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貓尾巴 > 商品詳情 你的愛好野蠻
【8折】你的愛好野蠻

貓尾巴WM010

會員價:
NT$1448折 會 員 價 NT$144 市 場 價 NT$180
市 場 價:
NT$180
作者:
辛艾
出版日期:
2007/01
分級制:
普通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144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心跳
NT$144
銷量:0
戀色
NT$144
銷量:2
愛人好可愛
NT$144
銷量:0
蠢蠢欲動
NT$144
銷量:4
她不一樣
NT$144
銷量:5
狂君
NT$144
銷量:0
妳的手讓我牽
NT$144
銷量:1
初瓣
NT$144
銷量:0
很久很久是多久
NT$144
銷量:2
老鼠愛上貓
NT$144
銷量:10
馴花記
NT$144
銷量:5
你的愛好野蠻
NT$144
銷量:0
還是很想他
NT$144
銷量:2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磊子軒──浪蕩不羈的花花公子,身邊女人不斷,卻從沒在女人堆中安份過,
因為權貴的身份養成他高傲自大的大男人心態,也因為充滿神祕色彩的「邪惡之鑰」,多得是想從他身上奪取利益的人,
因此貼身保鑣是他不可或缺的生活必須品之一。
只是當貼身保鏢換成「女人」時,那大男人的自尊可就不能屈就了,
更何況他的「女保鑣」還美得教他蠢蠢欲動,
雄性的感官在她的舉手投足間撩得老高,
可這女人卻冷得像冰,對他的追求視若無睹,教他的熱情連連吃著閉門羹,
在幾次面對她的冷淡後,強烈的征服慾在他心口跳躍,
為此他打算來個「引孃入室」,就算她的身手再了得,
怎麼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冷豔的她──他是要定了,就算她的接近是另有目的,
就算要面對她的無情背叛,他都不惜代價要定她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他們說,喜歡黑夜,喜歡它帶來的寧靜與安謐,可以讓人安心的沉浸在這片無拘束的氛圍裡。

