解事情的真相不要隨便臆測,妳們這樣說安同學有證據嗎?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權利,她沒有傷害過別人,也請妳們不要用言語攻擊她。」
  安詠心沒有去看那幾個女生的表情,她只是怔怔地看著站在書架前的沈斯喬,他在一切回歸安靜之後,將推車裡的書一本本擺回書架上,還是……認真得可愛!
  這是第一次,除了弈天、詠維之外的男人,替她說話呢!
  安詠心笑了,笑得嘴巴一噘,幾百年不熱的眼眶掉下顆顆眼淚,傻瓜沈斯喬,濫好人!
  也是那一次之後,她最好的、唯一的女性死黨,葉小蜜在教室跟她開玩笑,打賭誰最後能追到她這朵美麗卻有毒的罌粟花時,她望著窗外笑得格外燦爛,毫不避諱地大聲說:我賭沈斯喬。
  大概就是因為那一句話,她和沈斯喬在一起的謠言才會滿天飛,所以她才說,那個謠言是她傳的。
  「咳咳」兩聲打斷安詠心自顧自回憶的傻笑,慕弈天那雙細長的鳳眼帶著不明顯的寵溺,含笑看著安詠心,再抿了口紅茶:「安詠心,妳真像個情竇初開不懂愛的毛丫頭。」
  「你才知道,我本來就是。」安詠心光著腳丫跳下沙發,跑到慕弈天的身邊,順手打劫了他準備入口的紅茶,輕抿了一口放下,然後大剌剌地挽上慕弈天手臂膩著他,歎口氣:「弈天,可是……沈斯喬不喜歡我怎麼辦?」
  想到那天她笑著說緋聞是她傳的之後,沈斯喬滿臉的驚愕,然後支支吾吾地落荒而逃,她就不禁失落,是啊,誰都喜歡她,因為她是安詠心,而沈斯喬偏偏不;也因為,她是安詠心,一個傳聞中亂七八糟的安詠心。
  慕弈天斜睨靠在他肩側的女孩,修長的指撫上她柔順的髮絲:「妳確定妳喜歡他,而不是被感動?」
  安詠心倏地抬頭,一雙大眼再認真不過,伸手扳過慕弈天俊美的臉頰,瞪著他那雙常年遮在鏡片後不輕易示人的細長鳳眼:「我還分得清愛情和感動,我是真的喜歡他,我很喜歡沈斯喬。」
  拉下安詠心的柔荑握在掌心,慕弈天居高臨下看著她,無奈道:「妳不必跟我宣誓妳的決心,妳喜歡怎麼做就怎麼做吧,無論如何,妳的身後永遠有我……還有詠維。」
  然而其實他是害怕的,面前的女孩,帶著一顆已經受傷而血淋淋的心,卻依舊不知道疼似的,他很慶幸她還會去愛人,卻又擔憂愛會把她重新打入地獄,讓她萬劫不復。
  「嗯!」安詠心吸吸鼻頭,在外那高傲冷豔的面具在慕弈天面前完全起不了作用,她累了……想要一個溫暖的港灣,弈天和詠維遲早不屬於她,她知道她要的那個人,就是沈斯喬。

  ◎             ◎             ◎

  我知道不是你呀,因為……那是我傳的。
  微風輕輕吹過沈斯喬的髮梢,幾縷髮絲飄下遮住他墨黑的眸,而坐在草地上失神的他卻全然不覺。
  她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呢?是他理解的那個意思嗎?可是……為什麼?
  作為語言絲毫不能出現漏洞、措辭必須嚴謹的法律系學生,沈斯喬第一次懷疑自己是否沒有學法律的天份,怎麼連這樣簡單的一句話都找不出主謂賓了?
  不可聞地歎了口氣,沈斯喬懶懶地一靠躺在草地上,四五點的暖陽輕輕灑在他身上,蒙了他的雙眼,他伸出白皙修長的指擋住陽光,微瞇著眸,思緒混亂……
  「嗨,沈斯喬。」
  良久,他聽到有人在喚他的名字,聲音卻似乎有些遙遠,他……是在作夢吧?
  「喂,沈斯喬。」
  又來了……猛地,他的上方出現了陰影,遮住了所有的陽光,這時,他才徹底驚醒,放下了手,看見那張傾倒眾生的絕美容顏……
  是她…安詠心!
  沈斯喬嚇了一跳,整個人撐著後退了一點坐起,看清楚了眼前的人:「妳怎麼在這?」
  安詠心看著他窘迫的樣子,沒形象地捧腹大笑:「哈哈,拜託你不要每次見到我都像見到妖怪的樣子好不好?」
  沈斯喬撫了撫額頭,尷尬地咳咳兩聲:「沒有……」
  「還沒有。」安詠心湊近沈斯喬,果不其然地發現他下意識的遠離了一點,不滿道:「你還說沒有,我身上又沒瘟疫,你躲什麼?」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