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貓尾巴 > 商品詳情 妳的手讓我牽
【8折】妳的手讓我牽

缺書! 電子書網站 <讀客文學> https://www.mmstory.com

會員價:
NT$1448折 會 員 價 NT$144 市 場 價 NT$180
市 場 價:
NT$180
作者:
倪淨
出版日期:
2006/7
分級制:
普通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144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心跳
NT$144
銷量:0
戀色
NT$144
銷量:2
愛人好可愛
NT$144
銷量:0
蠢蠢欲動
NT$144
銷量:4
她不一樣
NT$144
銷量:5
狂君
NT$144
銷量:0
妳的手讓我牽
NT$144
銷量:1
初瓣
NT$144
銷量:0
很久很久是多久
NT$144
銷量:2
老鼠愛上貓
NT$144
銷量:10
馴花記
NT$144
銷量:5
你的愛好野蠻
NT$144
銷量:0
還是很想他
NT$144
銷量:2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國中畢業那年,在公園裡,他惡意奪走她的初吻,
要她忘不了他,大學聯誼時,
湊巧地,他成為她的機車騎士,任家雨永遠都沒想過,
還會再見到他,她一直小心翼翼地躲著他,
怕他一個不高興,來欺負她,怎知,
六年後的偶遇,他竟霸道地要她成為女朋友。
手足無措的她能說不嗎?怎麼會是她?
那個早被他遺忘的鄰家女孩,
他的生命中從沒有「得不到」這三個字,對她的躲避,
他步步相逼,這場交往不過是另一次的欺負,
直到他開口說喜歡,她卻說要離開,
是他的傷害太重了嗎?那能不能再給他一次機會,
為她撫平那道不曾結痂的傷口……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前 言


   「唐少守!」

  市區附近的小公園,傍晚的遊樂區只剩三三兩兩的小朋友,其中玩得最忘我的就屬唐少守。

  他正在沙堆裡蓋城堡,壓根忘了太陽西下,該是回家的時候了。

  「少守,你們家女王來了。」

  住在社區的小朋友都很清楚一點,唐少蝶的女王情節,她說一即是一,說東絕對不會是西,相對地,貴為獨子的唐少守在父親的嚴格教育下,雖然貫有少爺脾氣,卻怎麼都遠不及他姐的女王氣焰。

  唐少蝶站在草地上,耐著性子,拉著嗓門喊人,要不是她媽沒空,佣人忙著煮晚飯,她才不想浪費時間出來。

  她從不跟社區的小朋友一起玩耍,每天除了練小提琴,大部份的時間她都躲在家裡看她最愛的卡通,要不就窩在漫畫店啃漫畫書,就因為她懶,從不運動的她全身皮膚白裡透紅,粉粉嫩嫩。

  厭惡地瞧了眼髒兮兮的沙土,再看她弟因為玩耍弄得全身又是臭汗又是沙土的,每次見他玩得跟野孩子似的,她心裡都懷疑,他會不會根本是她媽孤兒院抱回來或是他爸外頭偷生的私生子。

  「我等一下再回家。」唐少守頭都不抬,小心翼翼將城堡的屋頂拍平,很得意自己的傑作。

  「不行!」

  她大小姐都親自出馬了,他還敢給她玩泥巴?

  幾個社區小朋友見到唐少蝶正朝這邊走來,表情很凶,看得他們膽戰心驚,「少守,我們明天再玩好不好?」他們都怕唐少蝶的大小姐脾氣發威。

  「不好!」

  「可是你姐來了。」

  「不要理她。」

  「她真的來了。」

  「就說不要理她。」

  另一個顫抖的聲音響起:「可是……。」

  那聲可是還沒可是完,尖銳女聲響起:「唐少守!」

  「幹嘛?」話才頂回去,唐少守即被迎面而來的沙土丟中,俊白小臉頓時黑了一大片,看來有些滑稽。

  拿沙土丟他的人,除了唐少蝶,那還有人敢對大少爺他造次。

  「唐少蝶,妳為什麼拿土砸我?」姐弟倆互瞪,大有一言不和即要大打出手的可能。

  一旁的小朋友早躲得老遠,只怕不小心被他們波及。

  「回家了。」女王哼了哼,拍拍手上的沙土說。

  「我不要回家!」

  「你說什麼?」綁著公主頭的唐少蝶,穿著漂亮蕾絲洋裝,白淨漂亮,不過她此時高八度的嗓音教人不敢領教。

  「我還不要回家。」

  他的城堡才蓋一半,天又還沒黑,他不想回家跟他姐大眼瞪小眼,或是聽她拉琴,那聲音比狗叫還難聽。

  唐少蝶眼一睨,沒二話的朝沙堆裡看似雄偉的可笑城堡給踹了過去,她的白色皮鞋髒了,而唐少守忙了一個下午的心血也沒了。

  「妳……!」唐少守氣得說不出話來。

  「你敢打我?」雖然只大他弟兩歲,不過她打人從沒輸過,唐少守一直都是她的手下敗將。

  「妳這個醜八怪!」

  「你說什麼?」唐少蝶雙手一推,沒防備的唐少守就這麼硬生生往後倒,踉蹌的腳步還沒站穩,馬上又被他姐給用力踹了一腳,就這麼四腳朝天倒在沙堆裡。

  「你敢說我醜?」

  自小天生麗質,受盡寵愛的她,那裡能忍受她弟的惡言相向,向來只有她罵他的份,那有他頂嘴的餘地。

  「對,我就要說妳醜,醜八怪!」

  想起他好不容易在社區小朋友面前建立的老大形象,因為他姐而顏面盡失,更何況今天還多個小女孩,是林靖浩的小表妹。

  她本來是帶著崇拜的眼神看他,都是他姐,害他這麼丟臉!

