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貓尾巴 > 商品詳情 戀色
【8折】戀色

缺書! 電子書網站 <讀客文學> https://www.mmstory.com

會員價:
NT$1448折 會 員 價 NT$144 市 場 價 NT$180
市 場 價:
NT$180
作者:
單千栩
出版日期:
2007/01
分級制:
普通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144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心跳
NT$144
銷量:0
戀色
NT$144
銷量:2
愛人好可愛
NT$144
銷量:0
蠢蠢欲動
NT$144
銷量:4
她不一樣
NT$144
銷量:5
狂君
NT$144
銷量:0
妳的手讓我牽
NT$144
銷量:1
初瓣
NT$144
銷量:0
很久很久是多久
NT$144
銷量:2
老鼠愛上貓
NT$144
銷量:10
馴花記
NT$144
銷量:5
你的愛好野蠻
NT$144
銷量:0
還是很想他
NT$144
銷量:2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橘子!大白天的怎麼會有顆橘子在路上走?
夏子揚以為自己眼花,否則這顆橘子怎麼會在大庭廣眾下,
指著他又叫又罵,連他祖宗十八代都給批評得一無是處!
很好,是個女人,而且是個戀色狂,瞧她全身盡是橘色,
他懷疑自己是碰上「瘋女」了
,誰料,這女人不但沒被他的俊色給吸引,
反倒指著他「嗆聲」!
這女人,教他忍不住瞇眼多瞧幾眼,想看清楚她是不是除了橘色,
眼裡再也看不進任何東西了,
這一看,不得了了,戀色女竟然敢偷偷摸摸地靠近他的愛車,
而且還一個、兩個…將愛車的四個輪胎全給戮破!
什麼?她想用錢擺平?而且這錢還不是她自己的錢,
是他當初塞給她想堵住她罵人的代價,
這女人……真是把他給惹毛了,生平第一次,夏子揚對女人起了鬥志,
揚言不把她給「修理」躺平,他誓不為男人。
只是當索得第一個吻時,那股淡淡橘香,卻叫他欲罷不能,
誰知該死的她竟然偷偷向他宣示,「她愛上他的好友」,
為了奪回這顆活生生的橘子,大男人的尊嚴盡拋,
男人之間的友誼也先擺邊站,因為他要生擒這顆不聽話的橘子,
然後將她剝皮生吞活吃,看她還想往哪裡跑!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清早,雞鳴聲啼了數聲,位於郊外的一間小公寓中一處裝飾著粉橘色的房間裡,被外頭的陽光照到時,床上的人兒蠕動了下,不情不願的爬出暖暖的被窩,走到浴室間。   
 
  洗臉刷牙完,換上她最愛的粉橘色洋裝後,眼睛餘光瞄到牆上的掛鐘正指著八點半。

  「哇……遲到了、完了!」

  宣在橘急忙跑下樓,隨手拿起桌上牛奶猛灌,嘴裡還不斷抱怨著。

  「媽,妳怎麼都沒喊我,這個月要是再遲到,我就要被扣薪水了!」

  一旁吃著早餐的宣母無奈地看了女兒一眼:「妳可別冤枉我,我老早喊了妳幾聲,是妳那粉橘症作怪,對著鏡子直發呆,完全沒把我的叫聲聽進去。

  宣母邊說邊望著女兒,不知道女兒為什麼這麼熱愛……不,應該說是狂戀!舉凡一切東西,她都有辦法把它弄成粉橘色。

  以前只是喜歡穿或戴些粉橘色飾物,現在連房間都粉刷成粉橘色,前不久還誇張地說要把那頭烏黑亮麗的秀髮染成粉橘色

 「妳又不是不知道人家一看見粉橘色就會『凍未條』,為什麼不多叫幾聲!」一口氣喝完牛奶,宣在橘拿起粉橘色包包往門外移動。

  「妳不吃早餐?」見完好的早餐還放在餐盤裡,宣母問著。

  「我要去趕車了。」尾音才停,宣在橘的人已經消失在門口。

  ♀     ♀     ♀
  
「橘子,又睡過頭啦!」公車司機伯伯笑著說。

  他回想起三個月前第一次遇見這女孩時,真是被她嚇了一大跳,一身粉橘色,還以為自己老眼昏花,大白天的看見顆橘子跑到路上來。

  上了公車的宣在橘大喘了幾口氣後,才朝司機伯伯笑了笑。

  她不喜歡和人擠公車,所以進公司上班後,每天固定搭這班公車,不只沒有急著上課的學生,更沒有趕時間的上班族。

  丟了幾個銅板到零錢箱,朝她的特別席走去,坐定後閉上眼睛繼續補眠。

  可能是因為她的名字叫宣在橘,認識她的人都喜歡叫她橘子,不只是她名字有「橘」字,更因為她狂愛粉橘色的程度。

  大學畢業後,因為自己獨特的穿著讓她一直找不到好工作;不然就是錄用了,在堅持不肯穿上公司制服的情況下,只有走上辭職一途,所以畢業一年多來,她有一半的時間算是家裡的米蟲,天天閒著無事翻報找工作。

  直到三個月前的一天,一位朋友推薦她進入了這家大公司當電話客服人員,優點是不會有人管她穿什麼,缺點則是得聽客戶的無理抱怨,而且當客服人員最大也是唯一該遵守的宗旨即是「罵不還口」。

  一開始,脾氣本就急躁的她,常是跟客戶說沒兩句就起了口角,當初要不是為了給好友面子,她早走人了,也因為她的忍耐,這份工作才能順利做到現在,也讓她練就了一身忍氣吞聲的好功夫。

