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貓尾巴 > 商品詳情 狂君
【8折】狂君

缺書! 電子書網站 <讀客文學> https://www.mmstory.com

會員價:
NT$1448折 會 員 價 NT$144 市 場 價 NT$180
市 場 價:
NT$180
作者:
倪淨
出版日期:
2006/07
分級制:
普通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144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心跳
NT$144
銷量:0
戀色
NT$144
銷量:2
愛人好可愛
NT$144
銷量:0
蠢蠢欲動
NT$144
銷量:4
她不一樣
NT$144
銷量:5
狂君
NT$144
銷量:0
妳的手讓我牽
NT$144
銷量:1
初瓣
NT$144
銷量:0
很久很久是多久
NT$144
銷量:2
老鼠愛上貓
NT$144
銷量:10
馴花記
NT$144
銷量:5
你的愛好野蠻
NT$144
銷量:0
還是很想他
NT$144
銷量:2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十七歲那年,她的左耳意外殘了……
黑天令,狂霸冷酷,對她的照顧,不過是受弟弟所託,
她不該存有妄想的,可,他為什麼願意幫她擋了那一刀?
因為那道長長的傷口,她內疚,他卻更冷漠了……
權傾黑家的他,生命中沒有「得不到」這三個字,
對她,他要脅哄誘,勢在必要。只是,霸權一方的他,怎麼都沒想到,
在他傾心陷愛時,來自家族的反對聲浪高漲,
他,又該如何抉擇?黑月娣,清雅嬌柔,彷若小花般恬淡迷人,
五歲被帶離黑家,自此與黑家關係畫上句點,
奈何命運捉弄人地與黑天令重相遇,
悸動的心忽冷忽熱,不敢高攀,只能選擇躲避,
但,最終還是躲不過地成了他的女人,
單純的她以為幸福已在手心,只是那個與他將有婚約的女人又是誰?
這場情愛,柔弱自卑的她,又該如何選擇?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入夜八點,市區某家高級飯店的包廂裡,幾名男子圍桌而坐。

「天門,你說的是真的嗎?」正逢月初,黑家兄弟一個月一次的聚會,聽聞黑天門帶來的消息,黑家幾名兄弟無不震驚。

  個個面面相覷,場面顯得有些沈重。

「那天羿人呢?」

「據說是躲起來了,目前還不確定人在那裡。」黑天門重嘆了口氣,想起叛逆的天羿,小叔過世後,他成了黑家的頭痛人物,除了大哥黑天令外,沒有人的話他聽得進去。

「他怎麼會跑到黑道地盤詐賭?」

這根本是跟自己的命過不去嘛!若是被黑道捉到,想要活命,只怕比登天還難,就算能讓他僥倖留下活口,只怕也是廢人一個。
「爺爺知道了嗎?」

黑天門搖頭,「我沒敢讓他知道,怕他老人家受不了這麼大的刺激。」

「那怎麼辦?難道我們真要眼睜睜看著天羿被黑道追殺嗎?」怎麼說都是自己的兄弟,雖離家出走多年,但血濃於水,再怎麼樣也不能見死不救。

幾個人你看我,我看你,他們都知道,要幫天羿解決這次的難題,只有大哥了。

大哥的人脈及交際黑白兩道不拒,他出面一切都沒問題了。

只是,大哥肯出面嗎?

十年前的風風雨雨,好不容易才塵埃落定,若是再被提及,不知又要掀起什麼樣的風波,「難道真的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爺爺肯定不會作勢不管,好歹天羿也是他的孫子。」當初天羿的個性著實太衝了些,在面對父母雙雙過世,內心衝擊過大,才會做出那些叛逆的事來。

「我也這麼覺得,爺爺最疼小叔,這次天羿出事,他肯定又要大哥出面了。」黑家的當權者是大哥,更是家族裡的精神領導,所有問題丟給他,一概照單全收,剛硬強悍的性子讓他們這些弟弟全都安份聽話,大哥一句話,誰都不敢造次。

只是這些年來,光是幫天羿收爛攤子,大哥已在半年前挑明,不再為天羿出面,那麼這回呢?

「而且我擔心他姐姐月娣也會被捲入這場紛爭裡。」另一個聲音響起,「月娣雖然自小與我們不親,又沒往來,也沒有任何血緣關係,但畢竟也是小嬸的女兒,小叔雖然死了,她怎麼都算是自家人。」

黑月娣,二歲來到黑家,是小嬸的私生女,當年爺爺不肯承認她的身份,小叔死後,更不讓她踏進黑家一步。

「她人現在呢?」

「目前在大學唸中文研究班。」

「天門,照你看,月娣會有危險嗎?」

「如果被發現她跟天羿的關係,那麼她會是對方討錢的另一個目標,況且,她才二十七歲,又是單身,黑道只要把她丟進火坑裡,隨便幾年都能翻賺幾倍。」

聽完天門的話,包廂陷入一陣沈寂,煙酒味四溢,卻不聞有人再出聲,他們都明白,若是這回他們再袖手旁觀,黑天羿就算能逃過難關,黑月娣都不知道能不能免倖。

看來,現在唯一能做的是,先安頓好黑月娣,再想辦法找出天羿。

「我看,還是讓大哥出面好了,憑他的人脈,要擺平這件事不難。」三教九教的朋友,大哥金口一開,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全沒事了,以前天羿闖禍,不都是這麼解決的嗎?