  「唐少守,你完了!」氣不過的唐少蝶像瘋了,早沒了她平日的小淑女氣質,整個人騎在她弟身上,也不管沙土髒不髒,隨手捉了一把,就往他嘴巴塞。

  「哇……呸……。」
   可憐的唐少守頓時滿口沙土,「好不好吃啊?」惡女還不放人,雙手叉腰問。

  「妳……,呸!」沙土教他無法開口,隨手捉了一把沙也要擲向他姐。

  「你敢給我丟試看看!我就叫爸送你出國給外國人當馬騎!」

  唐家財大勢大,對小孩子的教育更是重視,唐少蝶唸得是美國學校,雙語教學,而今年正要入學的唐少守則是選了社區附近的一所貴族小學,是很多政商名流小孩唸的學校,目的是培養日後的交友圈。

  「少蝶。」正當姐弟倆吵得不可開交,一道平和男音傳來。

  從沒見唐少蝶動作如此迅速,馬上爬起身,拍拍身上沙土,搖身一變,變回原來小淑女模樣。

  原來跟她同歲的林靖浩正是她家附近鄰居小孩,斯文的他跟社區其他小朋友不同,他學鋼琴,能寫得一手好書法,那是她弟這種粗蠻的小男生可以媲美的。

  在他面前,唐少蝶一直都努力維持著美好形象,深怕他誤會她的粗魯野蠻。

  「妳今天沒練琴嗎?」

  「我、我有啊。」小女孩嬌羞的飛來兩朵雲彩,不偏不倚落在她頰邊。

  「我以為妳也跟妳弟在公園玩耍。」

  「才不是,我是來叫他回家的。」都是她弟,害她在林靖浩面前丟盡洋相。

  「我也一樣,我來叫我表妹回家。」唐少蝶見他手邊牽個小女孩,白白淨淨的,看來很討喜。

  「喔。」唐少蝶忙不迭的藏起被她弄髒的小手,嘴巴嘟著。

  「那…要不要一起回家?」

  「你要陪我回家?」

  「嗯。」斯文的臉上朝天空望了下。「天快黑了,不安全。」他的細心教唐少蝶心喜,覺得自己像是被武士保護的公主,那甜甜的滋味直上心頭。

  「林靖浩,你不用擔心,方圓百里裡,沒人敢動我姐!」終於,唐少守吐盡嘴裡的沙土,黑著嘴巴冷嘲,眼睛則是瞪著被林靖浩牽在手心的小女孩。

  她在笑!她竟敢笑他!

  想起自己的狠狽樣被她瞧見,又被她笑,小男生的自尊心受不了刺激,脹紅臉起身往家的方向跑去。

  「妳弟怎麼了?」

  「可能是肚子餓了。」

  「那,我送妳回家吧。」

  「嗯。」

  「家雨,回家了。」

  「好。」

  乖巧的她,安靜的走在表哥身邊,涼風吹來,飄起她及肩的頭髮,溫柔的林靖浩笑著幫她將頭髮勾至耳後。

  這個小動作教唐少蝶看進眼底,她,好嫉妒。

  早知道就不綁頭髮了!

***********************************************

 第一章


   五月,梅雨季節剛過,初夏的豔陽日頭高照。

  位於市區的某大學裡的商學大樓,下課後三年級的教室裡傳來一陣陣的談話聲。

  「親愛的老婆,我拜託妳去好不好?」班長蘇維加從上課時就開始傳紙條,到下課後還不放人地坐在她對面,不放棄的拜託再拜託,只是她的不妥協碰上固執的任家雨,好像有點無可奈何。

  「親愛的班長,可是我真的不想去耶。」任家雨故意學蘇維加的語氣回她。

  不知是看上她那一點,大學入學後,身為班長的蘇維加就老愛纏著她,還語出驚人的膩稱她老婆,不了解的人曾誤當她們是同性戀。

  任家雨從沒跟女生朋友知心深交,大學同班三年的蘇維加算是頭一個,她大而化之的個性跟誰都好相處,也容易跟人打成一片。

  「不行,這次的聯誼妳一定要去!」蘇維加手裡拿著參加名單:「每次班上的校外活動,妳都不肯參加,身為班長我有義務要糾正妳這種偏差行為。」

  「可是我不敢坐機車。」任家雨再找出一個更有說服力的理由,只希望蘇維加能打消念頭。

  蘇維加哈哈大笑:「不敢坐?那才要試看看,年輕只有一次,錯過了就不會再回頭了,妳的不敢留著以後再好好擔心,現在,我決定了,這個週末妳非去參加班際校外聯誼不可。」說完,不待任家雨反駁,逕自將她的名字填進表格裡。

  任家雨見她擅自作主的填寫自己的名字,不願的表情微微糾凝。「放心,那天我一定幫妳找個大帥哥。」蘇維加伸手擋去任家雨未脫口的話,「記好,星期六,早上九點,我去妳家接妳。」