  公車開了近二十分鐘後,司機伯伯停車,對著後座大叫:「橘子,到了哦!」

  揉了揉眼,宣在橘不甚淑女的打個大哈欠,隨手爬著凌亂的頭髮時,猛地發現手上的錶停在八點五十七分時,這一驚,教她瞪眼直叫:「哇……完了完了,上班來不及了!」

  顧不得跟司機伯伯說謝謝,她拎起被拿來當枕頭的包包衝下車,一路狂奔到公司大樓,閃過人群,來到電梯前用力按了按鈕,卻見電梯緩慢如龜爬的一格格往下走。

  「什麼爛電梯嘛!」眼見時間一分一秒無情地過了,她的心裡更是急。「快點呀!要是今天再遲到,這個月的薪水就要被扣光了。」

  終於,電梯門開了,一見裡頭沒人,她才要按下關門鍵時,電梯門外突地來了一窩蜂的人擠了進來。

  最早進電梯的宣在橘被動地被這些人擠到角落,身子貼著電梯玻璃鏡低罵:「擠什麼擠!」

  終於到了她上班的樓層,電梯門一開,她衝破人群跑進辦公室打卡,而公司主任更是早她一步站定位置,那表情很是難看。

  手上的卡才打下,宣在橘心虛的看著卡上的數字,一見是黑字,心頭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主任,我今天沒遲到哦!」

  看著正好印上九點整的數字,本是要訓人的主任忿忿地推了推黑眶眼鏡,口不留情的損了她幾句。

  「今天算妳好運,下次再遲到妳就別來上班了!」說完,扭身走進主任辦公室。

  見主任離開,其他員工立刻圍了上來,開始起七嘴八舌。

  「哇!橘子,這部門裡就屬妳最猛敢和老處女頂嘴。」一名身著連身裙的女孩欽佩誇讚。

  「還好啦!」也不是她愛,誰叫主任老喜歡找她麻煩。

  「雖然上班沒遲到,可是妳今天還是小心點!」另一位長相肥圓聲音卻十分甜美的大嬸告誡著。

  「為什麼?」

  「妳不知道嗎?聽說主任昨天相親又被拒絕了,所以今天她絕對會找人出氣。」最愛八卦的漂亮女子笑盈盈道。

  宣在橘不以為意地笑說:「反正只要我不出錯,主任也拿我沒辦法。」

  ♀     ♀     ♀

  客服中心忙錄的一天,總算在客戶的抱怨聲中結束。

  看著牆上的鐘指著五點整,大夥兒早就收拾東西準備走人,瞧見宣在橘還在座位上,不由得喊她一聲。

  「橘子,下班囉!」

  宣在橘一臉苦瓜相,眼看其他同事都要下班了,她無奈地用手摀著話筒,小聲說:「機車客戶。」

  大夥兒給了然地給她一個同情的眼神,要她加油。「那我們先走囉!」

  留下這麼一句話,所有人一溜煙不見人影,一時間偌大的客服中心,只剩下她一個人。

  「什麼嘛!這群沒同情心、沒愛心的三姑六婆,我才不……」

  就在她心裡極為不悅想甩電話走人,主任突然走出辦公室,指著牆上四個大字「以客為尊」,示意她不准掛客戶電話。

  指示完,主任也轉身離開,望著主任的背影,宣在橘氣得比著掐死人的動作。

  「可惡!一定還在記早上的仇!」

  終於,時鐘走到七點位置,那名機車客戶終於發洩完掛斷電話。

  宣在橘這才忿忿地放下話筒,心中的怨氣達到巔峰,對著電話怒吼:「去你的!免付費電話 也不用這樣打吧!你說得不累,我聽得都快煩死了!機車客戶,讓我晚下班兩個小時,這可是沒有加班費的耶!氣死我了。」要不是公司規定外加主任眼神威脅,依她的性格早就甩電話走人了。

  「耳朵好痛,趕快回家吃飯、洗澡、再大大的補個好眠。」

  她拿出放在抽屜裡的包包,正想走出辦公室時,窗外傳來滴滴答答的聲音讓她不由得轉頭看著透明玻璃,只見細雨不斷的落下。

  「不會吧?我沒帶雨傘耶!」

  走到大樓門前,本想等雨下小一點再走去公車站,誰知道雨勢竟愈下愈大、愈下愈猛。

  「不管了,淋雨算了!」

  宣在橘將包包置於頭頂擋雨,正打算快步奔向公車站時,突地,一輛黑色轎車呼嘯而過,一時間,水花四濺……

  無辜的她低頭看著自己的洋裝,頓時傻眼,本是乾淨的粉橘色被濺起的水漬濡濕,出現一點一點的小黑斑。頓時難過的眼眶泛起淚光低喃:「我、我最愛的粉橘……橘色。」

  因為剛才的機車客戶再加上心愛洋裝被弄髒了,宣在橘心頭怒火再也壓制不住,快步衝到那輛停住的轎車前。

  「裡面開車的人!你開車是不帶眼睛出門的嗎?開好車就了不起是不是?你看你作的好事!」她指著身上洋裝,瞧車內的人完全沒有動靜,心頭的火氣更旺得大叫:「你以為不作聲就沒事了嗎?限你三秒鐘給我下車,聽見沒有!」

 坐在車裡的一對男女,瞧著車外潑婦罵街的宣在橘,本是不想理會,只是當她愈罵愈難聽,連祖宗十八代都搬了出來時,男人終於忍不住開車門步出車子。

  男人瞧了瞧眼前的狼狽的人,一身的粉橘色,再加上愛車的傑作,怎麼看都像顆爛掉的橘子。

  「妳罵夠了沒?」

  男人邊說邊將自己高壯修長的身軀朝宣在橘移動,俐落有型的頭髮被雨水打溼而貼上他好看的臉龐。

  俊偉的身子一逼近,宣在橘嚥了口口水朝後退了幾步。

  「你想做什麼!別以為你是男的我就怕你哦,我可是有空手道七段。」她虛張聲勢地比劃著。

  男人根本沒把她的話當回事,盯著那身粉橘色瞧了一會兒,心頭唯一的想法便是:難不成遇見瘋子。

  他──夏子揚,夏氏企業的總裁,除了長相帥氣迷人,又是黃金單身漢,更是雜誌調查中女人心中的理想情人,想纏他的女人多得不勝枚舉,而想從他身上撈到好處的女人自然也不在話下。