  他們也說,迷戀黑夜,迷戀它總帶給人們的無盡遐想,美麗誘人、神秘媚惑……

  他們更說,心一旦被黑夜俘虜去了,就無法自拔,必須永遠臣服在它那幽暗如深處無法窺盡的法力之下。

  但,有一種人與黑夜的關係,無關乎喜歡,無關乎迷戀,更不是俘虜臣服這麼複雜,而是屬於……

  屬於這黑夜,屬於這片幽靜,天生相容、完美契合,與生俱來的彷如暗夜之子。這種人的存在,如同夜給人的感覺一
樣,神秘冷漠,孤傲絕世,高不可攀……

  她,恬可可就屬於這種人。

  站在二十五層高的頂樓,俯瞰被風兒吹浮躁動的光景,黑暗如往常將她纖細的剪影融進夜色,也將那滄冷嘲諷,憤世
  
忌俗,高傲孤絕,全包容進去。
  
   「呵!」她是孤兒,一出生就遭人丟棄,她的親生父母……那對從未養育過她,也沒露過面的夫妻,趁著夜深人靜的

午夜時分,心狠地將她拋棄在荒郊野外。

  她不知道自己的出世,會讓他們有多麼厭惡憎恨,甚至到摧毀一個來到世間不滿幾天的小生命。那夜,天空正飄著細

雨,銀光閃著,雷聲暗鳴,在如此險惡不堪的環境下,她被父母丟棄了。

  她曾偷聽到神父跟收養她的第一對夫妻,有感而發道出她那可憐的身世。

  「請給她一個溫暖而完整的家。」神父誠摯的乞求。記得當下,他們也是心疼的熱淚盈眶,舉手發誓保證著。

  不過,當她的養母受孕成功,她就如燙手山芋立刻遭人拋開丟棄,她從未貪心想過要得到他們全部的愛,或多或少,
  
有那麼一兩次吧……可當他們無情的將她踢開,卻是她始料未及。

  收養,拋棄,收養,拋棄,一次又一次,反反覆覆……

  心中那渺小的火苗,已微弱地幾乎要熄滅了,好不容易得到的希望,又再次被剝奪收復回去,像是玩笑命運一樣輪番
  
上演。

  她的心冷了,寒了,已結成了冰霜,她厭倦等待,也早放棄奢望。

  十一歲那年,可笑的命運又再度降臨,她再一次被人給領養走了,對方是個英國航運大亨——鐸洛,雄厚的財力,讓
  
人羨慕她的幸運,名門的背景,讓人忌妒她的好狗運,說她這輩子可以無憂無慮、享盡一生的榮華富貴。

  但他們卻不知道她的痛,不明白她的苦,更無法了解在華麗面具的背後,承受的是什麼樣的不安與恐懼。

  會繼續嗎?

  這日子能維持多久?

  被拋棄的命運究竟何時才結束?

  她小心翼翼的活著,活在這沉痛到無法呼吸、負荷的黑暗陰影下。

  雖然她知道養父母待她如親生兒女一樣,細心呵護疼愛有加,但為了保護自己,那已被傷得殘破不堪無法再受打擊的

脆弱心,她只好偽裝自己,選擇將心冰封起來……

  一個高大男子踩著沉穩的步伐,腳下的皮履彷彿隔上了一層軟棉,接觸過的地面沒有發出任何聲響,就這樣靜靜地、無聲

無息地穿過黑夜。

  一張貌似潘安的俊俏臉龐,卻端著不同於腳下穩健的懶散笑靨,特別是當那雙惡劣的目光像鎖定什麼目標似。忽然,
疾步欺了過來,身影如閃電般飆近,並舉起雙手,準備向前突擊某人一番。

  而恬可可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一發現到異樣,迅捷地做出應對,一個完美的旋身,輕易躲開對方那惱人的把戲。

形跡敗露,查爾斯只好鼓掌吹哨,盈著可惜卻十分激賞的笑臉示人。

  「不愧是『秘密組織』裡的第一把交椅,當初那老頭子慧眼識英雄沒收錯人,好讓我也可以……!」話一頓,如爪的
大手,又朝向她肩頭抓去。

  她目光一凜,再度向一旁竄開。

  「不要惹我,查爾斯。」她低聲警告,卻構不成對他的威脅。

  左摟,右抱,上撲,下勾,機敏地躲開他猛烈的連環攻勢,但殺人般的瞪眼卻一點沒有少地怒射在他身上。

  「別跑嘛!」查爾斯不以為意,並開心的繼續招惹她,一臉讓人惱怒的不死心笑靨,就這樣大剌剌地掛著。

  「我說了,不要惹我!」咬牙怒斥。

  「別這麼生疏,那麼久沒見了,我只是想抱一抱我的好妹妹呀。」

  大掌再度一揮,恬可可早已做好閃躲的準備,只是,她萬萬沒想到,這次目標不在她,而是裂縫中殘存的小白花!

  擊向花朵的強大臂力,毫不猶豫的,幾乎要將它粉碎才是。

  她微驚,趕緊向前阻止,卻正好中他的意,無情的大手突然轉變方向,將前來救花的她抱個滿懷。

  「混帳!把你的手拿開!」

  「為什麼咱們倆兄妹每次見面總是如此的劍拔弩張呢?」臂力一收,把那忿然掙扎的身子摟得更緊,狀似親暱。

  「放、手!」恬可可的聲音從齒縫中迸出。

  「有必要這樣嗎?可可妹妹。」不怕死的輕啄那粉嫩臉頰,在某人準備開火發飆前,趕緊放開她,迅速退出危險的區
塊外。

  「查爾斯……」

  驚怒的大吼。恬可可臉色如霜,她瞪大雙眼,瞳仁冒著怒火,像恨不得將對方碎屍萬段。

  「是,哥哥我在這兒,但別這麼大聲嘛。」倚著欄杆的手摳著耳朵,一派悠閒,查爾斯咧開那勝利的笑容,面對怒火
暗燃的冷女子,彷彿把招惹她當作是樂趣似。

  好玩!