  「不用了……。」

  「什麼不用了,妳以為我不知道妳在想什麼,妳想要來個相應不理,讓我們大家等嘸人是不是?」老婆果然不是叫假的,早識破她的想法。

  好吧,那她只有硬拗,「可是我那天真的不想去。」

  「不行,妳一定要去。」

  「可是我還要打工……。」

  「老婆,難道妳大學的生命裡只有打工?」

  任家雨慎重的點點頭,因為她若是沒打工,她就沒有錢繳交龐大的學費,還有她需要生活費,長年寄住在舅舅家已經很打擾了,她一點都不想再多增添他們的負擔。

  「妳舅舅不是還蠻有錢的?」

  「那又不是我的錢。」

  蘇維加噓了聲,雙手撐住下巴:「該不會小氣到連學費生活費都不幫妳出吧?」

  「是我不願意,我不想欠他們太多人情。」

  「那妳不累死才怪,妳以為妳是鐵人,天天這麼上課打工,妳的身子那裡受得了?」

  「我的身體很好。」就算再累再苦也只有一年,等她大學畢業就可以正式工作賺錢。

  「那裡好?妳看看妳,瘦得都不長肉。」蘇維加故意在胸前比畫了下。

  「沒辦法,我媽生我就這樣,天生發育不良。」任家雨聳肩,她不在乎胸部大不大,剛好就好。

  「好,妳說得都有理,反正妳那天就是要參加,不管任何理由。」
   「可是……。」

  「沒有可是了。」蘇維加伸手打住她的話:「親愛的老婆,記住,不要睡過頭了。」

********************************

  星期六早上八點五十五分,怕蘇維加按鈴吵醒舅舅一家人,任家雨提早五分鐘在大門口等她。

  八點五十八分,尖銳的機車煞車聲告訴她蘇維加來了。

  「上車吧。」蘇維加帥氣的遞了頂安全帽過來,任家雨一如平常的穿著牛仔褲及T恤,及肩的頭髮束成馬尾。

  「妳騎車安全嗎?」坐上機車後她問。

  「安啦,我不會騎太快。」話才說完,沒熄火的機車即像火箭似的往前沖,嚇得任家雨連忙抱緊蘇維加的腰:「妳不要騎那麼快……。」

  「老婆,我才騎六十而已,那裡快了?」掀開安全帽,蘇維加指了指前頭的時速表,證明自己所言不假。

  「妳技術真的可以?」

  「笑話,我騎機車這麼多年了,妳以為呢?」

  「可是妳前幾天不是才被車撞?」她的安全帽是半罩式的,方便她傾身倚在蘇維加耳邊說話。

  「哈哈……,原來妳還記得,拜託,那一次我是被追撞的好不好,只能怪那個白目男,要不是我的腳扭傷,肯定爬起來踹他一腳。」

  雖然蘇維加一再要她安心,但如蛇形的機車穿梭在車陣時,任家雨早嚇得花容失色,特別是紅綠燈前因為煞車不急差點追撞前面的貨車,教她心臟只差沒跳出心口得連話都說不出來。

  好不容易捱到約定地點,班上的女生幾乎全員到齊。

  機車停妥後,安全帽還沒摘下,班上的女生早興奮的圍了上來。

  「班長……,他來了,他真的來了!」女生們臉上漾滿笑意。

  「在那裡?」拿下安全帽,蘇維加朝四下看了看。

  「那裡。」一名好心的女生臉紅的指了倚在公園的另一端,「那個穿白色T恤的男生,有沒有?」

  「哇,真的是他。」沒想到大少爺真來了,當初說他要參加聯誼時,蘇維加還有點懷疑。

  「班長,等一下我要讓他載。」

  「是我啦,我要坐他的機車。」

  眼見幾個女生爭執不下,蘇維加拿出班長的一貫原則,「為了公平起見,一律抽籤決定。」

  然後,十分鐘後,蘇維加雙手捧了一堆鑰匙過來,「好了,開始抽籤,抽到的人就自己去找機車騎士。」

  蘇維加手上的的鑰匙陸陸續續被抽走,「換妳了,老婆。」她看著僅剩的二支鑰匙。

  「一定要抽嗎?」

  「當然要抽了,說不定大家虎視眈眈的籤王就被妳抽中。」

  迫於無奈,任家雨伸手挑了左邊的鑰匙,當BMW的鑰匙圈落入眼裡,只聞其他女生埋怨道:「好討厭哦,鑰匙被家雨抽走了啦。」

  「好了好了,各位大小姐,麻煩請快去找妳們今天的機車騎士。」

  然後,蘇維加拉著她往另一端走,「老婆,我跟妳說,妳的騎士最好認,就在那棵大樹下,身穿白色T恤,戴著金框墨鏡的那個男生,有沒有看到?就是那個看起來很跩的大帥哥。」蘇維加朝大樹努了努下巴。

  順著蘇維加的目光,任家雨朝那邊看去時,心口不覺盪起一片漣漪,感覺好像在那裡見過那背影。

  「怎麼了?老婆?」

  「還是妳載我好了。」

  「那怎麼可以,人家對方都在等了,好歹妳也要跟他打聲招呼。」蘇維加拉她往前走,不管她是要還  是不要。「這位同學,我們班這個女生從沒坐過機車,所以請你等一下盡量不要飆太快。」

  「班長……。」手裡緊握著機車鑰匙,任家雨低喊著走遠的蘇維加,當她再回過頭時,正好那男的也回過頭,頓時空氣如薄冰般凝結一團,任家雨心慌的往後退了一步。

  是他!唐少守。

  國中畢業後幾乎沒再見過面,她高中唸女校,他讀男校,這麼多年不見,他變得不一樣,高挺健碩的體格,五官深刻,那陽剛味十足的平頭更凸顯他的強悍氣勢,如夜色般漆黑的眼眸直勾勾的盯著她,教她一時愣得說不出話來。

  現在該怎麼辦?她沒忘記唐少守曾說過,有他的地方就沒有任家雨,那現在她是不是該馬上離開他的視線?