  「多少?」他冷聲問。

  「多少?」她不明白他的意思。

  「錢!」他簡單回了聲。

  宣在橘有種被污辱的感覺,急叫:「你以為我是為了錢才會跟你在這裡大小聲?你以為用幾個臭錢,能買到所有的東西嗎?」

  夏子揚對她的話不以為意,冷笑一聲,「不就是件洋裝,還是妳想要更多?」他邊說邊從口帶拿出一疊錢。「這些錢賠妳那件洋裝,應該夠了吧!」

  看著他手裡的千元大鈔,宣在橘真是氣到要冒火:「死暴發戶,你以為有錢了不起是不是?誰稀罕你的臭錢!」

  「嫌不夠!」真是個貪得無厭的女人,夏子揚隨手又從西裝內袋裡拿出一本支票本,撕了一張支票。「金額隨妳填。」

  宣在橘瞪著那張支票,才想再罵人,卻被車內等的不耐煩的美豔女子搶了先。

  「子揚,別理那瘋女人了,她肯定只是想要錢,你別理這種人,要不然待會兒的宴會就要遲到了。」美豔女子話語嬌答答說著,眼神卻是鄙夷的睨看著宣在橘。

  夏子揚將支票及那壘錢塞進宣在橘手裡,不等她反應,隨即驅車離開。

  望著漸遠的車子,宣在橘忍不住心中怒氣,對著車子消失的方向破口大罵。

  「竟敢說我是瘋女人,我看妳才是爛女人!死暴發戶,最好別讓我再遇到你,否則我見你一次扁一次!」

  ♀     ♀     ♀

  

狼狽地回到家,宣在橘二話不說直衝進浴室。

  十分鐘後,洗完澡的她圍著浴巾,動手清洗被弄髒的洋裝,只是不管她怎麼用力搓揉,滲入布料的斑斑污漬還是洗不掉。

  「洗不掉、洗不掉、洗不掉,為什麼洗不掉……」

  本是坐在大廳看電視的宣母見淋得一身濕外加髒兮兮的模樣,還以為被搶了或是走路不小心掉進水溝,急忙拿了換洗衣物過來時,就聽見女兒的咒怨聲。

  「唉!又來了。」宣母嘆了口氣,轉身來到客廳撥了通電話。

   (喂?)

  「小苜啊!是我,宣伯母,妳現在方不方便來一下。」

  小苜是宣在橘最好的朋友,只要像今天這種棘手的情況,宣母肯定急call她來。

   (伯母,有事嗎?)

  「橘子又發作了,妳能來一趟嗎?」

  ♀     ♀     ♀

  約莫過了半個小時後,小苜來到了宣家。

  一踏入門,就看見宣母一個人坐在電視機前看電視嗑瓜子。

  「伯母,橘子呢?」   「她在浴室洗妳送她的那件洋裝。」

  「伯母是說那件粉橘色洋裝。」橘子對粉橘色的抗拒力可以說是零,看來不知是哪個冒失鬼,又弄髒了她心愛的橘色。

  「是啊!妳也知道橘子的脾氣一旦拗起來誰也受不了,真不曉得我怎麼會生出個這麼怪的女兒來。」宣母無奈地唸著。

 「那我先去看看。」   「等一下。」宣母由廚房裡拿了餐盤出來。「我想橘子一定還沒吃,這些拿上去妳們邊聊邊吃。」

  「好。」

  ♀     ♀     ♀

  小苜還沒到二樓,就聽見宣在橘不斷傳來的怨唸聲,小苜將餐盤放在橘子房裡的桌上,再轉身走向浴室。

  「橘子。」瞧她沒反應,小苜又叫了幾聲。「橘子……」

  宣在橘聽到聲音,緩緩抬起哭得紅腫的眸子,一見是小苜,馬上撲身抱住。

  「小苜!」

  小苜撥了撥她前額的濕髮,輕聲問:「怎麼了?是哪個可惡的傢伙,膽敢惹我的橘子哭了!」

 「都是那該死的死暴發戶,竟然……竟然弄髒了妳送我的洋裝……」宣在橘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哭訴。

  「暴發戶?」聽橘子沒頭沒腦的蹦出這麼一句話,惹得小苜一頭霧水。「什麼暴發戶?」

  「就是長得很帥,開著名貴跑車的死暴發戶啊!」

  愈聽小苜是愈糊塗了。「那個暴發戶和妳洗洋裝有什麼關係?該不會是……」

  「沒錯,就是那死暴發戶開車不長眼,把地上的污水噴在我的洋裝上,害得妳送我的粉橘色洋裝變成斑點裙,而且……」一想起他傲慢無理拿錢壓死人的模樣,宣在橘心中怒火不覺熊熊燃起。