  「你!該死的……」稍稍提高的語氣,卻又有所覺得恢復鎮定,她冷著嚴霜。

  十四年的相處,就算她怎麼偽裝自己,與他們保持距離,但他們的耐心與包容,讓她有好幾次幾乎要打開心房,雖然
壓抑下來,卻無法避免親情的滲透……她內心底早已接受他們是家人,不自覺得融入他們。

  可她怎麼都不相信查爾斯,那個狡詐多端的哥哥,不會不清楚她的喜好厭惡,他明知道她不喜歡那親暱的稱呼,也不
喜歡與人太過靠近,更討厭他……

  瞪著那得意的欠揍表情,恬可可忽然有種上當的氣悶,恍然明白,那傢伙根本是在報一箭之仇。哼!他應該是發現了
她剛才救了唐芯一命。

  之前,見阮娜娜是那樣被剔除在組織外,她清楚,其他成員也一律照規矩秉公處理,尤其是她們背叛了查爾斯——「

秘密組織」裡的首腦∣∣玫瑰老闆。

  一路跟蹤到土耳其,果真發現,他正有意把唐芯推入深淵!若不是她及時給予幫助,唐芯肯定死在土耳其王的手裡。

  瞪著他,眉心擰起,清冷的眼眸滿是防備。

  「找我有事?」晃著右腿,本想再次繼續捉弄下去,但見她清冷的容顏早僵得不像話,脾氣似乎也瀕臨爆炸邊緣,於
是只好作罷。

  「你明知道的。」斂起怒氣,恬可可退後幾步,與他隔出適當的距離,以免再受他魔爪之擾。

  「我該知道什麼?」

  不理會他的假糊塗,恬可可蹲下身,將撿來的石子圍在那孤零的小花朵旁,讓它受狂風侵襲時,不易輕折。

  「那……是來跟我解釋都已半把個月了,為何遲遲不行動的理由?還是,妳覺得這任務太難,無法勝任?」他看著妹
妹,對於她的舉動一點也不訝異,因為那張冰冷面具只是她的保護網罷了。

  「不然,妳該不會也想跟她們一樣背叛我?」

  她起身,冷哼:「背叛。」

  若不是感謝養父母的恩情,她才懶得理會查爾斯,當初進入組織,也只是為了挑戰,測試自己的能耐在哪,她既不是
他手下,更非聽命他的傀儡,何來得背叛。

  而她和查爾斯的兄妹關係,組織裡沒有任何人知道,包括情同姊妹的四名高級成員。

  「既然如此,妳在怕什麼?」

  「怕你食言。」

  「我的好妹妹,妳就這麼不了解哥哥?」歪著眉,查爾斯故作受傷。

  「就是因為瞭解得太深了。」她譏諷道。

  「呵,真是不可愛的女孩。好吧,說出妳任性的理由到底是什麼?」

  聞言,她眉峰緊皺,但還是壓下心中的不悅。

  「『邪惡之鑰』是最後一個……」噴嚏聲打斷了她的話。

  「對不起,妳剛說什麼?」

  「『邪惡之鑰』是……」

  哈啾!