  唐少守也是心頭一震的瞪大眼瞧著眼前秀氣嬌小的任家雨。

  「任家雨!?」如果早知道他也會來,那麼班長就算恐嚇外加威脅,說什麼她都不會答應。

  任家雨被他瞪得渾身不自在,往後退了一步,沒想到唐少守竟朝她走近,嚴竣深刻的俊容眉宇深鎖。

  她該解釋嗎?但就算她解釋了,他又聽得進去嗎?

  不,他不會,他從來都不曾聽過她的解釋,總是一昧認定她對他的糾纏,也一再放任對她的欺負。

  當兩人只剩一步遠的距離,以為他會出口傷人,沒想到唐少守只是奪過她手中的機車鑰匙,高大身軀忿然轉身走向自己的機車。

  國中畢業後,儘管只隔兩條街的距離,她一直都努力避開他,誰知老天爺還是跟她開了個大玩笑,讓她生平第一次參加男女聯誼就遇上他。

  望著唐少守遠去的背影,任家雨只覺雙腳被釘住似的難以移動分毫。

  「老婆?」蘇維加坐在某輛機車後座喊她。

  「班長,我能不能不去?」

  「為什麼?」朝唐少守的方向看去,見他正發動機車,蘇維加拍了拍載她的男生,「王浩仁,你們那位大少爺該不會是想臨陣脫逃不參加了吧?」

  「應該不會,妳們先在這裡等一下,我過去看看。」

  待蘇維加下車,王浩仁的機車騎向唐少守,而這頭的蘇維加看著陸續已經出發的機車,再回頭問任家雨:「老婆,他是不是凶妳?」

  以前就聽過唐家大少爺傲慢自負的壞脾氣,只要不順他意就愛大發雷霆,暗戀他的女生雖是多得不勝枚舉,卻沒一個女生能讓他敞開心扉,而儘管他脾氣暴燥,單身的他依舊是女孩們心目中的理想情人。

  只是他既然都來參加聯誼了,還擺什麼譜,要不就當初別答應參加就好了。

  「沒有。」唐少守連跟她說話都懶,調頭轉身就走,而她也跟他也無話可說。

  「放心,大不了我載妳!」好不容易才拐她出來,蘇維加當然不希望她臨陣脫逃跑回家。

  「我能不能不去?」

  見到唐少守讓她渾身不自在,雖然自己早過了那段懼怕他的灰暗時期,她可以無視他的存在,可是,小時候未曾忘記的陰影卻讓她無法跟唐少守面對面。

  說她怕他,不如說她討厭他,討厭他的自恃甚高,討厭他的蠻橫跋扈,更討厭他的仗勢欺人。

  「為什麼?」

  任家雨只是搖頭,她從沒想過會在這樣的情況再見到唐少守,想起他離去的背影,感覺好像又回到以前,在他惡劣的對待下,儘管已經不再膽怯,卻永遠都只能沈默以對,她唯一能做的是別惹他大少爺發火,免得頭一個遭殃的就是她舅舅的公司。 