  「而且怎麼啦?」

  「而且他還想拿錢壓死我,該死的暴發戶!我的粉橘色……我的粉橘色……他最好別再讓我看見,不然我一定讓他死得很難看。」宣在橘怒不可及掄著拳,惡狠說著。

  「好了好了,別生氣了,我都聞到燒焦味了。」小苜假裝搧火的模樣。

  「哼!」

  「要不然下次我再買件一模一樣的給妳。」

  「真的!」聞言,宣在橘怒容一改,笑咪咪地問著。

  「對。」

  「我就知道小苜是我最最最要好的朋友了。」宣在橘高興的抱住她,像收到意外禮物的小孩子般驚喜笑道。

  看著她開心的模樣,小苜不由得跟著莞爾一笑。

  「對了,橘子妳知不知道,我前不久在網路上看到有人正在出售妳一直夢寐以求的超大粉橘色大床。」

  「真的?有人要出售超大粉橘色的床?」這下她的眼睛瞪得更大,一掃剛才不愉快的陰霾,露出可愛的甜美笑容:「小苜,妳幫我買、幫我買。」

  小苜面有難色地支吾著:「好是好,不過……」

  「怎麼啦!妳不肯買給我嗎?」宣在橘嘟著嘴巴問。

  「怎麼會呢,只是那個價格太貴了!」

  「多少?」她記得之前的販賣就不便宜,現在又是網路拍賣,價格肯定又要往上翻了幾翻。

  「五十萬。」

  「五……五十萬!」這個價錢,差點沒讓宣在橘昏倒。「怎麼那麼貴!」

  「妳又不是不知道,那張橘子床是名設計師尹羅設計師親製的純手工品,價格當然貴了!」

  沒錯,要是尹羅大師的作品,這樣的價格一點都不貴,只是現在別說五十萬,她連五萬都拿不出來。

  「好想要好想要,人家好想要……」

  「妳對著我唸也沒用啊。」

  「人家好想要……」眼角瞄見放在矮櫃上的粉橘色包包,宣在橘突然想到那暴發戶臨走前給的錢和支票。「妳等等,我有錢!」

  說完,她立刻衝出浴間,小苜覺得莫名其妙地也跟了出來。

  「妳哪來那麼多錢?」

  「人家給的。」宣在橘拿起粉橘色包包,拿出裡頭的現金和一張空白支票,高興的揮動說:「妳看這不就有了。」

  「橘子,妳這些錢和支票打哪來的?這……該不會是那個暴發戶給的吧!」

  「不然呢?反正那死暴發戶有錢,拿點來花花對他是九牛一毛,況且是他說要賠我的,我如果不用那就太對不起自己的良心了。」

  「妳剛不是還……」

  「哎呀!誰會和錢過不去嘛!好在我沒有氣到把錢和支票給扔進垃圾筒裡。」開心的拿出原子筆在支票上寫了五十萬的數字。「來,給妳,要記得幫我買哦!」

  望著那張填上五十萬的支票,小苜差點沒昏倒。

  「妳真的要這樣?」

  「當然!我已經夠好心,沒直接給他填個五千萬算便宜他了。」花別人的錢,果然只有爽快兩個字可以形容。

  「算了!好,我幫你買。」

  「太好了!粉橘色粉橘色粉橘色大床。」想到房裡就快要有她最愛的粉橘色大床,宣在橘高興得早忘了剛才的不愉快,手舞足蹈起來。

  「那這些現金呢,妳也要用嗎?」

  「這錢,呵呵!」宣在橘陰冷地笑了笑,「我會還他。」

  「那我先回去了!」

  「嗯!記得要幫我買哦!」

  「好。」

  第二章

  隔日清早,上樓來叫女兒起床的宣母,一踏女兒的房間,映入眼底的景象讓她驚呼。

  宣在橘滿口牙膏泡泡轉身,就見宣母一臉見鬼,急忙問:「媽妳見鬼啦?」

  聞言,宣母不客氣的馬上朝女兒頭頂拍了下。

  「什麼見鬼,請好兄弟多原諒,童言無忌,童言無忌。」迷信的宣母,連忙雙手合十拜四方。

  「好痛!」宣在橘揉揉發疼的頭,抱怨的說:「痛死了啦。」

  「還叫,誰叫妳口無遮攔。」宣母沒好氣丟了記白眼給她。

  「本來就是嘛!誰叫媽一臉的……」瞄見她媽緩緩舉起的拳頭,她連改口說:「我是說媽突然叫那麼大聲,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呸呸呸!我是被妳嚇了一跳,平常怎麼叫妳都叫不起來,今天妳竟然自己起床,媽不嚇到才奇怪。」

  「嘻嘻!人家是興奮的睡不著覺嘛!」

  「興奮的睡不著?」

  「對啊!就一張超大粉橘床嘛,呵呵!」

  「什麼超大橘色床?橘子妳又給我亂買什麼東西了?」

  完了,說溜嘴了!要是讓她媽知道她用五十萬買了粉橘色的橘子床,她媽不氣死才怪。

  「沒、沒有啊……完了!我上班要來不及了,媽,我先出門了。」

  「出門?妳……」轉身想要她別再亂買東西,可惜女兒早已不見蹤影。

  ♀     ♀     ♀

  走在上班的路上,宣在橘哼著愉悅小曲,突然眼前一輛眼熟的車映入眼底,她心頭一凝,小跑步上前瞧了瞧那台車的車牌。

  這一看,果然是昨天那死暴發戶的車!   「討厭的暴發戶,連車牌都是這麼令人討厭!」

  她張眼望了望四周,沒見到半個人影出現。

  心裡不覺納悶的想著,奇怪了,人呢?

  然後,一道邪惡念頭竄過她的腦海,宣在橘見四下無人,像作賊似的蹲下身子,將平時放在包包裡防身的搓刀拿出來。

  「不要怪我哦!誰叫你的主人要狠心地弄髒我心愛的粉橘色洋裝,這叫作報應懂嗎?呵呵……」宣在橘的奸笑聲落,動作更是毫不留情地對無辜的輪胎下手。

  當宣在橘得意地戳破車子的第一個輪胎時,卻覺得這點小損失不夠賠償她心愛洋裝的痛,想都不想地便又戳了第二個輪胎,當第二個輪胎破了後,她又覺得反正無三不成禮嘛,幹嘛不戳下第三個輪胎消氣呢,正當她這麼想時,又有一個想法閃過腦海,反正四個輪胎都破三個了,到不如就全給它戮破好了!