「我怕這回行不通。」

「我也認為該讓大哥知道。」黑天門也同意。

問題是,他們該怎麼跟大哥開口?

「就算大哥肯出面幫忙,爺爺如果知道我們私下跟月娣聯繫,肯定會大發雷霆。」到時怕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對啊,爺爺討厭月娣是家族裡公開的事,更不用說要天令大費周章幫她,這根本不可能。」

包廂的門沒預警地被打開,一道冷冽低沈的嗓音響起,「在談什麼?」

眾人轉頭看去,只見大哥站在門口,冷峻的臉上帶著一抹笑意,「大哥,你來啦,我們還以為你今天又要忙到很晚。」

兄弟的聚會,大哥有時工作太忙缺席是常有的事。

高大挺拔的身軀走進包廂,坐在老位子上,這家五星級飯店是黑家產業之一,而這間包廂則是黑家兄弟私人專用,平時並不對外開放。

「這陣子是忙了點,剛好來處理一些公事,才有空過來陪你們聊聊。」黑天令要人上菜倒酒。

「大哥,我聽爺爺說,你跟杜家的婚事已經談得差不多了。」

「嗯。」

「你不是還沒打算結婚?」

「既然爺爺希望我早日結婚生子,那就順他老人家的意思。」

他們知道大哥對婚事的看法,更知道大哥不相信男女愛情,在他心裡,除了黑家的事業,就只有家人能讓他牽掛。

黑天令啜了口酒,見他們幾個面有難色,不覺疑問,「你們怎麼了?每個人臉色都這麼難看。」他朝黑天門問,「是不是工作遇上麻煩了?」

「我們沒事,有事的那個今天沒來。」

黑天令眉頭輕皺,霎時,腦海浮現某張血氣方剛的臉龐,「天羿怎麼了?」

「他在黑道的地盤詐賭,現在被人追殺。」

「什麼時候的事?」手指轉著酒杯,黑天令神情肅目,包廂的氣氛也跟著低迷。

「就這幾天。」

「我們還在想是不是該回去找爺爺幫天羿渡過這次難關。」

「過了這個難關,能保證他下次不會再犯其他過錯嗎?」

「大哥!」

「自己犯的錯,自己要勇於承擔。」意思是他沒打算出面。

「可是天羿現在已經有生命危險,難道你忍心見他被逼得走投無路?」

黑天令低哼,舉杯一飲而盡,天羿的衝動妄為已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真走投無路,他會回黑家。」

「大哥,你也知道天羿的脾氣……。」

「他若是要回家,早回了,何必拖到這個時候。」

「那就永遠都不要回來,有能力就自己解決問題,不要給家族帶來麻煩。」

知道大哥這回是鐵了心不幫忙,再多說都一樣,黑天門卻想起另一個人。

「大哥,可是他姐姐月娣怎麼辦?」她一個弱女子,那裡能對抗得了黑道的惡勢力。

黑天令眉頭糾得更緊,臉色緊繃,酒杯被緊握在手心,「黑道找過她?」

「還不確定。」

「除非天羿親自來求我幫忙,否則我不會插手。」

黑家權大勢大,縱橫台灣黑白兩道的大家族,黑老爺一生共有三個兒子,六個男孫及三個孫女,黑天令是長孫,所以由他繼承黑家,至於其他兄弟,天門、天官、天羿、天歡及天奕;孫女,天兒、浪兒及最小的小孫女默兒,因為有黑天令,其他人完全可以隨自己意願做事,除非大哥需要人手,否則這些弟弟妹妹根本不打算繼承自家事業。

************************************

半夜,酒有三分醉意的黑天令閉目坐在客廳。

百來坪的大宅子他一個人住,有些冷清,也有些沈靜。

「大少爺,剛才老爺子要你明天回老宅去一趟。」跟了他五年多的阿杰立於一旁提醒他,怕他太累了,從今天聚會後,阿杰明顯感覺出大少爺心情煩燥。

「我知道。」低沈的嗓音緩緩說著。「再去幫我拿酒來。」

阿杰由酒櫃裡拿出酒瓶及酒杯,斟了八分滿。

「我想一個人靜一靜,你先下去。」

「是。」

「阿杰?」

「是,大少爺。」

「你想天羿能不能躲過這次的危機?」

「可能很難全身而退。」

「你的意思是我該出面?」

「全憑大少爺的意思,我想大少爺心裡早有分寸。」

阿杰的話說中他的心坎,他確實想好該怎麼做,只是這回他不會主動,而是要天羿主動找他。

「阿杰,你去幫我找黑月娣的全部資料,還有,要人看好她,別讓陌生人跟她太接近。」

「是。」

待阿杰退出客廳後,黑天令語重心長地長嘆了口氣,他背靠向沙發椅背,三年前接手黑家事業後,為了保有擴展黑家的權勢,他的內心早築起重重高牆,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這是成為黑家掌權者的宿命,即便被自家人說成冷漠無情,他都認了。

但天羿有難,他真能不幫嗎?