************************************

  機車停在好友旁邊,王浩仁看著唐少守陰沈的臉問:「怎麼回事?」 

  「沒事。」

  透過後視鏡望去,綁著馬尾的任家雨頭壓得老低,而那個班長蘇維加則像個小丑似的搞笑,當他的目光正準備移開時,蘇維加竟然大膽的吻上任家雨臉頰。

  任家雨被這輕薄的舉動惹笑了。

  嘴唇輕嘟的甜美笑容,震盪著他因剛才驚見她後還未平復的心。

  當蘇維加再送個飛吻時,任家雨臉紅的搥了下蘇維加,嬌羞的嗔語教他瞇了眼。

  唐少守移不開的目光轉沈,已經有好幾年沒見過任家雨的笑臉,他不由自主被她散發出來的嬌美氣息給吸引住。

  在他的記憶裡,從小學第一天上課開始,任家雨天真的笑容在他惡意的欺凌下,早消失得無影無蹤,隨著年齡增長,她的笑少了,就算有,在他的印象中卻從沒像現在這麼開朗過。

  眼見蘇維加摟住任家雨的身子哈哈大笑,那笑聲甚至隱約的傳進耳裡,聽得唐少守冷哼調開目光。

  「如果你不想載任家雨,那我跟你交換好了。」

  唐少守默不作聲,他不得不承認,多年不見,任家雨本就清麗的臉蛋變得更漂亮,也才發現,她笑起來原來是這麼好看。

  「我沒說我不載。」

******************************

  機車尖略的煞車聲驚住兩個笑成一團的女人。

  「上車!」任家雨以為自己一定是聽錯了。

  「喂,唐少守,你講話一定要這麼沖嗎?」蘇維加見他那付好像人家欠他幾百萬的臭臉,心情就超不爽。

  唐少守沒理蘇維加的叫囂,目光只鎖住任家雨,「上車。」他再重複這兩個字。

  「老婆。」怕她反悔不去,蘇維加推她走近唐少守的機車。

  直到她坐上機車後座,唐少守又粗聲道:「完全帽戴好。」

  「老婆,如果會怕,就要他騎慢一點,如果他不停,妳就大叫,懂嗎?」蘇維加倚在她耳邊輕聲說。

  當蘇維加坐上王浩仁的機車離去後,唐少守也隨後跟上,卻因為過快的速度嚇得任家雨全身僵直。

  「手給我!」是他在說話嗎?隱約感覺風中傳來他低沈的嗓音。

  「手給我!」這回,唐少守掀開安全帽的擋風前罩,聲音清晰多了。

  任家雨因機車頓時煞車而震得整個身子往前傾,「啊……。」她的安全帽撞上他的,喀的發出重重的響聲。

  前頭的唐少守轉頭橫了她一眼,大掌朝她一伸,「把手給我!」

  「我拉後把手就可以了。」盯著他的手掌,她連連搖頭。

  「妳想摔死嗎?」她以為她在坐腳踏車?雙手死命扯住後把手就安全了?

  「可是……。」臀部往後挪了些,想拉開一些距離,剛才這麼一震,她整個上半身幾乎貼上他的後背,胸部碰撞他的背部時,感覺唐少守身子明顯的震了一下。

  她的可是還沒說完,唐少守已經霸道的拉過她的手,「抱緊我。」

  呃?

  抱緊他?

  只見自己的雙手被置於他的腰上,「唐少守……。」

  他不理,機車再次飛馳往前衝去,而任家雨則是嚇得縮在他背後,雙手緊緊抱住他的腰,深怕一個不小心給甩了出去。

  他一定是故意的,明知道她不敢坐機車,卻又故意騎這麼快,他一定是故意的……

***********************************

  天高氣朗,微風徐徐,一行人浩浩盪盪的到了溪流清澈的烤肉區,男生迅速準備烤肉用的烤具、生食及飲料,然後分配小組各自生火。

  「老婆,這裡。」蘇維加朝任家雨揮手。

  在人群中發現班長忙碌的身影,任家雨想要上前,卻又驚見站在班長後頭的唐少守雙手環胸坐在一旁,腳步不自覺的停了下來,心有餘悸的想起他剛剛飛車的狠勁。「怎麼了?」王浩仁問。

  「我……。」

  「走啊。」

  「可是……。」

  「不用可是了,蘇維加說妳喜歡吃烤青椒,」王浩仁揚了揚手裡的袋子,「裡面全是為妳準備的,妳要負責吃完。」

  王浩仁見她還不走,索性推她往小組的方向走去。

  「放心,唐少守不會吃了妳的。」王浩仁低聲在她耳邊輕說,末了還朝她眨了眨眼。「快去吧,蘇維加好像很需要幫忙的樣子。」

  「那你呢?」

  「我還要去別組巡一下。」

  他們這一小組共四個人,班長、唐少守,她及王浩仁。

  蘇維加頭也沒抬的忙著升火,「班長,需要我幫妳嗎?」從剛才停下機車後,唐少守即閒閒的晾在一邊,完全沒有動手幫忙的意思。

  「不用了。」

  「那我幫妳升火?」

  「妳會?」蘇維加的眼睛終於離開那團黑炭的朝她瞧了兩眼。

任家雨尷尬的吐了舌頭,「不會。」

「好啦,我知道妳很想幫忙,可是能不能請妳先去那邊坐著,等火升好了,烤肉大餐就可以正式開始了。」

  任家雨挑了一處坐下,隨即又聽見班長說:「不是那邊,老婆,妳坐遠一點,不然會被煙嗆得受不了。」任家雨還沒咳,蘇維加已經連連咳了好幾聲,咳得眼淚都要飆出來了。

  「班長……,妳確定妳會升火嗎?」

  「以前明明就會,可能是太久沒練習了。」蘇維加又低頭將黑炭重新排好,一會兒搧風一會兒點火,但就是點不著火,氣得她又咳又揉眼睛的直想朝那團不爭氣的黑炭踹去。「一定是黑炭有問題?」

  看不下去的任家雨早就蹲在一旁幫忙搧風,

  蘇維加才想發表她的高見,後頭傳來一道冷冽的聲音。

  「走開。」唐少守冷峻一張臭臉,高大的身軀不知何時立於她們身後,俊眉微揚的睨了眼蘇維加。

  任家雨沈默移開身子往後面退了些,而蘇維加則是不放棄的繼續與那堆點不著火的黑炭對抗,「妳到底會不會升火?」唐少守嘲諷問。

  「怎麼,唐同學,你有意見?」她在這裡忙了老半天,他不過來幫忙就算了,還敢在她面前說風涼話,他以為他是誰啊。

  「不會升火就到旁邊去。」

  「誰說我不會的?」

  唐少守不打算回答,因為那堆不著火的黑炭已經是最好的證明。

  「那請問一下,誰來升火?」不爽他那付高高在上的死樣子,蘇維加先賞他一記白眼再說。

  「我。」唐少守拿過她手裡搧個不停卻搧不出火苗的報紙說,「閃開。」

  這人是怎樣?吃炸藥不成?口氣這麼凶。

  「好,你行,那你來。」蘇維加也不甘示弱的哼回去,她倒要看看,他有多厲害。

  兩人坐在蔭涼處,靜觀其變的看著唐少守,「老婆,妳的臉沾到黑炭了。」蘇維加連忙拿出面紙,倒了幾滴礦泉水後,幫她擦掉臉上的髒污。

  「好了嗎?」任家雨閉眼讓蘇維加幫她擦掉眼睛周圍的髒污。

  「等一下,還有一點點。」蘇維加忍不住手癢的在任家雨臉上捏了幾下。「好了好了,這樣乾淨多了。」雙手捧起她白淨的臉蛋仔細的瞧了瞧,趁任家雨不注意時,偷偷在她臉上啵個響吻,而後哈哈大笑的起身逃命去也。