  可是,當她正動手準備戳破最後一個輪胎時,一道男聲冷冰冰地由她上方傳來。

  「妳戳得挺開心嘛!」

  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車子的主人──夏子揚,他怎麼都沒想到才剛辦完事回來,就瞧見一個怪女孩在戳自己愛車的輪胎。

  「是啊!誰叫它的主人要……」說得高興時,抬頭一瞧,宣在橘嚇得差點貼在車邊。「你你你……」

  夏子揚朝她瞥了一眼,再瞄向愛車的輪胎,若不是親眼所見,他還會以為是哪家的小孩子在惡作劇。

  只是,聽她的說話的態度好像認識他,這讓他不得不好奇的多瞧了眼眼前一身粉橘色的女孩。

  這顏色,真眼熟,好像在哪看過……

  對了!她不就是昨晚在公司大樓前碰見的那個女孩嗎?

  「橘子!」他不由得脫口而出。

  「你……你怎麼知道我的綽號,該不會……你故意調查我!哇!救命呀!」

  瞧她鬼吼鬼叫,夏子揚連忙上前摀住她的嘴。

  「閉嘴,聽見沒。」

  「嗚嗚……」不要殺她,不要殺她啊!她還沒有享受過人生呢。

  這女的真有神經病不成,才隨口叫了聲橘子,有必要這麼大反應嗎?

  「誰要殺妳了。」

  宣在橘眼中透露著:不殺她?

  「對,我沒有要殺妳,只要妳別再亂叫,我就鬆手。」

  她乖乖的點點頭,然後他的手也跟著鬆開。

  「妳叫橘子?」

  「不許你這樣叫我!」這人叫她的小名時,她怎麼聽就怎麼討厭。

  「那橘子,我可不可以問妳,為什麼要戳破我的車輪胎?」他跟她應該沒有結什麼深仇大恨讓她必須這麼對付他的輪胎吧。

  「不准你叫我橘子!」她警告。「你難道忘了昨天你的愛車弄髒了我的洋裝,所以這是報應。」

  「報應!我可不記得我必須要接受妳給的報應,況且我也已經賠妳錢了。」對他而言,沒有什麼事是不能用錢解決的,更何況女人耍性子時,錢更是最好的利器。

  「錢!你以為錢是萬能的嗎?」

  「沒錯,況且現在作錯事的人是妳,妳還敢在這裡這麼大聲嚷嚷。」

  「我……」他說得沒錯,照現在的情形看來,倆人要真吵起來,她肯定是理虧的一方。「是你自己說錢是萬能的,那我大不了賠你錢!」

  「妳覺得我看起來像缺錢用嗎?」他瞪了眼前這不識相的女人一眼。

  「是你先用錢擺平我,那我為什麼不能學你!」

  不等他的反應,宣在橘氣呼呼地將包包裡的現金拿出來塞進他手裡。

  「現在,我跟你兩不相欠!再見。不,是不見!」這時,眼睛餘光瞄見他的手上的錶大叫:「八點四十了,慘了,我要遲到了。」

  「喂!妳……」夏子揚的話都沒說出,宣在橘早溜得不見人影。

  這時,辦完事的江秘書從不遠處走過來,見到老闆手裡拿著現金與洩氣的輪胎時,驚訝的問:「夏總,這是?」

  「沒想到我夏子揚也有讓女人用錢擺平的一天。」頭一次被女人以過去相同方式回敬,他心裡不僅沒有一絲不悅,反倒還覺得有趣。

  「呃?」江秘書不解一問。

  「叫人派車過來。」

  「該不會是哪個調皮小孩搞的吧!」

  「小孩?不,不是小孩,而是顆怪橘子。」

  橘子?橘子還有怪不怪的嗎?江秘書被搞糊塗了。

  ♀     ♀     ♀  

 

客服中心內,主任站在打卡機前,好整以暇看著不急不徐走來打卡的宣在橘。

  反正都遲到了,所以她決定慢慢走進來。 

  主任還沒開口,宣在橘就知道她想罵什麼,誰叫主任每天罵她的話都相同的她都能倒背如流了,不過今天她心情好,滿臉笑容等著主任訓話。

  「遲到了還笑得出來!」主任不客氣的吼著。

  「主任放心,今天我絕對不頂嘴。」

  「妳今天吃錯藥了!」主任一臉以為她發神經的睨著。

  「不是,才不是吃錯藥,是心情好到極點。」

  本來想唸宣在橘幾句,不過她今天心情也不錯,畢竟昨天相親的對方給了不錯的回應,而今天公司又有大人物要來,所以決定放她一馬。

  「好了,快回位置工作。」

  「呃?」宣在橘難以置信看著主任。「主任今天不唸我?」

  真是天要下紅雨了,每次她遲到,不被唸上半個鐘頭別想開溜,今天卻是如此反常!