天羿雖反叛,好歹也是小叔最後的血脈,若是天羿發生意外,只怕爺爺會承受不了,當初小叔不愛江山愛美人,為了小嬸甘願一家離開黑家,愛情的力量早教小叔陷入,寧願放下黑家的財勢也不願背棄妻子。

雖然爺爺心裡期盼他歸來,卻又拉不下老臉,就這麼耗了幾年,沒想到小叔最後竟是車禍身亡來結束中年的生命。

黑月娣?

他對那個小他五歲的女孩並沒有多大印象,只見過她幾次面,他知道天羿的個性雖衝動,但對於姐姐他看得比誰都重,若是黑月娣真有麻煩,不用他出面,天羿都會自己找上門來。

那麼他現在只有等了。

隔日,他回到老宅,只見爺爺焦急不已,「天令,天羿真惹上黑道了是不是?」對於那個孫子,黑老爺心裡一直有著深深歉意,總想要多為他做些事作為彌補。

不用說,黑天令都明白是誰跟爺爺多嘴了。「是的。」

「那你還不快些派人去找他?」

「他如果真需要幫忙,他會自己回家。」放盪的生活過久了,倦鳥也該歸巢了。

黑天令有他的考量,對爺爺的命令絲毫不肯妥協,「爺爺,你不能每次都這麼縱容他,天羿已經長大了,他該學習怎麼承擔責任了。」

「我不想聽你說這些,你馬上派人去跟黑道問清楚,到底欠多少錢,我雙倍奉還。」

「不行!」

「天令!」

「這一次,除非天羿自動低頭認錯,也願意回到黑家,否則我不會再為他花一分錢。」

「你、你是不是連我的話都、都不聽了?」黑老爺氣得面紅耳赤,上氣不接下氣地咆哮。

「爺爺,你不要生氣,天羿會沒事的。」他早派人去查天羿的下落,只要有消息,馬上就會回報,只是他沒打算跟爺爺解釋這些。

「好,你不幫,我找天門出面!」

黑天門是刑警出身,黑白兩道皆吃得開。

「沒有我同意,任何人都不會幫天羿!」

「天令!」

「天羿的事我會處理。」他心裡擔心的是另外一個人,「他姐姐黑月娣……。」

「不准提到她!」老人家坐在椅子上,眼裡有著對黑月悌揮之不去的怨恨,「要不是因為她母親,你小叔不會這麼早就意外身亡!」

他自小寵愛的兒子,花了半輩子栽培的繼承人,聰明過人,英俊瀟灑,是多少名門淑媛爭相喜歡,偏偏他愛上個那種女人,才會走到今天這樣的局面。

「她母親也是天羿的母親。」

「天羿是我黑家的骨肉,那女孩來路不明,誰知道她是不是為了黑家財產!」

「她冠得是小叔的姓,是小叔的女兒。」

「那是你小叔仁慈知道她父不詳,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那女的就別想進黑家一步。」本是擔心孫子的情緒,因為黑月娣而轉變。

他明白爺爺是還沒走出小叔自殺身亡的陰影,十年過了,對於老人家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傷痛,時間還沒能撫平他的喪子之痛。
「天令,上次爺爺跟你提起杜家的婚事,你想清楚了沒?」

「結婚的事由爺爺作主,我沒意見。」

「那好,只要你同意,今年年底你就跟杜家女兒結婚。」黑老爺十分滿意長孫的決定,臉上總算露出心慰笑容,所有孫子裡,就天令最像他小叔,年輕有擔當,敢作敢為,他父親更是完全放心將事業轉交給他,與他母親相偕環球世界去了。

「我知道。」

這時,阿杰低頭神色慌張走進大廳,傾身在黑天令耳畔低語。黑天令聽完後臉色一凝連忙起身,「爺爺,我有事先走了。」

「天令,你等一下……!」黑老爺還有話還沒交代,想要攔住孫子的去路。

「與杜家的婚事,全憑爺爺作主,我沒有意見,天羿的事我也會處理,你不用擔心。」說完,快步走出客廳,沒理會身後爺爺的喊叫。

**********************************

很快地,黑天令飛車趕回住處,見到來人,他先是二話不說上前就朝黑天羿肚子揮了一拳。

佈局了三天,終於讓他等到人了。

「你還知道要回家找救兵?」想起他這些年在外頭闖得禍,黑天令忍不住想先好好教訓他一番。

「天令大哥。」

「你眼裡還知道我這個天令大哥嗎?」

十年了,十年來他不曾再跟自家兄弟聯繫,有困難時才會打通電話求救,這算什麼?