  「班長!」

***********************************************

第二章

 

  坐在火堆一公尺遠的地方,蘇維加一再鬧著安靜不語的任家雨,壓根忘了唐少守的存在。

  「喂,妳過來!」

  聽見唐少守喊人,蘇維加看了一眼任家雨,再朝唐少守方向望去,接著沒好氣的反嚷:「你在叫誰?」

  「妳!」

  「我又不是沒名沒姓,叫什麼喂,幹嘛?」

  「火升好了。」

  「哇,真的耶,火真的升起來了。」真看不出來唐少守脾氣是難相處些,升火技術倒是不錯。「我看看要先烤什麼好呢?」

  「蘇維加,妳確定妳烤的東西能吃?」

  「你在說什麼笑話,只怕你吃到吐!」

  唐少守不理她的挑釁,汗流浹背的他拿了瓶礦泉水走開。

  任家雨這時也來到蘇維加身邊,「班長,妳想吃什麼?」

  「我沒差,倒是那邊那個大少爺就難搞定了。」

  任家雨知道班長指的人是唐少守,除了初見面時的一瞥,至今她的目光不曾與他相視,故意去忽略他的存在,卻又不想太明顯的讓其他人發覺,畢竟那是她與他之間的過往,不需要再被重提。

  「那就每一樣都烤一點點。」

  「好主意,還是老婆細心。」

  而後任家雨拿出整理過的生食,一樣一樣放到烤肉架上。

  今日的陽光有些過足,曬得人發昏,更別說在大太陽底下坐了近半個鐘頭的任家雨了,早被曬得滿臉紅通通的。

  而坐在陰涼處的唐少守從頭到尾,視線都沒離開過她,自然也發現她被曬紅的皮膚,既而起身走向火堆。
   「到旁邊去!」

  任家雨被他的聲音嚇了一跳,仰頭看他,「到旁邊去,不要在這邊妨礙我。」

  她看了看烤肉架上還沒烤熟的生食,如果她走了,那架上的東西誰顧?

  「架上的東西我會處理!」

  放下手裡的夾子,轉身要走時,後方又傳來唐少守的聲音,「把這盤東西拿走。」

  幾分鐘後,「任家雨!」王浩仁輕拍她的肩膀,「怎麼只有妳一個人?」朝旁邊望去,他以為自己看錯,揉揉眼睛再看,確實是唐大少爺在烤肉區忙得熱汗直流,而另一個聒噪的蘇維加早不知跑那去了。

  「你回來了?」

  「妳的臉怎麼那麼紅?」

  「可能是剛才陽光太大曬的。」任家雨淺淺微笑,笑指一旁烤好的食物,「這些都可以吃了,你快吃。」

  「妳吃了嗎?」

  「我還不太餓。」
   「他呢?怎麼回事?」下巴朝那邊曬著大太陽的唐少守努了努。

  「我不知道。」

  「妳趕快吃一些,否則蘇維加回來,肯定又要唸人了。」王浩仁早餓得拿起盤子裡的雞腿開始大啖起來。

  「喂,唐少守,怎麼換你在這裡?」說人人到,蘇維加終於回來了,「你烤得這什麼東西,全都焦了!」

  「愛吃不吃隨妳。」懶得跟這聒噪的女人抬槓,唐少守看都不看她一眼。

  「笑話,我又不是存心想拉肚子,這些東西本小姐不吃!」

  「不吃就走開,別在這裡礙眼。」

  「走就走,太陽那麼大,我也不想在這裡曬太陽,我老婆在跟我招手了,我去找她要吃的去。」

  唐少守盯著烤肉架的眼睛瞥了眼陰涼處的任家雨,略瞇眼的看任家雨與王浩仁有說有笑,本就低沈的心情再聞蘇維加心疼不已她曬紅的皮膚,硬是搶過王浩仁頭上的鴨舌帽幫任家雨戴上,忿而丟下手上的夾子,起身朝溪水邊走去。

  「他怎麼了?」王浩仁望著唐少守僵直的背影,不明白他在火什麼。

  「誰知道啊,可能是烤的東西太難吃了,沒臉見人所以要去投河自盡!」

  「蘇維加,妳這麼說太狠了吧。」

  「狠?我都還沒把他踹進河裡餵魚!」

********************************

  聯誼才進行到一半,初夏突來的一場午後大雨,讓玩得不亦樂乎的大伙兒敗興的在陰涼處躲雨。

  不久,雨勢減弱,只剩細細雨絲飄下時,大伙決定結束今天的行程,雖然還有些意猶未盡。

  蘇維加跟王浩仁收拾完畢後,正打算安排男生送女生回家時,唐少守挺拔的身軀立在任家雨面前。

  「喂,唐少守,你幹什麼?」蘇維加像母雞護小雞擋在兩人中間。

  「她跟我走。」

  呃?

  任家雨愕然望進他深邃冷漠的黑眸,跟他走?

  為什麼?