  「還不快回去工作。」

  「我馬上去。」

  能逃掉被唸的命運,哪有自找沒趣的道理,宣在橘三步併二步跑回坐位。

  等主任走進辦公室,宣在橘才開口問其他人。

  「主任今天是吃錯藥是不是?這麼反常。」方抬頭才發覺其他人今天全上了妝,還一個穿得比一個曝露。「哇!妳們是怎麼了?穿這樣是打算賣肉啊?」

  她的話馬上遭來眾人白眼。

  「呵!橘子,妳消息很不靈通喔!」

  「消息不靈通?」嗅到不尋常的味道,宣在橘半開玩笑道:「該不會這消息和妳們穿成這樣有關!快,還不說來聽聽。」

  「妳不知道今天可是吊金龜婿的好日子!」一名八卦妹奸笑說。

  「拜託,公司客服中心這種沙漠地帶,別說是金龜婿了,我看連隻瓢蟲都沒有吧!妳們想男人想瘋啦!『餓女』。」

  這家公司的客服中心清一色是女人,而且還位於大樓最偏遠的蠻荒地帶,平常已經是人煙稀少的可憐,更別說是男人,一個月能出現個一、二個就該偷笑了。

  「沒禮貌!」

  「不然呢!穿成這樣,難道……有男人要來!」

  「賓果!算妳聰明。」

  「真的假的?哪個部門的,長得怎麼樣?」宣在橘不是不婚主義者,也很想要有男人來滋潤快乾枯的心靈,聽見有好貨色,當然也不想放過。

  「還說我們是餓女,瞧瞧妳的模樣,比我們還飢渴!」

  「別這樣嘛!難得有好貨色,幹嘛不要呢!」她紅著臉問:「快說,到底是誰有這麼大魅力讓主任都特別精心打扮。」

  「這公司上上下下好男人不是結婚就是被追走了,現在最具前瞻性、未來性的人還會有誰,當然是夏總莫屬了!」

  「妳在說什麼?」宣在橘想了想,「公司有人叫『夏總』的嗎?」

  「是夏總啦!夏氏企業的小開。」

  「什麼?總裁要來,真的假的,來幹嘛?」堂堂一個大老闆來她們這層小小的客服中心作什麼。

  「唉呀!管他來幹嘛!只要他肯來,我們就有機會!」

  「說得也對。」

  「我還聽說,夏總是美國名校企管系畢業的,在美國總公司待了三年多,最近才調回台灣分公司,像這樣學歷高、家世好,長得又優的男人,哪個女人不愛啊!」

  「不過我聽說,他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身邊的女人來來去去的,根本沒定下來的打算。這樣的男人妳們也要?」用情不專的男人,她連看都沒想看一眼。

  「橘子,這妳就不懂了,就算只能當情婦,光分手費也能拿到不少好處。」

  「天哪!妳們這是什麼想法?」這群女人,客服中心果然是怨婦中心,瞧她們飢渴的連這種男人也要。

  「我們這是普通人的想法!」幾個女人異口同聲說。

  「是是!」真是敗給她們了。

 

 ♀     ♀     ♀

  整個上午,所有客服人員全沒心思工作,每個都當起了長頸鹿,不時注意大門的動靜,只是滿懷期待夏總蒞臨的心情,在時間分分秒秒走過後,漸漸被磨掉了。

  「怎麼還不來?難道是臨時改變行程了嗎?人家為了他,還特地花了一個月薪水買了這套性感洋裝!」打扮花枝招展的女孩不平地道。

  「就是說!我今天專程起了個大早去給設計師弄頭髮,還擦上最貴的香水。」另一名女孩附和。

  「我看夏總今天不會來了!都中午了,行程應該臨時取消了吧!」

  「算了,我們去吃飯吧!」

  「也好,橘子,妳呢?」

  宣在橘一臉苦樣,比了比手上的話筒,教她們再次投給她同情的一眼,隨即揮手走出辦公室。

  直過好一會兒,當話筒放下的那一刻,宣在橘火終於忍不住心頭的怒火大吼:「又是你這機車客戶!沒事只會打來抱怨的傢伙,還每次都指名我,你當我好欺負是不是,可惡可惡……去死啦!」要是怨念能夠傳達,那人恐怕早死了幾十回了。

  怨聲中,傳來肚子咕嚕嚕的抗議聲。

  宣在橘這才想起,今天早上為了躲她媽的訊問,早餐沒吃就出門了,看看牆上的時鐘。

  「一點多了,難怪肚子這麼餓。」她收拾包包,正想走出辦公室時,一道人影映入她眼簾,定睛一瞧,「你、你你……」

  看見她,夏子揚的驚訝不少於她。

  「是妳?妳怎麼會在這裡?」

  「這話應該是我說的才對吧!你來這做什麼?你這男人太小心眼了吧!只不過戳破了你幾個輪胎就來我公司告狀,未免也太沒度量了吧?」

  「告狀?我像是那種無聊的人嗎?」

  「那你來作什麼?難道是來抱怨的?不好意思,現在是午休時間,我肚子餓得咕咕叫,有事請一點半以後再來。」

  「這裡是客服中心沒錯吧!」夏子揚問。

  「廢話!上頭大大的字是沒看見嗎?」宣在橘沒好氣的指著牆上大大的字。

  「午休時間唱空城計,要是有伸訴的客戶打來怎麼辦?」這個部門竟然如此鬆散,難怪他爸要他回來整頓這間年年虧損的公司。

  「我只是領薪水的小小員工,哪管那麼多!拜託,我真的快餓扁了,有任何抱怨的話麻煩你跟別的客服人員說去,我要去吃飯了。」推開他,宣在橘往門口走時,卻被他硬生生地給拉住。