黑天羿由得大哥教訓,擋都沒擋地被天令大哥毆了幾拳,嘴角都淌血了。

好半晌,心裡的怒火發洩得差不多,黑天令撥了散亂的頭髮,氣忿地扯開領帶,連同襯杉釦子都扯落地坐在沙發上,胸膛半敞, 兩眼怒視著被他打得癱在沙發上的黑天羿。

「你說,現在打算怎麼善後?」

「我需要錢。」

走到這地步,他除了來求助天令大哥外,已經是無路可走了。

「錢?你知道這些年家裡為你砸了多少錢?」

「我知道。」

「那你還敢去黑道的地盤詐賭?」黑天令咆哮地點煙叼在嘴邊,「你是不想要命了嗎?」

黑天羿苦笑,「天令大哥,你就再幫我這一次。」

「最後一次?」

「我保證是最後一次。」

「多少錢?」

「一仟萬。」

黑天令冷哼地別開臉,怕自己忍不住怒氣再次動粗,「等一下收好行李,搬回小叔以前的老宅,然後乖乖把最後一學期的大學唸完,我也會一併跟爺爺交代你回家的事,至於錢阿杰會開票給對方,從現在開始,不准你涉及賭場,聽到了沒有?」黑天令簡潔有力地命令著。

「只要天令大哥答應我一件事,我就答應搬回老宅。」

「什麼事?」

這小子,都什麼節骨眼了,還敢跟他談條件!

他倒要看看,他還有什麼放不下的!

「我希望你能讓姐姐住進黑家。」

「這件事要爺爺同意,我不能作主。」

「我不放心她一個人在外面住。」黑天羿說得心虛,不敢直視大哥。

「她已經是個成年人了,有什麼不放心的?」

「爸媽留下來的財產我全賭輸了,過不久債主就會去接收房子。」

「你……!」

他真想再多揍他幾拳,連小叔留給他們的房子也拿去賭!

「我會把房子買回來讓你姐住。」

「天令大哥,我真的不放心姐姐一個人住。」

「為什麼?」

「姐姐她耳朵受傷,我怕她一個人住不方便。」

「她耳朵怎麼了?」

「左耳聾了。」

黑天令冷眸細瞇,眉頭皺得更緊,「以前不是好好的?」

「因為一場意外,來不及送醫,這幾年連右耳的聽力也開始受影響。」

黑天令沈重的嘆了口氣,帶些勸說,「天羿,你該長大些了,不要再這麼意氣用事,如果你想要保護你姐姐,那起碼你自己要能安定才可以。」話重心長地,黑天令對黑月悌的耳殘感到無奈。

「天令大哥,你讓姐姐來這裡跟你住好嗎?我怕之前跟我有過節的小混混會找她麻煩。」

******************************

下午四點,黑月娣走出教室細眉輕蹙地望著天空,看著天邊烏雲籠罩,怕是要下雨了。

「黑月娣!」

身後有人拍上她的肩膀,驚得她轉頭。

「霍昀。」是中文系班上男同學霍昀,為人親切和善。

「我剛喊了妳幾聲,妳沒聽見嗎?」

「嗯。」她不自覺地輕碰左耳的助聽器,「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十七歲後因為耳朵的殘缺,教她比平常人多了點自卑,內向的個性更是沈默少語,也甚少跟人打交道。

進研究所後,霍昀對她即展開熱烈追求,只是她明白自己高攀不上他的好,總以理由拒絕。

「好像要下雨了,我送妳回家。」

「不用了,我等一下還要去書局。」

「沒關係,我送妳去。」

「可是……。」

「我的車就在對面。」沒給她多拒絕,霍昀拉著她往校門口走去。

當兩人坐進車內離去,另一輛黑色車子搖下窗戶,黑天令叼著香煙黑眸直視遠去的兩人,深沈的表情複雜。

「大少爺,她就是黑月娣。」

「跟上那輛車。」黑天令彈出煙蒂,閉眼吐出這句話。

多年未見,黑月娣的容貌出落得更清雅脫俗,長髮披肩,與過世的小嬸很貌似,卻還多了份女孩的青澀氣息。

車子行駛了近半個鐘頭,停在書局前,「大少爺,她下車了。」

「停車。」
黑天令見黑月娣淡笑朝對方揮手後,朝阿杰道,「把車子留下,你先回去。」

「大少爺……。」阿杰覺得今天的大少爺很怪異。

「照我的話去做。」黑天令打開車門時還不忘交代,「記得,這件事不准對任何人提起。」這是他與天羿的約定,他承諾會好好照顧黑月娣。

惋拒霍昀送她回家的好意,黑月娣獨自轉身走進書局。

「黑月娣。」

她身子僵了下,朝聲音來源看去,只見某個高大身軀立於身旁,是個她不熟悉的男人,而他竟然知道她的名字。

「你是誰?」

這男的身上的強悍的氣息教她起了防備,犀利冷然的眼神上下打量她。

「跟我走。」扯過她的手腕,一時踉蹌沒站穩的她撞進他懷裡,也讓黑天令皺眉地盯著她的輕盈。

站好身子時,黑月娣撫著左耳,與對方拉開距離,「你要帶我去那裡?」

「去見天羿。」

「天羿?」她一驚,訝異對方認識弟弟,這時她才警覺,眼前的男子深刻英挺的五官與天羿有些相似,「你認識天羿?」

「跟我走。」不想多回答她的問題,黑天令拖著她往前走,而身後的黑月娣則是怔怔地跟著。

他是黑家人嗎?