  她知道他是故意的。冷冷的瞪視他,「就如我們之前所說的。」

  「嘖嘖嘖,世風日下,人心不古,枉費我是如此真心真意的付出……唉!再想想當初那對可憐的老人家……」

  一聽到他又要打出親情牌,她耐性頓失,握緊拳頭,朗聲怒喝:「別太過分了,查爾斯,我已經幫你很多了,再說,
我欠的是爸媽,而非你!」

  「好好好,我知道、知道了,也沒必要一直重複給我聽嘛。拿到『邪惡之鑰』,我就真的不擾妳了,我發誓。」

  「還有。」

  「又怎麼啦?該不是妳的良知終於醒了,開始覺得懊悔了吧。」湊近她,眨著眼,滿心期待。

  「別搞鬼。」

  「妳說的是……」又假裝糊塗了起來。

  「阮娜娜、唐芯,我知道是你從中搞得鬼。」冷哼一聲。

  「哎呀,妳怎能這樣誤解妳親愛的哥哥啊?我這麼作可是在造福,一個成為總裁夫人,一個準備嫁入王室,妳說,我
這哪是在搞鬼呢?何況,她們不是背叛我在先,就是時常唱衰我,但我還能做到這樣,簡直可以媲美那寬宏大量的偉大『
摩西』。」

  「不管,反正今後,都不准你再打她們主意。」

  「真讓人動容的偉大友誼呀!不過很抱歉,我沒辦法答應妳。」笑臉一換,眼神變得深沉無比。

  「說出你要的條件。」清冷道。

  他富可敵國,但仍貪得無饜,接掌父親的航運事業,足以讓他坐擁億萬王國,他卻不滿足的暗自組了個組織,偷取稀
世珍寶複製,以假亂真流入黑市拍賣,賺取龐大的利潤,說他是黑心邪惡的魔鬼,吃人不吐骨頭的大奸賊,一點也不為過

  驚喜一笑,對於她的聰慧,查爾斯更捨不得放她走,唉,失去這名將才還真可惜。不過,若是能在這之前詳加利用的
話……嘿嘿!

  「世人都為了『邪惡之鑰』爭奪得你死我活,卻不知道另有『光明之盒』的存在,哼!真是一群無知的可愛傻子,就
算好不容易搶破頭,得到了『邪惡之鑰』,沒有『光明之盒』,仍是徒勞無功。這樣,相信妳應該已經聽懂了我的話吧?
」他銳利的盯著她。

  「不准耍花招。」她嚴正的警告。

  「妳的意思是要我放心?不簡單,口氣很大嘛,不過容哥哥提醒妳,這兩樣東西可不好拿呀?」挑了挑眉,他誇張的
喊著。

  恬可可邁開步伐,沒理會他含諷的警告,走了出去。

  越過在風中搖曳的小花,淡淡瞥了一眼,憐憫的酸意在心底化開,究竟是同情它險惡的生存環境,還是可憐自己的悲
慘命運……但那軟弱念頭,很快的隨著她的腳步,褪盡漠然的夜色。

  「妹妹呀妹妹,妳那冷若冰霜的死個性,可會讓自己吃盡苦頭呀,特別是妳即將要對付的那狠角色,可是法國佬聞之

色變,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的花花公子──磊子軒。」

  同樣身為男人,天生令同性妒忌的驕傲男人,查爾斯很清楚什麼樣的女人,會讓他們感興趣,就算摔得粉身碎骨也在
所不惜。

  已能預料到那有趣的結果,查爾斯嘴角勾起,一雙深沉的眼睛閃著狡獪的光芒,似見證一場好戲的到來般期待著。


* * *


   銀色的月芽,在深夜裡綻放著使人目眩神迷的光彩,但它的努力,卻還是比不過底下人類那絢麗糜爛的夜生活。

  午夜,是個令人心醉的時刻,特別是法國的夜晚,酒香醺人、氣氛誘人,理智一寸寸被蠶食,催使著他們體內熱愛自
由的浪漫因子不斷地釋放,恍然間,他們彷彿像是脫了序般的野獸,盡情狂放的揮灑熱情與生命……