  因為突來的大雷雨,淋溼了幫忙整理收拾的她,教她微微發顫的縮著身子,其中有個好心的男生借她外套披上,怕她著涼。

  「她為什麼要跟你走?」蘇維加的強硬的態度一點都不退讓,擺明不接受唐少守的好意。

  「我沒在問妳。」

  唐少守目中無人的狂妄態度完全不將她這個班長看在眼裡,黑眸裡只有一個人,他專注的凝望著她。

  「哼,就算你問,她也不會跟你走,誰知道你會不會半途少爺脾氣一來趕她下車,你這種人,鬼才能相信。」

  「班長……。」

  「老婆,這種人沒什麼好怕的!」

  「少守,你如果趕時間要不要先走……。」王浩仁見氣氛有些僵,試著圓場。

  不待王浩仁說完,唐少守眼裡的慍意制止他未完的話,「跟我走!」依舊是命令的口氣。

  「喂…,你以為你是誰啊?」蘇維加最看不慣這種自以為是的男人,長得好看又怎麼樣,家裡有幾個臭錢又如何!「老婆,不要理他。」

  本以為唐少守會知趣的閉嘴,怎知,他少爺是沒出聲了,卻是直步上前,一把拉過任家雨的細腕,高傲自負的眼裡誰都不理,轉身就往機車走去。

  「喂,唐少守!」

  「你放開我。」被他捏疼的手腕發疼,任家雨掙扎著。

  「少守!」王浩仁也定在前頭阻止他擅自帶人離開,完全沒尊重當事人的意願。「你不能這樣帶她走。」

  「讓開!」

  任家雨拼命的扭著手腕,想掙開他的掌控,奈何男生天性的力氣那是她能抵抗的,最終只教唐少守以更強勁的力道擰得她犯疼。

  「她並不想跟你走。」

  「那又如何?」

  「你不能勉強她。」

  唐少守冷冽的目光瞥了眼好友,餘光再瞧見任家雨頭上的帽子,火大的將帽子扯下,亂了任家雨的馬尾,也扯痛她的頭皮,教她細眉輕鎖,而帽子更無辜的被丟回王浩仁手上。

  「唐少守,馬上放開她!」再也看不過去的蘇維加氣極敗壞的跳到他跟前,跟他大眼瞪小眼:「聽到了沒有?」

  唐少守冷睨蘇維加,不理她的叫嚷,強烈目光射向任家雨,傾身在她耳邊低語,即見任家雨兩眼瞪大僵直身子。

  「跟我走!」他咆哮。

  除了霸道還是霸道,這男人惡劣蠻橫的簡直可以跟撒旦媲美。

  強悍的唐少守不顧其他人,拉著怔然的任家雨走進細雨,他拿出自個兒的外套幫任家雨穿上,為她繫上安全帽後抱她坐上機車,引擎聲劃破寧靜後揚長離去。

  雨絲愁零飄飄,涼風任性拂拂,過快的車速教她緊摟唐少守腰側,十指交纏,就怕一個不小心被甩出去。

  她不懂,為什麼他總是要破壞她好不容易才擁有的平靜?

  她都離他遠遠的,平行的兩人明明沒有了交集,他為什麼又要來亂她一池春水?

  他一直都在欺負她,只會欺負她……

***********************************

  蟬聲綿綿,酷暑難耐,今年九月,七歲的任家雨正式進入私立小學,頭一天上課,女老師替全班二十六位同學分配座位。

  站在講台前,綁著公主頭的任家雨圓胖的小臉目光直直的盯著離自己不遠的背影。

  她見過那個小男生,他家大得跟城堡一樣,跟舅舅家是同一社區。

  「任家雨?」

  「有。」聽見老師喊她,任家雨連忙舉手。

  「妳坐那邊的位子。」老師指著教室左邊第三排靠走廊的位子。

  她走到老師指定的位子去,坐定後,目光不由自主的又移向依舊站在講台上的唐少守,不知道他會被分配那個位子。

  直到全部的學生按序的坐好位子後,講台上只剩下唐少守。

  「唐少守,你去坐任家雨隔壁的位子。」

  等了老半天,唐少守動都不動,俊俏的小臉盡是彆扭。

  「唐少守?」

  「我不要跟她坐。」

  「為什麼不要?」女老師愣了愣問:「你們不是鄰居嗎?」

  「才不是。」

  「為什麼不跟任家雨坐?」

  「我討厭她!」

  女老師一聽他過份的話,再看看任家雨小臉垂下,心生不捨的命令著:「唐少守,去任家雨隔壁的位子坐下,否則老師馬上打電話請你父母過來。」

  好半晌,或許是老師的話奏效了,唐少守雖是不情願,卻也只能走向座位,「愛哭鬼。」

  被罵的任家雨睜著無辜又受傷的眼睛看著唐少守,天真幼小的心靈不明白唐少守為什麼不喜歡她。

  唐少守見她依舊低頭,小臉傲傲哼著:「不准跟我說話。」俊俏的小臉突地轉過來,認真的警告她:「不然我就把妳的課本撕了,再把妳的書包丟進垃圾筒。」

  不久前,父母為了犯有先天心臟病的弟弟不得不接受醫生的勸說,飛到美國接受開刀手術,又怕沒有多餘的心力照顧尚是年幼的她,不得已只有將她寄養在舅舅家,面對家人遠去,舅舅家的陌生,現在又受了唐少守的委屈,再也忍不住哇地一聲,傷心的趴在桌子上哭了,任憑老師怎麼安慰,如洩洪般的淚水就是止不住。