心頭一抹不安湧上,他會找上她,難道是天羿又出了什麼事了?

「是天羿出事了嗎?」

她知道弟弟有些衝動了些,性情又不定,才會常常惹出一些事端,可她知道,天羿其實是聰明善良,若不是父母過世得早,他今天也不會這樣。

黑天令餘光瞥見她臉上的擔憂,更感覺出她手心冒汗,他傾身覆在她右耳,「他沒事。」像是情人低喃的話語落進她耳裡,黑月娣想要推開他卻被他強壯的手臂摟住。

在她還沒弄清楚事情的原尾,即被黑天令給帶上車子,隨後揚長而去。


第二章


這是個陌生的地方,黑月娣只覺這棟宅子過於富麗堂皇,與她家三十坪不到的公寓有著天壤地別之差。

不過她對房子的好奇,在瞥見弟弟時,早已一掃而空。

「天羿!」

「姐!」黑天羿開心地將她摟進懷裡。

「天羿,他為什麼帶我來這裡?」那個男的,一路上都不說話,除了幾次冷眸掃向她,他對她的問題全不理會。

「他是我大哥,黑天令,這裡以後就是妳的家了。」

「我的家?!」

她瞄了眼黑天令,他正一言不發地坐在沙發,雙手抱胸地叼著煙,那烔烔的目光教她連忙移開視線。

「天羿,這到底怎麼回事?」

「姐,妳這陣子先住在這裡。」

「為什麼?我們自己有家,為什麼不住在家裡?」

她不愛這裡,特別是黑天令直勾勾的目光像是要看透人似的教她緊張心悸。

「姐,我在醫院實習不能天天回家,妳一個人住在家裡我不放心。」黑天羿瞞著姐姐,不敢讓她知道,他已經搬回父親生前的別墅住了。

「可是?」

「妳在這裡不會有事的。」

可是他們不能住在這裡啊,黑老爺對她的成見及仇視,教她想起黑家人總是打著寒顫。「天羿,我們回家好不好?」

她寧願一個人住,也不要在這裡看人臉色,她怕極了黑老爺面紅耳赤的咆哮。

黑天羿心疼地緊摟住姐姐,試著安撫她不安的情緒,「姐,不會有事的,有天令大哥在不會有人趕妳,也不會有人對妳凶,相信我。」他知道姐姐的擔心所謂而來,全都是爺爺先前對她的吼罵,「若是有人對妳不好,記得打電話給我,我一定幫妳去修理那個人。」

「我……。」

「姐,天令大哥會保護妳的,妳要相信他。」

黑天羿抬頭看向大哥,眼光交會的那一瞬間,在天令大哥堅定的眼神裡,他知道天令大哥不會讓他失望。


儘管黑天令多小心保守秘密,與黑天羿私下碰面的事還是被查出來了,深沈夜裡,黑天門難得到大哥的住處,沒有猶豫地,他朝二樓書房走去,半掩門後亮著燈光,他知道大哥還在忙著工作。

輕敲了門後黑天門直接走進書房,大刺刺地坐在書房的椅子上。

「天羿來找你了?」

瞧見天門,黑天令眼裡閃過一抹訝異,「看來你的消息比我預料的還靈通。」

「沒辦法,這是我的工作。」

「天羿的事已經解決了,黑道也允諾不找他麻煩。」

「那爺爺那邊呢?」

「我再找機會跟他老人家說。」

「既然都回家了,天羿為什麼還堅持不肯見爺爺?」

黑天令閤上文件夾,雙手撐在下顎,「他對爺爺還很不諒解,就算見面了,也沒有用。」

「你沒跟他說爺爺後悔了?」

「那又如何,小叔跟小嬸都過世了。」對天羿的傷害也已經造成,除非他能接受,否則他跟爺爺的心結很難解開。

「那大哥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黑天門拿出煙盒,丟了一根給大哥後,自己也點了一根。