  鐵灰色的車影,挾著破風之勢,急速的穿過黑夜,震耳欲聾的古典樂章,擾亂了這片該有的寧靜,但裡頭那對飢渴男
女,卻不以為意的繼續歡愉交纏。

  羞人的愛語、磨人的喘息,隨著每次高潮的逼近,激烈地回盪在車內,久久不散……

  覷一眼身旁癱陷在皮椅裡的女人,那失了魂的模樣,似乎還震撼在他肆意的蹂躪下,動容著迷著。

  磊子軒那邪氣的俊美臉龐,揚起了抹惡質的驕傲自滿。

  她叫愛蓮,外貌艷冶、身材噴火、作風大膽,風情萬種的她,聲名已傳遍大大小小的社交圈,但她總是高高在上,毫
不客氣的高傲姿態,逼退了眾多追求者,只能遠觀而不可褻玩焉,這種女人簡直把男人恨得牙癢癢,心難耐。

  不過,那位似乎腰一擺、臀一扭,就足以讓雄性動物一片傾倒的艷麗女子,卻在前一刻才癱化在他手裡,搖尾巴乞憐
似的。

  她,不就是令男人追不著卻依然瘋狂的冷艷美人嗎?

  真如此高不可攀嗎?

  他嘲弄地聳肩一笑,壓下油門,加速奔馳。

  「在笑什麼?」

  愛蓮一醒,見那傲男人模樣輕鬆的彷彿沒發生過什麼事一樣,若不是那身被她惡意弄亂的襯衫和結實胸膛上那怵目驚
心的抓痕,她還會真以為剛才只是一場夢而已。

  明艷的臉蛋受傷地擰著。

  「笑?有嗎?」吊兒啷噹是他本性,浪蕩不羈是他德性,他就是這麼輕浮、我行我素。

  他風流好色,放浪形骸,玩世不恭,卻還是能輕易擄獲了天下所有女人的心,那率性、瀟灑、不夠自律,甚至只想遊
戲人間的一枚超級惡男人,儘管他俊美的臉上寫著危險兩字,可願意倒貼他的女人,放眼望去遍地都是。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大概就是這個道理吧!

  「哼!」別開臉,一股委屈在心底發酸。

  明知道他是這樣子的男人,不會為誰而改變,也清楚飛蛾撲火的下場,不是悲就是慘,但又能怎麼辦呢?

  因為,當她體悟到的時候,卻已陷得太遠太深,無法逃出這場危險遊戲。

  「怎麼了,寶貝。」勾起她下巴,轉向自己,「在生我的氣嗎?」

  愛蓮拍開他的手,就是不想看那張輕挑的笑臉。

  其實,她不是生氣,而是害怕,那風流倜儻的搶眼男人,看似瀟灑懶散,一副無所謂的輕浮態度,可內心卻比誰都還
要深沉,和一般花花公子很不相同,讓她感到惶恐不安。

  他瞇起眼,嘴角含著從容的笑容,人稱辣手摧花的他,怎可能不知道這種時刻,該用什麼方法來化解呢。

  橫過去的大手,開始在那豐潤的胴體展現魔力,霸道的揉捏力道,讓那驕縱的女人無法繼續冷戰下去。

  面對深黑如鏡的車窗,倒映著磊子軒那張惡質的俊臉,灰冷的眸子像狼眼一般,邪惡猖狂卻又魅惑人心……她禁不住
的喘息著。

  「怎麼,還是不肯開口說話嗎?」他莞爾的笑著。

  燙人的指尖,從那飽實豐滿的雙峰滑了下來,故意在蠻腰間游走逗留,直到逼出她的抽氣聲,他才再往下深入那片濃
雲盡頭,撫弄著那早已濕潤灼熱的柔軟,盡其所能的挑逗她、撩撥她……