  「妳不能走,至少要等有人回來再走。」

  餓得兩眼發昏的宣在橘,這時脾氣也上來了,罵道:「你不要太過份了,就跟你說我很餓,你是聽不懂中文?還是聾子嗎?」

  「這就是客服中心的素質嗎?有什麼樣的員工,就有什麼樣的公司,難怪這間業績就是做不起來。」

  「罵公司也就算了,你還敢罵到我頭上,你以為你是誰啊,只會用錢砸人的死暴發戶。」

  「妳說什麼?」夏子揚不滿一吼。

  「我說你……」話未完,一個軟腳,宣在橘一個踉蹌倒了下來,好在夏子揚眼明手快擒住她的手臂。

  「妳早餐沒吃飯嗎?」生平第一次見到有人因為肚子餓而軟腳的,這女人真是教他開了眼界。

  「要你管!走開,死暴發戶。」推著他,不願讓他攙扶,要不是早上沒吃就出門,也不用這麼糗。

  看著她搖搖欲墜的身子,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好心,夏子揚扶著她往門外走。

  「你馬上給我停住。」夏子揚真如她所言,突然停腳,讓沒心理準備的宣在橘鼻尖撞上他的厚背。「好……好痛,你幹嘛突然停下來啦!」

  「是妳叫我停的不是嗎!」他沒好氣的說。

  「那也不用這麼突然吧!」揉揉發疼的鼻子,問:「你到底要拉我去哪?我現在可沒有力氣和你吵。」

  「我沒那麼無聊,妳不是餓了,那就先去吃飯吧!」反正他也還沒吃。

  「什麼?和你這種暴發戶一起吃飯,我怕我會消化不良。」

  「妳不要不知好歹,想和我吃飯的女人多的是,我『請』妳吃,妳竟敢說不要!」他堂堂一個夏氏小開,請個客服小妹吃飯,她就該偷笑了,還敢跟他拿喬。

  「那你去和那些『女人』吃啊!我不去。」她抱著大門的玻璃門抵抗。

  「少廢話,快走。」

  「哇!我不要啦!放開我。」宣在橘反抗的對他又踢又打。

  夏子揚完全不理會她的反抗,又拖又拉的硬將她拉進了電梯裡。

 

  ♀     ♀     ♀

  宣在橘心不甘情不願的被夏子揚丟進了他那輛黑色積架車內,嘴裡更是不住地亂吼亂叫,卻擺出一張臭到不行的臉瞪著他。

  「和我吃飯這麼『為難』妳嗎?瞧妳現在的臉和發霉橘子根本沒兩樣。」他真有差到連邀請人吃飯,還要被瞪被拒的地步嗎?

  「哼!」宣在橘偏過頭,決定來個相應不理。

  「想吃什麼?」夏子揚問,見她不回,又聳肩道:「最近這附近新開幕的一家法式料理店,裡頭的松露松板牛肉跟鵝肝魚子醬口感很不錯。」

  松露、松叛牛肉、鵝肝還有魚子醬!一聽就知道是貴死小老百姓的食材,想了想自己的小荷包根本付不起,「我不要。」

  「不是不打算開口說話嗎?怎麼現在反應這麼大了。」

  「要你管!反正我不吃西餐。」

  「隨妳,我很紳士,妳說吧!想吃什麼?」

  什麼紳士!聽了就想吐。

  瞧他一身名牌,宣在橘突然有股邪念,轉頭對他笑道:「路、邊、攤!」

  這下換夏子揚一臉驚愕,堂堂一個夏氏小開吃路邊攤,要是讓人知道了不被笑掉大牙才怪。「不行!」

  「為什麼?」宣在橘明知故問,嘴角一抹邪笑,故意說:「該不會是你覺得吃路邊攤丟人吧!」

  看來這顆橘子還挺犀利的嘛!可惜她的激將法對他不管用。

  「我是覺得路邊攤很難停車。」

  「怕丟人就怕丟人嘛,幹嘛給自己找這麼爛的藉口。」呵呵!瞧他難看的臉色,宣在橘心底很是得意。

  「我看不是我怕丟人,是妳沒錢才不肯去吃西餐的吧!窮人家的小孩就是這樣,連一點小錢也要計較!」這女的想損他,還早的很。

  「你!」鬥嘴的結果反而是宣在橘中了他的激將法,氣得整個臉鼓了起來。「哼!我就是沒錢怎麼樣,我才不像你這種暴發戶連吃頓飯都要花大錢炫耀自己有錢。」

  「我說我會請客,妳不需要花一毛錢。」

  「我不稀罕,誰要你請!我……」

  話未完,黑色轎車已經抵達某家富麗堂皇的飯店門口。

  「下車吧!」轉過頭,夏子揚給了她一個更得意的笑容。

  ♀     ♀     ♀

  「我覺得我們還是不要在這裡吃!」宣在橘繼續說服他離開。

  「錢的事不是問題。」

  「不是這樣!你覺不覺得大家好像都在看我們。」

  從他們踏入飯店門口後,所有目光幾乎全投注在他們身上,看得宣在橘渾身不自在。

  「有嗎?是妳敏感了吧!他們可能是覺得妳穿得跟顆橘子一樣吧!」夏子揚調侃她。

  「你找死啊!竟敢批評本小姐的嗜好,我看他們才不是看我長得可愛,而是看你長得醜才對。」她朝他扮了個鬼臉。

  宣在橘看著手上菜單上的「豆芽文」,也不知從何叫起,只聽見夏子揚用著流利法文與服務生交談了幾句,服務生又重覆了次他點過的菜單。

  宣在橘心中不由得唸著:所以我討厭上這種高級餐廳嘛!還用法文,她能認得英文二十六個單字就很不簡單了,更別說是拼起來了。

  「怎麼不點菜?」夏子揚問著。

  「要你管啊!」

  「不想我管就快點點餐。」

  「好啦!」上面寫著什麼她根本看不懂,算了,隨便說一樣好了。「我要蚵仔麵線。」

  「蚵……抱歉,飯店沒提供這道菜。」服務生忍住驚訝回。

  「沒賣,那蚵仔煎有嗎?」

  「也沒有。」

  「沒有?那你們到底有什麼?這麼好吃的東西都沒賣,那……」

  「夠了,妳閉嘴,我來點。」再也聽不下去的夏子揚替她點了幾樣,服務生重覆了一次他點的菜後隨即離開。

 