「事情都已經解決了,還能怎麼辦?」黑天令不答反問,吐了口白煙,背靠向椅背。

黑天門知道大哥在迴避,他索性直接挑明,「那黑月娣呢?我知道你讓她住在這裡。」

大哥這次不尋常的舉動讓他很是納悶,向來最聽從爺爺的大哥,這回竟是背著爺爺將黑月悌接到他的住處,若是爺爺知情了,恐怕又會是另一場家庭風暴。

大哥的住處從來入夜不留人,這是他接掌家族事業後的習慣。

「她需要有人陪在身邊。」這句話裡的含意過濃,黑天門先怔再愣,一時無語。

「若是爺爺知道了,問題可能會鬧大,你不擔心?」

「這一點我比你清楚,所以我要你保守這個秘密,不准跟任何人提起她的事。」

「既然怕別人知道,那要不要送她來我那裡?」

一抹複雜的神色在黑天令眼裡閃過,黑天令淡淡地道,「她現在是我的責任。」

黑月娣拗不過弟弟,只能搬進黑天令的住處,為得是確保她的安全,再者是他承諾天羿會好好照顧她。

只是她對黑天令完全陌生,本打算暫住幾天後即找理由離去,誰知她才住了二天,屋子裡即來了一位嬌客。

那女子,優雅端莊地坐在客廳,五官細緻迷人,高挑纖細的身材穿著時髦。

「妳是誰?」她本想逕自上樓回房,卻沒想到對方先行叫住。

那語氣,帶著濃濃酸意,黑月娣頓了下身子,回頭看那女子,「我是黑天令的客人。」

「客人?」那女子面生懷疑,瞧她細細地打量了番,「天令從不留人住在家裡,妳跟他到底是什麼關係?」

關係?
她跟黑天令的關係很簡單,但要解釋卻很難啟口,「我只是暫時住在這裡的客人。」

那女子起身來到她面前,正好由廚房走出另一個人,「杜小姐,妳的茶來了。」是這屋裡的男佣人,在黑家服伺多年,身材圓胖,頭髮都半白了。

「我問你,她是誰?」杜楚楚指著黑月娣問,眼裡盡是猜疑,「為什麼她住在這裡?」她記得黑爺爺說過,黑天令與女人只是逢場作戲,那只是結婚前,等他們結婚後,就不會再有其他女人出現。

可,婚都還沒結,怎麼他屋裡就有女人了!

「呃,月娣小姐是大少爺的客人。」男佣人對黑月娣很是客氣,知道她是黑天羿的姐姐後,更當她是黑家人服伺。

「天令呢?怎麼還沒見他回來?」她都來了好一會兒,卻不見那個承諾要回來的人,心裡對黑月娣盡是疙瘩。

「大少爺應該馬上就回來了,杜小姐,妳這邊請坐。」男佣人將茶端上茶几。「月娣小姐,妳請先上樓休息。」

杜楚楚卻擋住去路,一抹不安的想法在腦子裡閃過,「妳是天令的女人?」若是客人,為什麼會住在這裡?

她不是三歲小孩,不會被這麼可笑的謊言給騙了。

「我不是。」

黑月娣不想跟她多說,閃身想走上樓梯,卻沒想到杜楚楚擋人不成,反倒重心不穩地整個人摔倒在地,疼得她直嚷,「好痛!」

「妳有沒有怎麼樣?」黑月娣見她跌倒,擔心地上前想扶她,卻遭杜楚楚硬生生地推開。

「不用妳假好心!」

這一推,力道過重,將黑月娣左耳的助聽器給打落了。

喀一聲,引起另外兩人的目光。

杜楚楚看著滾落在眼前的助聽器,心生好奇地撿了起來,「妳聽不見?」

「把東西還給我。」

「我還以為是什麼了不起的女人,也不過是半個聾子罷了!」女人的醋意及妒意,讓愛情裡容不下任何一粒沙,更何況杜楚楚自小養尊處優的大小姐,那裡能忍受跟別人分享自己未來的老公。

雖然聽不清楚,黑月娣對杜小姐眼裡的同情太過熟悉了,畢竟她不是第一個這麼看她的人。

「請把東西還我。」

「還就還,有什麼了不起!」杜楚楚刁蠻又傲慢地將助聽器丟向黑月娣,正好砸中她身後的牆,黑月娣緊張地撿起助聽器,深怕它被摔壞了。

這很貴,是天羿花了好幾個月打工請醫生依照她個人需要訂作的,她現在還沒有餘力再買個新的助聽器,千萬不能壞。

男佣人見氣氛緊張,趕忙扶杜楚楚起身坐在沙發,「我的手好痛。」她的手肘撞上階角,都破皮瘀青了。

「杜小姐,我馬上幫妳敷藥。」

「不用了,我現在就要回家,你最好轉告黑天令,以後別讓我再見到這女的,如果他不叫她走人,我就要他爺爺出來主持公道!」他們再半年就要結婚了,他屋裡有女人,她怎麼也難心平氣和。