  驚心動魄的時刻,他卻停止了動作。

  「呃!」愛蓮驚惶的轉頭看他。

  「不喜歡?」慵懶的目光居高臨下。
 
   「喜歡、喜歡極了……」抓著他的手,愛蓮難受的扭動身子,「軒,不夠……我還要……」

  「貪心的女人。」磊子軒扯起嘴角,依然是一派悠閒的模樣,只有那眼裡隱約閃著深不可測的冷謔光芒。

  「求求你……」

  「乖,就快到了,等會兒我會好好補償妳。」收回手,惡劣的安撫口吻,透著不容置喙。

  「你說的喔……」她又能說什麼。

  躺在他懷裡難耐的顫抖著,不安的小手在他大腿上游走畫圈,無視自己的舉動已嚴重影響駕駛者。

  她不要跟別的女人一樣,也不想與人分享驕傲的他,為了引起他注意,她是那麼的努力……雖然他總是忽近忽遠,永
遠抓不到猜不透他心思,但愛蓮卻暗忖著,假以時日她一定要收服這壞男人。

  「少爺。」

  一進門,老管家恭敬的欠身,似乎已經等候多時,忠心的面容上看不出一絲抱怨,但那霸佔樓梯口的痀僂身子,卻毫
不馬虎的擋住倆人去路。

  「怎麼了?」輕扯嘴角,他知道那老人家是在抗議。

  「您今天又晚回了。」

  接過少爺的西裝外套,刺激性的香味隨之而來,老管家皺了皺眉,「請問晚餐吃過了嗎?法式洋蔥湯,匈牙利牛肉飯
,搭配一八九二的瑪歌酒,您覺得呢?」

  「不了,我不餓。」

  「那小的在熱水裡放入薄荷、檸檬草和馬荷蘭精油,皆具有放鬆助睡的功效……」

  「再說吧,我現在還有事要做。」

  「是的。」老管家也很識相的退到一旁,不過……

  「少爺,再容小的稟告一事,小的以為您今晚不回來了,而請了清潔公司,徹底將二樓所有房間消毒一番,所以現在
還不能進去。」

  老管家一言,馬上打住了倆人的腳步。

  「早不打掃晚不打掃,偏偏等到這時間,呵!真不知你是糊塗,還是假糊塗?」瞇起眼,半消遣地說。

  「少裝了!你這個臭老頭。」一次次的刁難,讓愛蓮氣得忍無可忍的尖叫。

  她早不滿老管家那總以下犯上的冒犯行為,明明只是一級管家,卻平白無故的掌管全權,好像他才是這莊園的主人似
的。

  她知道他很討厭她,也清楚他是故意的,不然為何每次來這裡,他都有辦法將她「請」出去,一如現在。

  「實在非常抱歉。」再度鞠躬。

  「快給我閃到一邊去!」她才不會再讓那下人騎在她頭上,哼,趁著今天,她要讓那老頭知道,誰才是這裡的女主人

  「軒,我們不要理他,他一定是故意騙我們的……」回過頭,嬌縱的女人倏地恢復成那妖嬌的媚態。

  「愛蓮,不得無理。」

  「可是我……好嘛好嘛!對不起,老管家,剛是我不對。」假意的道歉後,愛蓮又依進她懷裡撒嬌。

  「軒,我們快點上去嘛。」

  「少爺。」老管家一臉堅持。

  「軒……」

  倆人對峙,形同一場拉鋸戰,誰都不想讓誰。磊子軒卻只是抬起手要他們安靜,沈思了會。

  最後,他緩緩開口:「愛蓮,妳先回去。」

  「就讓司機送小姐回去吧。」老管家附上提議。

  愛蓮又氣又怒,瞪著那多事又趁火打劫的臭老頭。她杵在那兒,死不肯走。

  「聽話,寶貝。」剛才那頤指氣使的模樣,已讓他性致全失。

  「不要!」

  「愛蓮。」蹙起眉頭。

  「嗚……不要這樣對我,軒……對不起……」

  精緻描繪過的美麗臉蛋微微低垂,如扇的長睫沾著委屈的淚水,她實在心不甘氣不過,但老管家在磊子軒心中的地位
,卻讓她不得不先低頭認錯。

  「乖,別哭了,我沒再怪妳。」攬進懷裡,大掌按摩著她頸項的敏感帶,安撫道;「改天,我會空出一整天時間,只