  第三章  

 「這種高級餐廳,妳竟然給我點路邊攤的東西!」夏子揚開始後悔不該帶她來這種地方了。

  「什麼話,你現在是在瞧不起小吃文化嗎?」

  「不是,我是覺得妳太不會挑場合點菜。」

  「誰叫他們沒事在目錄上寫豆芽文,我哪看得懂!還要說法文,那我就更沒折了!不是我自誇,那種豆芽文,分開還可以,合起來就一句也看不懂。」

  「看不懂,不會問我嗎?」

  「你以為你是我的誰啊!問你,那我不如跳海算了。」突然想到,為何要她跳啊!「不對不對,是你跳才對。」

  愈聽她說話,夏子揚額上青筋更是直冒。

  他們點的菜陸續上桌,宣在橘像個鄉下土包子,每道菜都讓她發出驚嘆聲。

  「哇!這道菜好吃!是怎麼做的?」

  「別出聲,靜靜吃行嗎?」

  宣在橘不理會他的話,自顧自的說著:「這個牛排超好吃的,連龍蝦也是人間美味,還有那個松露好吃的沒話說……」

  一頓飯吃下來,夏子揚發覺帶她一塊用餐果真是錯誤的決定。

  而後,倆人步出餐廳,宣在橘滿足的拍拍肚子。

  「好飽哦!高級料理果然讚。」說完,打開包包拿出裡頭所有銅板,「拿去。」

  夏子揚望著被硬塞進手裡的一堆銅板,疑惑問:「這什麼?」

  「飯錢啊!」

  「我說過請妳。」

  「我也說過,我、不、要被你這種自大、花心又傲慢的男人請客!」轉身對他說了句。「那你就不用送我了。」

  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宣在橘已經坐上計程車離開,留下一臉錯愕的夏子揚。

  「有趣的橘子,這還是頭一次有女人這麼不賞我的面子。」看著身上的錢,他不由得愈來愈能感受什麼叫被錢砸的滋味了。

  不過這也教他對她的興趣亦發濃烈。
 

  ♀     ♀     ♀  


  那天下班後,宣在橘急速奪命連環call將小苜call過來。

  被急忙找來的小苜才一踏入宣家,就被橘子給拉到她的房間去。

  瞧橘子那喜悅不已的臉蛋,小苜不用猜也知道是有好事發生了。

  「橘子,怎麼啦!什麼事讓妳這麼開心。」

  「嘻嘻嘻!哈哈哈……」宣在橘笑到眼淚都飆出來了,還是止不住大笑。

  「妳別只顧著笑!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

  「就……呵呵!就是……嘻嘻嘻……」

  「橘子,妳別笑了,快跟我說,什麼事讓妳這麼開心。」橘子的笑,讓她更好奇發生了什麼事情。

  「小苜妳聽我說,今天……噗!今天我……我又遇見那個暴發戶了。」

  「又遇見他,他對妳怎麼樣了?」小苜緊張問。

  「不不!才不是,這回是我對他怎麼了。」宣在橘好不容易止住笑,一副洋洋得意的說。

  「怎麼回事,妳快說給我聽!」

  「就今天早上嘛!也不知道他來我家附近做什麼,正好讓我看見他的車,所以我就……把他車子的輪胎全給戳破。」

  「橘、橘子,妳戳破他車子的輪胎?那他一定很生氣了!」

  「管他,誰叫他先惹我,我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剛好而已啦!」

  「妳該不會剛好也用錢砸他吧!」

  「對啊!今天中午他不知道為什麼到我公司去,最後還慷慨地請我吃飯。」

  「請妳吃飯?為什麼?」哪有人被污辱了,還請吃飯的道理?那男人也太奇怪了吧!

  「不知道!不過我哪容得下讓他的沙豬主義作祟,吃飽要回公司時,我將身上所有的零錢塞給他當飯錢。」

  「是嗎?」看來那人,還挺紳士,不然一天連被同個女人用錢擺平,哪有不發飆的。

  「這下不僅報了仇,我還狠狠地削了他的面子,心情可以說是興奮到最高點。」報復的快感,讓她高興得像在天上飛,不過高興之餘,她還是念念不忘最重要的事。「對了,小苜,我的橘子床呢?應該幾天後就會送來了吧!我已經可以想像自己睡在上頭的甜蜜滋味了。」

  「這……就、那個……」小苜突然支支吾吾。

  「妳幹嘛?」

  小苜的眼角餘光瞄了她一眼,先安慰說:「橘子!這件事我我跟妳了,妳要答應我不會激動,也不會太難過。」

  「小苜妳在說什麼?我高興都來不及了,哪會難過!」

  「那張橘子床我……我沒買到。」她以最快的速度說完最後幾個字。

  「原來是沒買到……」語畢,停頓了三秒後,又是一聲大叫:「什麼!沒買到?為什麼?我的橘子床,粉橘色……橘子床。」

  「橘子,妳先冷靜點。」小苜見她快發飆,急忙安撫。

  「妳叫我怎麼冷靜!那可是我一直夢寐以求的橘子床!好不容易有人肯賣,現在沒了,妳叫我怎麼冷靜的下來!」宣在橘無法接受事實撲倒在床。

  「橘子,對不起嘛!本來想出差回來就幫妳訂,沒想到卻被人先訂走了。」小苜滿是歉意說。

  「嗚嗚……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我的橘子床……」

  「橘子,妳先別哭了!」知道失去最心愛的東西是很心痛的,小苜連忙由皮包內取出橘子床手機吊飾交給她。「來,這給妳,當作是給妳賠罪的,妳別再哭了哦,乖。」

  「橘子床!」望著手機吊飾,宣在橘依然抽咽。

  「這也是手工品哦!大小是有差,不過一樣是橘子床。」再從皮包內將支票交給她。「我想這也用不著了,我也一併拿來還給妳。」

  宣在橘望著小苜手裡的支票,低喃:「我寧可要橘子床,也不要支票。」

  「好啦!妳別再傷心了,明天還要上班,我先回去了。」

  小苜走後,宣在橘一個人坐在床上看著手上的小橘子床吊飾。

  「橘子床……你、好、小、哦!」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