「杜小姐!」

杜楚楚頭也不回地扭身走出屋裡,而黑月娣則是低頭不語。

男佣人見她還蹲在地上,擔心地問,「月娣小姐,妳還好嗎?」她手裡緊握著助聽器,男佣人不確定她是不是聽見自己的聲音。

然後,他看到一滴又一滴晶亮的淚珠落在光潔的白石地上,「月娣小姐?」

黑月娣手裡握著助聽器低頭走上樓,對於剛才發生的意外,她只感到委屈。

她並不是黑天令的女人,也不是她自動跑來這裡住的。

如果可以,她一點都不想住在這裡。

***************************************

杜楚楚引發的意外,黑天令並不知情,男佣人也不敢多話,怕引來不必要的事端。

就這麼若無其事地過了一個多禮拜。

研究班下課,黑月娣很快地收拾書本離開教室。「黑月娣!」

在她身後幾步遠的距離,霍昀喊著她的名字,熟知他喊了幾聲,黑月娣就是沒回頭。

「黑月娣?」

當他的手輕搭在她肩上,黑月娣受驚似地轉身兩眼瞪圓,「是我。」

她怎麼了?明明他只是在跟她打招呼罷了,她卻嚇成那樣。

「霍昀,是你。」她伸手碰了碰助聽器,眼睛直盯著霍昀的嘴唇。

「剛才我喊妳,妳沒聽見嗎?」

細眉輕輕蹙著,她朝霍昀露了淡淡微笑,「你要送我回家嗎?」

他說太快了,她沒聽清楚,只能硬猜。

而助聽器自從被杜楚楚摔過後,雜音不只變多,有時還會聽不見任何聲音,而這幾天右耳耳鳴的嚴重,根本聽不清楚。

霍昀見她笑,心情也大好,陽光般的笑容在他臉上閃耀,「如果妳接受的話。」

他一直都喜歡黑月娣,儘管她耳朵聽不見,但那無損她的好,那種由內散發出來的迷人氣質,他由心底臣服。「好。」

「真的?」

「真的。」

「我的車在停車場,走吧。」霍昀朝反方向走,黑月娣因為沒看清楚他的唇型,有些不措所措的愣在原地。

「走啊。」當霍昀回頭再道這二個字時,她終於展開笑顏,快步跟上他。

一路上,霍昀話匣子一開即滔滔不絕地說著童年往事及他家人,黑月娣由頭至尾只是安靜地聽著,偶爾露出淡笑,卻不發一語。
「妳今天特別安靜。」終於,霍昀在紅綠燈前停下,轉頭看她。

黑月娣平時話就不多,今天她連一句話都沒有,教他有些喪氣,「是不是我話太多了?」

「不會,我只是不太愛說話。」

「那妳要不要談談妳的家人?」他說了這麼多,也該換她談她自己了。

車子隨前車往前行,黑月娣偏頭想了想,「我爸媽十年前過世了,只有我跟我弟一起生活,他是醫學系的高材生,很聰明也很善良。」

「就這樣?」見她沈默不再開口,霍昀苦笑地別過臉看她一眼。

「我不知道還要說什麼?」

「那妳要不要說說看,妳喜歡什麼樣的男生。」

這句話教黑月娣心頭震了下,隨即臉紅,「我沒想過。」

「為什麼?那妳要不要考慮我看看?」黑月娣沒聽清楚,只能無辜地笑了笑。

「我很喜歡妳,如果妳願意,我希望妳能成為我的女朋友。」這是停車前,霍昀說的話,很真誠也很用心。

「我不好。」

「妳很好。」

黑月娣知道他固執,也不想跟他爭辯,「這裡讓我下車就好了。」她不想讓人知道黑天令的住處,怕人家誤會。

「妳住在這附近?」霍昀瞧了下四周環境,是高級住宅區,一般人根本住不起。

「不是,是我弟弟朋友的家,我只是暫住這裡。」

「哦,方不方便?」

「還好,只是暫住,過一陣子就要搬回家了。」

她伸手開車門,霍昀拉住她的手,表情認真。「我真的很喜歡妳,希望妳能考慮我剛才說的話。」他對她可算是一見鍾情,至今不變。

她只是笑笑,「謝謝你,再見。」

「黑月娣,以後只要需要,我可以接妳上下課。」

下車時,霍昀這麼說,她來不及說婉拒。

望著揚長而去的車子,她的手又碰碰左耳的助聽器,苦笑地朝黑天令的住處方向走。


熟知,黑月娣才進門,只見客廳裡坐了幾個人,除了黑天令外,就是那天來的杜楚楚,還有一個是她以為不會再見面的黑家老爺及另一位年輕男子。

她感覺得出來,客廳裡的氣氛低迷,所有人的目光全盯上她。

就連黑天令冷淡的神色也起了絲絲波動。

「天令,她為什麼在這裡?」黑老爺臉鐵了大半火怒地瞪著她咆哮。

「天羿要我照顧她。」

「馬上要她走!」

「她不能走。」黑天令要阿杰馬上帶她上樓。

「哼!她母親當年拐走我兒子還不夠嗎?」黑老爺的吼聲及怒目的神情嚇著江月娣,聽不見的身子往後退。「她現在又打算來誘拐你?」黑老爺忿然地朝黑月娣走近,那臉色鐵青嚇人。

黑天令見狀,趕在爺爺之前護住她,高大如他像座山一般的為她擋著。

「天羿呢?怎麼沒見他的人影?」

「他住在小叔的老宅,天官跟他一起住。」

「你的意思是,這屋裡只有你跟她孤男寡女?」

「黑爺爺,就是她,那天我來這裡時,就是她把我弄傷的。」

「天令,她是誰?你怎麼可以在跟我妹結婚前還帶別的女人回家住?這不是擺明給我們杜家難堪嗎?」言下之意,是要黑天令送黑月娣走人。

黑月娣看著他們指著她說話,像是在生氣,又像在指責,她聽不清楚,徬徨的她一臉迷茫。

「妳先上樓。」黑天令側臉向她說著。但黑月娣動都不動。

「我叫妳去樓上!」黑天令不耐地轉頭瞪她,這才發現,她眼神困惑,表情不安地拉著他的衣角。

「妳……!」

「你在跟我說話嗎?」見他面向自己,她看著他的唇型。

這句反問,教黑天令身子一震,眼眸細瞇思忖。她聽不見自己的聲音?