給妳一人。」

  「真的?」仰起頭,憐人的淚眼眨著。

  「沒錯,記得要養好體力,不然……」毫不客氣地揉捏一把,那緊貼他的俏臀。

  「你好壞!」輕捶他胸口,嬌嗔,「軒,人家不想走,想留在你身邊。」

  吮吻那薄毅的唇,不死心的撒嬌求情。

  「晚安寶貝。」臉上雖端著笑意,但那口氣已有不可違逆的意味在。

  而愛蓮也非不明是理的女人。

  「別食言喔,Bad man。」啃著耳朵,趁機越過子軒寬厚的肩,瞪了老管家一眼,示威。

  風騷的身影嬌嬈地走出他們視線。

  「老管家,你不覺你今晚的話似乎太多了嗎?」

  走向矮櫃旁,修長的手指輕點管家為他備妥而待他挑選的酒,睡前他喜歡小酌一杯,這樣會讓他比較好入眠。

  「是的,小的以後會注意。」

  磊子軒察覺到那老狐狸的臉上,似乎閃過一絲得意。他知道老管家支開愛蓮的理由,不可能只因為討厭她罷了。

  「說吧。」拉開領帶,解開袖扣捲起衣袖,接過老管家倒的威士忌,才漫步來到落地窗邊。

  夜還正熱,他輕蹙著眉,懊惱自己似乎太早回來了。

  「上次,小的向您提過的保鑣事……」

  「我不是說不需要了嗎?」他打斷。

  「可是道森他們……不知道他們是從哪得知的消息,似乎已開始懷疑起少爺您了。」

  「是嗎?」冷哼道,明知道危機伺服,卻一點也不以為意。

  「因為您一直無法在約定的時間回來,所以小的膽大地自先選出了五位高手。」

  「你在怨我?」

  「屬下不敢。」遞上資料,繼續稟告,「就是這五位。」

  「既然你都選好,不如就直接由你作決定。」

  「少爺。」

  他那事不關己的懶散模樣,讓老管家感到十分頭痛,幾日來的擔憂煩心,突然在這一刻爆發。

  「雖然小的沒那資格,但您也是小的一手帶大,一會兒怕您跌倒受傷,一會兒又怕您感冒著涼,讓您深陷危機之中卻
無力去避免,小的實在是對不起……」

  見那老淚縱橫的老管家,磊子軒馬上態度一軟,摳著耳朵,不得已的妥協了。「好好好!要我選,我就選是了。反正
,就是要我從中挑出一位,是吧?」

  「這麼說,您是答應明天會騰出一天的時間。」用手巾拭淚,終於露出了喜態。

  「不是。」端起資料,隨意翻著,根本無心在看。

  「那……會提早回來?」

  「也不是。」

  「少爺,情況危急,請您盡快給小的確切時間。」早知道少爺不可能會輕易妥協,果真如此。

  「既然時間緊迫,那就擇日不如撞日,你覺得如何?」抬起頭,一瞬也不瞬地看著老管家。

  「您的意思是……」

  「現在。」詐意十足的白牙,在月夜裡一晃。

  「現在!」驚恐的喊道。

  「不然呢?貼身保鑣不就是要隨時保持備戰狀態,不能隨意掉以輕心才是。」

  「可是現在都已大半夜了。」儘管活過半個世紀,卻仍無法應付那精明的少爺,他似乎早已挖好坑,等他這老頭子栽
進。

  「既然無法做到,那就免談。」斂起笑意,他無所謂的起身,一股猖狂的惡質魅力流轉在他周身。

  「等等,少爺!您、您說的是,小的這就去請他們來。」只要少爺肯願意挑選保鑣,這就已足夠了,不是嗎?

  不再討價還價,老管家欠身後,趕緊想辦法連絡,但還未步出視線,又突然被叫住。

  「半小時以後,你知道我沒等人的習慣。」側著臉,磊子軒饒富興味地睨著慌張的老管家。

  「少爺……」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