  那天,唐少守被女老師罰站教室一節課。

************************************

  唐少守討厭她,可他們卻同班了六年,因此安靜乖巧的任家雨成了唐少守無故欺負的對象,只要他少爺脾氣一來,任家雨就成了無辜的受害者。

  她明白唐少守是因為不喜歡她才故意欺負她、孤立她、刁難她,而無能為力的她只能以沈默拉開與唐少守的距離。

同學都怕惹他生氣,雖然同情她的遭遇,卻沒有人敢伸出援手幫她,原本是小朋友最無憂無慮的童年,因為唐少守的惡勢力,任家雨的童年除了孤單還是孤單。

  全班除了幾位新生,其餘全是國小直升,這些學生早就知道唐少守對任家雨的厭惡,眾人心知肚明,與她形同陌路,劃清界線。
   國中開學第一天……

  「我不是叫妳別進這裡的國中部嗎?」

  唐少守手掌用力拍向她的桌子,過大的聲響嚇著全班,全班噤若寒蟬不敢出聲,只見任家雨默默拿出課本,她沒出聲,也沒看唐少守,為此惱得唐少守粗魯的奪過她手中的數學課本,「為什麼不說話?」一惱火,唐少守忿而將她的書本擲向窗外。
   「我的課本……!」

  「唐少守,你怎麼可以亂丟別人的課本?」

  坐她隔壁的女生是新進國中部的新生,她不懂唐少守與任家雨的恩怨,只覺得他粗蠻得不講道理。

  「妳想幫她出氣?」誰知唐少守大少爺脾氣一來,掃過那女生的書包,忿而投進垃圾筒裡,這突來的惡霸舉動驚得那女生呆若木雞。
   「你、你怎麼可以?」

  唐少守冷眼睇向那女生,「這是在警告妳,若是想順利唸完三年國中,最好少管閒事!」

  那女生在唐少守的忿視下沈默,轉頭看安靜乖巧的任家雨,她不懂,任家雨為什麼會惹上唐少守,還被他欺負得這麼慘。

  好半晌,唐少守對全班發出警告:「你們最好離任家雨遠一點!」這話一字一字敲進任家雨心坎裡,刺得她胸口泛疼。

  同學們面面相覷,都明白得罪不起唐少守,他父親是學校學生會的委員會長,每年不定期捐款的數目教人咂舌,大少爺的他不爽任家雨,那麼想要在這所學校平順的唸完三年國中,最好是別跟他作對。

童年的孤單在青澀的國中時期並沒有停止,還繼續漫延。

  弟弟的手術進行的並不順利,為此她父母又聽從醫生的話,陪弟弟在美國某處的鄉下靜養身子,怕父母擔心她,任家雨早熟的只敢將被欺負的事放在心裡,懂事的她讓父母以為,台灣的她天天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直到那天,全校一年一度的國際標準舞蹈開始展開排練,為得是學期末的同歡舞會,所有學生無不興奮期待。

  任家雨自然也滿心期待,只是,她的希望落空,因為唐少守連這一點小小的願望都不成全她。

  午後的大雨,敲響初夏的第一聲雷,急雨狂下,烏雲密佈,天空驟暗,全班沒人理會突來的大雷雨,  全都聚精會神的看著講台,班長正宣佈每個人練舞時的舞伴。

  任家雨也是靜靜的等著,可惜,她等了又等,當全部同學都找到舞伴時,班長尷尬的站在講台上看她。

  當第二聲巨雷敲破時,她聽到班長這麼說:「任家雨,妳沒有舞伴耶?」

  沒有舞伴?疑惑寫在她臉上。

  驀地心緒一轉,她的視線看向唐少守,他抱胸坐在位子。

  「任家雨不參加。」

  還沒從狀況中回過神,唐少守已經代她回答了,教她難以置信的是,班長竟然也無視她的意願,附和點頭:「那從明天開始,全班同學放學後到體育館練習舞步,報告完畢。」

  從頭到尾,沒有她說話的餘地,見班長走回座位,忍不住心裡的委屈及同學的同情目光,不管現在是不是上課時間,起身就往教室外跑去。

  跑到樓梯轉角,身子被沈沈力道扯住,唐少守憤怒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我說過了,只要妳再跟我同班,我就要妳沒好日子過。」見她跑出教室,他追了出來。

  「你怎麼可以這麼過份?」

  「是妳自找的,怨不得我。」故意避開她含淚目光,「誰叫妳要陰魂不散的跟著我,是妳的錯!」

  被扯住的手臂泛疼,想要掙開卻被他往上一扯,俊秀的臉冷峻不悅。

  「是舅舅要我唸這裡的國中,我沒有纏著你。」受她父母所託,舅舅跟舅媽待她猶如親生女兒,總想要將最好的給她,才會送她進這所國中,卻沒想到礙著了唐少守,教他再次逮到機會欺負她。

  「哼,妳最好回去告訴妳舅舅,叫他以後少來我家巴結我父母!」

  每次見到她舅舅,唐少守就有氣,不是掉頭上樓就是悶不吭聲的弄僵氣氛,以為這麼一來,她舅舅就不會再厚臉皮到家裡,沒想到他來得更勤。

  見她緊咬唇瓣,柔弱的模樣惹得他心煩,倏地甩開她的手腕,轉身走進教室。

  而被獨留下來的任家雨怔怔地看著被他捏疼的手腕,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那裡得罪唐少守了,讓他從第一次見面後就討厭她。

  走廊外的雷雨急下,伴著初夏微微涼風,任家雨竟感到絲絲冷意。

  因為唐少守的惡勢力,連著三年的同歡舞會,任家雨都缺席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