瞥了眼她左耳的助聽器,再憶起天羿曾說她右耳近幾年的徵狀,黑天令二話不說,取下她助聽器,教她驚得想拿回。

抬起她下顎,俊容正面向她,「去樓上。」

「你先把助聽器還我,我才要去樓上。」

黑天令緊握手裡的助聽器,「阿杰,帶她上樓。」冷峻著臉色朝阿杰說。

她聽不清楚他的聲音,只見其他人嘴巴張合,敏感的她瞧見他們眼裡的訝異及不敢置信。

阿杰不給她多說,直拉她上樓。

「天令,馬上送她走!」黑老爺氣急敗壞地吼著,「我不想再見到那女的!」

「不行。」

「你敢違抗爺爺的話?」

「天令,那女的是個聾子?」杜楚楚的兄長杜克偉詫然,瞧那女孩長得白白淨淨,雖稱不上漂亮,倒也清秀,沒想到是有殘缺。

「杜克偉,小心你的措辭。」他不愛聽人用這麼刺耳的字眼說黑月娣。

「哥,他怎麼可以當我的面這麼護那女生?」

「天令!」

「爺爺,如果沒事,你們請先離開。」

「你……!」

「黑天令,你不怕我跟你取消婚約?」杜楚楚氣不過,從小到大嬌生慣養的她沒受過這種侮辱。

「如果妳想,我現在就可以取消婚約。」

「黑天令!」護妹心切的杜克偉也上火氣了,「黑老爺,你自己聽聽,他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你不要多想,這孩子就是這硬脾氣。」

「那就請他馬上送走那女的,不然楚楚真嫁過來,不是要受氣了嗎?」

「她可以不嫁,沒人強迫她!」黑天令冷諷。

對於爺爺想藉著杜家在政治界的力量來擴大黑家的勢力,他感到無奈,雖明白爺爺的苦心,但他沒想過為了黑家權勢而向人低頭。

今天沒有杜家,都還會有另一個想與黑家聯姻的家族找上他。

如果杜楚楚以為結婚後就可以干涉他的生活,那麼她就大錯特錯了!

「黑天令!」杜楚楚氣得咬牙切齒,恨不得衝上前賞他一巴掌。

「杜楚楚,我可以很明白告訴妳,我對妳沒有愛情,如果妳想跟我結婚,那妳最好有心理準備,我外頭的女人不會因為有妳而減少,更不會對妳付出一絲感情。」

「什麼?」

「楚楚,我們走!」

杜克偉氣忿難耐黑天令的狂妄,儘管欣賞他的膽識及強勢作風,但他對妹妹的冷漠,他怎麼放心將父母的掌上明珠嫁進黑家!

****************************************

「爺爺!」

杜家兄妹才走,黑天令驚見爺爺上氣不接下氣地急咳著。「你還知道我是爺爺?」

「黑月娣不能送走。」

「你還敢頂嘴?」

「爺爺,你不是一直要天羿原諒你當年的過錯嗎?為什麼不能真心善待他姐姐?」他們幾個兄弟都看得出來,天羿有多重視黑 月娣,對他更甚於自家血親兄弟。

「要我待她好?不可能!」想起她母親的所作所為,兒子的意外身亡,心頭的那把火全沖著黑月娣而來,「除非你小叔能死而復生,否則我不會承認她是家裡的一份子。」

「爺爺!」

「你這混小子,翅膀硬了,不聽我的話了是不是?」

「我沒有。」

黑老爺又咳了一聲,「今天我若是不好好教訓你一下,你都要爬到我頭上了!」

「爺爺,我隨時等著你的家法。」黑家人一旦犯錯,全是由家法伺候,細長的鞭子打下來,那可是會要人皮綻肉開的。

至今,只有小叔曾受過家法,爺爺對於這些孫子總是說說罷了,從不捨得真打。

但如果這次爺爺真要處罰他,他也無話可說。

掌心還握著黑月娣的助聽器,黑天令心頭隱隱犯起異樣感,雖然是受了天羿所託,但他沒想到,在親眼目睹黑月娣受委屈時,心裡的情緒會有如此大的波動,就連得罪對方都在所不惜。他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麼了?

黑月娣不過就是天羿的姐姐,一個寄住在他屋簷下的女人罷了,不是嗎?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